人物:王瑜

相关作品:共 9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题目 (9) 正文 (5) 注释 (2)
共 9 首
当年大白此相浮,老守娱宾得二丘(郡人有闾丘公。太守王规父尝云:不谒虎丘,即谒闾丘。规父,忠玉伯父也。)
白发重来故人尽,空馀丛桂小山幽。
青盖红旗映玉山,新诗小草落玄泉
风流使者人争看,知有真娘立道边(虎丘中路有真娘墓。)
舞衫歌扇转头空,只有青山杳霭中。
若共吴王斗百草,使君未敢借惊鸿。
北山非自高,千仞付我足。
西湖亦何有,万象生我目。
云深人在坞,风静响应谷。
与君皆无心,信步行看竹。
竹间逢诗鸣,眼色夺湖渌。
百篇成俯仰,二老相追逐。
故应千顷池,养此一双鹄。
山高路已断,亭小膝屡促。
夜寻三尺井,渴饮半瓯玉。
明朝闹丝管,寒食杂歌哭。
使君坐无聊,狂客来不速。
载酒有鸱夷,扣门非啄木。
浮蛆滟金碗,翠羽出华屋。
须臾便陈迹,觉梦那可续。
及君未渡江,过我勤秉烛。
一笑换人爵,百年终鬼录。
嵩峰何其高,峰高气尤清。
念昔秋欲老,从公峰下行。
古木上参天,哀禽报新晴。
脩涂云外转,槁叶风中零。
曛黑度伊水,眇然古今情。
黎明出龙门,山川莽难名。
信美非吾土,顾瞻怀楚萍。
美人天一方,伤哉谁目成。
黄绶我聊尔,白鸥公勿惊。
糟醨可餔啜,古人忌偏醒
废宇颓垣不复新,朝元辇道尽荆榛。
惟馀一派温汤水,长与行人洗路尘(清厉鹗《宋诗纪事》卷二九引《骊山刻石》 按:《宋诗纪事》此诗署王忠玉,云:“《东坡集》有《与王忠玉游虎丘》诗,此刻但题忠玉,同时又有马中玉,未知孰是。”《宋诗纪事小传补正》谓王珉亦字中玉,此王忠玉即王珉,《宋诗纪事》误分为二。珉为南宋初人,此诗归属仍难确定,姑录于此。)
序:顾君仲瑛所藏湖石上有苏文忠公题名后复获公快哉亭帖迨一时物也乃命朱圭摹刻于石因丹丘柯博士尝拜之白野监宪公题曰拜石坛仲瑛邀予作歌纪之
眉山三苏宋儒宗,长公矫矫人中龙。
南迁儋耳西赤壁,文章光焰超鸿濛。
快哉之亭雪初霁,领客登览山川雄。
自言平生不解饮,胡乃一举觥船空。
和诗宽限见真率,凿崖题石磨苍穹。
功名富贵等丘土,断碑残素垂无穷。
吁嗟异物神所卫,玉山合壁俄相逢。
奎章博士丹丘翁,江南放逐惊秋风。
见之即下米芾拜,二颠痴绝将无同。
筑坛山中加爱护,树以松桂连椅桐。
雨窗云户湿寒翠,朝阑暮槛开晴红。
白野御史龙头客,青年献赋蓬莱宫。
戏将秃颖写■({虫鬵})扁,断钗折股星流虹。
秪今烽烟闇河岳,王侯第宅皆蒿蓬。
牙签玉轴映竹素,好事独传吴顾雍。
娄东朱圭铁作画,字字玉屈盘蝌虫。
嗟哉昔人今已矣,惨澹故国风烟中。
如何二子复嗜古,策勋翰墨收奇功。
我来再拜重太息,苍苍古雪吹长松。
登坛绝叫浮大白,酒酣目送孤飞鸿。
《顾瑛玉山名胜集》:仲瑛尝于东城庵假山废基得一石,上有苏子瞻题识,石理莹润类璧,虽傍缺损,然尚奇甚。博士柯敬仲见而奇之,再拜题名而去,字曰「拜石」。御史白野达兼善,为作古篆书之后。仲瑛偶得子瞻答维扬王忠玉提刑饮快哉亭帖,与石上题识相合。仲瑛谓此石即忠玉家快哉亭物也,特不知何以至此。冲瑛遂为记其事,倩朱伯盛刻之他石,而与何南陆仁、汝南袁华各为诗咏之。
一曲旗亭酒未消,离情已逐广陵潮。
君归定倚吹箫侣,明月相思第几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