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归有光

相关作品:共 72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正文 (35) 序 (2) 题目 (43) 注释 (5)
相关人物:共 18 位
共 72 首 第 1 页 下一页
地藏天设几千年,合有神明启震川
大院豁然临大路,人间始信有壶天。
⑴ 陈志刚号。甘泉洞修复,因志刚言启之也
(嘉定张烈妇,嫁汪生之子。汪之母与群恶少乱,烈妇耻之。姑怒,谋令一人强乱烈妇,烈妇不从,杀之。余友归熙甫高其节行,纪其事,请余作诗。)
抱璧置泥涂,皎然质不泯。
菖蒲九节花,虽死常流芬。
十三学裁衣,十六诵诗书。
十七妇道成,十八为君妻。
君家本富贵,家累千金资。
大艑建高樯,商贩名四驰。
高门安亭里,公姥相共居。
升堂见公姥,称妇好容仪。
置酒大设乐,四座争喧豗。
黄衫少年子,绿帻侯家奴。
谑浪间调笑,踞坐气何粗。
阿姑召新妇:"出见勿迟迟。
耳箸瑟瑟环,头簪辟寒犀。
步摇九威凤,跳脱两文螭。
浓妆勿草草,傅粉更施朱。
贵客握琼玖,待汝系罗襦。
"新妇口不言,中心自思惟:"少长父母侧,不令见男儿。
今在舅姑傍,内外岂有殊。
赳赳诸少年,何用见妾为?
"妆成更却坐,抑首故徘徊。
诸客不自得,恨恨各自归。
入门不数月,数数见所私。
人语何嘈嘈,朋至何施施。
出入闺闼间,戚施与籧篨。
目成更耳语,无复避尊卑。
新妇心内伤,掩面泪双垂。
往昔辞家日,母命一从姑。
姑今既若此,禀命将何如。
入室问客子:"彼人知阿谁?
何大无礼节,来共阿姑嬉。
"客子答新妇:"通家卿勿疑。
出入有何嫌,卿勿烦言词。
"中冓不可道,雄狐来绥绥。
阿姑昨入浴,邀客解裙裾。
提汤见并裸,新妇大惊啼。
徒跣走归家,见母一何悲:"父母择婚时,胡不惜门楣。
奔奔鹑有偶,疆疆鹊有妃。
关关雎翼并,翩翩鳦羽齐。
岂无清白门,弃之道路隅。
少小听姆训,贞节自操持。
十三学裁衣,十六诵诗书。
十七妇道成,十八为人妻。
举动循礼法,许身秦罗敷。
阿姑既失行,贱妾蒙其污。
愿归供养母,苦辛长不辞。
令勿萧艾丛,一变兰与芝。
勿令瓦砾场,得混瑾与瑜。
"阿母见女言,捶胸大悲摧:"嫁女为永毕,不意有崎岖。
且住勿遽去,姑应有改图。
"姑阿见妇去,含怒来致词:"待汝意不薄,早归勿趑趄。
"一听汝言语,谢客掩重闱。
勿使他人言,妇姑有参差。
阿女白阿母:"我姑意已回。
子妇无令人,阿姑诚善慈。
"穿我嫁时服,乘我去时车。
入门谢阿姑:"数月太区区。
愿姑永谢客,恩义两不亏。
"低头语客子:"君当谨内治。
闭门畜狞犬,慎勿纳狂徒。
告翁少饮酒,饮酒恐非宜。
"阿翁闻妇言,沈醉口呜呜。
客子闻妇言,对母言嗫嚅。
阿姑闻妇言,懊恼与榜笞。
狂子闻妇言,咄咄怒且嗤:"吾岂为妪少,吾岂为妪姝。
枯杨反生华,艾猳定娄猪。
所为酒食谋,金珠资赠遗。
彼雄既昏昏,彼雏亦蚩蚩。
妇也独不顺,爪爪生怨咨。
况妇诚大佳,玉雪为肌肤。
修眉淡杨柳,纤手莹柔荑。
皓齿瓠犀粲,笑脸芙蓉披。
头上玉燕钗,倭鬌绾青丝。
腰间金凤裙,云霞生履綦。
诚复与之狎,岂不少且姝。
浊水一同流,姑妇两不訾。
金多得好妇,此生足欢娱。
彼自谓独清,何不汩以泥。
彼自谓独醒,何不汩以泥。
"作计告阿姑:"尔妇太痴愚。
须令入我计,庶不尔瑕疵。
"阿姑即听许:"卿其善为谋。
"谓妇速织帨:"吾将遗可儿。
"新妇白阿姑:"可儿实人奴。
妾岂为奴织,慎勿相轻诒。
"阿姑惭且怒,誓言同其污。
令子远书狱,留妇守空帷。
登楼饮狂子,接坐共歌呼。
酒酣错履舄,命妇前捧卮。
妇怒不肯应,从步去不回。
佻达定相侮,起攫头上梳。
新妇泣且詈,还之意脂韦。
梳既污奴手,岂复可亲肤。
寸折掷之地,不复顾踟蹰。
狂子颇自失,阿姑心无涯。
召客与共浴,纵客入中闺。
罗帷忽自开,直犯千金躯。
新妇呼且骂,抗拒力不遗。
举杵奋击撞,脱走去莫追。
自伤洁白身,动使行露濡。
十三学裁衣,十六诵诗书。
十七妇道成,十八为人妻。
举动循礼法,许身秦罗敷。
阿姑竟相负,岂复用生为!
早得归黄泉,我身幸无亏。
恸哭自投地,力竭四体堕。
绵绵气欲绝,冥冥神巳离。
阿姑因作念,此可使人知?
不如灭其口,快意胜决疽。
为食召诸少,絷缚加羁縻。
前行操双斧,后行袖金椎。
翕霍斧交下,纵击椎并挥。
妇痛愿即死,不愿更须臾:"奴何不剚刃,使我颈不殊!
"可怜金石贞,竟死椎斧馀。
飘风东南来,纵火将焚尸。
皇天为反风,尸重不可移。
邻里觉相报,官府为穷治。
阿姑始自悔,回骂诸屠沽:"我家何负若,陷我于罪罗。
"相携入囹圄,不得辞刑诛。
县门大道边,赫赫烈妇祠。
先是三日前,祠中出灵威。
鼓声夜阗阗,烈火炎炎飞。
妇死三日后,仿佛庙中趋。
高行合祀典,有司表门闾。
俎豆礼常严,青史名不渝。
垂诫后世人,完名当若兹。
开甫以经术理长兴,属余写《卓茂传》,揭之厅壁。其治多准古道,而不合于今之人,故讪者森若交戟。三年稍得判马政于信都,殆所谓策骐骥而服盐车也。赋此言别,兼以申其屈云。)
百里长城县,山回万壑纡。
阳坡眠觳觫,阴洞产于菟。
紫笋披云摘,青兰带草锄。
土风饶险劲,案牍少欢愉。
卓茂存心古,钟离与众殊。
名高翻忤俗,道大不因愚。
此日腾交戟,何人悔失珠。
九方沉藻镜,万匹混迍夬。
自是龙为友,无烦舄化凫。
周王求八骏,非尔欲谁须。
白杨花飞江水黑,江头行人头尽白。
青山日出烟尘昏,马上谁为都门客?
都门豪客长安儿,蒲萄百斛柳千丝。
戎装玉骏邯郸姬,虎旗绣簇红鸦啼。
长安三月春未暮,城中不见游人归。
游人归,醉满堤。
青草长,征马嘶。
泪尽陵阳璞始开,一时声价动燕台。
何人不羡成风手,此日真看制锦才。
若下云迎仙舄去,霅中山拥讼庭来。
莫言射策金门晚,十载平津已上台。
墨绶专城可自舒,应胜待诏在公车。
春山正好时推案,化日何妨且著书。
到县斋宫留孺子,诘朝车骑请相如。
客星能动郎官宿,白雪阳阿兴有馀(子与时在邑与熙甫善故云)
黄帘绿幕漏徐徐,短檠频挑夜勘书。
蓻苑丛残稂莠在,文人凋谢槿花如。
金华绝学吴黄后,太仆遗编欧柳馀(谓昆山归熙甫
寄语吾徒须努力,张罗休效一囊渔。
⑴ 金华谓宋文宪公吴渊颖黄文献文宪之师也
哭归高士 明末清初 · 顾炎武
弱冠始同游,文章相砥厉。
中年共墨衰,出入三江汭。
悲深宗社墟,勇画澄清计。
不获骋良图,斯人竟云逝。
峻节冠吾侪,危言惊世俗。
常为扣角歌,不作穷途哭。
生耽一壶酒,没无半间屋。
惟存孤竹心,庶比黔娄躅。
太仆经铿铿(君曾祖讳有光字熙甫世称震川先生),三吴推学者。
安贫称待诏(君叔祖讳子慕字季思),清风播林野。
及君复多材,儒流嗣弓冶。
已矣文献亡,萧条玉山下。
郦生虽酒狂,亦能下齐军。
发愤吐忠义,下笔驱风云。
平生慕鲁连,一矢解世纷。
碧鸡竟长鸣,悲哉君不闻
⑴ 礼记儒行近文章砥厉廉隅后汉书儒林传说经铿铿扬子行左传文十八年卜楚邱占之曰齐侯不及期非疾也君亦不闻
太常墨竹名天下,归老文休亦潇洒。
元躬别得彭城法,醉后解衣方一写。
一枝赠我挂草堂,是时绕屋插新篁。
始知笔理侔造化,洋州胸次吞筼筜。
元躬取神兼取肖,雨至如啼风若笑。
即今折取一枝来,正看旁观无此妙。
夫夫老大尤清狂,垂肩白发双耳长。
所南画兰不画地,千秋志士同感伤。
附禺帝丘三百里,放勋葬处留遗址。
双梢愁惹苍梧云,乱痕泪点潇湘水。
元躬画此人少知,日暮易米空筐归。
只今披发飘然去,莫道前身是画师。
文章气节古一之,立言岂是脩曼辞。
扬雄美新入文选,萧统无识徒贻嗤。
唐宋以来文匠八,门奥各出推导师。
柳州躁进荆公执,尚于大义无瑕疵。
皇初希直实巨手,崆峒南城老笔披。
荆川遵岩与熙甫,沿溯均出欧曾规。
弇州才大一时杰,此后作者谁能追。
西涯诗文败娿匼,当时正论多诋諆。
奈何谈者好轩轾,一祢一祧任意为。
未闻身名已瓦裂,能立坛坫持旌麾。
易堂风节吾所畏,文笔贾勇相切劘。
翠微峰前鱼鸟乐,碧桃红蕖烂漫姿。
观彼论撰颇英鸷,起衰振靡实有期。
我亦永怀不朽业,志大力小空逶迤。
两目眵昏足尚健,欲向勺庭捧盘匜。
安得插翅堕尔前,黄绦青鞋白接㒿。
离经酌史无晨夕,同斸茯苓松下炊。
共 72 首 第 1 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