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卫之松

相关作品:共 18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正文 (19)
位置:正文,共 18 首 第 1 页 下一页
寿阳太史好奇古,邀我来观六朝之松石。
不辞重垫一角巾,此生当著几两屐。
入门大叫走欲颠,袍笏淋漓狂太剧。
蟠根近连瓦官寺,吹香正邻虎头宅。
苍皮黛色磨青铜,老干樛枝拓金戟。
萧梢上摩白日暗,轮囷下瞰苍烟积。
千年为䃜谁得见,已有脂香化灵珀。
石势嶙峋不相让,元气盘盘绝绳尺。
苍苔剥尽南宋字,劫火不受陈宫厄(陈叔宝三品石)
终南太华若在眼,咫尺壶中苦崩迫。
谁遣史书宋星陨,将无神受秦鞭斥。
晦冥岂非鬼物庭,风雨当防巨灵擘。
王谢衣冠失江左,齐梁人代成今昔。
建康宫殿几青燐,此石此松阅朝夕。
一物亦荷皇天慈,怀古茫茫百忧集。
击琴欲罢且高吟,谡谡寒风洒巾帻。
画松不难与松似,贵得寒空磊落意。
一片梢云拂雪姿,巍峨迥与凡柯异。
梅君都官之后人,才华标格都绝尘。
善画尤工作松树,寸管貌出千龙鳞。
孤根直干势奇矫,烟涛漠漠开清晓。
直如白虹亘晴霄,怒如苍龙作鳞爪。
端如岩廊坐伟人,高如深林出遗老。
一气淋漓入化工,千寻错落舒怀抱。
毕宏韦偃不可追,粉本岂是人工为。
十年看松甫落笔,黄山万树为君师。
黄山之松信奇绝,太古以来无斩伐。
十步蟠拿九步折,行空偃地无罅缺,支撑岩崖碍日月。
嗟我不得掉臂行游于其间,尘沙日夕彫壮颜。
徒对慈仁两秃干,朝行婆娑暮忘还。
梅君何当访尔就茅屋。
抱琴醉枕松根宿,看君作画题诗老亦足。
昨日樱桃园里竹,千竿簌簌黏衣绿。
今朝四阳庵里松,数株盘礴来天风。
一株根蟠巨石上,郁律绾结龙蛇状。
忽伸一爪掀岩峦,石破天惊泣相向。
七株离立寺门前,乱飘翠雨霏苍烟。
当门兀坐啜苦茗,但觉云烟幂历相钩连。
于中两株尤诡异,槎桠撑突夜叉臂。
如擎剑戟拥麾幢,偶卫仙官下游戏。
又如空中悬丹梯,从此步步直上排云霓。
可望不可到,不如醉倒童子争扶携。
四阳之松真奇绝,往来常听游人说。
此际徘徊意未厌,重过偃卧松阴月。
吾闻黄山之松天下奇,奇物自荷神扶持。
夭矫轮囷岂臃肿,梁栋不用谁残摧。
深山邃谷自千古,唯与猿猴鹤鹿相攀跻。
画师如林苦未见,濡毫惨淡空迟疑。
佟翁健笔古莫比,泼墨淋漓为我拟。
梦中开口群龙趋,幻作精灵出肘底。
阴森鳞鬣蟠樛枝,半似飞腾半枯死。
松根抱石石倔强,石势欺松松谲诡。
松石相争不相让,雄挐怒攫来撑牴。
离奇迥出永嘉僧,健挺空传毕庶子。
茆堂展挂心神开,苍涛声逐清飙来。
惝恍如申夜义臂,杈枒空际排云雷。
又疑老怪潜身骸,遂令晴昼生阴霾。
昨日庭前风雨作,苍茫满壁流烟雾。
呼童收捲复缄藏,恐化神龙向空去。
我闻黄山其峰三十六,水源三十六。
高高插天,雷雨在其麓。
灵仙窟宅奥且秘,嵌岩茈虒多乔木。
松膏入地为琥珀,黄帝容成以鍊丹砂得仙箓。
老松蟠根阅千载,刚斧不能移之乃有新松侧出裂磈磊。
新松一一皆古形,樵人好事连根采。
挂千寻壁枝夭矫,采者长縆系躯穷窈窕。
巧斲山骨得全株,嗟哉为利忘躯殊不少。
金幢璎珞纷纵横,亚盆𡍪㙷含浓青。
如绘蓬山列仙会,垂髫之童皆老成。
黄山之松今即古,黄帝容成何处所。
何处无松,盘山之松,天下松之宗。
盘山何处无松,法藏之松,盘山群松之祖龙。
十馀年来将谓田盘大略吾遍考,孰知盘龙之名今日吾方晓。
乃知理境本无穷,谁能一一研精讨。
昨夜不曾梦非熊,胡然而遇渭滨老。
盘之龙之而鳞甲拿云空,传神如遇陈所翁。
龙之盘,偃蹇夭矫蟠空山,设色不须杨契丹。
偓佺曾此食其子,香闻应遍一百里(述异记云千年之松香闻十里)
田畴不卖卢龙塞,其时佳荫之下常徙倚。
是松真龙,非龙不盘。
宇宙万劫,云翠涛寒。
万松之松奚啻万,春来老色争新鲜。
啸龙舞凤笼峡路,夷嵏开豁呈金田。
下马屏息礼调御,寺楼片刻聊周旋。
几株菁葱窗正对,翻涛不语意以传。
譬如淮南忽变少,不变者在谁知然。
大唐新话称摩顶松在灵岩寺为元奘遗迹夫唐时建都长安元奘发轫自必由彼而取经回译经于弘福寺亦今西安地志乘班班可證于此地无涉或元奘由此诣长安译经事毕仍来居此或长安亦有灵岩寺均不可知此当徐考耳然松既以摩顶称即予屡经吟咏何尝不人谓之松而亦松之兹欲写其形则知是柏非松名或可以假藉实难可与迁就朅尔成咏其亦有戒于斯夫
元奘取经摩松顶,谓曰将归当东指。
因之新话传灵岩,今看是柏松非是。
设云后人所傅会,种松亦易何为尔。
人谓之松亦松之,几度拈吟不可否(叶)
斯地斯事其然乎,姑且置焉徐證耳。
虬枝东指则诚信,佛殿边旁特孤峙。
千年以上岁斯历,玉节金幢入画理。
我欲写形知是柏,顾名为松面先泚。
松之与柏实易辨,尚致淆讹有如此。
贤否万状目前陈,吁嗟鉴别真难矣。
松以元奘传古迹,柏忽居之主逊客。
谓柏即松松又非,却有指东枝历历。
谓松即柏柏故是,那见五针可假借。
以讹传真真已讹,真讹是非更滋惑。
复思太古始制字,柏谓之松松谓柏。
是非真讹究何辨,名循至竟奚实责。
掷笔大笑有是哉,拘墟戏论终无益。
九松之松数百十,祇今惟识九松名。
拿岩老干不可见,其可见者率乃百年以后之所生。
茏葱过雨如滴翠,飒沓临风自在鸣。
寺僧个个粥饭罐,既难述古,亦复不知菀枯存亡均一梦幻乾闼城。
因思摄山九老今犹在,信哉名实俱收是惟南国之风情。
⑴ 摄山有九株松相传为六朝时物山僧珍为古迹
位置:正文,共 18 首 第 1 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