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江恂

相关作品:共 16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正文 (11) 序 (1) 题目 (5)
相关人物:共 1 位
共 16 首 第 1 页 下一页
指点三山近,轻云护翠微。
晓烟榕叶暗,春雨蔗田肥。
野女修棕笠,溪人浣氎衣。
啼鹃苦竹里,争道不如归。
灵海濩渃天为关,回互中原乖百蛮。
灶鼍窟外裸人国,当今神武威愚顽。
命官分职列星宿,铁骑戈船肃侦堠。
雕题大耳文蛇衣,更不肉人工战斗。
鱼盐可贾沙可耕,蔗田千灶煎为饧。
九轨车音杂哀角,市廛不减无诸城。
旻天阳道黄尘起,时见旱龙升海底。
天仓嘒嘒天稷暗,太微木入河无豕。
摐金伐鼓声动山,嗟我卧病床帷间。
官僚尘土事趋走,耆旧老瘦争追攀。
狂夫大言满人口,剑逼丰隆雷在手。
建坛十丈赤嵌边,维南有箕北有斗。
蹶张武人生怒嗔,鞭挞头陀咒鬼神。
焚巫暴尪古所戒,此岂有力回天津!
扶杖强起对辽廓,池荷枯死芙蓉落。
南方火云烧太清,片月悬弓气蒸灼。
斯牲靡爱荐惟馨,圭璧既卒神莫听。
祀山斩木诬百灵,及时省过户且扃。
殓胔收骨平厥刑,怨怼骄蹇两不形。
肥遗自死人自宁,周官荒政还当铭。
渔洋先生评:昌黎、玉川之间。
江于九来自邗沟,枉临寓舍。话旧之馀,匆匆告别。赋此送之,兼柬宾谷
正春城、试灯风里,疏梅竹外开早。
么禽唤起江南思,怅望梦花人杳。
愁渺渺。
喜画舫晴波,稳载吟朋到。
重逢一笑。
向石墨题诗,筠笺按谱,款语诉怀抱。

昙华侣(谓升之),还忆谢池芳草(谓叔子昆仲)
何时更共游眺。
单衣细雨雷塘路,应有乌丝新稿。
春渐好。
恨载酒分襟,又放香溪棹。
离亭残照。
约水榭疏灯,板桥寒笛,清夜翠樽倒。
天末邮签几十程,铜章绿鬓吏人迎。
山如宋迪图中好,花到潘仁县里明。
疏簟棋声帘乍捲,匡床琴响月初生。
平沙远浦无穷思,赢得诗篇风格清。
江侯昆弟古与稽,同游石鼓穷西溪。
二分垂足百尺梯,遍拓唐宋元人题。
千里缄致费赫蹄,忠肃留识尚未翳(广韵乌奚切)
轩如老鹤立群鸡,熙宁新法算黍圭。
抗论十害遭排挤,监仓公暇两子携。
振衣扶屐来攀跻,九字瘦劲悬虹霓
谁与谗口贝锦緀,父死不葬肆慢㦒
文孙持节腰玉犀,三改甲子迹未迷。
拂拭遗刻心怆悽,孙以祖重名不澌。
维公忠义为根柢,偶然飞鸿印雪泥。
重之乃与瑶琨齐,人贵自立非虚兮。
⑴ 题云刘挚莘老来游跂蹈侍凡九字右方题云后百八十三年六世孙震孙蒙恩来持庾节拂拭旧题不任感怆宝祐二年秋九月旦凡三十三字
⑵ 广韵郎奚切拜罢录元祐六年言者论挚父死于衡委而不葬为子不孝挚抗章辞位自作家庙记以辨当时之冤
隆冬风雪冷,仆夫将载驰。
送君路三千,游宦皖水湄。
君才故磊落,循良古为师。
文章与政事,能手两兼之。
仕途如黄杨,逢闰一寸亏。
别驾古通守,职閒秩未卑。
衡阳君旧游,手扪岣嵝碑。
天柱亦南岳,山灵缘在兹。
振衣可一登,荆扬俨列眉。
石壁剔菭藓,恐有龙眠词。
见弹太蚤计,令我朵两颐。
人生有几别,后会复何时。
君为江淹赋,我愧钱起诗。
山城一水环如带,双塔影飞三里外。
行人望塔路不迷,斜日已过山城西。
别来江水依然绿,竹树千寻路千曲。
林梢尽处立一亭,日气转赤烟光青。
亭危一角惊先拆,使我伤今复怀昔。
春燕巢空春草枯,凭谁更问春消息。
当时逸气横九垓,桃李迎客争先开。
宁知过眼若飞电,三客坐处生莓苔。
卅年旧事愁难再,何况风光隔千载。
龙徙空山杳莫寻,鹤归华表宁能待。
芒鞋已倦蒲帆举,别意惟同夜乌语。
行客多时怨水风,危亭入梦仍烟雨。
高蔗若芦林,霜谱甘且白。
海外多棉花,有无正相易(两粤不种棉花棉花皆自西洋来而蔗田糖霜出海者甚多交易相等)
夹岸人家共竹篱,剡皮屋子映涟漪。
蔗田高下自村落,芋圃参差成岁时。
古寺白云秋后梦,乱帆黄叶雨中诗。
转因踪迹随萍梗,赢得他乡触景奇。
按:皖雅初集卷五
① 此组诗又载黄叔璥《台海使槎录》、陈汉光《台湾诗录》。
蔗田万顷碧萋萋,一望茏葱路欲迷。
裍载都来糖廍里,只留蔗叶饷群犀
⑴ 编者按:「茏葱」,连横《台湾诗乘》作「葱茏」。
⑵ 编者按:「廍」,《裨海纪游》粤雅堂刻本、王瑛曾《重修凤山县志》、薛志亮《续修台湾县志》又作「蔀」。
⑶ (作者注:「取蔗浆煎糖处曰糖廍。蔗梢饲牛,牛嗜食之。」此诗又载范咸《重修台湾府志》〈艺文〉、王瑛曾《重修凤山县志》〈艺文〉、余文仪《续修台湾府志》〈艺文〉、薛志亮《续修台湾县志》〈艺文〉、卢德嘉《凤山县采访册》〈艺文〉、连横《台湾诗乘》、赖子清《台湾诗海》)。(许俊雅编校)
共 16 首 第 1 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