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王念孙

相关作品:共 37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正文 (35) 注释 (3) 题目 (4) 序 (1)
相关人物:共 15 位
位置:注释,共 3 首
新月 元 · 顺帝太子
七言绝句
昨夜严陵失钓钩,何人移上碧云头?
虽然未得团圆相,也有清光照九州。
弇山堂别集:草木子谓上有佳句,「鸟啼」云云,天下诵之。又,皇太子新月诗云云,野史附之,谓为太祖及懿文不享年之證。草木子乃元遗民国初所著书,谓上者,顺帝也;皇太子者,爱猷识理达腊也。盖以其不获有天下,而在东宫颇擅权,故记之耳。高帝集无此二句。 列朝诗集:建文惠宗让皇帝下云:郑晓逊国记云:帝幼敏颖能诗,太祖命赋新月,应声云:「谁将玉指甲,抓破碧天痕。影落江湖上,蛟龙不敢吞。」太祖悽然久之,曰:「必免于难。」案:叶子奇草木子馀录载皇太子新月诗云云。所谓皇太子者,庚申君之子也。野史以为懿文太子作,为不及享国之谶,而晓则以为建文作。考杨维桢东维子诗集,此诗为维桢作,则诸书皆傅会也。 〖案:今东维子集共三十卷,诗只两卷,并无此两诗。〗
和人《赏菊》原韵 晚清 · 费墨娟
七言律诗
佳种传来栗里旁1,宜人雅艳费评量。
月明栏畔留清影,霜冷篱边锁淡香。
羞比夭桃2迷蝶子3,岂随几卉媚蜂王4?
孤标不问春消息5,独傲三秋晚节芳。
注:(1) 栗里:地名。在今江西省九江市西南。晋陶潜曾居于此。唐白居易《访陶公旧宅》诗:“柴桑古村落,栗里旧山川。”唐李光《题亚子分湖旧隐图》之二:“浮家泛宅梨川梦,寻壑经邱栗里情。”陶潜爱菊,有名句“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传世,故这里用其居地栗里来借代菊圃。 (2) 夭桃:鲜艳的桃花。语出《诗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清曹寅《三月六日登鼓楼看花》:“东风澹荡摇晴烟,城西夭桃红欲然。 (3) 蝶子:蝴蝶。宋毛滂《蓦山溪杨花》词:“蜂儿蝶子,教得越轻狂。” (4) 几卉:鲜艳的花朵。几:犹“几几”,盛貌。语出《诗经豳风狼跋》:“公孙硕肤,赤舄几几。”《广雅释训》:“几几,盛也。”王念孙疏证:“豳风狼跋篇‘公孙硕肤,赤舄几几',是‘几几'为盛貌。”明文征明《小斋盆兰一干数花......感而赋之》:“重兹兰之属,不与几卉群。” (5) 孤标:见第301首注。
冬日遣怀 晚清 · 费墨娟
七言律诗
太息光阴付子虚1,埋名兰室索然居2。
篱边菊傲风情冷,岭上梅开雪意舒。
除恨欲挥三尺剑3,感时懒读五车书4。
尽删万种牢愁事5,心似冰壶6总澹如7。
注:(1) 子虚:空虚。汉司马相如作《子虚赋》,假托子虚、乌有先生、亡是公三人互相问答。后因称虚无为“子虚”。 (2) 兰室:芳香高雅的居室。多指妇女的居室。唐沈佺期《拟古别离》:“皓月掩兰室,光风虚蕙楼。” (3) 三尺剑:见第276首注。 (4) 五车书:谓藏书甚多。语出《庄子天下》:“惠施多方,其书五车。”清高昌寒食生《乘龙佳话下第》:“问世休矜三尺剑,骄人还是五车书。” (5) 牢愁:忧愁。牢,忧郁貌。《汉书扬雄传上》:“又旁《惜诵》以下至《怀沙》一卷,名曰《畔牢愁》。”清王念孙《读书杂志汉书第十三》:“牢,读为懰。懰为忧也。”宋刘克庄《次韵实之春日五和》之二:“牢愁余发五分白,健思君才十倍多。”清姚世钧《饶州舟次独酌醉后放歌》:“乍晴乍雨天气换,一杯聊复消牢愁。” (6) 冰壶:盛冰的玉壶。比喻心地洁净无瑕。 (7) 澹如:恬淡。《新唐书杨绾传》:“(杨绾)性沉靖,独处一室,左右图史,凝尘满席,澹如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