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沈汝瑾

相关作品:共 18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正文 (15) 题目 (3) 注释 (3)
共 18 首 第 1 页 下一页
感旧怀人手泽存,昔年御李附龙门①。
群英此会今谁健,真气如生古与论。
雅抱几曾舒志愿,清芬犹得溯渊源②。
平生石友交情重,我亦齐年愧弁言③。
自注:①“乙酉选拔,同受知李芝龄宗师。” ②“哲嗣将以付梓。” ③“君与同邑石芸斋先生至好,序此诗及之,余亦忝同戊午生。”
虞阳逢瘦沈,今之杜浣花。
交余诗是介,输尔古为家。
爽气洗山绿,奇怀猎天葩。
箧中富新制,读罢痒同爬。
葡萄绿酿春江潮,烟波浩渺山周遭。
峰峦无数列篷底,卧看船与山争高。
长河太华在何许,足所未蹈心空劳。
眼前好景莫虚过,不吟毋乃山灵嘲。
千变万化各有致,丹青妙手终难描。
鹰起鹘落连复断,虚蹲狮伏雄而豪。
天门詄荡悬日月,石友拱揖陈冠袍。
自从入峡至中宿,置身福地真逍遥。
琵琶形势实险要,芙蓉颜色疑镌雕。
归猿尚留古洞邃,杀鸡殊觉荒坑遥。
洭斟涟湟界南北,九疑直上偏岧峣。
参天竹树碧阴合,沁人心目红尘消。
嵌空玲珑台槛巧,观音岩下滩声骄。
龙头猪婆间鳖背,旺水册里还高桥。
曹溪法乳贯白土,孟洲筑坝通黄茅。
呼童且觅蒙里李,得仙那乞绥山桃。
天遣吾侪富游迹,十年不调奚牢骚。
兹行真足夸同僚,买鱼沽酒停双桡。
微醺倚枕梦鹿蕉,塔铃惊醒来南皋。
包山妙笔摹玉溪,端石砚刻神仙姿。
沈郎得之日临池,雪窗更和无题诗。
注:沈石友:即沈汝瑾,号石友,性喜收藏名砚古砚,有《沈氏砚林》,与吴昌硕为至交。 玉溪生:唐诗人李商隐之号。
说潮五古十七首 其十六 (戊戌稿,清光绪二十四年) 清·丘逢甲
英雄未遇时,牢落无不有。
铁丐尔何来,孑身南北走。
问丐何姓名,仰天指其口。
陈平计固在,谁识相时久。
伟哉查孝廉,雪中呼与酒。
姓名不必知,知丐才不偶。
赠裘可以典,赠金可以受。
知我非常人,此意不可负。
一梦忽登天,大风吹尘垢。
双狮压腹背,金印忽在肘。
韩王得意事,第一报漂母。
施者虽无求,受者固不苟。
丐乎尔诚能,将迎亲拥帚。
昔时猎酒徒,衣绣此居守。
史祸为君脱,觞歌为君寿。
黄金不足报,报之以石友
千古此两人,金石同不朽。
一曲雪中人,高唱铅山叟。
① 编者按:《台湾诗荟》题作〈山游得怪石漫赋二诗录一〉。
选花欲其美,选石欲其丑。
平生蓄此念,郁郁十年久。
东向泰山奔,西入华山走。
到处必搜寻,当意一无有。
何图失意间,奇礓忽入手。
权作石友看,摩挲日八九。
人怪嗜好偏,冁然开笑口。
胡不类而类,胡非偶而偶。
唤我作米颠,我亦公然受。
石若再能言,谓我为颠否。
⑴ 编者按:「奔」,《台湾诗荟》作「行」。
⑵ 编者按:「寻」,《台湾诗荟》作「求」。
⑶ 编者按:「入」,《台湾诗荟》作「在」。
⑷ 编者按:「友」,《台湾新报》误作「交」,据《台湾诗荟》改。
十步五步石,千竿万竿竹。
石丑压竹顶,竹锐洞石腹。
竹石互撑拄,并作一团绿。
泉声飞竹里,绕石鸣琴筑。
竹阴高接天,下有幽人屋(小屋有人读书)
幽人真石友,倚竹吟且读。
吾生太扰攘,羡君饱清福。
衰残石友,尽相从劫后,磨墨磨人。
整个金瓯看撞碎,画山一角偏珍。
对此畸形,依然介性,恋恋剧多情。
旧毡虽敝,与伊同伴寒呻。
坡老苦说无田,枯还食汝,遭际总承平。
乱世全身差自幸,璧完能望陶泓。
不见铜山,系囚流窜,惟有断碑亲。
半圭乌玉,蛰居聊送馀生。
俪珏双双四美夸。
过江人物百年遐。
兼诗书画各名家。

石友澹交成沆瀣,砚神小记萃风华。
支机何异乞云槎。
零落神山,认昌华故苑,丹荔湾头。
荒塘绿荷涨晚,荡夏成秋。
三潭印月,比西湖、潮定风柔。
都换了、断桥废馆,画图收拾芳洲。

回眄海桑全幻,便齐云结绮,曾几来游。
乌衣旧时堂榭,让与閒鸥。
金题锦贉,有丛书、人去名留。
吾老矣,青蓑办否,归时重理渔舟。
共 18 首 第 1 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