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葛宜

相关作品:共 117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注释 (14) 正文 (52) 题目 (67) 序 (2) 子标题 (4)
相关人物:共 5 位
共 117 首 第 1 页 下一页
《南有嘉鱼》,乐与贤也。太平之君子至诚,乐与贤者共之也。
南有嘉鱼,烝然罩罩
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乐。(一章)

南有嘉鱼,烝然汕汕
君子有酒,嘉宾式燕以衎。(二章)

南有樛木甘瓠之。
君子有酒,嘉宾式燕绥之。(三章)

翩翩,烝然来思
君子有酒,嘉宾式燕又思。(四章)

按:南有嘉鱼四章,章四句。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小年闲爱春,认得春风意。
未有花草时,先醲晓窗睡
霞朝澹云色,霁景牵诗思。
渐到柳枝头,川光始明媚。
长安车马客,倾心奉权贵。
昼夜尘土中,那言早春至。
此时我独游,我游有伦次。
闲行曲江岸(曲江:在今陕西西安市南,秦为宜春苑,汉为乐游原,有河水曲折盘桓,故名。隋文帝以其名不正,更名芙蓉苑,唐复名曲江。开元中复加疏凿,为长安游赏胜地。《唐两京城坊考》卷三:“曲江,龙华寺之南有流水屈曲,谓之曲江……南即紫云楼、芙蓉苑,西即杏园、慈恩寺。花卉周环,烟水明媚,都人游赏……以为盛观。”),便宿慈恩寺
扣林引寒龟,疏丛出幽翠。
凌晨过杏园,晓露凝芳气。
初阳好明净,嫩树怜低庳。
排房似缀珠,欲啼红脸泪。
新莺语娇小,浅水光流利。
冷饮空腹杯,因成日高醉。
酒醒闻饭钟,随僧受遗施。
餐罢还复游,过从上文记
行逢二月半,始足游春骑。
是时春已老,我游亦云既
藤开九华观,草结三条隧
新笋踊犀株,落梅翻蝶翅。
名倡绣毂车,公子青丝辔。
朝士还旬休,豪家得春赐
提携好音乐,剪铲空田地。
同占杏花园,喧阗各丛萃。
顾予烦寝兴,复往散憔悴。
倦仆色肌羸(肌:类苑作“饥”。),蹇驴行跛痹。
春衫未成就,冬服渐尘腻
倾盖吟短章(一作草),书空忆难字。
遥闻公主笑,近被王孙戏。
邀我上华筵,横头坐宾位。
那知我年少,深解酒中事。
能唱犯声,偏精变筹义
含词待(一作徙)残拍,促舞递繁吹。
叫噪掷投盘,生狞摄觥使
逡巡光景晏,散乱东西异。
古观闭閒门,依然复幽閟
无端矫情性,漫学求科试。
薄艺何足云,虚名偶频遂。
拾遗天子前,密奏升平议。
召见不须臾,憸庸已猜忌
朝陪香案班,暮作风尘尉
去岁又登朝,登为柏台吏(21)
台官相束缚,不许放情志。
寓直劳送迎(22),上堂烦避讳。
分司在东洛(23),所职尤不易。
罚俸得西归,心知受朝庇。
常山攻小寇(24),淮右择良帅(25)
国难身不行,劳生欲何为。
吾兄谙性灵,崔子同臭味
投此挂冠词(26),一生还自恣。
⑴ 醲:厚。《广雅·释诂三》:“醲,厚也。”
⑵ 慈恩寺:在长安晋昌坊,今西安市南郊。《唐两京城坊考》卷三:“大慈恩寺,隋无漏寺之地,武德初废。贞观二十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高宗在春宫,为文德皇后立为寺,故以慈恩为名。”
⑶ 杏园:在长安通善坊,故阯在今陕西西安市南郊大雁塔南。每年春,赐新及第进士宴饮于此。
⑷ 排房:指杏树枝头排列成行之花房。
⑸ 饭钟:指寺院中僧徒提示进餐之钟声。
⑹ 既:尽,完。《广雅·释诂一》:“既,尽也。”
⑺ 九华观:在长安朱雀门街之西第一街街西自北向南之第二坊通义坊,开元十八年(730)唐睿宗女蔡国公主舍宅所立。
⑻ 三条隧:泛指京都之纵横大道。隧,《诗·大雅·桑柔》:“大风有隧,有空大谷。”毛传:“隧,道也。”
⑼ 旬休:古代官吏每十天休假一天,称旬休。《唐会要·休假》(卷八二):“永徽三年二月十一日,上以天下无虞,百司务简,每至旬假,许不视事,以与百僚休沐。”韦应物《休暇日访王侍御不遇》:“九日驰驱一日闲。”
⑽ 春赐:春天以朝廷或皇帝之名义赏赐权贵之物。寒食过后取榆火以赐贵近,即其类也。
⑾ 寝兴:见本卷《秋堂夕》注。此泛指日常起居。
⑿ 倾盖:车上之伞盖靠在一起。《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谚曰:‘白头如新,倾盖如故。’何则?知与不知也。”司马贞索隐引《志林》曰:“倾盖者,道行相遇,軿车对语,两盖相切,小欹之,故曰倾。”亦指初次相逢或订交。
⒀ 犯声:指词曲变调。宋陈旸《乐书·犯调》(卷一六四):“乐府诸曲,自古不用犯声,以为不顺也。唐自天后末年,剑气入浑脱,始为犯声之始。剑气,宫调;浑脱,角调。以臣犯君,故有犯声。”
⒁ 变筹:即在律令中使用“改令”手段以变换酒令。
⒂ 投盘:即骰盘,唐代酒令之一,用于活跃酒筵气氛。白居易《东南行一百韵》自注:“骰盘、卷白波、莫走、鞍马,皆当时酒令。”皇甫松《醉乡日月》载骰子令云:“聚十只骰子齐掷,自出手之人,依采饮焉。‘堂印’,本采人劝合席;‘碧油’,劝掷外三人。骰子聚于一处,谓之‘酒星’,依采聚散。骰子令中,改易不过三章,次改鞍马令,不过一章。又有旗幡令、闪擪令、抛打令。”
⒃ 生狞:犹言狰狞,凶恶、凶狠之意。摄:代理,兼理。《广韵·叶韵》:“摄,兼也。”觥使:宴席上掌管行酒之人。参卷11《痁卧闻幕中诸公征乐会饮因有戏呈三十韵》自注。
⒄ 拾遗:古官名。唐武则天垂拱元年(685)始置左、右拾遗二员,从八品上,分隶中书、门下,掌供奉讽谏,为士人之清选。此指拾遗之职责拾遗补阙。元稹元和元年官左拾遗。
⒅ 憸庸:奸佞无能之辈。憸,《说文·心部》:“憸,憸诐也。憸利于上,佞人也。”
⒆ 香案班:朝班。香案,放置香炉烛台之条桌。《新唐书·仪卫志上》:“朝日,殿上设黼扆、蹑席、熏炉、香案。”
⒇ 风尘尉:指河南县尉。元稹元和元年九月由左拾遗出为河南县尉。
(21) 柏台吏:指监察御史。元和元年四年二月除监察御史。柏台,御史台之别称。《汉书·朱博传》(卷八三)载汉代御史台列植柏树,故称。
(22) 寓直:寄宿于其他官署当值,后泛指夜间于官署值班。唐李匡乂《资暇集》卷中谓“寓直”二字始于潘岳《秋兴赋》。
(23) 分司:见本卷《台中鞫狱忆开元观旧事呈损之兼赠周兄四十韵》注。
(24) “常山”句:指讨伐成德军节度使王承宗。元和四年十月,王承宗反,朝廷以吐突承璀为镇州招讨宣慰使。常山,即镇州,成德军节度使之治所。《元和郡县图志·恒州(镇州)》(卷一七):“汉高帝三年,韩信东下井陉,击破陈馀、赵王歇,以钜鹿之北境置恒山郡,因恒山为名,后避文帝讳,改曰常山。两汉恒山太守皆理于元氏,晋理于真定,即今常山故城是也。”
(25) 淮右:即淮西。元和四年十一月,淮西节度使吴少诚卒,吴少阳擅杀少诚之子而代立,朝廷发兵讨之。
(26) 挂冠:晋袁宏《后汉纪·光武帝纪五》:“(逢萌)闻王莽居摄,子宇谏,莽杀之。萌会友人曰:‘三纲绝矣,祸将及人。’即解衣冠,挂东都城门,将家属客于辽东。”又,南朝梁陶弘景,于齐高帝作相时,曾被引为诸王侍读。家贫,求作县令不得,乃脱朝服挂神武门,上表辞禄。事详《南史·隐逸传下·陶弘景》。后因之指辞官、弃官归隐。
襄阳大堤绕,我向堤前住。
烛随花艳来,骑送朝云去
万竿高庙竹,三月徐亭树(徐亭:南昌(钟陵)东湖之南有徐稚亭,但与襄阳无关,故疑此指三国徐庶之亭。《大清一统志·襄阳府》(卷二七○):“徐庶宅:在襄阳县西之阳。”)
我昔忆君时,君今怀我处。
有身有离别,无地无岐路。
风尘同古今,人世劳新故。
⑴ “襄阳”四句:襄阳大堤自古为荆襄繁华之地。《乐府诗集》卷四八《襄阳乐》题解引《古今乐录》曰:“《襄阳乐》者,宋随王诞之所作也。诞始为襄阳郡,元嘉二十六年仍为雍州刺史,夜闻诸女歌谣,因而作之,所以歌和中有‘襄阳来夜乐’之语也。”
⑵ 高庙:汉高祖刘邦之庙。金李俊民《庄靖集·汉高庙》题下自注:“在襄阳县西南钟山。”又据《法苑珠林》卷七九,汉高庙在襄州光福寺北。
夔府书怀四十韵 唐 · 杜甫
五言排律
引用典故:尝胆 仲尼穷 大庭 登楚 钓濑 上书囊 具茨 胶漆 酒赋 绿林 适越 天忧 文园 萧车 游睢 蜀使 云梦 湛露
昔罢河西尉,初兴蓟北师。
不才名位晚,敢恨省郎迟。
扈圣崆峒日,端居滟滪时。
萍流仍汲引,樗散尚恩慈
遂阻云(一作灵)台宿(一作伯),常怀湛露诗。
翠华森远矣,白首飒凄其。
拙被林泉滞,生逢酒赋(邹阳为酒赋)欺。
文园终寂寞,汉阁自磷缁。
病隔君臣议(一作识),惭纡德泽私。
扬镳惊主辱,拔剑拨年衰
社稷经纶地,风云际会期。
血流纷在眼,涕洒乱交颐。
四渎楼船汎,中原鼓角悲。
贼壕连白翟,战瓦落丹墀。
先帝严(一作虚)(肃宗收京哭庙),宗臣切受遗(郭子仪受遗诏,委以河东军事)
恒山犹突骑,辽海竞张旗。
田父嗟胶漆(用以为弓),行人避蒺藜。
总戎存大体,降将饰卑词。
楚贡何年绝,尧封旧俗疑。
长吁翻北寇(安史馀党),一望卷西夷(谓吐蕃)
不必陪玄圃,超然待具茨
(一作休)铸农器,讲殿辟书帷。
庙算高难测,天忧实在兹。
形容真潦倒,荅效莫支持。
使者分王命,群公各典司。
恐乖均赋敛,不似问疮痍。
万里烦供给,孤城最怨思
绿林小患云梦欲难追。
即事须尝胆,苍生可察眉
(一作义)集凤,正观是元龟。
处处喧飞檄,家家急竞锥。
萧车安不定,蜀使下何之。
钓濑疏坟籍,耕岩进弈棋。
地蒸馀破扇,冬煖更纤絺。
豺遘(一作搆)登楚,麟伤泣象尼
衣冠迷适越,藻绘忆游睢(襄邑南有睢、涣二水,能出文章,陈琳书,游睢、涣者,学藻缋之采)
赏月延秋桂,倾阳露葵
大庭终反朴,京观且僵尸。
高枕虚眠昼,哀歌欲和谁。
南宫载勋业,凡百慎交绥
⑴ 晋文公攮夷狄,居西河圁洛间,号白翟、赤翟
⑵ 郤雄能察盗于眉睫之间,见《列子》
⑶ 汉使萧育乘三公车,按南郡盗贼
⑷ 王粲《七哀诗》:“豺虎方搆患。”又登荆州城楼作赋,故曰登楚
⑸ 左传,出战交绥,言战未交而两退也
引用典故:淮阴侯
命与才违岂自由,我身何负我身愁。
临生白发方监郡,遥耻青衣懒上楼(郡南有青衣山)
过客闷嫌疏妓乐,小儿憨爱□貔貅。
闲吟一寄清朝侣,未必淮阴不拜侯。
津阳门者,华清宫之外阙,南局禁闱,北走京道。开成中,嵎常得群书,下帷于石瓮僧院,而甚闻宫中陈迹焉。今年冬,自虢而来,暮及山下,因解鞍谋餐,求客旅邸,而主翁年且艾,自言世事明皇。夜阑酒馀,复为嵎道承平故实。翼日,于马上辄裁刻俚叟之话,为长句七言诗,凡一千四百字,成一百韵止,以门题为之目云耳。
引用典故:八音 绕床呼卢 巢叶龟 蛾眉 鸾来仪 河清 九门 六龙 桥山 青门 三郎 鲐老
津阳门北临通逵,雪风猎猎飘酒旗。
泥寒款段蹶不进,疲童退问前何为。
酒家顾客催解装,案前罗列樽与卮。
青钱琐屑安足数,白醪软美甘如饴。
开垆引满相献酬,枯肠渴肺忘朝饥
愁忧似见出门去,渐觉春色入四肢。
主翁移客挑华灯,双肩隐膝乌帽欹。
笑云鲐老不为礼,飘萧雪鬓双垂颐。
问余何往凌寒曦,顾翁枯朽郎岂知。
翁曾豪盛客不见,我自为君陈昔时。
时平亲卫号羽林,我才十五为孤儿。
射熊搏虎众莫敌,弯弧出入随佽飞
此时初创观风楼,檐高百尺堆华榱。
楼南更起斗鸡殿,晨光山影相参差
其年十月移禁仗,山下栉比罗百司。
朝元阁成老君见,会昌县以新丰移
幽州晓进供奉马,玉珂宝勒黄金羁
五王扈驾夹城路,传声校猎渭水湄。
羽林六军各出射,笼山络野张罝维
彫弓绣韣不知数,翻身灭没皆蛾眉
赤鹰黄鹘云中来,妖狐狡兔无所依。
人烦马殆禽兽尽,百里腥膻禾黍稀
暖山度腊东风微,宫娃赐浴长汤池。
刻成玉莲香液,漱回烟浪深逶迤
犀屏象荐杂罗列,锦凫绣雁相追随。
破簪碎钿不足拾,金沟残溜和缨緌。
上皇宽容易承事,十家三国争光辉。
绕床呼卢恣樗博,张灯达昼相谩欺。
相君侈拟纵骄横,日从秦虢多游嬉。
朱衫马前未满足,更驱武卒罗旌旗
画轮宝轴从天来,云中笑语声融怡。
鸣鞭后骑何躞蹀,宫妆襟袖皆仙姿
青门紫陌多春风,风中数日残春遗。
骊驹吐沫一奋迅,路人拥彗争珠玑(事尽载在国史中,此下更重叙其事)
八姨新起合欢堂,翔鹍贺燕无由窥。
万金酬工不肯去,矜能恃巧犹嗟咨
四方节制倾附媚穷奢极侈沽恩私。
堂中特设夜明枕,银烛不张光鉴帷
瑶光楼南皆紫禁,梨园仙宴临花枝。
迎娘歌喉玉𥦖窱,蛮儿舞带金葳蕤
三郎紫笛弄烟月,怨如别鹤呼羁雌。
玉奴琵琶龙香拨倚歌促酒声娇悲
饮鹿泉边春露晞,粉梅檀杏飘朱墀。
金沙洞口长生殿,玉蕊峰头王母祠
禁庭术士多幻化,上前较胜纷相持。
罗公如意夺颜色,三藏袈裟成散丝
蓬莱池上望秋月,无云万里悬清辉。
上皇夜半月中去,三十六宫愁不归。
月中秘乐天半间,丁珰玉石和埙篪。
宸聪听览未终曲,却到人间迷是非
千秋御节在八月,会同万国朝华夷。
花萼楼南大合乐,八音九奏鸾来仪
都卢寻橦诚龌龊,公孙剑伎方神奇。
马知舞彻下床榻,人惜曲终更羽衣
禄山此时侍御侧,金鸡画障当罘罳。
绣■({衤羽})衣褓日屃赑,甘言狡计愈娇痴
诏令上路建甲第,楼通走马如飞翚。
大开内府恣供给,玉缶金筐银簸箕
异谋潜炽促归去,临轩赐带盈十围
忠臣张公识逆状,日日切谏上弗疑
汤成召浴果不至,潼关已溢渔阳师。
御街一夕无禁鼓,玉辂顺动西南驰
九门回望尘坌多,六龙夜驭兵卫疲。
县官无人具军顿,行宫彻屋屠云螭(21)
马嵬驿前驾不发,宰相射杀冤者谁。
长眉鬒发作凝血,空有君王潜涕洟。
青泥坂上到三蜀,金堤城边止九旂。
移文泣祭昔臣墓,度曲悲歌秋雁辞(22)
明年尚父上捷书,洗清观阙收封畿。
两君相见望贤顿,君臣鼓舞皆歔欷(23)
宫中亲呼高骠骑,潜令改葬杨真妃。
花肤雪艳不复见,空有香囊和泪滋(24)
銮舆却入华清宫,满山红实垂相思。
飞霜殿前月悄悄,迎春亭下风飔飔(25)
雪衣女失玉笼在,长生鹿瘦铜牌垂。
象床尘凝罨飒被,画檐虫网颇梨(26)
碧菱花覆云母陵,风篁雨菊低离披。
真人影帐偏生草,果老药堂空掩扉(真人李顺兴,后周时修道北山,神尧皇帝受禅。真人潜告符契,至今山下有祠宇,宫中有七圣殿,自神尧至睿宗逮窦后皆立,衣衮衣。绕殿石榴树皆太真所植,俱拥肿矣。南有功德院,其间瑶坛羽帐皆在焉,顺兴影堂、果老药室,亦在禁中也)
鼎湖一日失弓剑,桥山烟草俄霏霏。
空闻玉碗入金市,但见铜壶飘翠帷。
开元到今踰十纪,当初事迹皆残隳。
竹花唯养栖梧凤,水藻周游巢叶龟
会昌御宇斥内典,去留二教分黄缁。
庆山污潴石瓮毁,红楼绿阁皆支离。
奇松怪柏为樵苏,童山眢谷亡崄巇。
烟中壁碎摩诘画,云间字失玄宗诗(27)
石鱼岩底百寻井,银床下卷红绠迟。
当时清影荫红叶,一旦飞埃埋素规(28)
韩家烛台倚林杪,千枝灿若山霞摛。
昔年光彩夺天月,昨日销镕当路岐(29)
龙宫御榜高可惜,火焚牛挽临崎峗
孔雀松残赤琥珀,鸳鸯瓦碎青琉璃(30)
今我前程能几许,徒有馀息筋力羸。
逢君话此空洒涕,却忆欢娱无见期。
主翁莫泣听我语,宁劳感旧休吁嘻。
河清海宴不难睹,我皇已上升平基。
湟中土地昔湮没,昨夜收复无疮痍。
戎王北走弃青冢,虏马西奔空月支。
两逢尧年岂易偶,愿翁颐养丰肤肌。
平明酒醒便分首,今夕一樽翁莫违。
⑴ 开元中未有东西神策军,但以六军为亲卫
⑵ 观风楼在宫之外东北隅,属夹城而连上内,前临驰道,周视山川。宝应中,鱼朝恩毁之以修章敬。今遗址尚存,唯斗鸡殿与毬场迤逦尚在
⑶ 时有诏改新丰为会昌县,移自阴鳖故城,置于山下。至明年十月,老君见于朝元阁南,而于其处置降圣观,复改新丰为昭应县,廨宇始成,令大将军高力士率禁乐以落之
⑷ 安禄山每进马,必殊特而极衔勒之饰
⑸ 申王有高丽赤鹰,岐王有北山黄鹘,逸翮奇姿,特异他等。上爱之,每弋猎,必置于驾前,目为决胜儿
⑹ 宫中除供奉两汤池,内外更有汤十六所。长汤每赐诸嫔御,其修广与诸汤不侔,甃以文瑶宝石,中央有玉莲捧汤泉,喷以成池。又缝缀绮绣为凫雁于水中,上时于其间泛钑镂小舟以嬉游焉
⑺ 杨国忠为宰相,带剑南节度使。常与秦、虢联辔而出,更于马前以两川旌节为导也
⑻ 虢国创一堂,价费万金,堂成,工人偿价之外,更邀赏伎之直。复受绛罗五千段,工者嗤而不顾。虢国异之,问其由,工曰:“某生平之能,殚于此矣,苟不知信,愿得蝼蚁蜡蜴虿之类,去其目而投于堂中,使有隙、失一物,即不论工直也。”于是又以缯綵珍贝与之,山下人至今话故事者,尚以第行呼诸姨焉
⑼ 虢国夜明枕,置于堂中,光烛一室。西川节度使所进,事载国史,略书之
⑽ 瑶光楼即飞霜殿之北门,迎娘、蛮儿乃梨园弟子之名闻者
⑾ 上皇善吹笛,常宝一紫玉管。贵妃妙弹琵琶,其乐器闻于人间者,有逻逤檀为槽,龙香柏为拨者。上每执酒卮,必令迎娘歌《水调曲遍》,而太真辄弹弦倚歌,为上送酒。内中皆以上为三郎,玉奴乃太真小字也
⑿ 山城内多驯鹿,流涧号为饮鹿,有长生殿,乃斋殿也,有事于朝元阁,即御长生殿以沐浴也
⒀ 上颇崇罗公远,杨妃尤信金刚三藏。上尝幸功德院,将谒七圣殿,忽然背痒,公远折竹枝化作七宝如意以进。上大喜,顾谓金刚曰:“上人能致此乎?”三藏曰:“此幻术耳,僧为陛下取真物。”乃于袖中出如意,七宝炳耀,而光远所进,即时复为竹枝耳。后一日,杨妃始以二人定优劣。时禁中将创小殿,三藏乃举一鸿梁于空中,将中公远之首,公远不为动容,上连命止之。公远飞符于他处,窃三藏金栏袈裟于篑中,守者不之见。三藏怒,又咒取之,须臾而至。公远复噀水龙符于袈裟上,散为丝缕以尽也
⒁ 叶法善引上入月宫,时秋已深,上苦凄冷,不能久留,归。于天半尚闻仙乐,及上归,且记忆其半,遂于笛中写之。会西凉都督杨敬述进《婆罗门曲》,与其声调相符,遂以月中所闻为之散序,用敬述所进曲作其腔,而名《霓裳羽衣法曲》
⒂ 上始以诞圣日为千秋节,每大酺会,必于勤政楼下使华夷纵观,有公孙大娘舞剑,当时号为雄妙。又设连榻,令马舞其上,马衣纨绮而被铃铎,骧首奋鬣,举趾翘尾,变态动容,皆中音律。又令宫妓梳九骑仙髻,衣孔雀翠衣,佩七宝璎珞,为霓裳羽衣之类,曲终,珠翠可扫。其舞马,禄山亦将数匹以归,而私习之,其后田承嗣代安,有存者,一旦于厩上闻鼓声,顿挫其舞,厩人恶之,举彗以击之。其马尚为怒未妍妙,因更奋击宛转,曲尽其态。厮恐,以告。承嗣以为妖,遂戮之,而舞马自此绝矣
⒃ 上每坐及宴会,必令禄山坐于御座侧,而以金鸡障隔之,赐其箕踞。太真又以为子,时襁褓戏而加之,上亦呼之禄儿。每入宫,必先拜贵妃,然后拜上,上笑而问其故,辄对曰:“臣本蕃中人,礼先拜母后拜父,是以然也。”
⒄ 时于亲仁里南陌为禄山建甲第,令中贵人督其事,仍谓之曰:“卿善为部署,禄山眼孔大,勿令笑我。”至于蒡筐簸箕釜缶之具,咸金银为之。今四元观,即其故第耳
⒅ 禄山肥博过人,腹垂而缓,带十五围方周体
⒆ 张曲江先识其必反逆状,数数言于上。上曰:“卿勿以王夷甫识石勒而误疑禄山耳。”
⒇ 其年,赐柑子使回,泣诉禄山反状云:“臣几不得生还。”上犹疑其言。复遣使,喻云:“我为卿造一汤,待卿至。”使回,答言反状,上然后忧疑,即寇军至潼关矣
(21) 时郊畿草扰,无御顿之备,上命彻行宫木,宰御马,以飨士卒
(22) 驾至蜀,诏中贵人驰祭张曲江墓,悔不纳其谏。又过剑阁下,望山川,忽忆《水调辞》云:“山川满目泪沾衣,富贵荣华能几时。不见只今汾水上,唯有年年秋雁飞。”上泫然流涕,顾问左右曰:“此谁人诗?”从臣对曰:“此李峤诗。”复掩泣曰:“李峤真可谓才子也。”
(23) 望贤宫在咸阳之东数里,时明皇自蜀回,肃宗迎驾,上皇自致传国玺于上,上歔欷拜受。左右皆泣,曰:“不图今日复观两君相见之礼。”驾将入开远门,上皇疑先后入门不决,顾问从臣,不能对。高力士前曰:“上皇虽尊,皇帝,主也。”上皇偏门而先行,皇帝正门而入,后行,耆老皆呼万岁,当时皆是之
(24) 时肃宗诏令改葬太真,高力士知其所瘗,在嵬坡驿西北十馀步。当时乘舆匆遽,无复备周身之具,但以紫缛裹之。及改葬之时,皆已朽坏,惟有胸前紫绣香囊中,尚得冰麝香。时以进上皇,上皇泣而佩之
(25) 飞霜殿即寝殿,而白傅长恨歌以长生殿为寝殿,殊误矣。上皇至明年复幸清华宫,信宿乃回,自此遂移处西内中矣
(26) 太真养白鹦鹉,西国所贡,辨惠多辞,上尤爱之,字为雪衣女。上常于芙蓉园中获白鹿,惟山人王旻识之,曰:“此汉时鹿也。”上异之,令左右周视之。乃于角际雪毛中得铜牌子,刻之曰“宜春宛中白鹿”,上由是愈爱之。移于北山,目之曰仙客。上止华清,罨飒公主尝为上晨召,听按新水调。主爱起晚,遽冒珍珠被而出,及寇至,仓惶随驾出宫,后不知省。及上归南内,一旦再入此宫,而当时罨飒之被,宛然而尘积矣,上尤感焉。温泉堂碑,其石莹彻,见人形影,宫中号为颇梨碑
(27) 持国寺,本名庆山寺,德宗始改其额。寺有绿额,复道而上。天后朝,以禁臣取宫中制度结构之。石瓮寺,开元中以创造华清宫馀材修缮,佛殿中玉石像,皆幽州进来,与朝元阁道像同日而至,精妙无比,叩之如磬。馀像并杨惠之手塑,肢空像皆元伽儿之制,能妙纤丽,旷古无俦。红楼在佛殿之西岩,下临绝壁,楼中有玄宗题诗,草、八分每一篇一体,王右丞山水两壁。寺毁之后,皆失之矣。摩诘乃王维之字也
(28) 石鱼岩下有天丝石,其形如瓮,以贮飞泉,故上以石瓮为寺名。寺僧于上层飞楼中悬辘轳,叙引修笮长二百馀尺以汲,瓮泉出于红楼乔树之杪。寺既毁拆,石瓮今已埋没矣
(29) 韩国为千枝灯台,高八十尺,置于山上,每至上元夜则然之,千光夺月,凡百里之内,皆可望焉
(30) 寺额,睿宗在藩邸中所题也,标于危楼之上,世传孔雀松下有赤茯苓,入土千年则成琥珀。寺之前峰,古松老柏,洎乎嘉草,今皆樵苏荡除矣
评注(点击查看或隐藏评注)
战国韩馀壤,王畿汉旧京(自注:福昌,故韩地。)
南围山峙秀,东泛洛浮清。
女几荒遗庙,宜阳认故城。
千秋迷佩玦,百战有榛荆
路失三乡驿(自注:唐有三乡驿,今废。),岗馀世祖营
山疑熊耳甲,墓记赤眉兵
昌水行宫废(自注:连昌宫,三乡东,昌水阳。),谷州遗堞倾(自注:福昌故为谷州,城存。)
断壕收剑镞,耕陇得瑶琼。
姬冢丘陵抱(自注:邑西有姬家陵,盖周墓。),韩祠草木平(自注:韩王有墓与祠。)
传家亡谱牒,怀德荐牢牲
峡势开双璧,川形画一枰。
谋臣赤松友(自注:张良,韩人。),诗客锦囊生
莽莽繁华尽,悠悠井邑更。
兴亡谁与吊,今古一伤情。
官舍连麋鹿,人家杂鼬鼪。
秋心悲杜宇,春候听鸧鹒。
宾榻无谈笑,尘鞍罢送迎。
平池宵槛影,万竹晓堂声。
放宕书千卷,栖迟岁再正。
野胥形矍掠,村隶语生狞。
脱粟供朝饭,孤豚计日烹。
里闾轻学校,儿稚骇冠缨(自注:府西学者笑冠带。)
最苦冲风隧,奔如万战輣。
木号惊浪涌,谷震疾雷轰(自注:古□河洛多风,福昌尤甚。)
日断兰香膊(自注:南有露膊山。世传兰香以膊示母。),云藏子晋笙(自注:寿安有憩鹤山。)
村鼙朝坎坎,樵斧暮丁丁。
鬓自年来白,颜因醉后赪。
斋庖诛野菊,幽佩纫秦蘅。
忆昔初知学,时豪计主盟。
讨论披石室,咳唾视金籯。
宅与仁为里,丰期道可耕。
荡除秦汉垢,耨摘帝王英。
太史遗重补,骚歌韵再赓。
文潢无逆楫,谈阵有降钲。
战苦心逾勇,锋交敌丧勍。
决科聊筮仕,射策偶沽荣。
憔悴官曹冗,艰难祸难婴(自注:耒欲授临淮簿,岁馀居丧。)
流年惟涕泪,生事罄瓶罂。
乞米常空釜,烹藜不厌羹。
菅县长剑涩,衣补旧图横。
波浪流萍远,风霜客雁征。
凭谁能束缊,请地乞为氓。
贫贱知何计,飘零复此行。
力微蛛纺织,谋拙茧缠萦。
大府多豪杰,何人问姓名。
采葑甘见弃,连汇敢图亨。
已分微言默,羞将薄技呈。
清秋回骥首,白日望鹏程。
调拙歌难和,工迂簴未成。
曳裾身阻阔,搔首岁峥嵘。
岂料盐车困,亲逢伯乐评。
属文惭贾谊,受璧过虞卿
夙昔倾贤誉,清时仰庆闳。
霜威留陛闼,忠望在寰瀛。
大泽疏源厚,明公蕴德宏。
高文千锦丽,奥学万箱赢。
前岁趋畿尉,青衫拜使旌。
心将言并厚,事与意俱诚。
毫发聪明到,锱铢藻鉴精。
威严消隐慝,惠泽舞孤茕。
爽气开秋鉴,清谈扣佩珩。
霜空挂银汉,仙露照金茎。
伟量谦常过,刚肠枉必争。
川舟归巨涉,天柱入高擎。
鳣堕开佳兆,经传有旧黉。
簪缨光故物,堂构叠高甍。
顾步丹霄近,联绵盛事并。
人间望鸿鹄,海浪引鲲鲸。
百吏瞻仪矩,连城受使令。
晏边争羡慕,膺御有光晶。
报国求贤急,搜才荐牍盈(自注:耒伏闻执事以荐贤为急。)
搜罗归掌握,轻重付权衡。
律变遭寒黍,春催隐谷嘤。
陶埏皆作器,枯槁亦抽萌。
量度分寻尺,题评尽甲庚。
念勤宽仆仆,恤疾救茕茕(茕字重韵,疑为鳏字误)
合沓皆宗荐,绵蛮不叹莺。
羁鸿安肃肃,微草获菁菁。
哲匠深垂奖,非才惕自惊。
厚恩山岌嶪,高致玉铮锽。
效报期铭骨,存诚过食苹。
庶几鸣缶盎,万一助韺䪫。
自古求(吕本作酬)知重,从来顾己轻。
木欣辞爨烬,珠喜辨鱼睛。
叹慕身当锐,轩昂目暗瞠。
自存心铁石,敢废力蚊虻。
荒学重裨缉,繁文自补撑。
朝披枯竹简,夜守短灯檠。
养木经荒圃,疏泉久涸泓。
博兼终氏鼠,礼问叔孙樱。
陋每轻樊子,勤将比老彭。
中庸期慥慥,言行敢硁硁。
积累功成垤,辉华秀发莹。
辛勤施耨穫,逸乐荐粢盛。
戴德千钧重,抚躬方寸明。
登临感身世,踊跃望门楹。
穷谷阴多雨,清溪晚放晴。
优游探物象,潇洒付杯觥。
耿耿驰千里,区区布一鸣。
愿回韶濩听,聊奏铁铮铮。
⑴ 自注:女几有古女几祠。按李贺诗云女几乃杜兰香神女上升地,有遗几。宜阳有韩城。
⑵ 自注:光武降赤眉于宜阳原,庙今存。
⑶ 自注:积甲齐熊耳山,山在三乡西。赤眉冢在世祖祠下。
⑷ 自注:姬陵有姬姓家。韩祠,土人祭之。
⑸ 自注:李贺昌谷在三乡界(吕本作东)。
⑹ 自注:耒一献鄙文,即属(吕本作辱)清举。
南有刺 南宋 · 曾丰
四言诗
南有刺蓐,又有刺竹。
有刺竹矣,无刺蓐矣。
彼竹何族,有刺如簇。
蹴之者瘃,天委(自注:去声。)彼酷。
谁使尔蹴,尔瘃谁讟。
达者蹈足,恚者仄目。
斧斤俶俶,自贻伊蝮。
天道好复,况利于竹。(一章)

南有刺竹,又有刺木。
有刺木矣,无刺竹矣。
彼木何族,有刺如簇。
触之者衄,天委(自注:去声。)彼酷。
谁使尔触,尔衄谁讟。
达者鼓腹,歜者裂肉。
斧斤畟畟,自贻伊毒。
天道好复,况利于木南有刺二章,章十六句)(二章)

宿黄坛 南宋 · 王十朋
七言绝句
江口维舟问地名,黯然撩我故乡情。
平时尚怯黄坛岭,谁遣遥临白帝城(自注:家之南有黄坛。)
尔雅台 南宋 · 王十朋
七言绝句
隐迹江山郭景纯(自注:郡(原作邵,据《东瓯诗存》卷二改)南有郭道山,乃景纯学道处。),学兼儒伎术通神。
虫鱼草木归笺注,何害其为磊落人。
共 117 首 第 1 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