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人物简介

全台诗
王则修(1867~1952),谱名佛来,学名文德、则修,号旅中逸老,又号劝化老生,别号花莲港生,曾以「王来」、「王贵」之名发表诗作。台南大目降(今台南新化)人。曾拜卓仰山、林一枝、林飏年为师,二十岁入泮,二十三岁岁考取列一等第一,其后往福州应省试,未第。乙未(1895)割台定议,隔年携家人内渡至漳州府龙溪县,明治三十五年(1902)始返台。后因经商失败,改于故乡新化教读,兼任《台湾日日新报》汉文记者。大正九年(1920)清水杨澄若慕其名,延聘为家庭教师,杨氏逝世后,于大正十四年(1925)返乡设帐授学,名其书斋为「三槐堂」。昭和三年(1928)八月创办「虎溪吟社」,担任社长,后兼善化「光文吟社」顾问。民国四十年(1951)九月及门弟子向全省徵募「眉齐双寿」七律为王则修祝寿,应募者三百馀首,后发行诗册留念。〖参考王则修〈自序〉;龚显宗〈谈《三槐堂诗草》出土的意义〉,收于龚显宗编校《王则修诗文集》,台南市立图书馆出版,2004年,页124;吴新荣《台南县志。卷八。人物志》,1980年;王信雄〈诗翁王则修先生之生平〉,收于《南瀛杂俎》,台南县政府出版,1982年,页89至90。〗王则修作品目前印行者有龚显宗编校《则修先生诗文集》(2004)〖《则修先生诗文集》上册所收《三槐堂诗草》系王则修八十岁时以工整小楷书写,可视为王则修诗集晚年定本。《倚竹山房文稿》虽系文集,仍有部分诗作。下册「杂篇一」收录王则修诗作散稿,「杂篇二」据王金璋所述,页480〈陇头梅〉至页500〈牡丹〉诸诗,系王则修批改其子王如松(攀云)、孙王宝川习作之改槁,今不收录。〗、《则修先生诗文集续编》(2005)〖《则修先生诗文集续编》,书前附乙丑(1925)年「题自画像」、「王氏族谱」等图版,内容分四部分:《三槐堂诗草》(续)、《则修诗集》(一)、《则修诗集》(二)、《则修文集》,时间自1943年11月10日至1948年10月。〗。龚本所据,乃王则修曾孙王金璋所藏手稿及剪报。今以龚本为基础,并核对王金璋所藏原稿,及各报刊、诗选,汰其重覆,依序排列如下:《三槐堂诗草》、《三槐堂诗草》(续)、《倚竹山房文稿》、《杂篇》、《则修诗集》(一)、《则修诗集》(二)及龚本未载诗,此外,王则修孙女王美惠亦收藏部分手稿,其中与王金璋藏本未重覆者,据王美惠藏本辑录。(余美玲、吴东晟撰)
全台诗
王则修(1867~1952),谱名佛来,学名文德、则修,号旅中逸老,又号劝化老生,别号花莲港生,曾以「王来」、「王贵」之名发表诗作。台南大目降(今台南新化)人。曾拜卓仰山、林一枝、林飏年为师,二十岁入泮,二十三岁岁考取列一等第一,其后往福州应省试,未第。乙未(1895)割台定议,隔年携家人内渡至漳州府龙溪县,明治三十五年(1902)始返台。后因经商失败,改于故乡新化教读,兼任《台湾日日新报》汉文记者。大正九年(1920)清水杨澄若慕其名,延聘为家庭教师,杨氏逝世后,于大正十四年(1925)返乡设帐授学,名其书斋为「三槐堂」。昭和三年(1928)八月创办「虎溪吟社」,担任社长,后兼善化「光文吟社」顾问。民国四十年(1951)九月及门弟子向全省徵募「眉齐双寿」七律为王则修祝寿,应募者三百馀首,后发行诗册留念。〖参考王则修〈自序〉;龚显宗〈谈《三槐堂诗草》出土的意义〉,收于龚显宗编校《王则修诗文集》,台南市立图书馆出版,2004年,页124;吴新荣《台南县志。卷八。人物志》,1980年;王信雄〈诗翁王则修先生之生平〉,收于《南瀛杂俎》,台南县政府出版,1982年,页89至90。〗王则修作品目前印行者有龚显宗编校《则修先生诗文集》(2004)〖《则修先生诗文集》上册所收《三槐堂诗草》系王则修八十岁时以工整小楷书写,可视为王则修诗集晚年定本。《倚竹山房文稿》虽系文集,仍有部分诗作。下册「杂篇一」收录王则修诗作散稿,「杂篇二」据王金璋所述,页480〈陇头梅〉至页500〈牡丹〉诸诗,系王则修批改其子王如松(攀云)、孙王宝川习作之改槁,今不收录。〗、《则修先生诗文集续编》(2005)〖《则修先生诗文集续编》,书前附乙丑(1925)年「题自画像」、「王氏族谱」等图版,内容分四部分:《三槐堂诗草》(续)、《则修诗集》(一)、《则修诗集》(二)、《则修文集》,时间自1943年11月10日至1948年10月。〗。龚本所据,乃王则修曾孙王金璋所藏手稿及剪报。今以龚本为基础,并核对王金璋所藏原稿,及各报刊、诗选,汰其重覆,依序排列如下:《三槐堂诗草》、《三槐堂诗草》(续)、《倚竹山房文稿》、《杂篇》、《则修诗集》(一)、《则修诗集》(二)及龚本未载诗,此外,王则修孙女王美惠亦收藏部分手稿,其中与王金璋藏本未重覆者,据王美惠藏本辑录。(余美玲、吴东晟撰)
全台诗
王则修(1867~1952),谱名佛来,学名文德、则修,号旅中逸老,又号劝化老生,别号花莲港生,曾以「王来」、「王贵」之名发表诗作。台南大目降(今台南新化)人。曾拜卓仰山、林一枝、林飏年为师,二十岁入泮,二十三岁岁考取列一等第一,其后往福州应省试,未第。乙未(1895)割台定议,隔年携家人内渡至漳州府龙溪县,明治三十五年(1902)始返台。后因经商失败,改于故乡新化教读,兼任《台湾日日新报》汉文记者。大正九年(1920)清水杨澄若慕其名,延聘为家庭教师,杨氏逝世后,于大正十四年(1925)返乡设帐授学,名其书斋为「三槐堂」。昭和三年(1928)八月创办「虎溪吟社」,担任社长,后兼善化「光文吟社」顾问。民国四十年(1951)九月及门弟子向全省徵募「眉齐双寿」七律为王则修祝寿,应募者三百馀首,后发行诗册留念。〖参考王则修〈自序〉;龚显宗〈谈《三槐堂诗草》出土的意义〉,收于龚显宗编校《王则修诗文集》,台南市立图书馆出版,2004年,页124;吴新荣《台南县志。卷八。人物志》,1980年;王信雄〈诗翁王则修先生之生平〉,收于《南瀛杂俎》,台南县政府出版,1982年,页89至90。〗王则修作品目前印行者有龚显宗编校《则修先生诗文集》(2004)〖《则修先生诗文集》上册所收《三槐堂诗草》系王则修八十岁时以工整小楷书写,可视为王则修诗集晚年定本。《倚竹山房文稿》虽系文集,仍有部分诗作。下册「杂篇一」收录王则修诗作散稿,「杂篇二」据王金璋所述,页480〈陇头梅〉至页500〈牡丹〉诸诗,系王则修批改其子王如松(攀云)、孙王宝川习作之改槁,今不收录。〗、《则修先生诗文集续编》(2005)〖《则修先生诗文集续编》,书前附乙丑(1925)年「题自画像」、「王氏族谱」等图版,内容分四部分:《三槐堂诗草》(续)、《则修诗集》(一)、《则修诗集》(二)、《则修文集》,时间自1943年11月10日至1948年10月。〗。龚本所据,乃王则修曾孙王金璋所藏手稿及剪报。今以龚本为基础,并核对王金璋所藏原稿,及各报刊、诗选,汰其重覆,依序排列如下:《三槐堂诗草》、《三槐堂诗草》(续)、《倚竹山房文稿》、《杂篇》、《则修诗集》(一)、《则修诗集》(二)及龚本未载诗,此外,王则修孙女王美惠亦收藏部分手稿,其中与王金璋藏本未重覆者,据王美惠藏本辑录。(余美玲、吴东晟撰)
五言律诗
极目屯峰上,经年玉屑纷。
天池龙起雨,松壑鹤披云。
彷佛新高映,浑疑富士分。
谁言青不老,头白对斜曛。
七言律诗
① 编者按:〈日据时期南县诗文大家王则修〉题作〈谒台北圣庙〉。
四十年前曾谒圣,彬彬礼乐肃宗风。
迄今芹藻香谁采,自昔鸾旗影已空。
美富宫墙千古仰,高坚道德万人崇。
欣看鲁殿岿然在,无复秦灰劫火红。
骑鲸人去老梅妍,古色寒香二百年。
数点欲流亡国泪,一枝尚带故宫烟。
魂归月下心偏冷,春涌阶前品是仙。
正气独扶王气在,漫将无地为伊怜。
欲从何处遇仙姬,长板桥头杵捣时。
一碗琼浆甘若蜜,两情胶漆固于丝。
良姻本是由天定,佳偶难为隔地移。
千古裴航真艳福,洞房韵事至今遗。
丹山片羽下幽蹊,幻作虬枝碧汉齐。
猩色遥连官道晚,浓阴密布驿亭低。
萧萧风动看仪舞,翼翼花飞送马蹄。
劫后剩桐零落尽,让他威镇赤城西。
一种生成异物传,身披鳞甲动秋烟。
宛如社鼠穿墉固,亦似城狐据地偏。
穴里春饥寻蚁食,峰头日暮作龙眠。
无能血战玄黄野,流落高冈但蜿蜒。
⑴ 编者按:「狐」,《杂篇》误作「猴」,据《实业之台湾》、《台南新报》、《东宁击钵吟后集》、《台湾诗海》、〈日据时期南县诗文大家王则修〉改。
林圯(发表于1931年) 清末近现代初·王则修
七言律诗
一向屯兵事垦田,参军拓地至沙连。
泉甘土美难容弃,食尽身歼剧可怜。
姓字尚留原上石,岁时争献墓头钱。
小儒立马秋风里,碑碣搜寻为怆然。
斗鸡(发表于1934年) 清末近现代初·王则修
七言律诗
高冠爱戴气熊熊,百战居然武士风。
敌忾何知头尽秃,示威不怕血流红。
生成敢死灵禽勇,一例狂奔走狗功。
怪底子安曾作檄,鼓他人世决雌雄。
翩翩鹤驾下瀛东,三祝华封万姓同。
犵草绿迎金辇过,蛮花红待玉车通。
旌旗耀日前星动,扈从如云少海洪。
一道省耕廑睿念,不徒巡狩慕遗风。
题台湾诗醇(发表于1935年) 清末近现代初·王则修
七言律诗
果然经正思无偏,开卷披吟见昔贤。
个个名高兼望重,篇篇玉润又珠圆。
吉光片羽人争贵,不胫双飞世共传。
三百年来文献考,非徒诗学得真诠。
七言绝句
西门豹(发表于1924年) 清末近现代初·王则修
七言绝句
不独沉巫俗可移,荒凉邺邑起疮痍。
多君治绩推兴利,渠水长流十二支。
诗家心血佛家禅,一岁消磨剩锦笺。
腊酒送归乾净土,吟魂缕缕起浓烟。
古风
① 作者注:「七古。大正九年(1920)作。」
列国纷纷兵革起,干戈匝地狼烟紫。
积尸遍野血成河,伤心惨目有如是。
吾闻塞奥衅先开,毕竟威廉为祸始。
雄心妄欲混舆图,不想群猴难虎视。
兵连祸结五经年,一旦雄风随草靡。
天心厌乱悔兵戈,特重美人执牛耳。
会盟华府作葵邱,歃血载书同盛轨。
军储制限十年间,未许亭台增壁垒。
大者八九可成行,小者五六供驱使。
隆隆炮舰卸轻装,百万舟师还制止。
或散归农事春耕,或授一廛出夫里。
九州不见烟尘生,壮士免赴沙场死。
从兹世界大平和,甲兵尽洗天河水。
君不见武王伐纣告成功,牛放桃林马归市。
又不见汉高灭楚定国基,弓藏高庙悬弧矢。
古来兵凶与战危,圣主偶用非得已。
⑴ 编者按:「五六」,《则修诗集》(一)作「六七」。
赤嵌城高雉堞百,参差高瓦鳞鳞碧。
中有楼阁三百年,耸出云霄与天迫。
当年结构自何人,闻说红夷工累石。
筑楼西向海门东,睥睨风樯连舟舶。
俨如铜雀倚天高,又似蜃楼嘘气积。
空中楼阁现奇观,日月星辰去咫尺。
此楼经历几沧桑,雄规壮模犹如昔。
偶临绝顶四徘徊,无限雄心生羽翮。
北望玉山插天寒,南瞻旗鼓两峰擘。
晓日东溟足下生,西屿落霞眼底赤。
上接云汉摘星斗,俯瞰鹿耳春潮白。
壮哉鲲溟一霸图,可怜地主经三易。
茫茫何处辨草鸡,渺渺不见荷人迹。
楼形依旧屹台阳,至今说与谈瀛客。
⑴ 编者按:「屹」,《台湾诗荟》作「屏」。
诗学源流远,贞淫寓美刺。
谁将三百篇,以意来逆志。
上窥古风谣,下逮及五季。
说诗如司空,风流不著字。
斯为真言诠,可作诗家秘。
近世少元音,词多反害意。
谁知诗律细,不徒誇腹笥。
班宋擅诗名,香艳各有致。
岛瘦与郊寒,亦自成一帜。
古来诗歌盛,至唐称美备。
不为淫靡词,惟以明大义。
叠韵并双声,得此犹馀事。
试观杜诗史,忠义深托寄。
我台诸诗伯,岂少幽人思。
愿与相切磋,风雅敦古谊。
驿垣坏尽岂无因,慢客羁留恼杀人。
东里有词群是赖,晋宫宾馆又重新。
谁具文章润色才,有词东里独恢恢。
尊严郑命无轻亵,全赖公孙黼黻来。
不堪币重困封邻,一纸遗书晋相陈。
羞杀范宣无令德,剧怜象齿自焚身。
敬恭义惠道兼赅,况复精通政治才。
善喻庇身同美锦,何堪学制使人来。
子弟田畴诲殖赅,郑人教养仰贤才。
公孙毕竟称慈母,郇黍流膏遍草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