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莎行 清末近现代初·袁克文
 押词韵第十七部
一瞬秋波十分春色飙轮载恨知谁识?
斜阳尽是轻尘渐行渐远愁无迹
梦空寻,坠欢难拾,匆匆车马催人急。
凭窗未许致殷勤,但教相望长相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