尉迟杯 清末民国初 · 袁克文
尘沙起。
无语独坐如水
惊飙入帘旌,还隔瑶窗十二。
层台未隐。
纵目寥天无际
阴阴巷陌人家夜凉庭院深闭。

依稀树色江南,凭追思东风小阁沈醉
断梦飘蘦,天涯惯空觅,向烟云画里
登临久、星稀月淡
无寐鸡鸣未已
低回怨笛声声,一回欢又成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