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 句因包含“银台”,据此推断可能引用了典故:银台
第 5 句因包含“银台”,据此推断可能引用了典故:银台
第 15 句因包含“越裳,雉”,据此推断可能引用了典故:越裳雉
第 23 句因包含“支祈,锁”,据此推断可能引用了典故:支祈锁
第 24 句因包含“山,巨灵”,据此推断可能引用了典故:巨灵
第 35 句因包含“凤,朝阳”,据此推断可能引用了典故:凤朝阳
家司空(讳震直) 清 · 严遂成
 押词韵第十七部
起家大布衣,岁部粮万石
时至无后期,廷对报国
观政银台文牍委积
三迁冬官长,役车名籍
是时大营建开凿胭胭山河移置五军都督府六部诸公宇)更番休息
龙州问罪地界安南逼。
往谕王拜命,私觌香帛安南金银文币名香为赆皆却之)
献雉越裳朝,舞干有苗格。
兴安灵渠,三十六闸勒。
南北湘漓,渼潭毒龙匿。
焚镌象鼻峰漕舟枕席
水锁旡支祈,山留巨灵蹠。
疏监广东西,引定四府江西南安赣州吉安临江
挹注半之宿弊一朝革。
遇事风生,扰驿骤纠劾刘都督
称旨南台风纪百僚饬。
冤狱平反(前为御史有阎成等百馀人与袁阎寿等案及有两淮盐案赴建百人石灰斗卒二十馀人诬盗当诛及张案皆奏免)祥刑垂典则。
朝阳凤鸣秋肃鹰击
高皇猜忌喜怒不测
功臣得全恩眷独殊特。
病则遣医戴原礼,大篮抬酒食御史李某奏公在后大食篮抬酒食,帝曰受用惯的打甚么紧,也来说。又命光禄张泌云办些好的待他)
行盖瘴疠(使安南帝曰瘴气做大凉伞去)崇礼(街名)赐宅
厚福佳儿(帝伟公貌谓有后福召三子见称佳儿网开罗织(家前后狱词弟侄子婿省释之)
引年退闲顾问朝夕
靖难求旧,大不耐官职。
安抚空衔驱车行至泽。
周览云山题诗屋壁
九重以疾闻,囊金无处安抚山西行至泽州一夕卒遗寸纸公闻计必以疾老奴囊中金屑不见有读文文山正气歌诸诗)
何哉致身录,伪造抵饰
帝已火宫中,城围地道塞。
安得西南游,而有从亡客。
褚渊独生居然夏侯色。
仗节其名,谨免十族赤。
后世万历中允按臣请建旌忠祠)遗忠肸蚃魂魄
史笔阙疑,家秉述祖(时重刻流芳录)
注:昔竹垞先生史馆有问逊国事宜何书,以宫中火帝崩五字对,迄为定案。帝既未尝出亡安所得从亡有程济槛车附会事,稼堂先生辩之详矣。俗演千忠会传奇史彬后裔鸠刻致身射利徵余族金不遂伪造诬蔑先公奉命山西,与云南风马国史具在世岂皆没字碑哉。窃念太祖何如主,擢自布衣呼之老严眷顾殊密挟持大有具矣。长官班天下匠役凡二十馀万户,为御史都御史平反冤狱全活千馀人。定广东西江西四府盐法,使安南致书于其王与相,卒如诏指图其阨塞以献赆则却之尤著者。治兴安灵渠湘漓二江,渼潭建陡闸三十有六,铲危滩中石土人史禄马伏波后一人然则功固足书轻重不争一死。且先公之死也甚讳,当文皇登极退归赐第,终建文朝不仕安抚空衔一入晋界当受事辄饵金屑老奴慎毋泄。其时陨宗湛族不忍先业不祀,亦以死吾分也,何卖名为史书疾卒,盖据实录正与遗令讣闻必以疾一语符合。其不死于疾死于金益信不然万历中台臣无所据,以请礼臣神庙何遽兄之赐旌额胪祀哉。蹇忠定夏忠靖官已贵率先迎附执而释之,皆以忠易名三杨亦非自代来者,卒为名臣无庸远引管仲例。先公可以可以无死,今断断一出于死而人顾疑之唯其讳也。然先公先自讳且唯恐天下后世不共讳。夫不知讳之之故故生疑。则疑适如先公心。其心弥苦识力更出蒙显难撄奇祸诸公上矣。嗟呼补锅衣葛河西佣东湖樵夫埋名不及先公亦犹行此意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