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书-梁-沈约卷十四

卷十四 第 1a 页 WYG0257-0201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宋书卷十四
  梁    沈     约    撰
 志第四
  礼一
夫有国有家者礼仪之用尚矣然而历代损益每有不
同非务相改随时之宜故也汉文以人情季薄国丧革
三年之纪光武以中兴崇俭七庙有共堂之制魏祖以
卷十四 第 1b 页 WYG0257-0201b.png
侈惑宜矫终敛去袭称之数晋武以丘郊不异二至并
南北之祀互相即袭以讫于今岂三代之典不存哉取
其应时之变而已且闵子讥古礼退而致事叔孙创汉
制化流后昆由此言之任已而不师古秦氏以之致亡
师古而不适用王莽所以身灭然则汉魏以来各揆古
今之中以通一代之仪司马彪集后汉众注以为礼仪
志校其行事已与前汉颇不同矣况三国鼎峙历晋至
宋时代移改各随事立自汉末剥乱旧章乖弛魏初则
卷十四 第 2a 页 WYG0257-0202a.png
王粲卫觊典定众仪蜀朝则孟光许慈创理制度晋始
则荀顗郑冲详定晋礼江左则荀崧刁协缉理乖紊其
间名儒通学诸所论叙往往新出非可悉载今抄魏氏
以后经国诞章以备此志云
魏文帝虽受禅于汉而以夏数为得天故黄初元年诏
曰孔子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此
圣人集群代之美事为后王制法也传曰夏数为得天
朕承唐虞之美至于正朔当依虞夏故事若殊徽号异
卷十四 第 2b 页 WYG0257-0202b.png
器械制礼乐易服色用牲币自当随土德之数每四时
之季月服黄十八日腊以丑牲用白其饰节旄自当赤
但节幡黄耳其馀郊祀天地朝会四时之服宜如汉制
宗庙所服一如周礼尚书令桓阶等奏据三正周复之
义国家承汉氏人正之后当受之以地正犠牲宜用白
今从汉十三月正则犠牲不得独改今新建皇统宜稽
古典先代以从天命而告朔牺牲壹皆不改非所以明
革命之义也诏曰服色如所奏其馀宜如虞承唐但腊
卷十四 第 3a 页 WYG0257-0202c.png
日用丑耳此亦圣人之制也明帝即位便有改正朔之
意朝议多异同故持疑不决久乃下诏曰黄初以来诸
儒共论正朔或以改之为宜或以不改为是意取駮异
于今未决朕在东宫时闻之意常以为夫子作春秋通
三统为后王法正朔各从色不同因袭自五帝三王以
下或父子相继同体异德或纳大麓受终文祖或寻干
戈从天行诛虽遭遇异时步骤不同然未有不改正朔
用服色表明文物以章受命之符也由此言之何必以
卷十四 第 3b 页 WYG0257-0202d.png
不改为是邪于是公卿以下博议侍中高堂隆议曰按
自古有文章以来帝王之兴受禅之与干戈皆改正朔
所以明天道定民心也易曰革元亨利贞有孚改命吉
汤武革命应乎天从乎人其义曰水火更用事犹王者
必改正朔易服色也易通卦验曰王者必改正朔易服
色以应天地三气三色书曰若稽古帝舜曰重华建皇
授政改朔初高阳氏以十一月为正𧲛玉以赤缯高辛
氏以十三月为正𧲛玉以白缯尚书传曰舜定钟石论
卷十四 第 4a 页 WYG0257-0203a.png
人声乃及鸟兽咸变于前故更四时改尧正诗曰一之
日觱发二之日栗烈三之日于耜传曰一之日周正月
二之日殷正月三之日夏正月诗推度灾曰如有继周
而王者虽百世可知以前检后文质相因法度相改三
而复者正色也二而复者文质也以前检后谓轩辕高
辛夏后氏汉皆以十三月为正少昊有唐有殷皆以十
二月为正高阳有虞有周皆以十一月为正后虽百世
皆以前代三而复也礼大传曰圣人南面而治天下必
卷十四 第 4b 页 WYG0257-0203b.png
正度量考文章改正朔易服色殊徽号乐稽曜嘉曰禹
将受位天意大变迅风雷雨以明将去虞而适夏也是
以舜禹虽继平受禅犹制礼乐改正朔以应天从民夏
以十三月为正法物之始其色尚黑殷以十二月为正
法物之牙其色尚白周以十一月为正法物之萌其色
尚赤能察其类能正其本则岳渎致云雨四时和五稼
成麟凰翔集春秋十七年夏六月甲子朔日有蚀之传
曰当夏四月是谓孟夏春秋元命苞曰王者受命昭然
卷十四 第 5a 页 WYG0257-0203c.png
明于天地之理故必移居处更称号改正朔易服色以
明天命圣人之宝质文再而改穷明相承周则复始正
朔改则天命显凡典籍所记不尽于此略举大较亦足
以明也太尉司马懿尚书仆射卫臻尚书薛悌中书监
刘放中书侍郎刁干慱士秦静赵怡中候中诏季岐以
为宜改侍中缪袭散骑常侍王肃尚书郎魏衡太子舍
人黄(缺/)以为不宜改青龙五年山茌县言黄龙见帝乃
诏三公曰昔在庖牺继天而王始据木德为群代首自
卷十四 第 5b 页 WYG0257-0203d.png
兹以降服物氏号开元著统者既膺受命历数之期握
皇灵迁兴之运承天改物序其纲纪虽炎黄少昊颛顼
高辛唐虞夏后世系相袭同气共祖犹豫昭显所受之
运著明天人去就之符无不革易制度更定礼乐延群
后班瑞信使之焕炳可述于后也至于正朔之事当明
示变改以彰异代曷疑其不然哉文皇帝践阼之初庶
事草创遂袭汉正不革其统朕在东宫及臻在位每览
书籍之林总公卿之议夫言三统相变者有明文云虞
卷十四 第 6a 页 WYG0257-0204a.png
夏相因者无其言也历志曰天统之正在子物萌而赤
地统之正在丑物化而白人统之正在寅物成而黑但
含生气以微成著故太极运三辰五星于上元气转三
统五行于下登降周旋终则又始言天地与人所以相
通也仲尼以大圣之才祖述尧舜范章文武制作春秋
论究人事以贯百王之则故于三微之月每月称王以
明三正迭相为首夫祖述尧舜以论三正则其明义岂
使近在殷周而已乎朕以眇身继承洪绪既不能绍上
卷十四 第 6b 页 WYG0257-0204b.png
圣之遗风扬先帝之休德又使王教之弛者不张帝典
之阙者未补亹亹之德不著亦恶可已乎今推三统之
次魏得地统当以建丑之月为正考之群艺厥义彰矣
改青龙五年春三月为景初元年孟夏四月服色尚黄
犠牲用白戎事乘黑首之白马建太赤之旗朝会建大
白之旗春秋冬孟仲季月虽与岁不同至于郊祀迎气
礿祀烝尝巡狩蒐田分至启闭班宣时令中气晚早敬
授民事诸若此者皆以正岁斗建为节此历数之序乃
卷十四 第 7a 页 WYG0257-0204c.png
上与先圣合符同契重规叠矩者也今遵其义庶可以
显祖考大造之基崇有魏惟新之命于戏王公群后百
辟卿士靖康厥职帅意无怠以永天休司徒露布咸使
闻知称朕意焉案服色尚黄据土行也牺牲旂旗一用
殷礼行殷之时故也周礼巾车职建大赤以朝大白以
即戎此则周以正色之旗朝以先代之旗即戎魏用殷
礼变周之制故建大白朝大赤即戎也明帝又诏曰以
建寅之月为正者其牲用玄以建丑之月为正者其牲
卷十四 第 7b 页 WYG0257-0204d.png
用白以建子之月为正者其牲用骍此为牲色各从其
正不随所祀之阴阳也祭天不嫌于用玄则祭地不得
独疑于用白也天地用牲得无不宜异邪更议于是议
者各有引据无适可从又诏曰诸议所依据各参错若
阳祀用骍阴祀用黝复云祭天用玄祭地用黄如此用
牲之义未为通也天地至尊用牲当同以所尚之色不
得专以阴阳为别也今祭皇皇帝天皇皇后地天地郊
明堂宗庙皆宜同其别祭五郊各随方色祭日月星辰
卷十四 第 8a 页 WYG0257-0205a.png
之类用骍社稷山川之属用玄此则尊卑方色阴阳众
义畅矣三年正月帝崩齐王即位是年十二月尚书卢
毓奏烈祖明皇帝以今年正日弃离万国礼忌日不乐
甲乙之谓也烈祖明皇帝建丑之月弃天下臣妾之情
于此正日有甚甲乙今若以建丑正朝四方会群臣设
盛乐不合于礼博士乐祥议正日旦受朝贡群臣奉贽
后五日乃大宴会作乐太尉属朱诞议今因宜改之际
还修旧则元首建寅于制为便大将军属刘肇议宜过
卷十四 第 8b 页 WYG0257-0205b.png
正一日乃朝贺大会明令天下知崩亡之日不朝也诏
曰省奏事五内断绝奈何奈何烈祖明帝以正日弃天
下每与皇太后念此日至心有剥裂不可以此日朝群
辟受庆贺也月二日会又非故也听当还夏正月虽违
先帝通三统之义斯亦子孙哀惨永怀又夏正朔得天
数者其以建寅之月为岁首
晋武帝太始二年九月群公奏唐尧舜禹不以易胙改
制至于汤武各推行数宣尼荅为邦之问则曰行夏之
卷十四 第 9a 页 WYG0257-0205c.png
时辂冕之制通为百代之言盖期于从政济治不系于
行运也今大晋继三皇之踪踵舜禹之迹应天从民受
禅有魏宜一用前代正朔服色皆如有虞遵唐故事于
义为弘奏可孙盛曰仍旧非也且晋为金行服色尚赤
考之天道其违甚矣及宋受禅亦如魏晋故事
魏明帝初司空王朗议古者有年数无年号汉初犹然
或有世而改有中元后元元改弥数中后之号不足故
更假取美名非古也述春秋之事曰隐公元年则简而
卷十四 第 9b 页 WYG0257-0205d.png
易知载汉世之事曰建元元年则后不见宜若古称元
而已明帝不从乃诏曰先帝即位之元则有延康之号
受禅之初亦有黄初之称今名年可也于是尚书奏易
曰乾道变化各正性命保合太和乃利贞首出庶物万
国咸宁宜为大和元年诏(缺七/字)     周之五礼
其五为嘉嘉(缺二/字)春秋左氏传曰晋侯问襄公年季武
子对曰会于沙随之岁寡君以生晋侯曰十二年矣是
谓一终一星终也国君十五而生子冠而生子礼也君
卷十四 第 10a 页 WYG0257-0206a.png
可以冠矣大夫盍为冠具武子对曰君冠必以祼享之
礼行之以金石之乐节之以先君之祧处之今君在行
未可具也请及兄弟之国而假备焉晋侯许诺还及卫
冠于成公之庙假钟磬焉礼也贾服说皆以为人君礼
十二而冠也古尚书说武王崩成王年十三推武王以
庚辰岁崩周公以壬午岁出居东以癸未岁反礼周公
冠成王命史祝辞辞告也是除丧冠也周公居东未反
成王冠弁以开金縢之书时十六矣是成王年十五服
卷十四 第 10b 页 WYG0257-0206b.png
除周公冠之而后出也按礼传之文则天子诸侯近十
二远十五必冠矣周礼虽有服冕之数而无天子冠文
仪礼云公侯之有冠礼夏末造之王郑皆以为夏末上
下相乱篡弑由生故作公侯冠礼则明无天子冠礼之
审也大夫又无冠礼古者五十而后爵何大夫冠礼之
有周人年五十而有贤才则试以大夫之事犹行士礼
也故筮日筮宾冠于阼以著代醮于客位三加弥尊皆
士礼耳然汉氏以来天子诸侯颇采其议志曰仪从冠
卷十四 第 11a 页 WYG0257-0206c.png
礼是也汉顺帝冠又兼用曹褒新礼褒新礼今不存礼
仪志又云乘舆初加缁布进贤次爵弁武弁次通天皆
于高庙王公以下初加进贤而已按此文始冠缁布从
古制也冠于宗庙是也魏天子冠一加其说曰士礼三
加加有成也至于天子诸侯无加数之文者将以践阼
临民尊极德备岂得复与士同此言非也夫以圣人之
才犹三十而立况十二之年未及志学便谓德成无所
劝勉非理实也魏氏太子再加皇子王公世子乃三加
卷十四 第 11b 页 WYG0257-0206d.png
孙毓以为一加再加皆非也礼词曰令月吉日又以岁
之正以月之令鲁襄公冠以冬汉惠帝冠以三月明无
定月也后汉以来帝加元服咸以正月晋咸宁二年秋
闰九月遣使冠汝南王柬此则晋礼亦有非必岁首也
礼冠于庙魏以来不复在庙然晋武惠冠太子皆即庙
见斯亦拟在庙之仪也晋穆帝孝武将冠先以币告庙
讫又庙见也
晋惠帝之为太子将冠也武帝临轩使兼司徒高阳王
卷十四 第 12a 页 WYG0257-0207a.png
圭加冠兼光禄勋屯骑校尉华廙赞冠江左诸帝将冠
金石宿设百僚陪位又豫于殿上铺大床御府令奉冕
帻簪导衮服以授侍中常侍太尉加帻太保加冕将加
冕太尉跪读祝文曰令月吉日始加元服皇帝穆穆思
弘衮职钦若昊天六合是式率遵祖考永永无极眉寿
惟祺介兹景福加冕讫侍中系玄紞侍中脱绛纱服加
衮服冠事毕太保率群臣奉觞上寿王公以下三称万
岁乃退按仪注一加帻冕而已
卷十四 第 12b 页 WYG0257-0207b.png
宋冠皇太子及蕃王亦一加也官有其注晋武帝太始
十年南宫王承年十五依旧应冠有司议奏礼十五成
童国君十五而生子以明可冠之宜又汉魏遣使冠诸
王非古典于是制诸王十五冠不复加命元嘉十一年
营道侯将冠诏曰营道侯义綦可克日冠外详旧施行
何祯冠仪约制及王堪私撰冠仪亦皆家人之可遵用
者也
魏齐王正始四年立皇后甄氏其仪不存晋武帝咸宁
卷十四 第 13a 页 WYG0257-0207c.png
二年临轩遣太尉贾充策立后杨氏纳悼后也因大赦
赐王公以下各有差百僚上礼太康八年有司奏昏礼
纳徵大昏用玄纁束帛加圭马二驷王侯玄纁束帛加
璧乘马大夫用玄纁束帛加羊古者以皮马为庭实天
子加榖圭诸侯加大璋可依周礼改璧用璋其羊雁酒
米玄纁如故诸侯昏礼加纳采吉期迎各帛五匹及纳
徵马四匹皆令夫家自备唯璋官为具之尚书朱整议
按魏氏故事王娶妃公主嫁之礼天子诸侯以皮马为
卷十四 第 13b 页 WYG0257-0207d.png
庭实天子加以榖圭诸侯加以大璋汉高后制聘后黄
金二百斤马十二匹夫人金五十斤马四匹魏聘后王
娶妃公主嫁之礼用绢百九十匹晋兴故事用绢三百
匹诏曰公主嫁由夫氏不宜皆为备物赐钱使足而已
唯给璋馀如故事成帝咸康二年临轩遣使兼太保领
军将军诸葛恢兼太尉护军将军孔愉六礼备物拜皇
后杜氏即日入宫帝御太极殿群臣毕贺非礼也王者
昏礼礼无其制春秋祭公逆王后于纪榖梁左氏说与
卷十四 第 14a 页 WYG0257-0208a.png
公羊又不同而汉魏遗事阙略者众晋武惠纳后江左
又无复仪注故成帝将纳杜后太常华恒始与博士参
定其仪据杜预左氏传说主婚是供其婚礼之币而已
又周灵王求婚于齐齐侯问于晏桓子桓子对曰夫妇
所生若而人姑姊妹则称先守某公之遗女若而人此
则天子之命自得下达臣下之荅径自上通先儒以为
丘明详录其事盖为王者婚娶之礼也故成帝临轩遣
使称制拜后然其仪注又不具存康帝建元元年纳后
卷十四 第 14b 页 WYG0257-0208b.png
褚氏而仪注陛者不设旄头殿中御史奏今迎皇后依
昔成恭皇后入宫御物而仪注至尊衮冕升殿旄头不
设求量处又案昔迎恭皇后唯作青龙旂其馀皆即御
物今当临轩遣使而立五牛旂旗旄头毕罕并出即用
故至今阙诏曰所以正法服升太极者以敬其始故备
其礼也今云何更阙所重而撤法物邪又恭后神主入
庙先帝诏后礼宜有降不宜建五牛旗而今犹复设之
邪既不设五旗则旄头毕罕之器易具也又诏曰旧制
卷十四 第 15a 页 WYG0257-0208c.png
既难准且于今而备亦非宜府库之储唯当以供军国
之费耳法服仪饰粗令举其馀兼副杂器停之及至穆
帝升平元年将纳皇后何氏太常王彪之始更大引经
传及诸故事以正其礼深非公羊婚礼不称主人之义
又曰王者之于四海无非臣妾虽复父兄之亲师友之
贤皆纯臣也夫崇三纲之始以定乾坤之仪安有天父
之尊而称臣下之命以纳伉俪安有臣下之卑而称天
父之名以行大礼远寻古礼无王者此制近求史籍无
卷十四 第 15b 页 WYG0257-0208d.png
王者此比于情不安于义不通案咸宁二年纳悼皇后
时弘训太后母临天下而无命戚属之臣为武皇父兄
主婚之文又考大晋已行之事咸宁故事不称父兄师
友则咸康华恒所上合于旧也臣愚谓今纳后仪制宜
一依咸康故事于是从之华恒所定六礼云宜依汉旧
及大晋已行之制此恒犹识前事故王彪之多从咸康
由此也惟以取妇之家三日不举乐而咸康群臣贺为
失礼故但依咸宁上礼不复贺也其告庙六礼版文等
卷十四 第 16a 页 WYG0257-0209a.png
仪皆彪之所定也详推有典制其纳采版文玺书曰皇
帝咨前太尉参军何琦浑元资始肇经人伦爰及夫妇
以奉天地宗庙社稷谋于公卿咸以宜率由旧典今使
使持节太常彪之宗正综以礼纳采主人曰皇帝嘉命
访婚陋族备数采择臣从祖弟故散骑侍郎准之遗女
未闲教训衣履若而人钦承旧章肃奉典制前太尉参
军都乡侯粪土臣何琦稽首再拜承制诏次问名版文
曰皇帝曰咨某官某姓两仪配合承天统物正位于内
卷十四 第 16b 页 WYG0257-0209b.png
必俟令族重申旧典今使使持节太常某宗正某以礼
问名主人曰皇帝嘉命使者某到重宣中诏问臣名族
臣族女父母所生先臣故光禄大夫雩娄侯祯之遗玄
孙先臣故豫州刺史关中侯恽之会孙先臣安丰太守
关中侯睿之孙先臣故散骑侍郎准之遗女外出自先
臣故尚书左丞胄之外曾孙先臣故侍中关内侯夷之
外孙女年十七钦承旧章肃奉典制次纳吉版文曰皇
帝曰咨某官某姓人谋龟从佥曰贞吉敬从典礼今使
卷十四 第 17a 页 WYG0257-0209c.png
持节太常某宗正某以礼纳吉主人曰皇帝嘉命使者
某重宣中诏太卜元吉臣陋族卑鄙忧惧不堪钦承旧
章肃奉典制次纳徵版文皇帝曰咨某官某姓之女有
母仪之德窈窕之姿如山如河宜奉宗庙永承天祚以
玄纁皮帛马羊钱璧以章典礼今使使持节司徒某太
常某以礼纳徵主人曰皇帝嘉命降婚卑陋崇以上公
宠以典礼备物典策钦承旧章肃奉典制次请期版文
皇帝曰咨某官某姓谋于公卿大筮元龟罔有不臧率
卷十四 第 17b 页 WYG0257-0209d.png
遵典礼今使使持节太常某宗正某以礼请期主人曰
皇帝嘉命使某重宣中诏吉日惟某可迎臣钦承旧章
肃奉典制次迎版文皇帝曰咨某官某姓岁吉月令吉
日惟某率礼以迎今使使持节太保某太尉某以迎主
人曰皇帝嘉命使者某重宣中诏令月吉辰备礼以迎
上公宗卿兼至副介近臣百两臣蝝蚁之族猥承大礼
忧惧战悸钦承旧章肃奉典制其稽首承诏皆如初荅
孝武纳王皇后其礼亦如之其纳采问名纳吉请期迎
卷十四 第 18a 页 WYG0257-0210a.png
皆用白雁白羊各一头酒米各十二斛唯纳徵羊一头
玄纁用帛三匹绛二匹绢二百匹虎皮二枚钱二百万
玉璧一枚马六头酒米各十二斛郑玄所谓五雁六礼
也其圭马之制备物之数校太康所奏又有不同官有
其注古者昏冠皆有醮郑氏醮文三首具存宋文帝元
嘉十五年四月皇太子纳妃六礼文与纳后不异百官
上礼其月壬戌于太极殿西堂叙宴二宫队主副司徒
征北镇南三府佐扬兖江三州纲彭城江夏南谯始兴
卷十四 第 18b 页 WYG0257-0210b.png
武陵庐陵南丰七国侍郎以上诸二千石在都邑者并
豫会又诏今小会可停妓乐时有临川曹太妃服明帝
泰始五年十一月有司奏按晋江左以来太子昏纳徵
礼用玉一虎皮二未详何所准况或者虎取其威猛有
彬炳玉以象德而有润栗圭璋既玉之美者豹皮义兼
炳蔚熊罴亦昏礼吉徵以类取象亦宜并用未详何以
遗文晋氏江左礼物多阙后代因袭未遑研考今法章
徽仪方将大备宜宪范经籍稽诸旧典今皇太子昏纳
卷十四 第 19a 页 WYG0257-0210c.png
徵礼合用圭璋豹皮熊罴皮与不下礼官详依经记更
正若应用者为各用一为应用两博士裴昭明议案周
礼纳徵玄纁束帛俪皮郑玄注云以杂皮仪注以虎皮
二太元中公主纳徵以虎豹皮各一具岂谓婚礼不辨
王公之序故取虎豹皮以尊革其事乎虎豹虽文而徵
礼所不用熊罴吉祥而婚典所不及圭璋虽美或为用
各异今帝道弘明徽则光阐储皇聘纳宜准经诰凡诸
僻谬并合详裁虽礼代不同文质或异而郑为儒宗既
卷十四 第 19b 页 WYG0257-0210d.png
有明说守文浅见盖有惟疑兼太常丞孙诜议以为聘
币之典损益惟义历代行事取制士婚若圭璋之用实
均璧品采豹之彰义齐虎文熊罴表祥繁衍攸寄今储
后崇聘礼先训远皮玉之美宜尽晖备礼称束帛俪皮
则圭璋数合同璧熊罴文豹各应用二长兼国子博士
虞和议案仪礼纳徵直云玄纁束帛杂皮而已礼记郊
特牲云虎豹皮与玉璧非虚作也则虎豹之皮居然用
两圭璧宜仍旧各一也参诜和二议不异今加圭璋各
卷十四 第 20a 页 WYG0257-0211a.png
一豹熊罴皮各二以和议为允诏可
晋武帝太始十年将聘拜三夫人九嫔有司奏礼皇后
聘以榖圭无妾媵礼贽之制诏曰拜授可依魏氏故事
于是临轩使使持节兼太常拜夫人兼御史中丞拜九

汉魏之礼公主居第尚公主者来第成婚司空王朗以
为不可其后乃革
凡遣大使拜皇后三公及冠皇太子及拜蕃王帝皆临
卷十四 第 20b 页 WYG0257-0211b.png
轩其仪太乐令宿设金石四厢之乐于殿前漏上二刻
侍中侍臣冗从仆射中谒者节骑郎虎贲旄头遮列五
牛旗皆入虎贲中郎将羽林监分陛端门内侍御史谒
者各一人监端门廷尉监平分陛东西中华门漏上三
刻殿中侍御史奏开殿之殿门南止车门宣阳城门军
校侍中散骑常侍给事黄门侍郎散骑侍郎升殿夹御
座尚书令以下应阶者以次入治礼引大鸿胪入陈九
宾漏上四刻侍中奏外办皇帝服衮冕之服升太极殿
卷十四 第 21a 页 WYG0257-0211c.png
临轩南面谒者前北面一拜跪奏大鸿胪臣某稽首言
群臣就位谨具侍中称制曰可谒者赞拜在位皆再拜
大鸿胪称臣一拜仰奏请行事侍中称制曰可鸿胪举
手曰可行事谒者引护当使者当拜者入就拜位四厢
乐作将拜乐止礼毕出官有其注旧时岁旦常设苇茭
桃梗磔鸡于宫及百寺门以禳恶气汉仪则仲夏之月
设之有桃卯无磔鸡案明帝大修禳礼故何晏禳祭据
鸡牲供穰衅之事磔鸡宜起于魏也桃卯本汉所以辅
卷十四 第 21b 页 WYG0257-0211d.png
卯金又宜魏所除也但未详改仲夏在岁旦之所起耳
宋皆省而诸郡县此礼往往犹存上代聘享之礼虽颇
见经传然首尾不全叔孙通传载通所制汉元会仪纲
纪粗举施于今又未周备也魏国初建事多兼阙故黄
初三年始奉璧朝贺何承天云魏元会仪无存者案何
祯许都赋曰元正大飨坛彼西南旗幕峨峨檐宇弘深
王沈正会赋又曰华幄映于飞云朱幕张于前庭絙青
帷于两阶象紫极之峥嵘延百辟于和门等尊卑而奉
卷十四 第 22a 页 WYG0257-0212a.png
璋此则大飨悉在城外不在宫内也臣按魏司空王朗
奏事曰故事正月朔贺殿下设两百华镫对于二阶之
间端门设庭燎火炬端门外设五尺三尺镫月照星明
虽夜犹昼矣如此则不在城外也何王二赋本不在洛
京何云许都赋时在许昌也王赋又云朝四国于东巡
亦赋许昌正会也晋武帝世更定元会注今有咸宁注
是也传玄元会赋曰考夏后之遗训综殷周之典艺采
秦汉之旧仪定元正之嘉会此则兼采众代可知矣咸
卷十四 第 22b 页 WYG0257-0212b.png
宁注先正一日守宫宿设王公卿校便坐于端门外大
乐鼓吹又宿设四厢乐及牛马帷阁于殿前夜漏未尽
十刻群臣集到庭燎起火上贺谒报又贺皇后还从云
龙东中华门入谒诣东閤下便坐漏未尽七刻群司乘
车与百官及受贽郎下至计吏皆入诣陛部立其陛卫
者如临轩仪漏未尽五刻谒者仆射大鸿胪各奏群臣
就位定漏尽侍中奏外办皇帝出钟鼓作百官皆拜伏
太常导皇帝升御座钟鼓止百官起大鸿胪跪奏请朝
卷十四 第 23a 页 WYG0257-0212c.png
贺治礼郎赞皇帝延王登大鸿胪跪赞蕃王臣某等奉
白璧各一再拜贺太常报王悉登谒者引上殿当御座
皇帝兴王再拜皇帝坐复再拜跪置璧御座前复再拜
成礼讫谒者引下殿还故位治礼郎引公特进匈奴南
单于子金紫将军当大鸿胪西中二千石二千石千石
六百石当大行令西皆北面伏大鸿胪跪赞太尉中二
千石等奉璧皮帛羔雁雉再拜贺太常赞皇帝延君登
礼引公至金紫将军上殿当御座皇帝兴皆再拜皇帝
卷十四 第 23b 页 WYG0257-0212d.png
坐又再拜跪置璧皮帛御座前复再拜成礼讫赞者引
下殿还故位王公置璧成礼时大行令并赞殿下中二
千石以下同成礼讫以贽授贽郎郎以璧帛付谒者羔
雁雉付太官太乐令跪奏雅乐以次作乐乘黄令乃出
车皇帝罢入百官皆坐昼漏上水六刻诸蛮夷胡客以
次入皆再拜讫坐御入三刻又出钟鼓作谒者仆射跪
奏请群臣上御谒者引王公至二千石上殿千石六百
石停本位谒者引王诣尊酌寿尊跪授侍中侍中跪置
卷十四 第 24a 页 WYG0257-0213a.png
御座前王还自酌置位前谒者跪奏蕃王臣某等奉觞
再拜上千万岁寿侍中曰觞已上百官伏称万岁四厢
乐作百官再拜已饮又再拜谒者引诸王等还本位陛
者传就席群臣皆跪诺侍中中书令尚书令各于殿上
上寿酒登歌乐升太官令又行御酒御酒升阶太官令
跪授侍郎侍郎跪进御座前乃行百官酒太乐令跪奏
奏登歌三终乃降太官令跪请御饭到陛群臣皆起太
官令持羹跪授司徒持饭跪授大司农尚食持案并授
卷十四 第 24b 页 WYG0257-0213b.png
侍郎侍郎跪侍御座前群臣就席太乐令跪奏食举乐
太官行百官饭案遍食毕太乐令跪奏请进舞舞以次
作鼓吹令又前跪奏请以次进众伎乃召诸郡计吏前
授策戒于阶下宴乐毕谒者一人跪奏请罢退钟鼓作
群臣北面再拜出江左更随事立位大体亦无异也宋
有天下多承旧仪所损益可知矣
晋江左注皇太子出会者则在三恪下王公上宋文帝
元嘉十一年升在三恪上
卷十四 第 25a 页 WYG0257-0213c.png
魏制蕃王不得朝觐明帝时有朝者皆由特恩不得以
为常晋太始中有司奏诸侯之国其王公以下入朝者
四方各为二番三岁而周周则更始若临时有解却在
明年来朝之后更满三岁乃复不得从本数朝礼执璧
如旧朝之制不朝之岁各遣卿奉聘奏可江左王侯不
之国其有授任居外则同方伯刺史二千石之礼亦无
朝聘之制此礼遂废
正旦元会设白虎樽于殿庭樽盖上施白虎若有能献
卷十四 第 25b 页 WYG0257-0213d.png
直言者则发此樽饮酒案礼记知悼子卒未葬平公饮
酒师旷李调侍鼓钟杜蒉自外来闻钟声曰安在曰在
寝杜蒉入寝历阶而升酌曰旷饮斯又酌曰调饮斯又
酌堂上北面坐饮之降趋而出平公呼而进之曰蒉曩
者尔心或开予是以不与尔言尔饮旷何也曰子卯不
乐知悼子在堂斯其为子卯也大矣旷也太师也不以
诏是以饮之也尔饮调何也曰调也君之亵臣也为一
饮一食忘君之疾是以饮之也尔饮何也曰蒉也宰夫
卷十四 第 26a 页 WYG0257-0214a.png
唯刀匕是供又敢与知防是以饮也平公曰寡人亦有
过焉酌而饮寡人杜蒉洗而扬觯公谓侍者曰如我死
则必无废斯爵至于今既毕献斯扬觯谓之杜举白虎
樽盖杜举之遗式也画为虎宜是后代所加欲令言者
猛如虎无所忌惮也
汉以高帝十月定秦旦为岁首至武帝虽改用夏正然
朔犹常飨会如元正之仪魏晋则冬至日受万国及百
寮称贺因小会其仪亚于岁旦晋有其注宋永初元年
卷十四 第 26b 页 WYG0257-0214b.png
八月诏曰庆冬使或遣不役宜省今可悉停唯元正大
庆不得废耳郡县遣冬使诣州及都督府者亦宜同停
孙权始都武昌及建业不立郊兆至末年太元元年十
一月祭南郊其地今秣陵县南十馀里郊中是也晋氏
南迁立南郊于己地非礼所谓阳位之义也宋武大明
三年九月尚书右丞徐爰议郊祀之位远古蔑闻礼记
燔柴于大坛祭天也兆于南郊就阳位也汉初甘泉河
东禋埋易位终亦徙于长安南北光武绍祚定二郊洛
卷十四 第 27a 页 WYG0257-0214c.png
阳南北晋氏过江悉在北及郊兆之议纷然不一又南
出道狭未议开阐遂于东南己地创立丘坛皇宋受命
因而弗改且居民之中非邑外之谓今圣图重造旧章
毕新南驿开涂阳路修远谓宜移郊正午以定天位博
士司马兴之傅郁太常丞陆澄并同爰议乃移郊兆于
秣陵牛头山西正在宫之午地世祖崩前废帝即位以
郊旧地为吉祥移还本处北郊晋成帝世始立本在覆
舟山南宋太祖以其地为乐游苑移于山西北后以其
卷十四 第 27b 页 WYG0257-0214d.png
地为北湖移于湖塘西北其地卑下泥湿又移于白石
村东其地又以为湖乃移于钟山北京道西与南郊相
对后罢白石东湖北郊还旧处南郊皇帝散斋七日致
斋三日官掌清者亦如之致斋之朝御太极殿幄坐著
绛纱襮黑介帻通天金博山冠先郊日未晡五刻夕牲
公卿京兆尹众官悉坛东就位太祝史牵牲入到榜禀
牺令跪白请省牲举手曰腯太祝令绕牲举手曰充太
祝令牵牲诣庖以二陶豆酌毛血其一奠皇天神座前
卷十四 第 28a 页 WYG0257-0215a.png
其一奠太祖神座前郊之日未明八刻太祝令进馔郎
施馔牲用茧栗二头群神用牛一头醴用秬鬯藉用白
茅玄酒一器器用匏陶以瓦樽盛酒瓦圩斟酒璧用苍
玉蒯席各二不设茵蓐古者席藁晋江左用蒯车驾出
百官应斋及从驾填街先置者各随申摄从事上水一
刻御服龙衮平天冠升金根车到坛东门外博士太常
引入到黑攒太祝令跪执匏陶酒以灌地皇帝再拜兴
群臣皆再拜伏治礼曰兴博士太常引皇帝至南阶脱
卷十四 第 28b 页 WYG0257-0215b.png
舄升坛诣罍盥黄门侍郎洗爵跪授黄帝执樽郎授爵
酌秬鬯授皇帝跪奠皇天神座前再拜兴次诣太祖配
天神座前执爵跪奠如皇天之礼南面北向一拜伏太
祝令各酌福酒合置一爵中跪进皇帝再拜伏饮福酒
讫博士太常引帝从东阶下还南阶谒者引太常升坛
亚献谒者又引光禄升坛终献讫各降阶还本位太祝
送神跪执匏陶酒以灌地兴直南行出坛门治礼举手
白群臣皆再拜伏皇帝盘治礼曰兴博士跪曰祠事毕
卷十四 第 29a 页 WYG0257-0215c.png
就燎博士太常引皇帝就燎位当坛东阶皇帝南向立
太祝令以案奉玉璧牲体爵酒黍饭诸馔物登柴坛施
设之治礼举手曰可燎三人持火炬上火发太祝令等
各下坛坛东西各二十人以炬投坛火半柴倾博士仰
白事毕皇帝出便坐解严天子有故则三公行事而太
尉初献其亚献犹终献太常光禄勋也北郊斋夕牲进
孰及乘舆百官到坛三献悉如南郊之礼唯事讫太祝
令牲玉馔物诣塪置牲上讫又以一牲覆其上治礼举
卷十四 第 29b 页 WYG0257-0215d.png
手曰可霾二十人俱时下土填塪欲半博士仰白事毕
帝出自魏以来多使三公行事乘舆罕至矣魏及晋初
仪注虽不具存所损益汉制可知也江左以后官有其

魏文帝诏曰汉氏不拜日于东郊而旦夕常于殿下东
面拜日烦亵似家人之事非事天郊神之道也黄初二
年正月乙亥朝日于东门之外按礼天子以春分朝日
于东秋分夕月于西今正月非其时也汉郊祀志帝郊
卷十四 第 30a 页 WYG0257-0216a.png
泰畤平旦出行宫东向揖日其夕西向揖月此为即用
郊日不俟二分也明帝太和元年二月丁亥朔朝日于
东郊八月己丑夕月于西郊此古礼也白虎通王者父
天母地兄日姊月此其义也尚书大传迎日之词曰维
某年某月上日明光于上下勤施于四方旁作穆穆维
予一人某敬拜迎日于郊吴时郎陈融奏东郊颂吴时
亦行此礼也晋武帝太康二年有司奏春分依旧车驾
朝日寒温未适可不亲出诏曰礼仪宜有常如所奏与
卷十四 第 30b 页 WYG0257-0216b.png
故太尉所撰不同复为无定制间者方难未平故每从
所奏今戎事弭息唯此为大案此诏帝复为亲朝日也
此后废
殷祠皇帝散斋七日致斋三日百官清者亦如致斋之
日御太极殿幄坐著绛纱襮黑介帻通天金博山冠祠
之日车驾出百官应斋从驾留守填街先置者各依宣
摄从事上水一刻皇帝著平冕龙兖之服升金根车到
庙北门讫治礼谒者各引太乐太常光禄勋三公等皆
卷十四 第 31a 页 WYG0257-0216c.png
入在位皇帝降车入庙脱舄盥及洗爵讫升殿初献奠
爵乐奏太祝令跪读祝文讫进奠神座前皇帝还本位
博士引太尉亚献讫谒者又引光禄勋终献凡禘祫大
祭则神主悉出庙堂为昭穆以安坐不复停室也晋氏
又有阴室四殇治礼引阴室以次奠爵于馔前其功臣
配飨者设坐于庭谒者奠爵于馔前皇帝不亲祠则三
公行事而太尉初献太常亚献光禄勋终献也四时祭
祀亦皆于将祭必先夕牲其仪如郊晋武帝太始七年
卷十四 第 31b 页 WYG0257-0216d.png
四月帝将亲祠车驾夕牲而仪注还不拜诏问其故博
士奏历代相承如此帝曰非致敬宗庙之礼也于是实
拜而还遂以为制太康中有司奏议十一月一日合朔
奠冬烝夕牲同日可有司行事诏曰夕牲而令有司行
事非也改择上旬他日案此则武帝夕牲必躬临拜而
江左以来复止也晋元帝建武元年十月辛卯即晋王
位行天子殷祭之礼非常之事也孝武太元十一年九
月皇女亡及应烝祠中书侍郎范宁奏案丧服传有死
卷十四 第 32a 页 WYG0257-0217a.png
宫中者三月不举祭不别长幼之与贵贱也皇女虽在
婴孩臣窃以为疑于是尚书奏使三公行事昔汉灵帝
世立春尚斋迎气东郊尚书左丞欧杀陌使于南书寺
于是诏书曰议郎蔡邕博士任敏问可斋祠不得无不
宜邕等对曰按上帝之祠无所为废宫室至大陌使至
微日又宽可斋无疑宁非不知有此议然不从也魏及
晋初祭仪虽不具存江左则备矣官有其注
祠大社帝太稷常以岁二月八月二社日祠之太祝令
卷十四 第 32b 页 WYG0257-0217b.png
夕牲进孰如郊庙仪司空太常大司农三献也官有其
注周礼王亲祭汉以来有司行事
汉安帝元初六年立宗祠于国西北城亥地祠仪比泰
社日月将交会太史上合朔尚书先事三日宣摄内外
戒严挚虞决疑曰凡救蚀者皆著赤帻以助阳也日将
蚀天子素服避正殿内外严警太史登灵台伺候日变
更伐鼓于门闻鼓音侍臣皆著赤帻带剑入侍三台令
史以上皆各持剑立其户前卫尉卿驰绕宫伺察守备
卷十四 第 33a 页 WYG0257-0217c.png
周而复始日复常乃皆罢鲁昭公十七年六月朔日有
蚀之祝史请所由叔孙昭子曰日有蚀天子不举乐伐
鼓于社诸侯用币于社伐鼓于朝礼也又以赤丝为绳
系社祝史陈辞以责之社勾龙之神天子之上公故责
之合朔官有其注昔汉建安中将王会而太史上言正
旦当日蚀朝士疑会不共诣尚书令荀文若咨之时广
平计吏刘邵在坐曰梓慎禆灶古之良史犹占水火错
失天时礼诸侯旅见天子入门不得终礼者四日蚀在
卷十四 第 33b 页 WYG0257-0217d.png
一然则圣人垂制不为变异豫废朝礼者或灾消异伏
或推术谬误也文若及众人咸喜而从之遂朝会如旧
日亦不蚀劭由此显名魏史美而书之魏高贵乡公正
元二年三月朔太史奏日蚀而不蚀晋文王时为大将
军大推史官不验之负史官荅曰合朔之时或有日掩
月或有月掩日月掩日则蔽障日体使光景有亏故谓
之日蚀日掩月则日于月上过谓之阴不侵阳虽交无
变日月相掩必食之理无术以知是以尝禘郊社日蚀
卷十四 第 34a 页 WYG0257-0218a.png
则接祭是亦前代史官不能审蚀也自汉故事以为日
蚀必当于交每至其时申警百官以备日变故甲寅诏
有备蚀之制无考负之法古来黄帝颛顼夏殷周鲁六
历皆无推日蚀法但有考课疏密而已负坐之条由本
无术可课非司事之罪乃止晋武帝咸宁三年四年并
以正旦合朔却元会改魏故事也晋元帝太兴元年四
月合朔中书侍郎孔愉奏曰春秋日有蚀之天子伐鼓
于社攻诸阴也诸侯伐鼓于朝臣自攻也案尚书符若
卷十四 第 34b 页 WYG0257-0218b.png
日有变便伐鼓于诸门有违旧典诏曰所陈有正义辄
敕外改之至康帝建元元年太史上元日合朔朝士复
疑应却会与否庾冰辅政写刘劭议以示八坐于时有
谓劭为不得礼意荀文若从之是胜人之一失故蔡谟
遂著议非之曰劭论灾消异伏又以慎灶犹有错失太
史上言亦不必审其理诚然也而云圣人垂制不为变
异豫废朝礼此则谬矣灾祥之发所以谴告人君王者
所重诫故素服废乐退避正寝百官降物用币伐鼓躬
卷十四 第 35a 页 WYG0257-0218c.png
亲而救之夫敬诫之事与其疑而废之宁慎而行之故
孔子老聃助葬于巷党以丧不见星行故日蚀而止柩
曰安知其不见星也今史官言当蚀亦安知其不蚀乎
夫子老聃豫行见星之防而劭废之是弃圣贤之成规
也鲁桓公壬申有灾而以乙亥尝祭春秋讥之灾事既
过犹退惧未巳故废宗庙之祭况闻天眚将至行庆乐
之会于礼乖矣礼记所云诸侯入门不得终礼者谓日
官不豫言诸侯既入见蚀乃知耳非先闻当蚀而朝会
卷十四 第 35b 页 WYG0257-0218d.png
不废也引此可谓失其义指刘劭所执者礼记也夫子
老聃巷党之事亦礼记所言复违而反之进退无据荀
令所善汉朝所从遂使此言至今见称莫知其谬后来
君子将拟以为式故正之云尔于是冰从众议遂以却
会至永和中殷浩辅政又欲从刘劭议不却会王彪之
据咸宁建元故事又曰礼云诸侯旅见天子不得终礼
而废者四自谓卒暴有之非为存其事而徼幸史官推
术缪错故不豫废朝礼也于是又从彪之相承至今
卷十四 第 36a 页 WYG0257-0219a.png
耕籍之礼尚矣汉文帝修之及昭帝幼即大位耕于钩
盾弄田明帝永平十五年二月东巡耕于下邳章帝元
和三年正月北巡耕于怀县魏三祖皆亲耕籍晋武帝
太始四年有司奏始耕祠先农可有司行事诏曰夫民
之大事在祀与农是以古之圣王躬耕帝籍以供郊庙
之粢盛且以训化天下近代以来耕籍止于数步中空
有慕古之名曾无供祀训农之实而有百官车徒之费
今修千亩之制当与群公卿士躬稼穑之艰难以帅天
卷十四 第 36b 页 WYG0257-0219b.png
下主者详具其制并下河南处田地于东郊之南洛水
之北平良中水者若无官田随宜便换不得侵民人也
自此之后其事便废史注载多有阙止元哀二帝将修
耕籍贺循等所上注及襄宪为胡中所定仪又未详允
元嘉二十年太祖将亲耕以其久废使何承天撰定仪
注史学生山谦之已私鸠集因以奏闻乃下诏曰国以
民为本民以食为天一夫辍耕饥者必及仓廪既实礼
节以兴自顷在所贫耗家无宿积阴阳暂偏则人怀愁
卷十四 第 37a 页 WYG0257-0219c.png
垫年或不稔而病乏比室诚由政德未孚以臻斯弊抑
亦耕桑未广地利多遗宰守微化道之方氓庶忘勤分
之义永言弘济明发载怀虽制令亟下终莫惩劝而坐
望滋殖庸可致乎有司其班宣旧条务尽敦课游食之
徒咸令附业考覈勤隋行其诛赏观察能殿严加黜陟
古者从时覛土以训农功躬耕帝籍敬供粢盛仰瞻前
王思遵令典便可量处千亩考上元辰朕当亲率百辟
致礼郊甸庶几诚素奖被斯民于是斟酌众条造定图
卷十四 第 37b 页 WYG0257-0219d.png
注先立春九日尚书宣摄内外各使随局从事司空大
农京尹令尉度宫之辰地八里之外整制千亩开阡陌
立先农坛于中阡西陌南御耕坛于中阡东陌北将耕
宿设青幕于耕坛之上皇后帅六宫之人生穜稑之种
付藉田令耕日太祝以一太牢告祠先农悉如祠帝社
之仪孟春之月择上辛后吉亥日御乘耕根三盖车驾
苍驷青旂著通天冠青帻朝服青衮带佩苍玉蕃王以
下至六百石皆衣青唯三台武卫不耕不改服章车驾
卷十四 第 38a 页 WYG0257-0220a.png
出众事如郊庙之仪车驾至籍田侍中跪奏尊降车临
坛大司农跪奏先农已享请皇帝亲耕太史令赞曰皇
帝亲耕三推三反于是群臣以次耕王公五等开国诸
侯五推五反孤卿大夫七推七反士九推九反籍田令
率其属耕竟亩洒种即耰礼毕魏氏虽天子耕籍其蕃
镇诸侯并阙百亩之礼晋武帝末有司奏古诸侯耕籍
百亩躬秉耒耜以奉社稷宗庙以劝率农功今诸王治
国宜修耕籍之义然未施行宋太祖东耕后乃班下州
卷十四 第 38b 页 WYG0257-0220b.png
郡县悉备其礼焉
周礼王后帅内外命妇蚕于北郊汉则东郊非古也魏
则北郊依周礼也晋则西郊宜是与藉田对其方也魏
文帝黄初七年正月命中宫蚕于北郊按韦诞后蚕颂
则于时汉注已亡更考撰其仪也及至晋氏先蚕多采
魏法晋武帝太康六年散骑常侍华峤奏先王之制天
子诸侯亲耕千亩后夫人躬蚕桑今陛下以圣明至仁
修先王之绪皇后体资生之德合配乾之义而教道未
卷十四 第 39a 页 WYG0257-0220c.png
先蚕礼尚阙以为宜依古式备斯盛典诏曰古者天子
亲籍以供粢盛后夫人躬蚕以备祭服所以聿遵孝敬
明教示训也今籍田有制而蚕礼不修中间务多未暇
崇备今天下无事宜修礼以示四海其详依古典及近
代故事以参今宜明年施行于是使侍中袁粲草定其
仪皇后采桑坛在蚕室西帷宫中门之外桑林在其东
先蚕坛在宫外门之外而东南取民妻六人为蚕母蚕
将生择吉日皇后著十二笄依汉魏故事衣青衣乘油
卷十四 第 39b 页 WYG0257-0220d.png
盖云母安车驾六马女尚书著貂蝉佩玺陪乘载筐钩
公主三夫人九嫔世妇诸太妃公太夫人公夫人及县
乡君郡公侯特进夫人外世妇命妇皆步摇衣青各载
筐钩从蚕桑前一日蚕官生蚕著薄上桑日太祝令以
一太牢祠先蚕皇后至西郊升坛公主以下陪列坛东
皇后东面躬桑采三条诸妃公主各采五条县乡君以
下各采九条悉以桑授蚕母还蚕室事讫皇后还便坐
公主以下以次就位设飨赐绢各有差宋孝武大明四
卷十四 第 40a 页 WYG0257-0221a.png
年又修此礼
汉献帝建安二十二年魏国作泮宫于邺城南魏文帝
黄初五年立太学于洛阳齐王正始中刘馥上疏曰黄
初以来崇立太学二十馀年而成者盖寡由博士选轻
诸生避役高门子弟耻非其伦故学者虽有其名而无
其实虽设其教而无其功宜高选博士取行为人表经
任人师者掌教国子依遵古法使二千石以上子孙年
从十五皆入太学明制黜陟陈荣辱之路不从晋武帝
卷十四 第 40b 页 WYG0257-0221b.png
太始八年有司奏太学生七千馀人才任四品听留诏
已试经者留之其馀遣还郡国大臣子弟堪受教者令
入学咸宁二年起国子学盖周礼国之贵游子弟所谓
国子受教于师氏者也太康五年修作明堂辟雍灵台
孙休永安元年诏曰古者建国教学为先所以导世治
性为时养器也自建兴以来时事多故吏民颇以目前
趋务弃本就末不循古道夫所尚不淳则伤化败俗其
按旧置学官立五经博士覈取应选加其宠禄科见史
卷十四 第 41a 页 WYG0257-0221c.png
之中及将吏子弟有志好者各令就业一岁课试差其
品第加以位赏使见之者乐其荣闻之者羡其誉以淳
王化以隆风俗于是立学元帝为晋王建武初骠骑将
军王导上疏夫治化之本在于正人伦人伦之正存乎
设庠序庠序设而五教明则德化洽通彝伦攸叙有耻
且格也父子兄弟夫妇长幼之序顺而君臣之义固矣
易所谓正家而天下定者也故圣王蒙以养正少而教
之使化沾肌骨习以成性有若自然日迁善远罪而不
卷十四 第 41b 页 WYG0257-0221d.png
自知行成德立然后裁之以位虽王之嫡子犹与国子
齿使知道而后贵其取才用士咸先本之于学故周礼
乡大夫献贤能之书于王王拜而受之所以尊道而贵
士也人知士之所贵由乎道存则退而修其身修其身
以及其家正家以及于乡学于乡以登于朝反本复始
各求诸已敦素之业著浮伪之道息教使然也故以之
事君则忠用之莅下则仁即孟轲所谓未有仁而遗其
亲义而后其君者也自顷皇纲失统礼教陵替颂声不
卷十四 第 42a 页 WYG0257-0222a.png
兴于今二纪传曰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
必崩而况如此其久者乎先进渐忘揖让之容后生唯
闻金革之响干戈日寻俎豆不设先王之道弥远华伪
之风遂滋非所以习民靖俗端本抑末之谓也殿下以
命世之资属当倾危之运礼乐征伐翼成中兴将涤秽
荡瑕拨乱反正诚宜经纶稽古建明学校阐扬六蓺以
训后生使文武之道坠而复兴方今小雅尽废戎虏扇
炽节义陵迟国耻未雪忠臣义士所以扼捥拊心礼乐
卷十四 第 42b 页 WYG0257-0222b.png
政刑当并陈以俱济者也苟礼义胶固纯风载洽则化
之所陶者广而德之所被者大义之所属者深而威之
所震者远矣由斯而进则可朝服济河使帝典阙而复
补王纲弛而更张饕餮改情兽心革面揖让而蛮夷服
缓带而天下从得乎其道者岂难也哉故有虞舞干戚
而三苗化鲁僖作泮宫而淮夷平桓文之霸皆先教而
后战今若聿遵前典兴复教道使朝之子弟并入于学
立德出身者咸习之而后通德路开而伪涂塞则其化
卷十四 第 43a 页 WYG0257-0222c.png
不肃而成不严而治矣选明博修礼之士以为之师隆
教贵道化成俗定莫尚于斯也散骑常侍戴邈又上表
曰臣闻天道之所运莫大于阴阳帝王之至务莫重于
礼学是以古之建国教学为先国有明堂辟雍之制乡
有庠序黉校之仪皆所以抽导幽滞启广才思盖以六
四有困蒙之吝君子大养正之功也昔仲尼列国之大
夫耳兴礼修学于洙泗之间四方髦俊斐然向风受业
身通者七十馀人自兹以来千载寂漠岂天下小于鲁
卷十四 第 43b 页 WYG0257-0222d.png
国贤哲乏于曩时厉与不厉故也自顷遭无妄之祸社
稷有缀旒之危寇羯饮马于长江凶狡虎步于万里遂
使神州萧条鞠为茂草四海之内人迹不交霸主有旰
食之忧黎民怀荼毒之痛戎首交并于中原何遽笾豆
之事哉然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况
旷载累纪如此之久邪今未进后生目不睹揖让升降
之礼耳不闻钟鼓管弦之音文章散灭胡马之足图谶
无复孑遗于世此盖圣达之所深悼有识之所咨嗟也
卷十四 第 44a 页 WYG0257-0223a.png
夫治世尚文遭乱尚武文武迭用久长之道譬之天地
昏明之术自古以来未有不由之者也今以天下未壹
非兴礼学之时此言似是而非夫儒道深奥不可仓卒
而成古之俊乂必三年而通一经比须寇贼荡夷天下
平泰然后修之则功成事定谁与制礼作乐者哉又贵
游之子未必有斩将搴旗之才亦未有从军征戍之役
不及盛年讲肄道义使明珠加莹磨之功荆随发采琢
之美不亦良乎愚以世丧道久民情玩于所习纯风日
卷十四 第 44b 页 WYG0257-0223b.png
去华竞日彰犹火之消膏而莫之觉也今天地造始万
物权舆圣朝以神武之德值革命之运荡近世之流弊
继千载之绝轨笃道崇儒创立大业明主唱之于上宰
辅笃之于下夫上之所好下必有过之者焉是故双剑
之节崇而飞白之俗成挟琴之容饰而赴曲之和作君
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实在所以感之而已臣以闇浅
不能远识格言谓宜以三时之隙渐就经始太兴初议
欲修立学校唯周易王氏尚书郑氏古文孔氏毛诗周
卷十四 第 45a 页 WYG0257-0223c.png
官礼记论语孝经郑氏春秋左传杜氏服氏各置博士
一人其仪礼公羊榖梁及郑易皆省不置博士太常荀
崧上疏曰臣闻孔子有云才难不其然乎自丧乱以来
经学尤寡儒有席上之珍然后能弘明道训今处学则
阙朝廷之秀仕朝则废儒学之美昔咸宁太康元康永
嘉之中侍中常侍黄门之深博道奥通洽古今行为世
表者领国子博士一则应对殿堂奉酬顾问二则参训
门子以弘儒学三则祠仪二曹及太常之职以得藉用
卷十四 第 45b 页 WYG0257-0223d.png
质疑今皇朝中兴美隆往初宜宪章令轨祖述前典世
祖武皇帝圣德钦明应运登禅受终于魏崇儒兴学治
致升平经始明堂营建辟雍告朔班政乡饮大射西閤
东序图书禁籍台省有宗庙太府金墉故事太学有石
经古文先儒典训贾马郑杜服孔王何颜尹之徒章句
传注众家之学置博士十九人九州之中师徒相传学
士如林犹是选张华刘寔居太常之官以重儒教传称
孔子没而微言绝七十子终而大义乖自顷中夏殄瘁
卷十四 第 46a 页 WYG0257-0224a.png
讲诵遏密斯文之道将坠于地陛下圣哲龙飞阐弘祖
烈申命儒术恢崇道教乐正雅颂于是乎在江扬二州
先渐声教学士遗文于今为盛然方之畴昔犹千之一
也臣学不章句才不弘道阶缘光宠遂忝非服方之华
寔儒风邈远思竭驽骀庶增万分愿斯道隆于百代之
上搢绅咏于千载之下伏闻节省之制皆三分置二博
士旧员十有九人今五经合九人准古计今犹未中半
九人以外犹宜增四愿陛下万机馀暇时垂省览周易
卷十四 第 46b 页 WYG0257-0224b.png
一经有郑玄注其书根源诚可深惜宜为郑易博士一
人仪礼一经所谓曲礼郑玄于礼特明皆有證据宜置
郑仪礼博士一人春秋公羊其书精隐明于断狱宜置
博士一人榖梁简约隐要宜存于世置博士一人昔周
之衰下陵上替臣弑其君子弑其父上无天子下无方
伯善者谁赏恶者谁罚纲纪乱矣孔子惧而作春秋诸
侯讳妒惧犯时禁是以微辞妙旨义不显明故曰知我
者其唯春秋罪我者其唯春秋时左丘明子夏造䣛亲
卷十四 第 47a 页 WYG0257-0224c.png
受无不精究孔子既没微言将绝于是丘明退撰所闻
而为之传其书善礼多膏腴美辞张本继末以发明经
意信多奇伟学者好之儒者称公羊高亲受子夏立于
汉朝辞义清俊断决明审多可采用董仲舒之所善也
榖梁赤师徒相传暂立于汉时刘向父子汉之名儒犹
执一家莫肯相从其书文清约诸所发明或是左氏公
羊所不载亦足有所订正是以三傅并行于先代通才
未能废今去圣久远斯文将坠与其过废宁过而立也
卷十四 第 47b 页 WYG0257-0224d.png
臣以为三传虽同一春秋而发端异趣案如三家异同
之说义则争战之场辞亦剑戟之锋于理不可得共博
士宜各置一人以传其学元帝诏曰崧表如此皆经国
大务而为治所由息马投戈犹可讲艺今虽日不暇给
岂忘本而道存邪可共博议之有司奏宜如崧表诏曰
榖梁肤浅不足立博士馀如所奏会王敦之难事不施
行成帝咸康三年国子祭酒袁瑰太常冯怀又上疏曰
臣闻先王之教也崇典训明礼学以示后生道万物之
卷十四 第 48a 页 WYG0257-0225a.png
性畅为善之道也宗周既兴文史载焕端委治于南蛮
颂声逸于四海故延州入聘闻雅音而嗟咨韩起适鲁
观易象而叹息何者立人之道于此为首也孔子恂恂
道化洙泗孟轲皇皇诲诱无倦是以仁义之声于今犹
存礼让之风千载未泯畴昔陵替丧乱屡臻儒林之教
暂颓庠序之礼有阙国学索然坟卷莫启有心之徒抱
志无由昔魏武身亲介胄务在武功犹尚息鞍披览投
戈吟咏以为世之所须政治之本宜崇况今陛下以圣
卷十四 第 48b 页 WYG0257-0225b.png
明临朝百官以虔恭莅事朝野无虞江外静谧如之何
泱泱之风漠焉无闻洋洋之美坠于圣世乎古人有言
诗书义之府礼乐德之则实宜留心经籍阐明学义使
讽颂之音盈于京室味道之贤典谟是咏岂不盛哉疏
奏帝有感焉由是议立国学徵集生徒而世尚庄老莫
肯用心儒训穆帝永和八年殷浩西征以军兴罢遣由
此遂废征西将军庾亮在武昌开置学官教曰人情重
交而轻财好逸而恶劳学业致苦而禄荅未厚由捷径
卷十四 第 49a 页 WYG0257-0225c.png
者多故莫肯用心洙泗邈远风雅弥替后生放任不复
宪章典谟临官宰政者务目前之治不能闲以典诰遂
令诗书荒尘颂声寂漠仰瞻俯省能弗叹慨自胡夷交
侵殆三十年矣而未革面向风者岂威武之用尽抑文
教未洽不足绥之邪昔鲁秉周礼齐不敢侮范会崇典
晋国以治楚魏之君皆阻带山河凭城据汉国富民殷
而不能保其强大吴起屈完所以为叹也由此言之礼
义之固孰与金城汤池季路称摄乎大国之间加之以
卷十四 第 49b 页 WYG0257-0225d.png
师旅因之以饥馑为之三年犹欲行其义方况今江表
晏然王道隆盛而不能弘敷礼乐敦明庠序其何以训
彝伦而来远人乎魏武帝于驰骛之时以马上为家逮
于建安之末风尘未弭然犹留心远览大学兴业所谓
颠沛必于是真通才也今使三时既务五教并修军旅
已整俎豆无废岂非兼善者哉便处分安学校处所筹
量起立讲舍参佐大将子弟悉令入学吾家子弟亦令
受业四府博学识义通涉文学经纶者建儒林祭酒使
卷十四 第 50a 页 WYG0257-0226a.png
班同三署厚其供给皆妙选邦彦必有其宜者以充此
举近临川临贺二郡并求修复学校可下听之若非束
修之流礼教所不及而欲阶缘免役者不得为生明为
条制令法清而人贵又缮造礼器俎豆之属将行大射
之礼亮寻薨又废孝武帝太元元年尚书谢石又陈之
曰立人之道曰仁与义翼善辅性唯礼与学虽理出自
然必须诱导故洙泗阐弘道之风诗书垂轨教之典敦
诗悦礼王化以斯而隆甄陶九流群生于是乎穆世不
卷十四 第 50b 页 WYG0257-0226b.png
常治道亦时亡光武投戈而习诵魏武息马以修学惧
坠斯文若此之至也大晋受命值世多阻虽圣化日融
而王道未备庠序之业或废或兴遂令陶铸阙日用之
功民性靡素丝之益亹亹玄绪翳焉莫抽臣所以远寻
伏念寤寐永叹者也今皇威遐震戎车方静将洒玄风
于四区导斯民于至德岂可不弘敷礼乐使焕乎可观
请兴复国学以训胄子班下州郡普修乡校雕琢琳琅
和宝必至大启群蒙茂兹成德匪懈于事必由之以通
卷十四 第 51a 页 WYG0257-0226c.png
则人竞其业道隆学备矣烈宗纳其言其年选公卿二
千石子弟为生增造庙屋一百五十五间而品课无章
士君子耻与其列国子祭酒殷茂言之曰臣闻弘化正
俗存乎礼教辅性成德必资于学先王所以陶铸天下
津梁万物闲邪纳善潜被于日用者也故能疏通玄理
穷综幽微一贯古今弥纶治化且夫子称回以好学为
本七十希仰以善诱归宗雅颂之音流咏千载圣贤之
渊范哲王所同风自大晋中兴肇基江左崇明学校修
卷十四 第 51b 页 WYG0257-0226d.png
建庠序公卿子弟并入国学寻值多故训业不终陛下
以圣德玄一思隆前美顺通居方导达物性兴复儒肆
佥与后生自学建弥年而功无可名惮业避役就存者
无几或假托亲疾真伪难知声实浑乱莫此之甚臣闻
旧制国子生皆冠族华胄比列皇储而中者混杂兰艾
遂令人情耻之子贡去朔之饩羊仲尼犹爱其礼况名
实兼丧面墙一世者乎若以当今急病未遑斯典权宜
停废者别一理也若其不然宜依旧准窃谓群臣内外
卷十四 第 52a 页 WYG0257-0227a.png
清官子侄普应入学制以程课今者见生或年在捍格
方圆殊趣宜听其去就各从所安所上谬合乞付外参
议烈宗下诏褒纳又不施行朝廷及草莱之人有志于
学者莫不发愤叹息清河人李辽又上表曰臣闻教者
治化之本人伦之始所以诱达群方进德兴仁譬诸土
石陶冶成器虽复百王殊礼质文参差至于斯道其用
不爽自中华湮没阙里荒毁先王之泽寝圣贤之风绝
自此迄今将及百年造化有灵否终以泰河济夷徙海
卷十四 第 52b 页 WYG0257-0227b.png
岱清通黎庶蒙苏凫藻奋化而典训弗敷雅颂寂蔑久
凋之俗大弊未改非演迪斯文缉熙宏猷将何以光赞
时邕克隆盛化哉事有如赊而实急此之谓也亡父先
臣回绥集邦邑归诚本朝以太元十年遣臣奉表路经
阙里过觐孔庙庭宇倾顿轨式颓弛万世宗匠忽焉沦
废仰瞻俯慨不觉涕流既达京辇表求兴复圣祀修建
讲学至十四年十一月十七日奉被明诏采臣鄙议敕
下兖州鲁郡准旧营饰故尚书令谢石令臣所须列上
卷十四 第 53a 页 WYG0257-0227c.png
又出家布薄助兴立故镇北将军谯王恬版臣行北鲁
县令赐许供遣二臣薨徂成规不遂陛下体唐尧文思
之美访宣尼善诱之勤矜荒馀之凋昧悯声教之未浃
愚谓可重符兖州刺史遂成旧庙蠲复数户以供扫洒
并赐给六经讲立庠序延请宿学广集后进使油然入
道发剖琢之功运仁义以征伐敷道德以服远何招而
不怀何柔而不从所为者微所弘甚大臣自致身辇毂
于今八稔违亲转积夙夜匪宁振武将军何澹之今震
卷十四 第 53b 页 WYG0257-0227d.png
捍三齐臣当随反裴回天邑感恋罔极乞臣表付外参
议又不见省
宋高祖受命诏有司立学未就而崩太祖元嘉二十年
复立国子学二十七年废
魏高贵乡公甘露二年车驾亲率群司行养老之礼于
太学于是王祥为三老郑小同为五更今无其注然汉
礼具存也
晋武帝太始六年十二月帝临辟雍行乡饮酒之礼诏
卷十四 第 54a 页 WYG0257-0228a.png
曰礼仪之废久矣乃令复讲肄旧典赐太常绢百匹丞
博士及学生牛酒咸宁三年惠帝元康九年复行其礼
魏齐王正始中齐王每讲经使太常释奠先圣先师于
辟雍弗躬亲晋惠帝明帝之为太子及悯怀太子讲经
竟并亲释奠于太学太子进爵于先师中庶子进爵于
颜渊元帝诏曰吾识太子此事词讫便请王公以下者
昔在洛时尝豫清坐也成穆孝武三年亦皆亲释奠孝
武时以太学在水南县远有司议依升平元年于中堂
卷十四 第 54b 页 WYG0257-0228b.png
权立行太学于时无复国子生有司奏应须二学生百
二十人太学生取见人六十国子生权铨大臣子孙六
十人事讫罢奏可释奠礼毕会百官六品以上元嘉二
十二年太子释奠采晋故事官有其注祭毕太祖亲临
学宴会太子以下悉豫
兵者守国之备孔子曰以不教民战是谓弃之兵凶事
不可空设因蒐狩而习之凡师出曰治兵入曰振旅皆
战陈之事辨鼓铎镯铙之用以教坐作进退疾徐疏数
卷十四 第 55a 页 WYG0257-0228c.png
之节遂以蒐田献禽以祭社仲夏教茇舍如振旅之陈
遂以苗田如蒐之法献禽以享礿仲秋教治兵如振旅
之陈遂以狝田如蒐之法致禽以祀方仲冬教大阅遂
以狩田献禽以享蒸蒐者蒐索取其不孕者也苗者为
苗除害而已狝者杀也从秋气所杀多也狩者冬物毕
成获则取之无所择也汉仪立秋日郊礼毕始扬威武
斩牲于郊以𧲛陵庙名曰貙刘其仪乘舆御戎路白马
朱鬣躬执弩射牲太牢令以获车送陵庙于是乘舆还
卷十四 第 55b 页 WYG0257-0228d.png
宫遣使以束帛赐武官肄孙吴兵法战陈之仪率以为
常至献帝建安二十一年魏国有司奏古四时讲武皆
于农隙汉西京承秦制三时不讲唯十月都试今兵革
未偃士民习素可无四时讲武但以立秋择吉日大朝
车骑号曰治兵上合礼名下承汉制奏可是冬治兵魏
王亲金鼓以令进退
延康元年魏文帝为魏王是年六月立秋治兵于东郊
公卿相仪王御华盖亲令金鼓之节
卷十四 第 56a 页 WYG0257-0229a.png
明帝太和元年十月治兵于东郊晋武帝太始四年九
年咸宁元年大康四年六年冬皆自临宣武观大习众
军然不自令进退也自惠帝以后其礼遂废
元帝太兴四年诏左右卫及诸营教习依大习仪作雁
羽仗成帝咸和中诏内外诸军戏兵于南郊之场故其
地因名斗场自后蕃镇桓庾诸方伯往往阅习然朝廷
无事焉太祖在位依故事肄习众军兼用汉魏之礼其
后以时讲武于宣武堂元嘉二十五年闰二月大蒐于
卷十四 第 56b 页 WYG0257-0229b.png
宣武场主胄奉诏列奏申摄克日校猎百官备办设行
宫殿便坐武帐于幕府山南冈设王公百官便坐幔省
如常仪设南北左右四行旌门建获旗以表获车殿中
郎一人典获车主者二人收禽吏二十四人配获车备
获车十二两校猎之官著裤褶有带武冠者脱冠者上
缨二品以上𢹬刀备槊麾幡三品以下带刀皆骑乘将
领部曲先猎一日遣屯布围领军将军一人督右甄护
军一人督左甄大司马一人居中董正诸军悉受节度
卷十四 第 57a 页 WYG0257-0229c.png
殿中郎率获车部曲在司马之后尚书仆射都官尚书
五兵尚书左右丞都官诸曹郎都令史都官诸曹令史
干兰台治书侍御史令史诸曹令史干督摄糺司校猎
非违至日会于宣武场列为重围设留守填街位于云
龙门外内官道南以西为上设从官位于云龙门内大
官阶北小官阶南以西为上设先置官位于行止车门
外内官道西外官道东以北为上设先置官还位于广
莫门外道之东西以南为上校猎日平旦正直侍中严
卷十四 第 57b 页 WYG0257-0229d.png
上水一刻奏搥一鼓为一严上水二刻奏搥二鼓为再
严殿中侍御史奏开东中华云龙门引仗为小驾卤簿
百官非较猎之官著朱服集列广莫门外应还省者还
省留守填街后部从官就位前部从官依卤簿先置官
先行上水三刻奏搥三鼓为三严上水四刻奏外办正
次直侍中散骑常侍给事黄门侍郎军校剑履进夹上
閤正直侍郎负玺通事令史带龟印中书之印上水五
刻皇帝出著黑介帻单衣乘辇正直侍中负玺陪乘不
卷十四 第 58a 页 WYG0257-0230a.png
带剑殿中侍御史督摄黄麾以内次直侍中次直黄门
侍郎护驾在前又次直侍中佩信玺行玺与正直黄门
侍郎从护驾在后不鸣鼓角不得諠哗以次引出警跸
如常仪车驾出驺赞陛者再拜皇太子入守车驾将至
威仪倡引先置前部从官就位再拜车驾至行殿前回
辇正直侍中跪奏降辇次直侍中称制曰可正直侍中
俛伏起皇帝降辇登御坐侍臣升殿直卫钑戟虎贲毛
头文衣鹖尾以次列阶正直侍中奏解严先置从驾百
卷十四 第 58b 页 WYG0257-0230b.png
官还便坐幔省帝若躬亲射禽变御戎服内外从官以
及虎贲悉变服如校猎仪钑戟抽鞘以备武卫黄麾内
外从入围里列置部曲广张甄围旗鼓相望衔枚而进
甄周围会督甄令史奔骑号法施令春禽怀孕蒐而不
射鸟兽之肉不登于俎不射皮革齿牙骨角毛羽不登
于器不射甄会大司马鸣鼓蹙围众军鼓噪警角至武
埸止大司马屯北旌门二甄帅屯左右旌门殿中中郎
率获车部曲入次北旌门内之右皇帝从南旌门入射
卷十四 第 59a 页 WYG0257-0230c.png
禽谒者以获车收载还陈于获旗北王公以下以次射
禽各送诣获旗下付收禽主者事毕大司马鸣鼓解围
复屯殿中郎率其属收禽以实获车充庖厨列言统曹
正厨置尊酒俎肉于中逵以犒飨校猎众军至晡正直
侍中量宜奏严从官还著朱服钑戟复鞘再严先置官
先还三严后二刻正直侍中奏外辨皇帝著黑介帻单
衣正次直侍中散骑常侍给事黄门侍郎军校进夹御
坐正直侍中跪奏还宫次直侍郎称制曰可正直侍中
卷十四 第 59b 页 WYG0257-0230d.png
俛伏起乘舆登辇还卫从如常仪大司马鸣鼓散屯以
次就舍车驾将至威仪倡引留守填街先置前部从官
就位再拜车驾至殿前回辇正直侍中跪奏降辇次直
侍中称制曰可正直侍中俛伏起乘舆降入正直次直
侍中散骑常侍给事黄门侍郎散骑侍郎军校从至閤
亦如常仪正直侍中奏解严内外百官拜表问讯如常
仪讫罢
 宋书卷十四
卷十四 第 60a 页 WYG0257-0231a.png
 宋书卷十四考證
礼志一周之五礼其五为嘉嘉(缺二/字)(臣承苍/)按此下
 三条皆言冠礼周之五礼四字当提起另作一行所
 缺之字疑是冠礼二字
旧时岁旦○(臣承苍/)按自此至往往犹存是禳礼当另
 为一条诸本皆误
上代聘享之礼○(臣承苍/)按自此句起亦当另为一条
其亚献犹终献太常光禄勋也○犹字当移在终献二
卷十四 第 60b 页 WYG0257-0231b.png
 字之下
太祝令牲玉馔物诣塪○寻绎文义令字下当有一奉
 字
考上元辰○文帝纪上作卜
犹是选张华刘寔居太常之官以重儒教○犹当作由
殿中郎率获车部曲在司马之后○获诸本讹护(臣承/)
 (苍/)按上文言殿中郎一人典获车此当作获
殿中中郎率获车部曲入次北旌门内之右○获诸本
卷十四 第 61a 页 WYG0257-0231c.png
 并讹护今从南本改正
 
 
 
 
 
 
 
卷十四 第 61b 页 WYG0257-0231d.png
 
 
 
 
 
 
 
 宋书卷十四考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