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书-梁-沈约卷十六

卷十六 第 1a 页 WYG0257-0255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宋书卷十六
   梁    沈    约    撰
 志第六
  礼三
国之大事在祀与戎自书契经典咸崇其义而圣人之
德莫大于严父者也故司马迁著封禅书班固备郊祀
志上纪皇王正祀下录郡国百神司马彪又著祭祀志
卷十六 第 1b 页 WYG0257-0255b.png
以续终汉中兴以后其旧制诞章粲然弘备自兹以降
又有异同故复撰次云尔
汉献帝延康元年十一月己丑诏公卿告祠高庙遣兼
御史大夫张音奉皇帝玺绶策书禅帝位于魏是时魏
文帝继王位南巡在颍阴有司乃为坛于颍阴之繁阳
故城庚午登坛魏相国华歆跪受玺绂以进于王既受
毕降坛视燎成祀而返未有祖配之事魏文帝黄初二
年正月郊祀天地明堂是时魏都洛京而神祗兆域明
卷十六 第 2a 页 WYG0257-0256a.png
堂灵台皆因汉旧事四年七月帝将东巡以大军当出
使太常以一特牛告祠南郊自后以为常及文帝崩太
尉钟繇告谥南郊皆是有事于郊也
明帝太和元年正月丁未郊祀武皇帝以配天宗祀文
皇帝于明堂以配上帝是时二汉郊禋之制具存魏所
损益可知也
四年八月帝东巡过繁昌使执金吾臧霸行太尉事以
特牛祠受禅坛后汉纪章帝诏高邑祠即位坛此虽前
卷十六 第 2b 页 WYG0257-0256b.png
代已行之事然为坛以祀天而坛非神也今无事于上
帝而致祀于虚坛未详所据也
景初元年十月乙卯始营洛阳南委粟山为圆丘诏曰
盖帝王受命莫不恭承天地以彰神明尊祀世统以昭
功德故先代之典既著则禘郊祖宗之制备也昔汉氏
之初承秦灭学之后采摭残缺以备郊祀自甘泉后土
雍宫五畤神祗兆位多不经见并以兴废无常一彼一
此四百馀年废无禘礼古代之所更立者遂有阙焉曹
卷十六 第 3a 页 WYG0257-0256c.png
氏世系出自有虞氏今祀圆丘以始祖帝舜配号圆丘
曰皇皇帝天方丘所祭曰皇皇后地以舜妃伊氏配天
郊所祭曰皇天之神以太祖武皇帝配地郊所祭曰皇
地之祗以武宣皇后配宗祀皇考高祖文皇帝于明堂
以配上帝十二月壬子冬至始祀皇皇帝天于圆丘以
始祖有虞帝舜配自正始以后终魏世不复郊祀
孙权初称尊号于武昌祭南郊告天文曰皇帝臣孙权
敢用玄牡昭告皇皇后帝汉飨国二十有四世历年四
卷十六 第 3b 页 WYG0257-0256d.png
百三十行气数终禄胙运尽普天弛绝率土分崩孽臣
曹丕遂夺神器丕子睿继世作慝窃名乱制权生于东
郊遭值期运承乾秉戎志在拯世奉辞行罚举足为民
群臣将相州郡百城执事之人咸以为天意已去于汉
汉氏已终于天皇帝位虚郊祀无主休徵嘉瑞前后杂
沓历数在躬不得不受权畏天命敢不敬从谨择元日
登坛柴燎即皇帝位唯尔有神飨之左右有吴永绥天
极其后自以居非中土不复脩设中年群臣奏议宜脩
卷十六 第 4a 页 WYG0257-0257a.png
郊祀权曰郊祀当于中土今非其所重奏曰普天之下
莫非王土王者以天下为家昔周文武郊于酆镐非必
中土权曰武王伐纣即阼于镐京而郊其所也文王未
为天子立郊于酆见何经典复奏曰伏见汉书郊祀志
匡衡奏徙甘泉河东郊于长安言文王郊于酆权曰文
王德性谦让处诸侯之位明未郊也经传无明文由匡
衡俗儒意说非典籍正义不可用也虞喜志林曰吴主
纠駮郊祀追贬匡衡凡在见者莫不慨然称善也何承
卷十六 第 4b 页 WYG0257-0257b.png
天曰案权建号继天而郊享有阙固非也末年虽一南
郊而遂无北郊之礼环氏吴纪权思崇严父配天之义
追上父坚尊号为吴始祖如此说则权末年所郊坚配
天也权卒后三嗣主终吴世不郊祀则权不享配帝之
礼矣
蜀汉章武元年即皇帝位设坛建安二十六年夏四月
丙午皇帝臣备敢用玄牡昭告皇天上帝后土神祗汉
有天下历数无疆曩者王莽篡盗光武皇帝震怒致诛
卷十六 第 5a 页 WYG0257-0257c.png
社稷复享今曹操阻兵安忍子丕载其凶逆窃居神器
群臣将士以为社稷堕废备宜脩之嗣武二祖龚行天
罚备惟否德惧忝帝位询于庶民外及蛮夷君长佥曰
天命不可以不答祖业不可以久替四海不可以无主
率土式望在备一人备畏天之威又惧汉邦将湮于地
谨择元日与百寮登坛受皇帝玺绶脩燔瘗告类于大
神惟大神尚飨祚于汉家永绥四海
章武二年十月诏丞相诸葛亮营南北郊于成都
卷十六 第 5b 页 WYG0257-0257d.png
魏元帝咸熙二年十二月甲子使持节侍中太保郑冲
兼太尉司隶校尉李憙奉皇帝玺绶策书禅帝位于晋
丙寅晋设坛场于南郊柴燎告类未有祖配其文曰皇
帝臣炎敢用玄牡明告于皇皇后帝魏帝稽协皇运绍
天明命以命炎曰昔者唐尧禅位虞舜虞舜又以禅禹
迈德垂训多历年载暨汉德既衰太祖武皇帝拨乱济
民扶翼刘氏又用受禅于汉粤在魏室仍世多故几于
颠坠实赖有晋匡拯之德用获保厥肆祀弘济于艰难
卷十六 第 6a 页 WYG0257-0258a.png
此则晋之有大造于魏也诞惟四方之民罔不祗顺开
国建侯宣礼明刑廓清梁岷苞怀扬越函夏兴仁八纮
同轨遐迩驰义祥瑞屡臻天人协应无思不服肆予宪
章三后用集大命于兹炎惟德不嗣辞不获命于是群
公卿士百辟庶僚黎献陪隶暨于百蛮君长佥曰皇天
鉴下求民之瘼既有成命固非克让所得距违天序不
可以无统人神不可以旷主炎虔奉皇运畏天之威敢
不钦承休命敬简元辰升坛受禅告类上帝以永答民
卷十六 第 6b 页 WYG0257-0258b.png
望敷佑万国惟明德是飨
泰始二年正月诏曰有司前奏郊祀权用魏礼朕不虑
改作之难今便为永制众议纷互遂不时定不得以时
供飨神祀配以祖考日夕叹企贬食忘安其便郊祀时
群臣又议五帝即天也五气时异故殊其号虽名有五
其实一神明堂南郊宜除五帝之坐五郊改五精之号
皆同称昊天上帝各设一坐而已北郊又除先后配祀
帝悉从之二月丁丑郊祀宣皇帝以配天宗祀文皇帝
卷十六 第 7a 页 WYG0257-0258c.png
于明堂以配上帝是年十一月有司又议奏古者丘郊
不异宜并圆丘方泽于南北郊更脩治坛兆其二至之
祀合于二郊帝又从之一如宣帝所用王肃议也是月
庚寅冬至帝亲祠圆丘于南郊自是后圆丘方泽不别
立至今矣太康十年十月乃更诏曰孝经郊祀后稷以
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而周官云祀天旅上
帝又曰祀地旅四望四望非地则明堂上帝不得谓天
也往者众议除明堂五帝位考之礼文正经不通且诗
卷十六 第 7b 页 WYG0257-0258d.png
叙曰文武之功起于后稷故推以配天焉宣帝以神武
创业既已配天复以先帝配天于义亦不安其复明堂
及南郊五帝位晋武帝太康三年正月帝亲郊祀皇太
子皇弟皇子悉侍祠非前典也
悯帝都长安未及立郊庙而败
元帝中兴江南太兴元年始更立郊兆其制度皆太常
贺循依据汉晋之旧也三月辛卯帝亲郊祀飨配之礼
一依武帝始郊故事初尚书令刁协国子祭酒杜夷议
卷十六 第 8a 页 WYG0257-0259a.png
宜须旋都洛邑乃脩之司徒荀组据汉献帝居许即便
立郊自宜于此脩奉骠骑王导仆射荀崧太常华恒中
书侍郎庾亮皆同组议事遂施行按元帝绍命中兴依
汉氏故事宜享明堂宗祀之礼江左不立明堂故阙焉
明帝太宁三年七月始诏立北郊未及建而帝崩故成
帝咸和八年正月追述前旨于覆舟山南立之是月辛
未祀北郊始以宣穆张皇后配地魏氏故事非晋旧也
康帝建元元年正月将北郊有疑议太常顾和表曰太
卷十六 第 8b 页 WYG0257-0259b.png
始中合二至之祀于二郊北郊之月古无明文或以夏
至或同用阳复汉光武正月辛未始建北郊此则与南
郊同月及中兴草创百度从简合北郊于一丘宪章未
备权用斯礼盖时宜也至咸和中议别立北郊同用正
月魏承后汉正月祭天以地配而称周礼三王之郊一
用夏正于是从和议是月辛未南郊辛巳北郊帝皆亲

安帝元兴三年三月宋高祖讨桓玄走之己卯告义功
卷十六 第 9a 页 WYG0257-0259c.png
于南郊是年帝蒙尘江陵未返其明年应郊朝议以为
依周礼宗伯摄职三公行事尚书左丞王纳之独曰既
殡郊祀自是天子当阳有君存焉禀命而行何所辨也
齐之兴否岂如今日之比乎议者又云今宜郊故是承
制所得命三公行事又郊天极尊唯一而已故非天子
不祀也庶人以上莫不烝尝嫡子居外庶子执事礼文
炳然未有不亲受命而可祭天者又武皇受禅用二月
郊元帝中兴以三月郊今郊时未过日望舆驾无为欲
卷十六 第 9b 页 WYG0257-0259d.png
速而无据使皇舆旋反更不得亲奉遂从纳之议
晋恭帝元熙二年五月遣使奉策禅帝位于宋永初元
年六月丁卯设坛南郊受皇帝玺绂柴燎告类策曰皇
帝臣讳敢用玄牡昭告皇皇后帝晋帝以卜世告终历
数有归钦若景运以命于讳夫树君司民天下为公德
充帝王乐推攸集越俶唐虞降暨汉魏靡不以上哲格
文祖元勋陟帝位故能大拯黔黎垂训无穷晋自东迁
四维弗树宰辅焉依为日已久难棘隆安祸成元兴遂
卷十六 第 10a 页 WYG0257-0260a.png
至帝王迁播宗祀湮灭讳虽地非齐晋众无一旅仰愤
时难俯悼横流投袂一麾则皇祚尅复及危而能持颠
而能扶奸宄具歼僭伪必灭诚否终必泰兴废有期至
于拨乱济民大造晋室因藉时运以尸其劳加以殊俗
慕义重译来款正朔所暨咸服声教至乃三灵垂象山
川告祥人神和协岁月兹著是以群公卿士亿兆夷人
佥曰皇帝降鉴于上晋朝款诚于下天命不可以久淹
宸极不可以暂旷遂逼群议恭兹大礼猥以寡德托于
卷十六 第 10b 页 WYG0257-0260b.png
兆民之上虽仰畏天威略是小节顾深永怀祗惧若厉
敬简元日升坛受禅告类上帝用酬万国之嘉望克隆
天保永祚于有宋惟明灵是飨
永初元年皇太子拜告南北郊
永初二年正月上辛上亲郊祀
文帝元嘉三年车驾西征谢晦币告二郊
孝武帝考建元年六月癸巳八座奏刘义宣臧质于时
犯顺滔天作戾连结淮岱谋危社稷质反之始戒严之
卷十六 第 11a 页 WYG0257-0260c.png
日二郊庙社皆已遍陈其义宣为逆未经同告舆驾将
发丑徒冰消质既枭悬义宣禽获二寇俱殄并宜昭告
检元嘉三年讨谢晦之始普告二郊太庙贼既平荡唯
告太庙太社不告二郊礼官博议太学博士徐宏孙勃
陆澄议礼无不报始既遍告今贼已禽不应不同国子
助教苏玮生议案王制天子巡狩归假于祖祢又曾子
问诸侯适天子告于祖奠于祢命祝史告于社稷宗庙
山川告用牡币反亦如之诸侯相见反必告于祖祢乃
卷十六 第 11b 页 WYG0257-0260d.png
命祝史告至于前所告者又云天子诸侯将出必以币
帛皮圭告于祖祢反必告至天子诸侯虽事有小大其
礼略钧告出告至理不得殊郑云出入礼同其义甚明
天子出征类于上帝推前所告者归必告至则宜告郊
不复容疑元嘉三年唯告庙社未详其义或当以礼记
唯云归假祖祢而无告郊之辞果立此义弥所未达夫
礼记残缺之书本无备体折简败字多所阙略正应推
例求意不可动必徵文天子反行告社亦无成记何故
卷十六 第 12a 页 WYG0257-0261a.png
告郊独当致嫌但出入必告盖孝敬之心既以告归为
义本非献捷之礼今舆驾竟未出宫无容有告至之文
若陈告不行之礼则为未有前准愚谓祝史致辞以昭
诚信苟其义舛于礼自可从实而阙臣等参议以应告
为允宜并用牲告南北二郊太庙太社依旧公卿行事
诏可
孝建二年正月庾寅有司奏今月十五日南郊寻旧仪
庙祠至尊亲奉以太尉亚献南郊亲奉以太常亚献又
卷十六 第 12b 页 WYG0257-0261b.png
庙祠行事之始以酒灌地送神则不灌而郊初灌同之
于庙送神又灌议仪不同于事有疑辄下礼官详正太
学博士王祀之议案周礼大宗伯佐王保国以吉礼事
鬼神祗禋祀昊天则今太常是也以郊天太常亚献又
周礼外宗云王后不与则赞宗伯郑玄云后不与祭宗
伯摄其事又说云君执圭瓒祼尸大宗伯执璋瓒亚献
中代以来后不庙祭则应依礼大宗伯摄亚献也而今
以太尉亚献郑注礼月令云三王有司马无太尉太尉
卷十六 第 13a 页 WYG0257-0261c.png
秦官也盖世代弥久宗庙崇敬摄后事重故以上公亚
献又议履时之思情深于霜露室户之感有怀于容声
不知神之所在求之不以一处郑注仪礼有司云天子
诸侯祭于祊而绎绎又祭也今庙祠阙送神之祼将移
祭于祊绎明在于留神未得而杀礼郊庙祭殊故灌送
有异太常丞朱膺之议案周礼大宗伯使掌典礼以事
神为上职总祭祀而昊天为首今太常即宗伯也又寻
袁山松汉百官志云郊祀之事太尉掌亚献光禄掌三
卷十六 第 13b 页 WYG0257-0261d.png
献太常每祭祀先奏其礼仪及行事掌赞天子无掌献
事如仪志汉亚献之事专由上可不由秩宗贵官也今
宗庙太尉亚献光禄三献则汉仪也又贺循制太尉由
东南道升坛明此官必预郊祭古礼虽由宗伯然世有
因革上司亚献汉仪所行愚谓郊祀礼重宜同宗庙且
太常既掌赞天子事不容兼又寻灌事礼记曰祭求诸
阴阳之义也殷人先求诸阳乐三阕然后迎牲则殷人
后灌也周人先求诸阴灌用鬯达于渊泉既灌然后迎
卷十六 第 14a 页 WYG0257-0262a.png
牲则周人先灌也此谓庙祭非谓郊祠案周礼天官凡
祭祀赞王祼将之事郑注云祼者灌也唯人道宗庙有
灌天地大神至尊不灌而郊未始有灌于礼未详渊儒
注义炳然明审谓今之有灌相承为失则宜无灌通关
八座丞郎博士并同膺之议尚书令建平王宏重参议
谓膺之议为允诏可
大明二年正月丙午朔有司奏今月六日南郊舆驾亲
奉至时或雨魏世值雨高堂隆谓应更用后辛晋时既
卷十六 第 14b 页 WYG0257-0262b.png
出遇雨顾和亦云宜更告徐禅云晋武之世或用丙或
用已或用庚使礼官议正并详若得迁日应更告庙与
不博士王燮之议称遇雨迁郊则先代成议礼传所记
辛日有徵郊特牲曰郊之用辛也周之始郊日以至郑
玄注曰三王之郊一用夏正用辛者取其齐戒自新也
又月令曰乃择元日祈榖于上帝注曰元日谓上辛郊
祭天也又春秋载郊有二成十七年九月辛丑郊公羊
曰曷用郊用正月上辛哀元年四月辛巳郊榖梁曰自
卷十六 第 15a 页 WYG0257-0262c.png
正月至于三月郊之时也以十二月下辛卜正月上辛
如不从以正月下辛卜二月上辛如不从以二月下辛
卜三月上辛以斯明之则郊祭之礼未有不用辛日者
也晋氏或丙或已或庚并有别议武帝以十二月丙寅
南郊受禅斯则不得用辛也又泰始二年十一月己卯
始并圆丘方泽二至之祀合于二郊三年十一月庚寅
冬至祠天郊于圆丘是犹用圆丘之礼非专祈榖之祭
故又不得用辛也今之郊飨既行夏时虽得迁却谓宜
卷十六 第 15b 页 WYG0257-0262d.png
犹必用辛也徐禅所据或为未宜又案郊特牲曰受命
于祖庙作龟于祢宫郑玄注曰受命谓告退而卜也则
告义在郊非为告日今日虽有迁而郊礼不异愚谓不
宜重告曹郎朱膺之议案先儒论郊其议不一周礼有
冬至日圆丘之祭月令孟春有祈榖于上帝郑氏说圆
丘祀昊天上帝以帝喾配所谓禘也祈榖祀五精之帝
以后稷配所谓郊也二祭异时其神不同诸儒云圆丘
之祭以后稷配取其所在名之曰郊以形体言之谓之
卷十六 第 16a 页 WYG0257-0263a.png
圆丘名虽有二其实一祭晋武舍郑而从诸儒是以郊
用冬至日既以至日理无常辛然则晋代中原不用辛
日郊如徐禅议也江左以来皆用正月当以传云三王
之郊各以其正晋不改正朔行夏之时故因以首岁不
以冬日皆用上辛近代成典也夫祭之礼过时不举今
在孟春郊时未过值雨迁日于礼无违既以告日而以
事不从禋祀重敬谓宜更告高堂隆云九日南郊十日
北郊是为北郊可不以辛也尚书何偃议郑玄注礼记
卷十六 第 16b 页 WYG0257-0263b.png
引易说三王之郊一用夏正周礼凡国大事多用正岁
左传又启蛰而郊则郑之此说诚有据矣众家异议或
云三王各用其正郊天此盖曲学之辩于礼无取固知
榖梁三春皆可郊之月真所谓肤浅也然用辛之说莫
不必同晋郊庚巳参差未见前徵愚谓宜从晋迁郊依
礼用辛燮之以受命作龟知告不在日学之密也右丞
徐爰议以为郊礼用辛有碍迁日礼官祠曹考详已备
何偃据礼不应重告愚情所同寻告郊剋辰于今宜改
卷十六 第 17a 页 WYG0257-0263c.png
告事而已次辛十日居然展斋养牲在涤无缘三月谓
毛血告牷之后虽有事碍便应有司行事不容迁郊众
议不同参议宜依经遇雨迁用后辛不重告若杀牲荐
血之后值雨则有司行事诏可
明帝泰始二年十一月辛酉诏曰朕载新宝命仍离多
难戎车遄驾经略务殷禋告虽备弗获亲礼今九服既
康百祀咸秩宜聿遵前典郊谒上帝有司奏检未有先
准黄门侍郎徐爰议虞称肆类殷述昭告盖以创世成
卷十六 第 17b 页 WYG0257-0263d.png
功德盛业远开统肇基必享上帝汉魏以来聿遵斯典
高祖武皇帝克伐伪楚晋安帝尚在江陵即于京师告
义功于郊兆伏惟太始应符神武英断王赫出讨戎戒
淹时虽司奉弗亏亲谒尚阙谨寻晋武郊以二月晋元
禋以三月有非常之庆必有非常之典不得拘以常祀
限以正月上辛愚谓宜下史官考择十一月嘉吉车驾
亲郊奉谒昊天上帝高祖武皇帝配飨其馀祔食不关
今祭尚书令建安王休仁等同爰议参议为允诏可
卷十六 第 18a 页 WYG0257-0264a.png
泰始六年五月乙亥诏曰古礼王者每岁郊享爰及明
堂自晋以来间年一郊明堂同日质文详略疏数有分
自今可间二年一郊间岁一明堂外可详议有司奏前
兼曹郎虞愿议郊祭宗祀俱主天神而同日殷荐于义
为黩明诏使圆丘报功三载一享明堂配帝间岁昭荐
详辰酌衷实允懋典缘咨参议并同曹郎王延秀重议
改革之宜实如圣旨前虑愿议盖是仰述而已未显后
例谨寻自初郊间二载明堂间一年第二郊与第三明
卷十六 第 18b 页 WYG0257-0264b.png
堂还复同岁愿谓自始郊明堂以后宜各间二年以斯
相推长得异岁通关八座同延秀议后废帝元徽二年
十月丁巳有司奏郊祀明堂还复同日间年一脩
汉文帝初祭地祗于渭阳以高帝配武帝立后土社祠
于汾阴亦以高帝配汉氏以太祖兼配天地则未以后
配地也王莽作相引周礼享先妣为配北郊夏至祭后
土以高后配自此始也光武建武中不立北郊故后地
之祗常配食天坛山川群望皆在营内凡一千五百一
卷十六 第 19a 页 WYG0257-0264c.png
十四神中元年建北郊使司空冯鲂告高庙以薄后代
吕后配地江左初未立北坛地袛众神共在天郊也晋
成帝立二郊天郊则六十二神五帝之佐日月五星二
十八宿文昌北斗三台司命轩辕后土太一天一太微
钩陈北极雨师雷电司空风伯老人六十二神也地郊
则四十四神五岳四望四海四渎五湖五帝之佐沂山
岳山白山霍山医无闾山蒋山松江会稽山钱唐江先
农凡四十四也江南诸小山盖江左所立犹如汉西京
卷十六 第 19b 页 WYG0257-0264d.png
关中小水皆有祭秩也二郊所秩官有其注
宋武帝永初三年九月司空羡之尚书令亮等奏曰臣
闻崇德明祀百王之令典宪章天人自昔之所同虽因
革殊时质文异世所以本情笃教其揆一也伏惟高祖
武皇帝允协灵祗有命自天弘日静之勤立蒸民之极
帝迁明德光宅八表太和宣被玄化遐通陛下以圣哲
嗣徽道孚万国祭礼久废思光鸿烈飨帝严亲今实宜
之高祖武皇帝宜配天郊至于地祗之配虽礼无明文
卷十六 第 20a 页 WYG0257-0265a.png
先代旧章每所因循魏晋故典足为前式谓武敬皇后
宜配北郊盖述怀以追孝跻圣敬于无穷对越两仪允
洽幽显者也明年孟春有事于二郊请宣摄内外详依
旧典诏可
晋武帝太康二年冬有司奏三年正月立春祠时日尚
寒可有司行事诏曰郊祀礼典所重中间以军国多事
临时有所妨废故每从奏可自今方外事简唯此为大
亲奉禋享固常典也成帝祠南郊遇雨侍中顾和启宜
卷十六 第 20b 页 WYG0257-0265b.png
还更剋日诏可汉明帝据月令有五郊迎气服色之礼
因采元始中故事兆五郊于洛阳祭其帝与神车服各
顺方色魏晋依之江左以来未遑脩建
宋孝武大明五年四月庚子诏曰昔文德在周明堂崇
祀高烈惟汉汶邑斯尊所以职祭罔愆气令斯正鸿名
称首济世飞声朕皇考太祖文皇帝功耀洞元圣灵昭
俗内穆四门仁济群品外薄八荒威憺殊俗南脑劲越
西髓刚戎裁礼兴稼穑之根张乐协四气之纪匡饰坟
卷十六 第 21a 页 WYG0257-0265c.png
序引无题之外旌延宝臣尽盛德之范训深劭农政高
刑厝万物捸通百神荐祉动协天度下沿地德故精纬
上灵动殖下瑞诸侯轨道河溓海夷朕仰凭洪烈入子
万姓皇天降祐迄将一纪思奉扬休德永播无穷便可
详考姬典经始明堂宗祀先灵式配上帝诚敬克展幽
显咸秩惟怀永远感慕崩心有司奏伏寻明堂辟雍制
无定文经记参差传说乖舛名儒通哲各事所见或以
为名异实同或以为名实皆异自汉暨晋莫之能辨周
卷十六 第 21b 页 WYG0257-0265d.png
书云清庙明堂路寝同制郑玄注礼仪生于斯诸儒又
云明堂在国之阳丙已之地三里之内至于屋宇堂个
户牖达向世代湮缅难得该详晋侍中裴頠西都硕学
考详前载未能制定以为尊祖配天其义明著庙宇之
制理据未分直可为殿以崇严祀其馀杂碎一皆除之
参详郑玄之注差有准据裴頠之奏窃谓可安国学之
南地实丙巳爽垲平畅足以营建其墙宇规范宜拟则
太庙唯十有二间以应期数依汉汶上图仪设五帝位
卷十六 第 22a 页 WYG0257-0266a.png
太祖文皇帝对飨祭皇天上帝虽为差降至于三载恭
祀理不容异自郊徂宫亦宜共日礼记郊以特牲诗称
明堂羊牛吉蠲虽同质文殊典且郊有燔柴堂无禋燎
则鼎俎彝簋一依庙礼班行百司搜材简工权置起部
尚书将作大匠量物商程剋今秋缮立乃依頠议但作
大殿屋雕画而已无古三十六户七十二牖之制六年
正月南郊还世祖亲奉明堂祠祭五畤之帝以文皇帝
配是用郑玄议也官有其注
卷十六 第 22b 页 WYG0257-0266b.png
大明五年九月甲子有司奏南郊祭用三牛庙四时祠
六室用二牛明堂肇建祠五帝太祖文皇帝配未详祭
用几牛太学博士司马兴之议案郑玄注礼记大传称
孝经郊祀后稷以配天配灵威仰也宗祀文王于明堂
以配上帝配五帝也夫五帝司方位殊功一牲牢之用
理无差降太祖文皇帝躬成天地则道兼覆载左右群
生则化洽四气祖宗之称不足彰无穷之美金石之音
未能播勋烈之盛故明堂聿脩圣心所以昭玄极汎配
卷十六 第 23a 页 WYG0257-0266c.png
宗庙先儒所以得礼情愚管所见谓宜用六牛博士虞
和议祀帝之名虽五而所生之实常一五德之帝迭有
休王各有所司故有五室宗祀所主要随其王而飨焉
主一配一合用二牛祠部郎颜奂议祀之为义并五帝
以为言帝虽云五牲牢之用谓不应过郊祭庙祀宜用
二牛
明帝泰始七年十月庚子有司奏来年正月十八日祠
明堂寻旧南郊与明堂同日并告太庙未审今祀明堂
卷十六 第 23b 页 WYG0257-0266d.png
复告与否祠部郎王延秀议案郑玄云郊者祭天之名
上帝者天之别名也神无二主故明堂异处以避后稷
谨寻郊宗二祀既名殊实同至于应告不容有异守尚
书令袁粲等并同延秀议
魏明帝世中护军蒋济奏曰夫帝王大礼巡狩为先昭
祖扬祢封禅为首是以自古革命受符未有不蹈梁父
登泰山刋无竟之名纪天人之际者也故司马相如谓
有文以来七十二君或从所繇于前谨遗迹于后太史
卷十六 第 24a 页 WYG0257-0267a.png
公曰主上有圣明而不宣布有司之过也然则元功懿
德不刋山梁之石无以显帝王之功布生民不朽之观
也语曰当君而叹尧舜之美譬犹人子对厥所生誉他
人之父今大魏振前王之弊乱拯流遁之艰危接千载
之衰继百世之废始自武文至于圣躬所以参成天地
之道纲维人神之化上天报应嘉瑞显祥以比往古其
优衍丰隆无所取喻至于历世迄今未发大礼虽志在
扫尽残盗荡涤馀秽未遑斯事若尔三苗堀彊于江海
卷十六 第 24b 页 WYG0257-0267b.png
大舜当废东巡之仪徐夷跳梁于淮泗周成当止岱岳
之礼也且昔岁破吴虏于江汉今兹屠蜀贼于陇右其
震荡内溃在不复淹就当探其窟穴无累于封禅之事
也此仪久废非仓卒所定宜下公卿广纂其礼卜年考
时昭告上帝以副天下之望臣待罪军旅不胜大愿冒
死以闻诏曰闻济斯言使吾汗出流足自开辟以来封
禅者七十馀君尔故太史公曰虽有受命之君而功有
不洽是以中间旷远者千有馀年近数百载其仪阙不
卷十六 第 25a 页 WYG0257-0267c.png
可得记吾何德之脩敢庶兹乎济岂谓世无管仲以吾
有桓公登泰山之志乎吾不敢欺天也济之所言华则
华矣非助我者也公卿侍中尚书常侍省之而已勿复
有所议亦不须答诏也帝虽拒济议而实使高堂隆草
封禅之仪以天下未一不欲便行大礼会隆卒故不行
晋武帝平吴混一区宇太康元年九月庚寅尚书令卫
瓘尚书左仆射山涛魏舒尚书刘寔张华等奏曰圣德
隆茂光被四表诸夏乂清幽荒率从神策庙算席卷吴
卷十六 第 25b 页 WYG0257-0267d.png
越孙皓稽颡六合为家巍巍之功格于天地宜同古典
勒封东岳告三府太常为仪制瓘等又奏臣闻肇自生
民则有后辟载祀之数莫之能纪立德济世挥扬仁风
以登封泰山者七十有四家其谥号可知者十有四焉
沈沦寂寞曾无遗声者不可胜记自黄帝以来古传昧
略唐虞以来典谟炳著三王代兴体业继袭周道既没
秦氏承之至于汉魏而质文未复大晋之德始自重黎
实佐颛顼至于夏商世序天地其在于周不失其绪金
卷十六 第 26a 页 WYG0257-0268a.png
德将升世济明圣外平蜀汉海内归心武功之盛实由
文德至于陛下受命践祚弘建大业群生仰流唯独江
湖沅湘之表凶桀负固历代不宾神谋独断命将出讨
兵威暂加数旬荡定羁其鲸鲵赦其罪逆云覆雨施八
方来同声教所被达于四极虽黄轩之征大禹远略周
之奕世何以尚今若夫玄石素文底号前载象以姓表
言以事告河图洛书之徵不是过也加以驺虞麟趾众
瑞并臻昔夏殷以丕崇为祥周武以乌鱼为美咸曰休
卷十六 第 26b 页 WYG0257-0268b.png
哉然符瑞之应备物之盛未有若今之富者也宜宣大
典礼中岳封泰山禅梁父发德号明至尊享天休笃黎
庶勒千载之表播流后之声俾百代之下莫不兴起斯
帝王之盛业天人之至望也诏曰今逋寇虽殄外则障
塞有警内则民黎未康此盛德之事所未议也瓘等又
奏今东渐于海西被流沙大漠之阴日南北户莫不通
属茫茫禹迹今实过之则天人之道已周巍巍之功已
著宜有事梁父脩礼地祗登封泰山致诚上帝以答人
卷十六 第 27a 页 WYG0257-0268c.png
神之愿乞如前奏诏曰今阴阳未和政刑未当百姓未
得其所岂可勒功告成邪瓘又奏臣闻处帝王之位者
必有历运之期天命之应济生民之大功者必有盛德
之容告成之典无不可诬有不可让自古道也而明诏
谦冲屡辞其礼虽盛德攸在推而未居夫三公职典天
地实掌民物国之大事取议于此汉氏封禅非是官也
不在其事臣等前奏盖陈祖考之功天命又应陛下之
德合同四海述古考今宜循此礼至于剋定岁月须五
卷十六 第 27b 页 WYG0257-0268d.png
府上议然后奏闻请写诏及奏如前下议诏曰虽荡清
江表皆临事者之劳何足以告成方望群后思隆大化
以宁区夏百姓获又与之休息此朕日夜之望无所复
下诸府矣勿复为烦瓘等又奏臣闻唐虞二代济世弘
功之君莫不仰答天心俯协民志登介丘履梁父未有
辞焉者盖不可让也今陛下勋高百王德无与二茂绩
宏规巍巍之业固非臣等所能究论而圣旨劳谦屡自
抑损时至弗应推美不居阙皇代之上仪塞神祗之款
卷十六 第 28a 页 WYG0257-0269a.png
望使大晋之典谟不同风于三五臣等诚不敢奉诏请
如前奏施行诏曰方当共弘治道以康庶绩且俟他年
无复纷纭也
太康元年冬王公有司又奏自古圣明光宅四海封禅
名山著于史籍作者七十四君矣舜禹之有天下巡狩
四岳躬行其道易著观民省方礼有升中于天诗颂陟
其高山皆载在方策文王为西伯以服事殷周公以鲁
蕃列于诸侯或享于岐山或有事泰山徒以圣德犹得
卷十六 第 28b 页 WYG0257-0269b.png
为其事自是以来功薄而僭其义者不可胜言号谥不
泯以至于今况高祖宣皇帝肇开王业海内有截世宗
景皇帝济以大功辑宁区夏太祖文皇帝受命造晋荡
定蜀汉陛下应期龙兴混壹六合泽被群生威震无外
昔汉氏失统吴蜀鼎峙兵兴以来近将百年地险俗殊
民望绝塞以为分外其日久矣大业之隆重光四叶不
羁之寇二世而平非聪明神武先天弗违孰能巍巍其
有成功若兹者欤臣等幸以千载得遭运会亲奉大化
卷十六 第 29a 页 WYG0257-0269c.png
目睹太平至公之美谁与为让宜祖述先朝宪章古昔
勒功岱岳登封告成弘礼乐之制正三雍之典扬名万
世以显祖宗是以不胜大愿敢昧死以闻请告太常具
礼仪上复诏曰所议诚前烈之盛事也方今未可以尔
便报绝之
宋太祖在位长久有意封禅遣使履行泰山旧道诏学
士山谦之草封禅仪注其后索虏南寇六州荒毁其意
乃息
卷十六 第 29b 页 WYG0257-0269d.png
世祖大明元年十一月戊申太宰江夏王义恭表曰惟
皇天崇称大道始行揖让迄于有晋虽聿脩前绪而迹
沦言废蔑记于竹素者焉可单书绍乾维建徽号流风
声被丝管自无怀以来可传而不朽者七十有四君罔
仁厚而道灭鲜义浇而德宣钟律之先旷世绵绝难得
而闻丘索著明者尚有遗炳故易称先天弗违后天奉
时盖陶唐姚姒商姬之主莫不由斯道也是以风化大
洽光熙于后炎汉二帝亦踵曩则因百姓之心听舆人
卷十六 第 30a 页 WYG0257-0270a.png
之颂龙驾帝服镂玉梁甫昌言明称告成上灵况大宋
表祥唐虞受终素德山龙启符金玉显瑞异采腾于轸
墟紫烟蔼于邦甸锡冕兆九五之徵文豹赴天历之会
诚二祖之幽庆圣后之冥休道冠轩尧惠深亭毒而犹
执冲约未言封禅之事四海窃以恧焉臣闻惟皇配极
惟帝祀天故能上稽乾式照临黔首协和穹昊膺兹多
福高祖武皇帝明并日月光振八区拯巳溺之晋济横
流之世拨乱宁民应天受命鸿徽洽于海表威棱震乎
卷十六 第 30b 页 WYG0257-0270b.png
沙外太祖文皇帝体圣履仁述业兴礼正乐颂作象历
明达通于神祗玄泽被乎上下仁孝命世睿武英挺遭
运屯否三才湮灭乃龙飞五洲凤翔九江身先八百之
期断出人鬼之表庆烟应高牙之建风耀符发迹之辰
亲剪凶逆躬清昏壒天地革始夫妇更造岂与彼承业
继绪拓复禹迹车一其轨书罔异文者同年而议哉今
龙麟已至凤凰已仪比李已实灵茅已茂雕气降雰于
宫榭珍露呈味于禁林嘉禾积穗于殿甍连理合干于
卷十六 第 31a 页 WYG0257-0270c.png
园籞皆耀质离宫植根兰囿至夫霜毫玄文素翮赪羽
泉河山岳之瑞草木金石之祥方畿憬涂之谒抗驿绝
祖之奏彪炳杂沓粤不可胜言太平之应兹焉富矣宜
其从天人之诚遵先王之则备万乘整法驾脩封泰山
瘗玉岱趾延乔松于东序诏韩岐于西厢麾天阍使启
关谒紫宫朝太一奏钧天咏云门赞扬幽奥超声前古
岂不盛哉伏愿时命宗伯具兹典度诏曰太宰表如此
昔之盛王永保鸿名常为称首由斯道矣朕遭家多难
卷十六 第 31b 页 WYG0257-0270d.png
入纂绝业德薄勋浅鉴寐崩愧顷麟凤表祯茅禾兼瑞
虽符祥显见恧乎犹深庶仰述先志拓清中宇礼祗谒
神朕将试哉四年四月辛亥有司奏曰臣闻崇号建极
必观俗以树教正位居体必采世以立言是以重代列
圣咸由厥道玄勋上烈融章未分鸣光委绪歇而罔臧
若其显谥略腾轨则系缀声采徵略闻听爰洎姬汉风
流尚存遗芬馀荣绵映纪纬虽年绝世祀代革精华可
得腾金綵奏玉润镂迹以熏今镌德以丽远而四望埋
卷十六 第 32a 页 WYG0257-0271a.png
禋歌之礼日观弛脩封之容岂非神明之业难崇功基
之迹易泯自兹以降讫于季末莫不欲英弘徽位详固
洪声岂徒深默脩文渊幽驭世而已谅以縢非虚奏书
匪妄埋击雨恕神淳荫复树安得紫坛肃祗竹宫载伫
散火投郊流星奔座宝纬初基厌灵命历德振弛维功
济沦象玄浸纷流华液幽润规存永驭思详树远太祖
文皇帝以启遘泰运景望震凝采乐调风集礼宣度祖
宗相映轨迹重晖圣上韫箓蕃河伫翔衡汉金波掩照
卷十六 第 32b 页 WYG0257-0271b.png
华耀停明运动时来跃飞风举澄氛海岱开景中区歇
神还灵颓天重耀储正凝位于兼明衮岳蕃华于元列
故以祥映昌基系发篆素重以班朝待典饰令详仪纂
综沦芜搜腾委逸奏玉郊宫禋圭玄畤景集天庙脉壤
祥农节至昕阳川丘夙礼纲威巡袪表绥中甸史流其
咏民挹其风于是涵迹视阴振声威响历代之渠沈(阙/)
望内安侯之长贤王入侍殊生诡气奉俗还乡羽族卉
仪怀音革状边帛绝书权光弛烛天岱发灵宗河开宝
卷十六 第 33a 页 WYG0257-0271c.png
崇丘沦鼎振采泗渊云皇王岳摛藻(阙/)汉并角即音栖
翔禁籞衮甲霜咮翾舞川肆荣泉流镜后昭河源故以
波沸外关云蒸内泽若其雪趾青毳玄文朱綵日月郊
甸择木弄音重以荣露腾轩萧云掩阁镐颖孳萌移华
渊禁山舆伫衡云鹣竦翼海鲽泳流江茅吐荫校书之
列仰笔以饰辞济代之蕃献邑以待礼岂非神协气昌
物瑞云照蒱轩龟轸(阙/)泉淳芳太宰江夏王臣义恭咀
道遵英抽奇丽古该润图史施详閟载表以功懋往初
卷十六 第 33b 页 WYG0257-0271d.png
德耀炎昊升文中岱登牒天关耀冠荣名摛振声号而
道谦称首礼以虚挹将使玄祗缺观幽瑞乖期梁甫无
盛德之容介丘靡声闻之响加穷泉之野献八代之驷
交木之乡奠绝金之楛肃灵重表珍符兼贶伏惟陛下
谟详渊载衍属休章依徵圣灵润色声业诹辰稽古肃
齐警列儒僚展采礼官相仪悬蕤动音洪钟竦节阳路
整卫正途清禁于是绩环佩端玉藻鸣凤伫律腾驾流
文间綵比象之容昭明纪数之服徽焯天阵容藻神行
卷十六 第 34a 页 WYG0257-0272a.png
翠盖怀阴羽华列照乃诏联事掌祭宾客赞仪金支宿
县镛石润响命五神以相列辟九关以集灵警卫兵而
开云先雨祗以洒路霞凝生阙烟起成宫台冠丹光坛
浮素霭尔乃临中坛备盛礼天降祥锡寿固皇根谷动
神音山传称响然后辨年问老陈诗观俗归荐告神奉
遗清庙光美之盛彰乎万古渊祥之烈溢乎无穷岂不
盛欤臣等生接昌辰肃懋明世束教管闻未足言道且
章志湮微代往沦绝拘采遗文辨明训诰(阙/)   簉
卷十六 第 34b 页 WYG0257-0272b.png
访邹鲁草縢书堙玉之礼具竦石绳金之仪和芝润瑛
镌玺乾封惧弗轨属上徽燀当王则谨奉仪注以闻诏
曰天生神物昔王称愧况在寡德敢当鸿贶今文轨未
一可停此奏
汉献帝建安十八年五月以河北十郡封魏武帝为魏
公是年七月始建宗庙于邺自以诸侯礼立五庙也后
虽进爵为王无所改易延康元年文帝继王位七月追
尊皇祖为太王丁夫人曰太王后黄初元年十一月受
卷十六 第 35a 页 WYG0257-0272c.png
禅又追尊太王曰太皇帝皇考武王曰武皇帝明帝太
和三年六月又追尊高祖大长秋曰高皇夫人吴氏曰
高皇后并在邺庙庙所祠则文帝之高祖处士曾祖高
皇祖太皇帝共一庙考太祖武皇帝特一庙百世不毁
然则所祠止于亲庙四室也至明帝太和三年十一月
洛京庙成则以亲尽迁处士主置园邑使令丞奉荐而
使行太傅太常韩暨行太庙宗正曹恪持节迎高皇以
下神主共一庙犹为四室而已至景初元年六月群公
卷十六 第 35b 页 WYG0257-0272d.png
有司始更奏定七庙之制曰大魏三圣相承以成帝业
武皇帝肇建洪基拨乱夷险为魏太祖文皇帝继天革
命应期受禅为魏高祖上集成大命清定华夏兴制礼
乐宜为魏烈祖更于太祖庙北为二祧其左为文帝庙
号曰高祖昭祧其右拟明帝号曰烈祖穆祧三祖之庙
万世不毁其馀四庙亲尽迭迁一如周后稷文武庙祧
之礼孙盛魏氏春秋曰夫谥以表行庙以存容皆于既
殁然后著焉所以原始要终以示百世者也未有当年
卷十六 第 36a 页 WYG0257-0273a.png
而逆制祖宗未终而豫自尊显昔华乐以厚敛致讥周
人以豫凶违礼魏之群司于是乎失正矣文帝甄后赐
死故不列庙明帝即位有司奏请追谥曰文昭皇后使
司空王朗持节奉策告祠于陵三公又奏曰自古周人
归祖后稷又特立庙以祀姜嫄今文昭皇后之于后嗣
圣德至化岂有量哉夫以皇家世妃之尊神灵迁化而
无寝庙以承享祀非以报显德昭孝敬也稽之古制宜
依周礼先妣别立寝庙奏可以太和元年二月立庙于
卷十六 第 36b 页 WYG0257-0273b.png
邺四月洛邑初营宗庙掘地得玉玺方一寸九分其文
曰天子羡思慈亲明帝为之改容以太牢告庙至景初
元年十二月己未有司又奏文昭皇后庙京师永传享
祀乐舞与祖庙同废邺庙
魏文帝黄初二年六月以洛京宗庙未成乃祠武帝于
建始殿亲执馈奠如家人礼何承天曰案礼将营宫室
宗庙为先庶人无庙故祭于寝帝者行之非礼甚矣
汉献帝延康元年七月魏文帝幸谯亲祠谯陵此汉礼
卷十六 第 37a 页 WYG0257-0273c.png
也汉氏诸陵皆有园寝者承秦所为也说者以为古前
庙后寝以象人君前有朝后有寝也庙以藏主四时祭
祀寝有衣冠象生之具以荐新秦始出寝起于墓侧汉
因弗改陵上称寝殿象生之具古寝之意也及魏武帝
葬高陵有司依汉立陵上祭殿至文帝黄初三年乃诏
曰先帝躬履节俭遗诏省约子以述父为孝臣以系事
为忠古不墓祭皆设于庙高陵上殿屋皆毁坏车马还
厩衣服藏府以从先帝俭德之志及文帝自作终制又
卷十六 第 37b 页 WYG0257-0273d.png
曰寿陵无立寝殿造园邑自后至今陵寝遂绝
孙权不立七庙以父坚尝为长沙太守长沙临湘县立
坚庙而已权既不亲祠直是依后汉奉南顿故事使太
守祠也坚庙又见尊曰始祖庙而不在京师又以民人
所发吴芮冢材为屋未之前闻也于建邺立兄长沙桓
王策庙于朱爵桥南权疾太子所祷即策庙也权卒子
亮代立明年正月于宫东立权庙曰太祖庙既不在宫
南又无昭穆之序及孙皓初立追尊父和曰文皇帝皓
卷十六 第 38a 页 WYG0257-0274a.png
先封乌程侯即改葬和于乌程西山号曰明陵置园邑
二百家于乌程立陵寝使县令丞四时奉祀宝鼎元年
遂于乌程分置吴兴郡使太守执事有司寻又言宜立
庙京邑宝鼎二年遂更营建号曰清庙遣守丞相孟仁
太常姚信等备官僚中军步骑以灵舆法驾迎神主于
明陵亲引仁拜送于庭比仁还中吏手诏日夜相继奉
问神灵起居动止巫觋言见和被服颜色如平日皓悲
喜悉召公卿尚书诣閤下受赐灵舆当至使丞相陆凯
卷十六 第 38b 页 WYG0257-0274b.png
奉三牲祭于近郊皓于金城外露宿明日望拜于东门
之外又拜庙荐飨比七日三祭倡伎昼夜娱乐有司奏
祭不欲数数则黩宜以礼断情然后止
蜀汉章武元年四月建尊号于成都是月立宗庙祫祭
高祖已下皆绍世而起亦未辨继何帝为祢亦无祖宗
之号刘禅面缚北地王谌哭于昭烈之庙此则是庙别
立也
魏元帝咸熙元年增封晋文帝进爵为王追命舞阳宣
卷十六 第 39a 页 WYG0257-0274c.png
文侯为晋宣王忠武侯为晋景王是年八月文帝崩谥
曰文王武帝太始元年十二月丙寅受禅丁卯追尊皇
祖宣王为宣皇帝伯考景王为景皇帝考文王为文皇
帝宣王妃张氏为宣穆皇后景王夫人羊氏为景皇后
二年正月有司奏天子七庙宜如礼营建帝重其役诏
宜权立一庙于是群臣奏议上古清庙一宫尊远神祗
逮至周室制为七庙以辨宗祧圣旨深弘远迹上世敦
崇唐虞舍七庙之繁华遵一宫之尊远昔舜承尧禅受
卷十六 第 39b 页 WYG0257-0274d.png
终文祖遂陟帝位盖三十载正月元日又格于文祖此
则虞氏不改唐庙因仍旧宫可依有虞氏故事即用魏
庙奏可于是追祭征西将军豫章府君颍川府君京兆
府君与宣皇帝景皇帝文皇帝为三昭三穆是时宣皇
未升太祖虚位所以祠六世与景帝为七庙其礼则据
王肃说也七月又诏曰主者前奏就魏旧庙诚亦有准
然于祗奉神明情犹未安宜更营造崇正永制于是改
创宗庙十一月追尊景帝夫人夏后氏为景怀皇后
卷十六 第 40a 页 WYG0257-0275a.png
太康元年灵寿公主脩丽祔于太庙周汉未有其准魏
明帝则别立庙晋又异魏也六月因庙陷当改治群臣
又议奏曰古者七庙异所自宜如礼诏又曰古虽七庙
自近代以来皆一庙七室于礼无废于情为叙亦随时
之宜也其便仍旧至十年乃更改筑于宣阳门内穷壮
极丽然坎位之制犹如初尔庙成帝率百官迁神主于
新庙自征西以下车服导从皆如帝者之仪摰虞之议
也至世祖武皇帝崩则迁征西及惠帝崩又迁豫章而
卷十六 第 40b 页 WYG0257-0275b.png
惠帝世悯怀太子太子二子哀太孙臧冲太孙尚并祔
庙元帝世怀帝殇太子又祔庙号为阴室四殇怀帝初
又策谥武帝杨后曰武悼皇后改葬峻阳陵侧别立弘
训宫不列于庙元帝既即尊位上继武帝于礼为祢如
汉光武上继元帝故事也是时西京神主堙灭虏庭江
左建庙皆更新造寻以登怀帝之主又迁颍川位虽七
室其实五世盖从刁协以兄弟为世数故也于时百度
草创旧礼未备三祖毁主权居别室太兴三年将登悯
卷十六 第 41a 页 WYG0257-0275c.png
帝之主于是乃定更制还复豫章颍川二主于昭穆之
位以同惠帝嗣武帝故事而惠怀悯三帝自从春秋尊
尊之义在庙不替也至元帝崩则豫章复迁然元帝神
位犹在悯帝之下故有坎室者十也至明帝崩而颍川
又迁犹十室也于时续广太庙故三迁主并还西储名
之曰祧以准远庙成帝咸和三年苏峻覆乱京都温峤
等入伐立行庙于白石告元帝先后曰逆臣苏峻倾覆
社稷毁弃三正污辱海内臣亮等手刃戎首龚行天罚
卷十六 第 41b 页 WYG0257-0275d.png
惟中宗元皇帝肃祖明皇帝明穆皇后之灵降鉴有罪
剿绝其命剪此群凶以安宗庙臣等虽陨首摧躯犹生
之年咸康七年五月始作武悼皇后神主祔于庙配飨
世祖成帝崩而康帝承统以兄弟一世故不迁京兆始
十一室也康帝崩京兆迁入西储同谓之祧如前三祖
迁主之礼故正室犹十一也穆帝崩而哀帝海西并为
兄弟无所登降咸安之初简文皇帝上继元皇帝世秩
登进于是颍川京兆二主复还昭穆之位至简文崩颍
卷十六 第 42a 页 WYG0257-0276a.png
川又迁孝武皇帝太元十六年改作太庙殿正室十六
间东西储各一间合十八间栋高八丈四尺堂基长三
十九丈一尺广十丈一尺堂集方石庭以塼尊备法驾
迁神主于行庙征西至京兆四主及太子太孙各用其
位之仪服四主不从帝者之仪是与太康异也诸主既
入庙设脯醢之奠及新庙成帝主还室又设脯醢之奠
十九年二月追尊简文母会稽太妃郑氏为简文皇帝
宣太后立庙太庙道西及孝武崩京兆又迁如穆帝之
卷十六 第 42b 页 WYG0257-0276b.png
世四祧故事安帝隆安四年以孝武母简文李太后帝
母宣德陈太后祔于宣郑太后之庙
元兴三年三月宗庙神主在寻阳已立新主于太庙权
告义事四月辅国将军何无忌奉送神主还丙子百官
拜迎于石头戊寅入庙安帝崩未及禘而天禄终焉
宋武帝初受晋命为宋王建宗庙于彭城依魏晋故事
立一庙初祠高祖开封府君曾祖武原府君皇祖东安
府君皇考处士府君武敬臧后从诸侯五庙之礼也既
卷十六 第 43a 页 WYG0257-0276c.png
即尊位乃增祠七世右北平府君六世相国掾府君为
七庙永初初追尊皇考处士为孝穆皇帝皇妣赵氏为
穆皇后三年孝懿萧皇后崩又祔庙高祖崩神主升庙
犹从昭穆之序如魏晋之制虚太祖之位也庙殿亦不
改构又如晋初之因魏也文帝元嘉初追尊所生胡媫
妤为章皇太后立庙西晋宣太后地孝武昭太后明帝
宣太后并祔章太后庙
晋元帝大兴三年正月乙卯诏曰吾虽上继世祖然于
卷十六 第 43b 页 WYG0257-0276d.png
怀悯皇帝皆北面称臣今祠太庙不亲执觞酌而令有
司行事于情礼不安可依礼更处太常华恒议今圣上
继武皇帝宜准汉世祖故事不亲执觞爵又曰今上承
继武帝而庙之昭穆四世而已前太常贺循博士傅纯
以为惠怀及悯宜别立庙然臣愚谓庙室当以客主为
限无拘常数殷世有二祖二宗若拘七室则当祭祢而
已推此论之宜还复豫章颍川全祠七庙之礼骠骑长
史温峤议凡言兄弟不相入庙既非礼文且光武奋剑
卷十六 第 44a 页 WYG0257-0277a.png
振起不策名于孝平豫神其事以应九世之谶又古不
共庙故别立焉今上以策名而言殊于光武之事躬奉
烝尝于经既正于情又安矣太常恒欲还二府君以全
七世峤谓是宜骠骑将军王导从峤议峤又曰其非子
者可直言皇帝敢告某皇帝又若以一帝为一世则不
祭祢反不及庶人于是帝从峤议悉施用之孙盛晋春
秋曰阳秋传云臣子一例也虽继君位不以后尊降废
前敬昔鲁僖上嗣庄公以友于长幼而外之为逆准之
卷十六 第 44b 页 WYG0257-0277b.png
古义明诏是也
穆帝永和二年七月有司奏十月殷祭京兆府君当迁
祧室昔征西豫章颍川三府君毁主中兴之初权居天
府在庙门之西咸康中太常冯怀表续奉还于西储夹
室谓之为祧疑亦非礼今京兆迁入是为四世远祖长
在太祖之上昔周室太祖世远故迁有所归今晋庙宣
皇为主而四祖居之是屈祖就孙也殷祫在上是代太
祖也领司徒蔡谟议四府君宜改筑别室若未展者当
卷十六 第 45a 页 WYG0257-0277c.png
入就太庙之室人莫敢卑其祖文武不先不窋殷祭之
日征西东面处宣皇之上其后迁庙之主藏于征西之
祧祭荐不绝护军将军冯怀表议礼无庙者为坛以祭
可别立室藏之至殷禘则祭于坛也辅国将军谯王司
马无忌等议诸儒谓太王王季迁主藏于文武之祧如
此府君迁主宜在宣皇帝庙中然今无寝室宜变通而
改筑又殷祫太庙征西东面尚书郎孙绰与无忌议同
曰太祖虽位始九五而道以从畅替人爵之尊笃天伦
卷十六 第 45b 页 WYG0257-0277d.png
之道所以成教本而光百代也尚书郎徐禅议礼去祧
为坛去坛为墠岁祫则祭之今四祖迁主可藏之石室
有祷则祭于坛墠又遣禅至会稽访处士虞喜喜答曰
汉世韦玄成等以毁主瘗于园魏朝议者云应埋两阶
之间且神主本在太庙若今别室而祭则不如永藏又
四君无追号之礼益明应毁而无祭于是抚军将军会
稽王司马昱尚书刘劭等奏四祖同居西祧藏主石室
禘祫乃祭如先朝旧仪时陈留范宣兄子问此礼宣答
卷十六 第 46a 页 WYG0257-0278a.png
曰舜庙所祭皆是庶人其后世远而毁不居舜上不序
昭穆今四君号犹依本非以功德致礼也若依虞主之
瘗则犹藏子孙之所若依夏主之埋则又非本庙之阶
宜思其变别筑一室亲未尽则禘祫处宣帝之上亲尽
则无缘下就子孙之列其后太常刘遐等同蔡谟议博
士张凭议或疑陈于太祖者皆其后毁主凭案古议无
别前后之文也禹不先鲧则迁主居太祖之上亦可无
疑矣安帝义熙九年四月将殷祭诏博议迁毁之礼大
卷十六 第 46b 页 WYG0257-0278b.png
司马琅邪王司马德文议太始之初虚太祖之位而缘
情流远上及征西故世尽则宜毁而宣皇帝正太祖之
位又汉光武帝移十一帝主于洛邑则毁主不设理可
推矣宜从范宣之言筑别室以居四府君之主永藏而
不祀也大司农徐广议四府君尝处庙室之首歆率土
之祭若霾之幽壤于情理未必咸尽谓可迁藏西储以
为远祧而禘飨永绝也太尉咨议参军袁豹议仍旧无
革殷祠犹及四府君情理为允祠部郎臧焘议四府君
卷十六 第 47a 页 WYG0257-0278c.png
之主享祀礼废则亦神所不依宜同虞主之瘗霾矣时
高祖辅晋与大司马议同须后殷祀行事改制
晋孝武帝太元十二年五月壬戍诏曰昔建太庙每事
从俭约思与率土致力备礼又太祖虚位明堂未建郊
祀国之大事而稽古之制阙然便可详议祠部郎徐邈
议圆丘郊祀经典无二宣皇帝尝辨斯义而检以圣典
爰及中兴备加研极以定南北二郊诚非异学所可轻
改也谓仍旧为安武皇帝建庙六世三昭三穆宣皇帝
卷十六 第 47b 页 WYG0257-0278d.png
创基之主实惟太祖亲则王考四庙在上未及迁世故
权虚东向之位也兄弟相及义非二世故当今庙祀世
数未足而欲太祖正位则违事七之义矣又礼曰庶子
王亦禘祖立庙盖谓支胤授位则亲近必复京兆府君
于今六世宜复立此室则宣皇未在六世之上须前世
既迁乃太祖位定尔京兆迁毁宜藏主于石室虽禘祫
犹弗及何者传称毁主升合乎太祖升者自下之名不
谓可降尊就卑也太子太孙阴室四主储嗣之重升祔
卷十六 第 48a 页 WYG0257-0279a.png
皇祖所配之庙世远应迁然后从食之孙与之俱毁明
堂圆方之制纲领已举不宜阙配帝之祀且王者以天
下为家未必一邦故周平光武无废于二京也周公宗
祀文王汉明配以世祖自非惟新之考孰配上帝邈又
曰明堂所配之神积疑莫辨按易殷荐上帝以配祖考
祖考同配则上帝亦为天而严父之义显周礼旅上帝
者有故告天与郊祀常礼同用四圭故并言之若上帝
者五帝经文何不言祀天旅五帝祀地旅四望乎人帝
卷十六 第 48b 页 WYG0257-0279b.png
之与天帝虽天人之通谓然五方不可言上帝诸侯不
可言大君也书无全證而义容彼此故太始太康二纪
之间兴废迭用矣侍中车胤议又曰明堂之制既其难
详且乐主于和礼主于敬故质文不同音器亦殊既茅
茨广厦不一其度何必守其形范而不知弘本顺民乎
九服咸宁河朔无尘然后明堂辟雍可崇而修之中书
令王珉意与胤同太常孔注议太始开元所以上祭四
府君诚以世数尚近可得飨祠非若殷周先世王迹所
卷十六 第 49a 页 WYG0257-0279c.png
因也向使京兆尔时在七世之外自当不祭此四王推
此知既毁之后则殷禘所绝矣吏部郎王忱议明堂则
天象地仪观之大宜俟皇居反旧然后脩之骠骑将军
会稽王司马道子尚书令谢石意同忱议于是奉行一
无所改
晋安帝义熙二年六月白衣领尚书左仆射孔安国启
云元兴三年夏应殷祠昔年三月皇舆旋轸其年四月
夏应殷而太常博士徐乾等议云应用孟秋台寻校自
卷十六 第 49b 页 WYG0257-0279d.png
泰和四年相承皆用冬夏乾等既伏应孟冬回复追明
孟秋非失御史中丞范泰议今虽既祔之后得以烝尝
而无殷荐之比太元二十一年十月应殷烈宗以其年
九月崩至隆安三年国家大吉乃修殷事又礼有丧则
废吉祭祭新主于寝今不设别寝既祔祭于庙故四时
烝尝以寄追远之思三年一禘以习昭穆之序义本各
异三年丧毕则合食太祖遇时则殷无取于限三十月
也当是内台常以限月成旧就如所言有丧可殷隆安
卷十六 第 50a 页 WYG0257-0280a.png
之初果以丧而废矣月数少多复迟速失中至于应寝
而脩意所未譬安国又启范泰云今既祔遂祭于庙故
四时烝尝如泰此言殷与烝尝其本不同既祔之后可
亲烝尝而不得亲殷也太常刘瑾云章后丧未一周不
应祭臣寻升平五年五月穆皇帝崩其年七月山陵十
月殷兴宁三年二月哀皇帝崩泰和元年五月海西夫
人庾氏薨时为皇后七月葬十月殷此在哀皇再周之
内庾夫人既葬之后二殷策文见在庙又文皇太后以
卷十六 第 50b 页 WYG0257-0280b.png
隆安四年七月崩陛下追述先旨躬服重制五年十月
殷再周之内不以废事今以小君之哀而泰更谓不得
行大礼臣寻永和十年至今五十馀载用三十月辄殷
皆见于注记是依礼五年再殷而泰所言非真难臣乃
以圣朝所用迟速失中泰为宪司自应明审是非群臣
所启不允即当责失奏弹而愆堕稽停遂非忘旧请免
泰瑾官丁巳诏皆白衣领职于是博士徐乾皆免官初
元兴三年四月不得殷祠进用十月计常限则义熙三
卷十六 第 51a 页 WYG0257-0280c.png
年冬又当殷若更起端则应用来年四月领司徒王谧
丹阳尹孟昶议有非常之庆必有非常之礼殷祭旧准
不差盖施于经常尔至于义熙之庆经古莫二虽曰旋
幸理同受命愚谓理运惟新于是乎始宜用四月中领
军谢混太常刘瑾议殷无定日考时致敬且礼意尚简
去年十月祠虽于日有差而情典允备宜仍以为正太
学博士徐乾议三年一祫五年一禘经传记籍不见补
殷之文员外散骑侍郎领著作郎徐广议寻先事海西
卷十六 第 51b 页 WYG0257-0280d.png
公泰和六年十月殷祠孝武皇帝宁康二年十月殷祠
若依常去前三十月则应用四月也于时盖当有故而
迁在冬但未详其事太元元年十月殷祠依常三十月
则应用二年四月也是追计辛未岁十月来合六十月
而再殷何邵甫注公羊传云祫从先君来积数为限自
僖八年至文二年知为祫祭如此履端居始承源成流
领会之节远因宗本也昔年有故推迁非其常度宁康
太元前事可依虽年有旷近之异然追计之理同矣愚
卷十六 第 52a 页 WYG0257-0281a.png
谓从复常次者以推归正之道也左丞刘润之等议太
元元年四月应殷而礼官堕失建用十月本非正期不
应即以失为始也宜以反初四月为始当用三年十月
尚书奏从王谧议以元年十月为始也
宋孝武帝孝建元年十二月戊子有司奏依旧今元年
十月是殷祠之月领曹郎范泰参议依永初三年例须
再周之外殷祭寻祭再周来二年三月若以四月殷则
犹在禫内下礼官议正国子助教苏玮生议案礼三年
卷十六 第 52b 页 WYG0257-0281b.png
丧毕然后祫于太祖又云三年不祭唯天地社稷越绋
行事且不禫即祭见讥春秋求之古礼丧服未终固无
祼享之义自汉文以来一从权制宗庙朝聘莫不皆吉
虽祥禫空存无綅缟之变烝尝荐祀不异平日殷祠礼
既弗殊岂独以心忧为碍太学博士徐宏议三年之丧
虽从权制再祥周变犹服缟素未为纯吉无容以祭谓
来四月未宜便殷十月则允太常丞臣朱膺之议虞礼
云中月而禫是月也吉祭犹未配谓二十七月既禫祭
卷十六 第 53a 页 WYG0257-0281c.png
当四时之祭日则未以其妃配哀未忘也推此而言未
禫不得祭也又春秋闵公二年吉禘于庄公郑玄云闵
公心惧于难务自尊成以厌其祸凡二十二月而除丧
又不禫云又不禫明禫内不得禘也案王肃等言于魏
朝云今权宜存古礼俟毕三年旧说三年丧毕遇禘则
禘遇祫则祫郑玄云禘以孟夏祫以孟秋今相承用十
月如宏所上公羊之文如为有疑亦以鲁闵设服因言
丧之纪制尔何必全许素冠可吉禘纵公羊异说官以
卷十六 第 53b 页 WYG0257-0281d.png
礼为正亦求量宜郎中周景远参议永和三年九月十
日奏傅亮议权制即吉御世宜尔宗庙大礼宜依古典
则是皇宋开代成准谓博士徐宏太常丞朱膺之议用
来年十月殷祠为允诏可
宋殷祭皆即吉乃行大明七年二月辛亥有司奏四月
应殷祠若事中未得为得用孟秋与不领军长史周景
远议案礼记云天子祫禘祫尝祫烝依如礼文则夏秋
冬三时皆殷不唯用冬夏也晋义熙初仆射孔安国启
卷十六 第 54a 页 WYG0257-0282a.png
议自泰和四年相承殷祭皆用冬夏安国又启永和十
年至今五十馀年用三十月辄殷祠博士徐乾据礼难
安国乾又引晋咸康六年七月殷祠是不专用冬夏于
时晋朝虽不从乾议然乾据礼及咸康故事安国无以
夺之今若以来四月未得殷祠迁用孟秋于礼无违参
议据礼有證谓用孟秋为允诏可
晋武帝咸宁五年十一月己酉弘训羊太后崩宗庙废
一时之祀天地明堂去乐且不上胙升平五年十月己
卷十六 第 54b 页 WYG0257-0282b.png
卯殷祠以穆帝崩后不作乐初永嘉中散骑常侍江统
议曰阳秋之义去乐卒事是为吉祭有废乐也故升平
末行之其后太常江逌表穆帝山陵之后十月殷祭从
太常丘夷等议撤乐逌寻详今行汉制无特祀之别既
入庙吉禘何疑于乐
史臣曰闻乐不怡故申情于遏密至于谅闇夺服虑政
事之荒废是以乘权通以设变量轻重而降屈若夫奏
音之与寝声非有损益于机务纵复回疑于两端固宜
卷十六 第 55a 页 WYG0257-0282c.png
缘恩而从戚矣宋世国有故庙祠皆悬而不乐
 
 
 
 
 
 
 
卷十六 第 55b 页 WYG0257-0282d.png
 
 
 
 
 
 
 
 宋书卷十六
卷十六 第 56a 页 WYG0257-0283a.png
 宋书卷十六考證
礼志三若其显谥略腾轨则系缀声采徵略闻听○二
 略字可疑南本谥下无略字义亦不可通
祠部郎臧焘议四府君之主○焘诸本皆讹寿今据南
 史臧焘传改正
 
 
 
卷十六 第 56b 页 WYG0257-0283b.png
 
 
 
 
 
 
 
 宋书卷十六考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