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书-梁-沈约卷八十五

卷八十五 第 1a 页 WYG0258-0523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宋书卷八十五
  梁    沈     约    撰
 列传第四十五
  谢庄  王景文
谢庄字希逸陈郡阳夏人太常宏微子也年七岁能属
文通论语及长韶令美容仪太祖见而异之谓尚书仆
射殷景仁领军将军刘湛曰蓝田出玉岂虚也哉初为
卷八十五 第 1b 页 WYG0258-0523b.png
始兴王浚后军法曹行参军转太子舍人庐陵王文学
太子洗马中舍人庐陵王绍南中郎咨议参军又转随
王诞后军咨议并领记室分左氏经传随国立篇制木
方丈图山川土地各有分理离之则州别郡殊合之则
宇内为一元嘉二十七年索虏寇彭城虏遣尚书李孝
伯来使与镇军长史张畅共语孝伯访问庄及王徽其
名声远布如此二十九年除太子中庶子时南平王铄
献赤鹦鹉普诏群臣为赋太子左卫率袁淑文冠当时
卷八十五 第 2a 页 WYG0258-0523c.png
作赋毕赍以示庄庄赋亦竟淑见而叹曰江东无我卿
当独秀我若无卿亦一时之杰也遂隐其赋元凶弑立
转司徒左长史世祖入讨密送檄书与庄令加改治宣
布庄遣腹心门生具庆奉启事密诣世祖曰贼劭自绝
于天裂冠毁冕穷弑极逆开辟未闻四海泣血幽明同
愤奉三月二十七日檄圣迹昭然伏读感庆天祚王室
睿哲重光殿下文明在岳神武居陜肃将乾威龚行天
罚涤社稷之仇雪华夷之耻使弛坠之构更获缔造垢
卷八十五 第 2b 页 WYG0258-0523d.png
辱之氓复得明目伏承所命柳元景司马文恭宗悫沈
庆之等精甲十万已次近道殿下亲董锐旅授律继进
荆鄢之师岷汉之众舳舻万里旌旆亏天九土冥符群
后毕会今独夫丑类曾不盈旅自相暴殄省闼横流百
僚屏气道路以目檄至辄布之京邑朝野同欣里颂涂
歌室家相庆莫不望景耸魂瞻云伫足先帝以日月之
光照临区宇风泽所渐无幽不洽况下官世荷宠灵叨
恩踰量谢病私门幸免虎口虽志在投报其路无由今
卷八十五 第 3a 页 WYG0258-0524a.png
大军近次永清无远欣悲踊跃不知所裁世祖践阼除
侍中时索虏求通互市上诏群臣博议庄议曰臣愚以
为獯检弃义唯利是视关市之请或以觇国顺之示弱
无明柔远歫而观衅有足表彊且汉文和亲岂止彭阳
之寇武帝脩约不废马邑之谋故有馀则经略不足则
闭关何为屈冠带之邦通引弓之俗树无益之轨招尘
点之风交易爽议既应深杜和约诡论尤宜固绝臣庸
管多蔽岂识国仪恩诱降逮敢不披尽时骠骑将军竟
卷八十五 第 3b 页 WYG0258-0524b.png
陵王诞当为荆州徵丞相荆州刺史南郡王义宣入辅
义宣固辞不入而诞便克日下船庄以丞相既无入志
骠骑发便有期如似欲相逼切于事不便世祖乃申诞
发日义宣竟亦不下上始践阼欲宣弘风则下节俭诏
书事在孝武本纪庄虑此制不行又言曰诏云贵戚竞
利兴货廛肆者悉皆禁制此实允㥦民听其中若有犯
违则应依制裁纠若废法申恩便为令有所屈此处分
伏愿深思无缘明诏既下而声实乖爽臣愚谓大臣在
卷八十五 第 4a 页 WYG0258-0524c.png
禄位者尤不宜与民争利不审可得在此诏不拔葵去
织实宜深弘孝建元年迁左卫将军初世祖尝赐庄宝
剑庄以与豫州刺史鲁爽送别爽后反叛世祖因宴集
问剑所在答曰昔以与鲁爽别窃为陛下杜邮之赐上
甚说当时以为知言于时搜才路狭乃上表曰臣闻功
照千里非特烛车之珍德柔邻国岂徒秘璧之贵故诗
称殄悴誓述荣怀用能道臻无积化至恭已伏惟陛下
膺庆集图缔宇开县夕爽选政昃旦调风采言厮舆观
卷八十五 第 4b 页 WYG0258-0524d.png
谣仄远斯实辰阶告平颂声方制臣窃惟隆陂所渐治
乱之由何尝不兴资得才替因失士故楚书以善人为
宝虞典以则哲为难进选之轨既弛中代登造之律未
阐当今必欲崇本康务庇民济俗匪更惉懘奚取九成
升历中阳英贤起于徐沛受箓白水茂异出于荆宛宁
二都智之所产七隩愚之所集实遇与不遇用与不用
耳今大道光亨万务俟德而九服之旷九流之艰提钧
悬衡委之选部一人之鉴易限而天下之才难原以易
卷八十五 第 5a 页 WYG0258-0525a.png
限之鉴镜难原之才使国罔遗授野无滞器其可得乎
昔公叔与僎同升管仲取臣于盗赵文非亲士疏嗣祁
奚岂謟雠比子茹茅以汇作范前经举尔所知式昭往
牒且自古任荐赏罚弘明成子举三哲而身致魏辅应
侯任二士而已捐秦相臼季称冀缺而畴以田采张勃
进陈汤而坐以褫爵此先事之盛准亦后王之彝鉴如
臣愚见宜普命大臣各举所知以付尚书依分铨用若
任得其才据主延赏有不称职宜及其坐重者免黜轻
卷八十五 第 5b 页 WYG0258-0525b.png
者左迁被举之身加以禁锢年数多少随愆议制若犯
大辟则任者刑论又政平讼理莫先亲民亲民之要是
归守宰故黄霸治颖川累稔杜畿居河东历载或就加
恩秩或入崇辉宠今莅民之职自非公私必应代换者
宜遵六年之制进获章明庸墯退得民不勤扰如此则
下无浮谬之愆上靡弃能之累考绩之风载泰槱薪之
歌克昌臣生属亨路身渐鸿猷遂得奉诏左右陈愚于
侧敢露刍言惧氛恒典有诏庄表如此可付外详议事
卷八十五 第 6a 页 WYG0258-0525c.png
不行其年拜吏部尚书庄素多疾不愿居选部与大司
马江夏王义恭笺自陈曰下官凡人非有达槩异识俗
外之志实因羸疾常恐奄忽故少来无意于人间岂当
有心于崇达邪顷年乘事回薄遂果饕非次既足贻诮
明时又亦取愧朋友前以圣道初开未遑引退及此诸
夏事宁方陈微请款志未伸仍荷今授被恩之始具披
寸心非惟在已知尤实惧尘秽彝序禀生多病天下所
悉两胁癖疾殆与生俱一月发动不减两三每至一恶
卷八十五 第 6b 页 WYG0258-0525d.png
痛来逼心气馀如綖利患数年遂成痼疾吸吸惙惙常
如行尸恒居死病而不复道者岂是疾痊直以荷恩深
重思答殊施牵课尪瘵以综所忝眼患五月来便不复
得夜坐恒闭帷避风日昼夜悯懵为此不复得朝谒诸
王庆吊亲旧唯被策见不容停耳此段不堪见宾已数
十日持此苦生而使铨综九流应对无方之诉实由圣
慈罔已然当之信自苦剧若才堪事任而体气休健承
宠异之遇处自效之涂岂苟欲思闲辞事邪家素贫弊
卷八十五 第 7a 页 WYG0258-0526a.png
宅舍未立儿息不免粗粝而安之若命宁复是能忘微
禄正以复有切于此处故无复他愿耳今之所希唯在
小闲下官微命于天下至轻在已不能不重屡经披请
未蒙哀恕良由诚浅辞讷不足上感家世无年亡高祖
四十曾祖三十二亡祖四十七下官新岁便三十五加
以疾患如此当复几时见圣世就其中煎憹若此实在
可矜前时曾启愿三吴策旨云都不须复议外出莫非
过恩然亦是下官生运不应见一闲逸今不敢复言此
卷八十五 第 7b 页 WYG0258-0526b.png
当付之来生耳但得保馀年无复物务少得养痾此便
是志愿永毕在衡门下有所怀动止必闻亦无假居职
患于不能裨补万一耳识浅才常羸疾如此孤负主上
擢授之恩私心实自哀愧入年便当更申前请以死自
固但庸近所诉恐未能仰彻公恩盻弘深粗照诚恳愿
侍坐言次赐垂拯助则苦诚至心庶获哀允若不蒙降
祐下官当于何希冀邪仰凭悯察愿不垂吝三年坐辞
疾多免官大明元年起为都官尚书奏改定刑狱曰臣
卷八十五 第 8a 页 WYG0258-0526c.png
闻明慎用刑厥存姬典哀矜折狱实晖吕命罪疑从轻
既前王之格范宁失弗经亦列圣之恒训用能化致升
平道臻恭已逮汉文伤不辜之罚除相坐之令孝宣倍
深文之吏立鞫讯之法当是时也号令刑存陛下践位
亲临听讼亿兆相贺以为无冤民矣而比囹圄未虚颂
声尚缺臣窃谓五听之慈弗宣于宰物三宥之泽未洽
于民谣顷年军旅馀弊劫掠犹繁监司计获多非其实
或规免咎不虑国患楚对之下鲜不诬滥身遭鈇锧之
卷八十五 第 8b 页 WYG0258-0526d.png
诛家婴孥戮之痛比伍同闬莫不及罪是则一人罚谬
坐者数十昔齐女告天临淄台殒孝妇冤戮东海愆阳
此皆符变灵祗初咸景纬臣近兼讯见重囚八人旋观
其初死有馀罪详察其理实并无辜恐此等不少诚可
怵惕也旧官长竟囚毕郡遣督邮案验仍就施刑督邮
贱吏非能异于官长有案验之名而无研䆒之实愚谓
此制宜革自今入重之囚县考正毕以事言郡并送囚
身委二千石亲临覈辩必收声吞衅然后就戮若二千
卷八十五 第 9a 页 WYG0258-0527a.png
石不能决乃度廷尉神州统外移之刺史刺史有疑亦
归台狱必令死者不怨生者无恨庶鬻棺之谚辍叹于
终古两造之察流咏于方今臣学闇申韩才寡治术轻
陈庸管惧乖国宪上时亲览朝政常虑权移臣下以吏
部尚书选举所由欲轻其势力三年下诏曰八柄驭下
以爵为先九德咸事政典居首铨衡治枢兴替攸寄顷
世以来转失厥序徒秉国钧终贻权谤今南北多士勋
勤弥积物情善否实系斯任官人之咏维圣克允则哲
卷八十五 第 9b 页 WYG0258-0527b.png
之美粤帝所难加浇季在俗让议成风以一人之识当
群品之诮望沈浮自得庸可致乎吏部尚书可依郎分
置并详省闲曹又别诏太宰江夏王义恭曰分选诏旦
出在朝论者亦有同异诚知循常甚易改旧生疑但吏
部尚书由来与录共选良以一人之识不办洽通兼与
夺威权不宜专一故也前述宣先旨敬从来奏省录作
则永贻后昆自此选举之要唯由元凯一人若通塞乖
衷而诉达者鲜且违令与物理至隔阂前王盛主犹或
卷八十五 第 10a 页 WYG0258-0527c.png
难之况在寡闇尤见其短又选官裁病即嗟诮满道人
之四体会盈有虚旬日之间便至怨詈况实有假托不
由寝顿者邪一诣不前贫苦交困则两边致患互不相
体校之以实并有可哀若职置二人则无此弊兼选曹
枢要历代斯重人经此职便成贵涂已心外议咸不自
限故范晔鲁爽举兵灭门以此言之实由荣厚势驱殷
繁所至设可拟议此授唯有数人本积岁月稍加引进
而理无前期多生虑表或婴艰抱疾事至回移官人之
卷八十五 第 10b 页 WYG0258-0527d.png
任决不可阙一来一去向人已周非有黜责已贵难贱
既成妨长寘之无所盛衰递袭便是一段世臣相处之
方臣主生疑所以弥觉此职宜在降阶监令端右足处
时望无人则阙异于九流今但直铨选部有减前资物
情好猜横立别解本旨向意终不外宣唯有从郎分置
视听自改选既轻先民情已变有堪其任大展迁回兼
常之宜以时稍进本职非复重官可得不须带帖数过
居之尽无诒怪自中分荆扬于时便有意于此正讶改
卷八十五 第 11a 页 WYG0258-0528a.png
革不少容生骇惑尔来多年欲至岁下处分会何偃致
故应有亲人故近因此施行本意诏文不得委悉故复
纸墨具陈于是置吏部尚书二人省五兵尚书庄及度
支尚书顾顗之并补选职迁右卫将军加给事中时河
南献舞马诏群臣为赋庄所上其词曰天子驭三光总
万宇挹云经之留宪裁河书之遗矩是以德泽上昭天
下漏泉符瑞之庆咸属荣怀之应必躔月晷呈祥乾维
效气赋景河房承灵天驷陵原郊而渐影跃采渊而泳
卷八十五 第 11b 页 WYG0258-0528b.png
质辞水空而南傃去轮台而东洎乘玉塞而归宝奄芝
庭而献袐及其养安骐校进驾龙涓辉大驭于国皂贲
上襄于帝闲超益野而踰缘地轶兰池而轹紫燕五王
晦其术十氏懵其玄东门岂或状西河不能传既秣苞
以均性又佩蘅以崇躅卷雄神于绮文蓄奔容于帷烛
蕴籋云之锐景戢追电之逸足方叠镕于丹缟亦联规
于朱駮观其双璧应范三封中图玄骨满燕室虚阳理
竟潜策纡汗飞赭沬流朱至于肆夏已升采齐既荐始
卷八十五 第 12a 页 WYG0258-0528c.png
徘徊而龙俛终沃若而鸾盻迎调露于飞钟赴承云于
惊箭写秦坰之弥尘状吴门之曳练穷虞庭之蹈蹀究
遗野之环袨若夫蹠实之态未卷凌远之气方摅历岱
野而过碣石跨沧流而轶姑馀朝送日于西坂夕归风
于北都寻琼宫于倏瞬望银台于须臾若乃日宣重光
德星昭衍国称梁岱伫跸史言坛场望践鄗上之瑞彰
江间之祯阐荣镜之运既臻会昌之历已辨感五繇之
程符鉴群后之荐典圣主将有事于东岳礼也于是顺
卷八十五 第 12b 页 WYG0258-0528d.png
斗极乘次躔戒悬日于昭旦命月题于上年騑騑翼翼
泛脩风而浮庆烟肃肃雍雍引八神而诏九仙下齐郊
而掩配林集嬴里而降祊田蒲轩次巘瑄璧承峦金检
兹𤼵玉牒斯刋盛节之义洽升中之礼殚亿兆悦精祗
欢聆万岁于曾岫烛神光于紫坛是以击辕之蹈抚埃
之舞相与而歌曰耸朝盖兮泛晨霞灵之来兮云汉华
山有寿兮松有茂祚神极兮贶皇家然后悟圣朝之绩
号庆荣之烈比盛乎天地争明乎日月茂实冠于胥庭
卷八十五 第 13a 页 WYG0258-0529a.png
鸿名迈于勋发业底于告成道臻乎报谒巍巍乎荡荡
乎民无得而称焉又使庄作舞马歌令乐府歌之五年
又为侍中领前军将军于时世祖出行夜还敕开门庄
居守以棨信或虚执不奉旨须墨诏乃开上后因酒宴
从容曰卿欲效郅君章邪对曰臣闻蒐巡有度郊祀有
节盘于游田著之前诫陛下今蒙犯尘露晨往宵归容
恐不逞之徒妄生矫诈臣是以伏须神笔乃敢开门耳
改领游击将军又领本州大中正晋安王子勋征虏长
卷八十五 第 13b 页 WYG0258-0529b.png
史广陵太守加冠军将军改为江夏王义恭太宰长史
将军如故六年又为吏部尚书领国子博士坐选公车
令张奇免官事在颜师伯传时北中郎将新安王子鸾
有盛宠欲令招引才望乃使子鸾板庄为长史府寻进
号抚军仍除长史临淮太守未拜又除吴郡太守庄多
疾不乐去京师复除前职前废帝即位以为金紫光禄
大夫初世祖宠姬殷贵妃薨庄为诔云赞轨尧门引汉
昭帝母赵婕妤尧母门事废帝在东宫衔之至是遣人
卷八十五 第 14a 页 WYG0258-0529c.png
诘责庄曰卿昔作殷贵妃诔颇知有东宫不将诛之或
说帝曰死是人之所同政复一往之苦不足为深困庄
少长富贵今且系之尚方使知天下苦剧然后杀之未
晚也帝然其言系于左尚方太宗定乱得出及即位以
庄为散骑常侍光禄大夫加金章紫绶领寻阳王师顷
之转中书令常侍王师如故寻加金紫光禄大夫给亲
信二十人本官并如故泰始二年卒时年四十六追赠
右光禄大夫常侍如故谥曰宪子所著文章四百馀首
卷八十五 第 14b 页 WYG0258-0529d.png
行于世长子飏晋平太守女为顺帝皇后追赠金紫光
禄大夫
王景文琅邪临沂人也名与明帝讳同祖穆临海太守
伯父智少简贵有高名高祖甚重之常云见王智使人
思仲祖与刘穆之谋讨刘毅而智在焉它日穆之白高
祖曰伐国重事也公云何乃使王智知高祖笑曰此人
高简岂闻此辈论议其见知如此为太尉咨议参军从
征长安留为桂阳公义真安西将军司马天水太守还
卷八十五 第 15a 页 WYG0258-0530a.png
为宋国五兵尚书晋陵太守加秩中二千石封建陵县
五等子追赠太常父僧朗亦以谨实见知元嘉中为侍
中勤于朝直未尝违惰太祖嘉之以为湘州刺史世祖
大明末为尚书左仆射太宗初以后父为特进左光禄
大夫又进开府仪同三司固让乃加侍中特进寻薨追
赠开府谥曰元公景文出继智幼为从叔球所知美风
姿好言理少与陈郡谢庄齐名太祖甚相钦重故为太
宗娶景文妹而以景文名与太宗同高祖第五女新安
卷八十五 第 15b 页 WYG0258-0530b.png
公主先适太原王景深离绝当以适景文固辞以疾故
不成婚起家太子太傅主簿转太子舍人袭爵建陵子
出为江夏王义恭始兴王浚征北后军二府主簿武陵
王文学世祖抚军记室参军南广平太守转咨议参军
仍度安北镇军府出为宣城太守元凶弑立以为黄门
侍郎未及就世祖入讨景文遣閒使归款以父在都邑
不获致身及事平颇见嫌责犹以旧恩除南平王铄司
空长史不拜出为东阳太守入为御史中丞秘书监领
卷八十五 第 16a 页 WYG0258-0530c.png
越骑校尉不拜迁司徒左长史上以散骑常侍旧与侍
中俱掌献替欲高其选以景文及会稽孔顗俱南北之
望并以补之寻复为左长史坐姊墓开不临赴免官大
明二年复为袐书监太子右卫率侍中五年出为安陆
王子绥冠军长史辅国将军江夏内史行郢州事又徵
为侍中领射声校尉右卫将军加给事中太子中庶子
右卫如故坐与奉朝请毛法因蒱戏得钱百二十万白
衣领职寻复为侍中领中庶子未拜前废帝嗣位徙秘
卷八十五 第 16b 页 WYG0258-0530d.png
书监侍中如故以父老自解出为江夏王义恭太宰长
史辅国将军南平太守永光初为吏部尚书景和元年
迁右仆射太宗即位加领左卫将军时六军戒严景文
仗士三十人入六门诸将咸云平殄小贼易于拾遗景
文曰敌固无小蜂虿有毒何可轻乎诸军当临事而惧
好谋而成先为不可胜乃制胜之术耳寻迁丹阳尹仆
射如故遭父忧起为冠军将军尚书左仆射丹阳尹固
辞仆射改授散骑常侍中书令中军将军尹如故又辞
卷八十五 第 17a 页 WYG0258-0531a.png
不拜仍出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江州郢州之西阳
豫州之新蔡晋熙三郡诸军事安南将军江州刺史让
常侍服阕乃受太宗剪除暴主又平四方欲引朝望以
佐大业乃下诏曰夫良图宣国赏崇彝命殊绩显朝策
勤王府安南将军江州刺史景文风度淹粹理怀清畅
体兼望实诚备夷岨宝历方启密赞义机妖徒干纪预
毗庙略宜登茅社永传厥祚朕澄氛宁枢实资多士疏
爵畴庸寔膺徽列尚书右仆射领卫尉兴宗识怀详正
卷八十五 第 17b 页 WYG0258-0531b.png
思局通敏吏部尚书领太子左卫率渊器情闲茂风业
韶远并谋参军政绩亮时艰拓宇开邑寔允勋典景文
可封江安县侯食邑八百户兴宗可始昌县伯渊可南
城县伯食邑五百户景文固让不许乃受五百户进号
镇南将军寻给鼓吹一部后以江州当徙镇南昌领豫
章太守馀如故州不果迁顷之徵为尚书左仆射领吏
部扬州刺史加太子詹事常侍如故不愿还朝求为湘
州刺史不许时又谓景文在江州不能洁已景文与上
卷八十五 第 18a 页 WYG0258-0531c.png
幸臣王道龙书曰吾虽寡于行已庶不负心既愧殊效
誓不上欺明主窃闻有为其贝锦者云营生乃至巨万
素无此能一旦忽致异术必非平理唯乞平心精检若
此言不虚便宜肆诸市朝以正风俗脱其妄作当赐思
罔昧之由吾踰忝转深足以致谤念此惊惧何能自测
区区所怀不愿望风容贷吾自了不作偷犹如不作贼
故以密白想为申启景文屡辞内授上手诏譬之曰尚
书左仆射卿已经此任东宫詹事用人虽美职次正可
卷八十五 第 18b 页 WYG0258-0531d.png
比中书令耳庶姓作扬州徐干木王休元殷铁并处之
不辞卿清令才望何愧休元毗赞中兴岂谢干木绸缪
相与何后殷铁邪司徒以宰相不应带神州远遵先旨
京口乡基义重密迩畿内又不得不用骠骑陕西任要
由来用宗室骠骑既去巴陵理应居之中流虽曰闲地
控带三江通接荆郢经涂之要由来有重镇如此则扬
州自成阙刺史卿若有辞更不知谁应处之此选大备
与公卿畴怀非聊尔也固辞詹事徙领中书令常侍仆
卷八十五 第 19a 页 WYG0258-0532a.png
射扬州如故又进中书监领太子太傅常侍扬州如故
景文固辞太傅上遣新除尚书右仆射褚渊宣旨以古
来比例六事诘难之不得已乃受拜时太子及诸皇子
并小上稍为身后之计诸将帅吴喜寿寂之之徒虑其
不能奉幼主并杀之而景文外戚贵盛张永累经军旅
又疑其将来难信乃自为谣言曰一士不可亲弓长射
杀人一士王字弓长张字也景文弥惧乃自陈求解扬
州曰臣凡猥下劣方圜无算特逄圣私频叨不次乘非
卷八十五 第 19b 页 WYG0258-0532b.png
其任理宜覆折虽加恭谨无补横至夙夜燋战无地容
处六月中得臣外甥女殷恒妻蔡疏欲令其儿启闻乞
禄求臣署入云凡外人通启先经臣署于时惊怖即欲
封疏上呈更思此家落漠庶非通谤且广听察幸无复
所闻此日忽得兖州都送迎西曹解季逊板云是臣属
既不识此人即问郗颙方知虚托此十七日晚得征南
参军事谢俨口信云臣使人略夺其婢臣遣李武之问
俨元由荅云使人谬误误之与实虽所不知闻此之日
卷八十五 第 20a 页 WYG0258-0532c.png
唯有忧骇臣之所知便有此三变臣所不觉尤不可思
若守爵散辈宁当招此诚由闇拙非复可防自窃州任
倏已七月无德而禄其殃将至且傅职清峻亢礼储极
以臣凡走岂可暂安荷恩惧罪不敢执固焦魂褫气忧
迫失常况臣发丑人群病绝力效秽朝点列顾无与等
独息易骇惭惧难持伏愿薄回矜悯全臣身计大夫之
俸足以自周久怀欣羡未敢干请仰希慈宥照臣款诚
上诏荅曰去五月中吾病始差未堪劳役使卿等看选
卷八十五 第 20b 页 WYG0258-0532d.png
牒署竟请敕施行此非密事外间不容都不闻然传事
好讹由来常患殷恒妻匹妇耳闺閤之内传闻事复作
一两倍落漠兼谓卿是亲故希卿署不必云选事独关
卿也恒妻虽是传闻之僻大都非可骇异且举元荐凯
咸由畴咨可谓唐尧不明下干其政邪悠悠好诈贵人
及在事者属卿偶不悉耳多是其周旋门生辈作其属
托贵人及在事者永无由知非徒止于京师乃至州郡
县中或有诈作书疏灼然有文迹者诸舍人右丞辈及
卷八十五 第 21a 页 WYG0258-0533a.png
亲近驱使人虑有作其名载禁物求停检校彊卖猥物
与官仍求交直或属人求乞州郡资礼希蠲呼召及虏
𤼵船车并启班下在所有即驻录但卿贵人不容有此
启由来有是何故独惊之居贵要但问心若为耳大明
之世巢徐二载位不过执戟权亢人主颜师伯白衣仆
射横行尚书中令袁粲作仆射领选而人往往不知有
粲粲迁为令居之不疑今既省录令便居昔之录任置
省事及干童并依录格粲作令来亦不异为仆射人情
卷八十五 第 21b 页 WYG0258-0533b.png
向粲淡淡然亦复不改常以此居贵位要任当有致忧
兢理不卿今虽作扬州太子傅位虽贵而不关朝政可
安不惧差于粲也想卿虚心受荣而不为累贵高有危
殆之惧卑贱有沟壑之忧张单双灾木雁两失有心于
避祸不如无心于任运夫千仞之木既摧于斧斤一寸
之草亦瘁于践蹋高涯之脩干与深谷之浅条存止之
要巨细一揆耳晋毕万七战皆获死于牖下蜀相费袆
从容坐谈毙于刺客故甘心于履危未必逢祸纵意于
卷八十五 第 22a 页 WYG0258-0533c.png
处安不必全福但贵者自惜故每忧其身贱者自轻故
易忘其已然为教者每诫贵不诫贱言其贵满好自恃
也凡名位贵达人以在怀泰则触人改容不则行路嗟
愕至如贱者否泰不足以动人存亡不足以絓数死于
沟渎死于涂路者天地之间亦复何限人不以系意耳
以此而推贵何必难处贱何必易安但人生也自应卑
慎为道行已用心务思谨惜若乃吉凶大期正应委之
理运遭随参差莫不由命也既非圣人不能见吉凶之
卷八十五 第 22b 页 WYG0258-0533d.png
先正是依俙于理言可行而为之耳得吉者是其命吉
遇不吉者是其命凶以近事论之景和之世晋平庶人
从寿阳归乱朝人皆为之战慄而乃遇中兴之运袁顗
图避祸于襄阳当时皆美之谓为陵霄驾凤遂与义嘉
同灭骆宰见幼主语人云越王长颈鸟喙可与共忧不
可与共乐范蠡去而全身文种留而遇祸今主上口颈
颇有越王之状我在尚书中久不去必危遂求南江小
县诸都令史住京师者皆遭中兴之庆人人蒙爵级宰
卷八十五 第 23a 页 WYG0258-0534a.png
值义嘉染罪金木缠身性命几绝卿耳眼所闻见安危
在运何可预图邪时上既有疾而诸弟并已见杀唯桂
阳王休范人才本劣不见疑出为江州刺史虑一旦晏
驾皇后临朝则景文自然成宰相门族彊盛藉元舅之
重岁暮不为纯臣泰豫元年春上疾笃乃遣使送药赐
景文死手诏曰与卿周旋欲全卿门户故有此处分死
时年六十追赠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常侍中书监
刺史如故谥曰懿侯长子絇字长素年七岁读论语至
卷八十五 第 23b 页 WYG0258-0534b.png
周监于二代外祖何尚之戏之曰耶耶乎文哉絇即荅
曰草蓊风必偃少以敏惠见知及长笃志好学官至秘
书丞年二十四先景文卒谥曰恭世子子婼袭封齐受
禅国除景文兄子蕴字彦深父楷太中大夫人才凡劣
故蕴不为群从所礼常怀耻慨家贫为广德令会太宗
初即位四方叛逆蕴遂感激为将假宁朔将军建安王
休仁司徒参军令如故景文甚不悦语之曰阿益汝必
破我门户阿益者蕴小字也事宁封吉阳县男食邑三
卷八十五 第 24a 页 WYG0258-0534c.png
百户为中书黄门郎晋陵义兴太守所莅并贪纵在义
兴应见收治以太后故止免官废帝元徽初复为黄门
郎东阳太守未之郡值桂阳王休范逼京邑蕴领兵于
朱雀门战败被创事平除侍中出为宁朔将军湘州刺
史蕴轻躁薄于行业时沈攸之为荆州刺史密有异志
蕴与之结厚及齐王辅朝政蕴攸之便连谋为乱会遭
母忧还都停巴陵十馀日更与攸之成谋时齐王世子
为郢州行事蕴至郢州谓世子必下慰之欲因此为变
卷八十五 第 24b 页 WYG0258-0534d.png
据夏口与荆州连横世子觉其意称疾不往又严兵自
卫蕴计不得行乃下及攸之为逆蕴密与司徒袁粲等
结谋事在粲传事败走斗场追禽斩于秣陵市景文弟
子孚大明末为海盐令泰始初天下反叛唯孚独不同
逆官至司徒记室参军
史臣曰王景父弱年立誉声芳籍甚荣贵之来匪由势
至若泰始之朝身非外戚与袁粲群公方骖并路倾覆
之灾庶几可免庾元规之让中书令义在此乎
卷八十五 第 25a 页 WYG0258-0535a.png
 
 
 
 
 
 
 
 
卷八十五 第 25b 页 WYG0258-0535b.png
 
 
 
 
 
 
 
 宋书卷八十五
卷八十五 第 26a 页 WYG0258-0535c.png
 宋书卷八十五考證
谢庄传孝伯访问庄及王徽○本书及南史皆有王微
 传无王徽传徽字疑即微字之讹然微卒于元嘉二
 年而李孝伯与张畅荅问事在元嘉二十七年岂王
 徽又别一人耶
吸吸惙惙常如行尸○吸吸南史岋岋
当是时也号令刑存○诸本及谢庄集并同刑字疑误
辞水空而南傃○谢庄本集空作穴
卷八十五 第 26b 页 WYG0258-0535d.png
王景文传复为秘书监太子右卫率侍中○卫诸本误
 御百官志无御率之名今改正
景文与上幸臣王道龙书○道龙当作道隆
 
 
 
 
 宋书卷八十五考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