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汉书-宋-范晔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a 页 WYG0253-0520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后汉书卷一百九上
  宋  宣  城  太  守范 煜撰
  唐  章  怀  太  子  贤注
 儒林列传第六十九上
昔王莽更始之际天下散乱礼乐分崩典文残落及光
武中兴爱好经术未及下车而先访儒雅采求阙文补
缀漏逸(礼记曰武王克殷反商未及/下车而封黄帝之后于蓟)先是四方学士多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b 页 WYG0253-0520b.png
怀挟图书遁逃林薮自是莫不抱负坟策云会京师范
升陈元郑兴杜林卫宏刘昆桓荣之徒继踵而集于是
立五经博士各以家法教授易有施孟梁丘京氏尚书
欧阳大小夏侯诗齐鲁韩毛礼大小戴春秋严颜凡十
四博士太常差次总领焉建武五年乃修起太学稽式
古典笾豆干戚之容备之于列(笾豆礼器也竹谓之笾/木谓之豆干楯也戚钺)
(也舞者/所执)服方领习矩步者委它乎其中(方领直领也委/它行貌也委音)
(于危反它/音以支反)中元元年初建三雍明帝即位亲行其礼天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a 页 WYG0253-0520c.png
子始冠通天(徐广舆服杂注曰天子朝冠通天冠/高九寸黑介帻金博山所常服也)(日/)
(续汉志曰乘舆备/文日月星辰也)备法物之驾(胡广汉制度曰天子/出有大驾法驾小驾)
(大驾则公卿奉引大将军骖乘大仆御属车八十一乘/备千乘万骑法驾公不在卤簿唯河南尹执金吾洛阳)
(今奉引侍中骖乘奉车郎御属车三十/六乘小驾太仆奉驾侍御史整车骑也)盛清道之仪(汉/官)
(仪曰清道以旄/头为前驱也)坐明堂而朝群后登灵台以望云物(云/物)
(解见/明纪)袒割辟雍之上尊养三老五更飨射礼毕帝正坐
自讲诸儒执经问难于前冠带缙绅之人圜桥门而观
听者盖亿万计(汉官仪曰辟雍四门外有水以节观者/门外皆有桥观者水外故云圜桥门也)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b 页 WYG0253-0520d.png
(圜绕/也)其后复为功臣子孙四姓末属别立校舍搜选高
能以受其业(○刘攽曰案文/此受当作授)自期门羽林之士悉令通
孝经章句匈奴亦遣子入学济济乎洋洋乎盛于永平
矣建初中大会诸儒于白虎观考详同异连月乃罢肃
宗亲临称制如石渠故事(石渠见/章纪)顾命史臣著为通义
(即白虎/通义是)又诏高才生受古文尚书毛诗榖梁左氏春秋
虽不立学官然皆擢高第为讲郎给事近署所以网罗
遗逸博存众家孝和亦数幸东观览阅书林及邓后称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a 页 WYG0253-0521a.png
制学者颇懈时樊准徐防并陈敦学之宜又言儒职多
非其人于是制诏公卿妙简其选三署郎能通经术者
皆得察举自安帝览政薄于蓺文博士倚席不讲(礼记/曰凡)
(侍坐于大司成者远近间三席又曰若非饮食之客则/布席席间函丈注云谓讲问客也倚席言不施讲坐也)
朋徒相视怠散学舍颓敝鞠为园蔬(诗小雅曰鞠为茂/草注云鞠穷也)
牧儿荛竖至于薪刈其下顺帝感翟酺之言乃更修黉
(说文曰黉学/也黉与横同)凡所造构二百四十房千八百五十室
试明经下第补弟子增甲乙之科员各十人除郡国耆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b 页 WYG0253-0521b.png
儒皆补郎舍人本初元年梁太后诏曰大将军下至六
百石悉遣子就学每岁辄于乡射月一飨会之以此为
(汉官仪曰春三月秋九月习/乡射礼礼生皆使太学学生)自是游学增盛至三万
馀生然章句渐疏而多以浮华相尚儒者之风盖衰矣
党人既诛其高名善士多坐流废后遂至忿争更相言
告亦有私行金货定兰台桼书经字以合其私文熹平
四年灵帝乃诏诸儒正定五经刋于石碑为古文篆隶
三体书法以相参检树之学门(古文谓孔子壁中书篆/书秦始皇使程邈所作)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a 页 WYG0253-0521c.png
(也隶书亦程邈所献也主于徒隶从简易也谢承书曰/碑立太学门外瓦屋覆之四面栏障开门于南河南郡)
(设吏卒视之杨龙骧洛阳记载朱超石与凡书/云石经文都似碑高一丈许广四尺骈罗相接)使天下
咸取则焉初光武迁还洛阳其经牒秘书载之二千馀
两自此以后参倍于前及董卓移都之际吏民扰乱自
辟雍东观兰台石室宣明鸿都诸藏典策文章竞共剖
散其缣帛图书大则连为帷盖小乃制为縢囊(縢亦幐/也音徒)
(恒反说文/曰幐囊也)及王允所收而西者裁七十馀乘道路艰远
复弃其半矣后长安之乱一时焚荡莫不泯尽焉东京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b 页 WYG0253-0521d.png
学者猥众难以详载今但录其能通经名家者以为儒
林篇其自有列传者则不兼书若师资所承(老子曰善/人者不善)
(人之师也不善人者善/人之资也故因曰师资)宜标名为證者乃著之云
前书云田何传易授丁宽(前书宽/字子襄)丁宽授田王孙王孙
授沛人施雠东海孟喜琅邪梁丘贺(前书雠字子卿喜/字长卿贺字长翁)
由是易有施孟梁丘之学又东郡京房受易于梁国焦
延寿(前书延/寿名赣)别为京氏学又有东莱费直(前书直/字长翁)传易
授琅邪王横为费氏学(前书横作/璜字平仲)本以古字号古文易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5a 页 WYG0253-0522a.png
又沛人高相传易授子康及兰陵母将永为高氏学(母/将)
(姓也母/读曰无)施孟梁丘京氏四家皆立博士费高二家未得

  刘昆传
刘昆字桓公陈留东昏人(东昏属陈留郡东缗属/山阳郡诸本作缗者误)梁孝
王之胤也少习容礼(容仪也前书鲁徐生善为容/孝文时以容为礼官大夫)平帝
时受施氏易于沛人戴宾能弹雅琴知清角之操(刘向/别录)
(曰雅琴之意事皆出龙德诸琴杂事中前书蓺文志曰/雅琴龙氏名德赵氏名定韩子曰师旷对晋平公曰昔)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5b 页 WYG0253-0522b.png
(黄帝合鬼神驾象车交龙毕方并辖蚩尤居前风伯/进埽雨师洒道作为清角今君德薄不足以听之)
莽世教授弟子恒五百馀人每春秋飨射常备列典仪
以素木瓠叶为俎豆桑弧蒿矢以射菟首(诗小雅瓠叶/诗序曰刺幽)
(王弃礼而不能行故思古之人不以微薄废礼焉诗曰/幡幡瓠叶采之亨之君子有酒酌言尝之有菟斯首炰)
(之燔之君子有酒酌言献之昆惧礼之废故引/以瓠叶为俎实射则歌菟首之诗而为节也)每有行
礼县宰辄率吏属而观之王莽以昆多聚徒众私行大
礼有僭上心乃系昆及家属于外黄狱寻莽败得免既
而天下大乱昆避难河南负犊山中(郡国志河南/郡有负犊山)建武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6a 页 WYG0253-0522c.png
五年举孝廉不行遂逃教授于江陵光武闻之即除为
江陵令时县连年火灾昆辄向火叩头多能降雨止风
徵拜议郎稍迁侍中弘农太守先是崤黾驿道多虎灾
行旅不通昆为政三年仁化大行虎皆负子渡河帝闻
而异之二十二年徵代杜林为光禄勋诏问昆曰前在
江陵反风灭火后守弘农虎北渡河行何德政而致是
事昆对曰偶然耳左右皆笑其质讷帝叹曰此乃长者
之言也顾命书诸策乃令入授皇太子及诸王小侯五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6b 页 WYG0253-0522d.png
十馀人二十七年拜骑都尉三十年以老乞骸骨诏赐
洛阳第舍以千石禄终其身中元二年卒子轶字君文
传昆业门徒亦盛永平中为太子中庶子建初中稍迁
宗正卒官遂世掌宗正焉
  洼丹传
洼丹字子玉(风俗通/洼音圭)南阳育阳人也世传孟氏易王莽
时常避世教授专志不仕徒众数百人建武初为博士
稍迁十一年为大鸿胪作易通论七篇世号洼君通丹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7a 页 WYG0253-0523a.png
学义研深易家宗之称为大儒十七年卒于官年七十
时中山觟阳鸿字孟孙(姓觟阳名鸿也觟音胡瓦反其/字从角或作鲑从鱼者音胡佳)
(反/)亦以孟氏易教授有名称永平中为少府
  任安传
任安字定祖广汉绵竹人也少游太学受孟氏易兼通
数经又从同郡杨厚学图谶究极其术时人称曰欲知
仲桓问任安又曰居今行古任定祖学终还家教授诸
生自远而至初仕州郡后太尉再辟除博士公车徵皆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7b 页 WYG0253-0523b.png
称疾不就州牧刘焉表荐之时王涂隔塞诏命竟不至
年七十九建安七年卒于家
  杨政传
杨政字子行京兆人也少好学从代郡范升受梁丘易
善说经书京师为之语曰说经铿铿杨子行教授数百
人范升尝为出妇所告坐系狱政乃肉袒以箭贯耳抱
升子潜伏道傍候车驾而持章叩头大言曰范升三娶
唯有一子今适三岁孤之可哀武骑虎贲惧惊乘舆举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8a 页 WYG0253-0523c.png
弓射之犹不肯去旄头又以戟叉政伤胸政犹不退哀
泣辞请有感帝心诏曰乞杨生师(乞读/曰气)即尺一出升政
由是显名为人嗜酒不拘小节果敢自矜然笃于义时
帝婿梁松皇后弟阴就皆慕其声名而请与交友政每
共言论常切磋恳至不为屈挠尝诣扬虚侯马武武难
见政称疾不为起政入户径升床排武把臂责之曰卿
蒙国恩备位藩辅不思求贤以报殊宠而骄天下英俊
此非养身之道也今日动者刀入胁武诸子及左右皆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8b 页 WYG0253-0523d.png
大惊以为见劫操兵满侧政颜色自若会阴就至责数
武令为交友其刚果任情皆如此也建初中官至左中
郎将
  张兴传
张兴字君上颍川鄢陵人也习梁丘易以教授建武中
举孝廉为郎谢病去复归聚徒后辟司徒冯勤府勤举
为孝廉稍迁博士永平初迁侍中祭酒十年拜太子少
傅显宗数访问经术既而声称著闻弟子自远至者著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9a 页 WYG0253-0524a.png
录且万人为梁丘家宗(著于/籍录)十四年卒于官子鲂传兴
业位至张掖属国都尉
  戴凭传
戴凭字次仲汝南平舆人也习京氏易年十六郡举明
经徵试博士拜郎中时诏公卿大会群臣皆就席凭独
立光武问其意凭对曰博士说经皆不如臣而坐居臣
上是以不得就席帝即召上殿令与诸儒难说凭多所
解释帝善之拜为侍中数进见问得失帝谓凭曰侍中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9b 页 WYG0253-0524b.png
当匡补国政勿有隐情凭对曰陛下严帝曰朕何用严
凭曰伏见前太尉西曹掾蒋遵清亮忠孝学通古今陛
下纳肤受之诉遂致禁锢(论语孔子曰肤受之诉注云/谓受人之诉辞皮肤之不深)
(知其情核也○刘攽曰注受人诉辞/皮肤之不深案文少一在字一外字)世以是为严帝怒
曰汝南子欲复党乎凭出自系廷尉有诏敕出后复引
见凭谢曰臣无謇谔之节而有狂瞽之言不能以尸伏
(韩诗外传曰昔卫大夫史鱼病且死谓其子曰我数/知蘧伯玉之贤而不能进弥子瑕不肖而不能退死)
(不当居丧正堂殡我于侧室足矣卫君问其故子以父/言闻于君君乃召蘧伯玉而贵之弥子瑕退之徙殡于)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0a 页 WYG0253-0524c.png
(正堂成礼/而后去)偷生苟活诚惭圣朝帝即敕尚书解遵禁锢
拜凭虎贲中郎将以侍中兼领之正旦朝贺百僚毕会
帝令群臣能说经者更相难诘义有不通辄夺其席以
益通者凭遂重坐五十馀席故京师为之语曰解经不
穷戴侍中在职十八年卒于官诏赐东园梓器钱二十
万时南阳魏满字叔牙亦习京氏易教授永平中至弘
农太守
  孙期传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0b 页 WYG0253-0524d.png
孙期字仲彧济阴成武人也少为诸生习京氏易古文
尚书家贫事母至孝牧豕于大泽中以奉养焉远人从
其学者皆执经垄畔以追之里落化其仁让黄巾贼起
过期里陌相约不犯孙先生舍郡举方正遣吏赍羊酒
请期期驱豕入草不顾司徒黄琬特辟不行终于家建
武中范升传孟氏易以授杨政而陈元郑众皆传费氏
易其后马融亦为其传融授郑玄玄作易注荀爽又作
易传自是费氏兴而京氏遂衰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1a 页 WYG0253-0525a.png
前书云济南伏生(名/胜)传尚书授济南张生及千乘欧阳
(前书字/伯和)欧阳生授同郡儿宽宽授欧阳生之子世世
相传至曾孙欧阳高(高字/子阳)为尚书欧阳氏学张生授夏
侯都尉(都尉/名)都尉授族子始昌始昌传族子胜为大夏
侯氏学胜传从兄子建建别为小夏侯氏学三家皆立
博士又鲁人孔安国传古文尚书授都尉朝(姓都尉/名朝)
授胶东庸谭为尚书古文学未得立
  欧阳歙传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1b 页 WYG0253-0525b.png
欧阳歙字正思乐安千乘人也自欧阳生传伏生尚书
至歙八世皆为博士歙既传业而恭谦好礼让王莽时
为长社宰(长社今许/州县也)更始立为原武令世祖平河北到
原武见歙在县修政迁河南都尉后行太守事世祖即
位始为河南尹封被阳侯(被阳故城在今淄/州高苑县西南)建武五年
坐事免官明年拜扬州牧迁汝南太守推用贤俊政称
异迹九年更封夜侯(夜今莱/州掖县)歙在郡教授数百人视事
九岁徵为大司徒坐在汝南臧罪千馀万发觉下狱诸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2a 页 WYG0253-0525c.png
生守阙为歙求哀者千馀人至有自髡剔者平原礼震
年十七闻狱当断驰之京师行到河内获嘉县自系上
书求代歙死曰伏见臣师大司徒欧阳歙学为儒宗八
世博士而以臧咎当伏重辜歙门单子幼未能传学身
死之后永为废绝上令陛下获杀贤之讥下使学者丧
师资之益乞杀身以代歙命书奏而歙已死狱中(谢承/书曰)
(震字仲威光武嘉其仁义拜震郎/中后以公事左迁淮阳王厩长)歙掾陈元上书追讼
之言甚切至帝乃赐棺木赠印绶赙缣三千匹子复嗣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2b 页 WYG0253-0525d.png
复卒无子国除济阴曹曾字伯山从歙受尚书门徒三
千人位至谏议大夫子祉河南尹传父业教授又陈留
陈弇字叔明亦受欧阳尚书于司徒丁鸿仕为蕲长(续/汉)
(书曰弇以尚书教授躬自耕/种常有黄雀飞来随弇翱翔)
  牟长传
牟长字君高乐安临济人也其先封牟春秋之末国灭
因氏焉长少习欧阳尚书不仕王莽世祖建武二年大
司空弘(宋弘/也)特辟拜博士稍迁河内太守坐垦田不实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3a 页 WYG0253-0526a.png
免长自为博士及在河内诸生讲学者常有千馀人著
录前后万人著尚书章句皆本之欧阳氏俗号为牟氏
章句复徵为中散大夫赐告一岁卒于家子纡又以隐
居教授门生千人肃宗闻而徵之欲以为博士道物故
(在路死也案魏台访问物故之义高堂隆答曰闻之/先师物无也故事也言死者无复所能于事故也)
  宋登传
宋登字叔阳京兆长安人也父由为太尉登少传欧阳
尚书教授数千人为汝阴令政为明能号称神父迁赵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3b 页 WYG0253-0526b.png
相入为尚书仆射顺帝以登明识礼乐使持节临太学
奏定典律转拜侍中数上封事抑退权臣由是出为颍
川太守市无二价道不拾遗病免卒于家汝阴人配社
祠之
  张驯传
张驯字子俊济阴定陶人也少游太学能诵春秋左氏
传以大夏侯尚书教授辟公府举高第拜议郎与蔡邕
共奏定六经文字擢拜侍中典领秘书近署甚见纳异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4a 页 WYG0253-0526c.png
多因便宜陈政得失朝廷嘉之迁丹阳太守化有惠政
光和七年徵拜尚书迁大司农初平中卒于官
  尹敏传
尹敏字幼季南阳堵阳人也(堵音/者)少为诸生初习欧阳
尚书后受古文兼善毛诗榖梁左氏春秋建武二年上
疏陈洪范消灾之术时世祖方草创天下未遑其事命
敏待诏公车拜郎中辟大司空府帝以敏博通经记令
校图谶使蠲去崔发所为王莽著录次比(前书王莽居/摄三年广饶)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4b 页 WYG0253-0526d.png
(侯刘京车骑将军千人扈云太保属臧鸿奏符命京言/齐郡新井云言巴郡石牛鸿言扶风雍石莽皆迎受十)
(一月甲子莽上奏太后曰巴郡石牛雍石文皆到未央/宫之前殿臣与太保安阳侯舜等视天风起尘冥风止)
(得铜章帛图于石前文曰天告帝符献者封侯承天命/用神说骑都尉崔发等视说其后莽封发为说符侯)
敏对曰谶书非圣人所作其中多近鄙别字颇类世俗
之辞恐疑误后生帝不纳敏因其阙文增之曰君无口
为汉辅帝见而怪之召敏问其故敏对曰臣见前人增
损图书敢不自量窃幸万一帝深非之虽竟不罪而亦
以此沈滞与班彪亲善每相遇辄日旰忘食夜分不寝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5a 页 WYG0253-0527a.png
(旰晚/也)自以为钟期伯牙庄周惠施之相得也(说苑曰伯/牙子鼓琴)
(其友钟子期听之志在于山水子期皆知之子期死伯/牙屏琴绝弦终身不复鼓琴庄子曰庄子送葬过惠子)
(之墓顾谓从者曰郢人垩墁其鼻端若蝇翼使匠石斲/之匠石运斤成风听而斲之尽垩而鼻不伤郢人立不)
(失容元君闻之召匠石曰当为寡人为之匠石曰臣则/尝斲之虽然臣之质死久矣自惠子之死吾无以为质)
(矣吾无与言之垩墁有泥墁之也垩/音于各反墁音莫干反蝇翼薄也)后三迁长陵令永
平五年诏书捕男子周虑虑素有名称而善于敏敏坐
系免官及出叹曰瘖聋之徒真世之有道者也何谓察
察而遇斯患乎(○刘攽曰何谓察察案文谓当作为言/何故为此察察也后人不晓为谓多相)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5b 页 WYG0253-0527b.png
(乱/也)十一年除郎中迁谏议大夫卒于家
  周防传
周防字伟公汝南汝阳人也父扬少孤微常修逆旅(杜/预)
(注左传曰逆/旅客舍也)以供过客而不受其报防年十六仕郡小
吏世祖巡狩汝南召掾史试经防尤能诵读拜为守丞
防以未冠谒去(礼男子二十冠自以年/未成人故请去谒请也)师事徐州刺史
盖豫受古文尚书经明举孝廉拜郎中撰尚书杂记三
十二篇四十万言太尉张禹荐补博士稍迁陈留太守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6a 页 WYG0253-0527c.png
坐法免年七十八卒于家子举自有传
  孔僖传
孔僖字仲和鲁国鲁人也自安国以下世传古文尚书
毛诗曾祖父子建少游长安与崔篆友善及篆仕王莽
为建新大尹(莽改千乘国曰建信又/改曰建新郡守曰大尹)尝劝子建仕对曰
吾有布衣之心子有衮冕之志各从所好不亦善乎道
既乖矣请从此辞遂归终于家僖与崔篆孙骃复相友
善同游太学习春秋因读吴王夫差时事僖废书叹曰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6b 页 WYG0253-0527d.png
若是所谓画龙不成反为狗者(夫差伐越败之越王勾/践乃以甲兵五千人栖)
(于会稽使大夫种因吴太宰嚭而行成吴王将许之伍/子胥谏曰今不灭后必悔之吴王不听后勾践灭吴吴)
(王曰吾悔不用子胥之言遂自刭死○刘攽曰/正文画龙不成案古语皆云画虎不成此误)骃曰然
昔孝武皇帝始为天子年方十八崇信圣道师则先王
五六年间号胜文景(前书武帝年十七即位即位一年/议立明堂安车蒲轮徵鲁申公六)
(年举贤良班固赞曰以武帝之雄才大略不改文/景之恭俭以济斯人虽诗书所称何以加兹也)及后
恣已忘其前之为善(谓武帝末年好神仙祭祀之事征/伐四夷连兵三十馀年又信巫蛊)
(天下户口减半人相食/算及舟车官卖盐铁也)僖曰书传若此多矣邻房生梁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7a 页 WYG0253-0528a.png
郁儳和之曰(儳谓不与之言而傍对也礼/记曰母儳言儳音士鉴反)如此武帝亦
是狗邪僖骃默然不对郁怒恨之阴上书告骃僖诽谤
先帝刺讥当世事下有司骃诣吏受讯僖以吏捕方至
恐诛乃上书肃宗自讼曰臣之愚意以为凡言诽谤者
谓实无此事而虚加诬之也至如孝武皇帝政之美恶
显在汉史坦如日月是为直说书传实事非虚谤也夫
帝者为善则天下之善咸归焉其不善则天下之恶亦
萃焉斯皆有以致之故不可以诛于人也(诛责/也)且陛下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7b 页 WYG0253-0528b.png
即位以来政教未过而德泽有加(言政教未/有过失也)天下所具
也臣等独何讥刺哉假使所非实是则固应悛改傥其
不当亦宜含容又何罪焉陛下不推原大数深自为计
徒肆私忿以快其意臣等受戮死即死耳顾天下之人
必回视易虑以此事窥陛下心自今以后苟见不可之
事终莫复言者矣臣之所以不爱其死犹敢极言者诚
为陛下深惜此大业陛下若不自惜则臣何赖焉齐桓
公亲扬其先君之恶以唱管仲(国语曰鲁庄公束缚管/仲以与齐桓公公亲迎)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8a 页 WYG0253-0528c.png
(于郊而与之坐问焉昔吾先君襄公筑台以为高位田/狩毕弋不听国政卑圣侮士而唯女是崇九妃六嫔陈)
(妾数百食必粱肉衣必文绣戎士冻馁是以国家不日/引不月长恐宗庙不扫除社稷不血食敢问为此若何)
(管子曰昔者圣王之理天下定人之居成人之事而慎/用其六柄焉四人者勿使杂处杂处则其言哤其事易)
(也/)然后群臣得尽其心今陛下乃欲以十世之武帝远
讳实事岂不与桓公异哉臣恐有司卒然见搆衔恨蒙
枉不得自叙使后世论者擅以陛下有所方比宁可复
使子孙追掩之乎谨诣阙伏待重诛帝始亦无罪僖等
意及书奏立诏勿问拜僖兰台令史元和二年春帝东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8b 页 WYG0253-0528d.png
巡狩还过鲁幸阙里以太牢祠孔子及七十二弟子作
六代之乐(黄帝曰云门尧曰咸池舜曰大韶/禹曰大夏汤曰大濩周曰大武)大会孔氏
男子二十以上者六十三人命儒者讲论僖因自陈谢
帝曰今日之会宁于卿宗有光荣乎对曰臣闻明王圣
主莫不尊师贵道今陛下亲屈万乘辱临敝里此乃崇
礼先师增煇圣德至于光荣非所敢承帝大笑曰非圣
者子孙焉有斯言乎遂拜僖郎中赐褒成侯损及孔氏
男女钱帛诏僖从还京师使校书东观冬拜临晋令崔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9a 页 WYG0253-0529a.png
骃以家林筮之(崔篆所作/易林也)谓为不吉止僖曰子盍辞乎
僖曰学不为人仕不择官吉凶由已而由卜乎在县三
年卒官遗令即葬二子长彦季彦并十馀岁蒲坂令许
君然劝令反鲁对曰今载柩而归则违父令舍墓而去
心所不忍遂留华阴长彦好章句学季彦守其家业门
徒数百人延光元年河西大雨雹大者如斗安帝诏有
道术之士极陈变𤯝乃召季彦见于德阳殿帝亲问其
故对曰此皆阴乘阳之徵也今贵臣擅权母后党盛陛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19b 页 WYG0253-0529b.png
下宜修圣德虑此二者帝默然左右皆恶之举孝廉不
就三年年四十七终于家初平帝时王莽秉政乃封孔
子后孔均为褒成侯追谥孔子为褒成宣尼(○刘攽曰/案文此少)
(一公/字)及王莽败失国建武十三年世祖复封均子志为
褒成侯志卒子损嗣永元四年徙封褒亭侯损卒子曜
嗣曜卒子完嗣世世相传至献帝初国绝(臣贤案献帝/后至魏封孔)
(子二十一叶孙美为崇圣侯晋封二十三叶孙震为奉/圣亭侯后魏封二十七叶孙乘为崇圣大夫太和十九)
(年孝文幸鲁亲祠孔子庙又改封二十八叶孙珍为崇/圣侯北齐改封三十一叶孙为恭圣侯周武帝平齐改)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0a 页 WYG0253-0529c.png
(封邹国公隋文帝仍旧封邹国公隋炀帝改封为绍圣/侯贞观十一年封夫子裔孙子德伦为褒圣侯伦今见)
(存/)
  杨伦传
杨伦字仲理陈留东昏人也少为诸生师事司徒丁鸿
习古文尚书为郡文学掾更历数将志乖于时以不能
人间事遂去职不复应州郡命讲授于大泽中弟子至
千馀人元初中郡礼请三府并辟公车徵皆辞疾不就
后特徵博士为清河王傅是岁安帝崩伦辄弃官奔丧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0b 页 WYG0253-0529d.png
号泣阙下不绝声阎太后以其专擅去职坐抵罪顺帝
即位诏免伦刑遂留行丧于恭陵服阕徵拜侍中是时
邵陵令任嘉在职贪秽因迁武威太守后有人奏嘉臧
罪千万徵考廷尉其所牵染将相大臣百有馀人伦乃
上书曰臣闻春秋诛恶及本本诛则恶消振裘持领领
正则毛理今任嘉所坐狼籍未受辜戮猥以垢臭改典
大郡自非案坐举者无以禁绝奸萌往者湖陆令张叠
萧令驷贤徐州刺史刘福等衅秽既章咸伏其诛而豺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1a 页 WYG0253-0530a.png
狼之吏至今不绝者岂非本举之主不加之罪乎昔齐
威之霸杀奸臣五人并及举者以弭谤讟当断不断黄
石所戒(黄石公三略曰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夫圣王所以听僮夫匹妇之
言者犹尘加嵩岱雾集淮海虽未有益不为损也惟陛
下留神省察奏御有司以伦言切直辞不逊顺下之尚
书奏伦探知密事徼以求直坐不敬结鬼薪(结正其罪/也鬼薪取)
(薪以给宗庙/三岁刑也)诏书以伦数进忠言特原之免归田里阳
嘉二年徵拜太中大夫将军梁商以为长史谏诤不合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1b 页 WYG0253-0530b.png
出补常山王傅病不之官诏书敕司隶催促发遣伦乃
留河内朝歌以疾自上曰有留死一尺无北行一寸刎
颈不易九裂不恨(裂死也楚词曰虽/九死其犹未悔也)匹夫所执彊于三
(论语曰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固敢有辞帝乃下诏曰伦出幽
升高(诗曰出自幽/谷升于乔木)宠以藩傅稽留王命擅止道路托疾
自从苟肆狷志(狷狂狷/也音绢)遂徵诣廷尉有诏原罪伦前后
三徵皆以直谏不合既归闭门讲授自绝人事公车复
徵逊遁不行卒于家(遁逃/也)中兴北海牟融习大夏侯尚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2a 页 WYG0253-0530c.png
书东海王良习小夏侯尚书沛国桓荣习欧阳尚书荣
世习相传授东京最盛扶风杜林传古文尚书林同郡
贾逵为之作训马融作传郑玄注解由是古文尚书遂
显于世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2b 页 WYG0253-0530d.png
 
 
 
 
 
 
 
 后汉书卷一百九上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3a 页 WYG0253-0531a.png
 后汉书卷一百九上考證
儒林传诗齐鲁韩毛○何焯曰衍一毛字此时毛诗未
 得立也且如此乃十五非十四矣参以百官志博士
 果十四人诗三齐鲁韩氏应劭汉官仪并同
天子始冠通天衣日月○何焯曰汉承秦故郊祀皆服
 袀糸至显宗而革故统冠曰始详舆服志
本初元年○监本宋本俱作太初(臣会汾/)按质帝无太
 初年号明是本字今改正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3b 页 WYG0253-0531b.png
熹平四年灵帝乃诏诸儒正定五经刋于石碑为古文
 篆隶三体书法以相参检○(臣世骏/)按赵明诚金石
 录云儒林传序云为古文篆隶三体者非也蔡邕所
 书乃八分而三体石经乃魏时所建
孙期传自是费氏兴而京氏遂衰○何焯校本京氏上
 疑当有孟氏二字
尹敏传其中多近鄙别字○何焯曰如以刘为卯金刀
 以泉货为白水真人皆别字之徵也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4a 页 WYG0253-0531c.png
周防传父扬少孤微○周协传云自协曾祖父扬至协
 孙恂六世知名则扬亦尝显名史略之耳
孔僖传世传古文尚书毛诗○(臣良裘/)按此毛字亦疑
 衍又安国未闻受毛诗疑鲁诗之讹
作六代之乐○何焯曰按前书秦时惟馀韶武安得经
 新莽之乱尚备此乐云六代者史仍一时之夸饰也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4b 页 WYG0253-0531d.png
 
 
 
 
 
 
 
 后汉书卷一百九上考證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5a 页 WYG0253-0532a.png
钦定四库全书
 后汉书卷一百九下
  宋  宣  城  太  守范 煜撰
  唐  章  怀  太  子  贤注
 儒林列传第六十九下
前书鲁人申公受诗于浮丘伯为作诂训是为鲁诗齐
人辕固生亦传诗是为齐诗燕人韩婴亦传诗是为韩
诗三家皆立博士赵人毛苌传诗是为毛诗未得立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5b 页 WYG0253-0532b.png
  高诩传
高诩字季回平原般人也(般音卜/满反)曾祖父嘉以鲁诗授
元帝仕至上合太守父容少传嘉学哀平间为光禄大
夫诩以父任为郎中世传鲁诗以信行清操知名王莽
篡位父子称盲逃不仕莽世光武即位大司空宋弘荐
诩徵为郎除符离长(符离县故城在今/徐州符离县东也)去官后徵为博
士建武十一年拜大司农在朝以方正称十三年卒官
赐钱及冢田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6a 页 WYG0253-0532c.png
  包咸传
包咸字子良会稽曲阿人也(曲阿今/润州县)少为诸生受业长
安师事博士右师细君(姓右/师)习鲁诗论语王莽末去归
乡里于东海界为赤眉贼所得遂见拘执十馀日咸晨
夜诵经自若贼异而遣之因住东海立精舍讲授光武
即位乃归乡里太守黄谠署户曹史欲召咸入授其子
咸曰礼有来学而无往教(礼记曰礼闻来/学不闻往教也)谠遂遣子师
之举孝廉除郎中建武中入授皇太子论语又为其章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6b 页 WYG0253-0532d.png
句拜谏议大夫侍中右中郎将永平五年迁大鸿胪每
进见锡以几杖入屏不趋赞事不名经传有疑辄遣小
黄门就舍即问显宗以咸有师傅恩而素清苦常特赏
赐珍玩束帛奉禄增于诸卿咸皆散与诸生之贫者病
笃帝亲辇驾临视八年年七十一卒于官子福拜郎中
亦以论语入授和帝
  魏应传
魏应字君伯任城人也少好学建武初诣博士受业习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7a 页 WYG0253-0533a.png
鲁诗闭门诵习不交僚党京师称之后归为郡吏举明
经除济阴王文学以疾免官教授山泽中徒众常数百
人永平初为博士再迁侍中十三年迁大鸿胪十八年
拜光禄大夫建初四年拜五官中郎将诏入授千乘王
伉应经明行修弟子自远方至著录数千人肃宗甚重
之数进见论难于前特受赏赐时会京师诸儒于白虎
观讲论五经同异使应专掌难问侍中淳于恭奏之帝
亲临称制如石渠故事明年出为上党太守徵拜骑都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7b 页 WYG0253-0533b.png
尉卒于官
  伏恭传
伏恭字叔齐琅邪东武人司徒湛之兄子也湛弟黯字
稚文以明齐诗改定章句作解说九篇位至光禄勋无
子以恭为后恭性孝事所继母甚谨少传黯学以任为
郎建武四年除剧令视事十三年以惠政公廉闻青州
举为尤异太常试经第一拜博士迁常山太守敦修学
校教授不辍由是北州多为伏氏学永平二年代梁松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8a 页 WYG0253-0533c.png
为太仆四年帝临辟雍于行礼中拜恭为司空儒者以
为荣初父黯章句繁多恭乃省减浮辞定为二十万言
在位九年以病乞骸骨罢诏赐千石奉以终其身十五
年行幸琅邪引遇如三公仪建初二年冬肃宗行飨礼
以恭为三老年九十元和元年卒赐葬显节陵下子寿
官至东郡太守
  任末传
任末字叔本蜀郡繁人也(繁县故城在今/益州新繁县北)少习齐诗游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8b 页 WYG0253-0533d.png
京师教授十馀年友人董奉德于洛阳病亡末乃躬推
鹿车载奉德丧致其墓所由是知名为郡功曹辞以病
免后奔师丧于道物故临命敕兄子造曰必致我尸于
师门使死而有知魂灵不惭如其无知得土而已造从

  景鸾传
景鸾字汉伯广汉梓潼人也少随师学经涉七州之地
能理齐诗施氏易兼受河洛图纬作易说及诗解文句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9a 页 WYG0253-0534a.png
兼取河洛以类相从名为交集又撰礼内外记号曰礼
略又抄风角杂书列其占验作兴道一篇及作月令章
句凡所著述五十馀万言数上书陈救灾变之术州郡
辟命不就以寿终
  薛汉传
薛汉字公子淮阳人也世习韩诗父子以章句著名汉
少传父业尤善说灾异谶纬教授常数百人建武初为
博士受诏校定图谶当世言诗者推汉为长永平中为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29b 页 WYG0253-0534b.png
千乘太守政有异迹后坐楚事辞相连下狱死弟子犍
为杜抚会稽澹台敬伯钜鹿韩伯高最知名
  杜抚传
杜抚字叔和犍为武阳人也少有高才受业于薛汉定
韩诗章句后归乡里教授沈静乐道举动必以礼弟子
千馀人后为骠骑将军东平王苍所辟及苍就国掾史
悉补王官属未满岁皆自劾归时抚为大夫不忍去苍
闻赐车马财物遣之辟太尉府建初中为公车令数月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0a 页 WYG0253-0534c.png
卒官其所作诗题约义通学者传之曰杜君注云(○刘/攽曰)
(作诗题约义通案文题下当/有脱字盖合云文约义通也)
  召驯传
召驯字伯春九江寿春人也曾祖信臣元帝时为少府
(前书信臣字翁卿为南阳/太守吏人亲爱号曰召父)父建武中为卷令(卷县属荥/阳郡卷音)
(丘圆/反)俶傥不拘小节驯少习韩诗博通书传以志义闻
乡里号之曰德行恂恂召伯春累仕州郡辟司徒府建
初元年稍迁骑都尉侍讲肃宗拜左中郎将入授诸王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0b 页 WYG0253-0534d.png
帝嘉其义学恩宠甚崇出拜陈留太守赐刀剑钱物元
和二年入为河南尹章和二年代任隗为光禄勋卒于
官赐冢茔陪园陵孙休位至青州刺史
  杨仁传
杨仁字文义巴郡阆中人也建武中诣师学习韩诗数
年归静居教授仕郡为功曹举孝廉除郎太常上仁经
中博士(上音时掌/反下同)仁自以年未五十不应旧科(汉官仪/曰博士)
(限年五/十以上)上府让选显宗特诏补北宫卫士令(汉官仪曰/北宫卫士)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1a 页 WYG0253-0535a.png
(令一人秩/六百石)引见问当世政迹仁对以宽和任贤抑黜骄
戚为先又上便宜十二事皆当世急务帝嘉之赐以缣
钱及帝崩时诸马贵盛各争欲入宫仁被甲持戟严勒
门卫莫敢轻进者肃宗既立诸马共谮仁刻峻帝知其
忠愈善之拜什邡令(今益州什邡/县也音十方)宽惠为政劝课掾史
弟子悉令就学其有通明经术者显之右署(右署/上司)或贡
之朝由是义学大兴垦田千馀顷行兄丧去官后辟司
徒桓虞府掾有宋章者贪奢不法仁终不与交言同席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1b 页 WYG0253-0535b.png
时人畏其节后为阆中令卒于官
  赵晔传
赵晔字长君会稽山阴人也少尝为县吏奉檄迎督邮
晔耻于厮役遂弃车马去到犍为资中(资中县名今/资州资阳县)
杜抚受韩诗究竟其术积二十年绝问不还家为发丧
制服抚卒乃归州召补从事不就举有道卒于家晔著
吴越春秋诗细历神渊蔡邕至会稽读诗细而叹息以
为长于论衡邕还京师传之学者咸诵习焉时山阳张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2a 页 WYG0253-0535c.png
匡字文通亦习韩诗作章句后举有道博士徵不就卒
于家
  卫宏传
卫宏字敬仲东海人也少与河南郑兴俱好古学初九
江谢曼卿善毛诗乃为其训宏从曼卿受学因作毛诗
序善得风雅之旨于今传于世后从大司空杜林更受
古文尚书作训旨时济南徐巡师事宏后从林受学亦
以儒显由是古学大兴光武以为议郎宏作汉旧仪四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2b 页 WYG0253-0535d.png
篇以载西京杂事又著赋颂诔七首皆传于世中兴后
郑众贾逵传毛诗后马融作毛诗传郑玄作毛诗笺(笺/荐)
(也荐成毛义也张华博物志曰郑注毛诗曰笺不解/此意或云毛公尝为北海相玄是郡人故以为敬云)
前书鲁高堂生(高堂生/名隆)汉兴传礼十七篇后瑕丘萧奋
以授同郡后苍苍授梁人戴德及德兄子圣沛人庆普
(德字近君圣字/次君普字孝公)于是德为大戴礼圣为小戴礼普为庆
氏礼三家皆立博士孔安国所献礼古经五十六篇及
周官经六篇前世传其书未有名家中兴以后亦有大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3a 页 WYG0253-0536a.png
小戴博士虽相传不绝然未有显于儒林者建武中曹
充习庆氏学传其子褒遂撰汉礼事在褒传
  董钧传
董钧字文伯犍为资中人也习庆氏礼事大鸿胪王临
元始中举明经迁廪牺令(前书平帝元始五年举明经/汉官仪曰今廪牺令一人秩)
(六百/石)病去官建武中举孝廉辟司徒府钧博通古今数
言政事永平中为博士时草创五郊祭祀(续汉志曰永/平中以礼仪)
(谶及月令有五郊迎气因采元和中故事/兆五郊于洛阳四方中北在未坛皆三尺)及宗庙礼乐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3b 页 WYG0253-0536b.png
威仪章服辄令钧参议多见从用当世称为通儒累迁
五官中郎将常教授门生百馀人后坐事左转骑都尉
年七十馀卒于家中兴郑众传周官经后马融作周官
传授郑玄玄作周官注玄本习小戴礼后以古经校之
取其义长者故为郑氏学玄又注小戴所传礼记四十
九篇通为三礼焉
前书齐胡母子都传公羊春秋授东平嬴公嬴公授东
海孟卿孟卿授鲁人睦孟睦孟授东海严彭祖鲁人颜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4a 页 WYG0253-0536c.png
安乐彭祖为春秋严氏学安乐为春秋颜氏学(前书彭/祖字公)
(子安乐字公孙安/乐即眭孟姊子也)又瑕丘江公传谷梁春秋三家皆立
博士梁太傅贾谊为春秋左氏传训诂授赵人贯公
  丁恭传
丁恭字子然山阳东缗人也(东缗今兖/州金乡县)习公羊严氏春
秋恭学义精明教授常数百人州郡请召不应建武初
为谏议大夫博士封关内侯十一年迁少府诸生自远
方至者著录数千人当世称为大儒太常楼望侍中承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4b 页 WYG0253-0536d.png
宫长水校尉樊鯈等皆受业于恭二十年拜侍中祭酒
骑都尉与侍中刘昆俱在光武左右每事咨访焉卒于

  周泽传
周泽字稚都北海安丘人也少习公羊严氏春秋隐居
教授门徒常数百人建武末辟大司马府署议曹祭酒
数月徵试博士中元元年迁黾池令奉公剋己矜恤孤
羸吏人归爱之永平五年迁右中郎将十年拜太常泽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5a 页 WYG0253-0537a.png
果敢直言数有据争后北地太守廖信(廖音力/吊反)坐贪秽
下狱没入财产显宗以信臧物班诸廉吏唯泽及光禄
勋孙堪大司农常冲特蒙赐焉是时京师翕然在位者
咸自勉励堪字子稚河南维氏人也明经学有志操清
白贞正爱士大夫然一毫未尝取于人以节介气勇自
行王莽末兵革并起宗族老弱在营保间堪常力战陷
敌无所回避数被创刃宗族赖之郡中咸服其义勇建
武中仕郡县公正廉絜奉禄不及妻子皆以供宾客及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5b 页 WYG0253-0537b.png
为长吏所在有迹为吏人所敬仰喜分明去就尝为县
令谒府趋步迟缓门亭长谴堪御吏堪便解印绶去不
之官后复仕为左冯翊坐御下促急司隶校尉举奏免
官数月徵为侍御史再迁尚书令永平十一年拜光禄
勋堪清廉果于从政数有直言多见纳用十八年以病
乞身为侍中骑都尉卒于官堪行类于泽故京师号曰
二稚十二年以泽行司徒事如真泽性简忽威仪颇失
宰相之望数月复为太常清絜循行尽敬宗庙常卧病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6a 页 WYG0253-0537c.png
斋宫其妻哀泽老病窥问所苦泽大怒以妻干犯斋禁
遂收送诏狱谢罪当世疑其诡激时人为之语曰生世
不谐作太常妻一岁三百六十日三百五十九日斋(汉/官)
(仪此下云一日/不斋醉如泥)十八年拜侍中骑都尉后数为三老五
更建初中致仕卒于家
  钟兴传
钟兴字次文汝南汝阳人也少从少府丁恭受严氏春
秋恭荐兴学行高明光武召见问以经义应对甚明帝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6b 页 WYG0253-0537d.png
善之拜郎中稍迁左中郎将诏令定春秋章句去其复
(复音复重/音直容反)以授皇太子又使宗室诸侯从兴受章句
封关内侯兴自以无功不敢受爵帝曰生教训太子及
诸王侯非大功邪兴曰臣师丁恭于是复封恭而兴遂
固辞不受爵卒于官
  甄宇传
甄宇字长文北海安丘人也清静少欲习严氏春秋教
授常数百人建武中为州从事徵拜博士(东观记曰建/武中每腊诏)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7a 页 WYG0253-0538a.png
(书赐博士一羊羊有大小肥廋时博士祭酒议欲杀羊/分肉又欲投钩宇复耻之宇因先自取其最瘦者由是)
(不复有争讼后召会问瘦羊/博士所在京师因以号之)稍迁太子少傅卒于官传
业子普普传子承承尤笃学未常视家事讲授尝数百
人诸儒以承三世传业莫不归服之建初中举孝廉卒
于梁相子孙传学不绝
  楼望传
楼望字次子陈留雍丘人也少习严氏春秋操节清白
有称乡闾建武中赵节王栩(光武叔父赵王/良之子谥曰节)闻其高名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7b 页 WYG0253-0538b.png
遣使赍玉帛请以为师望不受后仕郡功曹永平初为
侍中越骑校尉入讲省内十六年迁大司农十八年代
周泽为太常建初五年坐事左转太中大夫后为左中
郎将教授不倦世称儒宗诸生著录九千馀人年八十
永元十三年卒于官门生会葬者数千人儒家以为荣
  程曾传
程曾字秀升豫章南昌人也受业长安习严氏春秋积
十馀年还家讲授会稽顾奉等数百人常居门下著书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8a 页 WYG0253-0538c.png
百馀篇皆五经通难又作孟子章句建初三年举孝廉
迁海西令卒于官
  张玄传
张玄字君夏河内河阳人也少习颜氏春秋兼通数家
法建武初举明经补弘农文学迁陈仓县丞清净无欲
专心经书方其讲问乃不食终日及有难者辄为张数
家之说令择从所安诸儒皆伏其多通著录千馀人玄
初为县丞尝以职事对府不知官曹处吏白门下责之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8b 页 WYG0253-0538d.png
时右扶风琅邪徐业亦大儒也闻玄诸生试引见之与
语大惊曰今日相遭真解矇矣(遭逄/也)遂请上堂难问极
日后玄去官举孝廉除为郎会颜氏博士缺玄试策第
一拜为博士居数月诸生上言玄兼说严氏宣氏不宜
专为颜氏博士(○刘攽曰案前后叙说无宣氏学盖/下有宜氏因误宣氏长此两字也)
武且令还署未及迁而卒
  李育传
李育字元春扶风漆人也(漆县今豳/州辛平县)少习公羊春秋沈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9a 页 WYG0253-0539a.png
思专精博览书传知名太学深为同郡班固所重固奏
记荐育于骠骑将军东平王苍由是京师贵戚争往交
之州郡请召育到辄辞病去常避地教授门徒数百颇
涉猎古学尝读左氏传虽乐文采然谓不得圣人深意
以为前世陈元范升之徒更相非折(折难也音/之舌反)而多引
图谶不据理体于是作难左氏义四十一事建初元年
卫尉马廖举育方正为议郎后拜博士四年诏与诸儒
论五经于白虎观育以公羊义难贾逵往返皆有理證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39b 页 WYG0253-0539b.png
最为通儒再迁尚书令及马氏废(建初八年顺阳侯马/廖子豫为步兵校尉)
(坐投书怨谤豫免/廖归国见马援传)育坐为所举免归岁馀复徵再迁侍
中卒于官
  何休传
何休字邵公任城樊人也(樊县故城在今兖/州瑕丘县西南)父豹少府
休为人质朴讷口而雅有心思精研六经世儒无及者
以列卿子诏拜郎中非其好也辞病而去不仕州郡进
退必以礼太傅陈蕃辟之与参政事蕃败休坐废锢乃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0a 页 WYG0253-0539c.png
作春秋公羊解诂(博物志曰何休注公羊云何氏学冇/不解者或答曰休谦辞受学于师乃)
(宣此义不出于/己此言为允也)覃思不窥门十有七年又注训孝经论
语风角七分皆经纬典谟不与守文同说又以春秋駮
汉事六百馀条妙得公羊本意休善历算与其师博士
羊弼追述李育意以难二传作公羊墨守(言公羊之义/不可攻如墨)
(翟之守/城也)左氏膏肓谷梁废疾党禁解又辟司徒群公表
休道术深明宜侍帷幄倖臣不悦之乃拜议郎屡陈忠
言再迁谏议大夫年五十四光和五年卒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0b 页 WYG0253-0539d.png
  服虔传
服虔字子慎初名重又名祗后改为虔河南荥阳人也
少以清苦建志入太学受业有雅才善著文论作春秋
左氏传解行之至今又以左传駮何休之所駮汉事六
十条举孝廉稍迁中平末拜九江太守免遭乱行客病
卒所著赋碑诔书记连珠九愤凡十馀篇
  颖容传
颖容字子严陈国长平人也(长平县故城在/今陈州西北)博学多通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1a 页 WYG0253-0540a.png
善春秋左氏师事太尉杨赐郡举孝廉州辟公车徵皆
不就初平中避乱荆州聚徒千馀人刘表以为武陵太
守不肯起著春秋左氏条例五万馀言建安中卒
  谢该传
谢该字文仪南阳章陵人也善明春秋左氏为世名儒
门徒数百千人建安中河东人乐详条左氏疑滞数十
事以问该皆为通解之名为谢氏释行于世(魏略曰详/字文载少)
(好学闻谢该善左氏传乃从南阳步涉诣许从该问难/诸要今左氏问七十二事详所撰也社畿为太守署详)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1b 页 WYG0253-0540b.png
(文学祭酒黄初中徵拜博士十馀人学多褊又不熟悉/唯详五业并授其或难质不解详无愠色以杖画地牵)
(譬引类至忘寝食也○刘攽曰注徵拜/博士十馀人案文须更有博士二字)仕为公车司马
令以父母老托疾去官欲归乡里会荆州道断不得去
少府孔融上书荐之曰臣闻高祖创业韩彭之将征讨
暴乱陆贾叔孙通进说诗书(陆贾为大中大夫时前说/称诗书著书十二篇每奏)
(一篇高祖未尝不称善叔孙/通为高祖制礼仪并见前书)光武中兴吴耿佐命范升
卫宏修述旧业故能文武并用成长久之计陛下圣德
钦明同符二祖劳谦厄运三年乃欢(史记高宗谅闇三/年不言言乃欢时)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2a 页 WYG0253-0540c.png
(灵帝崩后献帝居/谅闇初释服也)今尚父鹰扬方叔翰飞(尚父太公也/毛诗曰维师)
(尚父时惟鹰扬又曰方叔涖止其车三千鴥彼飞隼翰/飞戾天注云方叔卿士命为将也涖临也鴥急疾之猊)
(也飞乃至天喻士卒/至勇能深入攻敌)王师电鸷群凶破殄始有櫜弓卧
鼓之次(毛诗曰载橐弓矢橐所以盛弓言今太/平橐弓卧鼓不用征伐故须贤人也)宜得名
儒典综礼纪窃见故公车司马令谢该体曾史之淑性
(曾参/史鱼)兼商偃之文学(卜商言偃也论语/曰文学子游子夏)博通群蓺周览
古今物来有应事至不惑清白异行敦悦道训求之远
近少有畴匹若乃巨骨出吴(史记曰吴伐越隳会稽得/骨节专车吴使使问仲尼)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2b 页 WYG0253-0540d.png
(骨何者最大仲尼曰禹致群臣于会稽山防/风氏后至禹杀而僇之其节专车此为大也)隼集陈庭
(史记曰有隼集于陈庭而死楛矢贯之石砮矢长尺有/咫陈湣公使问仲尼仲尼曰隼来远矣此肃慎之矣也)
(昔武王克商通道九夷百蛮使各以其方贿来贡于是/肃慎贡楛矢石砮长尺有咫先王以分大姫配虞胡公)
(而封诸陈试求/之故府果得之)黄熊入寝(左传曰郑子产聘于晋晋侯/有疾韩宣子曰寡君寝疾于)
(今三月矣今梦黄熊入于寝门其何厉鬼邪对曰昔尧/殛鲧于羽山其神化为黄熊以入羽泉实为夏郊三代)
(祀之晋为盟主其或者未之/把也韩子把夏郊晋侯有间)亥有二首(左传晋悼夫人/食舆人之城把)
(者绛县人或年长矣无子而往与于食有与疑年使之/年曰臣小人也不知纪年臣生之岁正月甲子朔四百)
(有四十五甲子矣其季于今三之一也吏走问诸朝师/旷曰鲁叔仲惠伯会郤成子于承匡之岁也七十三年)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3a 页 WYG0253-0541a.png
(矣史赵曰亥有二首六身下二如身是其日数也士文/伯曰然则二万六千六百有六旬也杜注云亥字二画)
(在上并三人为/身如算之六也)非夫洽闻者莫识其端也隽不疑定北
阙之前(前书昭帝时有男子成方遂诣北阙自称卫太/子丞相御史二千石至者立莫敢发言京兆尹)
(隽不疑后到叱从吏收縳或曰是非未可知不疑曰诸/君何患于卫太子昔蒯聩违命出奔辄距而不纳春秋)
(是之卫太子得罪先帝亡不即死今来自诣此罪人也/遂送下诏狱天子与大将军霍光闻而嘉之曰公卿大)
(臣当用经术明于大义也○刘攽/曰注遂送下诏狱案文多一下字)夏侯胜辩常阴之验
然后朝士益重儒术(前书曰昌邑王嗣立数出胜当乘/舆车前諌曰天久阴不雨臣下有)
(谋上者陛下欲何之王怒谓胜为妖言縳以属吏吏白/霍光是时光与张子孺谋欲废王光让子孺以为泄子)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3b 页 WYG0253-0541b.png
(孺实不泄召问胜对言在洪/范光子孺以此益重儒术士)今该实卓然比迹前列间
以父母老疾弃官欲归道路险塞无由自致猥使良才
抱璞而逃踰越山河沈沦荆楚所谓往而不反者也(韩/诗)
(外传曰山林之士为名故往而不能/反朝廷之士为禄故入而不能出也)后日当更馈乐以
钓由余尅像以求傅说岂不烦哉(史记曰由余其先晋/人也亡入戎能晋言)
(戎王闻缪公贤故使由余观秦秦缪公示以宫室积聚/由余曰使鬼为之则劳神矣使人为之亦苦人矣缪公)
(退而问于内史廖曰孤闻国有圣人敌国之忧也今由/余寡人之害将柰何廖曰戎王处僻未闻中国之声君)
(试遗以女乐以夺其志为由余请以疏其间留而莫遣/以失其期戎王候之必疑由余君臣有间乃可虑也乃)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4a 页 WYG0253-0541c.png
(令内史廖以女乐二八遗戎王戎王受而说之由余/数諌不听缪公又数使人间要由余由余遂去降秦)
愚以为可推录所在召该令还楚人止孙卿之去国(刘/向)
(孙卿子后序所论孙卿事曰卿名况赵人也楚相春申/君以为兰陵令或谓春申君曰汤以七十里文王以百)
(里孙卿贤者今与之百里地楚其危乎春申君谢之孙/卿去之赵后客或谓春申君曰伊尹去夏入殷殷王而)
(夏亡管仲去鲁入齐鲁弱而齐强故贤者所在君尊国/安今孙卿天下贤人所去之国其不安乎春申君使人)
(聘孙卿乃还/复为兰陵令)汉朝追匡衡于平原(前书匡衡为平原文/学长安令杨兴荐之)
(于车骑将军史高曰衡材智有馀经学绝伦但以无阶/朝廷故随牒在远方将军试召置幕府贡之朝廷必为)
(国器高然其言辟衡为议曹/吏荐衡于帝帝以为郎中)尊儒贵学惜失贤也书奏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4b 页 WYG0253-0541d.png
诏即徵还拜议郎以寿终
建武中郑兴陈元传春秋左氏学时尚书令韩歆上疏
欲为左氏立博士范升与歆争之未决陈元上书讼左
氏遂以魏郡李封为左氏博士后群儒蔽固者数廷争
之及封卒光武重卫众议而因不复补
  许慎传
许慎字叔重汝南召陵人也性淳笃少博学经籍马融
常推敬之时人为之语曰五经无双许叔重为郡功曹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5a 页 WYG0253-0542a.png
举孝廉再迁除洨长卒于家(洨音侯/交反)初慎以五经传说
臧否不同于是撰为五经异义又作说文解字十四篇
皆传于世
  蔡玄传
蔡玄字叔陵汝南南顿人也学通五经门徒常千人其
著录者万六千人徵辟并不就顺帝特诏徵拜议郎讲
论五经异同甚合帝意迁侍中出为弘农太守卒官
论曰自光武中年以后干戈稍戢专事经学自是其风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5b 页 WYG0253-0542b.png
世笃焉其服儒衣称先王(儒服为章甫之冠缝掖之衣/也礼记曰言必则古昔称先)
(王/)游庠序聚横(横又/作黉)塾者盖布之于邦域矣若乃经生
所处不远万里之路(经生谓博士也就之者/不以万里为远而至也)精庐暂建
赢粮动有千百(精庐讲读之/舍赢担负也)其耆名高义开门受徒者
编牒不下万人皆专相传祖莫或讹杂至有分争王庭
树朋私里繁其章条穿求崖穴以合一家之说故杨雄
曰今之学者非独为之华藻又从而绣其鞶帨(杨雄法/言之文)
(也喻学者文烦碎也鞶带也字或作幋说/文曰鞶覆衣巾也音盘帨佩巾也音税)夫理书无二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6a 页 WYG0253-0542c.png
义归有宗而硕学之徒莫之或从(无二专/一也)故通人鄙其
固焉又雄所谓譊譊之学各习其师也(亦法言之文也/譊譊喧也音奴)
(交/反)且观成名高第终能远至者盖亦寡焉而迂滞若是
矣然所谈者仁义所传者圣法也故人识君臣父子之
纲家知违邪归正之路自桓灵之间君道秕僻(秕榖不/成也以)
(喻政化/之恶也)朝纲日陵国隙屡启(陵陵/迟也)自中智以下靡不审
其崩离而权彊之臣息其窥盗之谋(谓阎忠劝皇甫嵩/令推亡汉而自立)
(嵩不从/其言)豪俊之夫屈于鄙生之议者(谓董卓欲大起兵/郑泰止之卓从其)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6b 页 WYG0253-0542d.png
(言/)人诵先王言也下畏逆顺埶也(言政化虽坏而朝久/不倾危者以经籍道)
(行下人惧/逆顺之埶)至如张温皇甫嵩之徒功定天下之半声驰
四海之表俯仰顾盻则天业可移犹鞠躬昏主之下狼
狈折札之命散成兵就绳约而无悔心(昏主谓献帝也/札简也折简而)
(召言不劳重命也绳约犹拘制也/谓温及嵩并被徵而就拘制也)暨乎剥桡自极人神
数尽(易大过曰栋桡凶桡折也极终也言/汉祚自终人神之数尽桡音女教反)然后群英乘
其运世德终其祚(群英谓袁术曹操之属代德终其祚/谓曹丕即位废献帝为山阳公自废)
(至薨十四/年以寿终)迹衰敝之所由致而能多历年所者斯岂非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7a 页 WYG0253-0543a.png
学之效乎(迹犹寻也言由有/儒学故能长久也)故先师垂典文褒励学者
之功笃矣切矣不循春秋至乃比于杀逆其将有意乎
(史记曰为人君父而不通春秋之义者必蒙首恶之名/为人臣子不通春秋之义者必陷篡弑诛死之罪也)
赞曰斯文未陵亦各有承(论语孔子曰天之将丧斯文/也言斯文未陵迟故学者分)
(门各自承袭/其家业也)涂分流别专门并兴精疏殊会通阂相徵
千载不作渊源谁澄(说经者各自是其一家或精或疏/或通或阂去圣既久莫知是非若)
(千载一圣不复作起则/泉源混浊谁能澄之)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7b 页 WYG0253-0543b.png
 
 
 
 
 
 
 
 后汉书卷一百九下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8a 页 WYG0253-0543c.png
 后汉书卷一百九下考證
杜抚传其所作诗题约义通刘攽曰题下当有脱字盖
 合云文约义通也○(臣世骏/)按诗题约义通是杜抚
 所撰书云吴陆玑著毛诗草木虫鱼疏末叙四诗源
 流亦有此语盖已在范史前百馀年矣刘攽说误
赵晔传遂弃车马去到犍为资中○何焯曰周燮传载
 南阳冯良事与此相类而所从皆杜抚必一事而传
 者互异耳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8b 页 WYG0253-0543d.png
卫宏传后马融作毛诗传○何焯曰后儒据此传言诗
 序之出于宏而不悟毛传之出于融何也或疑融别
 有诗传亦非范氏明与郑笺连类言之矣康成亲受
 经季长以笺为致敬亦得
鲁高堂生注名隆○(臣良裘/)按高堂隆乃三国时人此
 注疑误前书注中亦不记其名
张玄传少习颜氏春秋○监本误严氏从诸本改
谢该传河东人乐详条左氏疑滞数十事以问该注从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9a 页 WYG0253-0544a.png
 该问难诸要○何焯校本问字下添疑字又今左氏
 问七十二事左氏下添乐氏二字又徵拜博士下添
 时有博士四字又学多褊下添狭字
 
 
 
 
 
后汉书 卷一百九上 第 49b 页 WYG0253-0544b.png
 
 
 
 
 
 
 
 后汉书卷一百九下考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