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参同契发挥--俞琰卷六

卷六 第 200229b 页
卷六 第 1a 页 0626-068.png
周易参同契发挥卷之六止六
    林屋山人全阳子俞琰述
   中篇第二
朔旦为复阳气始通出入无疾立表微
刚黄钟建子兆乃滋彰播施柔暖黎烝得常
 复一阳之卦也律应黄钟以一日言之为
 夜半子以一月言之为初一至初三半以
 一岁言之则斗杓建子之月是也此时阳
 气始通喻身中阳火发动之初火气至微
 要在不纵不拘不疾不缓使温温柔暖播
卷六 第 1b 页 0626-069.png
 施于鼎器间也崇正篇云黄钟为子一阳
 兴受气之初数未增用火温温无煅制每
 愁龙弱虎威凌盖初爻之运一阳始通止
 可轻轻地默默举未堪用力故曰出入无
 疾然又不可太柔要当拨动顶门关捩微
 微挈之故曰立表微刚须臾火力炽盛逼
 出真铅至于箕斗之乡则河车不敢暂留
 停运入昆崙峰顶也金丹大成集云复卦
 起潜龙戊己微调未可攻九二见龙临卦
 主神通从此炉中次第红泰卦恰相逢猛
卷六 第 2a 页 0626-070.png
 火烧乾藉巽风鍊就黄芽并白雪奇功还
 返归坤道始穷火候之口诀尽于此矣
  临炉施条开路生光光耀渐进日以益
长丑之大吕结正低昂
 临二阳之卦也律应大吕以一日言之为
 鸡鸣丑以一月言之为初三半至初五以
 一岁言之则斗杓建丑之月是也此时阳
 气渐进喻身中阳火渐渐条畅而黄道渐
 渐开明故言光耀渐进日以益长也
仰以成泰刚柔并隆阴阳交接小往大
卷六 第 2b 页 0626-071.png
来辐辏于寅运而趋时
 泰三阳之卦也律应太簇以一日言之为
 平旦寅以一月言之为初六至初八半以
 一岁言之则斗杓建寅之月是也此时阳
 气出地喻身中三阳上升渐渐起渐渐仰
 当急驾河车搬归鼎内故言运而趋时也
 运而趋时者火候之运至此不可留停也
 然有一日之寅有一刻之寅朗然子诗云
 勤吞津液过千口长记存神听五更此言
 一日之寅也金丹大成集云交得三阳逢
卷六 第 3a 页 0626-072.png
 泰卦便堪进火法神功此言一刻之寅也
 一日之寅固依天上之日辰以为期度世
 固有知之者矣若夫一刻之寅乃身中火
 候之秘古今丹书皆不敢明言真所谓千
 人万人中一人两人知者也玄哉玄哉
渐历大壮侠列卯门榆荚堕落还归本
根刑德相负昼夜始分
 大壮四阳之卦也律应夹钟以一日言之
 为日出卯以一月言之为初八半至初十
 以一岁言之则斗杓建卯之月是也此时
卷六 第 3b 页 0626-073.png
 阴佐阳气聚物而出喻身中阳火方半气
 候停匀故言刑德相负昼夜始分然万物
 莫不当春而发生而榆荚至是堕落何也
 盖阳中有阴也
  夬阴以退阳升而前洗濯羽翮振索宿

 夬五阳之卦也律应姑洗以一日言之为
 食时辰以一月言之为十一至十三半以
 一岁言之则斗杓建辰之月是也此时阳
 气既盛逼近天际喻身中阳火升上故言
卷六 第 4a 页 0626-074.png
 阳升而前而又言洗濯羽翮振索宿尘者
 盖大鹏将徙天池则水击而上其势当奋
 发也
  乾健盛明广被四邻阳终于已中而相

 乾六阳之卦也律应中吕以一日言之为
 禺中已以一月言之为十三半至十五以
 一岁言之则斗杓建巳之月是也此时阳
 气盛极周遍宇内喻身中阳火圆满而丹
 光发现山头神瀵分为四埒注于山下经
卷六 第 4b 页 0626-075.png
 营一国无不周遍故言广被四邻而又言
 阳终于已中而相干者阳火数终则阴符
 用事也
  姤始纪绪履霜最先井底寒泉午为蕤
宾宾服于阴阴为主人
 姤一阴之卦也律应蕤宾以一日言之为
 日中午以一月言之为十六至十八半以
 一岁言之则斗杓建午之月是也此时阴
 气方生喻身中阴符起绪之地灵丹既入
 口中回来却入寒泉当驯致其道送归丹
卷六 第 5a 页 0626-076.png
 田不可荒忙急速故言履霜最先井底寒
 泉而又言宾服于阴阴为主人者盖一阴
 用事则众阳为宾也宾者敬也防危虑险
 之谓也
  遁世去位收敛其精怀德俟时栖迟昧

 遁二阴之卦也律应林钟以一日言之为
 日昳未以一月言之为十八半至二十以
 一岁言之则斗杓建未之月是也此时阴
 气渐长喻身中阴符离去午位收敛而降
卷六 第 5b 页 0626-077.png
 下如贤者退隐僻处岩谷故言怀德俟时
 栖迟昩冥也
  否塞不通萌者不生阴信阳诎毁伤姓

 否三阴之卦也律应夷则以一日言之为
 晡时申以一月言之为二十一至二十三
 半以一岁言之则斗杓建申之月是也此
 时阳气渐衰喻身中阴符愈降愈下犹三
 阴肃杀之时草本黄落故言阴伸阳屈毁
 伤姓名也
卷六 第 6a 页 0626-078.png
  观其权量察仲秋情任蓄微稚老枯复
荣荠麦芽糵因冒以生
 观四阴之卦也律应南吕以一日言之为
 日入酉以一月言之为二十三半至二十
 五以一岁言之则斗杓建酉之月是也此
 时阴佐阳功物皆缩小而成喻身中阴符
 过半降而入于丹田如木之敛花就实故
 言任蓄微稚然万物莫不逢秋而枯老而
 荠麦至此芽糵者何也盖阴中有阳也
  剥烂肢体消灭其形化气既竭亡失至
卷六 第 6b 页 0626-079.png

 剥五阴之卦也律应亡射以一日言之为
 黄昏戌以一月言之为二十六至二十八
 半以一岁言之则斗杓建戌之月是也此
 时阳气衰灭枝头之果皆溃烂而坠于地
 喻身中阴符将尽而神功无所施故言化
 气既竭亡失至神也夫火生于寅旺于午
 墓于戌戌者闭物之时也一刻之火候至
 此而毕事复命篇谓东西动静合朝昏是
 也一日之火候亦至此而休功吕纯阳诗
卷六 第 7a 页 0626-080.png
 云日日随他出又沉是也区区旁门小术
 但知其一不知其二又安能究竟于此
道穷则反归乎坤元恒顺地理承天布
宣玄幽远眇隔阂相连应度育种阴阳之原
寥廓恍惚莫知其端先迷失轨后为主君
 坤六阴之卦也律应应钟以一日言之为
 人定亥以一月言之为二十八半至三十
 以一岁言之则斗杓建亥之月是也此时
 纯阴用事万物至此皆归根而复命喻身
 中阴符穷极则寂然不动反本复静故言
卷六 第 7b 页 0626-081.png
 道穷则反归乎坤元也恒顺地理承天布
 宣与上篇金本从日生朔旦受日符义同
 盖天地日月一也月受日光而日不为之
 亏然月之光乃日之光也天气降而至于
 地地中生物者皆天气也人身法天象地
 其间阴阳感合与天地无以异也还元篇
 云以神归气内丹道自然成人能返观内
 照凝神入于气穴则神存生气凝成液迨
 夫天机一动则红莲含蕊露珠凝碧飞落
 华池滴滴而丹田结聚作丹枢也玄幽远
卷六 第 8a 页 0626-082.png
 眇隔阂相连谓亥子之间乃阴阳交界之
 时当其六阴穷极一阳未生寂兮寥兮犹
 如天地未判之初神仙作丹于此时塞兑
 垂帘以神光下照于坎宫始者幽幽冥冥
 俨如寒潭之浸月次则神与气合隔阂潜
 通犹如磁石之吸铁也应度育种阴阳之
 原谓作丹之际正如亥月纯坤用事之时
 其时万物归根闭塞成冬冬虽主藏然一
 岁发育之功实胚胎于此特闭藏无迹人
 不得而见尔而古人以此纯阴之月名为
卷六 第 8b 页 0626-083.png
 阳月者盖小雪之日阳气已生于六阴之
 下积而至于冬至遂满一画之阳变为复
 卦也丹道亦然当夜气之未央但凝神聚
 气端坐片时少焉神气归根自然无中生
 有渐凝渐聚积成一点金精翠虚篇云金
 精即是坤宫药坤在西南为川源蟾光终
 日照西川即此便是药之根盖一阳不生
 于复而生于坤坤虽至阴然阴里生阳实
 为产药之川源也寥廓恍惚莫知其端者
 身心复命之时神入寥廓与太虚一体静
卷六 第 9a 页 0626-084.png
 定之久候至心花发现则三宫气满但觉
 恍恍惚惚莫知其所以然也盖恍恍惚惚
 其中有物窈窈冥冥其中有精乃修鍊之
 要枢也玉芝书云此四句古今口诵者亿
 兆明义理者能有几人盖非亲造实诣无
 由知也是故状其窈冥则如临深俯幽论
 其恍惚则如昼梦初觉此乃真景象非譬
 喻也学者未曾经历不知窈冥恍惚乃吾
 身之真景象往往槩以虚文视之惜哉当
 知窈冥者寂然不动吾身天地未判之时
卷六 第 9b 页 0626-085.png
 也恍惚者感而遂通吾身天地将判之时
 也作丹之妙莫妙乎此岂可以虚文视之
 哉赤龙大丹诀云无人明恍惚惟我识朦
 胧信乎明此者鲜有其人也先迷失轨后
 为主君者其先昏昏默默深入乎窈冥之
 中俄顷阴极而阳生静极而机发则面门
 豁开虚空迸裂一段风光破寂寥而化权
 归手内也魏公此章显言产药之川源又
 极论存亡有无主客先后之秘如此详尽
 无以加矣还金篇云渺邈但捞水里月分
卷六 第 10a 页 0626-086.png
 明只采镜中花盖非深于道者不能识也
无平不陂道之自然变易更盛消息相因终
坤始复如循连环帝王乘御千秋常存
 无平不陂无往不复此乃道之自然也丹
 法静极而动动极而静一动一静互为其
 根亦出于自然如日月运行一寒一暑暑
 往则寒来寒往则暑来无非自然也夫金
 丹者身中之易也易穷则变变则通盛衰
 相禅消息相因盖未有穷而不变变而不
 通者也阳始于复阴终于坤终始相接首
卷六 第 10b 页 0626-087.png
 尾相衔故曰终坤始复如循连环魏公以
 十二辟卦论火候又以律名辰名铺叙而
 言皆譬喻也盖辐辏即太簇侠列即夹钟
 洗濯即姑洗中即中吕栖即林钟任即南
 吕伤即夷则亡即亡射应即应钟振即辰
 昧即未伸即申蓄即酉灭即戌阂即亥大
 率皆是假借盖不必执文泥象而强生枝
 节也帝王乘御千秋常存谓君子终日乾
 乾与时偕行则真可以历千秋而常存也
 矣
卷六 第 11a 页 0626-088.png





将欲养性延命却期审思后末当虑其先人
所禀躯体本一无元精流布因气托初
 人无愚智同此性也亦同此命也君子知
 性之不可戕贼也于是存而养之知命之
 不可斲丧也于是保而延之虽不假修鍊
卷六 第 11b 页 0626-089.png
 未有不安恬令终者况得修鍊之法盗天
 地夺造化鍊魂魄而为一合性命而双修
 岂不能长生欤夫欲求长生须求吾未生
 以前此身缘何而得然后可以论养性延
 命之道故曰审思后末当虑其先盖人之
 生也以父母之气交结而成形形乃受气
 之本气乃有形之根若气不得形则无因
 而立形不得气则无由而成故曰人所禀
 躯体本一无元精流布因气托初今夫神
 仙之修丹以阴阳内感神气交结于无中
卷六 第 12a 页 0626-090.png
 生有与男女胎孕之理实同其十月温养
 功夫真息绵绵昼夜如一亦与婴儿未生
 以前无异灵源大道歌云但看婴儿胎处
 时岂解将心潜算计专气致柔神久留往
 来真息自休休盖婴儿之在母胎也母呼
 亦呼母吸亦吸口鼻皆闭而以脐达故脐
 者生之根气之蒂也吕纯阳玄牝歌云穷
 取生身受气初莫怪天机都泄尽人能穷
 取一念生身之处返本还源回光内照采
 药于西南坤腹根蒂之地而与当来受气
卷六 第 12b 页 0626-091.png
 之初相似何用他求奈何学者往往执文
 泥象各以己见为是其好高者则认金丹
 为禅宗遂以宗性为玄牝以念头动处为
 一阳生以扫除妄念为进火而窃笑延命
 之说为髑髅下光景其卑下者则认金丹
 为御女术遂以妇人为鼎器以产门为生
 身处以秽物为刀圭而反讥养性之说为
 蒲团上枯坐功夫一则沦于空寂一则陷
 于邪僻终身执而不悟深可为之浩叹也
类如鸡子黑白相扶纵广一寸以为始初四
卷六 第 13a 页 0626-092.png
肢五脏筋骨乃具弥历十月脱出其胞骨弱
可卷肉滑若饴
 黑白者阴阳二气也凡人结胎之初由父
 精母血阴阳二气假合而成浑浑沌沌类
 如鸡子百日而男女分形然后四肢五脏
 筋骨乃贝及期而育脱出其胞骨弱筋柔
 肌软肉滑名曰婴儿鍊金丹者修吾身之
 婴儿亦当弥历十月翠虚篇云我昔功夫
 行一年六脉已息气归根有个婴儿在丹
 田与我形貌亦如然盖修鍊圣胎未有不
卷六 第 13b 页 0626-093.png
 用十月功夫而可以速成者也
阴阳为度魂魄所居
 天有黄道为度三百六十五其运转也一
 日一周日月行乎其间往来上下迭为出
 入此所以分昼夜而定寒暑也然天道密
 旋本无度数以日月经历诸辰而为行度
 日月往来本无定居以朝暮出入之地而
 为所居明乎此然后知魏公所谓阴阳为
 度魂魄所居矣夫人身中黄道即阴符阳
 火所行之处也即日魂月魄所居之方也
卷六 第 14a 页 0626-094.png
 有能观天之道执天之行识阴阳之行度
 知魂魄之所居则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循
 环乎一息之顷而日月出入乎呼吸之微
 呼为阳吸为阴与天道同一妙用不必求
 之他也
阳神日魂阴神月魄魂之与魄互为室宅
 古歌云日魂月魄若个识识者便是真仙
 子此所谓日魂月魄非天地有形有象显
 然之日魂月魄乃吾身无形无象隐然之
 日魂月魄也不遇真人指授焉能识之哉
卷六 第 14b 页 0626-095.png
 夫日为太阳昼以舒光故称魂月为太阴
 夜以含景故称魄然日魂属阳谓之阳神
 固宜而月魄属阴谓之阴精可也岂可以
 神言今皆谓之神者以其变动不居周流
 六虚往来既不定上下亦无常也魂东方
 木也魄西方金也金木本来无二体东邻
 即便是西家往来东西迭为出入故曰互
 为室宅也
性主处内立置鄞鄂情主营外恒为城郭城
郭完全人物乃安于斯之时情合乾坤
卷六 第 15a 页 0626-096.png
 性之为言静也性主处内者端坐虚心向
 内观也立置鄞鄂者捉得金精作命基也
 情之为言动也情主营外者先是枢机昼
 夜行也恒为城郭者八方周匝龙行火也
 城郭完全人物乃安者常使气冲关节透
 自然精满谷神存也于斯之时情合乾坤
 者昼夜河车不暂停默契大造同运行也
乾动而直气布精流坤静而翕为道舍庐
 乾天也主乎动畅万物而达于宇内故云
 直惟其动而直也故使精气流动布满三
卷六 第 15b 页 0626-097.png
 宫而无所不至坤地也主乎静敛万物而
 藏于土中故云翕惟其静而翕也故使精
 气归于元海而为道舍庐大抵守于乾则
 动动则气布精流守于坤则静静则气聚
 精凝也
刚施而退柔化以滋
 乾阳下济于坤坤柔顺而翕受之遂生药
 既经起火烹鍊则刚施而退阴柔上行而
 化作甘泉润九垓矣
九还七返八归六居
卷六 第 16a 页 0626-098.png
 六七八九即水火木金也以卦言为坎离
 震兑以方言为东西南北以宿言为虚房
 星昴以象言为龟蛇龙虎以时言为春夏
 秋冬以辰言为子午卯酉皆是物也夫九
 曰还七曰返八曰归同一旨意而六独曰
 居者北方坎位乃真铅所居之本乡也真
 铅居于此则九金八木七火三方之正气
 如辐之辏毂如水之朝宗皆聚于此也王
 保义注疏金碧龙虎经云日有三照月有
 三移日月出于东而光耀于西则西方白
卷六 第 16b 页 0626-099.png
 虎金德之正气入于玄冥之内化而为六
 戊日月入于西而光耀于东则东方青龙
 木德之正气入于玄冥之内化而为六己
 日月居于午而光耀于北则南方朱雀火
 德之正气入于玄冥之内就土成形化而
 为黑铅常居窈冥之内为天地万汇之根
 本王君此说与魏公之言可谓异世而同
 符矣


卷六 第 17a 页 0626-100.png
男白女赤金火相拘拘则水定水五行初
 翠虚篇云怪事教人笑几回男儿今也会
 怀胎自家精血自交结身里夫妻是妙哉
 盖金丹圣胎以阴阳内感神气交结而成
 曰男女曰赤白皆身中夫妇之异名也当
 其阴阳内感之时神与气交犹金火之相
 拘金火相拘而止于北方坎水之中则神
 凝气聚其水自定水定则药物结矣还金
 篇云水澄凝琥珀是也水也者大丹之根
 源也天一生水其位在北其卦为坎居五
卷六 第 17b 页 0626-101.png
 行之首乃吾身药物所产之乡也人能回
 光返照于此出息微微入息绵绵勿令间
 断则神气归根渐渐入而渐渐柔渐渐和
 而渐渐定定之之久则呼吸俱无药物当
 自结也
上善若水清而无瑕
 上善若水行其所无事金丹大道清静无
 为亦行其所无事马丹阳语录云学道人
 行住坐卧不得少顷心不在道行则措足
 于坦途住则凝神于太虚坐则匀鼻端之
卷六 第 18a 页 0626-102.png
 息卧则抱脐下之珠久而调息无有间断
 而终日如愚方是端的功夫非干造作行
 持也丹阳此说岂非行其所无事耶悟真
 篇云谩守药炉看火候但安神息任天然
 上清集云神仙伎俩无多子只是人间一
 味呆可谓行其所无事矣夫水之为性静
 定而碇之则清动乱而洎之则浊金丹之
 妙全是静定中来还源篇云能知药与火
 定里见丹成盖未有不定而得之者也
道无形象真一难图变而分布各自独居
卷六 第 18b 页 0626-103.png
 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吾不知其名故彊字
 之曰道无形可求无象可睹矧可得而画
 图哉昔广成子之告黄帝曰至道之精窈
 窈冥冥至道之极昏昏默默夫当其窈冥
 昏默之际一念不生万虑俱泯浑浑沦沦
 如太极之未分溟溟涬涬如两仪之未兆
 惟此一物湛兮独存如清渊之印月寂然
 不动如止水之无波不知孰为铅孰为汞
 夫是谓之真一迨夫时至气化变而分布
 则轻清者腾而在上重浊者碇而在下于
卷六 第 19a 页 0626-104.png
 是坎宫有铅离宫有汞而向之所谓浑浑
 沦沦溟溟涬涬者至此分而为二而各自
 独居矣复命篇云一物分为二能知二者
 名鼎炉藏日月滴漏已三更盖谓此也夫
 金丹大药孕于先天产于后天其妙在乎
 太极将判未判之间静已极而未至于动
 阳将复而未离乎阴于此合天地之机识
 结丹之处知下手之诀则恍惚之中寻有
 物窈冥之内吸真精方知大道于无中生
 有而真一之妙果不可以画图也然则真
卷六 第 19b 页 0626-105.png
 一之妙终无可以示人欤曰有


阳燧以取火非日不生光方诸非星月安能
德水浆二气至悬远感化尚相通何况近存
身切在于心胸阴阳配日月水火为效徵
 周礼秋官司烜氏掌以木遂取明火于日
 以鉴取明水于月淮南子云方诸见月则
 津而为水高诱注云方诸阴燧大蛤也熟
 摩拭令热向月则有水生且地之去天不
卷六 第 20a 页 0626-106.png
 知几千万里日月悬于空中去地亦不知
 几千万里而阳燧见日则得火方诸见月
 则得水奚为感化相通如此其速哉何况
 近存身切在于心胸身中自有水火心中
 自有药材得不回光返照以求其感化之
 妙乎乃若八月十五月明之夜深山之兔
 结胎沧海之蚌结珠抑何为感化相通如
 此其妙哉人生天地间为万物之灵反不
 能盗天地夺造化曾兔蚌之不若学仙者
 亦尝于此致意否乎大抵阴阳得类自然
卷六 第 20b 页 0626-107.png
 感化今魏公以阳燧取火方诸取水为證
 欲使学者潜心内观于无中生有其感化
 亦如是也还丹篇云二气才交甘雨降两
 神相会玉浆流信有之矣夫鉴之与珠皆
 光明莹洁之物表里透彻无纤毫痕瑕故
 能拘日月之光聚为一粟之明虽寥廓至
 远随即感应然而定则聚聚则有动则散
 散则无人能虚心凝神泰然内定无一毫
 之杂想以吾自己日月聚光不散久之气
 定时正自有奇效要之至道不远恒在目
卷六 第 21a 页 0626-108.png
 前亦犹磁石吸铁隔碍潜通极为切近但
 世人迷而忘返不能求之于内尔宁玄子
 诗云慇勤好与师资论不在他途在目前
 又云当时一句师边得密密垂帘仔细看
 可谓切近之甚矣
耳目口三宝固塞勿发扬
 阴符经云九窍之邪在乎三要何谓三要
 耳目口是也今魏公以三要为三宝而曰
 固塞勿发扬者欲修鍊之士敛耳目之聪
 明缄喉舌之真气尽收归里不放出外如
卷六 第 21b 页 0626-109.png
 宝贝之珍藏也岂不见釜甑炊米关盖密
 于上薪火然于下外无纤毫之罅隙内有
 热气之盘郁俄顷之间米皆烝熟为饭今
 夫入室修鍊须是收视返听闭口含津勿
 使纤毫真气漏泄然后至药滋生大丹成
 熟若使耳为声引目为色牵重楼浩浩而
 出三者皆发扬而无馀何还丹之可求哉
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
 真人即元神也深渊即太渊也异名众多
 今试举而言之曰泥丸宫流珠宫玉清宫
卷六 第 22a 页 0626-110.png
 紫清宫翠微宫太微宫太一宫太玄关玄
 门玄宫玄室玄谷玄田砂田第一关都关
 天关天门天谷天田天心天轮天轴天源
 天池天根天堂天宫乾宫乾家交感宫离
 宫神宫神室神关神京神都玄都故都故
 乡故丘故林故宫紫府紫庭紫金城紫金
 鼎朱砂鼎汞鼎玉鼎玉室玉京玉宇瑶峰
 第一峰最高峰祝融峰崙昆顶崆峒山蓬
 莱上岛上京上宫上玄上元上谷上土釜
 上丹田其名虽众其实则一也翠虚篇云
卷六 第 22b 页 0626-111.png
 天有七星地七宝人有七窍权归脑太古
 集云金丹运至泥丸穴名姓先将记玉都
 是故帝一回元之道溯流百脉上补泥丸
 脑实则神全神全则形全也今魏公谓真
 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者随真息之往来
 任真气之升降自朝至暮元神常栖于泥
 丸也黄庭经云子欲不死修崙昆静中吟
 云我修昆崙得真诀复命篇云会向我家
 家里栽培一亩天田还元篇云悟道显然
 明廓落闲闲端坐运天关此乃至简至易
卷六 第 23a 页 0626-112.png
 之道但拨动顶门关棙而匀匀地默默举
 三宫自然升降百骸万窍自然通达有如
 万斛之舟而惟用一寻之木发千钧之弩
 而惟用一寸之机且是不费丝毫力但昩
 者自不信尔或存老君在泥丸宫中而默
 朝之又画蛇添足矣
旋曲以视览开阖皆合同为己之轴辖动静
不竭穷
 皇极经世书云天之神栖于日人之神发
 于目大矣哉人之神发于目也生身处此
卷六 第 23b 页 0626-113.png
 物先天地生没身处此物先天地没水火
 木金土之五行攒簇于此肝心脾肺肾之
 五者钟灵于此唾涕精津气血液之七物
 结秀于此其大也天地可容其小也纤尘
 不纳兹非吾一身中之大宝也欤内指通
 玄秘诀云舍光便是长生药变骨成金上
 品仙又云撮聚双睛在眼前烧成便可点
 金仙如此直指示人而学者犹或未悟何
 其昧之甚耶盖三宫升降上下往来无穷
 无已犹车之有轮也其运用在心犹轮之
卷六 第 24a 页 0626-114.png
 有轴也其钤键在目犹轴之有辖也金华
 诗云仙童唯守洞门立三岛真人长往还
 其说是也
离气内荣卫坎乃不用聪兑合不以谈希言
顺鸿濛三者既关楗缓体处空房
 离气内荣卫者收目内视而光不露也坎
 乃不用聪者返耳内听而聪不泄也兑合
 不以谈希言顺鸿濛者安闲心曲冷如灰
 默默无言护圣胎也三者既如此关楗又
 当缓体处于空房斯可以为修鍊也缓体
卷六 第 24b 页 0626-115.png
 者舒徐容与无劳尔形也处空房者入静
 室也其中不著他物惟设一香一灯一几
 一榻而已坐处不欲太明太明则伤魂不
 欲太暗太暗则伤魄盖魂好明魄好暗明
 属阳暗属阴是故翠虚篇谓室宜向木对
 朝阳兑有明窗对夕光而又谓莫息明灯
 并百和也且夫入静室修鍊乃一至大因
 缘诚非细事岂不见悟真篇云此道至神
 至圣忧君分薄难消是岂无德行者所能
 妄觊也哉然静室亦不必拘以山林或在
卷六 第 25a 页 0626-116.png
 𠪨中或居道乡但得所托无往不可或疑
 悟真篇记有通邑大都依赖有力者之语
 盖以大药未成难当寒暑于一年之内四
 季要衣真气未完而尚有饥渴于一日之
 内三餐要食如伍达灵之得张程二友张
 紫阳之得马陆二公王冲熙之得富韩公
 李长源之得筠阳亲旧于是咸底厥成实
 为周天火候须用一片功夫不可间断必
 得同志有力者为之保护供给服事俾免
 饥寒困苦之窃其气乃可以专志修鍊也
卷六 第 25b 页 0626-117.png
 阴真君金液还丹歌云不得地莫妄为悟
 真篇云命宝不宜轻弄得斯道之正传者
 当自知之
委志归虚无念念以为常
 委志归虚无者心无杂念意不外游而镇
 日玩真空也念念以为常者念念相续勿
 令间断而长将气度随天道也或疑此法
 与禅学稍同殊不知金丹于无中生有养
 就婴儿盖非块然面壁槁木死灰之谓也
 白紫清语录云修丹口诀第一是聚气凝
卷六 第 26a 页 0626-118.png
 神常常握固即聚气念念守默即凝神学
 者若徒知无心无念而不知聚气凝神则
 堕于顽空又安得胎仙之成也
證验自推移心专不纵横
 修鍊有三分功夫则有三分證验有十分
 功夫则有十分證验若能勤而行之夙夜
 不休以至百日功灵则两肾如汤煎膀胱
 如火然目有神光耳有灵响鼻有异香口
 有甘津此身融融液液證验逐日推移所
 贵乎心专而不可纵横者实恐烛理未透
卷六 第 26b 页 0626-119.png
 而于静定中似梦非梦之际或为魔境之
 所摄也指玄三十九章云不可著他境物
 去一心专守虎龙蟠其说是已丁灵阳心
 性诀云若静中抑按功深或是忽见仙佛
 鬼神楼台光彩一切境界见于目前大不
 得起心生于憎爱师父云自己性中空廓
 任他千变万化大抵一心无动万邪自退
 但心火不生则神气相聚子母相守自然
 水火既济水见火而自然化为气上腾薰
 蒸关窍无所不至自然百脉调摄四大冲
卷六 第 27a 页 0626-120.png
 和谨慎守之道自相契王栖云盘山语录
 云修行之人静中境界甚有多般皆由自
 己识神所化因静而现诱引心君岂不闻
 古人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心欲遣识识
 神尚在便化形像神头鬼面惑乱心主若
 主不动见如不见体同虚空无处捉摸自
 然消散关尹子云人之平日目忽见非常
 之物者皆精有所结而使之然人之病日
 目忽见非常之物者皆心有所歉而使之
 然苟知吾心能于无中示有则知吾心能
卷六 第 27b 页 0626-121.png
 于有中示无但不信之自然不神或曰厥
 识既昏孰能不信我应之曰如捕蛇师心
 不怖蛇彼虽梦蛇而无畏怖故黄帝曰道
 无鬼神独往独来即此诸说观之则知魏
 公所谓心专不纵横诚为修鍊者之要端
 也
寝寐神相抱觉悟候存亡
 精生有时时至神知百刻之中切忌昏迷
 须是行住坐卧绵绵若存如鸡抱卵煖气
 不绝方可谓之修鍊至于真积力久功夫
卷六 第 28a 页 0626-122.png
 纯熟昼夜如一更无梦觉之异虽当寝寐
 之间神亦不昩而精生之时神与天通虽
 不待唤醒亦自觉悟夏云峰云自然时节
 梦里也教知是也今魏公谓寝寐神相抱
 觉悟候存亡欲修鍊之士常惺惺也盖金
 丹大药由神气交结而成乃是无质生质
 结成圣胎辛勤保护十月如幼女之初怀
 孕似小龙之乍养珠盖神气始凝结极易
 疏失寝寐之际须当与神相抱切不可昏
 迷而沉于梦境觉悟之后惟恐火冷而丹
卷六 第 28b 页 0626-123.png
 力或迟故必候其存亡要在一日十二时
 中无昼无夜念兹在兹然后功夫纯粹而
 药材不至消耗火候不至亏阙焉可须臾
 离哉
颜容寖以润骨节益坚强
 颜容寖以润骨节益坚强者至宝蕴于中
 自然精华发于外亦犹玉在山而木润渊
 生珠而崖不枯也
辟却众阴邪然后立正阳
 悟真篇云群阴剥尽丹成熟跳出樊笼寿
卷六 第 29a 页 0626-124.png
 万年夫人之一身彻上彻下凡属有形者
 无非阴邪滓浊之物神仙修鍊之法盖是
 无中生有夺天地一点真阳结成丹头于
 是昼夜运火鍊去阴气鍊之十月而胎圆
 三年而功成然后体变纯阳化形而仙也
修之不辍休庶气云雨行淫淫若春泽液液
象解冰从头流达足究竟复上升往来洞无
极怫怫被谷中
 内指通玄秘诀云昼夜无休作大丹精华
 透顶百神攒盖一年处室夜以继日功夫
卷六 第 29b 页 0626-125.png
 不辍自然效验显发其和气周匝于一身
 溶溶然如山云之腾太虚霏霏然似膏雨
 之遍原野淫淫然若春水之满四泽液液
 然象河冰之将欲释往来上下百脉冲融
 被于谷中畅于四肢拍拍满怀都是春而
 其状如微醉也入药镜云先天气后天气
 得之者常似醉灵光集云颠倒循环似醉
 人不忧不喜内全真是皆丹功之灵验也
 丁灵阳回光集云若一念无生则自然丹
 田气海之内太阴之精度过尾闾穴把夹
卷六 第 30a 页 0626-126.png
 脊双关风府泥丸返下明堂鼻柱入于华
 池化为甘津咽下重楼浇灌五脏六腑至
 丹田上下流转𠑽盈四大周而复始无不
 遍矣如其朝行暮辍用志弗专又安能进
 于是哉
反者道之验弱者德之柄
 反者反复也道德经云致虚极守静笃万
 物并作吾以观其复盖修丹效验出乎虚
 之极静之笃与天地冥合然后元气从一
 阳而来复若使虚不极静不笃则为山九
卷六 第 30b 页 0626-127.png
 仞功亏一篑从何而得效验哉弱者柔弱
 也道德经云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盖修
 丹本柄在乎持其志无暴其气如婴儿之
 柔弱方可若使志无所守气无所养则所
 得未锱铢所丧已山崖将何以为本柄哉
芸锄宿污秽细微得调畅
 诸虑既息则百骸俱理凶气消散则道气
 常存譬如农夫之务去草焉芟夷蕴崇之
 绝其本根勿使能殖则善者伸矣今夫神
 仙之修丹芸锄宿秽驱遣鬼尸安静六根
卷六 第 31a 页 0626-128.png
 空其五蕴于正念中清静光明虚白晃耀
 乃得五脏清凉六腑调泰三百六十骨节
 无有滞碍八万四千毫窍皆通畅也
浊者清之路昏久则昭明
 翠虚篇云精神冥合气归时骨肉融和都
 不知当斯之时三田气满恍然如在醉梦
 中得不谓之昏浊乎学者到此境界切不
 可放倒当知昏久则必明浊久则必清迨
 夫时至气化而九天音信散胚腪则神水
 湛湛华池静白雪纷纷飞四山七宝楼台
卷六 第 31b 页 0626-129.png
 十二层楼前黄花深可观分分朗朗尽见
 于恍惚之间岂终于昏浊而已哉


周易参同契发挥卷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