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易参同契发挥--俞琰卷八

卷八 第 200248a 页
卷八 第 1a 页 0627-004.png
周易参同契发挥卷之八止八
    林屋山人全阳子俞琰述
   下篇第一
惟昔圣贤怀玄抱真
 无视无听抱神以静广成子之怀玄抱真
 也专气致柔能如婴儿老子之怀玄抱真
 也乃若女娲氏鍊五色石以补天冉相氏
 得其环中以随成此又列禦寇漆园吏之
 丹法也学者勿谓夙有仙骨方可希求要
 之但办肯心无不可者圣贤何人哉予何
卷八 第 1b 页 0627-005.png
 人哉有为者亦若是志道之士诚能发勇
 猛心办精进力勤而行之夙夜不休则时
 至而气自化水到而渠自成又何患乎煮
 顽石之不烂磨铁杵之不为针也哉但恐
 学而不遇遇而不得虽得真诀复不能守
 朝为而夕欲其成坐修而立望其效升勺
 之利未坚而钟石之费相寻根荄之据未
 极而冰霜之毒交攻如是则虽有广成老
 子为之师列子庄子为之友亦末如之何
 也已矣马丹阳金玉集云鍊气作生涯怡
卷八 第 2a 页 0627-006.png
 神为日用常教龙虎调不使马猿弄又云
 观天行大道默然得交泰本师传口诀无
 为功最大盖古之修丹者一念不生万法
 俱忘澄澄湛湛惟道是从于静定之中抱
 冲和之气出息微微入息绵绵上至泥丸
 下至命门周流不已神气无一刻之不相
 聚及其内丹将成则元气兀然自住于丹
 田中与天地分一气而治昔者黄帝閒居
 大庭之馆三月内视盖用此道也此道至
 简至易于一日十二时中但使心长驭气
卷八 第 2b 页 0627-007.png
 气与神合形乃长存与日月而周回同天
 河而轮转轮转无穷寿命无极指玄篇云
 但能息息皆相顾换尽形骸玉液流其说
 是已至若呼而不得神宰则一息不全吸
 而不得神宰亦一息不全要在心与息常
 相依神与气常相守念念相续打成一片
 然后形神俱妙与道合真灵源大道歌云
 神是性兮气是命神不外驰气自定仙药
 集云气神相见性住命定盖不可斯须少
 离也常人则不然气虽呼吸于内神常萦
卷八 第 3a 页 0627-008.png
 役于外自幼而趋壮自壮而趋老未尝有
 一息驻于形中遂使神与气各行而不相
 守卒之宅舍空虚墙壁颓毁而主人不能
 以自存此岂天地杀之鬼神害之哉失道
 而自逝也施栖真钟吕传道集云所呼者
 自己之元气从中而出所吸者天地之正
 气自外而入若其根源牢固元气不损则
 呼吸之间尚可夺天地之正气苟或根源
 不固精竭气弱上则元气已泄下则本宫
 无补所吸天地之正气随呼而出身中之
卷八 第 3b 页 0627-009.png
 元气不为己之所有而反为天地之所夺
 是故仙人多云采鍊贵及时鼎器一败则
 不可救药苏子由晚年问养生之说于郑
 仙姑仙姑曰君器败矣难以成道盖药材
 贵乎早年修鍊若至晚年行持则老来精
 亏气耗铅枯汞少纵能用力惟可住世安
 乐尔翠虚篇云分明只在片言间老少殊
 途有易难盖谓此也或曰吕纯阳五十岁
 而始闻道马自然刘朗然皆得道于六十
 四岁之后何也曰屋破修容易药枯生不
卷八 第 4a 页 0627-010.png
 难但知归复法金宝积如山顾吾平日所
 养何如尔
服鍊九鼎化迹隐沦
 九鼎火候之九转也九转火候数足则变
 化踪迹凭虚御空而逍遥乎天地之间也
 吕纯阳窑头坯歌云九年火候都经过忽
 尔天门顶中破真人出现大神通从此天
 仙来相贺此之谓也
含精养神通德三元
 三元上中下之三田也含养之久力到功
卷八 第 4b 页 0627-011.png
 深则精神内藏和气𠑽周于一身而百骸
 万窍无不贯通自然如天河之流转混元
 宝章云岁久不劳施运用火轮水轴自回
 环是也夫所谓含精养神者外不役其形
 骸内不劳其心志也盖神太用则歇精太
 用则竭日复一日斲丧殆尽而与草木俱
 腐岂不大可哀乎是故修丹者虚其心忘
 其形守其一抱其灵故能固其精保其气
 全其神三田精满五脏气盈然后谓之丹
 成谭景升化书云悲则雨泪辛则雨涕愤
卷八 第 5a 页 0627-012.png
 则结瘿怒则结疽心之所欲气之所属无
 所不育邪苟为此正必为彼是以大人节
 悲辛戒愤怒得灏气之门所以收其根知
 元神之囊所以韬其光若蚌内守若石内
 藏所以为珠玉之房诚至论也
精溢腠理筋骨致坚
 腠理皮肤之间也修鍊至于精溢腠理则
 血皆化为膏矣翠虚篇云如今通身是白
 血已觉四季无寒热盖修鍊之功莫大乎
 填脑脑者髓之海脑髓满则纯阳流溢诸
卷八 第 5b 页 0627-013.png
 髓皆满然后骨实筋坚永无寒暑之忧也
众邪辟除正气常存
 人之所以能修鍊而长生者由其能盗天
 地之正气也人之所以能盗天地之正气
 者由其有呼吸也呼至于根吸至于蒂是
 以能盗天地之正气归之于丹田也人之
 呼吸犹天地之呼吸也皇极经世书云冬
 至之后为呼夏至之后为吸此天地一岁
 之呼吸也张观物注云冬至之后阳长阴
 消舒万物以出故为呼夏至之后阴长阳
卷八 第 6a 页 0627-014.png
 消敛万物以入故为吸若自日言则子以
 后为呼午以后为吸天之一年一日仅如
 人之一息是以一元之数十二万九千六
 百年在大化中为一年而已今以丹道言
 之一日有一万三千五百呼一万三千五
 百吸一呼一吸为一息则一息之间潜夺
 天运一万三千五百年之数一年三百六
 十日四百八十六万息潜夺天运四百八
 十六万年之数于是换尽秽浊之躯变成
 纯阳之体始而易气次而易血次而易脉
卷八 第 6b 页 0627-015.png
 次而易肉次而易髓次而易筋次而易骨
 次而易发次而易形积九年而阅九变然
 后阴尽阳纯而与天地齐年兹其为长生
 超脱之道也今魏公谓众邪辟除正气常
 存者昼夜运火鍊尽阴气变为纯阳而正
 气常存乃能长生也翠虚篇云透体金光
 骨髓香金筋玉骨尽纯阳鍊教赤血流为
 白阴气销磨身自康盖纯阳者为仙纯阴
 者为鬼阴阳相半者为人人能鍊阳以销
 阴乃可以为纯阳之仙若有纤毫阴气煅
卷八 第 7a 页 0627-016.png
 鍊未尽则不得谓之纯阳也
累积长久化形而仙
 大矣哉丹道之法天也难矣哉丹功之不
 息也何以言之阴符经云观天之道执天
 之行尽矣夫天之所以长且久者以其昼
 夜之运也人能观天之道反而求之吾身
 亦如天道昼夜之运则长生久视之道实
 在于此舍此更无他道也盖昼夜之运即
 天之道也人以藐然六尺之躯乃能法天
 之道而与天道同其运则其为道也岂不
卷八 第 7b 页 0627-017.png
 大矣哉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彊不息夫
 子作象之意欲使知道君子象天行之健
 也天之所以常行而不已者以其健尔健
 则能行之无已君子欲其行之不息当法
 乾健以自彊其志斯可矣盖不息者人之
 所难也天道之运昼夜而不息人而象天
 道昼夜之运而不息岂不难矣哉然而天
 下之大事必作于其细天下之难事必作
 于其易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
 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是故圣人图
卷八 第 8a 页 0627-018.png
 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亦在夫积久之功
 耳黄庭经云仙人道士非有神积精累气
 乃成真故自片饷结胎之后百日而功灵
 十月而胎圆一年而小成三年而大成以
 至九年功满人事皆尽然后可以遗世独
 立羽化而登仙盖未有不自积累长久而
 得之者若曰不必积久功夫而可以平地
 登仙则犹一锹而欲掘九仞之井一步而
 欲登亿丈之城岂有是理哉通玄真经云
 寸步不休跛鳖千里累土不止丘山从成
卷八 第 8b 页 0627-019.png
 临河欲鱼不如归而织网故夫人之学道
 不患不成惟患不勤不患不勤惟患无久
 远之心盖久远之心最为难也吴宗玄玄
 纲论云知道者千而志道者一志道者千
 而专精者一专精者千而勤久者一是以
 学者众而成者寡也若知者能立志立志
 者能绝俗绝俗者能专精专精者能勤久
 未有学而不得者也世降俗末去圣逾远
 学者每以躁竞之心涉希静之涂意速而
 事迟望近而应远皆莫能相终夫既立志
卷八 第 9a 页 0627-020.png
 不坚信道不笃朝为而夕改始勤而中辍
 悦于须臾厌于持久乃欲与天地齐年不
 亦愚乎内观经云知道易信道难信道易
 行道难行道易得道难得道易守道难若
 使不难则满市皆神仙矣安足为异耶吕
 纯阳诗云三亩丹田无种种种时须假赤
 龙耕曾将此种教人种不解营治道不生
 兹岂道之远人哉人自远道尔人徒见悟
 真篇云赫赤金丹一日成古仙实语信堪
 听若言九载三年者尽是推延款日程遂
卷八 第 9b 页 0627-021.png
 执此以讪笑累积长久之说殊不究紫阳
 此诗盖引用韩逍遥之语以晓夫世之不
 知有一日见效之妙而徒事三年九载之
 勤者尔非曰一日便可登仙更不用累积
 长久之功也尝试论之上清集云教我行
 持片饷间骨毛寒心花结成一粒红蕖言
 即此是金丹又云开禧元年中秋夜焚香
 跪地口相传朅尔行持三两日天地日月
 软如绵又云纵使功夫汞见铅不知火候
 也徒然大都全藉周天火十月圣胎方始
卷八 第 10a 页 0627-022.png
 圆虽结丹头终耗失要知火候始凝坚如
 此则金丹之小效固可以片饷见之而金
 丹之大功盖不止于一日矣抑尝以古人
 之说考之如王易玄云九转一年功寿可
 同天地又云火运经千日炉开见八琼又
 如韩逍遥云十月满足丽乎二仪又云三
 年法天行道永世无为金质王韩二公皆
 唐之得道真仙也肯妄言哉又如吕纯阳
 云千日功夫不暂闲河车般载上昆山又
 云才得天符下玉都三千日里积功夫又
卷八 第 10b 页 0627-023.png
 如刘海蟾云炉闭八关终九五药通七返
 是三年又云九转功成千日候已知名姓
 列仙都夫洞宾之与海蟾乃列仙中之铮
 铮者肯妄言哉不特此也又如陈朝元云
 含养胞胎须十月焚烧丹药在三年又云
 九年还返无差错鍊取纯阳作至真又如
 王良器云大将天法烹千日恁时除假只
 留真又云灵芝种满三丹田千日功夫延
 万年又如薛紫贤云四象包含归戊己精
 勤十月产婴孩又云升腾须假至三年携
卷八 第 11a 页 0627-024.png
 养慇勤爱恋又如刘虚谷云颜容可定因
 三住胎息成功合一周又云大力欲就三
 千日妙用无亏十二时又如陈默默云气
 候簇成须百日功夫鍊就是三年又如李
 长源云勿谓丹成消一日到头须下数年
 功又如陈翠虚云片饷功夫修便现老成
 须是过三年又云千朝火候知时节必定
 芽成汞自乾诸公之说岂皆谬为此论以
 诳惑后人者丘长春磻溪集云假使福轻
 魔障重挨排功到必周全吾党其勉诸
卷八 第 11b 页 0627-025.png
忧悯后生好道之伦随傍风采指画古文著
为图藉开示后昆露见枝条隐藏本根托号
诸石覆谬众文学者得之韫椟终身子继父
业孙踵祖先传世迷惑竟无见闻遂使宦者
不仕农夫失耘商人弃货志士家贫吾甚伤
之定录此文字约易思事省不繁披列其条
核实可观分两有数因而相循故为乱辞孔
窍其门智者审思以意参焉
 指玄三十九章云求仙不识真铅汞闲读
 丹书千万篇盖丹书所谓铅汞皆比喻也
卷八 第 12a 页 0627-026.png
 在学者触类而长之尔殆不可执文泥象
 舍吾身而求之外也载惟古之圣贤忧悯
 后世有好道之士不得其说遂为之随傍
 风采指画古文著为图籍以开示之实欲
 使学者有可以为溯流寻源之地也然其
 著书立言往往隐藏本根不肯明言其事
 惟托五金八石为号以露见枝条而已后
 之得其书者不究其旨徒尔韫椟终身以
 至子子孙孙世世迷惑烧竭朱汞竟无所
 得遂使在官者弃官服田者废田商人失
卷八 第 12b 页 0627-027.png
 其本业志士无以聊生甚可伤也魏公伤
 其如是遂乃定录此参同契一书传行于
 世其间分两有数不妄发一句因而相循
 不闲著一字枝条一披核实随见可谓字
 约而易思事省而不繁矣或者见其三篇
 之多疑其太赘殊不知三篇即一篇也一
 篇即一句也以一句口诀散布于三篇之
 内所以错乱其辞孔窍其门者不敢成片
 漏泄也智者诚能审而思之以意参之必
 当自悟焉
卷八 第 13a 页 0627-028.png
法象莫大乎天地兮玄沟数万里
 道之大无可得而形容若必欲形容此道
 则惟有天地而已矣天地者法象之至大
 者也有玄沟焉自尾箕之间至柳星之分
 界断天盘不知其几万里也修丹者诚能
 法天象地反而求之吾身则身中自有一
 壸天方知魏公之所谓玄沟吾身亦自有
 之盖不用求之于天也何谓玄沟天河是
 也
河鼓临星纪兮人民皆惊骇
卷八 第 13b 页 0627-029.png
 河鼓天河边之星也其位在斗牛之间星
 纪天盘之丑位也河鼓临星纪则驱回尾
 穴连空焰赶入天衢直上奔正当其斩关
 出路之时一身之人民岂不竦然惊骇翠
 虚篇云曲江之上金乌飞姮娥已与斗牛
 欢即河鼓临星纪之谓也又云山河大地
 发猛火于中万象生风雷即人民皆惊骇
 之谓也
晷景妄前却兮九年被凶咎
 晷景即火候也前却即进退也九年即九
卷八 第 14a 页 0627-030.png
 转也以九年蹙而小之则一月一还为一
 转翠虚篇谓九转功夫月用九是也更蹙
 而小之则一刻之中自有小九转金丹大
 成集谓九转功夫在片时是也晷景妄前
 却兮九年被凶咎者火候之进退不可毫
 发差殊然后九转之间稳乘黄牝马而可
 保无咎反是则九转之间翻却紫河车而
 凶咎随至矣悟真篇云大都全藉修持力
 毫发差殊不作丹信不可不慎也
皇上览视之兮王者退自后
卷八 第 14b 页 0627-031.png
 太上素灵经云人身有三一上一为身之
 天帝中一为绛宫之丹皇下一为黄庭之
 元王夫上一天帝即泥丸太一君也中一
 丹皇即绛宫天子也下一元王即丹田元
 阳君也今魏公谓皇上览视之者运神火
 照入坎中以驱逐坎中之真阳也王者退
 自后者真阳因火逼而出位于坎也于此
 驾动河车则真阳飞腾而起以点化离宫
 之真阴矣
关楗有低昂兮周天遂奔走
卷八 第 15a 页 0627-032.png
 天形如弹丸昼夜运转周匝无休其南北
 两端一高一下乃关楗也人身亦然天关
 在上地轴在下若能回天关转地轴上下
 相应则一息一周天也
江河无枯竭兮水流注于海
 海乃百川所归之地江河之水所以注于
 海而无枯竭者名山大川孔窍相通而往
 来要循环也人身亦然一气流通则八路
 之水皆逆流奔注于元海中也
天地之雌雄兮徘徊子与午
卷八 第 15b 页 0627-033.png
 午者天之中也子者地之中也子午为阴
 阳相交水火相会之地日月至此势必徘
 徊今人以太阳当天谓之停午即徘徊之
 义也以丹道言之上升下降一起一伏亦
 徘徊于子午盖与天地同途初无异也
寅申阴阳祖兮出入终复始
 斗指寅而天下春阳气自此而发生畅万
 物以出斗指申而天下秋阴气自此而肃
 杀敛万物以入则知寅申者阴阳之祖万
 物出入之门也以丹道言之自寅而出自
卷八 第 16a 页 0627-034.png
 申而入周而复始与天地岂有异哉
循斗而招摇兮执衡定元纪
 史记天宫书云北斗七星杓携龙角𢖍殷
 南斗魁枕参首用昏建者杓夜半建者衡
 平旦建者魁又云斗为帝车运于中央临
 制四乡分阴阳建四时均五行移节度定
 诸纪皆系乎斗索隐曰春秋运斗极云斗
 第一天枢第二璇第三玑第四权第五𢖍
 第六闿阳第七瑶光一至四为魁五至七
 为杓今魏公谓循斗而招摇兮执𢖍定元
卷八 第 16b 页 0627-035.png
 纪者吾身之天罡所指起于子而周历十
 二辰也夫斗居天之中犹心居人身之中
 是故天以斗为机人以心为机丹法以心
 运火候犹天以斗运十二辰也翠虚篇云
 夺取天机妙夜半看辰杓一些珠露阿谁
 运到稻花头盖谓此也
升熬于甑山兮炎火张于下白虎唱导前兮
苍龙和于后
 甑山即昆崙山也药升之时金炉火炽玉
 鼎汤煎虎先啸龙后吟犹夫倡而妇随也
卷八 第 17a 页 0627-036.png
 金丹大成集云夜深龙吟虎啸时急驾河
 车无暂歇须臾般入泥丸顶进火玉炉烹
 似雪盖发明此义也
朱雀翱翔戏兮飞扬色五彩遭遇罗网施兮
压止不得举嗷嗷声甚悲兮婴儿之慕母颠
倒就汤镬兮摧折伤毛羽
 朱雀火也颠倒运于鼎中驱趁五行因成
 五彩翱翔于上为罗网所罩则风云满鼎
 鸣作婴儿之声也既被网罗压止而不得
 飞举遂敛身东羽伏于鼎中也赤龙大丹
卷八 第 17b 页 0627-037.png
 诀云朱鸟爱高飞蟾蜍捉住伊号虽称姹
 女啼不过婴儿赫赫威从盛冥冥力渐衰
 即此说也元阳子大道歌云青龙逐虎虎
 随龙赤禽交会声嗈嗈调气运火逐离宫
 丹砂入腹身自冲亦此义也
刻漏未过半兮龙鳞甲𩯓起五色象炫耀兮
变化无常主潏潏鼎沸驰兮暴涌不休止接
连重叠累兮犬牙相错拒形如仲冬冰兮阑
干吐钟乳崔嵬以杂厕兮交积相支拄
 刻漏未过半兮龙鳞甲𩯓起者采之鍊之
卷八 第 18a 页 0627-038.png
 未片饷一气眇眇通三关而黄云成阵白
 羊成队金钱金花金鳞纷纷而来也五色
 象炫耀兮变化无常主者风摇宝树光盈
 目雨打琼花雪满衣而彤霞紫雾变现不
 一也潏潏鼎沸驰兮暴涌不休止者丹田
 火炽泥丸风生而三宫气满有如饭甑烝
 透之时热汤沸涌于釜中也接连重叠累
 兮犬牙相错拒形如仲冬冰兮阑干吐钟
 乳崔嵬以杂厕兮交积相支拄者一抽一
 添渐凝渐聚浇灌黄芽出土而自然结蕊
卷八 第 18b 页 0627-039.png
 复生英也翠虚篇云辛苦都来只十月渐
 渐采取渐凝结学者诚能潜心内鍊昼夜
 无倦则丹体逐时时不定火功一夜夜无
 差如上景象当一一自见之也
阴阳得其配兮淡泊自相守
 悟真篇云阴阳同类归交感二八相当自
 合亲盖真息绵绵勿令间断则阴阳自得
 其配虚心凝神纯一不杂则阴阳自然相
 守也
青龙处房六兮春华震东卯白虎在昂七兮
卷八 第 19a 页 0627-040.png
秋芒兑西酉朱雀在张二兮正阳离南午三
者俱来朝兮家属为亲侣本之但二物兮末
乃为三五三五并危一兮都集归一所治
如上科兮日数亦取甫
 周天二十八宿东方七宿谓之苍龙西方
 七宿谓之白虎周天十二次东方三次中
 间一次曰大火西方三次中间一次曰大
 梁大火居东方三次之中在辰属卯在卦
 属震在四时属春在五行属木而房五度
 又居大火之中故曰青龙处房六兮春华
卷八 第 19b 页 0627-041.png
 震东卯也大梁居西方三次之中在辰属
 酉在卦属兑在四时属秋在五行属金而
 昴七度又居大梁之中故曰白虎在昴七
 兮秋芒兑西酉也朱雀在张二兮正阳离
 南午者张乃南方之宿其象为朱雀也然
 张有十八度而特言其二者盖以周天三
 百六十五度自北方虚危之间平分天盘
 为两段而危初度正与南方张二度相对
 也三者俱来朝兮家属为亲侣者青龙白
 虎朱雀三方之正气皆归于玄武之位而
卷八 第 20a 页 0627-042.png
 房六昴七应水火之成数张二危一又应
 水火之生数犹家属之相亲也本之但二
 物兮末乃为三五三五并危一兮都集归
 一所者推原其本即是水火二物而已二
 物运于鼎中遂列为三五三五即房六昴
 七张二也三家相见并而归于危一则结
 成婴儿也治之如上科兮日数亦取甫者
 修鍊大丹当依上法度而行迎一阳之候
 以进火而妙用始于虚危也

卷八 第 20b 页 0627-043.png



周易参同契发挥卷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