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后传-宋-陈傅良提要

提要 第 1a 页 WYG0151-0593a.png
钦定四库全书    经部五
 春秋后传      春秋类
  提要
    (臣/)等谨按春秋后传十二卷宋陈傅良撰傅良字君
    举(案傅良或作傅良诸本误有异同然其字曰君/举则为傅说举于版祝之义故今定为传字)号止
    斋温州瑞安人乾道八年进士官至中书舍
    人宝谟阁待制谥文节事迹具宋史本传是
    编有其门人周勉跋称傅良为此书将脱稿
提要 第 1b 页 WYG0151-0593b.png
    而病学者欲速得其书俾佣书传写其已削
    者或留其帖于编增入是正者或揭去弗存
    是今所传已非傅良完本矣赵汸春秋集传
    自序于宋人说春秋者最推傅良称其以公
    榖之说参之左氏以其所不书实其所书以
    其所书推其所不书得学春秋之要在三传
    后卓然名家而惜其误以左氏所录为鲁史
    旧文而不知策书有体夫子所据以加笔削
提要 第 2a 页 WYG0151-0594a.png
    者左氏亦未之见左氏书首所载不书之例
    皆史笔也非笔削之旨公羊榖梁每难疑以
    不书𤼵义实与左氏异师陈氏合而求之殊
    失其本故于左氏所录而经不书者皆以为
    夫子所笔削则其不合于圣人者亦多云云
    考左氏为春秋作传非为策书作传其所云
    某故不书者不得经意或有之必以为别𤼵
    史例似非事寔况不修春秋二条公羊传尚
提要 第 2b 页 WYG0151-0594b.png
    有传闻不应左氏反不见均恐不足为傅良
    病惟以公榖合左氏为切中其失耳自王弼
    废象数而谈易者日增自啖助废三传而谈
    春秋者日盛故解五经者惟易与春秋二家
    著录独多空言易骋兹亦明效大验矣傅良
    于臆说蜂起之日独能根据旧文研求圣人
    之微旨楼钥序称其于诸生中择能熟诵三
    传者三人曰蔡幼学曰胡宗曰周勉游宦必
提要 第 3a 页 WYG0151-0594c.png
    以一人自随遇有所问其应如响其考究可
    谓至详又其书虽多出新意而每传之下必
    注曰此据某说此据某文其徵引可为至博
    以是立制世之枵腹而谈褒贬者庶有豸乎
    傅良别有左氏章指三十卷楼钥所序盖兼
    三书言之朱彝尊经义考注曰未见今永乐
    大典中尚存梗槩然亦残阙不能成帙故不
    复裒录焉乾隆四十一年五月恭校上
提要 第 3b 页 WYG0151-0594d.png
       总纂官(臣/)纪昀(臣/)陆锡熊(臣/)孙士毅
              总校官(臣/)陆费墀
提要 第 4a 页 WYG0151-0595a.png
春秋后传左氏章指原序
春秋后传左氏章指二书故中书舍人止斋陈公傅良
之所著也春秋之学不明久矣啖赵之后至于本朝而
后有泰山孙先生复尊王之说弥彰公是刘先生敞权
衡意林等书订證尤详伊川程先生颐虽无全书而一
序所该圣人之大法备矣自王荆公安石之说盛行此
道几废建炎绍兴之初高宗皇帝复振斯文胡文定公
安国承伊洛之馀推明师道劝讲经筵然后其学复传
提要 第 4b 页 WYG0151-0595b.png
学者以为标准可谓大全矣东莱吕公祖谦又有集解
行于世春秋之义殆无馀蕴止斋生于东嘉天资绝人
诵书属文一旦迥出诸老先生上敛然布衣声名四出
六经之说流行万里之外而其学尤深于春秋钥非深
于此者尝涉猎诸公之书非不明白然亦不过随文辨
释间有前后相为𤼵明者亦不见体统所在钥自客授
之初即从止斋游虽不得执经其门尝深叩之同在西
掖时始以隐公后传数篇相示因为道春秋之所以作
提要 第 5a 页 WYG0151-0595c.png
左氏之所以有功于经者其说卓然且曰自余之有得
于此而欲著书于诸生中择其能熟诵三传者首得蔡
君幼学蔡既壮又得二人焉曰胡宗曰周勉游宦必以
一人自随遇有所问其应如响而此书未易成也未几
去国而钥亦归虽若相忘于江湖而朋友之来必以此
书为问虽亲炙之者跪以请则曰此某身后之书也既
不幸卒于嘉泰三年而此书始出于笥中其婿林子燕
最得其传又四年而后长子师辙与其徒汪龙友以二
提要 第 5b 页 WYG0151-0595d.png
书来钥老矣如获希世之珍屏去他书穷昼夜读之始
尽得其大意呜呼盛哉盖未有此书也先儒以例言春
秋者切切然以为一言不差有不同者则曰变例窃以
为未安公之书不然深究经旨详阅世变盖有所谓隐
桓庄闵之春秋有所谓僖文宣成之春秋有所谓襄昭
定哀之春秋始焉犹知有天子之命王室犹甚威重自
霸者之令行诸侯不复知有王矣桓公之后齐不竞而
晋霸文公既亡晋不竞而楚霸悼公再霸而又衰楚兴
提要 第 6a 页 WYG0151-0596a.png
而复微吴出而盟诸夏于越入吴而春秋终矣自杜征
南以来谓平王东周之始王隐公逊国之贤君其说甚
详而公以为不为平王亦不为隐公而为桓王其说为
有据依又其大节目如诸侯改元前所未有齐鲁诸大
国比数世间有世而无年至记厉王奔彘始有纪年古
者诸侯无私史乘与梼杌春秋皆东迁之史也书齐郑
盟于石门以志诸侯之合书盟于咸以志诸侯之散是
春秋之终始也隐桓庄之际惟郑多特笔襄昭定哀之
提要 第 6b 页 WYG0151-0596b.png
际惟齐多特笔诸侯专征而后千乘之国有弑其君者
矣大夫专将而后百乘之家有弑其君者矣宋鲁卫陈
蔡为一党齐郑为一党公会齐郑于中邱而后诸侯之
师衡行于天下罪莫甚于郑庄宋鲁齐卫次之而父子
兄弟之祸亦莫甚于五国是可为不臣者之戒矣齐桓
公卒郑遂朝楚诸侯从楚郑为乱阶侵蔡遂伐楚以志
齐桓之霸侵陈遂侵宋以志楚庄之霸足以见中外之
盛衰矣书公孙兹帅师书公孙敖帅师书公子季友卒
提要 第 7a 页 WYG0151-0596c.png
习见三家之所从始首止之盟郑伯逃归不盟则书以
其背夏盟也厉之役郑伯逃归不书盖逃楚也中外之
辨严矣自隐而下春秋治在诸侯自文而下治在大夫
有天下之辞有一国之辞有一人之辞于干戈无不贬
于玉帛之使则从其爵劝惩著矣文十年而外秦又三
十年而外郑又五十馀年而外晋外郑犹可也外晋甚
矣贬不于甚则于事端馀实录而已矣此皆先儒所未
𤼵至僖之三十一年四卜郊不从乃免牲犹三望极言
提要 第 7b 页 WYG0151-0596d.png
鲁之用天子礼乐以明堂位之言为不然惠公始乞郊
而不常用僖公始作颂所以郊为夸引祝鮀之言为證
此尤为前所未闻也若左氏或以为非为经而作惟公
以为著其不书以见春秋之所书者皆左氏之力章指
一书首尾专𤼵此意昔人以杜征南为邱明忠臣然多
曲从其说非忠也公之章指谓君子曰者盖博采善言
礼也者盖据史旧闻非必皆合于春秋或曰后人增益
之或曰后人依仿之或以凡例义浅而不取或以例非
提要 第 8a 页 WYG0151-0597a.png
左氏之意盖爱而知其恶者乃所以为忠也又言庄公
元年至七年及十九年以后讫终篇多无传疑有佚坠
公之求于传者详矣呜呼与止斋游前后三十年不得
卒业于其门既兴殄瘁之悲而后得二书其间尚有欲
质疑而不可得此所以抚卷三叹而不能自己也开禧
三年冬至日四明楼钥序
 先生为后传将脱稿而病期岁而病革学者有欲速
 得其书俾佣书传写其已削者或留其帖于编增入
提要 第 8b 页 WYG0151-0597b.png
 是正者或揭去弗存也勉宦江陵还始得朋友订正
 之然已削者可刋帖于编而增入是正者不可复求
 矣惜哉勉从先生于桂阳于衡于潭日受经焉及后
 传且就先生每语友朋将面授勉使尽质所疑而后
 出已而睽隔函文不果质今订正犹先生之志云嘉
 定元年七月朔日门人周勉谨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