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寒暑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寒暑异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

 第一百三卷目录

 寒暑异部汇考一
  书经〈周书洪范〉
  礼记〈月令 乐记〉
  易纬〈飞候 通卦验〉
  春秋纬〈感精符〉
  管子〈四时篇〉
  淮南子〈地形训 时则训〉
  春秋繁露〈治乱五行 五行变政〉
  博雅〈月𧘂〉
  汉书〈五行志〉
  魏书〈灵徵志〉
  宋书〈天文志〉
  观象玩占〈霜总叙 占法〉
  管窥辑要〈霜占 雪总叙 占法〉
  遵生八笺〈四时调摄笺〉
  田家五行〈论霜 论雪〉
 寒暑异部汇考二
  有虞氏〈帝舜一则〉
  夏〈总一则〉
  周〈孝王二则 平王一则 桓王三则 惠王一则 襄王二则 定王一则 灵王一则 敬王一则 考王一则〉
  秦〈始皇二则〉
  汉〈文帝一则 景帝一则 武帝元光一则 元狩二则 元留二则 元封二则 昭帝始元一则 元帝永光一则 建昭二则 成帝建始一则 阳朔二则〉
  后汉〈章帝建初一则 顺帝阳嘉一则 桓帝延熹一则 灵帝光和一则 献帝初平一则〉
  魏〈文帝黄初一则〉
  吴〈大帝嘉禾一则 赤乌一则 废帝太平一则〉
  晋〈武帝泰始三则 咸宁一则 太康九则 惠帝元康五则 光熙一则 怀帝永嘉二则 悯帝建兴一则 明帝太宁二则 成帝咸和一则 康帝建元一则 穆帝永和三则 升平一则 孝武帝太元二则 安帝隆安一则 元兴二则 义熙二则〉
  宋〈文帝元嘉四则 孝武帝大明一则 明帝泰始一则〉
  南齐〈高帝建元二则〉
  梁〈武帝天监三则 普通一则 大同二则〉
  陈〈高祖永定一则 宣帝太建一则〉

庶徵典第一百三卷

寒暑异部汇考一

《书经》《周书·洪范》

曰咎徵,曰豫,恒燠岩,曰急,恒寒若。
〈蔡传〉豫怠急迫也,〈大全〉陈氏大猷曰:哲之反,则犹豫不明,故为豫,豫则解缓,故常燠,谋之反则不深,密而急躁,急则缩栗,故常寒。

《礼记》《月令》

孟春行冬令,雪霜大挚,首种不入。
〈注〉挚,伤折也,与挚兽、鸷、虫、之义同。

仲春行秋令,寒气总至。行夏令,煖气早来。
季春行冬令,则寒气时发。
季夏行冬令,则风寒不时。
孟秋行夏令,则寒热不节。
季秋行春令,则煖风来至。
孟冬行春令,则冻闭不密。行夏令,方冬不寒。行秋令,雪霜不时。
季冬行夏令,则时雪不降,冰冻消释。

《乐记》

天地之道,寒暑不时则疾,风雨不节则饥。

《易纬》《飞候》

有云大如车盖十馀,此阳火之气,必暑有暍者。

《通卦验》

乾得坎之蹇,则当夏雨雪。

《春秋纬》《感精符》

霜杀伐之表,秋季霜始降,鹰隼击王者,顺天行诛,以成肃杀之威,若政令苛,则夏下霜。诛伐不行,则冬霜不杀草。

《管子》《四时篇》

春凋秋荣,冬雷夏有霜雪,此气之贼也。刑德易节失次,则贼气遫至,贼气遫至,则国多菑殃,故圣王务时而寄政焉。作教而寄武,作祀而寄德焉,此三者圣王所以合于天地之行也。

《淮南子》《地形训》

暑气多夭,寒气多寿。南方有不死之草,北方有不释之冰。

《时则训》

三月失政,九月不下霜;四月失政,十月不冻;七月失政,正月大寒不解;十一月失政,五月下雹霜。

《春秋繁露》《治乱五行》

水干土,夏寒雨霜。
金干水,则冬大寒。
夏失政,则冬不冻冰,大寒不解。

《五行变政》

火有变,冬温夏寒,此王者不明,善者不赏,恶者不绌,不肖在位,贤者伏匿,则寒暑失序,而民疾疫。

《博雅》《月𧘂》

正月不温,七月不凉,二月不风,八月雷不藏,三月风不衰,九月无降霜,四月雷不见,十月蛰虫行,五月阳暑不蒸,十一月不合冻,六月浮云不布,十二月草不丧,七月白露不降,正月有微霜,八月浮云不归,二月雷不行,九月物不凋,三月草木伤,十月流火不定,四月䖵虫不育,十一月寒不降,五月雨雹,十二月萌类不见,六月五谷不实。

《汉书》《五行志》

《传》曰:视之不明,是谓不悊,厥咎舒,厥罚恒奥。
视之不明,是谓不悊,悊,知也。《诗》云:尔德不明,以亡陪亡卿;不明尔德,以亡背亡仄。言上不明,暗昧蔽惑,则不能知善恶,亲近习,长同类,亡功者受赏,有罪者不杀,百官废乱,失在舒缓,故其咎舒也。盛夏日长,暑以养物,政弛缓,故其罚常奥也。
庶徵之恒奥,刘向以为春秋亡冰也。小奥不书,无冰然后书,举其大者也。京房易传曰:禄不遂行兹谓欺,厥咎奥,雨雪四至而温。臣安禄乐逸兹谓乱,奥而生虫。知罪不诛兹谓舒,其奥,夏则暑杀人,冬则物华实。重过不诛,兹谓亡徵,其咎当寒而奥六日也。
《传》曰:听之不聪,是谓不谋,厥咎急,厥罚恒寒。
听之不聪,是谓不谋,言上偏听不聪,下情隔塞,则不能谋虑利害,失在严急,故其咎急也。盛冬日短,寒以杀物,政促迫,故其罚常寒也。
刘歆以为大雨雪,及未当雨雪而雨雪,及大雨雹,陨霜杀菽草,皆常寒之罚也。刘向以为常雨属貌不恭。京房《易传》曰:有德遭险,兹谓逆命,厥异寒。诛过深,当奥而寒,尽六日,亦为雹。害正不诛,兹谓养贼,寒七十二日,杀蜚禽。道人始去兹谓伤,其寒物无霜而死,涌水出。战不量敌,兹谓辱命,其寒虽雨物不茂。闻善不予,厥咎聋。

《魏书》《灵徵志》

京房《易传》曰:兴兵妄诛,兹谓亡法,厥灾霜,夏杀五谷,各杀麦;诛不原情,兹谓不仁,夏先大霜。
《鸿范论》曰:《春秋》之大雨雪,犹庶徵之恒雨也,然尤甚焉。夫雨,阴也,雪又阴也。大雪者,阴之蓄积盛甚也。一曰兴大水同,冬故为雪耳。

《宋书》《天文志》

六甲星不明,则寒暑易节。

《观象玩占》《霜总叙》

天气下降而为露,清风薄之而为霜。霜所以萧万物消祲沴,当降而不降,当杀物而不杀,物者政弛而慢。不当降而降,与不当杀物而杀者,政急残,故陨霜不杀草,与陨霜杀菽。春秋皆书以记异,在国则戒在君相,在外,郡则戒在守土之官。京房曰:人君诛非辜,则非时陨霜。

《占法》

京房曰:霜所以威万物,刑罚所以诛不仁。人君刑罚不当,妄行诛杀,则天应之以陨霜于春夏,臣依公结私,诛杀无罪,则霜下在土。依公结私以缓有罪,则霜附木。杀罚不由其上,则霜见风而飞。此皆刑罚不法所致也。霜见日而不消,人君执法坚不可犯也。未见日而消,以喜怒行刑罚也。
天阴不见星而霜,臣擅诛罚也。一曰昼夜不明而陨霜,君欲行刑,有疑于心径行之也。
陨霜杀五谷,刑罚惨酷也。
陨霜不杀草,君威不行也。天镜曰霜不杀物,来年虫五谷,伤大饥。
霜止树头而不下者,决罪而上不下也。霜有芒坚,贤遭害也。霜芒向下,人君专以法绳下。霜芒旁指,君以旁言刑杀人也。霜无芒,人君刑罚行而哀其人也。
霜下翩翩,其状如雪者,人君知其所信,任为邪而不以为意也。
霜不下而物自寒死,邪臣握法,阴中人,而人不知也。春霜人病。京房曰:春霜杀草木,是谓阴隆,君弱臣强,下不事上。又曰:春下霜七日,七年圣人灭。
夏霜君死国亡。
正月霜下著物,见日不消,小人在位,君子在野。五谷百物不实,牛马多疫死,著树冻损木枝,君听谗伤贤,人臣灾疫。京房曰:欲候霜下早晚者,正月一日有雷,则七月有霜;二月一日有雷,则八月有霜。
《地镜》曰:视古屋无人居,其屋上独无霜,则其下有宝藏。
军中霜芒角遍于旂鎗之上,师不可动。
天霜昼下,刑罚妄行。
霜下有声,外兵来伐。

《管窥辑要》《霜占》

霜者季秋始降,阳气育物,阴气杀伐。霜者天地之刑杀也。
霜在草根土隙而不著木叶高处者,刑罚专施于下贱而无所伸也。
冬三月无霜、虫不蛰,来年蝗虫蝖蟘伤害五谷,万物不成,人灾疫。
冬霜不杀草木,夏而降,主政令苛,诛伐不行。
霜附草木不下,诛伐不原。
霜反在草木下,不教而诛。
霜伤谷,诛伐不由,君出在臣下。夏杀五谷,必兴兵妄诛,亡法身灾。
冬霜杀麦,兹谓不仁,诛伐不原。
霜附草木至地,佞人依刑为私贼。
霜在草根上下间隙,不教而诛虐也。
霜伤桑不祥。
霜非时杀草木,人大饥。三月大伤草木,其夏有兵,岁多水,人饥。
年中桃再花,夏有霜。李再花,春有大霜。
凡春霜伤叶花,夏霜伤苗,秋霜伤实,冬霜伤根。伤花叶则伤小儿,伤苗则伤壮者,伤实则伤老人,伤根则妇人多死。
冬无霜雪,不出一年人民相食。
霜未罢而重已霜,人君缓德而严于刑。
日中霜未释,见日而反为霜,此臣行刑不避君。霜不杀物,臣假君威,或不星而有霜,此臣擅行诛伐。

《雪总叙》

雪本雨也,寒甚而空,中风结之以成雪,或过多,或非时,则皆为害。

《占法》

冬雪盈尺,来岁有年八节占曰。冬有积雪,岁美人和。京房曰:雪附木不著地,人君听谗言杀忠臣也。雪未至地而复上,久而复下,人君欲宽死罪也。雪而温者,人君脱有罪也。
春雪不消,妻党专政擅权,执主威天下,饥民流亡。正月雪三日内消,或至地即化者,岁成人安七日,不消大臣下狱。秋谷不成,亦臣有不奉主命者。
二月雪七日不消,百果不实,臣专政,大臣死,牛马伤,夏秋民不安。
三月雪经日不消,秋禾不成,米贵民饥,大臣忧。夏雨雪大丧,大兵起,违天纪,绝人伦,君死国亡。京房曰:司马为乱。
秋雨雪大丧,民多死,兵起,大饥。乙巳占曰。八月雪,宫中不安,多疾病,亦为有奸贼。
冬三月无雪,来年无麦,五谷不成,虫伤、人疾疫。凡非时雨雪,皆为刑罚惨酷,奸邪得志,兵革将兴,国败亡。
《天镜》曰:雪者,阴气盛也,小人依公结私以协主而专政,故三月雪不止,九月而即下厚,则为旱薄,则为水,皆期半年。
雪深三尺,鸟兽大半死者,权臣奸佞冻死人马,不祥之兆。
雪地屋上先有消者,下有金宝。

《遵生八笺》《四时调摄笺》

八月秋分后,忌多霜,主病。
《娄元礼·田五家行》《论霜》
每年初下只一朝,谓之孤霜,主来年歉连得两朝以上,主熟上。有鎗芒者,吉;平者,凶。春多主旱。

《论雪》

下雪而不消,名曰等伴。主再有雪,久经日照而不消。亦是来年多水之兆也。

寒暑异部汇考二

有虞氏

帝舜四十七年冬,陨霜不杀草木,
《史记·五帝本纪》不载。 按《竹书纪年》云云。

帝履癸时,夏霜而冬露。
《史记·夏本纪》不载。 按《路史》云云。〈注〉命历叙外纪云:六月降霜。

孝王七年冬,江汉冰。
《竹书纪年》云云。
十三年,牛马冻死,江汉冰。
《通鉴前编》云云。
平王四十一年春,大雨雪。
《史记·周本纪》不载。 按《竹书纪年》云云。
桓王六年,大雨雪。
《春秋·鲁隐公九年》:三月,癸酉,大雨震电,庚辰,大雨雪。 按《左传》:三月,癸酉,大雨霖以震,书始也。庚辰,大雨雪,亦如之,书时失也。凡雨,自三日以往为霖,平地尺为大雪。 按《公羊传》: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俶甚也。 按《谷梁传》:志疏数也。八日之间再有大变,阴阳错行,故谨而日之也。雨月,志正也。
《汉书·五行志》:隐公九年三月癸酉,大雨,震电;庚辰,大雨雪。大雨,雨水也;震,雷也。刘歆以为三月癸酉,于历数春分后一日,始震电之时也,当雨,而不当大雨。大雨,常雨之罚也。于始震电八日之间而大雨雪,常寒之罚也。刘向以为周三月,今正月也,当雨水,雪杂雨,雷电未可以发也。既已发也,则雪不当复降。皆失节,故谓之异。于易,雷以二月出,其卦曰豫,言万物随雷出地,皆逸豫也。以八月入,其卦曰归妹,言雷复归。入地则孕毓根荄,保藏蛰虫,避盛阴之害;出地则养长华实,发扬隐伏,宣盛阳之德。入能除害,出能兴利,人君之象也。是时,隐以弟桓幼,入而摄立。公子翚见隐居位已久,劝之遂立。隐既不许,翚惧而易其辞,遂与桓共杀隐。天见其将然,故正月大雨水而雷电。是阳不闭阴,出涉危难而害万物。天戒若曰,为君失时,贼弟佞臣将作乱矣。后八日大雨雪,阴见间隙而胜阳,篡杀之祸将成也。公不寤,后二年而杀。
十六年冬十月,鲁雨雪。
《春秋·鲁桓公八年》:冬十月,雨雪。 按《公羊传》: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不时也。
〈大全〉建酉之月,未霜而雪,书异也。王氏曰:阴阳方中,而寒气先至,此积阴侵阳之象。

《汉书·五行志》:桓公八年十月,雨雪。周十月,今八月也,未可以雪,刘向以为时夫人有淫齐之行,而桓有妒娼之心,夫人将杀,其象见也。桓不觉寤,后与夫人俱如齐而杀死。凡雨,阴也,雪又雨之阴也,出非其时,迫近象也。董仲舒以为象夫人专恣,阴气盛也。二十二年春,无冰。
《春秋·鲁桓公十四年》:春,无冰。 按《公羊传》:何以书,记异也。 按《谷梁传》:时燠也。
《汉书·五行志》:桓公十五年春,亡冰。刘向以为周春,今冬也。先是连兵邻国,三战而再败也,内失百姓,外失诸侯,不敢行诛罚,郑伯突篡兄而立,公与相亲,长养同类,不明善恶之罚也。董仲舒以为象夫人不正,阴失节也。〈按《春秋》桓公十四年,《汉书》误作十五年。〉
惠王十九年十月,鲁陨霜不杀草。
《春秋》不书。 按《汉书·五行志》:釐公二年十月,陨霜不杀草,为嗣君微,失秉事之象也。其后卒在臣下,则灾为之生矣。异故言草,灾故言菽,重杀谷。一曰菽,草之难杀者也,言杀菽,知草皆死也;言不杀草,知菽亦不死也。董仲舒以为菽,草之强者,天戒若曰,加诛于强臣。言菽,以微见季氏之罚也。
襄王二年冬,鲁大雨雪。
《春秋·鲁僖公十年》:冬,大雨雪。 按《公羊传》:何以书,记异也。
〈大全〉高氏曰:春秋书大雨雪者三,隐以日书,桓以月书,此以时书,申酉戌月皆非大雨雪之时也,故此尤为异。

《汉书·五行志》:釐公十年冬,大雨雪。刘向以为先是釐公立妾为夫人,阴居阳位,阴气盛也。公羊经曰大雨雹。董仲舒以为公胁于齐桓公,立妾为夫人,不敢进群妾,故专壹之象见诸雹,皆为有所渐胁也,行专壹之政云。
二十五年冬十二月,鲁陨霜不杀草,李梅实。
《春秋·鲁僖公三十三年》:冬十二月,陨霜不杀草,李梅实。
〈胡传〉哀公问于仲尼曰:《春秋》记陨霜不杀草,何为记之也。曰:此言可杀也,夫宜杀而不杀,则李梅冬实,天失其道,草木犹干犯之,而况君乎。

《公羊传》:何以书,记异也。何异尔,不时也。
《谷梁传》:未可杀而杀,举重也。可杀而不杀,举轻也。实之为言,犹实也。
《汉书·五行志》:僖公三十三年十二月,陨霜不杀草。刘歆以为草妖也。刘向以为今十月,周十二月。于易,五为天位,为君位,九月阴气至,五通于天位,其卦为剥,剥落万物,始大杀矣,明阴从阳命,臣受君令而后杀也。今十月陨霜而不能杀草,此君诛不行,舒缓之应也。是时公子遂颛权,三桓始世官,天戒若曰,自此之后,将皆为乱矣。文公不寤,其后遂杀子赤,三家逐昭公。董仲舒指略同。京房易传曰:臣有缓兹谓不顺,厥异霜不杀也。
定王十七年春二月,鲁无冰。
《春秋·鲁成公元年》:春二月,无冰。 按《谷梁传》:终时无冰则志,此未终时而言无冰何也。终无冰矣,加之寒之辞也。
〈大全〉杜氏曰:周二月,今之十二月。而无冰,书冬温。

《汉书·五行志》:成公元年二月,无冰。董仲舒以为方有宣公之丧,君臣无悲哀之心,而炕阳,作丘甲。刘向以为时公幼弱,政舒缓也。
灵王二十七年春,鲁无冰。
《春秋·鲁襄公二十八年》:春,无冰。 按《左传》:梓慎曰:今兹宋郑其饥乎,岁在星纪,而淫于元枵,以有时菑,阴不堪阳,蛇乘龙,龙,宋郑之星也。宋郑必饥,元枵,虚中也。枵,耗名也。土虚而民耗,不饥何为。
《汉书·五行志》:襄公二十八年春,无冰。刘向以为先是公作三军,有侵陵用武之意,于是邻国不和,伐其三鄙,被兵十有馀年,因之以饥馑,百姓怨望,臣下心离,公惧而弛缓,不敢行诛罚,楚有夷狄行,公有从楚心,不明善恶之应。董仲舒指略同。一曰,水旱之灾,寒暑之变,天下皆同,故曰无冰,天下异也。桓公杀兄弑君,外成宋乱,与郑易邑,背畔周室。成公时,楚横行中国,王札子杀召伯、毛伯,晋败天子之师于贸戎,天子皆不能讨。襄公时,天下诸侯之大夫皆执国权,君不能制。渐将日甚,善恶不明,诛罚不行。周失之舒,秦失之急,故周衰亡寒岁,秦灭亡奥年。
敬王十一年冬十月,鲁陨霜杀菽。
《春秋·鲁定公元年》:冬十月,陨霜杀菽。 按《公羊传》:何以书,记异也。此灾菽也。曷以为异书,异大乎灾也。
《谷梁传》:未可以杀而杀,举重。可杀而不杀,举轻。

其曰菽,举重也。
《汉书·五行志》:定公元年十月,陨霜杀菽。刘向以为周十月,今八月也,于卦为观,阴气未至君位而杀,诛罚不由君出,在臣下之象也。是时季氏逐昭公,公死于外,定公得立,故天见灾以视公也。
考王六年六月,秦雨雪。
《史记·六国表》:秦躁公八年六月,雨雪。

始皇九年夏四月,寒冻,有死者。
《史记·始皇本纪》云云。
《汉书·五行志》:庶徵之恒寒。刘向以为春秋无其应,周之末世舒缓微弱,政在臣下,奥煖而已,故籍秦以为验。秦始皇帝即位尚幼,委政太后,太后淫于吕不韦及嫪毐,封毐为长信侯,以太原郡为毐国,宫室苑囿自恣,政事断焉。故天冬雷,以见阳不禁闭,以陟危害,舒奥迫近之变也。始皇既冠,毐惧诛作乱,始皇诛之,斩首数百级,大臣二十人,皆车裂以徇,夷灭其宗,迁四千馀家于房陵。是岁四月,寒,民有冻死者。数年之间,缓急如此,寒奥辄应,此其效也。
二十一年,大雨雪,深二尺五寸。
《史记·始皇本纪》云云。

文帝四年夏六月,大雨雪。
《汉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文帝四年六月,大雨雪。后三岁,淮南王长谋反,发觉,迁,道死。京房易传曰:夏雨雪,戒臣为乱。
景帝中六年春三月,雨雪。
《汉书·景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中六年,雨雪。其六月,匈奴入上郡取苑马,吏卒战死者二千馀人。明年,条侯周亚夫下狱死。
武帝元光四年夏,陨霜。
《汉书·武帝本纪》:四年夏四月,陨霜杀草。 按《五行志》:武帝元光四年四月,陨霜杀草木。先是二年,遣五将军三十万众伏马邑下,欲袭单于,单于觉之而去。自是始征伐四夷,师出三十馀年,天下户口减半。京房《易传》曰:兴兵妄诛,兹谓亡法,厥灾霜,下杀五谷,冬杀麦。诛不原情,兹谓不仁,其霜,夏先大雷风,冬先雨,乃陨霜,有芒角。贤圣遭害,其霜附木不下地。佞人依刑,兹谓私贼,其霜在草根土隙间。不教而诛兹谓虐,其霜反在草下。
元狩元年冬十二月,大雨雪,民多冻死。
《汉书·武帝本纪》:元狩元年冬十二月,大雨雪,民冻死。 按《五行志》:元狩元年十二月,大雨雪,民多冻死。是岁淮南、衡山王谋反,发觉,皆自杀。使者行郡国,治党与,坐死者数万人。
元狩六年冬十月,雨水亡冰。
《汉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六年冬,亡冰。先是,比年遣大将军卫青、霍去病攻祁连,绝大幕,穷追单于,斩首十馀万级,还,大行庆赏。乃闵海内勤劳,是岁遣博士褚大等六人持节巡行天下,存赐鳏寡,假与乏困,举遗逸独行君子诣行在所。郡国有以为便宜者,上丞相、御史以闻。天下咸喜。
元鼎二年三月,大雨雪。
《汉书·武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元鼎二年三月,雪,平地厚五尺。是岁御史大夫张汤有罪自杀,丞相严青翟坐与三长史谋陷汤,青翟自杀,三长史皆弃市。
元鼎三年春三月水冰。夏四月雨雹。
《汉书·武帝本纪》:夏四月,雨雹,关东郡国十馀饥,人相食。 按《五行志》:元鼎三年三月水冰,四月雨雪,关东十馀郡人相食。是岁,民不占缗钱有告者,以半畀之。
元封二年,大寒雪,民冻死。
《汉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西京杂记》:元封二年,大寒雪,深五尺,野鸟兽皆死,牛马皆蜷蹜如猬,三辅人民冻死者十有二三。
元封四年夏,民多暍死。
《汉书·武帝本纪》云云。
昭帝始元元年冬,无冰。
《汉书·昭帝本纪》云云。
元帝永光元年三月,雨雪陨霜,伤麦稼,秋罢。
《汉书·元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永光元年三月,陨霜杀桑;九月二日,陨霜杀稼,天下大饥。是时中书令石显用事专权,与春秋定公时陨霜同应。成帝即位,显坐作威福诛。
建昭二年十一月,大雨雪。
《汉书·元帝本纪》云云。 按《五行志》:建昭二年十一月,齐楚地大雪,深五尺。是岁魏郡太守京房为石显所告,坐与妻父淮阳王舅张博、博弟光劝视淮阳王上以不义,博要斩,光、房弃市,御史大夫郑弘坐免为庶人。成帝即位,显伏辜,淮阳王书冤博,辞语增加,家属徙者复得还。
建昭四年三月,雨雪。
《汉书·元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四年三月,雨雪,燕多死。谷永对曰:皇后桑蚕以治祭服,共事天地宗庙,正以是日疾风自西北,大寒雨雪,坏败其功,以章不乡。宜斋戒辟寝,以深自责,请皇后就宫,鬲闭门户,毋得擅上。且令众妾人人更进,以时博施。皇天说喜,庶几可以得贤明之嗣。即不行臣言,灾异愈甚,天变成形,臣虽欲复损身关策,不及事已。其后许后坐咒诅废。
成帝建始四年夏四月,雨雪。
《汉书·成帝本纪》云云。
阳朔二年春,寒。
《汉书·成帝本纪》:阳朔二年春,寒。诏曰:昔在帝尧立羲、和之官,命以四时之事,令不失其序。故书云黎民于变时雍,明以阴阳为本也。今公卿大夫或不信阴阳,薄而小之,所奏请多违时政。传以不知,周行天下,而欲望阴阳和调,岂不缪哉。其务顺四时月令。阳朔四年夏四月,雨雪。
《汉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四年四月,雨雪,燕雀死。后十六年,许皇后自杀。

后汉

章帝建初 年夏,寒。
《后汉书·章帝本纪》不载。 按《韦彪传》:彪拜大鸿胪。以世承二帝更化之后,多以苛刻为能,又置官选职,不必以才,因盛夏多寒,上疏谏曰:臣闻政化之本,必顺阴阳。伏见立夏以来,当暑而寒,殆以刑罚刻急,郡国不奉时令之所致也。农人急于务而苛吏夺其时,赋发充常调而贪吏割其财,此其巨患也。夫欲急入所务,当先除其所患。天下枢要,在于尚书,尚书之选,岂可不重。而间者多从郎官超升此位,虽晓习文法,长于应对,然察察小慧,类无大能。宜简尝历州宰素有名者,虽进退舒迟,时有不逮,然端心向公,奉职周密。宜鉴啬夫捷急之对,深思绛侯木讷之功也。往时楚狱大起,故置令史以助郎职,而类多小人,好为奸利。今者务简,可皆停省。又谏议之职,应用公直之士,通才謇正,有补益于朝者。今或从徵试辈为大夫。又御史外迁,动据州郡。并宜清选其任,责以言绩。其二千石视事虽久,而为吏民所便安者,宜增秩重赏,勿妄迁徙。惟留圣心。书奏,帝纳之。
顺帝阳嘉二年春,寒。
《后汉书·顺帝本纪》不载。 按《郎顗传》:阳嘉二年正月,公车徵,顗乃诣阙拜章曰:顷前数日,寒过其节,冰既解释,还复凝合。夫寒往则暑来,暑往则寒来,此言日月相推,寒暑相避,以成物也。今立春之后,火卦用事,当温而寒,违反时节,由功赏不至,而刑罚必加也。宜须立秋,顺气行罚。臣伏案飞候,参察众政,以为立夏之后,当有震裂涌水之害。
桓帝延熹七年冬,大寒。
《后汉书·桓帝本纪》不载。 按《襄楷传》:延熹九年,楷上疏曰:前七年冬大寒,杀鸟兽,害鱼鳖,城旁竹柏之叶有伤枯者。臣闻于师曰:柏伤竹枯,不出三年,天子当之。
灵帝光和六年冬,大寒。
《后汉书·灵帝本纪》:光和六年冬,东海东莱琅琊井中冰厚尺馀。
献帝初平四年六月,寒风如冬时。
《后汉书·献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文帝黄初六年,大寒。
《魏志·文帝本纪》:黄初六年冬十月,行幸广陵故城,临江观兵,戎卒十馀万,旌旗数百里。是岁大寒,水道冰,舟不得入江,乃引还。

大帝嘉禾三年九月,陨霜伤谷。
《吴志·孙权传》:嘉禾三年九月朔,陨霜伤谷。
《晋书·五行志》:吴孙权嘉禾三年九月朔,陨霜伤谷。案刘向说,诛罚不由君,山在臣下之象也。是时,校事吕壹专作威福,与汉元帝时石显用事陨霜同应。班固书九月二日,陈寿言朔,皆明未可以伤谷也。壹后亦伏诛。京房易传曰:兴兵妄诛兹谓亡法,厥灾霜,夏杀五谷,冬杀麦。诛不原情兹谓不仁,其霜,夏先大雷风,冬先雨,乃陨霜,有芒角。贤圣遭害,其霜附木不下地。佞人依刑兹谓私贼,其霜在草根土隙间。不教而诛兹谓虐,其霜反在草下。
赤乌四年正月,吴大雪。
《吴志·孙权传》:赤乌四年春正月,大雪,平地深三尺,鸟兽死者大半。
《晋书·五行志》:孙权赤乌四年正月,大雪,平地深三尺,鸟兽死者大半。是年夏,全琮等四将军攻略淮南、襄阳,战死者千馀人。其后,权以谗邪数责让陆议,议愤恚致卒,与汉景武大雪同事。
废帝太平二年春,寒。
《吴志·孙亮传》:太平二年春二月乙卯,雪,大寒。按《晋书·五行志》:吴孙亮太平二年二月甲寅,大雨,震电。乙卯,雪,大寒。按刘歆说,此时当雨而不当大,大雨,恒雨之罚也。于始震电之明日而雪,大寒,又常寒之罚也。刘向以为既已雷电,则雪不复当降,皆失时之异也。天戒若曰,为君失时,贼臣将起。先震电而后雪者,阴见间隙,而胜阳,逆弑之祸将成也。亮不悟,寻见废。此与春秋鲁隐同。

武帝泰始六年冬,大雪。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泰始七年五月雪。十二月大雪。
《晋书·武帝本纪》:七年闰月〈闰五月〉,大雪,大官减膳。按《五行志》:七年十二月,大雪。明年,有步阐、杨肇之败,死伤甚众,不聪之罚也。
泰始九年四月辛未,陨霜。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九年四月辛未,陨霜。是时,贾充亲党比周用事,与鲁定公、汉元帝时陨霜同应也。
咸宁三年八月,大寒。
《晋书·武帝本纪》:咸宁三年八月,暴寒且冰,郡国五陨霜,伤谷。 按《五行志》:三年八月,平原、安平、上党、泰山四郡霜,害三豆。是月,河间暴风寒冰,郡国五陨霜伤谷。是后大举征吴,马隆又帅精勇讨凉州。〈一作梁〉
太康元年三月,河东、高平霜雹伤桑麦。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太康二年春,陨霜。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年二月辛酉,陨霜于济南、琅琊,伤麦。三月甲午,河东陨霜,害桑。太康三年十二月,大雪。
《晋书·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太康五年九月,大霜雪。
《晋书·武帝本纪》:五年九月,郡国五大水,陨霜,伤秋稼。 按《五行志》:五年九月,南安大雪折木。
太康六年春,陨霜。
《晋书·武帝本纪》:六年三月,郡国六陨霜,伤桑麦。按《五行志》:六年二月,东海陨霜,伤桑麦。三月戊辰,齐郡临淄、长广不其等四县,乐安梁邹等八县,琅琊临沂等八县,河间易城等六县,高阳北阳新城等四县陨霜,伤桑麦。
太康七年,雨赤雪。
《晋书·武帝本纪》:七年十二月己亥,河阴雨赤雪二顷。 按《五行志》:此赤祥也。是后四载而帝崩。
太康八年夏,陨霜。冬,大雪。
《晋书·武帝本纪》:八年夏四月,陨霜伤麦。 按《五行志》:八年四月,齐国、天水二郡陨霜。十二月,大雪。太康九年四月,陇西陨霜伤麦。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
太康十年四月,郡国八陨霜。
《晋书·武帝本纪》云云。
惠帝元康元年七月,雍州大旱陨霜。
《晋书·惠帝本纪》不载。 按《宋书·五行志》云云。元康五年,丹阳、建邺大雪。
《晋书·惠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元康六年三月,陨霜。
《晋书·惠帝本纪》:六年三月,东海陨霜,伤桑麦。〈按《五行志》
作陨雪,疑误。

元康七年七月,陨霜。
《晋书·惠帝本纪》:七年秋七月,陨霜杀秋稼。 按《五行志》:秦、雍二州陨霜,杀稼也。
元康九年三月,陨霜。
《晋书·惠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九年三月旬有八日,河南、荥阳、颍川陨霜,伤禾。是时,贾后凶躁滋甚,及冬,遂废悯怀。
光熙元年八月,雪。
《晋书·惠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光熙元年闰八月甲申朔,霰雪。刘向曰:盛阳,雨水汤热,阴气胁之,则转而为雹。盛阴,雨雪凝滞,阳气薄之,则散而为霰。今雪非其时,此听不聪之应。是年,帝崩。
怀帝永嘉元年十二月冬,雪,平地三尺。
《晋书·怀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永嘉七年十月庚午,大雪。
《晋书·怀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悯帝建兴元年冬十月庚午,大雪。
《晋书·悯帝本纪》云云。
明帝太宁元年二月三月,陨霜。十二月,幽、冀、并三州大雪。
《晋书·明帝本纪》:太宁元年二月丙寅,陨霜。壬申,又陨霜,杀谷。三月丙戌,陨霜,杀草。 按《五行志》:元年十二月,幽、冀、并三州大雪。
太宁三年三月,雨雪,陨霜。
《晋书·明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三年三月乙丑,雨雪。癸巳,陨霜。是年,帝崩,寻有苏峻之乱。
成帝咸和六年八月,大雪。
《晋书·成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咸和六年八月,成都大雪。是岁,李雄死。
康帝建元元年八月,大雪。
《晋书·康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建元元年八月,大雪。是时,政在将相,阴气盛也。刘向曰:凡雨阴也,雪又雨之阴也。出非其时,迫近象也。
穆帝永和三年八月,大雪。
《晋书·穆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永和三年八月,冀方大雪,人马多冻死。
永和十年五月,雪。
《晋书·穆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十年五月,凉州雪。明年八月,张祚枹罕护军张瓘,帅宋混等,攻灭祚,更立张曜灵弟元靓。京房《易传》曰:夏雪,戒臣为乱。此其乱之应也。
永和十一年四月,霜。十二月,雷,雪。
《晋书·穆帝本纪》:十一年四月壬申,陨霜。 按《五行志》:十一年四月壬申朔,霜。十二月戊午,雷。己未,雪。是时帝幼,母后称制,政在大臣,阴盛故也。
升平二年正月,大雪。
《晋书·穆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孝武帝太元二年冬,大雪。
《晋书·孝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二年十二月,大雪。是时帝幼,政在将相,阴之盛也。
太元二十一年,安帝即位。冬,大雪。
《晋书·安帝本纪》:二十一年冬十月甲申,葬孝武皇帝于隆平陵。大雪。 按《五行志》:二十一年十二月,连雪二十三日。是时嗣主幼冲,冢宰专政。
安帝隆安二年冬,旱,寒甚。
《晋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元兴二年冬十二月,酷寒。
《晋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元兴二年十二月,酷寒过甚。是时,桓元篡位,政事烦苛。识者以为朝政失在舒缓,元则反之以酷。按刘向曰:周衰无寒岁,秦灭无燠年。此之谓也。
元兴三年正月甲申,霰雪又雷。
《晋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三年正月甲申,霰雪又雷。雷霰同时,皆失节之应也。
义熙五年三月,大雪。
《晋书·安帝本纪》:义熙五年三月乙亥,大雪,平地数尺。
义熙六年正月丙寅,雪,又雷。
《晋书·安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文帝元嘉六年正月丙寅,雷,且雪。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元嘉七年二月,雪,且雷。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元经》云云。
元嘉九年十一月甲戌,雷,且雪。
《宋书·文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元嘉二十五年正月,积雪冰寒。
《宋书·文帝本纪》:二十五年春正月戊辰,诏曰:比者冰雪经旬,薪粒贵踊,贫弊之室,多有窘罄。可检行京邑二县及营署,赐以柴米。 按《五行志》:二十五年正月,积雪冰寒。
孝武帝大明元年冬,大雪。
《宋书·孝武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大明元年十二月庚寅,大雪,平地三尺馀。明年,虏侵冀州,遣羽林军北讨。
明帝泰始三年闰正月,大雨雪。
《宋书·明帝本纪》:泰始三年闰月庚午,京师大雨雪,遣使巡行,赈赐各有差。

南齐

高帝建元二年闰月己丑,雨雪。
《南齐书·高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云云。
建元三年十一月,雨雪。
《南齐书·高帝本纪》不载。 按《五行志》:三年十一月,雨雪,或阴或晦,八十馀日,至四年二月乃止。

武帝天监元年,大雪。
《南史·梁武帝本纪》:天监元年十二月,大雪,深三尺。天监三年三月,陨霜杀草。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天监六年三月庚申朔,陨霜杀草。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隋书·五行志》:三年三月,六年三月,并陨霜杀草。京房《易传》曰:兴兵妄诛,兹谓亡法,厥罚霜。是时,大发卒,拒魏军于钟离,连兵数岁。
普通二年三月庚寅,大雪,平地三尺。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隋书·五行志》:普通二年三月,大雪,平地三尺。《洪范五行传》曰:庶徵之常,雨也,然尤甚焉。雨,阴也;雪,又阴畜积甚盛也。皆妾不妾、臣不臣之应。时义州刺史文僧朗以州叛于魏,臣不臣之应也。
大同三年六月,霜。七月,雪。
《梁书·武帝本纪》:大同三年六月,青州胊山境陨霜。七月,青州雪,害苗稼。
《隋书·五行志》:大同三年六月,胊山陨霜。七月,青州雪,害苗稼。是时交州刺史李贲举兵反,僭尊号,置百官,击之不能克。
大同十年十二月,大雪,平地三尺。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隋书·五行志》:十年十二月,大雪,平地三尺。是时邵陵王纶、湘东王绎、武陵王纪并权侔人主,颇为骄恣,皇太子甚恶之,帝不能抑损。上天见变,帝又不悟。及侯景之乱,诸王各拥彊兵,外有赴援之名,内无勤王之实,委弃君父,自相屠灭,国竟以亡。

高祖永定三年正月丁酉,大雪。
《陈书·高祖本纪》云云。
宣帝太建十年八月戊寅,陨霜,杀稻菽。
《陈书·宣帝本纪》云云。
《隋书·五行志》:太建十年八月,陨霜,杀稻菽。是时,大兴师选众,遣将吴明彻,与周相拒于吕梁。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历象汇编.庶徵典.寒暑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