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建都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坤舆典

 第一百十一卷目录

 建都部汇考三
 北魏〈太祖一则 孝文帝一则 出帝一则 孝静帝一则〉
  北齐〈文宣帝一则〉
  周〈孝闵帝一则〉
  隋〈文帝一则〉
  唐〈高祖一则 昭宗一则〉
  梁〈太祖一则〉
  后唐〈庄宗一则〉
  后晋〈高祖一则〉
  后汉〈高祖一则〉
  后周〈太祖一则〉
  辽〈太祖一则〉
  宋〈太祖一则 高宗一则〉
  金〈太祖一则 废帝一则 宣宗一则〉
  元〈太祖一则 世祖一则〉
  明〈太祖一则 成祖一则〉

坤舆典第一百十一卷

建都部汇考三

北魏

太祖都平城。
《魏书·太祖本纪》:天兴元年秋七月,迁都平城,始营宫室,建宗庙,立社稷。八月,诏有司正封畿,制郊甸,端径术,标道里。
《地理通释》:拓拔氏世居北荒力微,迁定襄之盛乐。
〈注:〉盛乐县在朔州北:汉志成乐。

禄官分国为三部:
一居上谷北,浑源西,东接宇文部,自统之;一居代郡之参合陂北,使子猗㐌统之;一居定襄之盛乐故城,使猗卢统之。

晋怀帝时,刘琨表以猗卢为大单于,封代公徙马邑。〈唐为朔州〉城盛乐以为北都,修故平城以为南都,悯帝进猗卢为代王。
食代、常山二郡,通典今代州城,后魏所置。

贺傉始都东木根山,什翼犍更营盛乐。
建国元年,即位于繁畤北。三年,都云中之盛乐宫。四年,筑盛乐城于故城南八里。

什翼犍之孙圭立为代王,都云中,在朔州北三百馀里。
《土地记》:云中宫在云中故城东四十里,《唐志》单于府金河县,本道武所都,秦汉云中郡地。

改代曰魏,自云中徙都平城,置司州代尹。
天兴元年,迁都平城。《后汉注》:今云州定襄县,《通典》即今云州,隋云内县常安镇也。
孝文帝迁都于洛阳。
《魏书·孝文帝本纪》:太和十七年八月己丑,车驾发京师,南伐。九月庚午,幸洛阳。丙子,诏六军发轸。丁丑,群臣请停南伐。帝乃止。仍定迁都之计。冬十月戊寅朔,诏徵司空穆亮与尚书李冲、将作大匠董爵经始洛京。乙未,设坛于滑台城东,告行庙以迁都之意。乙巳,诏安定王休率从官迎家于代京。十八年二月甲辰,诏天下,谕以迁都之意。三月壬辰,谕在代群臣以迁移之略。十九年九月庚午,六宫及文武尽迁洛阳。按《李冲传》:车驾南伐,加冲辅国大将军,统众翼从。自发都至于洛阳,霖雨不霁,仍诏六军发轸。高祖戎服执鞭御马而出,群臣稽颡于马首之前。于是大司马、安定王休,兼左仆射、任城王澄等并殷勤泣谏。高祖乃谕群臣曰:今者兴动不小,动而无成,何以示后。苟欲班师,无以垂之千载。朕仰惟远祖,世居幽漠,违众南迁,以享无穷之美,岂其无心,轻遗陵壤。今之君子,宁独有怀。当由天工人代、王业须成故也。若不南銮,即当移都于此,光宅土中,机亦时矣,王公等以为何如。议之所决,不得旋踵。欲迁者左,不欲者右。安定王休等相率如右。南安王桢进曰:夫愚者闇于成事,智者见于未萌。行至德者不议于俗,成大功者不谋于众,非常之人乃能非常之事。廓神都以延王业,度土中以制帝京,周公启之于前,陛下行之于后,固其宜也。且天下至重,莫若皇居,人之所贵,宁如遗体。请上安圣躬,下慰民望,光宅中原,辍彼南伐。此臣等愿言,苍生幸甚。群臣咸唱万岁。高祖初谋南迁,恐众心恋旧,乃示为大举,因以协定群情,外名南伐,其实迁也。旧人怀土,多所不愿,内惮南征,无敢言者,于是定都洛阳。冲言于高祖曰:陛下方修周公之制,定鼎成周。然营建六寝,不可游驾待就;兴筑城郛,难以马上营讫。愿暂还北都,令臣下经造,功成事讫,然后备文物之章,和王銮之响,巡时南徙,轨仪土中。高祖曰:朕将巡省方岳,至邺小停,春始便还未宜。遂不归北。寻以冲为镇南将军,侍中、少傅如故,委以营构之任。按《韩麒麟传》:麒麟子显宗,车驾南讨,兼中书侍郎。既定迁都,显宗上书:其一曰:窃闻舆驾今夏若不巡三齐,当幸中山,窃以为非计也。何者。当今徭役宜早息,洛京宜速成。省费则徭役可简,并功则洛京易就。往舆驾停邺,是闲隙之时,犹编户供奉,劳费为剧。圣鉴矜悯,优旨殷勤,爵浃高年,赉周鳏寡,虽赈普沾今,犹恐来夏菜色。况三农要时,六军云会,其所损业,实为不少。虽调敛薄省,未足称劳,然大驾亲临,谁敢宁息。往来承奉,纷纷道路,田蚕暂废,则将来无资。此国之深忧也。且向炎暑,而六军暴露,恐生疠疫,此可忧之次也。臣愿舆驾早还北京,以省诸州供帐之费,并功专力,以营洛邑。则南州免杂徭之烦,北都息分析之叹;洛京可以时就,迁者佥尔如归。其二曰:自古圣帝必以俭约为美,乱主必以奢侈贻患。仰惟先朝,皆卑宫室而致力于经略,故能基宇开广,业祚隆泰。今洛阳基址,魏明帝所营,取讥前代。伏愿陛下,损之又损。顷来北都富室,竞以第宅相尚,今因迁徙,宜申禁约,令贵贱有检,无得踰制。端广衢路,通利沟渠,使寺署有别,四民异居,永垂百世不刊之范,则天下幸甚矣。高祖颇纳之。
《平阳郡公丕传》:高祖欲迁都,临太极殿,引见留守之官大议。乃诏丕等,如有所怀,各陈其志。燕州刺史穆罴进曰:移都事大,如臣愚见,谓为未可。高祖曰:卿便言不可之理。罴曰:北有猃狁之寇,南有荆扬未宾,西有吐谷浑之阻,东有高句丽之难。四方未平,九区未定。以此推之,谓为不可。高祖曰:今代在恒山之北,为九州之外,以是之故,迁于中原。罴曰:臣闻黄帝都涿鹿。以此言之,古昔圣王不必悉举中原。高祖曰:黄帝以天下未定,居于涿鹿;既定,亦迁于河南。尚书于杲曰:臣诚不识古事,如闻百姓之言,先皇建都于此,无何欲移,以为不可。安土重迁,物之常性,一旦南移,惧不乐也。丕曰:陛下去岁亲御六军讨萧氏,至洛,遣任城王澄宣旨,敕臣等议都洛。初奉恩旨,心情惶越。凡欲迁移,当讯之卜筮,审定吉否,然后可。高祖谓丕曰:往往邺中,司徒公诞、咸阳王禧、尚书李冲等皆欲请龟占移洛吉凶之事。朕时谓诞等曰,昔周邵卜宅伊洛,乃识至兆。今无若斯之人,卜亦无益。然卜者所以决疑,此既不疑,何须卜也。昔轩辕卜兆龟焦,卜者请访诸贤哲,轩辕乃问天老,天老谓为善。遂从其言,终致昌吉。然则至人之量未然,审于龟矣。朕既以四海为家,或南或北,迟速无常。南移之民,朕自多积仓储,不令窘乏。丕曰:臣仰奉慈诏,不胜喜舞。高祖诏群官曰:卿等或以朕无为移徙也。昔平文皇帝弃背率土,昭成营居盛乐,太祖道武皇帝神武应天,迁居平城。朕虽虚寡,幸属胜残之运,故移宅中原,肇成皇宇。卿等当奉先君令德,光迹洪规。前怀州刺史青龙,前秦州刺史吕受恩等仍守愚固,帝皆抚而答之,辞屈而退。
《李宝传》:宝子承,承长子韶,历给事黄门侍郎。高祖将创迁都之计,诏引侍臣访以古事。韶对:洛阳九鼎旧所,七百攸基,地则土中,实均朝贡,惟王建国,莫尚于此。高祖称善。
《任城王澄传》:高祖外示南讨,意在谋迁,斋于明堂左个,诏太常卿王谌,亲令龟卜,易筮南伐之事,其兆遇《革》。高祖曰:此是汤武革命,顺天应人之卦也。群臣莫敢言。澄进曰:《易》言革者更也。将欲应天顺人,革君臣之命,汤武得之为吉。陛下帝有天下,重光累叶。今曰卜征,乃可伐叛,不得云革命。此非君人之卦,未可全为吉也。高祖厉声曰:《象》云大人虎变,何言不吉也。澄曰:陛下龙兴既久,岂可方同虎变。高祖勃然作色曰:社稷我社稷,任城而欲沮众也。澄曰:社稷诚知陛下之社稷,然臣是社稷之臣子,豫参顾问,敢尽愚衷。高祖既锐意必行,恶澄此对。久之乃解,曰:各言其志,亦复何伤。车驾还宫,便召澄。未及升阶,遥谓曰:向者之《革卦》,今更欲论之。明堂之忿,惧众人竞言,阻我大计,故厉色怖文武耳,想解朕意也。乃独谓澄曰:今日之行,诚知不易。但国家兴自北土,徙居平城,虽富有四海,文轨未一,此间用武之地,非可文治,移风易俗,信为甚难。崤函帝宅,河洛王里,因兹大举,光宅中原,任城意以为何如。澄曰:伊洛中区,均天下所据。陛下制御华夏,辑平九服,苍生闻此,应当大庆。高祖曰:北人恋本,忽闻将移,不能不惊扰也。澄曰:此既非常之事,当非常人所知,唯须决之圣怀,此辈亦何能为也。高祖曰:任城便是我之子房。加抚军大将军、太子少保,又兼尚书左仆射。及驾幸洛阳,定迁都之策,高祖诏曰:迁移之旨,必须访众。当遣任城驰驿向代,问彼百司,论择可否。近日论《革》,今真所谓革也,王其勉之。既至代都,众闻迁诏,莫不惊骇。澄援引今古,徐以晓之,众乃开伏。澄遂南驰还报,会车驾于滑台。高祖大悦,曰:若非任城,朕事业不得就也。
《地理通释》:孝文太和十九年,迁洛阳,以平城之司州为恒州,洛阳置司州河南尹。
出帝迁都于长安。
《魏书·出帝本纪》:永熙三年,帝贰于齐。秋七月丁未,遂出于长安。
《周书·文帝本纪》:魏永熙三年七月丁未,帝从洛阳率轻骑人关。太祖备仪卫奉迎,谒见东阳驿。乃奉帝都长安。披草莱,立朝廷,军国之政,咸取太祖决焉。按《通志》:孝武帝为高欢所逼,出居长安,依宇文泰,是为西魏。
孝静帝迁都于邺。
《魏书·孝静帝本纪》:永熙三年冬十月丙寅,即位,改天平元年。十月壬申,诏曰:安安能迁,自古之明典;所居靡定,往昔之成规。是以殷迁八城,周卜三地。吉凶有数,隆替无恒。事由于变通,理出于不得已故也。高祖皇帝式观乾象,俯协人谋,发自武州,来幸嵩县。魏虽旧国,其命惟新。及正光之季,国步孔棘,丧乱不已,寇贼交侵,俾我生民,无所措手。今远遵古式,深验时事,考龟袭吉,迁宅漳滏。庶克隆洪基,再昌宝历。主者明为条格,及时发迈。丙子,车驾北迁于邺。诏齐献武王留后部分。改司州为洛州,以卫大将军、尚书令元弼为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洛州刺史,镇洛阳。诏从迁之户,百官给复三年,安居人五年。十有一月,庚寅,车驾至邺,居北城相州之廨。改相州刺史为司州牧,魏郡太守为魏尹,徙邺旧人西径百里,以居新迁之人。分邺置临漳县,以魏郡、林虑、广平、阳丘、汲郡、𥟖阳、东濮阳、清河、广宗等郡为皇畿。
《李业兴传》:出帝登极之初,业兴转中军将军、通直散骑常侍。帝迁邺,起部郎中辛术奏曰:今皇居徙御,百度创始,营构一兴,必宜中制。上则宪章前代,下则模写洛京。今邺都虽旧,基址毁灭,又图记参差,事宜审定。臣虽曰职司,学不稽古,国家大事非敢专之。通直散骑常侍李业兴硕学通儒,博闻多识,万门千户,所宜访询。今求就之披图案记,考定是非,参古杂今,折中为制,召画工并所须调度,具造新图,由奏取定。庶经始之日,执事无疑。诏从之。天平二年,除镇南将军,寻为侍读。于时尚书右仆射、营构大将高隆之被诏缮治三署乐器、衣服及百戏之属,乃奏请业兴共参其事。
《通志》:高欢立孝静帝,迁都于邺,是为东魏。
《彰德府志》:邺都南城在邺镇东南。《邺中记》云:高欢以北城窄隘,令仆射高隆之更筑此城。掘得神龟,大踰方丈,具堵堞之状,城以龟象焉。因漳水近城,起长堤为防,又凿渠引漳水,周流城郭,以造水碾水磨云。

北齐

文宣帝都邺。
《北齐书·文宣帝本纪》不载。
《通志》:高氏继东魏居邺,谓之北齐。
《地理通释》:北齐都注后魏置相州,东魏初迁都,置魏尹。北齐改为清都,以邺为上都,晋阳为下都,邺县省入临漳县。

孝闵帝都长安。
《周书·孝闵帝本纪》不载。
《于谨传》:谨除卫将军、咸阳郡守。太祖临夏州,以谨为大都督,兼夏州长史。及贺拔岳被害,太祖赴平凉。谨乃言于太祖曰:魏祚陵迟,权臣擅命,群盗蜂起,黔首嗷然。明公杖超世之姿,怀济时之略,四方远近,咸所归心。愿早建良图,以副众望。太祖曰:何以言之。谨对曰:关右,秦汉旧都,古称天府,将士骁勇,厥壤膏腴,西有巴蜀之饶,北有羊马之利。今若据其要害,招集英雄,养卒劝农,足观时变。且天子在洛,逼迫群凶,若陈明公之恳诚,算时事之利害,请都关右,帝必嘉而西迁。然后挟天子而令诸侯,奉王命以讨暴乱,桓、文之业,千载一时也。太祖大悦。会有敕追谨为关内大都督,谨因进都关中之策,魏帝纳之。
《册府元龟》:后周闵帝既受魏禅,都长安。
《通志》:宇文氏继西魏居长安,谓之后周。
《地理通释》:周宇文氏继魏都长安。
〈注:〉于长安城中置万年县。唐高宗幸故长安城,问侍臣:秦汉以来,几君都此。许敬宗曰:秦居咸阳,汉惠帝始城之。后苻坚、姚苌、宇文周居之。

文帝都长安。
《隋书·文帝本纪》:开皇二年六月丙申,诏曰:朕祗奉上元,君临万国,属生人之敝,处前代之宫。常以为作之者劳,居之者逸,改创之事,心未遑也。而王公大臣陈谋献策,咸云羲、农以降,至于姬、刘,有当代而屡迁,无革命而不徙。曹、马之后,时见因循,乃末代之宴安,非往圣之宏义。此城从汉,彫残日久,屡为战场,旧经丧乱。今之宫室,事近权宜,又非谋筮从龟,瞻星揆日,不足建皇王之邑,合大众所聚。论变通之数,具幽显之情,同心固请,词情深切。然则京师百官之府,四海归向,非朕一人之所独有。苟利于物,其可违乎。是则以吉凶之土,制长短之命。谋新去故,如农望秋,虽暂劬劳,其究安宅。今区宇宁一,阴阳顺序,安安以迁,勿怀胥怨。龙首山川原秀丽,卉物滋阜,卜食相土,宜建都邑,定鼎之基永固,无穷之业在斯。公私府宅,规模远近,营构资费,随事条奏。仍诏左仆射高颎、将作大匠刘龙、钜鹿郡公贺娄子干、太府少卿高龙乂等创造新都。十月,以营新都副监贺娄子干为工部尚书。十二月,名新都曰大兴城。
《庾季才传》:开皇元年,授通直散骑常侍。高祖将迁都,夜与高颎、苏威二人定议,季才旦而奏曰:臣仰观元象,俯察图记,龟兆允袭,必有迁都。且尧都平阳,舜都冀土,是知帝王居止,世代不同。且汉营此城,经今将八百岁,水皆咸卤,不甚宜人。愿陛下协天人之心,为迁徙之计。高祖愕然,谓颎等曰:是何神也。遂发诏施行,赐绢三百段,马两匹,进爵为公。谓季才曰:朕自今已后,信有天道矣。
《李穆传》:穆拜太师致仕。时太史奏云,当有移都之事。上以初受命,甚难之。穆上表曰:帝王所居,随时兴废,天道人事,理有存焉。始自三皇,暨夫两汉,有一世而屡徙,无革命而不迁。曹、马同洛水之阳,魏、周共长安之内,此之四代,盖闻之矣。曹则三家鼎立,马则四海寻分,有魏及周,甫得平定,事乃不暇,非曰师古。往者周运将穷,祸生华裔,庙堂冠带,屡睹奸回,士有包藏,人稀柱石。四海万国,皆纵豺狼,不叛不侵,百城罕一。伏惟陛下膺期诞圣,秉箓受图,始晦君人之德,俯从将相之重。内剪群凶,崇朝大定,外诛巨猾,不日肃清。变大乱之民,成太平之俗,百灵符命,兆庶讴歌。幽显乐推,日月填积,方屈箕、颍之志,始顺内外之请。自受命神宗,弘道设教,陶冶与阴阳合德,覆育共天地齐旨。万物开辟之初,八表光华之旦,视听以革,风俗且移。至若帝室天居,未议经刱,非所谓发明大造,光赞惟新。自汉已来,为丧乱之地,爰从近代,累叶所都。未尝谋龟问筮,瞻星定鼎,何以副圣主之规,表大隋之德。窃以神州之广,福地之多,将为皇家兴庙建寝,上元之意,当别有之。伏愿远顺天人,取决卜筮,时改都邑,光宅区夏。任子来之民,垂无穷之业,应神宫于辰极,顺和气于天壤,理康物阜,永隆长世。臣日薄桑榆,位高轩冕,经邦论道,自顾缺然。丹赤所怀,无容噤嘿。上素嫌台城制度迮小,又宫内多鬼祅,苏威常劝迁,上不纳。遇太史奏状,意乃惑之。至是,省穆表,上曰:天道聪明,已有徵应,太师民望,复抗此请,则可矣。遂从之。
《通志》:文帝继周,即都长安。开皇二年,帝以长安故城汉来旧邑,年代既久,凋弊实多,又制度狭小,不称皇居;乃作新都于龙首山,在汉城东南。
〈注:〉属杜县,本后周之京兆郡万年县界也。

南直终南山子午谷,北据渭水,东临灞浐,西枕龙首,谓之大兴城。
文帝初封大兴公,故登极以后,其命城县门殿池及寺皆以大兴焉。

《地理通释》隋都注:文帝初封大兴公,故名正殿曰大兴殿,宫曰大兴宫,宫北苑曰大兴苑,改万年县为大兴县。或曰宫之大兴殿,本大兴村,故名。《通典》唐京城是也。吕氏曰:《西京记》云:大兴城南直子午谷,今据子午谷乃汉城所直。隋城南直石鳖谷,则已微西,不正与子午谷对也。《六典》:京城东西十八里一百十五步,南北十五里一百七十五步。皇城之南东西十坊,南北九坊,皇城之东、西各十二坊,两市居四坊之地,凡一百十坊。

高祖都长安。
《唐书·高祖本纪》不载。
《唐书·地理志》:上都,初曰京城,天宝元年曰西京,至德二载曰中京,上元二年复曰西京,肃宗元年曰上都。
〈注:〉皇城长千九百一十五步,广千二百步。宫城在北,长千四百四十步,广九百六十步,周四千八百六十步,其崇三丈有半。龙朔后,皇帝常居大明宫,谓之西内,神龙元年曰太极宫。大明宫在禁苑东南,西接宫城之东北隅,长千八百步,广千八十步,曰东内,本永安宫,贞观八年置,九年曰大明宫,以备太上皇清暑,百官献赀以助役。高宗以风痹,厌西内湫湿,龙朔三年始大兴葺,曰蓬莱宫,咸亨元年曰含元宫,长安元年复曰大明宫。兴庆宫在皇城东南,距京城之东,开元初置,至十四年又增广之,谓之南内,二十年,筑夹城入芙蓉园。京城前直子午谷。后枕龙首山,左临灞岸,右抵沣水,其长六千六百六十五步,广五千五百七十五步,周二万四千一百二十步,其崇丈有八尺。

《册府元龟》:高祖武德元年五月,受隋禅,都长安,改隋大兴殿为太极殿,昭阳门为顺天门。按《地理通释》:高祖都长安。
〈注:〉本隋都,改大兴县,复为万年县。

《六典》:京城左河华,右陇坻,前终南,后九崚。皇城在京城之中,〈今谓之子城〉宫城在皇城之北,禁苑在大内宫城之北。
《长安县志》:唐京城即隋大兴城,内外凡三重,东西一十八里,南北一十五里,周六十七里。城门十,东、南、西皆三门,惟北门一。坊市总一百一十区。万年、长安以朱雀街为界,其内为皇城,亦曰子城。东西五里、南北三里又内为宫城。东、西四里,南、北二里,周十三里,崇三丈五尺。其皇城之内,宫城之外,列诸府、寺、台、省、舆卫。
昭宗迁都于洛阳。
《唐书·昭宗本纪》:天祐元年春正月戊午,全忠迁唐都于洛阳。二月戊寅,次陕州。闰四月壬寅,次谷水。甲辰,至自西都。
《旧唐书》:天祐元年春正月己酉,全忠遣牙将寇彦卿奉表请车驾迁都洛阳。丁巳,车驾发京师。癸亥,次陕州,全忠迎谒于路。二月乙亥,全忠辞赴洛阳。闰四月丁酉,车驾发陕州。壬寅,次谷水。甲辰,车驾由徽安门入,朱全忠、张全义、宰相裴枢独孤损前导。是日,上谒太庙,礼毕还宫,御正殿宣劳从官卫士,受贺。乙巳,上御光政门,大赦,制曰:乃眷中州,便侯伯会朝之路;运逢百六,顺古今禳避之宜。况建鼎旧京,我家二宅,轘辕通其左,郏、鄏引其前。周平王之东迁,更延姬姓;汉光武之定业,克茂刘宗。肇葺新都,祈天永命,皆因否运,复启昌期。或西避于戎狄,或载歼于妖孽。朕遭家不造,布德不明,十载以来,三罹播越。亦属灾缠秦、雍,叛起邠、岐。始幸石门,以避卫兵之乱;载迁华岳,仍惊畿邑之侵。忧危则矢及辇舆,凌胁则火延宫庙。迨至逆连宫竖,搆结奸凶,致刘季述幽朕于下宫,韩全诲劫予于右辅。莫非兵围内殿,焰亘九重,皆思假武以容身,唯效指鹿而威众。矫宣天宪,欺蔑外藩,行书诏以任情,欲忠良而获罪。虽群方岳牧,协力匡扶,拘戎律于阻修,报朝恩而隔越。副元帅、梁王全忠以兼镇近辅,总兵四藩,远赴岐阳,躬迎大驾。辛勤百战,尽剿凶渠,营野三年,竟回銮辂。咸、镐载新其宫阙,让、圭绝类于阉徒,方崇再造之功,以正中兴之运。又邠岐结衅,巴蜀连兵,上负国恩,下隳邻好。焚宫烈火,更延爇于亲邻;却驾凶锋,复延侵于禁苑。抑又太乙游处,并集六宫,罚星荧惑,久缠东井,元象荐灾于秦分,地形无过于洛阳。爰有一二荩臣,洎四方同志,竭心王室,共誓嘉谟。魏镇定燕,航大河而毕至;陈徐潞蔡,辇巨轴以偕来。披荆棘以立朝廷,划灰烬而化轮奂。左郊祧而右社稷,肃尔崇严;前广殿而后重廊,蔼然华邃。公卿佥议,龟筮协从。甲子令年,孟夏初吉,备法驾而离陕分,列百官而入洛郊,观此殷繁,良多嘉慰。谢罪太庙,忧惕惊怀;登御端门,轸恻兴感。盖以一人寡祐,致万姓靡宁,工役艰疲,忠良尽瘁,克建再迁之业,冀延八百之基。宜覃涣汗之恩,俟此雍熙之庆,涤瑕荡垢,咸与维新。可大赦天下,改天复四年为天祐元年,于戏。肆眚阊阖,即安宫闱。虽九庙几筵,已閟于新室;而诸陵松柏,遥隔于旧都。将务乂宁,难申绻慕。文武百辟,执事具僚,从我千里而来,端尔一心莅政。恩覃既往,效责从新,方当开国之初,必举慢官之罚。

太祖都汴。
《五代史·梁本纪》:开平元年夏四月戊辰,升汴州为开封府,建为东都。
《册府元龟》:梁太祖开平元年四月,诏曰:古者兴王之地,受命之邦,集大勋有异庶方,沾庆泽所宜加等。故丰沛著起祚之美,襄邓有建都之荣。用壮洪基,且旌故里,爰遵令典,先示殊恩,宜升汴州为开封府,建名东都。是月,制宫殿门及都门,名额正殿为崇元殿,东殿为元德殿,内殿为金祥殿,万岁堂为万岁殿。门如殿名,大内正门为元化门,皇墙南门为建国门,滴漏门为启运门,下马门为升龙门,元德殿前门为崇明门,正殿东门为金乌门,西门为玉兔门,正衙东门为崇礼门,东偏门为银台门,宴堂门为德阳门,天王门为宾天门,皇墙东门为宽仁门,浚仪门为厚载门,皇墙西门为神兽门,望京门为金凤门,宋门为观化门,尉氏门为高明门,郑门为开明门,梁门为乾象门,酸枣门为兴和门,封丘门为含曜门,曹门为建阳门。升开封、浚仪为赤县,尉氏、封丘、雍丘、陈留为畿县。三年二月,敕东都曰:自升州作府建邑为都,未广邦畿,颇亏国体。其以滑州酸枣县、长垣县、郑州中牟县、阳武县、宋州襄邑县、曹州戴邑县、许州扶沟县、鄢陵县、陈州太康县等九县,宜并割属开封府,仍升为畿县。

后唐

庄宗都洛阳。
《五代史·唐本纪》:同光元年,冬十月己卯,灭梁。十一月甲子,如洛京。三年三月辛酉,以洛京为东都。按《册府元龟》:后唐庄宗同光二年八月,敕三川奥壤,四海名区,为帝王光宅之都,乃符瑞荐臻之地。周朝始建,卜年遂启于延洪;汉室中兴,即土是图于远大。咸兹建极。至我本朝,壮丽可观,浩穰为最,千门万户,实为富庶之乡。接庑连甍,宛有升平之俗。而自伪梁僭逆,诸夏凭陵,寻干戈而虐用烝黎,恣涂炭而毒流草木。依凭兔苑,啸聚枭巢。遂令辇毂之间,鞠兴芜没之叹。朕自削平大憝,纂嗣丕图,重兴卜雒之都,永启朝宗之会。将资久远,须议葺修。务令壮观于九重,实在骈罗于万户。京城应有空閒之地,任诸色人请射盖造。藩方侯伯,内外臣寮,于京邑之中无安居之所,亦可请射,各自修营。其空閒有主之地,仍限半年,本主自行修盖。如过限不见屋宇,亦许他人占射。贵在成功,不得虚占。
《地理通释》:后唐庄宗即位于魏州,灭梁,迁洛京。
〈注:〉二年,以洛京为东都。

后晋

高祖都汴。
《五代史·晋本纪》:天福二年三月庚辰,如汴州。三年冬十月庚辰,升汴州为东京。
《册府元龟》:晋高祖三年十月丙辰,诏曰:为国之规,在于敏政。建都之法,务要利民。历考前经,朗然通论。顾惟凉德,获启丕基。当数朝战伐之馀,是兆庶伤残之后。车徒既广,帑廪咸虚,经年之挽粟,飞刍继日而劳民动众,尝烦漕运,不给供须。今汴州水陆要冲,山河形势,乃万庾千箱之地,是四通八达之郊。爰自按巡,益观宜便,俾升都邑,以利兵民。汴州宜升为东京,置开封、浚仪两县为赤县,馀升为畿县。应旧制开封府时所管属县,并可仍旧割属收管,亦升为畿县。丁亥,诏改大宁宫门为明德门,又改京城诸门名额:南门尉氏门以薰风为名,西二门郑门、梁门以金义、乾明为名,北二门酸枣、封丘门以元化、宣阳为名,东二门曹门、宋门以迎春、仁和为名。
《通鉴纲目》:天福二年夏四月,晋迁都汴州。
范延光聚卒缮兵将作乱。会晋主谋徙都大梁,桑维翰曰:大梁北控燕赵,南通江淮,水陆都会,资用富饶。今延光反形已露,大梁距魏不过十驿,彼若有变,大军寻至,所谓疾雷不及掩耳也。下诏托以洛阳漕运有阙,东巡汴州。

《地理通释》:晋石敬瑭镇太原,即位都洛阳,徙都汴。
〈注:〉行阙以大宁宫为名,升汴州为东京开封府。

后汉

高祖都汴。
《五代史·汉本纪》:开运四年二月戊辰,即位。五月丙申,如东京。六月甲子,至自太原。
《通鉴纲目》:天福十二年六月,晋主知远入大梁,复以汴州为东京。
《地理通释》:汉刘皓即位于太原,都汴。
〈注:〉改晋昌为永兴军。

后周

太祖都汴。
《五代史·周本纪》不载。
《地理通释》:周郭威都汴。
〈注:〉广顺二年,修大梁城。三年,筑郊社坛,作太庙于大梁。显德元年,废邺都。二年,以大梁城中迫隘,诏展外城。

太祖都皇都。
《辽史·太祖本纪》:神册三年春二月癸亥,城皇都。按《地理志》:上京临潢府,本汉辽东郡西安平之地。新莽曰北安平。太祖取天梯、别鲁等三山之势于苇甸,射金龊箭以识之,谓之龙眉宫。神册三年城之,名曰皇都。天显十三年,更名上京,府曰临潢。涞流河自西北南流,绕京三面,东入于曲江,其北东流为按出河。又有御河、沙河、黑河、潢河、鸭子河、他鲁河、狼河、苍耳河、辋子河、胪胊河、阴凉河、潴河、鸳鸯湖、兴国惠民湖、广济湖、盐泺、百狗泺、大神淀,马盂山、兔儿山、野鹊山、盐山、凿山、松山、平地松林、大斧山、列山、屈劣山、勒得山,唐所封大贺氏勒得王有基存焉。
上京,太祖创业之地。负山抱海,天险足以为固。地沃宜耕植,水草便畜牧。金龊一箭,二百年之基,壮矣。天显元年,平渤海归,乃展郛郭,建宫室,名以天赞。起三大殿:曰开皇、安德、五銮。中有历代帝王御容,每月朔望、节辰、忌日,在京文武百官并赴致祭。又于内城东南隅建天雄寺,奉安烈考宣简皇帝遗像。是岁太祖崩。太宗援立晋,遣宰相冯道、刘煦等持节,具卤簿、法服至此,册上太宗及应天皇后尊号。太宗诏蕃部并依汉制,御开皇殿,辟承天门受礼,改皇都为上京。城高二丈,不设敌楼,幅员二十七里。门,东曰迎春,曰雁儿;南曰顺阳;西曰金凤,曰西雁儿,曰南福。其北谓之皇城,高三丈,有楼橹。门,东曰安东,南曰大顺,西曰乾德,北曰拱辰。中有大内。内南门曰承天,有楼阁;东门曰东华,西曰西华。此通内出入之所。正南街东,留守司衙,次盐铁司,次南门,龙寺街。南曰临潢府,其侧临潢县。县西南崇孝寺,承天皇后建。寺西长泰县,又西天长观。西南国子监,监北孔子庙,庙东节义寺。又西北安国寺,太宗所建。寺东齐天皇后故宅,宅东有元妃宅,即法天皇后所建也。其南具圣尼寺,绫锦院、内省司、曲院、赡国、省司二仓,皆在大内西南,八作司与天雄寺对。南城谓之汉城,南当横街,各有楼对峙,下列井肆。东门之北潞县,又东南兴仁县。南门之东回鹘营,回鹘商贩留居上京,置营居之。西南同文。驿诸国信使居之。驿西南临潢驿,以待夏国使。驿西福先寺,寺西宣化县,西南定霸县,县西保和县。西门之北易俗县,东迁辽县。
周广顺中,胡峤《记》曰:上京西楼,有邑屋市肆,交易无钱而用布。有绫锦诸工作、宦者、翰林、伎术、教坊、角抵、儒、僧尼、道士。中国人并、汾、幽、蓟为多。宋大中祥符九年,薛映《记》曰:上京者,中京正北八十里至松山馆,七十里至崇信馆,九十里至广宁馆,五十里至姚家寨馆,五十里至咸宁馆,三十里度潢水石桥,旁有饶州,唐于契丹尝置饶乐,今渤海人居之。五十里保和馆,度黑水河,七十里宣化馆,五十里长泰馆。馆西二十里有佛舍,民居,即祖州。又四十里至临潢府,自过崇信馆乃契丹旧境,其南奚地也。入西门,门曰金德,内有临潢馆,子城东门曰顺阳,北行至景福门,又至承天门,内有昭德、宣政二殿,与毡庐,皆东向。临潢西北二百馀里号凉淀,在馒头山南,避暑处。多丰草,掘地丈馀即有坚冰。〈按《辽史·营卫志》:国俗秋冬违寒,春夏避暑,人主居则有斡鲁朵,行则有捺钵,虽建五都,实无常所也。太祖起自朔方,后徙皇都,故断以上京为辽都,馀都则入留都云。〉

太祖都开封。
《宋史·太祖本纪》不载。
《地理志》:东京,汴之开封也。梁为东都,后唐罢,晋复为东京,宋因周之旧为都,建隆三年,广皇城东北隅,命有司画洛阳宫殿,按图修之,皇居始壮丽矣。雍熙三年,欲广宫城,诏殿前指挥使刘延翰等经度之,以居民多不欲徙,遂罢。宫城周回五里。南三门:中曰乾元,东曰左掖,西曰右掖。东西面门曰东华、西华,北一门曰拱宸。乾元门内正南门曰大庆,东、西横门曰左、右升龙。左右北门内各二门,曰左、右长庆,左、右银台。东华门内一门曰左承天祥符。〈大中祥符元年正月,天书降,诏加其上祥符二字。〉西华门内一门曰右承天。左承天门内道北门曰宣祐。正南门内正殿曰大庆,东、西门曰左、右太和。正衙殿曰文德,两掖门曰东、西上閤,东、西门曰左、右嘉福。大庆殿北有紫宸殿,视朝之前殿也。西有垂拱殿,常日视朝之所也。次西有皇仪殿。又次西有集英殿,宴殿也。殿后有需云殿。东有升平楼,宫中观宴之所也。宫后有崇政殿,阅事之所也。殿后有景福殿,西有殿北向,曰延和,便坐殿也。凡殿有门者,皆随殿名。宫中又有延庆、安福、观文、清景、庆云、玉京等殿,寿宁堂、延春阁、福宁殿。东西有门曰左、右昭庆。观文殿西门曰延真,其东真君殿曰积庆,前建感真阁。又有龙图阁,下有资政、崇和、宣德、述古四殿。天章阁下有群玉、蕊珠二殿,后有宝文阁,阁东西有嘉德、延康二殿,前有景辉门。后苑东门曰宁阳,苑内有崇圣殿、太清楼,其西又有宜圣、化成、金华、西凉、清心等殿,翔鸾、仪凤二阁,华景、翠芳、瑶津三亭。延福宫有穆清殿,延庆殿北有柔仪殿,崇徽殿北有钦明殿。延福宫北有广圣宫,内有太清、玉清、冲和、集福、会祥五殿,建流杯殿于后苑。又有慈德殿、观稼殿、延羲阁、迩英阁、隆儒殿、慈寿殿、庆寿宫、保慈宫、玉华殿、基春殿、睿思殿、承极殿,崇庆、隆祐二宫,睿成宫、宣和殿、圣瑞宫、显谟阁、玉虚殿、玉华阁、亲蚕宫、燕宁殿、延福宫、保和殿、玉清神霄宫、上清宝箓宫。万岁山艮岳旧城,周回二十里一百五十五步。东二门:北曰望春,南曰丽景。南面三门:中曰朱雀,东曰保康,西曰崇明。西二门:南曰宜秋,北曰阊阖。北三门:中曰景龙,东曰安远,西曰天波。新城周回五十里百六十五步。南三门:中曰南薰,东曰宣化,西曰安上。东二门:南曰朝阳,北曰含辉。西二门:南曰顺天,北曰金辉。北四门:中曰通天,东曰长景,次东曰永泰,西曰安肃。汴河上水门,南曰大通,北曰宣泽。汴河下,南曰上善,北曰通泽。惠民河,上曰普济,下曰广利。广济河,上曰咸丰,下曰善利。上南门曰永顺。其后又于金辉门南置开远门。
《宋史·李怀忠传》:怀忠为左右厢都指挥使。上幸西京,爱其地形势得天下中正,有留都之意。怀忠乘间进曰:东京有汴渠之漕,岁致江、淮米数百万斛,禁卫数十万人仰给于此,帑藏重兵皆在焉。根本安固已久,一旦遽欲迁徙,臣实未见其利。上嘉纳之。按《地理通释》:东京开封府旧城,〈即汴州城〉唐建中初李勉筑。
〈注:〉周回二十里一百五十五步,本朝曰阙城,亦曰里城。

新城,周显德三年韩通筑。
周回四十八里二百三十三步,本朝曰国城,亦曰外城。

大内据阙城之西北,宫城周回五里。
即唐宣武节度治所,梁为建昌宫,晋为大宁宫。建隆三年,广皇城之东北隅,按洛阳宫殿图修之。乾德三年,导五丈河通皇城为池。祥符九年,增筑新城。熙宁八年,重修都城。
高宗都临安。
《宋史·高宗本纪》:绍兴八年,始定都于杭。
《地理志》:行在所。建炎三年闰八月,高宗自建康如临安,以州治为行宫。宫室制度皆从简省,不尚华饰。垂拱、大庆、文德、紫宸、祥曦、集英六殿,随事易名,实一殿。重华、慈福、寿慈、寿康四宫,重寿、宁福二殿,随时异额,实德寿一宫。延和、崇政、复古、选德四殿,本射殿也。慈宁殿,钦先孝思殿,翠寒堂,损斋,东宫,讲筵所,资善堂。天章、龙图、宝文、显猷、徽猷、敷文、焕章、华文、宝谟九阁,实天章一阁。
《宋史·纪事本末》:高宗建炎元年秋七月,帝以京师未可往,手诏巡幸东南。冬十月丁巳朔,帝如扬州。二年冬十月甲子,侍御史张浚请先定六宫所居地。诏孟忠厚及六宫皇子如杭州。十二月乙卯,太后至杭州。三年二月庚戌,刘正彦部兵卫六宫,皇子如杭州。壬子,帝南行至镇江府。翌日,召从臣问去留。吕颐浩乞留跸以为江北声援,群臣皆以为然。王渊独言:镇江止可捍一面,若金人自通州渡,江以据姑苏,将若之何。不如钱塘有重江之险。帝意遂决。张卲上疏曰:有中原之形势,有东南之形势。今纵未能遽争中原,宜建都金陵,因江、淮、蜀、汉、闽、广之资,以图恢复。不报。壬戌,驻跸杭州,即州治为行宫。夏四月丁卯,帝发杭州。乙酉,至江宁府,改府名建康。闰月辛卯,帝召诸将议驻跸之地。壬寅,帝发建康,将如临安。考功员外郎娄炤上疏言:今日之计,当思古人量力之言,察兵家知己之计。力可以保淮南,则以淮南为屏蔽,权都建康,渐图恢复。力未可以保淮南,则因长江为险阻,权都吴会,以养国力。于是帝一意还临安。不复防淮矣。冬十月,帝至临安。十二月壬午,议航海避兵。庚子,帝移温台。绍兴二年春正月丙午,帝自绍兴如临安,从吕颐浩之请也。五年二月己丑,建太庙于临安。时太庙神主寓温州,遣太常少卿迎神主,奉安帝行款谒礼。殿中侍御史张绚言:去年建明堂,今年立太庙,是将以临安为久居之地,不复有意中原。不报。七年春正月癸亥朔,诏移跸建康。八年春正月戊戌,帝议还临安。张守:言建康自六朝为帝王都,气象雄伟。且据都会以经理中原,依险阻以捍禦强敌。陛下席未及暖,今又巡幸。百司六军,有勤动之苦;民力邦国,有烦费之忧。愿少安于此,以系中原民心。不从。二月癸亥,帝发建康。戊寅,帝至临安,自是始定都矣。

太祖都上京。
《金史·太祖本纪》不载。
《地理志》:上京路,即海古之地,金之旧土也,国言金曰按出虎,以按出虎水源于此,故名金源,建国之号盖取诸此。国初称为内地,天眷元年号上京。海陵贞祐二年迁都于燕,削上京之号,止称会宁府,称为国中者以违制论。大定十三年七月,复为上京。其山有长白、青岭、马纪岭、完都鲁,水有按出虎水、混同江、来流河、宋瓦江、鸭子河。旧有会平州,天会二年筑,契丹之周特城也,后废。
其宫室有乾元殿,天会三年建,天眷元年更名皇极殿。庆元宫,天会十三年建,殿曰辰居,门曰景晖,天眷元年安太祖以下御容,为原庙。朝殿,天眷元年建,殿曰敷德,门曰延光,寝殿曰宵衣,书殿曰稽古。又有明德宫、明德殿,熙宗尝享太宗御容于此,太后所居也。凉殿,皇统二年构,门曰延福,楼曰五云,殿曰重明。东庑南殿曰东华,次曰广仁。西庑南殿曰西清,次曰明义。重明后,东殿曰龙寿,西殿曰奎文。时令殿及其门曰奉元。有泰和殿,有武德殿,有薰风殿。其行宫有天开殿,爻剌春水之地也。有混同江行宫。太庙、社稷,皇统三年建,正隆二年毁。原庙,天眷元年以春亭名天元殿,安太祖、太宗、徽宗及诸后御容。春亭者,太祖所尝御之所也。天眷二年作原庙,皇统七年改原庙乾文殿曰世德,正隆二年毁。大定五年复建太祖庙。兴圣宫,德宗所居也,天德元年名之。兴德宫,后更名永祚宫,睿宗所居也,光兴宫,世宗所居也。正隆二年命吏部郎中萧彦良尽毁宫殿、宗庙、诸大
族邸第及储庆寺,夷其址,耕垦之。大定二十一年复修宫殿,建城隍庙。二十三年以甓束其城。有皇武殿,击毬校射之所也。有云锦亭,有临漪亭,为笼鹰之所,在按出虎水侧。

《全辽志》:开原即古肃慎氏地,后曰挹娄。元魏时号曰勿吉,隋曰黑水靺鞨。唐贞观二年,始以其地为燕州。开元中,置黑水府,以其部长为都督刺史,而置长史以监之。元和以后,属渤海,为上京龙泉府。契丹攻渤海,黑水乘间复其地,号熟女直。后灭辽,遂建都。后迁都于燕,改为会宁府,号上京。
金宫开原城内,金天眷初以此为上京,后废。
废帝迁都于中都。
《金史·废帝本纪》:天德三年三月壬辰,诏广燕城建宫室。四月丙午,诏迁都燕京。辛酉,有司图上燕城宫室制度,营建阴阳五姓所宜。海陵曰:国家吉凶,在德不在地。使桀、纣居之,虽卜善地何益。使尧、舜居之,何用卜为。九月庚戌,赐燕京役夫帛,人一匹。四年二月甲戌,如燕京。贞元元年三月辛亥,上至燕京。乙卯,以迁都,诏中外改燕京为中都,府曰大兴。
《地理志》:中都路,辽会同元年为南京,开泰元年号燕京。海陵贞元元年定都,以燕乃列国之名,不当为京师号,遂改为圣都路。
天德三年,始图上燕城宫室制度,三月,命张浩等增广燕城。城门十三,东曰施仁、曰宣曜、曰阳春,南曰景风、曰丰宜、曰端礼,西曰丽泽、曰颢华、曰彰义,北曰会城、曰通元、曰崇智、曰光泰。浩等取真定府潭园材木,营建宫室及凉位十六。应天门十一楹,左右有楼门,内有左、右翔龙门,及日华、月华门,前殿曰泰安,左、右掖门,内殿东廊曰敷德门。大安殿之东北为东宫,正北列三门,中曰粹英,为寿康宫,母后所居也,西曰会通门,门北曰承明门,又北曰昭庆门。东曰集禧门,尚书省在其外,其东西门左、右嘉会门也,门有二楼,大安殿后门之后也。其北曰宣明门,则常朝后殿门也。北曰仁政门,傍为朵殿,朵殿上为两高楼,曰东、西上閤门,内有仁政殿,常朝之所也。宫城之前廊,东西各二百馀间,分为三节,节为一门。将至宫城,东西转各有廊百许间,驰道尔傍植柳,廊脊覆碧瓦,宫阙殿门则纯用碧瓦。应天门旧名通天门,大定五年更。七年改福寿殿曰寿安宫。明昌五年复以隆庆宫为东宫,慈训殿为承华殿,承华殿者,皇太子所居之东宫也。泰和殿,泰和二年更名庆宁殿。又有崇庆殿。鱼藻池、瑶池殿位,贞元元年建。有神龙殿,又有观会亭。又有安仁殿、隆德殿、临芳殿。皇统元年有元和殿。有常武殿,有广武殿。为击毬、习射之所。京城北离宫有大宁宫,大定十九年建,后更为宁寿,又更为寿安,明昌二年更为万宁宫。琼林苑有横翠殿。宁德宫西园有瑶光台,又有琼华岛,又有瑶光楼。皇统元年有宣和门。正隆二年有宣华门,又有撒合门。

《金图经》:亮欲都燕,遣画工写京师宫室制度,阔狭修短,尽以授之左相张浩辈按图修之。城之四围九里三十步。自天津桥之门北曰宣阳门,门分三,中绘一龙,两偏绘一凤,用金镀铜实之。中门常不开,惟车驾出入。两边分双只日开。两楼曰文曰武,自文转东曰来宁馆,自武转西曰会同馆,二馆皆为本朝使设也。正北曰千步廊,东西对两廊之半,各有偏门,向东曰太庙,向西曰尚书省。通天门观高八丈,门五,饰以金钉。东西相去里馀,又设一门,左曰左掖,右曰右掖。南城之正东曰宣华,正西曰玉华,北曰拱宸门。内殿凡九重,殿三十有六,门閤倍之。正中位曰皇帝正位,后曰皇后正位。位之东曰内省,西曰十六位,乃妃嫔所居之地也。西出玉华门,为同乐园,瑶池、蓬瀛、杏林尽在是。
宣宗迁都于南京。
《金史·宣宗本纪》:贞祐三年夏四月乙卯,尚书省奏巡幸南京,诏从之。五月乙亥,上南迁诏告国内。太学生赵昉等上章极论利害,以大计已定,不能中止,皆慰谕而遣之。诣原庙奉辞。戊寅,将发,雨,不果行。以南京留守仆散瑞等尝请临幸,及行,先诏谕之。壬午,车驾发中都。秋七月,车驾至南京。
《地理志》:南京路,国初曰汴京,贞元元年更号南京。
都城门十四,曰开阳,曰宣仁,曰安利,曰平化。曰通远,曰宜照,曰利川,曰崇德,曰迎秋,曰广泽,曰顺义,曰迎朔,曰顺常,曰广智。官城门,南门外曰南薰,南薰北新城门曰丰宜,桥曰龙津桥,北门曰丹凤,其门三。丹凤北曰丹桥,桥少北曰文武楼,遵御路而北横街也。东曰太庙,西曰郊社,正北曰承天门,其门五,双阙前引,东曰登闻检院,西曰登闻鼓院。检院东曰左掖门,门南曰待漏院。鼓院西曰右掖门,门南曰都堂。直承天门北曰大庆门,门东曰日精
门,又东曰左升平门。大庆门西曰月华门,又西曰右升平门。正殿曰大庆殿,前有龙墀,又南有丹墀,东庑曰嘉福楼,西庑曰嘉瑞楼。大庆后曰德仪殿。殿东曰左升龙门,西曰右升龙门。正门曰隆德,内有隆德殿,有萧墙,有丹墀。隆德殿左曰东上閤门,右曰西上閤门,皆南向。鼓楼在东,钟楼在西。隆德之次曰仁安门、仁安殿,东则内侍局,又东曰近侍局,又东则严祗门,宫中则称曰撒合门,少南曰东楼,则授除楼也。西曰西楼。仁安之次曰纯和殿,正寝也。纯和西曰雪香亭,亭北则后妃位也,有楼,楼西曰琼香亭,亭西曰凉位,有楼,楼北少西曰玉清殿。纯和之次曰福宁殿,殿后曰苑门,内曰仁智殿,有二太湖石,左曰敷锡神运万岁峰,右曰玉京独秀太平岩,殿曰山庄,其西南曰翠微閤。苑门东曰仙韶院,院北曰翠峰,峰之洞曰大涤涌翠,东连长生殿,又东曰涌金殿,又东曰蓬莱殿。长生西曰浮玉殿,又西曰瀛洲殿。长生殿南曰阅武殿,又南曰内藏库。严祗门东曰尚食局,又东曰宣徽院,院北曰御药院,又北右藏库,东则左藏库。宣徽院东曰点检司,司北曰秘书监,又北曰学士院,又北曰谏院,又北曰武器署。点检司南曰仪銮局,又南曰尚辇局。宣徽院南曰拱卫司,又南曰尚衣局。其南为繁禧门,又南曰安泰门,门与左升龙门相直。东寿圣宫,两宫太后位也,本明俊殿,试进士之所。宫北曰徽音院,又北曰燕寿殿,殿垣后少西曰振肃卫司,东曰中卫尉司。仪銮局东曰小东华门,更漏在焉。中尉卫司东曰祗肃门,少东南曰将军司。徽音、寿圣东曰太后苑,苑殿曰庆春,与燕寿殿并。小东华与正东华门对。东华门内正北尚局,其西北曰临武殿。在掖门北,尚食局南曰宫苑司。其西北尚酝局、汤药局。侍仪司少西曰符宝局、器物局,又西则撒合门也。嘉瑞楼西曰三庙,正殿曰德昌,东曰文昭,西曰光兴。德昌后,宣宗庙也。宫西门曰西华,与东华相直,北门曰安贞。

太祖都和林。
《元史·太祖本纪》不载。
《地理志》:和宁路,始名和林,以西有哈剌和林河,因以名城。太祖十五年,定河北诸郡,建都于此。初立元昌路,后改转运和林使司,前后五朝都焉。
太宗乙未年,城和林,作万安宫。丁酉,治迦坚茶寒殿,在和林北七十馀里。戊戌,营图苏胡迎驾殿,去和林城三十馀里。
世祖都大都。
《元史·世祖本纪》:至元元年八月乙卯,诏改燕京为中都,其大兴府仍旧。九年二月壬辰,改中都为大都。按《地理志》:大都路,唐幽州范阳郡。辽改燕京。金迁都,为大兴府。元太祖十年,克燕,初为燕京路,总管大兴府。太宗七年,置版籍。世祖至元元年,中书省臣言:开平府阙庭所在,加号上都,燕京分立省部,亦乞正名。遂改中都,其大兴府仍旧。四年,始于中都之东北置今城而迁都焉。九年,改大都。十九年,置留守司。二十一年,置大都路总管府。
《刘秉忠传》:初,帝以燕为中都。四年,又命秉忠筑中都城,始建宗庙宫室。八年,奏建国号曰大元,而以中都为大都。
《春明梦馀录》:元世祖问刘秉忠曰:今之定都,惟上都、大都耳。何处最佳。秉忠曰:上都国祚短民风淳,大都国祚长民风淫。遂定都燕之计。

太祖都应天。
《昭代典则》:洪武二年,上召诸老臣,问以建都之地。或言关中险固,金城天府之国。或言洛阳天地之中,四方朝贡道里适均,汴梁亦宋之旧京。又或言北平元之宫室完备,就之可省民力。上曰:所言皆善,惟时有不同耳。长安、洛阳、汴京,实周、秦、汉、魏、唐、宋所建国。但平定之初,民未苏息,朕若建都于彼,供给力役悉资江南,重劳其民。若就北平,要之宫室不能无更,亦未易也。今建业,长江天堑龙蟠虎踞,江南形胜之地,真足以立国。临濠则前江后淮,以险可恃,以水可漕,朕欲以为中都,何如。群臣称善。至是,始命有司建置城池宫阙,如京师之制焉。
《江宁府志》:明太祖于元至正丙申三月,取集庆路。戊申,混一海内。改路为应天府,大建城阙。考诸都城之域,惟南门大西水西三门因旧,更名聚宝、石城、三山。自旧东门处截壕为城。沿淮水北崇礼乡地,开拓八里,增建南出者二门,曰通济、正阳。自正阳以东而北,建东出者一门,曰朝阳。自钟山之麓,由龙广山围绕而西抵覆舟山,建北门曰太平。又西据覆舟山、鸡鸣山、缘湖水以北,至直渎山而西八里,又建北出者二门,曰神策、金川。自金川北,绕狮子山于内雉堞,东西相向亦建二门,曰钟阜、仪凤。自仪凤迤𨓦而南,建定淮、清凉二门,以接旧西门。而周门西出者五,由聚宝北至金川、神策,比通济、正阳,至太平之南北倍之。由朝阳至石城、三山,比定淮至神策之东城、三山水门,至通济水门之东西,亦倍之。东尽钟山之南冈,北据山控湖,西阻石头,南临聚宝,贯秦淮于内外,横缩屈曲,计周九十六里。外郭西北据山带江,东南阻山控野,辟十有六门。东五曰姚坊、仙鹤、麒麟、沧波、高桥,南七曰上方、夹冈、双桥、凤台、驯象、大安德、小安德,西一曰江东,北三曰佛宁、上元、观音,周一百八十里。
成祖都北京。
《成祖实录》:永乐元年正月,礼部尚书李至刚等言:自昔帝王或起布衣,平定天下;或由外藩,入承大统。其于肇迹之地,皆有升崇。窃见北平布政司,实皇上承运兴王之地,宜遵太祖高皇帝中都之制,立为京都。制曰:可。其以北平为北京。
十四年十一月,复诏群臣议营建北京。先是,车驾至自北京。工部奏请择日兴工,上以营建事重,乃命文武群臣复议。于是,公、侯、伯、五军都督及在京都指挥等官上疏曰:臣等切惟北京河山巩固,水甘土厚,民俗淳朴,物产丰富,诚天府之国,帝王之都也。皇上营建北京,为子孙帝王万世之业。比年车驾巡狩,四海会同,人心协和,嘉瑞骈集,天运维新实兆于此。矧河道疏通,漕运日广,商贾辐辏,财货充盈,良材巨木已集京师,天下军民乐于趋事,揆之天时,察之人事,诚所当为而不可缓。伏乞上顺天心,下从人望,早敕所司兴工营建,天下幸甚。六部都察院、大理寺、通政司、太常寺等衙门、尚书都御史等官复上疏曰:伏惟北京,圣上龙兴之地。北枕居庸,西峙太行,东连山海,南俯中原,沃野千里,山川形胜,诚帝王万世之都。昔太祖高皇帝削平海宇,以其地分封,陛下诚有待于今日。陛下嗣太祖之位,即位之初尝升为北京,而宫殿未建,文武群臣合词奏请,已蒙俞允。所司抡材川广,官民乐于趋事,长材大木,不劳而集。比年圣驾巡狩,万国来同,民物阜成,祯祥协应,天意人心,昭然可见。然陛下重于劳民,延缓至今,臣等切惟宗社大计,正陛下当为之时。况今漕运已通,储蓄充溢,材用具备,军民一心,营建之辰,天实启之。伏乞早赐圣断,敕所司择日兴工,以成国家悠久之计,以副臣民之望。上从之。
北京营建,凡庙社、郊祀、坛场、宫殿、门阙,规制悉如南京,而高敞壮丽过之。复于皇城东南建皇太孙宫,东安门外建十五邸,通为屋八千三百五十楹。自永乐十五年六月兴工,至十八年冬告成。诏曰:开基创业,兴王之本为先;继体守成,经国之宜尤重。昔朕皇考太祖高皇帝受天明命,建都江左,以肇邦基。肆朕缵承大统,惟怀永图,眷兹北京,实为都会。地势雄伟,山川巩固,四方万国,道里适均。惟天意之所属,实卜筮之攸同。乃仿古制徇舆情,立两京,置郊社宗庙,创建宫室。上以绍皇考太祖高皇帝之先志,下以开子孙万世之弘规。且于巡狩驻守,实有便焉。爰自营建以来,天下军民乐于趋事,天人协赞,景贶骈臻。今工已告成,选十九年正月朔旦,御奉天殿朝百官,诞新治理用,致雍熙于戏。天地清宁,衍宗社万年之福。山河绥靖,隆古今全盛之基。乃命礼部正北京为京师,不称行在。
《旧京遗事》:京师大城一重周四十五里,九门,城周正如印、南正阳、崇文、宣武,东朝阳、东直,西阜成、西直,北德胜、安定。大城内为皇城,皇城六门大明南向直正阳门,东安直朝阳门,西安直阜成门,北安当德胜门。大明东转长安左门,西转长安右门,于京城正中。皇城内树色菁葱,罘罳金雀,人骑马上可望也。城外红铺七十二,禁军守之。皇城内为宫城,八门:正南第一重曰承天之门,二重曰端门,三重曰午门,午门魏阙分焉,曰左掖门、右掖门,正南有五门也。东曰东华,西曰西华,北曰元武,周回红铺三十六,亦禁军守之。城河绕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