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济南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二百六卷目录

 济南府部艺文二
  游龙洞记        明杨衍嗣
  游龙洞记         亢思谦
  登千佛山记        樊献科
  游大佛山记         前人
  游济南大明湖记       李裕
  仙灯记          张延登
  翔凤庵记          前人
  兔柴记           前人
  白兔公记          前人
  挹翠亭雪游记        前人
  黉山赋           前人
 济南府部艺文三〈诗〉
  丘陵歌          周孔子
  梁父吟         汉诸葛亮
  驱车篇          魏曹植
  泰山吟          晋陆机
  梁父吟           前人
  泰山吟         宋谢灵运
  梁父吟          梁沈约
  陪李北海宴历下亭     唐杜甫
  又同李太守登历下古城员外新亭
                前人
  㟙山湖           前人
  望岳            前人
  陪从祖济南太守泛鹊山湖三首 李白
  追咏游华不注        前人
  游泰山六首         前人
  古泉驿           张说
  历下亭           李邕
  灵岩西入石路       刘长卿
  题灵岩诸峰         钱起
  灵岩寺          宋苏轼
  前题            苏辙
  前题           王安石
  水香亭           曾巩
  北渚亭           前人
  登华不注          前人
  环碧亭           前人
  静化堂           前人
  㟙山亭           前人
  游金牛山        元张起岩
  趵突泉          赵孟頫
  祷雨龙洞山         前人
  题五峰山         杜止轩
  汉柏            王恽
  游华不注         张养浩
  登会波楼          前人
  桃花峪           张志
  大堆山          明高誉
  游苍龙峡         司守道
  新甫山怀古        王应修
  过女郎墓         白南金
  秋杪登长白山       刘一相
  神通寺          李攀龙
  大佛寺           前人
  玉泉寺           前人
  寿圣院           前人
  酬张转运龙洞山之作     前人
  与转运诸公登华不注绝顶   前人
  过吴子玉函山草堂      前人
  九日登千佛山寺       边贡
  又             前人
  游龙洞山          前人
  又             前人
  又             前人
  大明湖           前人
  白云亭次韵         前人
  泛湖北抵华不注夜归     前人
  大佛山           刘敕
  九日于麟招登四里山    许邦才
  登岳四首         王守仁
  夜至高唐         李时勉
  过德州           许谷
  洸水            赵弼
  游趵突泉          王弼
  超然台          谢肇浙
  登安平谯楼         前人

职方典第二百六卷

济南府部艺文二

《游龙洞记》明·杨衍嗣

去历下而东三十里,有山曰锦屏。层岩矗汉,环列如屏。非绣非绘,五色交辉。每遇二三月间,桃花迷径,旭日朝升,而设色尤奇,故济南八景,以此为锦屏春晓。云岩之列于东者,高数百尺。岩半为,窦之中有石瓮二。非奋飞而上者,不能窥凿。而置之者,其何人焉。或曰仙人为之,然亦不解其何谓也。岩之列于西南者,中空为洞。洞虽在岩下,然去地数丈馀,即俗所谓龙洞也。洞中如旋螺,或大或小,或高或低,或阔或狭,炬行半里许,渐宏厂有光,壁间石理,自成调御之形,面貌服饰,妙夺人工,疑有神工鬼斧雕镂于其间也。循仄径而下,有亭翼然,在北岩下。岩之列于北者,有石梁如虹飞,度两峰之间。西北一峰,亭亭独秀,加以轻霞残照,翠烟乍留,俨然宝髻之映锦屏间也。三峰而北,山益峻,境愈幽,转折而西,青壁斗绝,其下平广如簟,可坐卧数十人。洞之西北,有潭幽幽者,曰黑龙。有潭浑浑者,曰黄龙,有潭渊渊者,曰五龙。临其上者,无不肌栗发竖。有戏以石子掷潭中者,水辄壁立。昔两台使祷雨其上,矢石以激龙之怒也,返未中道,雨雹骤至,避匿一民舍中,始免。山之寺曰圣寿院,历晋魏唐宋来,为名刹,其镌咏于石上,尚斑斑遍岩谷间,自祲岁来,始失其旧,无复昔日之盛矣。天启五年三月己未,余与同志之友十二人而往游焉。是日也,四际无云,暖风初布,桃花半落,野花正芳。白袷而蹇,红妆而骏者,错于途,于是穿云谷,度林樾者,久之然后抵锦屏。乃复离朋散伍,竞探幽胜。或奕于洞,或饮于亭,或盘桓于回溪怪石之间,或吟眺于绝峤平峦之上,无不各尽其兴而返。顷之,阴云半合,微雨渐零,天且暮而无复之也,方饮而醉,醉而相枕,以卧及次。晓则烟雨苍茫,峰峦缥缈,但知彼为景中之画,顿忘我为画中人也。其一种山容水意,又乌足为俗士道哉。嗟乎。人生上寿所见春光,止七十耳。其中之婴童衰惫,疾痛烦恼,既夺其半,其馀非忧非病之时,又复目眯尘沙,神疲计算,求此一日之乐,不可得也。是以右军之于兰亭,子敬之于会稽,东坡之于金山,不过因其一日游,遂尔名动四夷,韵高千古。二三同志,负清旷之致,而结此一日山水缘,其亦无愧于古人矣。因为龙洞记。

《游龙洞记》亢思谦

嘉靖壬戌夏六月,予以右史莅东藩,适左辖位虚,诸务纷乱,故闻山东通志纪载典实颇详,取而读焉。字漫漶莫可解,乃购善本较雠而新之,三阅月告成事。见张文忠公纪游龙洞濒殆甚心骇焉。然文忠善信士,必不妄开一语。臬司省吾雷公体道不惑,颇疑文忠语不谓然。季秋十三日,乃偕约司徒郎南海黄公可,大宪副上党李公敏。德安成刘公旬戎帅仁和周君嶅。淮阴刘君焕,往探焉。是日,晨曦杲杲出城,云阴渐合,途中微雨沾衣。未至洞五里,而渐大近洞,雨止,乃抠衣,鱼贯而上,鸟道萦纡,殆数十仞。屡憩始能至洞口殊峻,拔入,即宽广可容数十人。四壁皆诸佛像,盖皆天成者。布席饮数巡,召山僧问之,则云东南有穴不甚远,惟西洞深窈,即文忠所记也。雷公拉黄公,秉炬行。余力挽之,不能止。未食顷,达洞口,遣吏来报。余乃行其高者,可仰卑者,仅伛偻而已,殊无苦,较记所称大异。既见群公,相与叹曰:不如无书,古之人殆谓是耶。将文忠危言之为好游者戒耶。抑陵谷移易,时异而境殊耶。将后人以文忠之记。而辟治之耶。下至禅堂,天宇开霁,高峰四合,若无境可通。而幽谷层峦,穷之莫既。时霜初下,枫叶如丹,不见人迹,古所谓桃源天台,未知较此何如也。归途雨,又至登白云洞,复晴,返炤射空,景色万状,岂山祗川若亦显示神奇,为诸壑增胜耶。因复自念曰:躬造其域,则万境皆融,理得其真,则众言莫眩,兹游吾有所悟焉。归而秉烛记之。

《登千佛山记》樊献科

予来济南之三月,居臬署中。望城南有山翼然者,千佛山也。山去城仅六七里,七月七日,古桥宋君邀饮演武场。场与山复迩,予时先往,亟命舆登山,历石涧,循香积院右转,盖盘陟三四折,始至山巅。巅岩凿佛像,大小不可胜计,故名千佛山云。山多枣树,方累累如垂珠,而蝉声如曳缕不绝。近岩下,石洞奥窔,中有池深丈许,碧不可测,游人多饮而甘之。洞口有门,题曰龙泉洞。洞之前为对华亭,盖与华不注山相向也。亭之东为大佛山,奇袤而右为茂陵山,亭之西为鹊山,乃扁鹊旧迹,复迤逦为药山,阳起石产焉。自药山而南为匡山,隐隐隆隆,复环接千佛山之左,而济南城当其中。予乃坐对华亭,命酌而歌。既而,俯瞰城中,有若池荷浮碧者数处,盖碧琉璃瓦掩映,乃德王诸宫殿也。稍后,有若铺红闪日者,仅一隙,孔子宫墙也。馀见草树微茫,烟云蔽野,而城中官舍室庐,殆蚁穴哉。予窃叹兹山之高,不过数百丈,而下视城中已若是。设真仙从半空中视之,则不啻秋毫矣。世人顾多怩怩尘壤间,日悚意骈颜于得失利害之冲,岂非争雄蚁穴,竞锐秋毫哉。

《游大佛山记》前人

大佛山去千佛山几五里,予以中秋爽气,邀比部平君与朱宋二大夫,饮于大佛山之巅。中为开元寺,建宋景祐间。寺趾湫隘,顾四山如抱,石势㟏岈,藤萝森翠,仅西一隙通人境,宜隐者居也。寺北为大石岩,凿洞,上下为二石室,儒生读书其中。稍东,沿石壁下,架草为檐,而寺之。庖湢诸器,具咸置石窍间。复数步许,即壁,上凿佛像高二丈馀,傍有石池泓漾,为僧人洗钵处。西转即寺殿,殿之前多古树,浓阴可憩。宋大夫即树下,布席为局饮。饮罢南行,为石径,垣列巉石,多诗记苔藓,不可读。仰崖上峻削稍凹,为洞天。朱大夫曰:是宜远而眺。遂索梯援蹑,平君先蹑,遂次而蹑,蹑草树间,辄席地趺坐,令歌者蹲岩下,而歌声顾在树杪矣。西觑千佛山如屏几,落照烟霞,参横谷口,舒啸相酬饮。复梯而下,下有石池,特深阔丈许,水淙淙石缝中,名甘露泉。色澄彻,可鉴须眉。予独挹巨觥,吸之,冷冽彻肺腑。又东行十数步,有石窟如井,深百尺许,初窥之黝窈沉沉已,乃冉冉有光,极底见泉穴荡漾如涌涛,盖泉石激地洞中,微与日影争闪烁云已。复西向舁舆,倒折而下,日方晡,遂灯行涧中。视山岩大石像数处,即俗称大佛头山也,无何月悬山脊,林莽豁然,视华不注诸山,蜿蜒联络,而崇冈旷野,咸在览中。予复令吏亟爇火供饮,时漏下二鼓矣。

《游济南大明湖记》李裕

济南面高山,其地低洼,有七十二名泉。皆散流,汇为大明湖。由北水门注于济,萦迂东流数百里,达于海湖,占城内地三之一。延亘长堤,堤傍多柳,堤上跨七桥,以通诸泉之流泄,棋布于中,若洲若渚,若沚若溆者,以百数,为历下胜概。余至济南阅四载,未获览湖上之胜。成化己丑,左长史屈公天锡,新构轩于湖北之湄。其夏,邀余与叶公拱宸,郑公德聚,刘公行恕,董公国器,张公鸣玉,吴公大禄至轩,临清以嬉。汎览湖上,水光映天,澄鲜一碧,属玉水鸮,浮游而先后洲渚间。崇林茂柳,输幽呈秀,空翠轻烟,舒敛异状,诚为佳致。于时主宾献酢,交相酬酌,情思甚畅。天锡命仆舣三舟于水涯,起席曰:值兹繁华佳景,是湖不可不游。余八人登舟列坐,命歌童三五,载小舟前导,庖丁铛釜之类,后舟随之。举棹停桡,随流曲折,悠漾柳阴中,遇奇处,即维舟,取鱼果蔬莲菱之品,随折随供。而丝竹管弦之声,洋洋盈耳。效郑公捲荷叶作碧筒杯,流饮无算。时清风徐至,荷香袭人心凝形释,与万物冥会,恍若身在阆苑蓬莱间。遂循南岸至历下,环波,水香三亭,亭瞰湖滨,宋曾子固知齐州重建,今湮圮基存。余与拱宸辈,深叹古人之乐事,四百年来无一人继曾后而新之者。比日将申,舟由北岸,复至轩下,饮茗。天锡复携具,偕余辈登北门城楼。启窗四顾,其泰山绵亘百里,重叠而南拱,华不注峰虎牙杰立于其东,鹊药诸山,环抱于西北。俯视白云巨合诸水,皆在阶所下而东兖登莱数州之土壤,俱在望中。济南山川形势,亦雄矣哉。时主宾皆醉,日已西坠,嗟夫佳山秀水,皆天作而地成之,无处无之。是以贤人达士雅好者,随所遇而穷探远索,于山谷草莽间,得胜即为台为亭,为池沼。游览而品题之,然后得美名而传之后世。若永之石城诸山,钴鉧诸泉,不见遇于宗元,滁之琅琊之秀,酿泉之美,不见称于永叔,终芜没于空山荒野,人孰得而知耶。是湖子固昔尝游之,题品载于郡志,自时厥后,寥寥无闻。今余因天锡邀,始得偕同志者,周览一湖之胜,以舒郁滞之怀,乃余之深幸。而湖之名益增重。虽然,余与诸公皆膺民,社之寄一赏而足,奚可耽游废务,如山简习家池,惟知酩酊倒载,而归以犯荒佚之戒乎。

《仙灯记》张延登

会仙山在邹平西南十五里。旧传月重三,有仙灯见金母祠前,先祖封吏部郎叠峰翁曾见之。庚申春,余自京请沐归,道人陈六吉来谓曰:仙灯近年数见,兹维其时,盍往观之。遂约友人同往。时桃杏花盛开,烂灼山谷,士女裹粮,不绝日夕。至山前翠微之上书堂小憩,度漏下可二鼓,出祠后半里,露坐候望。时四野昏黯,狂飔忽作。道人曰:风伯戒涂,灯兆也。良久无所睹。余意倦,欲返,一僧忽呼佛曰:彼非灯乎。余瞥视,则见一灯,色如白镠,自西向东,去山不二尺许。飘渺行如人导者。已悬空,如月,渐如星而没。方共称异。友人噱呼曰:西南雾中红莲花现。余错愕不及视,叹咤间,忽见谷口烂烂如列星。无何,山顶放大光明,高千馀丈,萤红吐燄,朱烬煇煇,千枝万叶,缨络如幢幡,如羃如屏,合而忽迸,非烟非云。烛龙吐照,翳阳复旭,莫得而名状之矣。从人诵佛,山谷响答,咫尺身在蓬瀛,不知奇遇之至是也。次早,山上道士至云,山顶百馀人见山南灯,及问以山顶灯,不知也。盖山上人身处灯中,不自见,正如余处山下,又不能见山南灯也。如意宝珠,四面满光,随人照取耳。余考传记。蛾眉山中,天晴云涌,银涛五采如轮,谓之佛现。夜半有光,熠熠来自天际,谓之圣灯,岂其是耶。然竟不知其何理。友人曰:揖金母,拜木公,人不识,惟张子房知之。余逊谢,因图而为之记。

《翔凤庵记》前人

邹平西南三十五里,有山曰凤凰,长白之支也。中有迦谷最胜。丁酉秋,余有阳丘之役,始闻之,土人欣然往游焉。斜行曲径,由石磴而上,巨石中矗如堵,傍有泉,清冽可嗜。入益轩朗,望华不注,隐如翠髻,中为佛宇。时新饰赭垩,前古楸二鳞,皴荫葳蕤。然左僧舍尤阒密可憩,深林雉鸣,寂无人声。至夕,星辰历历,长河半落檐前。因呼酒与僧谈空话偈,觉尘痾一时都尽。僧曰:吾檀越也,请记之。余约再往,未果。因叹世人日为俗事忙过,欧阳永叔所谓比其汲汲,得遂其志,非老则病,良可悼息,如此。山去邑非几由旬也,余道经其下,不知凡几,将不能一往往矣,即不能再况。慕向平五岳之游,效季仁生平三愿乎。余生性疏旷,羁绁世缔,于人情浓艳处,每幻泡视之。独此一段烟霞,膏肓不可疗,而尘劫未了,身当再绾邑绶矣。昔人云:今日视此虽近,邈若河山。此山有灵,不更烦移文哉。庵创自嘉靖初年,日久颓坏。僧祖兴苦募重修,求易今额,僧颇知禅理,余故悦而许之。

《兔柴记》前人

黄山度长白敦丘耳,山南来尽处也,县城枕焉。中有巨壑如霤,霤上得坪,不足二耜之𤰝,而旁多佳树焉。以其迫于城市,徒为牧竖所狎。时万历戊戌春,余偕友人郊行于此,有兔骇草中,倏而上,迹之正当坪中。余曰:此吉地也。从土人雠得之,乃疏土出石,即坪中,凿为洞。先君子中丞公谓洞广不容膝,而窟窅狭邃。出眺,则万井鳞次,北原之野色都尽。因命曰:超然。左缘石径而登,为小亭,覆洞列嶂,周环如负屏,前施小槛可坐。余署曰:挹翠亭。迤西不数武,得坂周丈,搆室一楹,中供大士像。余每来辄趺坐屋内,稍汰尘浊,名曰问偈山房。西望,则九龙、会仙、诸胜,列峰弄碧,若与此山竞秀,曰西佳,外周门垒石为垣。蹑磐上,得大石垂揭如厂,上平衍,可罗坐胡床八九。五仙指参差,森隐可辨,曰佛脚石。磐下傍垣建小坊,仄峭不容行,友人刘稚颇喜其地阒寂,颜曰:似古山房之背。馀地陡削,乃诛茆,于房左右翼为斗室。自亭左飞桥以渡,缥缈垲爽,白云盈盼。同年,友石伯成曾游其地,留题曰宿云洞,东再得隙地方广,出大霤上,乃甃砖石刱楼一楹,正与会仙峰相望。

《白兔公记》前人

余营黄山翠微坪,曰兔柴,取意偶然云耳。庚午秋,自浙回静居,寄清小园。閒阅唐韩翃送齐山人归长白山诗,有旧事仙人白兔公之句,复心动,因细查诗注,云:一统志载,长白山又名会仙山,白兔仙居此,乃大欢喜,曰兔柴之名,其天授乎。而详实尚无据。辛未春,寓金陵,偶出谒客,入画士雷姓者,中堂见壁上画二仙像,一草衣手握茯苓,一黄冠手执杖,傍一兔。急呼问之,对曰:草衣者赤松子雨师,汉张良愿从游者。黄冠,白兔仙也,彭祖弟子,事吐纳之术,得长生,常乘飞兔。见神仙交感传。余惊喜益甚,查记事珠亦云,白兔子与赤松子,同时为师弟。余肃礼虔心,乞画二像,装潢以归。夫神仙之迹,原荒幻不可深考,但兔柴创于三十年之前,仙像获于三十年之远,无心而合,若符契则奇缘矣。乃复祀白兔公像于洞中,答斯灵异。

《挹翠亭雪游记》前人

元夕张灯遗俗,固然,自初十后,灯事始矣。乙亥冬,无雪。至是,雪庭砌皆满。十一日,晨起登小楼俯瞷,万瓦鳞鳞皆白,犹以垣碍不能快观。意将出郊一看,童子请止,强作解事,语曰:雪中宜楼宜暖阁,郊外寒甚冻人。柰何余不听,携茗碗酒具,步出东郊,至黄山挹翠亭。一望平原皎然无际,空中片片缤纷乱坠,又为微风所搅,乍翻乍起,如回如潆,大似作态,以媚游人。嗟嗟如此旷观,不至不见,宜楼宜暖阁,几何不以此言误耶。因大叫快哉,不辍雪意益复飞舞飘漾,与人意竞。亭前池冰将解,为雪花所荡,冷凝洞彻,作玻璃光。池外则石岩层层,叠嶂复岭,不啻玉嵌玲珑矣。今年岁前立春,柳色毵毵,新黄欲绽,忽为琼蕊妆缀,正如小蛮初学舞时。纤腰乍弯,娿娜轻盈,粉颊皓裳,素艳撩人,真是天地尤物。若以浓桃繁李配之,未免脂粉气,不其辱哉。于时静对良久,人境俱寂。因命童子取阶上净雪,溶铛中,煮峒山茶,啜尽二三瓯。一派清思,往来心目间,俨然坐冰壶而饮沆瀣,不觉喉吻皆润,骨体欲仙。此中恍若有会,急需一人与之语,而不可得,遥望前林,苍松翠柏,中隐露绛红色,巧为点染,一幅好画。熟视乃被毡策蹇而来者,至则季习李生也。取酒嚼梅花二卮,同蹈雪虎岩上,寒不可禁,乃归。归至世掬堂,红屏围座,烧烛轰饮,试看雪里灯,光景又何如也。

《黉山赋》前人

繄协洽之入岁,选嘉月之已周。喟烦嚣之颓景,忽遐想以起游。晞黉山之岝岭,思凌凭以摅忧。于乃呼仆诇友,𩐋臛胲。羞借燧长,离求斤蓐。收捃戴,胜假鲙冯修。网鳐魮于渤海,贳醹醥于青州。乃乃釴,载歌载讴。祈析木以驱尘,前萃履使清流。初周迥以,继〈阙〉而疑犹。怅青萝之掩日,怪芳草之迷丘。足儃佪而,意凌竞而迟留。睽途三剧,步道九馗。嵬𡾊𡾰嵼,若散若收。势连坱莽,声杂嘲啁。主人徐乃攐衣捆样,乍伏乍升,援攀趢趗,迤逦陵乘。九逵既达,万象斯徵。其山则嶛屹㠔,峣峗崖岖。岑巇霄际,郁岪云衢。回飙返电,障朏迟旴。巨灵为之缩手,夸娥仰而长吁。其岩崖则谽谺嶒,盘礡嶙峋,深投辍响,视绝垠。却步独行者示勇,弯弓半蹑者称神。其涧谷则淋淋淅淅,溭溭浪浪,澄瀺澹泞,浕涢汧瀼。纤蟹丛游乎濎濙,巨石偃卧其中央。其草则唐蘻乌足,藿蒚蛇菹。葥翟齧荐,㡭藚茅茹。断魖石,斮蝮庵䕡。其木则遵枌栘栲,荣旄樲棘。接虑棠壶,荆终棣棫。避鸟横埼,来汞矗崱。夭夭赤扈,萧萧青屴。其台殿则崛岉峥嵘,轇葛延圞。万楹瀖漼,兆题巑岏。蕖台巍其云竦,兰若灿其星攒。金彫赫弈,彤采斑斓。惕鹑咮,俾啴嗄。俯斗柄其搫,负虚危而却转。抗羲和,使骇观。下则疏渠引溜。浇复沄瀯,㴸砯淢,潎洌澎渹。倒长防而百折,潢滀漯其无声。倏焉一次,百畛皆盈。圃渗淫其长雨,禾而再荣。客𠷣抱瓮之拙,僧微引竹之争。至若峦蹄水翼,洞蝠泽蝾。山精号啸,野怪狰狞。仙峰揭嵲其东拱,凤岭翕霍而西迎,泊水浺瀜以北绕,胡山嵾其南平。健鹘攫巅而厉翮,苍鷻破麓以遥征。青要娥而媻嬥,绿华游驾以窥竀。郑子妍羲以遁汉,伏生抱典而逃嬴。去来吹笙之子晋,往旋飞锡之应贞。壶岭方其可仰,神瀵泄而弥清。纷千奇而百异,浩茫昧而难名。主人于是周历垌皋,徘徊菌草,徐步长林。回瞻远道,濯缨醴泉,承衿涧藻。乍偲悚以慄,将趋禋乎范老。始以韬虔,旋趠本以奔造。庖命丁牙,忱矢冥昊。酌醳持膷,陈樽荐簝。景山水之高长,忳怛忉而草恅。畴忧时之微志兮,乃先生之遘时。介余生之后辰兮,心懔悷而增悲。恁先达之懿则兮,曰后天下而乐之。允鸿勋其昭灼兮,复遗编而恂知。耿余心之怦慒兮,趥逸迹而追驰。馨黍稷以羞灵兮,羌百跽以陈词。苟先生之鉴余分,神陟降其来斯。于时文峰敛碧,书带卷英。光寒金窟,翠冷齑茎。文雉翔风而出没,弘钟触石以铿鍧。洋洋格享,翼翼亨明。依微绮疏,闪烁丹楹。天空霞落,气爽风轻。皇皇既举,欣欣报祯。乃彻馀惠,招益友,嘾盘餈,釂卮酒。饫酩酣,蹩躠陵阜。爰遵旧猷欢歌先后歌曰:瞻彼峘山云泱泱兮,滥泉波潏流汤汤兮。骧栋嵯峨延曦光兮,丛薄缤纷鸟回翔兮,坦素歈游湛忧忘兮,饫粥尘金聊希芳兮。

济南府部艺文三〈诗〉

《丘陵歌》周孔子

登彼丘陵,峛崺其阪。仁道在迩,求之若远。遂迷不复,自婴屯蹇,喟然四顾。题彼泰山,郁碓其高。梁甫回连,枳棘充路,涉之无缘,将伐无柯。患滋蔓延,惟以永叹,涕霣潺湲。

《梁父吟》汉·诸葛亮

步出齐城门,遥望荡阴里。里中有三坟,累累正相似。问是谁家坟,田疆古冶子。力能排南山,文能绝地纪。一朝被谗言,二桃杀三士。谁能为此谋,相国齐晏子。

《驱车篇》魏·曹植

驱车挥驽马,东到奉高城。神哉彼泰山,五岳专其名。隆高贯云霓,嵯峨出太清。周流二六候,间置十二亭。上有涌醴泉,玉石扬华英。东北望吴野,西眺观日精。魂神所系属,逝者感斯征。王者以归天,效厥元功成。历代无不遵,礼记有品程。探策或长短,唯德享利贞。封者七十帝,轩皇元独灵。飧霞漱沆瀣,毛羽被身形。发举蹈虚廓,径庭升窈冥。同寿东父年,旷代永长生。

《泰山吟》晋·陆机

泰山一何高,迢迢造天庭。峻极周以远,层云郁冥冥。梁父亦有馆,蒿里亦有亭。幽涂延万鬼,神房集百灵。长吟泰山侧,慷慨激楚声。

《梁父吟》前人

玉衡既已骖,羲和若飞凌。四运循环转,寒暑自相承。冉冉年时暮,迢迢天路徵。招摇东北指,大火西南升。悲风无绝响,元云互相仍。丰冰凭川结,零露弥天凝。年命时相逝,庆云鲜克乘。履信多愆期,思顺焉足凭。忾忾临川响,非此孰为兴。哀吟梁甫巅,慷慨独抚膺。

《泰山吟》宋·谢灵运

岱宗秀维岳,崔崒刺云天。岝崿既崄巇,触石辄芊绵。登封瘗崇坛,降禅藏肃然。石闾何晻霭,明堂秘灵篇。

《梁父吟》梁·沈约

龙驾有驰策,日御无停阴。星籥亟回变,气化坐盈侵。寒光稍眇眇,秋塞日沉沉。高窗仄馀火,倾河驾腾参。飙风折暮草,惊箨陨层林。时云霭空远,渊水结清深。奔枢岂易纽,珠庭不可临。怀仁每多意,履顺孰能禁。露清一唯促,缓志且移心。高歌步梁父,叹绝有遗音。

《陪李北海宴历下亭》唐·杜甫

东藩驻皂盖,北渚凌清河。海右此亭古,济南名士多。云山已发兴,玉佩仍当歌。修竹不受暑,文流空涌波。蕴真惬所遇,落日将如何。贵贱俱物役,从公难重过。

《又同李太守登历下古城员外新亭》前人


新亭结搆罢,隐见清湖阴。迹藉台观旧,气溟海岳深。圆荷想自昔,遗堞感至今。芳宴此时具,哀丝千古心。主称寿尊客,筵秩宴北林。不阻蓬荜兴,得兼梁父吟。

《㟙山湖》前人

野亭逼湖水,歇马高林间。鼍吼风奔浪,鱼跳日映山。暂游阻词伯,却望怀青关。蔼蔼生云雾,惟应促驾还。

《望岳》前人

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灵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层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陪从祖济南太守泛鹊山湖三首》李白

初谓鹊山近,宁知湖水遥。此行殊访戴,自可缓归桡。湖阔数千里,湖光摇碧山。湖西正有月,独送李膺还。水入北湖去,舟从南浦回。遥看鹊山转,却似送人来。

《追咏游华不注》前人

昔我游齐都,登华不注峰。兹山何峻拔,录秀如芙蓉。潇洒古仙人,了知是赤松。借余一白鹿,自挟双青龙。含笑凌倒影,欣然愿相从。

《游泰山六首》前人

四月上泰山,石屏御道开。六龙过万壑,涧谷随萦回。马迹绕碧峰,于今满青苔。飞流洒绝巘,水急松声哀。北眺崿嶂奇,倾崖向东摧。洞门闭石扇,地低兴云雷。登高望蓬瀛,想象金银台。天门一长啸,万里清风来。玉女四五人,飘飖下九垓。含笑引素手,遗我流霞杯。稽首再拜之,自愧非仙才。旷然小宇宙,弃世何悠哉。清晓骑白鹿,直上天门山。山际逢羽人,方瞳好容颜。扪萝欲就语,却掩青云关。遗我鸟迹书,飘然落岩间。其字乃上古,读之了不闲。感此三叹息,从师方未还。平明登日观,举首开云关。精神四飞扬,如出天地间。黄河从西来,窈窕入远山。凭崖望八极,目尽长空闲。偶然值青童,绿发双云鬟。我晚学仙,蹉跎凋朱颜。踌躇忽不见,浩荡难追攀。
清斋三千日,裂素写道经。吟诵有所得,众神卫我形。云行信长风,飒若羽翼生。攀崖上日观,伏槛窥东溟。海色动远山,天鸡已先鸣。银台出倒景,白浪翻长鲸。安得不死药,高飞向蓬瀛。
日观东北倾,两崖夹双石。海水落眼前,天光摇空碧。千峰争攒聚,万壑绝凌历。缅彼鹤上仙,去无云中迹。长松如云汉,远望不盈尺。山花异人间,五月雪中白。终当遇安期,于此鍊玉液。
朝饮王母池,暝投天门阙。独抱绿绮琴,夜行清山间。山明月露白,夜静松风歇。仙人游碧峰,处处笙歌发。寂静娱清晖,玉真连翠微。想像鸾凤舞,飘飖龙虎衣。扪天摘匏瓜,恍惚不忆归。举手弄清浅,误攀织女机。明晨坐相失,但见五云飞。

《古泉驿》张说

昔闻陈仲子,守义辞三公。身赁妻织屦,业亦在其中。岂无穷贱苦,羞与倾巧同。长白临江上,于陵入齐东。我行吊遗迹,感叹石泉空。

《历下亭》李邕

吾宗固神秀,体物写谋方。泰山雄地理,巨浸渺云庄。高兴泊烦促,永怀清典尝。含弘知四大,出入见三光。负郭喜粳稻,安得歌吉祥。

《灵岩西入石路》刘长卿

山僧候谷口,石路拂莓苔。深入泉源去,遥从树杪回。香随青霭散,钟过白云来。野雪空斋掩,山风古殿开。桂寒知自发,松老问谁栽。惆怅甘泉水,何人更渡杯。

《题灵岩诸峰》钱起

向上看霁色,步步豁幽性。返照乱流明,寒空千嶂净。石棚有馀好,霞残月色映。上诣朗公庐,孤峰悬一径。云里隔窗火,松间上山磬。客到两忘言,猿心与禅定。

《灵岩寺》宋·苏轼

醉中走上黄茅冈,满冈乱石如群羊。冈头醉倒石作床,仰观白云天茫茫。歌声落谷秋风长,路人举首东南望,拍手大笑使君狂。

《前题》苏辙

青山何重重,行尽土囊底。岩高日气薄,秀色如新洗。
入门尘虑息,盥漱得清泚。升堂见真人,不觉首自稽。祖师古禅伯,荆棘昔亲启。人迹尚萧条,豺狼夜相抵。白鹤导清泉,甘芳胜醇醴。声鸣青龙口,光照白石陛。尚可满畦塍,岂惟濯蔬米。居僧三百人,饮食安四体。一念但清凉,四方尽兄弟。何言庇华屋,食苦当如荠。

《前题》王安石

灵岩开辟自何年,草木神奇鸟兽仙。一路紫苔通䆗窱,千崖苍霭落潺湲。山祈啸聚荒禅室,象众低垂相法筵。迹雪莫辞重足往,东人香火有因缘。

《水香亭》曾巩

临池飞搆郁岧峣,棂槛无风影自摇。群玉过林抽竹翠,双虹垂岸下平桥。烦依美藻鱼争饵,清见寒沙水满桡。莫问荷花开几曲,但知行处异香飘。

《北渚亭》前人

四楹虚彻地无邻,断送孤高与使君。午夜坐临沧海日,半天吟看泰山云。青徐气接川原秀,碣石风连草木薰。莫笑一樽留恋久,下阶尘土便纷纷。

《登华不注》前人

虎牙千仞立巉巉,峻拔遥临济水南。翠岭漱峰晴可掇,金舆陈迹久谁探。高标特起青云近,壮士三周战气酣。丑父遗忠无处问,空馀一掬野泉甘。

《环碧亭》前人

水心还有拂云堆,日日应须把酒杯。杨柳巧含烟景合,芙蓉争带露华开。城头山色相围出,眼底波声四面来。谁信瀛洲未归去,两川俱得小蓬莱。

《静化堂》前人

修岩巘巘背城阴,行尽松篁一径深。好鸟自飞还自下,白云无事亦无心。客来但饮平阳酒,衙后尝携靖节琴。世路人情方扰扰,一游须抵万黄金。

《㟙山亭》前人

大亭孤起压城巅,屋角峨峨插紫烟。泺水飞绡来野岸,㟙山浮黛入晴天。少陵骚雅今谁在,东海风流事漫传。太守自吟还自笑,归时乘月尚流连。

《游金牛山》元·张起岩

余生爱林壑,梦想云水间。倏然外尘嚣,俗类每相关。一行堕世网,著脚多阻艰。回望故山云,逋客几汗颜。逖矣古肥城,岱麓空翠环。有山名郁葱,秀色青云端。中藏古招提,檐户擅林峦。我来脱尘鞅,幽境穷跻攀。层冈列屏障,曲径穿荆菅。坏桥拥流水,激石声潺潺。山门胜雄视,殿宇凌高寒。榱楹矗青瑶,文风馀朱颜。斗拱镂珍木,金碧纷斓斑。老柏数十围,枝柯驳苍顽。石泉湛清冷,古洞秘神筌。境与心迹清,恍若遗人寰。同游二三子,欲去还为言。迫春初暖日,未足称奇观。首夏山樱熟,红珠莹堪飧。佳树影清密,好鸟声绵蛮。松露坠清滴,岩云拥髻鬟。烟萝罩虬枝,灵草封法坛。晴岚新云馀,飞湍泻埼湾。闻之洒然啸,襟怀豁幽闲。更爱读书堂,当年萃衣冠。中有榷桂仙,声名蔼朝班。健笔壮精舍,盛事留兹山。便欲谢簪绂,眠云弄潺湲。午风鸣素琴,春醪洒清欢。题诗约山灵,莫云迂夫孱。

《趵突泉》赵孟頫

泺水发源天下无,平池涌出白玉壶。谷虚久恐元气泄,岁旱不愁东海枯。云雾润蒸华不注,波涛声震大明湖。时来泉上濯尘土,冰雪满怀清兴孤。

《祷雨龙洞山》前人

苍山如犬牙,细路入深谷。绝壁千馀仞,上有凌云木。阴崖不受日,洞穴自成屋。萧森人迹少,荟蔚兽攸伏。云林忽隐映,涧道相回复。翔禽薄穹霄,鸣鸟响岩曲。临桥濯清飔,汲井漱寒玉。神物此渊潜,愆阳有祈祝。风漓惭善教,吏俗耻厚禄。暂怀尘外想,独往疑有牿。过幽难久居,济胜乏高躅。策马寻故蹊,归樵相追逐。

《题五峰山》杜止轩

青厓何亭亭,险绝不可状。中有仙人台,曾此簇天仗。千年迹已陈,剪灭复谁刱。贤哉王真隐,志欲铲垒障。林中万古滩,手独辟空旷。得非借天巧,无乃烦鬼匠。向来樵牧场,今为锦绣帐。泉鸣灌木杪,人语飞鸟上。居人固自轻,过客诚难忘。时危乍便静,景胜翻增怆。信宿已过期,久留非涉妄。明日黄尘中,回头失昆阆。

《汉柏》王恽

苍柏云城拥汉陵,閟宫遗树郁峥嵘。崔嵬不植明堂础,造化还通岳顶灵。万壑烟霏封杰干,半空风雨撼秋声。白头会见东封日,秀映鸾旂一色青。

《游华不注》张养浩

苍烟万顷插孤岑,未许华山冠古今。翠仞刺云天倚剑,白头归第日挥金。攀援直欲穷危顶,歌舞休教阻壮心。星月满湖归路晚,不妨吟棹碎清阴。

《登会波楼》前人

何处登临思不穷,城楼高倚半天风。鸟飞云锦千层外,人在丹青万幅中。景物相誇春亘野,古今皆梦水连空。浓妆淡抹坡仙句,独许西湖恐未公。

《桃花峪》张志

流水来天洞,人间一脉通。桃源知不远,浮出落花红。《大堆山》明·高誉
临水意方慊,看山兴转长。拄杖陟其巅,振衣独彷徨。眺览周八极,大地尽莽苍。嶒崚跨青冥,潇洒超忽荒。丹叶经霜艳,黄花绕涧香。暮风吹林壑,凉月浸石床。凭虚以流憩,顿与世相忘。

《游苍龙峡》司守道

乱山环抱一门通,传道当年潜毒龙。狂潦涌来无积石,白云飞处有孤峰。黄冠凿壁为丹室,幽鸟穿枝啄露松。野老已然绝世味,欲参元座侍真空。

《新甫山怀古》王应修

新甫传闻久,登临始见奇。悬崖高巀嵲,断石迥参差。空翠群峰湿,微茫一径危。攀藤云拂袖,藉草露沾肌。斤尽鲁侯柏,苔残汉武碑。山僧聊共话,谷鸟暗相窥。壁古龙蛇剥,林深麋鹿驰。汲泉供茗碗,敲火爇松枝。寂寞探元意,凄凉吊古诗。沧桑不可问,丘壑有馀思。

《过女郎墓》白南金

昔年曾望女郎山,今年来过女郎墓。山前零落女郎家,墓上摧残女郎树。一行姊妹不知春,行人犹自伤春莫。绣水潺湲亦解愁,花落莺啼烟不流。夕阳欲作招魂赋,凄风冷雨堕山头。吁嗟仙迹休沦没,迟我同为汗漫游。

《秋杪登长白山》刘一相

长白气色连溟涬,遥天流览将搜并。左挥沧海浸青齐,右招欲们华山顶。潴水风清作镜摇,掩映三峰势如鼎。紫气黄花郁且芬,玉露深秋好注茗。朅来彷佛历太清,逍遥六幕游仙迥。年去年来只此山,领略烟霞神炯炯。沆瀸堪从肺腑收,幻景茫茫常自醒。

《神通寺》李攀龙

相传精舍朗公开,千载金牛去不回。初地花开藏洞壑,诸天树杪出楼台。月高清梵西风落,霜净疏钟下界来。岂谓投簪能避俗,将因卧病白云隈。

《大佛寺》前人

西湖斜日净风烟,北岭岧峣出半天。磴道乍从空外转,楼台已入镜中悬。塔分西域铜瓶势,石纪秦官锦缆年。白社但须彭泽酒,青山不用华家钱。波摇玉树堪双映,月上珠林好独眠。我辈自狂君莫讶,平生未敢谬周旋。

《玉泉寺》前人

双林窥壑险,一径入云愁。峰落青莲色,灯悬白日幽。香台高枕出,涧水闭门流。闻道群龙集,明珠自可求。

《寿圣院》前人

壁削芙蓉万仞丹,禅林隐隐画图看。人间胜地僧多占,洞里诸天客到难。云傍龙来晴作雨,风从涧底暑生寒。年来剩有烟霞癖,石畔长松好挂冠。

《酬张转运龙洞山之作》前人

春山遥上翠微连,忽出藤萝一径悬。削壁云霞开五色,中峰日月隐诸天。浮沤并结金龛丽,飞窦双衔石瓮圆。莫怪骊珠君已得,寒湫元自有龙眠。

《与转运诸公登华不注绝顶》前人

中天紫气抱香炉,复道金舆落帝都。二色遥分青嶂合,一峰深注白云孤。岱宗风雨通来往,海水楼台入有无。不是登高能赋客,谁堪洒酒向平芜。

《过吴子玉函山草堂》前人

玉函山色草堂偏,恰有幽人拥膝眠。树杪径回千涧合,窗中天尽四峰连。绿阴欲满桑蚕月,白首重论竹马年。就此一樽无不可,因君已办阮家钱。

《九日登千佛山寺》边贡

南山空崒嵂,野老倦登临。城郭千年迹,云霄万里心。夕阴涵积水,风叶下长林。短发新来白,黄花不可簪。

《前题》前人

窈窈寺门敞,苍苍山径微。风轻不落帽,云近忽凝衣。刺岭丹枫直,垂岩紫菊肥。晚途喧葆吹,舆醉出林霏。

《游龙洞山》前人

鸟路萦回洞壑深,出尘风景惬招寻。山围下界青天迥,日照中岩翠柏森。浮世何须论去住,病身原不厌登临。钓矶无恙纶竿整,怅望仙潭玉鲤沉。

《前题》前人

洞门黄叶锁秋深,野客来游怅古今。恍惚漫传龙迹在,虚明真似佛光临。苍天日月流元化,白昼云雷起太阴。昏黑下山萝径远,殿钟龛磬袅馀音。

《前题》前人

爱山无奈野情何,路入西岩兴转多。千丈碧潭通窈窕,四围青壁抱嵯峨。时清不射将军虎,地迥难求道士鹅。却对岭牛歌白石,醉翻朱袖拂云和。

《大明湖》前人

隐隐轻雷动水西,水东残日抱晴霓。女墙倒飐红旗影,农屋斜连绿稻畦。张相池台烟漠漠,闵公祠墓草萋萋。回舟不尽登临感,却掉凉风过别溪。

《白云亭次韵》前人

曲池泉上远通湖,百丈珠帘水面铺。云影入波天上下,藓痕经雨岸模糊。閒来梦想心如见,醉把丹青手自图。二十六年回首地,碧阑朱树隔芳壶。

《泛湖北抵华不注夜归》前人

浮舟出近郭,落日半溪阴。水阔蒹葭净,山寒烟雾深。壶觞不尽兴,丝竹有馀音。独恨黄花少,犹烦隔浦寻。

《大佛寺》刘敕

去郭十馀里,山回石径幽。白云常覆寺,黄菊最宜秋。塔影尊前转,湖光望里收。甘泉几滴水,能解世人愁。

《九日于麟招登四里山》许邦才

山头对酌夕阳斜,下见湖城十万家。剩有登高酬令节,何人真不负黄花。

《登岳四首》王守仁

晓登泰山道,行行入烟霏。阳光散岩壑,秋容淡相辉。云梯挂青壁,仰见蛛丝微。长风吹海色,飘飖送天衣。峰顶动笙乐,青童两相依。振衣将往从,凌云忽高飞。挥手若相待,丹霞闪馀晖。凡躯无健羽,怅望不能归。天门何崔嵬,下有青云浮。泱漭绝人世,迥豁高天秋。暝色从地起,夜宿天上楼。天鸡鸣半夜,日出东海头。隐约蓬壶树,缥缈扶桑洲。浩歌落青冥,遗响入沧流。唐虞变楚汉,灭没如风沤。藐矣鹤山仙,秦皇岂堪求。金砂费日月,颓颜竟难留。吾意在庞古,冷然驭凉飕。相期广成子,太虚共遨游。枯槁向岩谷,黄绮不足俦。穹崖不可极,飞步凌烟虹。危泉泻石道,空影垂云松。千峰互攒簇,掩映青芙蓉。高台倚巉削,倾侧临崆峒。失足随烟雾,碎骨颠崖中。下愚竟难晓,摧折纷相从。吾方坐日观,披云啸天风。赤水问轩后,苍梧叫重瞳。隐隐落天语,阊阖开玲珑。去去勿复道,浊世将焉从。尘网苦羁縻,富贵直露草。不如骑白鹿,东游入蓬岛。朝登泰山望,洪涛隔缥缈。阳辉出海云,来作天门晓。遥见碧霞君,翩翻起员峤。玉女紫鸾笙,双吹入晴昊。举首望不及,下拜风浩浩。掷我玉虚篇,读之殊未了。傍有长眉翁,一一能指道。从此炼金砂,人间迹如扫。

《夜至高唐》李时勉

烟凝暮色远天低,十里平沙路不迷。萤入草流低复起,鸟惊车过散还栖。秋原露下行看月,晓驿城边卧听鸡。中使起来催早发,疏星残漏马频嘶。

《过德州》许谷

楼船御北风,渺渺过齐东。种秫生涯薄,诛茅结搆同。日沉平野上,人语近村中。水面看牛斗,星槎似可通。

《洸水》赵弼

岱宗何岩岩,万古奠坤元。有泉出其下,实维洸水源。东流几百折,经我疏篱门。雨晴凫鹥游,月出蛟龙奔。滔滔复混混,无间朝与昏。往过来者续,道体于焉存。临风伫立久,叹息无语言。

《游趵突泉》王弼

济南历下多白泉,白沙几处涵风烟。郭西趵突更神异,平地一朵白玉莲。浪花滚起千层雪,此中疑是蛟龙穴。灵藏岁久变妖怪,精气上涌成涎沫。馀波散漫渊复渟,溪风冷冽山雨青。微霜初下雁秋浴,落月渐低猿夜听。穷源我欲愬川陆,旧志虚传自王屋。冥茫难测造化情,聊寄泉亭漱寒玉。

《超然台》谢肇浙

一片秋光𤕤色开,况逢仙令共登台。城连平楚天边去,云拥群山海上来。潍水尚寒高鸟尽,穆陵无恙夜乌哀。尊前欲洒千秋泪,往事残碑伴绿苔。

《登安平谯楼》前人

高楼遥控九河关,海岱微茫指顾间。千里飞帆衣带水,半窗斜日锦屏山。孤城粉堞连云起,平楚苍烟逐雁还。氛祲坐消波浪息,风光嬴得独开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