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济南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二百七卷目录

 济南府部纪事一

职方典第二百七卷

济南府部纪事一

《旧志》《左传》:鲁庄公十年冬,齐师灭谭,谭子奔莒。注:谭国在济南平陵县西南。
鲁成公二年六月癸酉,季孙行父臧孙许叔孙侨如公孙婴齐帅师,会晋却克,卫孙良夫曹公子首及齐侯战于鞍,齐师败绩。秋七月,齐侯使国佐如师。己酉及国佐盟于袁娄。《公羊传》曰:君不使乎大夫,此其行使乎大夫,何佚获也,其佚获奈何。师还,齐侯晋却克投戟再拜,稽首马前。逢丑父者,顷公之车右也。面目与顷公相似,衣服与顷公相似,代顷公当左使,顷公取饮,顷公操饮而至曰:革取清者。顷公用是佚而不及。逢丑父曰:吾赖社稷之神灵,吾君已免矣。却克曰:欺三军者,其法奈何。曰:法斮。于是斮逢丑父。己酉,及齐国佐盟于袁娄。
历城北郭骚,奉母隐济之南山谷中。尝至数日不得食,骚采附苗根以进。晏子闻其贤,躬徵不就,使人以金粟周之,辞金受粟。母死,晏子以谗出亡。骚诣公庭曰:贤相去国,必见侵,骚见国之侵也,不如死。遂欲自刭,齐反晏子而礼骚焉。
《史记》:汉王使郦生说齐王广及其相国横。横以为然,解其历下军。汉将韩信引兵且东击齐。齐使华无伤、田解军于历下以距汉,汉使至,乃罢守战备,纵酒,且遣使与汉平。汉将韩信已平燕、赵,用蒯通计,度平原,袭破齐历下军,因入临淄。齐王广、相横怒,以郦生为卖已,而烹郦生。
《汉书》:武帝建元三年,春河水溢,平原大饥,人相食。《府志》:元狩三年,山东大水,徙贫民于关西朔方。《佚志》:公玉带,历山老樵也。得黄帝明堂图玉函山中。汉武帝作明堂于奉高傍,未晓其制度。带上之明堂,中有一殿,四面无壁,茅盖通水,水圜公垣,为复道,上有楼从西南入,后曰昆崙,天子从之,于是上令奉高作明堂,如带图。
元凤三年正月,莱芜山南匈匈有数千人声,视之,有大石自立,高丈五尺,大四十八围,入地深八尺,三石为足,石立处有白鸟数千集其旁。今名冠山,在莱芜西南五十里。
本始元年,凤凰集于千乘新城,即千乘古地。
元康三年,神雀集泰山。
初元四年,济南东平陵王伯之祖墓门梓桂卒生枝。河平三年,黄河决平原,流入济南千乘。
《后汉书》:更始二年,梁王永据国起兵,至建武元年,称帝睢阳,立张步为齐王。时上北忧渔阳,南事梁楚,故步得专集齐地,据十二郡焉。五年,上诏耿弇进讨张步,步闻弇将至,使费邑军历下,以拒之。弇渡河,先击祝柯,进攻巨里,大破之。步降,齐地悉平。
《府志》:建武元年,泰山云气成宫阙。
三年春,河溢于平原,大饥,人相食。
九年,平原河水清。
元和二年,凤凰集于肥城。二月辛未,帝幸泰山,黄鹄三十经祠坛,上东北,过于斋宫,翱翔升降。
元初二年十一月甲午,客星见西方,己亥在虚危。三年春正月丁丑,东平陵树连理。三月,东平陵有瓜,异处共生八瓜,同蒂。
延光三年二月戊子,五色大鸟集济南台。九月辛亥,济南历城黄龙见。
永兴二年,厌次河水清。
延熹九年,平原河水清。
《三国魏志·管辂》:辂字公明。往见安平太守王基,基令作卦,辂曰:当有贱妇人,生一男儿,堕地便走入灶中死。又床上当有一大蛇衔笔,小大共视,须臾去之也。又乌来入室中,与燕共𩰚,燕死,乌去。有此三怪。基大惊,问其吉凶。辂曰:直官舍久远,魑魅魍魉为怪耳。儿生便走,非能自走,直宋无忌之妖将其入灶也。大蛇衔笔,直老书佐耳。乌与燕𩰚,直老铃下耳。今卦中见象而不见其凶,知非妖咎之徵,自无所忧也。后卒无患。
清河王经去官还家,辂与相见。经曰:近有一怪,大不喜之,欲烦作卦。卦成,辂曰:爻吉,不为怪也。君夜在堂户前,有一流光如燕爵者,入君怀中,殷殷有声,内神不安,解衣彷徉,招呼妇人,觅索馀光。经大笑曰:实如君言。辂曰:吉,迁官之徵也,其应行至。顷之,经为江夏太守。
《府志》:平原高苑城东有渔津。《传》云:魏末,平原潘府君,字惠延,自白马登舟之郡。手中弄囊,遂坠于水。囊中本有钟乳一两。在郡三年,济水泛溢,得一鱼,长三尺,广五尺,刳其腹,内有坠水之囊,金针尚在,钟乳消尽。其鱼得脂数十斛,时人异之。
《晋书》:泰始四年,历城大水。七月,泰山崩坠三里。五年,莱芜大水。
咸宁三年八月,平原厌次泰山,陨霜害稼。
五年二月,白麟见平原鬲县。
泰康元年五月,济南雨雹,伤禾稼三豆。
二年二月,陨霜于济南,伤麦。五月,大风折麦。六月,泰山大水,荡析三百馀家,溺死六千馀人。
三年闰八月己丑,白龙二见历城。
四年十一月,白兔见富平。
五年七月,平原雨雹,冰霜伤稼。
六年春三月戊辰,梁邹等八县陨霜,杀桑麦。
永平元年四月,彗见齐分。
元康四年五月,甘露降乐陵。
五年夏六月,莱芜雨雹,大水。
泰兴元年,济南蝗。十一月乙卯,日夜出,高三丈,中有赤青珥。
《佚志》:临邑县北有华公墓,碑寻失,唯龟趺存焉。石赵世,此龟夜常负碑入水,至晓方出,其上常有萍藻,有伺之者,果见龟将入水,因叫呼,龟乃走,坠折碑焉。《历城县志》:东晋时,平陵城北石虎,一夕移于城东南善石沟上,有狼狐千馀随之,迹皆成蹊。赵王石虎大悦,曰:虎者,朕也。自平陵而南者,天将使朕平江南也。于是起南寇之计。
《府志》:济南郡张公城西北有鹅浦,南燕世有渔人居水侧,常听鹅之声。众中有铃声甚清亮候之,见一鹅咽颈极长,罗得之,项上有铜铃,缀以银锁,隐起元鼎元年字。
泰宁二年六月乙巳,齐州言济河水口见八龙升天。三年,山东大水,民饥死无算。
咸康八年,有石燃于泰山。八日而灭。济南平陵城北石兽,一夜中忽移于东南善石沟上。有狼狐千馀迹随之,迹皆成路。〈前《佚志》所纪即此事〉《历城县志》:晋慕容德乘时取青齐,而成霸业。石固寨乃其故垒。刘裕潜渡大峪塞五龙口,破广固城济南,诸寨无所用之。
慕容超大掠淮北,掳济南太守赵元,驱掠千馀家而归。刘裕乃伐超,屠广固,执斩其王公以下三千人。《魏书》:神麚元年二月,白麚见于乐陵,因以改元。《府志》:宋元嘉十三年七月,济南朝阳王道获白兔。十七年,济南大水,魏〈太平真君元年〉甘露降于平原郡。二十五年,莱芜饥。
二十七年六月,白雀见济南郡,薛荣以献。
三十年正月癸巳,济南饥。
孝建三年春闰二月,白兔见平原。
大明元年十月,白雀见泰山。
五年五月,白雀二见济南。刺史刘道隆以献。九月庚戌,河济俱清,平原太守申纂以闻。
六年八月,乐陵嘉禾生,刺史刘道隆以闻。十一月十五日,太白填星合于危。
升明二年十一月,甘露降长山县。
《魏书·辛绍先传》:辛子馥,除太尉府司马。长白山连接三齐,瑕丘数州之界,多有盗贼。子馥受使检覆,因辨山谷要害,宜立镇戍之所。又诸州豪右,在山敱铸,奸党多依之,又得密造兵仗,亦请破罢诸冶。朝廷善而从之。
《历城县志》:皇兴元年,崔道固以历城叛,魏诏慕容白曜讨之。百计不能下,乃筑长围以困之,固降,曜乃立平齐郡,以历城民实之,为归安县。使房崇吉为县令。孝文延兴三年十一月,司马小君自称晋后,聚众三千馀人反于平陵,号年圣君,攻破郡县,杀害长吏,齐州刺史武昌王平原身自讨击,遂擒小君,送京师斩之。
《府志》:南齐王俭典,吏部有姓谭者求官。俭曰:齐侯灭谭,那得有君。客曰:谭子奔莒,是以有仆。俭赏其善剧,卒得职焉。
《历城志》:魏承明元年,幽州北平府主簿,河间邢杲率河北流民十馀万户,反于青州,自署汉王,号年天统。十月,以车骑大将军李叔仁讨于潍水,失利而还。十二月,诏行台于晖回师,时邢杲次于历下。二年四月,上党王天穆齐献武王大破邢杲于齐州之济南。杲降,送至京师,斩于都市。
宣武帝景明元年九月,齐州民柳世明聚众寇,齐兖二州讨平之。其年太阴山崩,有泉涌出,杀一百五十九人。
二年三月,齐州陨霜,杀桑。七月,齐州献嘉禾,《府志》:三年八月辛巳,泰山崩,涌水十七处。
齐和帝中兴二年四月,长山王惠获异龟,龟六目一头,腹下有万欢字,并有卦兆。
《魏书》:景明四年十一月,齐州东清河郡桃李华。《府志》:正始二年三月,齐州大雹,雨雪。四月,齐州陨霜。六月,齐州献嘉禾,八月,甘露降于新城县。
三年闰月乙酉,日在危蚀。三月,齐州献白雉。
梁天监十一年二月,野蚕成茧于济阳。
魏延昌二年五月,齐州献白鹿,九月甘露降。
三年四月,流星起天津,东南流轹虚危。《历城志》是年十月,齐州甘露降。
熙平元年,齐州虸蚄生。正光元年,齐州济南郡灵寿山木连理。
孝庄帝永安三年,齐州人赵雒州据西城反,应尔朱兆,刺史丹阳王萧赞弃城走。
东魏元象元年七月,山东大水,虾蟆鸣树上。
武定六年四月,泰山甘露降。
北齐天保九年夏四月,龙见齐州后堂。
陈天嘉五年甲申,莱芜大水,饥死者不可胜计。周天统中,泰山封禅坛,玉璧自出。
北齐武平四年,山东饥。
六年八月,山东诸州大水。
隋开皇四年,齐州水。
十四年,帝将祀泰山,令使者致神像于祠。未至数里,野火忽起,烧像。十一月癸未,有彗孛于虚危,及奎娄齐鲁之分。
十九年十二月,星陨于渤海。
二十年十一月戊子,地震。
大业五年,齐饥。
大业六年,邹平民王薄拥众据长白山,剽掠齐济之郊。十二年,王世充击破之。
《府志》:七年夏四月,山东河决,大水漂没三十馀郡。八年,山东大旱疫,人多死。
唐太宗贞观元年夏,山东旱,诏赈恤,蠲免租赋。六年三月乙卯,朔日,食在虚九度。
七年秋,山东四十馀州大水,遣使赈之。
《历城县志》:贞观十七年,齐王祐反,伏诛祐,武德八年,王齐领齐州都督,贞观十一年,归国。其舅尚乘直长憸人也,乃引客燕弘亮谒祐,祐说使募剑客。初,上用王府长史司马。必取骨鲠敢言者,有过失辄闻。而祐溺群小,好弋猎。长史薛大鼎谏不听,帝免之,更用权。万纪性刚直,以法绳祐,祐有昝。君谟梁猛虎者,骑射得幸。万纪斥之,祐私引与狎昵。万纪说王,上书谢罪。万纪见帝,言祐且自新,帝悦,厚赐万纪,而仍戒祐。祐以万纪为卖己,益不平。万纪又以疑贰系君谟等,祐不胜忿,帝召祐万纪还京师。祐与燕弘亮等谋射杀万纪,支解之。左右劝祐,遂发兵。乃募城中男子,王斥库赀行赏,人恶之,皆夜缒亡去,诏李绩等讨之。祐檄诸县,县辄以闻。绩未至,而青淄等兵已集,或劝祐掠子女,走入山谷为盗,计未决,兵凿垣入,执送京师,赐死。内侍省诏齐州给复一年。
《府志》:永徽元年秋,齐州大水。
二年七月,泰山莱芜大水。
三年十一月戊子,雄雉驯飞泰山斋宫内。
四年,山东蝗
六年十月,齐州黄河溢。
总章元年,山东大旱。
咸亨四年,齐州大水。
上元二年八月,齐州大水。
永隆年六月,济南大水,溺死者甚众。
永淳元年,山东大雨,民饥。
长寿二年,棣州河溢,坏民居二千馀家。
《唐书·许敬宗传》:高宗问敬宗曰:天下洪流巨谷,不载祀典,济甚细而载在四渎,何也。对曰:渎之言独也。不附众流,独能入海,济虽细,独而尊。
《府志》:咸亨中员半千上书自陈:臣家赀不满千钱,有田三十亩,粟五十石,开升下封神岳,举豪英,故鬻钱走京师。行年三十,怀志洁标,未蒙一官。不能陈力,归报天子,陛下何惜玉陛方寸地,不使臣披露肝胆,幸得天下英才五千,与搉所长有一居先,臣当伏死都市。书奏,不报。调武陟尉。高宗御武成殿,问:兵家有三阵,何谓耶。众未对,半千进曰:臣闻古者星宿孤虚,天阵也,山川向背,地阵也,偏伍弥缝,人阵也,臣谓不然。夫师以义出,沛若时雨。得天之时,为天阵,足食约费,且耕且战,得地之利,为地阵。举三军,如子弟从父兄,得人之和,为人阵。舍是,则何以战。帝曰:善。
神龙二年五月,山东旱饥。
《唐书·武三思传》:三思因韦后潜入宫中,反易国政,数日而彦范等皆失柄,所斥去者悉还。诏群臣复循太后法。三思建言:大帝封泰山,则天皇后建明堂,封嵩山,二圣之美不可废。帝韪其言,遂更名五县曰乾封、合宫、永昌、登封、告成云。
《府志》:唐杨德干,齐州刺史,有威严。时语曰:宁食三斗炭,不逢杨德干。
景龙元年,山东疫,十月丙寅,太白荧惑,合于虚危。开元三年,莱芜旱蝗。
开元初,山东大蝗。姚元之请分遣使捕蝗埋之。上曰:蝗,天灾也。诚繇不德而致焉,卿请捕蝗,得无违天而伤义乎。元之进曰:臣闻大田诗,秉畀炎火者,捕蝗之术也。古人行之于前,陛下用之于后。古人行之,所以安农,陛下用之,所以除害。臣闻安农,非伤义也。农安则物丰,除害则人丰。兴农去害,有国家之大事也,幸陛下熟思之。上喜曰:事既师古用可救时,是朕心也。遂行之,时中外咸以为不可。上谓左右曰:吾与贤相讨论,已定捕蝗之事,敢议者死。是岁,所司奏捕蝗虫,凡数百石,时无饥馑,天下赖焉。
《佚志》:香水亭,乃唐杖杀李邕处也。邕字大和,江都人。父善淹贯,古今不能属辞,人号书簏。邕少知名,李峤为内史,荐邕拜右拾遗。宋璟陈张昌宗反状,武后不听。邕立阶下,大言曰:璟所陈,社稷大计,陛下当听。后色解,即可璟奏。后为陈淄华诸州刺史,上计京国,围观如堵,咸以为古人。出为北海太守李林甫忌之,坐以罪,就郡杀之。杜甫为之赋八哀诗,济南山水之表章于世,盖自唐李邕始。
开元十年,棣州河决。
十二年闰十二月丙辰朔日,有食之在虚初度。二十五年五月,淄州棣州河溢。
二十七年七月,临邑大水。
《佚志》:贝丘之南有葡萄谷。谷中葡萄,可就其所食之。或有取归者,即失道,世言王母葡萄也。天宝中,沙门昙霄因游诸岳,至此谷,得葡萄食之,又见枯蔓堪为杖,大如指,五尺馀,持还本寺,植之,遂活。长高数仞,荫地幅员十一丈,仰观若帷盖焉。其穗磊落,紫莹如坠,时人号为草龙珠帐。
《唐书》:肃宗乾元二年,史思明陷齐州。
《府志》:唐颜真卿,没于贼。贼平,其家迁丧还京,棺朽败,而尸形俨然如生,髭发青黑,拳握不开,爪透手背,远近惊异。
兴元元年秋,山东蝗。
二年乙丑夏六月,蝗生。东至海,西尽河陇,群飞蔽天,旬日不息。所至草木叶及畜毛靡有孑遗,饿殍枕道,斗米千钱。民蒸蝗,暴乾食之。
四年,山东地生毛。
元和八年六月丙申,富平大风,拔木千馀株。
太和二年夏,齐州大水,棣州河溢坏城。
开成四年,齐州黑虫食苗。
五年夏,齐州蝗螟害稼。
大中四年秋,淄州、德州大水。
五年夏,齐州、德州、淄州蝗螟害稼。
咸通三年,济南饥。
僖宗广明元年,无隶洪霸郎为盗,齐隶间,平卢节度使安师道遣将王敬武,击破之。
后唐华温琪,字得闰,宋州下邑人,世本农家,身长七尺,少从黄巢为盗,巢败,顾其状貌魁伟,不自容,乃投白马河,流数里不死。河上人援而出之,又自经于桑林,桑辄枝折。有田父见之,乃匿于家。后岁馀,濮州刺史朱裕募士为兵,温琪乃往依之,既而事梁,为开导指挥使。以战功遂迁至棣州刺史,仕至镇国军节度使。
后梁乾化中,棣州河水为患。刺史华温琪徙新州避之。
宋建隆元年,齐州大旱生魃,民大饥。厌次蝝生,河决坏,临邑县城乃移县治于孙耿镇,十月,棣州河决,坏厌次、商河二县居民庐舍。
三年二月戊午,厌次陨霜杀桑。
四年八月,齐州河决。
五年,德州民赵嗣妻,一产三男。
乾德元年,齐州饥。
二年七月,泰山大水。
三年八月,淄州河溢,坏邹平民田。
四年春三月,五星聚奎。八月,清河水溢,坏邹平田舍。是月,淄州河溢。
五年夏六月,棣州有火,自空堕于北门。城楼有物抱东柱,龙形金色,足三尺许,其气腥,旦视之,壁上有烟痕爪迹三十六。
开宝二年,齐州、淄州大水。
三年,淄州水灾,害民田。
七年春,齐州野蚕成茧,淄州旱,棣州有火堕于城北,有物如龙。
九年,淄州水害田。
太平兴国九年八月,淄州大水,孝妇河溢,坏民田。淳化元年七月,淄州、棣州蝗。庐陵赵应祥,不知何时人。父行贾不还,欲往寻。以祖母年老,不得行。及祖母卒,会有人自北来,言父故已久。应祥日夜哀号,辞母往求父骨,誓必得乃还。闻都下有老者,与父厚善。走数千里往询焉,知父死滨州击马鞍。祝曰:随马所之,过吾父坟,当发解鞍堕。忽经一坟,发解鞍堕,发之,棺上具有父姓名,遂获父骨,归槁葬利津,今起去无存。
至道二年,历城长清蝗。
《宋史·施昌言传》:昌言为河北都转运使。言事者以为滨、棣等六州河可涉,宜有城守如边,以待契丹。诏昌言与宦官杨怀敏往视。怀敏以为当城如边,昌言曰:六州地千里,又河数移徙,城之甚难而无利。契丹未渝盟先自困,非便也。乃止。
《府志》:咸平三年秋七月棣州嘉禾合穗
景德元年,商河虫害稼。
二年八月,棣州蝗。九月,商河大蝗。
四年九月,德州献嘉禾。
大中祥符二年七月,淄州莱芜大水。十月,大清河溢。三年七月,淄州嘉禾多穗,异亩同颖。
五年,河决棣州聂家口,诏免棣州田租。十月,滨州河溢于安定镇。
八年,河浸棣州,诏徙州阳信界。
乾兴元年,无棣海潮溢,坏公私庐舍,溺死者甚众。庆历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德州降红雪雪尽雨血至和二年,六塔河决,齐棣淄滨诸州民多溺死。嘉祐三年七月,泰山上瑞,麦凡五本。
熙宁九年七月,渤海禾异陇同颖。
熙宁中,河决澶州曹林,由济河故道,经长清齐河入海。
元丰元年,章丘河溢,坏官民庐舍。八月,棣州大水,蠲租。诏被水民,以常平粮贷之。
二年五月,历城禾二本合穗。
绍圣三年,齐州禾异亩同颖,合秀九穗。
崇宁元年,淄州禾合穗。
宋刘豫,景州阜城人。元符中登第,累官殿中侍御史。被劾,出为两浙察访。至真州,丁父忧居焉。金兵陷河南,高宗过雒阳,起复豫知济南。豫到郡,金人利诱之,百姓遮豫,愿以死守。豫竟出降,金人徙豫知东平,节制河南兵马。及张邦昌废豫,使子麟以重贿结粘罕及其腹心高庆裔辈,求僭号,粘罕假以百姓推戴,请于金主,立豫为帝,国号大齐,改元阜昌。初据东平,继迁于汴,佥发乡兵三十馀万,付子麟、侄猊领之,分道寇宋,大败而归。豫犹请战不已,金主下诏,废为蜀王,父子并徙上京。豫僭位,凡八年,至上京,改封曹王而死。初豫僭立,严刑暴敛,取快一时。见兵士卖陵中玉碗,即置淘沙官,再发河南山陵,及发民间无主坟墓。行五等税法,民鬻子者皆税百钱。下至倡优,日有纳课。臣子纳女献妾者,皆得迁官。贳罪去汴之日,金帛粮斛山积,父子姬妾各百馀人。金皇统间,沂州普照寺碑,亦谓豫专以苛政理国,知众不附,尤狭中多忌者,足證其暴云。
绍兴三年七月,刘豫毁明堂,天地晦冥者累日。刘豫,阜城人,知济南郡。金主立为帝,有醉民骂豫曰:你是何人,要作官家。豫墓在郡城西鹊山下,墓下产蝎。
《金史》:正隆二年,齐州蝗。
大定二年六月,滨棣二州大熟。
十六年,山东旱蝗。
明昌二年秋,山东东路旱,大饥,六月,淫雨,大饥,斗米至千馀钱。
三年十一月乙丑,金木二星见在日前。十三日,方伏而顺行危宿,在羽林军,上壁垒阵,下光芒烛天。是年,山东大饥。诏德州防禦使王扩赈贷饥民,棣州尤甚,扩辄限数外给之。
四年,山东大稔。
宋范文正公仲淹,母嫁齐,居秋口,去公读书处百里。公往来省视,后知青州,优人戏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口到长山一百。公感泣下,秋口在益都县颜神镇,今建有范公祠。
范文正公仲淹,书环州马岭镇夫子庙碑阴云:庆历三年春正月,予领环庆之师,出按边部,过马岭镇,四望族落皆镇之属羌,而戍城之中,有夫子庙貌,观其记石,乃故兵马监押殿直赠某官张公蕴所建也。昔咸平二年冬,契丹侵淄齐。刺史暨官属咸欲奔于南山,公按剑作色曰:刺史果出,我当杀之以徇。数日,敌退而朝廷赏不及公。人咸嗟咨。公生二子,长曰揆,今为度支员外郎直史馆荆王府记室参军。次曰掞,今为秘书丞通判京兆府事,并以文学节行称。予幼居淄川郡,又与记室为同年生,稔闻公事。及观马岭之迹,虽极塞穷垒,犹复立圣人之祠,以尚风教。乃知张公信道有素,固能训子义方,昌厥后世而大其门也。故书之。
大安二年四月,山东东路大旱,六月淫雨,大饥。斗米至千馀钱。
三年二月,山东诸路大旱。
至宁元年,山东大旱。
《莱芜县志》:宋嘉定五年壬申,金泰安刘二祖兵起,掠淄州等州县。
六年,夹谷石里哥破刘二祖,斩之。〈按是年即金卫绍王之至宁宣宗之
贞祐

《淄川县志》:贞祐元年,元太祖兵下山东淄州,民奉奥敦世英及弟保和迎降军,事判官,齐鹰扬等死之,兵旋退。世英先世仕金,为淄州刺史,名不可考。
二年,潍州红袄贼李全寇掠淄州,邑人国安用趋附之。
《历城县志》:宋末,长白山寇李全雄兵五万,据有全齐。金元宋三国视其左右顾,以为重轻皆其妖妇杨妙真所为。及败,乃曰梨花鎗二十年无敌于天下,非战之罪也。其子显忠归元,封公。
《淄川县志》:兴定元年四月,济南泰安滕兖等州,土贼并起,肆行剽掠,淄州被围。行省侯挚遣总领提控王廷玉将兵来救,张顺死之,城赖以完。十月辛未,元兵攻淄州,十二月己丑,元兵破淄州。
《府志》:兴定五年正月,山东行省,蒙古纲奏庆云见命图以进。六月戊寅,日将出,有气如火,道经丑未,历虚危,东西不见首尾,移时没。
元中统元年,棣州饥,发常平仓赈之。
三年夏五月,滨棣二州旱,秋九月,济南郡大饥,免租税。
李璮,小字松寿,潍州人,李全子也。太祖十六年,全叛宋,举山东州郡归附,拜全山东行省。太宗三年,全攻宋扬州,败死。璮遂袭为益都行省,专制山东者,三十馀年。前后所奏,凡数十事,皆恫疑虚喝,挟敌国以要朝廷,而自为完缮益兵计。初以其子彦简质于朝,而僭为私驿。自益都至京师,质子营至是。彦简遂用私驿逃归,璮遂反。歼蒙古戍兵,引麾下吴舟还,攻益都,入之,发府库以犒其党。自益都至临淄数百里,寂无人声。帝遣诸军讨璮,璮盗据济南。癸酉命史枢阿朮帅师赴济南。璮率众出掠辎重,将及城,官军邀击大败之,璮退保济南。五月庚申,筑环城围之。甲戌围合,璮自是不得复出,犹日夜据守,取城中子女赏将士,以悦其心,且分军就食民家,家赋之盐,令以人为食。人情溃散,璮不能制,各什伯相结,缒城以出。璮知城且破,乃手刃爱妾,乘舟入大明湖,自投水中。水浅不得死,为官军所获,缚至诸王合必赤帐前。丞相史天泽言宜即诛之,以安人心。遂与蒙古军官囊家并诛焉。
《元史·史天倪传》:天倪子枢,中统二年,从天泽扈驾北征。三年,李璮叛据济南,复从天泽往讨之。城西南有大涧,亘历山,枢一军独当其险,夹涧而城,竖木栅于涧中。淫雨暴涨,木栅尽坏,枢曰:贼乘吾隙,俟夜必出。命作苇炬数百置城上。逮三鼓,贼果至,飞炬掷之,风怒火烈,弓弩齐发,贼众大溃,自相蹂躏,死者不可胜计。未几,璮就擒。《淄川县志》:金季,山东群盗起,历城张荣率乡民据学堂岭,众稍盛,遂略章丘、邹平、济阳、长山、辛市、蒲台、新城及淄州之地而有之。兵至则清野入山,至元太祖二十年丙戌,始举兵,以地纳款于元,后又经李璮之叛,及璮擒而淄州始安。《府志》:中统四年八月,滨棣二州蝗。
至元元年,济南郡县大水。
二年八月,历城淄州雹。
五年,淄州大水,免本年田租。十二月,济南大水,诏以米十二万八千九百石赈之。
六年正月,济南邹平县进芝二本,济南历城饥,淄州大水,命赈之。
七年十月,赈淄莱路饥,十一月,复赈淄莱路饥。八年,济南淄州蝗。
九年九月,泰山莱芜霪雨,河水溢,圮田庐,害禾稼。十五年,历城进芝。四月,无棣县获白雉以献。
二十年,诏停山东租税。五月,棣州陨霜杀麦。
二十二年秋,济南路大水。
二十四年,般阳霪雨害稼。
二十五年夏四月,蒲台饥。
二十六年,济南陨霜杀麦。六月,棣州霖雨害稼。二十七年,棣州、厌次。济阳大风,雨雹,害稼。
二十九年,济南陨霜杀桑。三月,般阳霜杀桑。五月,无棣桑虫食叶,蚕事不成,棣州境内大旱,敕依东平例,发附近官廪,计口以给。六月,济南般阳蝗。
三十一年七月,棣州阳信雨雹,大风拔木发屋。六月,济南郡蝗。
元贞元年,大清河水溢,坏历城、长清民居。六月,泰山莱芜大水。
大德元年,蒲台大饥。
二年四月,山东蝗。
五年六月,历城、般阳、新城、棣州大水,无棣霪雨害稼。六年春正月,邹平县进芝一本。五枝五叶,色皆赤。五月,济南郡大水。
七年,般阳虫食麦。五月,济南路虫食麦,大水,蝗生。九年三月,般阳霜杀桑。
十年冬十二月,山东饥,遣尚书武鼎赈之。
淄川炳灵王庙元碑,皇帝福荫里,八不砂大王令旨:这秃忽赤李总管等奏,有咱每般阳路淄川县王村,有一座炳灵王庙,有恁般阳路,达鲁花赤总管府官人每,官人每蒙古探马赤每,这炳灵王庙里,随处诸来烧香送供呵,今后都不得常骚扰者。庙里军器官粮休顿放者,休断公事者,庙里应有的,不拣甚么稀罕物件等,休强使气力夺要者,但有的献之,休得损坏者,上头这刘伯源庙主,根底令旨与了也。但有别了的人,每奏将上来。他呵,每大扎撒射里,不怕那甚么令旨,俺的蛇儿,年十一月十八日也。鲁古那有时分写了。按《元史》:大德十一年,封八不砂为齐王。其令旨辞虽不文,然一代之制不可泯也。〈按:元一代之文,亦有可观。此特翻译者,非文人,故有此耳〉
至大元年,济南、般阳、棣州、泰安、无棣大饥,无棣有父食其子者。诏有司赎饥民所鬻子女。四月,济南、般阳、新城、泰安、厌次大风,雨雹。九月,泰安大水。
二年四月,泰安、德州、厌次、济南、般阳蝗,七月济南、德州、厌次、霪雨害稼,般阳大水。
三年七月,无棣蝗。
四年,新城,郑皇沟水决,蝗生。
皇庆元年,滨州、棣州、德州、阳信、蒲台旱。
二年,棣州霪雨害稼。
延祐元年三月,般阳、泰安州、莱芜大雨雪三日。是月陨霜杀桑。
三年,济南饥。
六年六月,济南般阳大雨水,秋饥。
七年四月乙巳,济南蒙古军饥。六月,德州,棣州大水。至治元年春,般阳饥,以粟赈之。六月己未,太阴犯虚梁东第二星。十一月丙子,太阴又犯东第二星。二年五月,无棣霪雨害稼,民饥。
三年五月,济南霖雨害稼,厌次、无棣诏赈粮,蠲民半租。六月,济南郡霪雨,水深丈馀,漂没田庐。
泰定元年六月,济南般阳蝗,德州霪雨。八月,济南、沾化、利津霪雨害稼。
二年闰正月,济南郡饥。六月,德州、历城、章丘、淄州、齐东蝗。
三年正月,棣州大水饥,诏赈贷,死者给钞以葬。四月,济南路饥,免郡县租税。
致和元年,济南、淄州霪雨害稼。
天历元年,泰山大水。
至顺元年,泰安州饥,命有司赈之。
元统元年,泰山霪雨,河水溢,大饥。
二年三月,山东霪雨,水涌。
至元三年,济南饥,遣使赈饥民九万户。是年,济南淄州莱芜雹。
六年,历城县饥。
至正元年,济南饥。
二年五月,济南山崩水涌。六月癸丑夜,济南大水暴至。
四年五月,大雨二十馀日,黄河暴溢,平地水深二丈许。北浸安山,延袤济南,老幼昏垫,壮者流离。
五年夏,济南饥,大疫。
六年春二月,济南、历城、德州、泰安、莱芜、长清、般阳大饥。是月,山东地震,七日乃已。
七年三月,山东地震,有声如雷,天雨白毛。
十年春正月,棣州陨石。初,空中有声,自西而来距州二十里外,陨于地为石。其色黑,微有金星散布其上。有司以进,遂藏之司天监。
十二年二月乙酉,彗星长丈馀,青白色,见于危宿。三月戊申,夜不见星,惟有白气,凡三十四日始灭。四月丙子朔,长星见虚危间,其形如练,长十数丈,四十馀日乃灭。六月,白气起危宿,扫太微垣。
十六年,山东大水。
十七年,济南大风,雨雹。冬,山东大饥,人相食。
十八年,莱芜地裂,大饥。
十九年,济南、邹平蝻生,莱芜、淄州蝗,大饥。
二十年,山东地震,雨白毛。
二十一年八月壬午,棣州夜半有赤气亘天,起东北至于西北。
二十二年夜,有白气如孛,起危宿,长五百丈,扫太微。二月己酉,彗见于危宿,光芒长丈馀,色青白。四月丙子朔,长星见。二十三年,济南大旱。六月庚戌,星陨于龙山,入地五尺。冬,山东无麦,赤地千里。十月丙申,大名路向青齐一方有赤气,照耀千里。
二十六年六月,济南霪雨害稼,飞蝗蔽天,所过沟壑尽平,民大饥。八月,棣州大清河决,滨河州邑居民,漂溺殆尽。
二十七年五月,山东地震,淄州二月不雨,至于六月,蝗生。
明洪武元年四月,蠲免山东新附州县夏秋税粮。二年正月,诏以天旱,民未苏,再行蠲免山东税粮。三年,再免山东租。
五年,山东饥,诏发粟赈之。
六年秋八月,济南河水暴涨,自齐河溃至商河乐安州境南,巨浪七十馀里。
十年,济南大稔,斗米七钱。
十三年,阳信红军为祟,十村九墟,迁直隶,及青州、登州、莱州三府,民以实其邑。
十五年,乐安州城西南隅井中龙见。二月,诏免山东税粮。
十八年七月,山东旱,诏蠲秋粮,蒲台大水。
二十八年九月,诏以山东民供给军需,蠲免秋粮。建文元年,减田租,临邑黑眚见。
《历城县志》:建文二年庚辰,夏四月,燕师渡白沟河,李景隆败,单骑奔济南。参赞高巍遇参政铁铉于临邑,遂趋济南守城。丁丑,燕师迫济南,己卯,李景隆出兵,合战城下,败绩,奔入城。燕兵以箭射书城中,使急降。铁铉等悉力防禦,辛巳,燕兵决堤,水灌济南。济南人大惧,铁铉曰:无恐,计且破之,不三日遁矣。令登陴人皆哭呼曰:旦日且降。尽辍守具,出千人,城外伏地请降,又请退兵十里,无惊动城中人。燕府闻济南降,大喜,遂下令退军受降,军中大喜,呼万岁。铁铉悬铁板城门上,伏壮士闉堵中,约候燕府入城,呼千岁,即下铁板,拔桥,乃遣人请燕府入城。燕府乘肩舆张盖率劲骑数人,渡桥直至城下,城门开,守陴者皆登城伏堵,比入门,门中人即呼千岁,铁板急下,伤燕王马首。王弃马,取从马走,走至桥,桥下伏兵发断桥,桥不可动,燕王得过,桥复合,兵围济南。铁铉随机应敌,间出兵,累败燕兵。八月戊申,济南围解。冬十月,封盛庸为历城侯,以铁铉为山东布政使。
《德州志》:建文元年春二月,命都督韩观练兵于德州。秋九月,大将军李景隆乘传至德州,合兵五十万,进营河间。冬十一月,李景隆兵溃于白沟河,奔驻德州。二年夏四月,李景隆与燕兵战于白沟河,败绩,奔德州,燕兵攻德州。五月辛未,景隆奔济南,燕将陈亨、张信入德州。秋七月,平安率兵二十万,进次单家桥。八月,盛庸兵至德州,燕将陈旭遁归北地。
三年春三月,盛庸合兵二十万,驻德州。三月,盛庸与燕兵战于夹河,败绩,奔德州。
《府志》:永乐元年,山东郡县野蚕成茧,有司以绵进献。永乐八年二月,唐赛儿聚宾鸿等为乱。赛儿,蒲台小民林三妻也。林死,赛祀墓归,途侧露石函,掘得宝剑,妖书,习之。洞知来事,青齐民多应之,剪纸作人马状,能起,敌人衣食,皆以术运,据益都石棚寨,攻安丘县及益都县。安远侯柳升等大破之,斩首二千馀级,赛儿竟不可捕。
金乡贡士王永印,任沾化训导,能诗,善风雅。有异疾,耳中有孽鬼,每于耳中作歌舞,亦于耳中更改诗句。每捉弄之,卒以致死。其遗诗断句,人脍炙之。〈才鬼所附不足为怪谓致夭者过也〉
十五年,莱芜旱蝗。
永乐中,乐安州谢恩台下,石狮自移于田中。土人骇疑,毁之。
洪熙元年四月,诏免山东夏税、秋粮之半。
十五年,武定城西南隅井,龙见。
正统十三年,济东河决沙湾,由大清河入海。
景泰元年,济南德平饥,德州大水,人相食。黑风昼晦,灯烛无光。
三年,蒲台大饥。
七年,青城、德平大水,民多避居邹平山麓。是年,乐安州大饥,人相食。
天顺元年,济南大水,饥人相食。三月,山东饥,发太仓银四万两,赈之。
八年,甘露降于青城学宫。
成化六年,阳信县陨石。
七年,武定龙战于野,大饥。八月,淄川饥,人相食。八年,商河、新泰大饥,人相食。
九年三月四日,济南、长山、邹平、淄川、临邑、陵县、平原、莱芜、青城、昼晦,是年,德州、陵县、新城、淄川、青城、蒲台大饥,人或至相食。德平先蝗后水,民茹草木。
十年,济南诸州邑大稔,斗米七钱。
十三年,鱼台大水,坏民舍。十五年,甘露降于青城学宫。
十六年九月,邹平地震。
二十年,山东旱。七月,遣大臣祀岳镇河渎神,并赈之。二十一年三月,莱芜地震,泰山二月至三月屡震,遣官祭告。
二十二年,莱芜大饥。
二十三年三月,德平地震。
弘治元年,德州大饥。
五年,河决黄龙冈,由大清河入海。济南郡县大饥,德平,肥城、新泰旱,莱芜大水,淄川饥民相食。
六年,淄川大稔,麦生于不垦之田,谷穗熟,剪而复秀。七年,济南诸州邑大稔。
八年,德平城濠水暴溢于野。
十七年,武定、海丰自正月不雨,至于秋八月、九月十五日,海丰忽雨雹,人畜死伤甚众。
正德元年,济南、邹平王府产芝二本。
二年秋八月,德平大雨雹,武定境内昼雨木冰,十二月,德平大雪,深丈馀。二十六日,海丰大雪,至次年元日始霁,冻死者众。
四年,淄川、新城蝗,长清、德平虫生害稼,岁饥。
五年,新城饥,长清大旱。冬十二月,德平雨大水。六年,长清大水。流贼刘六、刘七至德州城下,击却之。七年,齐河、武定飞蝗蔽天。六月,济南黑眚见,至冬乃息。时老幼皆击铜器以自卫,通夕不寐。诸州邑皆然。八年,齐河蝗,秋蝻生。
九年,长清大旱。
十年,冬十月德州、德平李梅实。
十一年春,陵县黑风,长清大旱,海丰大水,秋七月,德州、德平不雨。
十二年六月,德平霪雨害稼。
十三年,章丘、淄川大水,长清大旱。
十四年春,武定、海丰、商河大疫。
十六年春三月,岱庙灾,武定大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