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西安府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

 第五百三卷目录

 西安府部汇考十三
  西安府赋役考三
 西安府风俗考

职方典第五百三卷

西安府部汇考十三

西安府赋役考三

《合阳县志》原额户,六千七百口六万九千一十五,军户三千七百八十二匠户一百一十八。
顺治六年,实在人丁,三万四千五百五丁。银力二差,共该银,七千六百两五钱八分零。丁八地二分,认丁银额派,六千八十两四钱六分。顺治六年,共折正中地,一万二千二百二十顷五十三亩八分六釐五毫。
除豁贾兴儿,及弃城将府地,一顷四亩五分四釐五毫。
实纳粮地,一万二千二百二十二顷四十九亩三分二釐。
每地一顷,每年该徵本折银,四两一钱九分二釐一毫一丝五忽九微九纤。
《澄城县志》顺治初,除节年,兵荒逃亡外,实在户,共一千八百二十有四。
原额地,凡五等,共折中地,一万二百五十四顷六十四亩五分七釐内。
水地,二十一顷五十二亩五分。
上地,一百八十七顷四十一亩七分。
中地,九千七百八十八顷一十亩一分。
下地,一百二十一顷九十八亩三分。
下下地,一百八十四顷七十亩九分。
嘉靖三十年,总计夏秋税粮,共四万一千一十八石五斗八升二合七勺五抄一撮内。
夏税,一万六千一百一十七石一斗七合八勺八抄四撮。
秋粮,二万五千一石四斗七升四合八勺六抄七撮。
马草,三万一千二百五十二束一十两。
农桑,一万五百六十二株该。
丝绵三百三十二斤一十四两,绢二百九十三疋一丈四尺。
棉花地,该棉花,三十七斤八两棉布一百八十二疋七尺二寸。
总计夏秋站,粮价,银七千一十七两一钱四分四釐八毫视旧站价,则增,九百一十一两一钱五分七釐内,夏站价银,三千八百七钱四分一釐。秋站价,银四千八百四钱三釐八毫。皇清俱改为地丁,粮入户房总解。
银力二差,共银六千八百二十二两三钱二分八釐零,内力差银,四千一百二十三两。银差银,二千六百九十九两三钱二分八釐零。
《白水县志》顺治四年,审编户,九百一十有七成丁,一万二千八十有六,概折一半。
顺治三年查覈丈量地,无大力者,负逃而熟荒,则不无异云。
知县王永命奉旨,查申粮原额,二万一千八十五石九斗五升。
实徵熟粮,一万二千七百五十五石六斗四升二合。
缺额荒粮,尚有八千三百三十石三斗一升一合,期年来。
开过荒地,计二万三千四百一亩一分五釐,备正供七百二两三分四釐五毫,开荒一亩,止纳粮银三分一,应杂差尽蠲免。
《韩城县志》阙。《华州志》原额人丁,三门九则,不等,共一万四千五百八十二丁,共折下下丁,二万三千四百四丁。每丁徵银,一钱六分七釐一毫九丝九忽三微七纤四尘。
共徵银,三千九百一十三两一钱三分四釐一毫四丝九忽六微。
顺治十四年,审出溢额,丁一百七丁。
共徵银,一十七两八钱九分三毫三丝三忽一纤八尘。
康熙元年,审出溢额丁,三千二百八十二丁。共徵银,五百四十八两七钱四分八釐三毫四丝五忽四微六纤八尘。
优免不尽,停免丁粮,银二百四十二两五钱三分五釐八毫二丝六忽六微。
康熙五年,水旱九等,共地五千一百五十一顷四十四亩九分六釐三毫。
共粮,二万四千三百一十八石二斗二升九勺。每石徵银,一两五钱四分四毫四丝四忽八微八纤三尘九渺。
共徵,折色银,三万七千四百六十两八钱七分八釐九毫七丝四忽三微一纤三尘三渺,内奉旨,免过荒地四百三十一顷四十五亩二釐零。
应免粮,一千七百八十二石二斗六升八合四勺四抄七撮。
应免银,二千七百四十五两四钱五分八釐一毫三丝二忽。
兴屯并节年,开垦共地,二百一十九顷九十五亩三分二釐七毫四丝。
开垦粮,七百八十六石五斗二升九合四勺八抄一撮七圭五粟一粒。
徵银,一千二百一十一两四钱二分七釐五毫四丝六微四纤三尘八渺。
通共实徵熟地,四千九百三十九顷九十五亩三分六釐二毫九丝。
徵粮,二万三千三百二十二石四斗八升四合九勺三抄四撮七圭五粟一粒。
徵银,三万五千九百二十六两八钱四分七釐六毫八丝二忽九微五纤七尘。
外收租粮,粟谷四十五石二斗一升四合五勺五抄,原系有粮无地,在于见徵九等地,粮之内通融,徵解,每石徵银,一两五钱四分四毫四丝四忽八微八纤三尘九渺。
该徵银,六十九两六钱五分五毫二丝二微四纤六尘九渺。
民粮内均徭,实徵银,二千二百六十三两七钱六分二釐一毫一丝七忽七微九纤五尘六渺。起运银,三万二千四百四十一两二钱五分九釐四毫九忽四微三纤七渺。
存留经费杂支站,支银一万五百四十一两三钱九釐五毫六丝六忽二微五纤四尘八渺。额外军丁增银,五十七两七钱六毫五丝九忽六微。
课程银,四十三两六钱五分。
地税,银三百两。
匠价银,八十九两五钱九分五釐。
《华阴县志》阙。《蒲城县志》原额户,共九千五百一十四。该民五千八百四十四军二千九百八十,杂六百九十口一十一万九千七百二十八。
康熙五年,户五千五百五十二。
顺治初年,金银铜铁地,一百七十七万九千三百七十四亩六釐四丝三忽七微五纤。
粮七万七千五百六十六石二斗七升九合二抄二撮五圭,蒋汉卿粮在内。
抛荒粮,一万四千,王刑厅踏看明白,呈报巡抚题,请奉旨,户部候覆三年,开六十六石一斗一合零。
四年开六百八十二石二斗六升六合零。五年开四十四石一斗五升二合。
七年开六十四石九斗七升八合四勺。
实在地,一百四十五万五千五百七十九亩七分二釐五毫九丝三忽八微五纤。
实徵粮,六万四千四百二十三石七斗七升六合九勺七抄二撮五圭每石一两二钱四分三釐起科。
新报,关东义隆孝同、三堡,并在城北关荒粮,一千九百七十三石二斗八升四合九勺三,抄知县张舜举续报。
银力二差,各项共徵银,八千四百八十五两三钱五分七釐及。
民壮工食衣械徵银,一千七百八十五两六钱。每遇科年,应加会试盘缠,及举人坊价,共银二百三两一钱一分六釐零外。
军装银,二十四两六分徵之军户。
匠价银,一百二十一两七钱七分,徵之匠户。商税课程银,七十二两五钱零,徵之市。
康熙五年,金银铜铁四等共地,一万六千六百五十七顷三十四亩二分九釐五毫二丝三忽七微五纤。
该徵,七万二千九百九十五石六斗三升八合一勺三撮五圭一粟一粒。
徵银,九万九百二十六两六钱九分七釐五毫六丝三忽八微九纤二尘三渺。
实行共丁,一十一万五千四百五十八丁半,每年徵银,四千二百九十二两一钱四分七釐四丝九忽二微八纤五尘一渺。
实徵共粮,徭银,五千七百五两七钱八分二毫二丝七忽六微二纤六尘七渺。
以上丁粮,共徵银,一十万九百二十四两六钱二分四釐八毫四丝八微五尘一渺内。
起运银,八万九千九百三十二两六钱六分八釐九毫八丝四忽二微五纤七尘一渺。
站支银,五千五百四十三两八钱五分六釐三毫三丝五忽一微二纤八尘七渺。
存留银,五千四百四十八两九分九釐五毫二丝一忽三微七纤九尘三渺。
《耀州志》阙。《同官县志》阙。《乾州志》阙。《武功县志》阙。《永寿县志》顺治十五年,黄册所载,仅存户,七百八十口九千七百八十四。
原额均徭银,一千五十六两七钱五分九釐八毫九丝九忽七微。于顺治九年,奉旨,除荒银五百五十九两六钱七分八釐四毫五丝九忽八微八纤七尘九渺。
实徵银,四百九十七两八分一釐四毫三丝九忽八微一纤二尘一渺。
原额人丁,除优免,外实行差丁,共折下下门,九千五百五十九丁,每丁徵银一钱九分一釐,共徵银一千八百二十五两七钱六分九釐。于顺治九年奉旨,豁免逃亡丁,三千三百二十七丁,除银六百三十五两四钱五分七釐。
节年招回人丁,一百九十丁该银三十六两二钱九分。
实丁,六千四百二十二丁,该银一千二百二十六两六钱二釐,于顺治十四年奉旨,停免丁,一百五十九丁,该银三十两三钱六分九釐起解。
军士入民籍,一例当差。
各色纳班人,匠,原额三十四名价银,并脚价共四钱九分五釐,该银一十六两八钱三分,遇闰每名加银四分五釐,共银一两五钱三分。原额五等地,共七千六十八顷六十一亩四分八釐一毫七丝,每亩起科不等,共额徵粮,一万一千五百五十二石九斗七升五合八勺六撮四圭四粟,每石徵银,一两二钱七分七釐三毫四丝八忽五纤五尘,共徵银一万四千七百五十七两八分六釐七毫七丝五忽九微九纤二渺。顺治九年,内奉旨,免过荒地三千九百二十七顷八十五亩八分零。
应免粮,六千七百一十二石四升九合二勺。应免银,八千五百七十三两五钱七分四釐九毫八丝内。
开垦并兴屯开垦荒地,八十三顷一十六亩八分。
该粮,一百三十一石八斗一升八合。
该银,一百六十七两六钱七分七釐四毫六丝三忽六微六纤六尘九渺五漠。
前县令李如瑾十三年起,十六年止,共开垦并清丈自首地,二百九十顷二十二亩七分,该粮四百五十八石六斗七升九合九勺六抄,该银五百八十六两二分六釐九丝二忽八微二纤五尘二渺,已入全书由单徵输。
《邠州志》阙。《三水县志》康熙十一年,编审新收四十丁。
共徵银,九百四十两五钱四分一釐零。
均徭银原额,一千二百一十八两五钱三分一釐四毫。内除荒银,六百八十两四钱一分零,秦属蠲免案内,免银六十六两九钱零。
实徵银,四百七十一两一钱六分五釐一毫零。匠价银二十八两二钱一分五釐。
停免银,六十九两二钱五分九釐六毫六忽。军籍银,三百二十两五钱四分六釐九毫八丝二忽一微九纤八尘七渺。
原额五等,共地八千二百二顷四亩九分五釐,亩科不同。
共额粮,二万六千一百七十二石七斗五升七合九勺零。
徵银,二万七千四百四十两三钱六分零。顺治七年,免过荒地,四千五百九十五顷八十五亩五分二釐二毫。
免粮,一万四千六百一十二石六斗二升三合九勺零。
除银,一万五千三百二十两三钱四分五釐零。康熙八年,秦属蠲免案内,免过兴屯捏报地,四百七十六顷四十九亩二分零。
豁粮,一千四百三十八石一勺七抄零。
除银,一千五百七两六钱四分五釐零。
实在地,三千一百四十九顷七十亩一分六釐。实在粮,一万一百二十二石一斗三升三合七勺零。
徵银,一万六百一十二两三钱七分四毫零,后因军需,议于乡宦,粮银每两加徵三钱,惟生员百姓不徵。
起运地丁,并裁充。各项共银,一万一千七百三十一两八钱五分三釐三毫二丝一忽五微六纤七尘六渺。
存留经费,杂支等项,共徵银,七百三十五两六钱四分一釐一毫九丝九忽二微二纤九尘二渺。
课程银,一十六两三钱,入起运。
换帖银,一十一两七钱,解充饷。
畜税,原无定额,因集市盈,虚收税,多寡尽数起解,民甚便之。
《淳化县志》阙。《长武县志》原额人丁,三等九则,不等,共折下下人丁,一万四千六百三十六丁,除匠价外,每丁徵银,九分零。应徵并匠价,共银一千三百九十二两五钱九分零,内除优免丁,三百一十四丁,该银二十九两二钱五分零。
行差丁,一万四千三百二十二丁,共额徵银一千三百六十三两三钱四分零,内除匠价,银二十九两二钱五釐,止该丁银,一千三百三十四两一钱四分零。
顺治七年九月内督抚具题,奉旨,豁免过逃亡丁共二千五百二十五丁,应除银二百三十五两二钱零。
实在丁,一万一千八百三十五丁,应徵银一千一百二两五钱五分二釐零。
优免丁,三百一十四丁,该银二十九两二钱五分零,昔有今无。
原额地,五等则各不同,共四千一百五十七顷一十四亩一分八釐四毫七丝五忽。
原额折本色粮,起科各不等,共本折粮,一万六千六百五十二石七斗八升八合五勺零。原额徵折色银,一万六千三百四十五两一钱六分六釐八毫九丝零,后经兵燹,又继以荒年,而人民每多离散,以致抛荒,向系九里并为三里。
顺治七年,题请蠲荒,免过无主荒地,各等则不同,共二千三百六十九顷一十亩零应,免粮九千四百五十七石七升二合七勺四撮二圭七粟八粒该,除银九千九百二十五两四钱六分六釐六毫五丝三忽九微二纤四尘。
实在地,一千八百七十四顷七十八亩八釐,该本折粮六千五百四十石五斗二升五合六勺八抄。
实徵折色银,六千四百一十九两七钱二毫三丝七忽四纤五尘五渺。
起运原额各部,及药味毛袄,军器钢铁,诸凡名色,原额银,一万三千七十一两五钱二分五釐四毫七丝五忽九微六纤九尘五渺。内除荒银七千八百二两八钱五釐二毫四丝六忽一微五纤三尘八渺。
实徵银,五千二百六十八两七钱二分二毫二丝九忽八微一纤五尘七渺。
存留支销,凡官俸廪粮,工食修理,纸薪及丁祭,厉坛,芒神,土牛,乡饮,并各司纸劄,学道给赏等项,与夫驿所站,银孤老布花,月粮岁贡,盘缠,会试,乡试盘缠,进士坊,价共银,六千一百四十五两六分九釐八毫一丝九忽八微,内除。
顺治九年,裁扣工食,及伞扇银,并官生俸廪,及除荒银,二千八百九十五两四钱一分二釐九毫六丝九忽六纤八尘七渺,实徵银二千四百七十六两一钱七分八毫六丝四忽九微三纤一尘三渺。
《潼关卫志》人丁,九百一十三丁,三门九则,共银,五百四两。上上门,七丁,每丁派银一两六钱二分。
上中门,二丁,每丁派银一两四钱七分五釐。上下门,二丁,每丁派银一两三钱。
中上门,三丁,每丁派银一两一钱。
中中门,一十六丁,每丁派银一两。
中下门,二十二,丁每丁派银九钱。
下上门,八十二丁,每丁派银八钱五分。
下中门,二百丁,每丁派银二钱八分。
下下门,五百三十九丁,每丁派银四钱五分三釐。
阌乡县解潼仓,银原额,二千四百六十四两九钱二分九釐四毫三丝四忽四,纤除荒,实解一千六百一十三两一钱二釐三毫八丝。
灵宝县解潼仓银同。
以上二项,今俱解西安布政司。
田赋已载《通志》
附盐法   《通志》州县《志》合载
西安府,属额销盐引,七万九千九百九十。引咸宁县附郭,额徵盐引,每年四千八百张,每季一千二百张。
咸阳县,盐每二百斤为一引,晋盐止通西安府,灵州盐止通凤翔府,踰境则为私贩,本县巡盐机兵之设以此。
茶每百斤为一引,汉中府有司收贮于西番,易马私贩,自潼关以西,至甘肃等处通行,禁革本县,巡茶机兵之设以此。
兴平县,明初食盐钞,银四百七十二两四钱九分二釐。皇清食盐退,引额徵,二千四百八十八张。
商州盐引,一千三百张每季纳三百二十五张,额出盐店,后因无店摊派,地方引价腾贵,民甚苦之,巡按石得其情,豁除一半。
雒南县盐引,六百引,每季纳一百五十张。朝邑县盐钞,十有七万六千八百四十贯,贯准银三釐。
合阳县,食盐钞,二十一万五十二贯,折银计五百七十一两五钱八分。
白水县,盐钞三百四十八两五钱七分七釐二毫,闰加二十九两四分八釐一毫。
华州盐引,旧额二千八百有奇。
华阴县,盐钞银二百九十五两有奇。
蒲城县,盐钞银一百二十八两八钱零。
乾州,食盐运城,每岁计报二十四功,纳盐引一千二百道。
乾民旧有茶商,自汉中纳引至西安一带,发买不能销引者,按季徵谷入官,其来旧矣。近者奸计百出,诡名买引,甚有外境棍徒,借籍乾州,虚报家属以肆欺罔,及至催引,徵谷寂无以应,或株求同户,同名者充焉,此亦民之隐害也。武功县,食盐钞八万九千三百一十六贯,折银三釐计二百六十七两九钱四分八釐。
永寿县,盐银二百一十四两七钱五分八釐。三水县,盐额引六百张,本县食河东盐,山沟间阻商贩不至,募里民八名,接卖销引,近林邑令招商,运盐,按季销引,民始称便。
淳化县,盐钞折银二百二十九两五钱三分。
《馀州县志》俱不载。〈按茶法各志不详,因附盐法之内。〉西安府风俗考     《州》《县》志合载本府
《汉书·地理志》:昔后稷封斄,公刘处豳,太王徙岐,文王作酆,武王治镐,其民有先王遗风,好稼穑,务本业,故豳诗言农桑衣食之本甚备。
汉都长安,徙齐诸田,楚昭、屈、景及功臣。吏二千石、高訾富人豪桀并兼之家于诸陵。是故五方杂厝,风俗不纯。其世家则好礼文,富人则商贾为利,豪桀则游侠通奸。又郡国辐凑,浮食者多,民去本就末,列侯贵人车服僭上,众庶放效,羞不相及,嫁娶尤崇侈靡,送死过度。
《隋书》:京兆王都所在,俗具五方,人物混淆,秀竞杂错。去农从商,争朝夕之利,游手为事,竞刀锥之末。贵者崇侈靡,贱者薄仁义,豪强者纵横,贫窭者窘蹙。桴鼓屡惊,盗贼不禁,至于外郡三辅。大抵与京师不异。
朱子诗注:雍州土厚水深,其民厚重,质直、以善导之,则易兴起而笃。于仁义,以猛驱之则,其强
毅果敢之资,亦足以强兵力农,而成富强之业。《长安县志》:长安一邑,尤称近古,卓有先王遗风。士尚气节,人多醇朴,市交不欺,多集商贾,翁妇非礼,不见面,伯氏于弟妇,虽礼问,不通,此则风俗之最美者,城市衣履,大半布素,屋宇质陋,器惟瓦瓷,后进事,先达以长者,礼坐。语皆巽,让不敢先学校称呼,率皆以字,不以号,冠婚丧祭。悉遵会典,家礼,且迩年以来士大夫,讲明理学,家修。邹鲁烈妇,孝子接踵而出,昔人所谓以善道之则,易兴起,而笃于仁义。
士多兼农,择师远游者鲜。
农勤作苦,甘淡薄作,奸者少。
百工不尚技巧,作无用。
商贾多,不量力,竞事奢侈,外似富而内无,深藏。婚嫁有结亲,纳采通信,下财亲迎拜门,迎三诸仪,及割巾,冲喜孝里,服之风。士大夫不论财装,赀甚盛,馀民论财有差。
丧礼,初疾病,迁居正寝,请遗言,既绝,哭踊易服。披发,讣告亲族,治棺设帏饭含。入殓,设灵座魂帛铭旌功布,悉如礼三日成服,设奠行三献,礼亲族。是日,来奠,亦有丧仪,未备。更至首七,或二三四七,甚至五六七,及百日者,亦曰:成服大昧成服之义,百日内,亲友馈馔曰:代庖成服,期馈布帛巾履,曰:收头期,而小祥,曰:周年再期,而大祥曰:二周年,主人设祭亲族亦来祭。
葬礼,先期卜吉,卜地治椁,告奠冥器,香亭仪仗,鼓乐,请祀土题,主官及赞礼者,亲友致祭,请主人临祭,乃祭,祭毕,依时安葬,庐墓者,不归。否则抱神主哭,归安于灵位,事竣谢客,曰谢香纸。率过于厚民间,多用浮屠,演乐剧,遇七七百日,及葬,常用之俗,曰伴丧,力不给者,请贷亲族,亦有鬻屋产田园者,以故葬,有久不能举,或厝寺观,或,寄庄园,甚至积至数丧,而暴露毁坏者,每遇荒旱,当道督之甚,严而矫悍者,犹然匿之殊,为恨事。士大夫则否祭,则有家庙者,祭于庙,其馀遇期,或悬小影,或设木主祭之。
元旦 士大夫夙兴吉服,拜祖先,毕,以次拜父兄,出谒师长,亲族,三民鸡鸣起,拜祖先,毕,以次行礼,出拜族党,又有合族之会,曰拜官节,士大夫亦为之。凡礼仪,自十二月送饮食,亦自十二月,备元日至元宵,春硙不事,交易不行,至贫者亦过破五。
元宵 为粘糕,面茧,俗为乞蚕,及元宵圆以献祖先,馈亲友,唯新亲为盛,佐以衣物、酒果、花火灯烛之属,谓之宁灯,贫富有差,富贵家盛举花灯,招宾朋集,饮,馀皆门悬灯火,以面作灯盏,逐室然之,乡村或结鳌山,击社鼓,扮神鬼像,谓之闹元宵,次日男女出游,曰游百病。
社日 新葬者,具祭品,冥镪酒、肴,请亲族男女至墓,所以祭。曰:上新坟,三年乃止。
上巳 无仪文,唯士大夫家,或携酒呼朋,游览胜,迹民不兴行。
清明 皆门插杨柳,男女各带柳枝,预日添土墓,上办香,楮巾帕,具酒肴、糕饼、招服,亲男女诣墓,所曰拜扫。祭馔焚楮毕,留少许,挂墓头,男女以次分席而飨,少年亦有携风筝,火炮者,举必在清明前数日,亦古人寒食遗意也。
四月八日 民间各带皂角枝。
端午 悬艾于门,为角黍,祀祖先,姻亲互相馈送,或佐以罗绮,麻布,香扇,符牌,艾虎,綵胜,雄黄,酒之属赠,亦不一新姻较胜。
六月六日 以面汤新果祀祖先,更以面烝果形,荐之出,书籍衣服,以晒俗为虫不齧。
七夕 用麦豆芽,女子皆设香花,拜星下,谓之乞巧。
中元 折麻谷,具纸酒,以献祖考,士大夫多至墓,所以祭俗云鬼节。
中秋 办月饼、瓜果、以献其先,亲友互相馈送,至夕,具酒肴饼果,招客聚饮,俗为玩月。
重阳 献花糕、尊亲为少者馈遗,或币帛酒果,有差,唯新姻为盛,士大夫携尊陇阜,曰登高。十月一日 早设祖先位,献餫饨,焚香,楮寒衣,士大夫必拜,焚墓所。
冬至 荐绅拜祖先,毕,拜父母,及师长,士亦如之,民亦间有行者。
腊月五日 民间多煮五色豆,散之。俗云:可避痘瘟。
八日 煮肉糜荐祖先,送邻舍,抛糜花木,俗谓不歇枝。
二十四日 贴灶马至夕,陈饧饼祀灶,主妇主之。
除夕 扫家庙,理木,主悬祖先像,贴春联,门神,挂桃符,民间挂纸马,少长咸集,拜祖先,毕,相聚饮,谓之守岁。童子多举火炮,亦古人爆竹馀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