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张姓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

 第二百三十五卷目录

 张姓部列传三
  魏
  张范〈弟承 昭〉 张辽
  张合       张既
  张苞       张杨
  张燕       张绣
  张鲁       张邈
  张超       张勋
  张晟       张琰
  张恭〈弟华 子就〉张臶
  张进       张缉
  张翁归      张晏
  吴
  张昭       张纮
  张温〈弟祗 白〉 张弥
  张惇       张俨
  张纯       张举
  张秉       张承
  张休       张奋
  张元       张尚
  张俶       张悌
  晋
  张华〈司空〉   张敏
  张敩       张固
  张鲂       张侧
  张奕       张载
  张协       张含
  张甝       张超
  张翰       张祎〈散骑常侍〉
  张韪       张林
  张辅       张光
  张燕〈张殷〉   张炅
  张迈       张承基
  张方       张昌
  张轨       张肃
  张咨       张斌
  张寔       张宝
  张闿       张亢
  张舆       张澄
  张乔       张茂
  张威       张骏
  张植       张宾
  张鸿       张重华
  张耀灵      张祚
  张瓘       张玲
  张彭祖      张元靓
  张世度      张悕
  张先       张廌
  张天锡      张颀
  张冲       张存
  张忠       张平
  张蚝       张凭
  张资       张珍
  张元化      张元之
  张祎〈郎中令〉  张敞
  张幸       张华〈南燕左仆射〉
  张恂       张瑛
  张湛       张穆
  张谭       张彦真

氏族典第二百三十五卷

张姓部列传三

张范〈弟承 昭〉

《魏志·张范传》:范,字公仪,河内修武人也。祖父歆,为汉司徒。父延,为太尉。太傅袁隗欲以女妻范,范辞不受。性恬静乐道,忽于荣利,徵命无所就。弟承,字公先,亦知名,以方正徵,拜议郎,迁伊阙都尉。董卓作乱,承欲合徒众与天下共诛卓。承弟昭时为议郎,适从长安来,谓承曰:卓阻兵而无义,固不能久;不若择所归附,待时而动。承然之,乃解印绶,与范避地扬州。袁术备礼招请,范称疾不往。遣承与相见,术问曰:孤以土地之广,士民之众,欲拟迹高祖,何如。承对曰:在德不在强。术不悦,承去之。太祖平冀州,遣使迎范。范以疾留彭城,遣承诣太祖,太祖表以为谏议大夫。太祖自荆州还,范得见于陈,以为议郎,参丞相军事,甚见敬重。范救恤穷乏,家无所馀。赠遗无所逆,亦终不用,及去,皆以还之。建安十七年卒。魏国初建,承以丞相参军祭酒领赵郡太守,政化大行。太祖将西征,徵承参军事,至长安,病卒。

张辽

《魏志·张辽传》:辽字文远,雁门马邑人也。本聂壹之后,以避怨变姓。少为郡吏。汉末,并州刺史丁原以辽武力过人,召为从事,使将兵诣京都。何进遣诣河北募兵,得千馀人。还,进败,以兵属董卓。卓败,属吕布,迁骑都尉。布为李傕所败,从布东奔徐州,领鲁相,时年二十八。太祖破吕布于下邳,辽将其众降,拜中郎将,赐爵关内侯。数有战功,迁裨将军。袁绍破,别遣辽定鲁国诸县。与夏侯渊围昌豨于东海,辽为说太祖神武。豨喜,随诣太祖。从讨袁谭,袁尚于黎阳,有功。复从攻邺,邺破,辽别徇赵国、常山,招降缘山诸贼,还太祖自出迎辽,引共载,以为荡寇将军。时荆州未定,复遣辽屯长社。陈兰、梅成以氐六县叛。其众转入灊山。灊中有天柱山,高峻二十馀里,道险狭,辽进到山下,攻之,尽掳其众。太祖论诸将功,曰:登天山,履峻险,以取兰、成,荡寇功也。太祖征孙权还,使辽与乐进、李典等将七千馀人屯合肥。孙权至辽夜募敢从之士,得八百人,先登陷阵,大呼自名,冲垒入,至权麾下。权大惊,见辽众少,乃聚围数重。辽直前急击,将麾下数十人出。复还突围,拔出馀众。权人马皆披靡,无敢当者。太祖大壮辽,拜征东将军。文帝即王位,转前将军。分封兄汎及一子列侯。还屯合肥,进爵都乡侯。文帝践阼,封晋阳侯。黄初二年,辽朝洛阳宫,文帝亲问破吴状。还屯雍丘。孙权叛,帝遣辽乘舟,至海陵,临江。权甚惮焉,是岁,辽与诸将破权将吕范。病笃,薨于江都,谥曰刚侯。子虎嗣,薨。子统嗣。

张合

《魏志·张合传》:合字隽乂,河间鄚人也。汉末应募讨黄巾,为军司马,属韩馥。馥败,以兵归袁绍。绍使拒公孙瓒。瓒破,合功多。太祖与袁绍相拒于官渡,绍遣将淳于琼等督运屯乌巢,太祖自将急击。合说绍引兵救之。郭图曰:合计非也。绍军溃。图惭,又更谮合,合惧,乃归太祖。拜偏将军,封都亭侯。后讨柳城,与张辽俱为军锋,以功迁平狄将军。太祖征张鲁,从散关入汉中,先遣合督步卒五千通路,鲁降,太祖还,留合与夏侯渊等守汉中,拒刘备。合别督诸军降巴东、巴西二郡。进军宕渠,为备将张飞所拒,引还南郑。拜荡寇将军。文帝即王位,以合为左将军,进爵都乡侯。及践阼,进封郑侯,明帝即位,遣南屯荆州,与司马宣王击孙权。诸葛亮出祁山。加合位特进,遣督诸军,拒亮将马谡于街亭。破之。亮复出,急攻陈仓帝驿召合到京。自幸河南城,置酒送合。合晨夜进至南郑,亮退,拜征西车骑将军。合识变数,善处营阵,料战势地形,无不如计。诸葛亮复出祁山,诏合督诸将西至略阳,亮还,合追至木门,与亮军交战,飞矢中右膝,薨,谥曰壮侯。子雄嗣。

张既

《魏志·张既传》:既字德容,冯翊高陵人也,年十六,为郡小吏。后历右职,举孝廉,不行。太祖为司空,辟,未至,举茂材,除新丰令,治为三辅第一。袁尚拒太祖于黎阳,遣郭援高干与关中诸将合从。既说马腾等击干、援,大破之。其后张晟卫固张琰起兵。太祖以既为议郎,西徵马腾等,引兵击破之。封既武始亭侯。腾子超反,既从太祖破超于华阴,西定关右。以既为京兆尹。魏国建,为尚书,出为雍州刺史。太祖谓既曰还君本州,可谓衣绣昼行矣。张鲁降既,说太祖拔汉中民以实长安。文帝即王位,置凉州,以邹岐为刺史。凉州反帝,曰:非既莫能安凉州。乃召邹岐,以既代之。既至进击大破之。帝悦,徙封西乡侯。既临二州十馀年,政惠著闻,黄初四年薨。明帝即位,追谥曰肃侯。

张苞

《魏志·满宠传》:宠,守高平令。县人张苞为郡督邮,贪秽受取,干乱吏政。宠因其来在传舍,率吏卒出收之。

张杨

《魏志·张杨传》:杨字稚叔,云中人也。以武勇给并州,为武猛从事。灵帝末,天下乱,帝以所宠小黄门蹇硕为西园上军校尉,军京都,欲以禦四方,徵天下豪杰以为偏裨。太祖及袁绍等皆为校尉,属之。并州刺史丁原遣杨将兵诣硕,为假司马。灵帝崩,硕为何进所杀。杨复为进所遣,归本州募兵,得千馀人,因留上党,击山贼。进败,董卓作乱。杨遂以所将攻上党太守于壶关,不下,略诸县,众至数千人。山东兵起,欲诛卓。袁绍至河内,杨与绍合,复与匈奴单于于夫罗屯漳水。单于欲叛,绍、杨不从。单于执杨与俱去,绍使将曲义追击于邺南,破之。单于执杨至黎阳,攻破渡辽将军耿祉军,众复振。卓以杨为建义将军、河内太守。天子之在河东,杨将兵至安邑,拜安国将军,封晋阳侯。杨欲迎天子还洛,诸将不听;杨还野王。建安元年,杨奉、董承、韩暹挟天子还旧京,粮乏。杨以粮迎道路,遂至洛阳。谓诸将曰:天子当与天下共之,幸有公卿大臣,杨当捍外难,何事京都。遂还野王。即拜为大司马。杨素与吕布善。太祖之围布,杨欲救之,不能。乃出兵东市,遥为之势。其将杨丑,杀杨以应太祖。

张燕

《魏志·张燕传》:燕,常山真定人也,本姓褚。黄巾起,燕合聚少年为群盗,在山泽间转攻,还真定,众万馀人。博陵张牛角亦起众,自号将兵从事,与燕合。燕推牛角为帅,俱攻廮陶。牛角为飞矢所中,被创且死,令众奉燕,告曰:必以燕为帅。牛角死,众奉燕,故改姓张。燕剽捍捷速过人,故军中号曰飞燕。其后人众寖广,常山、赵郡、中山、上党、河内诸山谷皆相通,其小帅孙轻、王当等,各以部众从燕,众至百万,号曰黑山。灵帝不能征,河北诸郡被其害。燕遣人至京都乞降,拜燕平难中郎将。是后,董卓迁天子于长安,天下兵数起,燕遂以其众与豪杰相结。袁绍与公孙瓒争冀州,燕遣将杜长等助瓒,与绍战,为绍所败,人众稍散,太祖将定冀州,燕遣使求佐王师,拜平北将军;率众诣邺,封安国亭侯,邑五百户。燕薨,子方嗣。方薨,子融嗣。

张绣

《魏志·张绣传》:绣,武威祖厉人,骠骑将军济族子也。边章、韩遂为乱凉州,金城曲胜袭杀祖厉长刘隽。绣为县吏,閒伺杀胜,郡内义之。遂招合少年,为邑中豪杰。董卓败,济与李傕等击吕布,为卓报仇。绣随济,以军功稍迁至建忠将军,封宣威侯。济屯弘农,士卒饥饿,南攻穰,为流矢所中死。绣领其众,屯宛,与刘表合。太祖南征,军淯水,绣等举众降。太祖纳济妻,绣恨之。太祖闻其不悦,密有杀绣之计。计漏,绣掩袭太祖。太祖军败,二子没。绣还保穰,太祖比年攻之,不克。太祖拒袁绍于官渡,绣从贾诩计,复以众降。绣至,太祖执其手,与欢宴,为子均取绣女,拜扬武将军。官渡之役,绣力战有功,迁破羌将军。从破袁谭于南皮,复增邑,凡二千户。从征乌桓于柳城,未至,薨,谥曰定侯。子泉嗣,坐与魏讽谋反诛,国除。

张鲁

《魏志·张鲁传》:鲁字公祺,沛国丰人也。祖父陵,客蜀,学道鹄鸣山中,造作道书以惑百姓,从受道者出五斗米,故世号米贼。陵死,子衡行其道。衡死,鲁复行之。益州牧刘焉以鲁为督义司马,与别部司马张脩将兵击汉中太守苏固,鲁遂袭脩杀之,夺其众。焉死,子璋代立,以鲁不顺,尽杀鲁母家室。鲁遂据汉中,以鬼道教民,自号师君。其来学者,初皆名鬼卒。受本道已信,号祭酒。各领部众,多者为治头大祭酒。不置长吏,皆以祭酒为治,民裔便乐之。雄据巴、汉垂三十年。汉末,力不能征,遂就宠鲁为镇民中郎将,领汉宁太守,通贡献而已。民有地中得玉印者,群下欲尊鲁为汉宁王。鲁功曹巴西阎圃谏鲁不称,鲁从之。韩遂、马超之乱,关西民从子午谷奔之者数万家。建安二十年,太祖乃自散关出武都征之,至阳平关。鲁欲举汉中降,其弟卫不肯,率众数万人拒关坚守。太祖攻破之,遂入蜀。奔南山入巴中。左右欲悉烧宝货仓库,鲁曰:本欲归命国家,而意未达。今之走,避锐锋,非有恶意。宝货仓库,国家之有。遂封藏而去。太祖入南郑,甚嘉之。又以鲁本有善意,遣人慰喻。鲁尽将家出,太祖逆拜鲁镇南将军,待以客礼,封阆中侯,邑万户。封鲁五子及阎圃等皆为列侯。为子彭祖取鲁女。鲁薨,谥之曰原侯。子富嗣。

张邈

《魏志·张邈传》:邈字孟卓,东平寿张人也。少以侠闻,振穷救急,倾家无爱,士多归之。太祖、袁绍皆与邈友。辟公府,以高第拜骑都尉,迁陈留太守。董卓之乱,太祖与邈首举义兵。汴水之战,邈遣卫兹将兵随太祖。袁绍既为盟主,有骄矜色,邈正义责绍。绍使太祖杀邈,太祖不听。邈知之,益德太祖。太祖之征陶谦,敕家曰:我若不还,往依孟卓。后还,见邈,垂泣相对。其亲如此。吕布之舍袁绍从张杨也,过邈,临别,把手共誓。绍闻之,大恨。邈畏太祖终为绍击己也,心不自安。兴平元年,太祖复征谦,邈弟超,与陈宫等谋叛太祖。宫说邈迎布为兖州牧,据濮阳郡,太祖还击破布于钜野。布东奔刘备。邈诣袁术请救,未至,自为其兵所杀。

张超

《魏志·张邈传》:太祖征陶谦,邈弟超,与陈宫等谋叛太祖。宫说邈迎布为兖州牧,太祖还,击破布于钜野。布东奔刘备。邈从布,留超将家属屯雍丘。太祖攻围数月,屠之,斩超及其家。

张勋

《魏志·张邈传》:吕布袭取下邳,自称徐州刺史,袁术遣大将张勋攻布,布击之勋大破败。

张晟

《魏志·张既传》:河内张晟众万馀,寇崤、渑间。太祖以既为议郎,使西徵诸将马腾等,引兵击,破之。

张琰

《魏志·张既传》:张晟寇崤渑,弘农张琰起兵以应之。太祖以既为议郎,使西徵诸将马腾等,引兵击破之,斩琰首。

张恭〈弟华 子就〉

《魏志·阎温传》:先是,河右扰乱,隔绝不通,燉煌太守马艾卒官,府又无丞。功曹张恭素有学行,郡人推行长史事,乃遣子就东诣太祖,请太守。时酒泉黄华、张掖张进各据其郡,欲与恭艾并势。就至酒泉,为华所拘执,劫以白刃。就终不回,私与恭疏曰:大人率厉燉煌,忠义显然,岂以就在困厄之中而替之哉。恭即遣从弟华攻酒泉。别遣铁骑二百,东缘酒泉北塞,径出张掖北河,迎太守尹奉。于是张进须黄华之助;华顾恭兵,恐击其后,遂诣金城太守苏则降。就竟平安。黄初二年,下诏褒扬,赐恭爵关内侯。太和中卒,赠执金吾,就后为金城太守,父子著称于西州。

张臶

《魏志·管宁传》:钜鹿张臶,字子明,少游太学,学兼内外,后归乡里。袁绍前后辟命,不应,移居上党。并州牧高干表除乐平令,不就,遁徙常山,门徒且数百人,迁居任县。太祖为丞相,辟,不诣。太和中,诏求隐学之士能消灾复异者,郡累上臶,发遣,老病不行。广平太守卢毓到官三日,纲纪白承前致版谒臶。毓教曰:张先生所谓上不事天子,下不友诸侯者也。岂此版谒所可光饰哉。但遣主簿奉书致羊酒之礼。青龙四年辛亥诏书:张掖郡元川溢涌,激波奋荡,宝石负图,状像灵龟,宅于川西,嶷然磐峙,仓质素章,麟凤龙马,焕炳成形,文字告命,粲然著明。太史令高堂隆上言:古皇圣帝所未尝蒙,实有魏之祯命,东序之世宝。事班天下。任令于绰连赍以问臶,臶密谓绰曰:夫神以知来,不追已往,祯祥先见而后废兴从之。汉已久亡,魏已得之,何所追兴徵祥乎。此石,当今之变异而将来之祯瑞也。正始元年,戴鵀之鸟巢臶门阴,臶告门人曰:夫戴鵀阳鸟,而巢门阴,此凶祥也。乃援琴歌咏,作诗二篇,旬日而卒,时年一百五岁。

张进

《魏志·张既传》:文帝即王位,置凉州,以邹岐为刺史。张掖张进执郡守举兵拒岐。

张缉

《魏志·张既传》:既子缉,以中书郎稍迁东莞太守。嘉平中,女为皇后,徵拜光禄大夫,位特进,妻向为安成乡君。缉与中书令李丰同谋,诛。

张翁归

《魏志·张既传》:既小子,翁归爵关内侯。

张晏

《尚友录》:晏,字子传,中山人。所著有《西汉书音释》四十卷。

张昭

《吴志·张昭传》:昭字子布,彭城人也。少好学,善隶书,从白侯子安受《左氏春秋》,博览众书,与琅邪赵昱、东海王朗俱发名友善。弱冠察孝廉,不就,与朗共论旧君讳事,州里才士陈琳等皆称善之。汉末大乱,徐方士民多避难扬土,昭南渡江。孙策创业,命昭为长史、抚军中郎将,升堂拜母,如比肩之旧,文武之事,一以委昭。策临亡,以弟权托昭,昭率群僚立而辅之。上表汉室,下移属城,中外将校,各令奉职。权悲感未视事,昭身自扶权上马,陈兵而出,然后众心知有所归。昭复为权长史,授任如前。后拜绥远将军,封由拳侯。初,权当置丞相,众议归昭。权曰:方今多事,职统者责重,非所以优之也。乃用顾雍。权既称尊号,昭以老病,上还官位及所统领。更拜辅吴将军,班亚三司,改封娄侯,食邑万户。在里宅无事,乃著《春秋左氏传》解及《论语》注。昭每朝见,辞气壮厉,义形于色,曾以直言逆旨,中不进见。后蜀使来,称蜀德美,而群臣莫拒,权叹曰:使张公在坐,彼不折自废,安复自誇乎。权以公孙渊称藩,遣张弥、许晏至辽东拜渊为燕王,昭谏曰:渊背魏惧讨,远来求援,非本志也。若渊改图,欲自明于魏,两使不反,不亦取笑于天下乎。权与相反覆,昭意弥切。权不能堪,案刀而怒,昭熟视权。因涕泣横流。权掷刀致地,与昭对泣。然卒遣弥、晏往。昭称疾不朝。权恨之,土塞其门,昭又于内以土封之。渊果杀弥、晏。权数慰谢昭。昭不得已,然后朝会。昭容貌矜严,有威风,权常曰:孤与张公言,不敢妄也。举邦惮之。年八十一,嘉禾五年卒,谥曰文侯。

张纮

《吴志·张纮传》:纮字子纲,广陵人。少游学京都,还本郡,举茂才,公府辟,皆不就,避难江东。孙策创业,遂委质焉。表为正议校尉,从讨丹阳。策身临行陈,纮谏曰:夫主将乃筹谟之所自出,三军之所系命也,不宜轻脱。建安四年,策遣纮奉章至许宫,留为侍御史。少府孔融等皆与亲善。曹公闻策薨,欲因丧伐吴。纮谏。曹公从其言,即表权为讨卤将军,领会稽太守,曹公欲令纮辅权内附,出纮为会稽东部都尉。后权以纮为长史,从征合肥。权率轻骑将往突敌,纮谏,权纳纮言而止。既还,明年将复出军,纮又谏,遂止不行。纮建计宜出都秣陵,权从之。令还吴迎家,道病卒。年六十。纮著诗赋铭诔十馀篇。

张温〈弟祗 白〉

《吴志·张温传》:温字惠恕,吴郡吴人也。父允,以轻财重士,名显州郡,为孙权东曹掾,卒。温少修节操,容貌奇伟。权闻之,以问公卿曰:温当今与谁为比。大司农刘基曰:可与全综为辈。太常顾雍曰:基未详其为人也。温当今无辈。权曰:如是,张允不死也。徵到延见,文辞占对,观者倾竦,权改容加礼。罢出,张昭执其手曰:老夫托意,君宜明之。拜议郎、选曹尚书,徙太子太傅,甚见信重。时年三十二,以辅义中郎将使蜀。蜀甚贵其才。还,顷之,使入豫章部伍出兵,事业未究。权既阴衔温称美蜀政,又嫌其声名大盛,众庶炫惑,恐终不为己用,思有以中伤之,会暨艳事起,遂因此发举。斥还本郡。后六年,温病卒。二弟祗、白,亦有才名,与温俱废。

张弥

《吴志·张昭传》:权以公孙渊称藩,遣张弥、许晏至辽东拜渊为燕王,昭谏曰:渊背魏惧讨,远来求援,非本志也。若渊改图,欲自明于魏,两使不反,不亦取笑于天下乎。权与相反覆,卒遣弥、晏往。渊果杀弥、晏。

张惇

《吴录》:惇字叔方,吴郡人也。德量渊懿,清虚淡泊,又善文辞。孙权以为车骑将军,出补海昏令。

张俨

《文士传》:张俨、朱异、张纯三人共诣骠骑将军朱据,据闻三人才名,告各为赋,然后乃坐,纯乃赋席曰:席为冬设,簟为夏施。揖让而坐,君子攸宜。

张纯

《文士传》:吴郡张纯,少有令名,尝谒镇南将军朱据,据令赋三物,然后坐,纯应声便成,文不加点。

张举

《尚友录》:举仕吴为句章令,民有妻杀夫,因放火烧舍,诈称夫死于火。夫家疑而诉官,妻拒不承。举以猪二口,一杀之,一活之,乃积薪烧之,察杀者口中无灰,活者口中有灰,遂验其夫,口中果无灰,鞫之其妻服罪,人以为神明。

张秉

《万姓统谱》:秉,字仲节,阳羡人。时顾劭号知人,一见遂友之。劭为豫章太守,发在近路,值秉病,时送者百数,劭辞曰:张仲节以病不克来,恨不见之,暂还与别,诸君幸少时相待秉,自是声誉远播,仕吴至云阳太守。

张承

《吴志·张昭传》:昭长子承,字仲嗣,少以才学知名,与诸葛瑾、步骘、严畯相友善。权为骠骑将军,辟西曹掾,出为长沙西部都尉。讨平山寇,得精兵万五千人。后为濡须都督、奋威将军,封都乡侯。承为人壮毅忠谠,能甄识人物。诸葛恪年少时,众人奇其英才,承言终败诸葛氏者,元逊也。勤于长进,笃于物类,凡在庶几之流,无不造门。年六十七,赤乌七年卒,谥曰定侯。子震嗣。

张休

《吴志·张昭传》:昭子休,字叔嗣,弱冠与诸葛恪、顾谭等俱为太子登僚友,以《汉书》授登。从中庶子转为右弼都尉。权尝游猎,迨暮乃归,休上疏谏戒,权大善之,以示于昭。及登卒后,为侍中,拜羽林都督,平三典军事,迁扬武将军。为鲁王霸友党所谮,徙交州赐死,时年四十一。

张奋

《吴志·张昭传》:昭弟子奋年二十,造作攻城大攻车,为步骘所荐。昭不愿曰:汝年尚少,何为自委于军旅乎。奋对曰:昔童汪死难,子奇治阿,奋实不才耳,于年不为少也。遂领兵为将军,连有功效,至平州都督,封乐乡亭侯。

张元

《吴志·张纮传》:纮子元,官至南郡太守、尚书。

张尚

《吴志·张纮传》:纮子元,元子尚,孙皓时为侍郎,以言语辩捷见知,擢为侍中、中书令。皓使尚鼓琴,尚对曰:素不能。敕使学之。后宴言次说琴之精妙,尚因道晋平公使师旷作清角,旷言吾君德薄,不足以听之。皓意谓尚以斯喻己,不悦。后积他事下狱,皆追以此为诘,送建安作船。久之,又就加诛。

张俶

《吴志·孙皓传》:天纪元年初,驺子张俶多所谮白,累迁为司直中郎将,封侯,甚见宠爱,是岁奸情发闻,伏诛。

张悌

《襄阳记》:悌,字巨先,襄阳人,少有名理,孙休时为屯骑校尉,魏代蜀,吴人问悌,曰:司马氏得政以来,大难屡作,今又远征,何以能济,悌曰:曹操虽功盖华夏,民畏威,而不怀德,司马懿父子握柄除其烦苛,而布其平惠,蜀国无政令,因危而伐殆,其克乎。彼之得,志我之患也。吴人笑其言,而蜀果降于魏,晋伐吴,皓使悌帅众三万迎之,大败,诸葛靓迎悌共遁。悌垂涕曰:今日是我死日也。且我为儿童时,便为卿家丞相所拔,常恐不得其死,负名贤知顾,今以身徇社稷,复何遁邪。靓流涕去,悌为晋兵所杀。

张华

《晋书·张华传》:华字茂先,范阳方城人也。父平,魏渔阳郡守。华少孤贫,自牧羊,同郡卢钦见而器之。乡人刘放亦奇其才,以女妻焉。华学业优博,辞藻温丽,朗赡多通,图纬方伎之书莫不详览。少自修谨,造次必以礼度。勇于赴义,笃于周急。器识弘旷,时人罕能测之。初未知名,著鹪鹩赋以自寄。陈留阮籍见之,叹曰:王佐之才也。由是声名益著。郡守鲜于嗣荐华为太常博士。卢钦言之于文帝,转河南尹丞,未拜,除佐著作郎。顷之,迁长史,兼中书郎。朝议表奏,多见施用,遂即真。晋受禅,拜黄门侍郎,封关内侯。华彊记默识,时人比之子产。数岁,拜中书令,后加散骑常侍。帝谋伐吴,华赞成其计。以为度支尚书。及吴灭,进封广武县侯。出为持节、都督幽州诸军事、领护乌桓校尉、安北将军。徵为太常。以太庙屋栋折,免官。惠帝即位,以为太子少傅,楚王玮诛,华以首谋有功,拜右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侍中、中书监。尽忠匡辅,海内晏然。久之,论前后忠勋,进封壮武郡公。数年,为司空,领著作。初,赵王伦求尚书令,华固执不可,由是致怨,难作,被收害之于前殿马道南,夷三族。时年六十九。太安二年,诏:复华侍中、中书监、司空、公、广武侯。华著博物志,及文章并行于世。

张敏

《晋书·张载传》:载父收,蜀郡太守,载至蜀省父,道经剑阁。以蜀人恃险好乱,因著铭以作诫。益州刺史张敏见而奇之,表上其文,武帝遣使镌之于剑阁山。

张敩

《世语》:敩,字祖文,弘毅有干,正晋武帝世为广汉太守王浚在益州受中制,募兵讨吴,无虎符,敩收浚从事,列上,由此召敩,还,帝责敩何不密启,而便收从事。敩曰:蜀汉绝远,刘备尝用之,辄收臣,犹以为轻。帝善之,官至匈奴中郎将。〈按敩一本作勃就之子〉

张固

《世语》:敩子固,字元安,有敩风,为黄门郎,早卒。

张鲂

《始兴记》:合淮县白鹿城南有白鹿冈,晋咸康中,县令张鲂有德惠,白鹿群游城上冈,因以为名。

张侧

《晋书·武帝本纪》:太康元年三月,孙皓降。夏四月,遣兼侍中张侧、黄门侍郎朱震分使扬越,慰其初附。

张奕

《蜀世谱》:嶷孙奕,晋梁州刺史。

张载

《晋书·张载传》:载字孟阳,安平人也。父收,蜀郡太守。载性闲雅,博学有文章。太康初,至蜀省父,道经剑阁。载以蜀人恃险好乱,因著铭以作诫。益州刺史张敏见而奇之,乃表上其文,武帝遣使镌之于剑阁山焉。载又为濛汜赋,司隶校尉傅元见而嗟叹,以车迎之,言谈尽日,为之延誉,遂知名。起家佐著作郎,出补肥乡令。复为著作郎,转太子中舍人,迁乐安相、弘农太守。长沙王乂请为记室督。拜中书侍郎,复领著作。载见世方乱,无复进仕意,遂称疾笃告归,卒于家。

张协

《晋书·张载传》:载弟协,字景阳,少有俊才,与载齐名。辟公府掾,转秘书郎,补华阴令、征北大将军从事中郎,迁中书侍郎。转河间内史,在郡清简寡欲。时天下已乱,所在寇盗,协遂弃绝人事,屏居草泽,守道不竞,以属咏自娱。拟诸文士作七命。世以为工。永嘉初,复徵为黄门侍郎,托疾不就,终于家。

张含

《陆机谢平原内史表》:今月九日魏郡太守遣兼丞张含赍板诏书印绶,假臣为平原内史。

张甝

《晋书·索靖传》:靖少有逸群之量,与乡人汜衷、张甝、索紒、索永俱诣太学,驰名海内,号称燉煌五龙。

张超

《尚友录》:俨子超,撰《吴录》三十卷。{{Annotation|按《隋书·经籍志》:晋有张勃,《吴录》三十
卷,此云张超,且言张俨之子,未知孰是。
}}张翰
《晋书·张翰传》:翰字季鹰,吴郡吴人也。父俨,吴大鸿胪。翰有清才,善属文,而纵任不拘,时人号为江东步兵。会稽贺循赴命入洛,经吴阊门,于船中弹琴。翰初不相识,乃就循言谭,便大相钦悦。问循,知其入洛,翰曰:吾亦有事北京。便同载即去,而不告家人。齐王囧辟为大司马东曹掾。囧时执权,翰谓同郡顾荣曰:天下纷纷,祸难未已。夫有四海之名者,求退良难。吾本山林间人,无望于时。子善以明防前,以智虑后。荣执其手,怆然曰:吾亦与子采南山蕨,饮三江水耳。翰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驾而归。著首丘赋。俄而囧败,人皆谓之见机。翰任心自适,不求当世。或谓之曰:卿乃可纵适一时,独不为身后名邪。答曰:使我有身后名,不如即时一杯酒。时人贵其旷达。性至孝,遭母忧,哀毁过礼。年五十七卒。其文笔数十篇行于世。

张祎

《晋书·张华传》:华子祎,字彦仲,好学,谦敬有父风,历位散骑常侍。

张韪

《晋书·张华传》:华子韪,儒博,晓天文,散骑侍郎。

张林

《晋书·张华传》:赵王伦难作,诈称诏召华,与裴頠俱被收。华将死,谓张林曰:卿欲害忠臣耶。林称诏诘之曰:卿为宰相,任天下事,太子之废,不能死节,何也。华曰:式乾之议,臣谏事具存,非不谏也。林曰:谏若不从,何不去位。华不能答。

张辅

《晋书·张辅传》:辅字世伟,南阳西鄂人,汉河间相衡之后也。少有干局,与从母兄刘乔齐名。初补蓝田令,不为豪彊所屈。时彊弩将军庞宗,西州大姓,护军赵浚,宗妇族也,故僮仆放纵,为百姓所患。辅绳之,杀其二奴,又夺宗田二百馀顷以给贫户,一县称之。转山阳令,太尉陈准家僮亦暴横,辅复击杀之。累迁尚书郎,封宜昌亭侯。转御史中丞。时积弩将军孟观与明威将军郝彦不协,而观因军事害彦,又贾谧、潘岳、石崇等共相引重,及义阳王威有诈冒事,辅并纠劾之。梁州刺史杨欣有姊丧,未经旬,车骑长史韩预彊聘其女为妻。辅为中正,贬预以清风俗,论者称之。后迁冯翊太守。是时长沙王乂以河间王颙专制关中,有不臣之迹,言于惠帝,密诏雍州刺史刘沈、秦州刺史皇甫重使讨颙。于是沈等与颙战于长安,辅遂将兵救颙,沉等败绩。颙德之,乃以辅代重为秦州刺史。当赴颙之难,金城太守游楷亦皆有功,转梁州刺史,不之官。楷闻辅之还,不时迎辅,阴图之。又杀天水太守封尚,欲扬威西土。召陇西太守韩稚会议,未决。稚子朴有武干,斩异议者,即收兵伐辅。辅与稚战于遮多谷口,辅军败绩,为天水故帐下督富整所杀。

张光

《晋书·张光传》:光字景武,江夏钟武人也。身长八尺,明眉目,美音声。少为郡吏,家世有部曲,以牙门将伐吴有功,迁江夏西部都尉,转北地都尉。以百馀人戍马兰山北,贼围之百馀日。光抚厉将士,屡出奇兵击贼,破之。梁王肜表授新平太守。属刘忱讨河间王颙,光起兵助忱。及军溃,颙擒光,壮之,表为右卫司马。陈敏作乱,除光顺阳太守,加陵江将军,率步骑五千诣荆州讨之。刺史刘弘雅敬重光,称为南楚之秀。敏败。弘表光有殊勋,迁材官将军、梁州刺史。先是,秦州人邓定抄盗,进逼汉中。光不得赴州,止于魏兴,乃结诸郡守共谋进取。抚绥荒残,百姓悦服。光于是却镇汉中。时逆贼李运、杨武等,自襄阳入汉中,光遣参军晋邈讨运,不剋。光乞师于氐王杨茂搜,茂搜遣子难敌助之。杨武厚赂难敌,难敌大喜,与运夹攻邈等。光婴城固守,自夏迄冬,愤激成疾。佐吏及百姓咸劝光退据魏兴,光按剑曰:吾受国厚恩,不能剪除寇贼,今得自死,便如登仙,何得退还也。声绝而卒,时年五十五。

张燕〈张殷〉

《晋书·张光传》:光,迁材官将军、梁州刺史。先是,秦州人邓定等二千馀家,饥饿流入汉中,保于城固,渐为抄盗。梁州刺史张殷遣巴西太守张燕讨之。定窘急,伪乞降于燕,并馈燕金银,燕喜,为之缓师。定密结李雄,雄遣众救定,燕退,定遂进逼汉中。太守杜正冲东奔魏兴,殷亦弃官而遁。光不得赴州,止于魏兴,乃结诸郡守共谋进取。燕唱言曰:汉中荒败,迫近大贼,剋复之事,当俟英雄。正冲曰:张燕受贼金银,不时进讨,阻兵缓寇,致丧汉中,实燕之罪也。光于是发怒,呵燕令出,斩之以徇。

张炅

《晋书·张光传》:光子炅,少辟太宰掾。

张迈

《晋书·张光传》:光,迁梁州刺史卒,子迈,多才略,有父风。州人推迈权领州事,与贼战没。

张承基

《晋书·惠帝本纪》:永平九年夏四月,邺人张承基等妖言署置聚党数千,郡县逮捕,皆伏诛。

张方

《晋书·张方传》:方,河间人也。世贫贱,以材勇得幸于河间王颙,累迁兼振武将军。永宁中,颙表讨齐王囧,遣方为前锋。及囧被长沙王乂所杀,颙及成都王颖复表讨乂,遣方率众自函谷入屯河南。惠帝遣皇甫商拒之,方以潜军破商之众,遂入城。东海王越等执乂,送于金墉城。方使炙杀之。于是大掠洛中官私奴婢万馀人,而西还长安。荡阴之役,颙又遣方入洛阳。于是复废皇后羊氏。方在洛久,兵士暴掠,议欲西迁,尚匿其迹,欲须天子出,因劫移都。乃请帝谒庙,帝不许。方遂悉引兵入殿迎帝,帝见兵至,避之于竹林中,军人引帝出。于是乱入宫閤,割流苏武帐为马帴。帝至长安,以方为中领军、录尚书事,领京兆太守。时豫州刺史刘乔檄称颍川太守刘舆迫胁范阳王虓距逆诏命,及东海王越等起兵于山东,乃遣方率步骑十万往讨之。方屯兵霸上,而刘乔为虓等所破。颙闻乔败,大惧,将罢兵,恐方不从,因令杀之。

张昌

《晋书·张昌传》:昌,本义阳蛮也。少为平氏县吏,武力过人,每自占卜,言应当富贵。好论攻战,侪类咸共笑之。及李流寇蜀,昌潜遁半年,聚党数千人。会壬午诏书发武勇以赴益土,人咸不乐西征,昌党因之诳惑。是岁江夏大稔,流人就食者数千口。太安二年,昌于安陆县石岩山屯聚,去郡八十里,诸流人及避戍役者多往从之。昌乃易姓名为李辰,据有江夏,即其府库。造妖言云:当有圣人出。山都县吏丘沈遇于江夏,昌名之为圣人,盛车服出迎之,立为天子,置百官。沈易姓名为刘尼,称汉后,以昌为相国,昌兄味为车骑将军,弟放广武将军,各领兵。于石岩中作宫殿。群小互相扇动,人情皇惧,江沔间一时焱起,竖牙旗,鸣鼓角,以应昌,旬月之间,众十三万。新野王歆上言:请台敕诸军,三道救助。于是刘乔据汝南,前将军赵骧据宛,助平南将军羊伊距守。昌遣其将军黄林为大都督,率二万人向豫州,乔遣将军李杨逆击,大破之。林等东攻弋阳。又遣其将马武破武昌,害太守,昌自领其众。西攻宛,破赵骧,害羊伊。进攻襄阳,害新野王歆。昌别率石冰东破江、扬二州,伪置守长。当时五州之境皆畏逼从逆。又遣其将陈贞、陈兰、张甫等攻长沙、湘东、零陵诸郡。昌虽跨带五州,树立牧守,皆盗桀小人而无禁制,人情渐离。是岁,诏以刘弘镇宛,弘遣司马陶侃等率众讨昌于竟陵,刘乔又遣将军李杨、督护尹奉总兵向江夏。侃等与昌苦战累日,大破之,昌乃沉窜于下俊山。明年秋,乃擒之,传首京师,同党并夷三族。

张轨

《晋书·张轨传》:轨字士彦,安定乌氏人,汉常山景王耳十七代孙也。家世孝廉,以儒学显。父温,为太官令。轨少明敏好学,有器望,与同郡皇甫谧善,隐于宜阳女几山。张华与轨论经义及政事损益,甚器之。卫将军杨珧辟为掾,除太子舍人,累迁散骑常侍、征西军司。轨以时方多难,阴图据河西。于是求为凉州。永宁初,出为护羌校尉、凉州刺史。于时鲜卑反叛,寇盗从横,轨到官,即讨破之,威著西州,化行河右,徵九郡冑子五百人,立学校,始置崇文祭酒,春秋行乡射之礼。永兴中,鲜卑若罗拔能皆为寇,轨遣司马宋配击之,斩拔能,威名大震。惠帝遣加安西将军,封安乐乡侯。永嘉初,会东羌校尉韩稚杀秦州刺史张辅,轨司马杨引言于轨,轨遣中督护汜瑗率众二万讨之,先遗稚书。稚得书而降。俄而王弥寇洛阳,轨遣军击破之,又败刘聪于河东。帝嘉其忠,进封西平郡公。于时天下既乱,所在使命莫有至者,轨遣使贡献,岁时不替。朝廷嘉之,屡降玺书慰劳。光禄傅祗、太常挚虞遗轨书,告京师饥匮,轨即献马五百匹、毯布三万疋。帝遣使者进拜镇西将军、都督陇右诸军事,封霸城侯。策未至,而王弥遂逼洛阳,轨遣将军张斐等率精骑五千来卫京都。及京都陷,斐等皆没于贼。中州避难来者日月相继,分武威置武兴郡以居之。闻秦王入关,乃驰檄关中,翼卫乘舆。俄而秦王为皇太子,遣使拜张轨为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悯帝即位,进位司空,固让。是时刘曜寇北地,轨又遣参军曲陶领三千人卫长安。帝遣大鸿胪辛攀拜轨侍中、太尉、凉州牧、西平公,轨又固辞。在州十三年,寝疾,遗令曰:吾无德于人,今疾病弥留,殆将命也。文武将佐咸当弘尽忠规,务安百姓。善相安逊,以听朝旨。表立子寔为世子。卒年六十。谥曰武公。

张肃

《前凉录》:肃,寔之叔父也,为建威将军,西海太守,刘曜逼长安,肃闻京师危迫,请为先锋入援,寔以肃年老弗许,肃曰:狐死首丘,心不忘本,钟仪在晋,楚弁南音。肃受晋宠剖符列位,难至不奋,何以为人臣。寔曰:门户受重恩,自当合族效死,忠卫社稷,以申先公之志,但叔父春秋已高,气力衰竭,军旅之事,非耆耄之所堪也。乃止。及闻长安不守,悯帝蒙尘悲愤而卒。

张咨

《前凉录》:咨,燉煌人也。仕轨为著作郎,撰《凉记》八卷,多记轨事。

张斌

《前凉录》:斌,字洪茂,燉煌人。作《葡萄酒赋》,文致甚美,初举孝廉,梦竖竿中天,以问索紞,紞曰:此未字也。既而果停。

张寔

《晋书·张轨传》:轨子寔,字安逊,学尚明察,敬贤爱士,以秀才为郎中。永嘉初,请还凉州,许之,改授议郎。及至姑臧,以讨曹祛功,封建武亭侯。寻迁西中郎将,进爵福禄县侯。建兴初,除西中郎将,领护羌校尉。轨卒,州人推寔摄父位。悯帝因下策书授持节、都督凉州诸军事、西平公。军士张冰得玺,文曰皇帝玺。群僚上庆称德,寔曰:孤常忿袁本初拟肘,诸君何忽有此言。因送于京师。下令国中曰:自今有面刺孤罪者,酬以束帛;翰墨陈孤过者,答以筐篚;谤言于市者,报以羊米。贼曹佐高昌隗瑾进言,寔纳之,增位三等。会刘曜逼长安,寔遣将军王该率众以援京城。帝嘉之,拜都督陕西诸军事。帝将降于刘曜,下诏于寔进大都督、凉州牧、侍中、司空,承制行事。寔以天子蒙尘,冲让不拜。遣太府司马韩璞、灭寇将军田齐、抚戎将军张阆、前锋督护阴预步骑一万,东赴国难,会悯帝崩问至,素服举哀,大临三日。是岁,元帝即位于建邺,改年大兴,寔犹称建兴六年,不从中兴之所改也。初,寔寝室梁间有人像,无头,久而乃灭,寔甚恶之。京兆人刘弘者,挟左道,客居天梯第五山,然灯悬镜于穴中为光明,以惑百姓。帐下阎沙、牙门赵仰信之,密与寔左右十馀人谋杀寔,奉弘为主。寔潜知其谋,收弘杀之。沙等不知,以其夜害寔。在位六年。私谥曰昭公,元帝赐谥曰元。子骏,年幼,弟茂摄事。

张宝

《蜀录》:宝,略阳人,仕雄为别将,天水訇琦等叛,杀太尉离,宝弟全在琦中,雄谓宝曰:汝能得梓潼,我以李离之官赏汝。宝素凶勇,乃反为奸先杀人,而亡,奔梓潼,琦等信之,委以心腹,会益州刺史罗尚遣使至梓潼慰劳琦等,琦等出迎,宝从后闭门,琦等奔巴西,遂得梓潼,雄即日拜宝为太尉。

张闿

《晋书·张闿传》:闿字敬绪,丹阳人,吴辅吴将军昭之曾孙也。少孤,有志操。太常薛兼进之于元帝。即引为安东参军。转丞相从事中郎,以母忧去职。既葬,帝强起之。及帝为晋王,拜给事黄门侍郎,领本郡大中正。以佐翼勋,赐爵丹阳县侯,迁侍中。帝践阼,出补晋陵内史,在郡甚有威惠。时所部四县并以旱失田,闿乃立曲阿新丰塘,溉田八百馀顷,以擅兴造免官。后公卿并为之言,帝感悟,乃下诏以闿为大司农。苏峻之役,闿与王导俱入宫侍卫。王导潜与闿谋,密宣太后诏于三吴,令速起义军。陶侃等至,假闿节,行征卤将军。闿到晋陵,运谷以给车骑将军郗鉴。又与蔡谟等招集义兵,以讨峻。峻平,以尚书加散骑常侍,赐爵宜阳伯。迁廷尉,以疾解职,拜金紫光禄大夫。寻卒,时年六十四。子混嗣。闿笺表文议传于世。

张亢

《晋书·张载传》:载弟亢,字季阳。才藻不逮二昆,亦有属缀,又解音乐伎术。时人谓载协亢、陆机云曰二陆三张。中兴初过江,拜散骑侍郎。秘书监荀崧举亢领佐著作郎,出补乌程令,入为散骑常侍,复领佐著作。述历赞一篇,见律历志。

张舆

《晋书·张华传》:华子祎,祎子舆,字公安,袭华爵。避难过江,辟丞相掾、太子舍人。

张澄

《南史·张裕传》:裕曾祖澄,晋光禄大夫,澄当葬父,郭璞为占墓地,曰:葬某处,年过百岁,位至三司,而子孙不蕃。某处年几减半,位裁卿校,而累世贵显。澄乃葬其劣处。位光禄,年六十四而亡,其子孙遂昌云。

张乔

《前赵录》:雁门乌丸反,刘琨闻之,亲率兵东出,收兵于常山,及中山刘聪使部将郝诜、张乔将兵来拒。

张茂

《晋书·张轨传》:轨子寔,寔弟茂,字成逊,虚靖好学,不以世利婴心。建兴初,南阳王保辟从事中郎,又荐为散骑侍郎、中垒将军,皆不就。二年,徵为侍中,以父老固辞。寻拜平西将军、秦州刺史。太兴三年,寔既遇害,州人推茂为大都督、太尉、凉州牧,茂不从,但受使持节。以兄子骏为抚军将军、武威太守、西平公。岁馀,茂筑灵均台。武陵人阎曾夜叩门呼曰:武公遣我来,曰:何故劳百姓而筑台。辛岩以曾妖妄,请杀之。茂曰:吾信劳人。曾称先君之令,何谓妖乎。凉州大姓贾摹,寔之妻弟也,势倾西土。茂诱而杀之,于是豪右迹屏,威行凉域。永昌初,茂使将军韩璞率众取陇西南安之地,以置秦州。太宁三年卒,临终,执骏手泣曰:昔吾先人以孝友见称。自汉初以来,世执忠顺。今虽皇舆播迁,汝当谨守人臣之节,无或失坠。在位五年。私谥曰成。无子,骏嗣位。

张威

《万姓统谱》:威,梁州人。时杨难敌攻梁州,刺史胡子祥弃城去,威起兵逐难敌,以其地归李蜀。

张骏

《晋书·张轨传》:轨子寔,寔子骏,字公庭,幼而奇伟。建兴四年,封霸城侯。十岁能属文,卓越不羁,而淫纵过度。及统任,年十八。太宁元年,黄龙见于揖次之嘉泉,右长史泛祎言于骏,宜因龙改号,以章休徵。不从,群僚劝称凉王。骏曰:此非人臣所宜言也。然境内皆称之为王。群寮又请骏立世子。骏纳之,遂立子重华为世子。先是,骏遣傅颖假道于蜀,通表京师。李雄弗许。骏又遣治中从事张淳称藩于蜀,托以假道焉。雄大悦。淳还至龙鹤,募兵通表,后皆达京师,朝廷嘉之。骏议欲严刑峻制。参军黄斌进曰:臣未见其可。骏于坐擢为燉煌太守,于是励操改节,勤修庶政,总御文武,咸得其用,远近嘉咏,号曰积贤君。骏使其将杨宣率众越流沙,伐龟兹、鄯善,于是西域并降。鄯善王元孟献女,号曰美人,立宾遐观以处之。焉耆前部、于阗王并遣使贡方物。得玉玺于河,其文曰执万国,建无极。时骏尽有陇西之地,士马强盛,虽称臣于晋,而不行中兴正朔。于姑臧城南筑城,起谦光殿,穷尽珍巧。石勒杀刘曜,骏因长安乱,复收河南地,至于狄道。勒遣使拜骏官爵,骏不受。后惧勒强,遣使称臣于勒。初,建兴中,燉煌计吏耿访到长安,既而遇贼,不得反,奔汉中,因东渡江,以太兴二年至京师,屡上书,以本州未知中兴,宜遣大使,乞为乡导。时连有内难,许而未行。至是,始以访守治书御史,拜骏镇西大将军,校尉、刺史、公如故。骏受诏,遣部曲督王丰等报谢,上疏称臣,而不奉正朔。九年,复使访随丰等赍印板进骏大将军。自是每岁使命不绝。骏在位二十二年卒,时年四十。私谥曰文公,穆帝追谥曰忠成公。

张植

《前凉录》:植,仕骏为西域校尉,与奋威将军,牛霸蛮骑校尉张冲从沙州刺史杨宣征西域,时值六月至于流沙,无水,士卒渴甚,死者过半,植乃剪发肉袒徒跣升坛,恸泣祈雨,俄而云起西北,雨水成川,乃杀所乘马祭天,而去,遂平西域,以功拜西域都尉,重华时石虎使王擢麻秋等攻武威,进次金城太守,张冲告急,植复与奋威牛霸率骑救之,城陷引还。

张宾

《晋书·石勒载记》:张宾字孟孙,赵郡中丘人也。父瑶,中山太守。宾少好学,博涉经史,不为章句,阔达有大节,常谓昆弟曰:吾自言智算鉴识不后子房,但不遇高祖耳。为中丘王帐下都督,非其好也,病免。及永嘉大乱,石勒为刘元海辅汉将军,与诸将下山东,宾谓所亲曰:吾历观诸将多矣,独胡将军可与共成大事。乃提剑军门,大呼请见,勒亦未之奇也。后渐进规模,乃异之,引为谋主。机不虚发,算无遗策,成勒之基业,皆宾之勋也。及为右长史、大执法,封濮阳侯,任遇优显,宠冠当时,而谦虚敬慎,开襟下士无贤愚,造之者莫不得尽其情焉。肃清百寮,屏绝私昵,入则格言,出则归美。勒甚重之,每朝,常为之正容貌,简辞令,呼曰右侯而不名之,勒朝莫与为比也。及卒,勒亲临哭之,哀动左右,赠散骑常侍、右光禄大夫、仪同三司,谥曰景。将葬,送于正阳门,望之流涕,顾左右曰:天欲不成吾事邪,何夺吾右侯之早也。程遐代为右长史,勒与遐议,有所不合,辄叹曰:右侯舍我去,令我与此辈共事,岂非酷乎。因流涕弥日。

张鸿

《前燕录》:鸿,范阳人也。仕皝为黄门郎,甚宠爱之。鸿颐下忽生须三根,长寸馀,皝由是不悦,乃遣出宫使看鹅鸭。

张重华

《晋书·张轨传》:轨子寔,寔子骏,重华字泰临,骏第二子也,沉毅少言。父卒,时年十六。以永和二年自称持节、大都督、太尉、护羌校尉、凉州牧、西平公、假凉王,赦其境内。遣使奉章于石季龙。季龙使王擢、麻秋、孙伏都等侵寇不辍。金城太守张冲降于秋。于是凉州震动。重华扫境内,使其征南将军裴恒禦之。司马张耽举谢艾,兼资文武,明识兵略。重华以艾为中坚将军。进战,大破之。麻秋进攻枹罕。宁戎校尉张璩距之,短兵接战,斩二百馀人,烧其攻具。重华以艾为军师将军,率步骑三万,进军临河。乘胜击败之。重华自以连破勍敌,颇怠政事。是时石季龙西中郎将王擢屯结陇上,为苻雄所破,奔重华。重华厚宠之,使伐苻健。健遣苻硕禦之,战于龙黎。大败。重华痛之,素服为战亡吏士举哀号恸,各遣吊问其家。复授擢兵,使攻秦州,剋之。遣使上疏康献皇后诏报,进重华为凉州牧。将受诏,未及而卒。私谥昭公,后改桓公,穆帝赐谥敬烈。子耀灵嗣。

张耀灵

《晋书·张轨传》:轨子寔,寔子骏,骏子重华,重华子耀灵,字元舒。年十岁嗣事,称大司马、校尉、刺史、西平公。伯父长宁侯祚性倾巧,善承内外,初与重华宠臣赵长、尉缉等结异姓兄弟。长等矫称重华遗令,以祚辅政。长等议以耀灵冲幼,宜立长君。祚先烝重华母马氏,马氏遂命废耀灵为凉宁侯而立祚。祚寻害耀灵于东苑,私谥曰哀公。

张祚

《晋书·张轨传》:轨子寔,寔子骏,骏子祚,字太伯,博学雄武,有政事之才。既立,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凉州牧、凉公。淫暴不道。永和十年,僭称帝位。其夜,天有光如车盖,声若雷霆,震动城邑。明日,大风拔木。灾异屡见,而祚凶虐愈甚。其尚书马岌以切谏免官。郎中丁琪又谏,祚大怒,斩之。宗人张瓘镇枹罕,祚恶其强,遣其将易揣、张玲袭之,为瓘所破。瓘弟琚及子嵩率众入城祚被杀。〈按祚乃耀灵伯父兹以其僭立先后为序故载于此〉

张瓘

《前凉录》:瓘,祚宗人也。为河州刺史士众强盛,祚猜忌之,密遣兵图瓘,瓘率众拒之,杀祚于万秋阁,遂入姑臧,立元靓为凉王,自为凉州牧,瓘性猜恶,赏罚皆以爱憎,无复纲纪,郎中殷郇陈损益谏瓘,瓘曰:虎生三日自能食肉,不须人教也。由是人情不附,莫有言者,后又谋废元靓,而自立,事未遂,间与元靓同车出城,城西桥梁牢壮,而三梁忽摧折,又数见祚来,部从铠甲,举手指瓘,云:氐奴要当截汝头,瓘甚恶之。旧事正旦放鸟,瓘所放出手,辄死,有鹳来巢广夏门,弹逐不去,自往看之,宋混遣弟澄即于巢所害瓘,瓘临命语澄曰:汝荷婚姻而反为逆,皇天后土必当照之,我自可死,当令汝暨我矣。乃先杀妻子三十口,而自杀,先是太白守舆鬼占者,以为州分当有暴兵,瓘欲诛诸宋,以厌之而瓘竟为澄等所杀。

张玲

《晋书·张轨传》:祚宗人张瓘镇枹罕,祚恶其彊,遣其将易揣、张玲袭之。

张彭祖

《南史·张裕传》:裕祖彭祖,广州刺史。

张元靓

《晋书·张轨传》:轨子寔,寔子骏,骏子重华,重华子元靓,字元安。既立,自号大都督、大将军、校尉、凉州牧、西平公。诛祚二子,以张瓘为卫将军。瓘兄弟强盛,负其勋力,有篡立之谋。辅国宋混与弟澄共讨瓘。元靓以混为都督中外诸军事。混卒,又以澄代之。右司马张邕恶澄专擅,杀之。元靓乃以邕为中护军,叔父天锡为中领军,共辅政。邕淫纵,树党专权,国人患之。天锡腹心郭增、刘肃二人,计除之,不剋。邕逸走,率甲士反攻禁门。天钖上屋大呼,邕众闻之,悉散走,邕自刎死。于是天锡专政,潜害元靓,宣言暴薨。私谥曰冲公,孝武帝赐谥曰敬悼公。

张世度

《前凉录》:世度,燉煌人也。幼以孝让著称,游学京师,遇中州大疫,乡人宗族死于京师者十馀人,世度年十六,收恤殡葬,识者嘉之。

张悕

《前燕录》:悕,字文祖,清河武城人也。为燕豫州刺史。悕少孤贫,随母长于舅氏,令其牧羊,悕幼而好学,事母以孝闻,每日必于牧羊之暇,采樵二束,菜二本,一以供母,一以顾人,书昼则折木,叶学书,夜则以所书者读之。

张先

《晋书·苻健载记》:苻健,尽众西行,起浮桥于盟津以济。杜洪遣其将张先要健于潼关,健逆击破之。

张廌

《尚友录》:廌,乐成人。隐居颐志,不应辟命,一郡号为高士。家有苦竹数十顷,廌于竹中为屋,常居其中,王右军闻而造之,廌逃避竹中,不与相见。

张天锡

《晋书·张轨传》:轨子寔,寔子骏,天锡字纯嘏,骏少子也,小名独活。元靓死,国人立之,自号大将军、校尉、凉州牧、西平公。遣司马纶骞奉章请命。太和初,诏以天锡为大将军、大都督、督陇右关中诸军事、护羌校尉、凉州刺史、西平公。天锡数宴园池,政事颇废。时苻坚强盛,兵无宁岁。天锡甚惧,乃立坛刑牲,率典军将军张宁、中坚将军马芮等,遥与晋三公盟誓,献书大司马桓温,剋六年誓同大举。太元元年,苻坚遣其将苟苌、毛当、梁熙、姚苌来寇。天锡率万人顿金昌城。窘逼,降苻坚先为天锡起宅,至,以为尚书,封归义侯。坚大败于淮淝时,天锡为苻融征南司马,于阵归国。桓元时,欲招怀四远,乃用天锡为护羌校尉、凉州刺史。寻卒。

张颀

《前凉录》:颀,仕天锡,为西域校尉。天锡僭位元年,颀以旧怨杀曲俭,后颀见白狗,以刀斫之,不中,颀便倒地不起,左右见俭在傍,遂暴卒。

张冲

《前凉录》:冲,字长思,燉煌人。家财巨万,悉以散之乡闾,时人为之谣曰:推财不疑张长思。赵将麻秋进军武威,冲为金城太守,众寡不敌,遂以城降秋。

张存

《前凉录》:存,燉煌人。善针,存有奴好逃亡,存宿行针,缩奴脚不得动,欲使别更以针解之。

张忠

《晋书·张忠传》:忠字巨和,中山人也。永嘉之乱,隐于泰山。恬静寡欲,清虚服气,餐芝饵石,修导养之法。冬则缊袍,夏则带索,端拱若尸。无琴书之适,不修经典,劝教但以至道虚无为宗。其居依崇岩幽谷,凿池为窟室。弟子亦以窟居,去忠六十馀步,五日一朝。其教以形不以言,弟子受业,观形而退。立道坛于窟上,每旦朝拜之。食用瓦器,凿石为釜。左右居人馈之衣食,一无所受。年在期颐,而视听无爽。苻坚遣使徵之。使者至,忠沐浴而起,谓弟子曰:吾馀年无几,不可以逆时主之意。浴讫就车。及至长安,坚赐以冠衣,辞曰:年朽发落,不堪衣冠,请以野服入觐。从之。及见,乞还岱宗。坚以安车送之。行达华山,叹曰:我东岳道士,没于西岳,命也,奈何。行五十里,及关而死。使者驰驿白之,坚遣黄门郎韦华持节策吊,祀以太牢,褒赐命服,谥曰安道先生。

张平

《前秦录》:平,代郡人,一云谯国铚人,初仕石虎,为部将,闵之亡也。平帅所部称藩于燕,既而结援于秦,擢授大将军,冀州牧,平既跨有新兴雁门西河等诸郡,众十馀万,拜置征镇,自号并州刺史,寇掠秦境,坚遣车骑大将军晋公柳率兵禦之,柳等败绩,坚自将兵讨之,前锋邓羌分据汾上,获其养子蚝,平众大溃,惧而请降,坚赦之,仍署为右将军,晋遣参军桓宣就平,授平节度,加四品将军,即其所部捍禦北方,顷之豫州刺史祖逖出屯芦州,遣参军殷乂诣平,乂意轻平见大镬,欲铸作铁器,命破之。平曰:此是帝王大镬,天下定,后方当用之,奈何打破。乂曰:卿能保头,不而惜大镬耶。平太怒,于坐斩。乂阻兵固守,岁馀逖攻平破之平寻没于秦。

张蚝

《前秦录》:蚝,本姓弓,上党泫人也。膂力过人,能却曳牛走,城无高下皆可超越,张平爱之,养以为子,淫于平妾,平知而责之,蚝惭乃割阴以自誓,遂为阉人。铜台之战,蚝单马大呼,出入秦阵者四五,坚募人生致之前锋邓羌擒之,以献平,惧请降,坚拜平左将军,以蚝为虎贲中郎将,甚见宠爱,寻加广武将军,同前将军杨安攻拔苻廋于陕城,王猛督诸将伐燕,蚝以虎牙将军受猛节制,蚝与徐成等跨马运矛驰赴燕阵,燕兵大败,乘胜逐北,猛遂灭燕,以功进蚝位为前将军,晋叛臣袁瑾为桓温所围,遣使请救,坚遣蚝与王鉴率步骑二万救之,建元十二年以前禁将军与行,唐公洛会兵攻代昭,成帝逆战不胜,退遁阴山,遂平代地。十四年坚以蚝为并州刺史,十五年入为后将军,十八年晋杨亮攻涪城,坚遣蚝帅兵救之,蚝出斜谷,亮引兵退,建元末坚大举伐晋,蚝以骠骑将军为前锋,败谢丕于淝南,阳平公融因谢元之请,渡军却阵,势不能止,遂大败,坚至洛阳,遣蚝率羽林五千戍并州,丕即伪位,进蚝为侍中司空,封上党郡公,王永宣檄州郡推蚝为中军都督,蚝方面之勋不逮,邓羌而时人咸曰:邓羌张蚝俱万人敌也。

张凭

《晋书·张凭传》:凭字长宗。祖镇,苍梧太守。凭年数岁,镇谓其父曰:我不如汝有佳儿。凭曰:阿翁岂宜以子戏父邪。及长,有志气,为乡里所称。举孝廉,负其才,自谓必参时彦。初,欲诣刘惔,乡里及同举者共笑之。既至,惔处之下坐,神意不接,凭欲自发而无端。会王濛就惔清言,有所不通,凭于末坐判之,言旨深远,足畅彼我之怀,一坐皆惊。惔延之上坐,清言弥日,留宿至旦遣之。凭既还船,须臾,惔遣传教觅张孝廉船,便召与同载,遂言之于简文帝。帝召与语,叹曰:张凭勃窣为理窟。官至吏部郎、御史中丞。

张资

《后凉录》:资,仕光,为中书监,博学多才艺,文翰,温雅。光甚器之,资病,光博营救疗,有外国道人罗义云能差资病,光喜给赐甚厚,鸠摩罗什知义诳诈,乃告资曰:义不能为,益徒烦费耳。冥运虽隐,可以事试也。遂以五色丝作绳结之烧为灰末,投之水中,灰若出水,还成结者,病不可愈,须臾灰聚浮出复绳本形,义疗无效,少日资死,光悼惜之。

张珍

《后燕录》:珍,字文表,中山毋极人。仕宝度支尚书。

张元化

《尚友录》:元化,葛元弟子,尝寓汝州,有前知之明,一日召道士周元亨戒之,曰:吾化之后,毋损吾躯,壳既。化元亨遵其命,葬于城北,后五年有汝州卒戍蜀,逢一道士于山峡间,谓卒曰:能为我持一书与胡司马周尊师否。卒许之,反投书,二人开缄,乃元化亲札,谢二人厚葬之意,发棺视有故履存焉。宋政和中封冲妙先生。

张元之

《尚友录》:元之,自吏部尚书为吴兴太守,以才学显。与会稽内史谢元同年之郡,而元之名并于元,时人称为南北二元。

张祎

《晋书·张祎传》:祎,吴郡人也。少有操行。恭帝为琅邪王,以祎为郎中令。及帝践祚,刘裕以祎帝之故吏,素所亲信,封药酒一罂付祎,密令鸩帝。祎既受命而叹曰:鸩君而求生,何面目视息世间哉,不如死也。因自饮之而死。

张敞

《南史·张裕传》:裕父敞,侍御史度支尚书,吴国内史。

张幸

《南燕录》:幸,清河东武城人也。仕超东牟太守,后率户归魏。

张华

《南燕录》:华,清河东武城人也。有机办,仕德为给事黄门侍郎、中书令,屡进直言。仕超至左仆射,奉使至秦,辞令不屈,后为刘裕所获。

张恂

《南燕录》:恂,清河东武城人也。仕慕容氏散骑常侍,父悕,为俊尚书右仆射,恂随德南渡,因家于齐郡之临淄,后归仕魏。

张瑛

《南燕录》:瑛,幽蓟人也,为辟闾浑参军,常与浑作檄辞,多不逊,浑败德擒而让之,瑛神色自若,徐对曰:浑之有臣如韩信之有蒯通,通遇汉祖而蒙恕臣,遭陛下而婴戮,比之古人,窃为不幸,防风之诛臣实甘之,但恐尧舜之化未弘于四海耳。德初善其言,后竟杀之。

张湛

《北凉录》:湛,字子然,一字仲,元燉煌酒泉人,魏执金吾恭九世孙也。祖质仕凉,位至金城太守,父显有远略,李皓据有西夏,引为功曹,甚器异之。尝称之曰:吾之臧子原也。位至酒泉太守。湛弱冠知名,凉土好学能属文。

张穆

《北凉录》:穆,燉煌人也。博通经史,才藻清赡,蒙逊克姑臧,擢拜中书侍郎,委以机密。后蒙逊伐卑和,卤率众来降,遂循海而南至于盐池,祀西王母于寺,中有元石神图,乃命穆为之赋铭之于寺前。

张谭

《北凉录》:谭,字元庆,武威姑臧人也。为和宁令,政以德化为本,不务威刑,民有过者,讲《孝经》《忠臣孝子传》训导之。百姓爱之如父母,号曰慈君。

张彦真

《尚友录》:彦真,好学博闻,而任情不羁,意相合则倾身与交,如志好或乖,虽王公大人,终不屈也。尝叹曰:其有知我者,吴越可亲,苟或不然,毋宁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