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张姓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

 第二百三十六卷目录

 张姓部列传四
  宋
  张茂度      张邵
  张进之      张演
  张镜       张永
  张畅       张敷
  张楚       张兴世〈父仲子〉
  张说       张浩
  张淹       张辩
  张欣华      张续
  南齐
  张岱       张恕
  张敬儿      张恭儿
  张瑰       张冲
  张欣泰      张欣时
  张绪       张克
  张允       张融
  张盾
  梁
  张弘策      张卷
  张稷       张齐
  张惠绍      张充
  张率       张孝秀
  张景仁      张缅
  张缵〈从伯弘籍〉 张绾
  张嵊       张悌〈兄松 景〉
  张澄       张布
  张彪
  陈
  张种       张棱
  张讥       张正见
  张崖       张昭〈弟乾〉
  张冲之      张孝则

氏族典第二百三十六卷

张姓部列传四

张茂度

《宋书·张茂度传》:茂度,吴郡吴人,张良后也。名与高帝讳同,故称字。良七世孙为长沙太守,始迁于吴。高祖嘉,曾祖澄,晋光禄大夫。祖彭祖,广州刺史。父敞,侍中、尚书、吴国内史,茂度为何无忌镇南参军。顷之,出补晋安太守,卢循为寇,茂度受其符书,免官。复以为始兴相,郡经贼寇,廨宇焚烧,民物凋散。茂度刱立城寺,吊死抚伤,收集离散,民户渐复。在郡一周,徵为太尉参军,寻转主簿、扬州治中从事史。高祖西伐刘毅,茂度居守。留州事悉委之。军还,迁中书侍郎。元嘉元年,出为益州刺史。三年,太祖讨谢晦,诏益州遣军袭江陵,晦已平而军始至白帝。茂度与晦素善,议者疑其出军迟留,时茂度弟邵为湘州刺史,起兵应大驾,上以邵诚节,故不加罪,被代还京师。十八年,除会稽太守。素有吏能,在郡县,职事甚理。明年,卒官。

张邵

《宋书·张邵传》:邵,字茂宗,会稽太守裕之弟也。初为晋琅邪内史王诞龙骧府功曹,桓元徙诞于广州,亲故咸离弃之,惟邵情意弥谨,流涕追送。时变乱饥馑,又馈送其妻子。桓元篡位,父敞,降为廷尉卿。及武帝讨元,邵白敞表献诚款,帝大悦,命署其门曰:有犯张廷尉者,以军法论。卢循寇迫京师,使邵守南城。寻补州主簿。邵悉心政事,精力绝人。及诛刘藩,邵时在西州直庐,即夜诫众:及晓取办。帝曰:张邵可谓同我忧虑矣。十二年,武帝北伐,邵请见,曰:人生卮脆,必当远虑。穆之若邂逅不幸,谁可代之。帝曰:此自委穆之及卿耳。穆之卒,朝廷恇惧,便欲发诏以司马徐羡之代之,邵对曰:世子无专命,宜须北咨。信反,方使世子出命。武帝重其临事不挠,有大臣体。武帝受命,以佐命功,封临沮伯。谢晦反,遗书要邵,邵不发函,驰使呈帝。元嘉五年,转雍州刺史。江夏王义恭镇江陵,以为抚军长史。坐在雍州营私蓄,免官,削爵。后为吴兴太守,卒,追复爵邑,谥曰简伯。子敷、演、敬,有名于世。

张进之

《宋书·张进之传》:进之,永嘉安固人也。为郡大族。少有志行,历郡五官主簿,永宁、安固二县领校尉。家世富足,经荒年散其财,救赡乡里,遂以贫罄,全济者甚多。进之为太守王味之吏,味之有罪当见收,逃避投进之家,供奉经时,尽其诚力。以本村浅近,移入池溪,味之堕水沈没,进之投水拯救,相与沈沦,危而得免。时劫掠充斥,每入村抄暴,至进之门,辄相约勒,不得侵犯,其信义所感如此。元嘉初,诏在所蠲其繇役。

张演

《南史·张裕传》:裕子演,位太子中舍人

张镜

《南史·张裕传》:裕子镜少与光禄大夫颜延之邻居,颜谈义饮酒,喧呼不绝,而镜静默无言声。后镜与客谈,延之从篱边闻之,取胡床坐听,辞义清元。延之心服,谓客曰:彼有人焉。由是不复酣叫。仕至新安太守。演、镜兄弟中名最高。

张永

《宋书·张茂度传》:茂度子永字景云,初为郡主簿,出补馀姚令,入为尚书中兵郎。先是,尚书中条制繁杂,元嘉十八年,欲加治撰,徙永为删定郎,掌其任。二十二年,除建康令。又除广陵王诞北中郎录事参军。永涉猎书史,能为文章,善隶书,晓音律,骑射杂艺,触类兼善,又有巧思,益为太祖所知。纸及墨皆自营造,上每得永表启,辄执玩咨嗟,自叹供御者了不及也。二十九年,以永督济南乐安太原三郡诸军事,督王元谟、申垣等诸将,经略河南。为魏所败,为萧思话所收,系狱。三十年,元凶弑立,起永督东安东莞二郡诸军事。司空南谯王义宣起义,又板永督济南安乐太原三郡诸军事。事平,召为江夏王义恭大司马从事中郎,领中兵。太宗即位,除吏部尚书。未拜,会四方反叛,使持节、监青冀幽并四州诸军事,统诸将讨薛安都,累战克捷,破薛索儿等。薛安都据彭城请降,而诚心不款,太宗遣永与沈攸之以重兵迎之。安都招引魏兵至,永为所败。复值寒雪,脚指断落,仅以身免,失其第四子,降号左将军。永痛悼所失之子,服制虽除,犹立灵座,饮食衣服,待之如生。每出行,常别具名车好马,号曰侍从,有事辄语左右报郎君。以破薛索儿功,封孝昌县侯。元徽二年,迁使持节、都督南兖徐青冀益五州诸军事。永少便驱驰,志在宣力,年虽已老,志气未衰,优游闲任,意甚不乐,及有此授,喜悦非常,即日命驾还都。未之镇,值桂阳王休范作乱,永率所领出屯白下。休范至新亭。永众溃散,奔还,免官削爵,永亦愧叹发病。三年,卒。

张畅

《宋书·张畅传》:畅,字少微,吴郡吴人,吴兴太守邵兄子也。父祎。畅少与从兄敷、演、镜齐名,为后进之秀。起家为太守徐佩之主簿。州辟从事,衡阳王义季行参军,彭城王义康主簿,司徒祭酒,尚书主客郎。未拜,又除度支左民郎,江夏王义恭征北记室参军、晋安太守。又为义季安西记室参军、南义阳太守,临川王义庆卫军从事中郎,扬州治中别驾从事史,太子中庶子。世祖镇彭城,畅为安北长史、沛郡太守。元嘉二十七年,托跋焘南侵,江夏王义恭欲弃彭城南归,畅言乃止,焘至,遣尚书李孝伯传语,畅随宜应答,吐属如流,音韵详雅,风仪华润,孝伯及左右人并相视叹息。寻攻彭城南门,畅躬自前战,身先士卒。及焘北走,遣人语城内:须麦熟更来。义恭议欲芟麦。畅白世祖议,遂寝。太祖闻畅屡有正议,甚嘉之,召为南谯王义宣司空长史、南郡太守。二十年,元凶弑逆,义宣举兵,畅为元佐,居僚首,哀容俯仰,荫映当时,见之者皆愿为尽命。事平,徵为吏部尚书,夷道县侯。义宣既有异图,以畅民望,留之。畅遣门生下都,陈义宣衅状。义宣为逆,欲杀畅,竺超民保持,获免。既而自归为都官尚书,转侍中,领太子右卫率。孝建二年,出为会稽太守。大明元年,卒官,时年五十。谥曰宣子。

张敷

《宋书·张敷传》:敷,字景引,吴郡人,吴兴太守邵子也。生而母没。年数岁,问母所在,家人告之,敷虽童蒙,便有思慕之色。年十许岁,求母遗物,得一画扇,乃缄录之,每至感思,辄开笥流涕。性整贵,风韵甚高,好读元书,兼属文论,少有盛名。高祖见而爱之,以为世子中军参军,数见接引。永初初,迁秘书郎。尝在省直,中书令傅亮贵宿权要,闻其好学,过候之;敷卧不即起,亮怪而去。父邵为湘州,去官侍从。太祖版为西中郎参军。元嘉初,为员外散骑侍郎,秘书丞。江夏王义恭镇江陵,以为抚军功曹,转记室参军。迁正员郎。中书舍人。善持音仪,尽详缓之致,与人别,执手曰:念相闻。馀响久之不绝。张氏后进至今慕之,其源流起自敷也。迁黄门侍郎、始兴王浚后军长史司徒左长史。未拜,父在吴兴亡,报以疾笃,敷往奔省,自发都至吴兴成服,凡十馀日,始进水浆。葬毕,不进盐菜,遂毁瘠成疾。世父茂度每止譬之,辄更感恸,绝而复续。茂度曰:我冀譬汝有益,但更甚耳。自是不复往。未期而卒,时年四十一。

张楚

《南史·张进之传》:元嘉时益州梓潼人张楚,母疾,命在属纩,楚祈祷苦至,烧指自誓,精诚感悟,疾时得愈,见榜门曰孝行张氏之闾,易其里为孝行里。蠲租布三世,身加旌命。

张兴世〈父仲子〉

《宋书·张兴世传》:兴世,字文德,竟陵竟陵人也。少时家贫,南郡宗珍之为竟陵郡,兴世依之为客。白衣随王元谟伐蛮,每战,辄有禽获,元谟甚奇之。后随世祖镇寻阳,以补南中参军督护。入讨元凶,隶柳元景为前锋。事定,转员外将军,太宗即位,四方反叛。进兴世号龙骧将军,领水军,拒南贼于赭圻,相持久不决。兴世建议曰:贼据上流,兵强地胜。我今虽相持有馀,而制敌不足。今以兵数千,潜出其上,因险自固,随宜断截,中流一梗,粮运自艰。制贼之奇,莫过于此。沈攸之、吴喜并赞其计;贼败。兴世率军追讨,与吴喜共平江陵。迁左军将军,寻督南豫州六郡诸军事,封作唐县侯。废帝元徽三年,为通直散骑常侍。五年,以病,徙光禄大夫。顺帝升明二年,卒。兴世居临沔水,沔水自襄阳以下,至于九江,二千里中,先无洲屿。兴世初生,当其门前水中,一旦忽生洲,及至兴世为方伯,而洲上遂十馀顷。父仲子,由兴世致位给事。兴世欲将往襄阳,爱恋乡里,不肯去。尝谓兴世:我虽田舍老公,乐闻鼓角,可送一部,行田时吹之。兴世素恭谨畏法,譬之曰:此是太子鼓角,非田舍老公所吹。兴世欲拜墓,仲子谓曰:汝卫从太多,先人必当惊怖。兴世减撤而后行。兴世子欣业,当嗣封,会齐受禅,国除。

张说

《宋书·张畅传》:畅弟说,亦有美称。历中书吏部郎,侍中,临海王子顼前军长史、南郡太守。晋安王子勋建伪号于寻阳,召为吏部尚书,与邓琬共辅伪政。事败,杀琬归降。复为太子庶子,仍除巴陵王休若卫军长史、襄阳太守。四年,即代休若为雍州刺史、宁远将军。复为休若征西长史、南郡太守。六年,太宗于巴郡置三巴校尉,以补之,加持节、辅师将军,领巴郡太守。未拜,卒。

张浩

《宋书·张畅传》:畅子浩,官至义阳王昶征北咨议参军。

张淹

《宋书·张畅传》:畅子淹,世祖南中郎主簿。世祖即位,为黄门郎,封广晋县子。太子右卫率,东阳太守。免官。起为光禄勋,临川内史。太宗泰始初,与晋安王子勋同逆,率众至鄱阳,军败见杀。

张辩

《宋书·张茂度传》:茂度子辩,太宗亦见任遇,历尚书吏部郎,广州刺史,大司农。

张欣华

《南史·张兴世传》:兴世子欣华,为安成郡。

张续

《万姓统谱》:续,吴县人。清简寡欲,宋明帝时为太子中庶子。大中正后迁中书令,领国子祭酒。续长于《周易》,言精理奥,一时宗之。

南齐

张岱

《南齐书·张岱传》:岱,字景山,吴郡吴人也。祖敞,晋度支尚书。父茂度,宋金紫光禄大夫。岱少知名。郡举岱上计掾,不行,州辟从事。累迁尚书水部郎。出补东迁令。随王诞于会稽起义,以岱为建威将军,辅国长史,行县事。事平,为司徒左西曹。母年八十,籍注未满,岱便去官从实还养,有司以岱违制,将欲纠举。宋孝武曰:观过知仁,不须案也。后临海王为广州,豫章王为扬州,晋安王为南兖州,岱历为三府咨议,事举而情得。或谓岱曰:主王既幼,执事多门,而每能缉和公私,云何致此。岱曰:古人言一心可以事百君。我为政端平,悔吝之事,无由而及。元徽中,迁吏部尚书。王俭为吏部郎,时专断曹事,岱每相违执,及俭为宰相,以此颇不相善。建元元年,出为左将军、吴郡太守。太祖知岱清直。加给事中。世祖即位,以岱为散骑常侍、吴兴太守,秩中二千石。岱晚节在吴兴,更以宽恕著名。迁使持节、监南兖兖徐青冀五州诸军事、后将军、南兖州刺使。未拜,卒。年七十一,谥贞子。

张恕

《南齐书·张岱传》:岱兄子瑰、弟恕诛吴郡太守刘遐,太祖欲以恕为晋陵郡,岱曰:恕未闲从政,美锦不宜滥裁。太祖曰:恕为人,我所悉。且又与瑰同勋,自应有赏。岱曰:若以家贫赐禄,此所不论,语功推事,臣门之耻。

张敬儿

《南齐书·张敬儿传》:敬儿,南阳冠军人也。本名苟儿,宋明帝以其名鄙,改焉。父丑,为郡将军,官至节府参军。敬儿年少便弓马,有胆气,好射虎,发无不中。南阳新野风俗出骑射,而敬儿尤多膂力,求入队为曲阿戍驿将。稍官宁蛮府行参军。山阳王休祐镇寿阳,求善骑射人。敬儿为长史兼行参军,领白直队。泰始初,除宁朔将军。桂阳事起,隶太祖顿新亭,敬儿与黄回白太祖,诈降而取之,斩休范首。除骁骑将军。太祖以敬儿人位轻,不欲使为襄阳重镇。敬儿求之不已,乃微动太祖曰:沈攸之在荆州,公知其欲何所作。太祖笑而无言,乃以敬儿为持节、督雍梁二州郢司二郡军事,封襄阳县侯。敬儿至镇,厚结攸之,信馈不绝。得其事迹,密白太祖。攸之败于汤渚村自经死,居民送首荆州,敬儿使楯擎之,盖以青伞,徇诸市郭,乃送京师。进号征西将军,爵为公,徵为护军将军。敬儿武将,不习朝仪,闻当内迁,乃于密室中屏人学揖让答对,空中俯仰,如此竟日,妾侍窃窥笑焉。太祖即位,授侍中,中军将军。建元二年,迁车骑将军。太祖崩。遗诏加敬儿开府仪同三司,将拜,谓其妓妾曰:我拜后,应开黄閤。因口自为鼓声。敬儿妾尚氏居襄阳宅,敬儿虑不复外出,乃迎家口至都。启世祖,不蒙劳问,敬儿心疑。及垣崇祖死,愈惧,妻谓敬儿曰:昔时梦手热如火,而君得南阳郡。元徽中,梦半身热,而君得本州。今复梦举体热矣。有阉人闻其言,说之,世祖疑其有异志。永明元年,敕收敬儿。敬儿脱冠貂投地曰:用此物误我。少日,伏诛。

张恭儿

《南齐书·张敬儿传》:敬儿弟恭儿,不肯出官,常居上保村中,与居民不异。敬儿呼纳之甚厚,恭儿月一出视敬儿,辄复去。恭儿本名猪儿,随敬儿改名也。官至员外郎。在襄阳闻敬儿败,将数十骑走入蛮中,收捕不得。后首出,上原其罪。

张瑰

《南齐书·张瑰传》:瑰,字祖逸,吴郡人也。祖裕,宋金紫光禄大夫。父永,右光禄大夫。瑰解褐,为义恭所遇。迁太子舍人。初,永拒桂阳贼于白下,溃散,阮佃夫等欲加罪,太祖固申明之,瑰由此感恩自结。升明元年,刘秉有异图,弟遐为吴郡,潜相影响。因沈攸之事起,聚众三千人。太祖令瑰取遐。诸张世有豪气,瑰宅中常有父时旧部曲数百。遐召瑰,瑰伪受旨,与叔恕领兵十八人入郡,取遐,遐踰窗而走,斩之。献捷,太祖以告领军张冲,冲曰:瑰以百口一掷,出手得卢矣。即授辅国将军、吴郡太守,封义成县侯。瑰居室豪富,伎妾盈房,有子十馀人,常云其中要应有好者。建武末,屡启高宗还吴,见许。优游自乐。高宗疾甚,防疑大司马王敬则,以瑰素著干略,授平东将军。及敬则反,瑰遣将吏三千人迎拒于松江,闻敬则军鼓声,一时散走,瑰弃郡逃民间。事平,免官削爵。永元初,为光禄大夫。梁初复为光禄。天监四年卒。

张冲

《南齐书·张冲传》:冲,字思约,吴郡吴人。父柬,通直郎。冲出继从伯侍中景引。冲亦少有至性,随从叔永为将帅,朝廷以干力相待,故历处军校之官。永明八年,为假节、监青冀二州刺史事。冲父初卒,遗命曰:祭我必以乡土所产,无用牲物。冲在镇,四时还吴园中取果菜,流涕荐焉。永元元年,迁持节、督豫州军事。明年,迁督南兖兖徐青冀五州、辅国将军。其冬。封定襄侯。梁王义师起,东昏使拒西师。时竟陵太守房僧寄被代还至郢,东昏敕僧寄留守鲁山。僧寄谓冲曰:臣蒙先帝厚泽,实欲微立尘效。冲深相许诺,共结盟誓。乃分部拒守。明年二月,梁王出沔口。遣曹景宗等过江攻郢城,冲遣陈光静等开门出击,为义师所破,冲固守不出。病死。

张欣泰

《南齐书·张欣泰传》:欣泰,字义亨,竟陵人也。父兴世,宋左卫将军。欣泰少有志节,不以武业自居,好隶书,读子史。年十馀,诣吏部尚书褚渊,渊曰:张郎弓马多少。欣泰答曰:性怯畏马,无力牵弓。渊甚异之。建元初,历官宁朔将军,累除尚书都官郎。世祖与欣泰早经款遇,及即位,以为直阁将军,领禁旅。欣泰通涉雅俗,交结多是名素。下直辄游园池,著鹿皮冠,衲衣锡杖,挟素琴。有以启世祖者,世祖曰:将家儿何敢作此举止。后从车驾出新林,敕欣泰甲杖廉察,欣泰停杖,于松树下饮酒赋诗。世祖怒,遣出外,数日,意稍释,召还,谓之曰:卿不乐为武职驱使,当处卿以清贯。除正员郎。明帝即位,为领军长史,迁咨议参军。上书陈便宜二十条,其一条言宜毁废塔寺。帝并优诏报答。建武二年,魏围钟离城。欣泰为军主,随崔慧景救援。魏欲于邵阳洲筑城。慧景虑为大患。欣泰曰:魏所以筑城者,外示姱大,实惧我蹑其后耳。今若说之以罢兵,则其患自息。慧景从之。魏引退,而洲上馀兵万人,求输五百匹马假道,慧景欲断路攻之。欣泰说慧景曰:归师勿遏。慧景乃听魏过。帝以此皆不加赏。四年,出为永阳太守。永元初,还都。庐陵王安东司马。义师起,以欣泰为持节、督雍梁南北秦四州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军事。时少帝昏乱,人情咸伺事隙。欣泰与弟欣时密谋结太子右率胡松等十馀人,行废立,伏诛。

张欣时

《南齐书·张融传》:竟陵张欣,时为诸暨令。

张绪

《南齐书·张绪传》:绪,字思曼,吴郡吴人也。祖茂度。父寅。绪少知名,清简寡欲,叔父镜谓人曰:此儿,今之乐广也。州辟议曹从事,举秀才。建平王护军主簿,右军法曹行参军,司空主簿,抚军、南中郎二府功曹,尚书仓部郎。除巴陵王文学,太子洗马,北中郎参军,太子中舍人,本郡中正,车骑从事中郎,中书郎,州治中,黄门郎。宋明帝每见绪,辄叹其清淡。转太子中庶子,本州大中正,迁司徒左长史,领翊军校尉,转散骑常侍,领长水校尉,寻兼侍中,迁吏部郎,参掌大选。又迁侍中。袁粲、褚渊秉政,出绪为吴郡太守。迁祠部尚书,复领中正,迁太常,加散骑常侍,寻领始安王师。升明二年,迁太子太傅长史。齐台建,转散骑常侍,世子詹事。建元元年,转中书令。绪善言,素望甚重,太祖深加敬异。仆射王俭谓人曰:北士中觅张绪,过江未有人,不知陈仲弓、黄叔度能过之否耳。四年,初立国学,以绪为太常卿,领国子祭酒。世祖即位,转吏部尚书。永明元年,迁金紫光禄大夫,领太常。明年,领南郡王师,加给事中。三年,转太子詹事。每朝见,世祖目送之。谓王俭曰:绪以位尊我,我以德贵绪也。迁散骑常侍。复领中正。七年,领国子祭酒。卒时年六十八。谥简子。

张克

《南齐书·张绪传》:绪子克,苍梧世正员郎,险行见宠,坐废锢。〈按《南史》作张完。〉

张允

《南齐书·张绪传》:绪子允,永明中安西功曹,淫通杀人,伏法。

张融

《南齐书·张融传》:融,字思光,吴郡吴人也。祖祎。父畅。融有早誉,解褐为新安王北中郎参军。孝武起新安寺,僚佐多儭钱帛,融独儭百钱。帝曰:融殊贫,当序以佳禄。出为封溪令。从叔永出后渚送之,曰:似闻朝旨,汝寻当还。融曰:不患不还,政恐还而复去。广越嶂崄,獠贼执融,将杀食之,融神色不动,方作洛生咏,贼异之而不害也。浮海至交州,于海中作《海赋》。文辞诡激,独与众异。后还,为仪曹郎。寻摄祠、仓部二曹。兼掌正厨,自表解职。为安成王抚军仓曹参军,转南阳王友。辟太祖太傅掾,历骠骑豫章王司空咨议参军,迁中书郎。太祖素奇爱融,常曰:此人不可无一,不可有二。又为长沙王镇军、竟陵王征北咨议,并领记室,司徒从事中郎。永明八年,迁司徒右长史,黄门郎,太子中庶子,司徒左长史。建武四年,病卒。年五十四。文集数十卷行于世。

张盾

《南史·张裕传》:裕子永,永子瑰,瑰子盾,字士宣,以谨重称。为无锡令,遇劫,问劫何须,劫以刀斫其颊,盾曰咄咄不易,馀无所言。于是生资皆尽,不以介怀。为湘东王记室,出监富阳令。廓然独处,无所用心。身死之日,家无遗财,唯有文集并书千馀卷,酒米数瓮而已。

张弘策

《梁书·张弘策传》:弘策,字真简,范阳方城人,文献皇后之从父弟也。幼以孝闻。遭母忧,几至灭性。兄弟友爱,不忍暂离,虽各有室,常同卧起,世比之姜肱兄弟。起家齐邵陵王国常侍,迁奉朝请、西中郎江夏王行参军。弘策与高祖年相辈,幼见亲狎,恒随高祖游处。建武末,弘策从高祖宿,酒酣,语及时事。高祖曰:梁、楚间当有英雄兴。弘策曰:英雄今何在。高祖笑曰:安知非仆。弘策起曰:今夜之言,是天意也。请定君臣之分。高祖曰:舅欲效邓晨乎。是冬,魏军寇新野,高祖将兵为援。弘策从行。五年秋,高祖为雍州刺史,表弘策为录事参军,带襄阳令。高祖睹海内方乱,有匡济之心,密为储备,谋猷所及,唯弘策而已。义师起,以弘策为辅国将军、军主,领万人督后部军事。西台建,为步兵校尉,迁车骑咨议参军。及郢城平,乘势长驱,直指京邑,凡矶、浦、村落,军行宿次、立顿处所,弘策逆为图测,皆在目中。高祖入顿石头城,弘策屯门禁卫。城平,遣弘策入清宫,封检府库。迁卫尉卿,加给事中。天监初,加散骑常侍,洮阳县侯。东昏馀党作乱,烧神虎门、总章观,入卫尉府,弘策方救火,盗潜后害之,时年四十七。谥曰悯。子缅嗣。

张卷

《梁书·张稷传》:卷字令远,稷从兄也。少以知理著称,能清言,仕至都官尚书,天监初卒。

张稷

《梁书·张稷传》:稷,字公乔,吴郡人也。父永,宋右光禄大夫。稷所生母遘疾历时,稷始年十一,夜不解衣而养,永异之。及母亡,毁瘠过人,杖而后起。性疏率,朗悟有才略,与族兄充、融、卷等俱知名,时称之为四张。起家著作佐郎,不拜,频居父母忧,六载庐于墓侧。服除,为骠骑法曹行参军。齐永明中,为剡县令,略不视事,多为山水游。会贼唐瑶作乱,稷率厉县人,保全县境。入为太子洗马。武陵王为护军,转护军司马,寻为本州治中。明帝领牧,仍为别驾。时魏寇寿春,以稷为宁朔将军、军主,副尚书仆射沈文季镇豫州。魏众称百万,围城累日,时经略处分,文季悉委稷焉。军退,迁平西司马、宁朔将军、南平内史。永元末,徵为侍中,宿卫宫城。义师至,兼卫尉江淹出奔。稷兼卫尉,副王莹都督城内诸军事。时东昏淫虐,义师围城已久,城内思亡而莫有先发。北徐州刺史王珍国就稷谋之,使直閤张齐害东昏于含德殿。乃遣国子博士范云、舍人裴长穆等使石头城诣高祖,高祖以稷为侍中、左卫将军。高祖受禅,以功封江安县侯。为青、冀二州刺史。会魏寇朐山,诏稷权顿六里,都督众军。还,进号镇北将军。初郁州接边陲,民俗多与魏人交市。及朐山叛,或与魏通;稷宽弛无防。州人徐道角等夜袭州城,害稷,时年六十三。

张齐

《梁书·张齐传》:齐,字子响,冯翊郡人。世居横桑,或云横桑人也。少有胆气,张稷为荆府司马,齐从之,甚相知重。稷为南兖州。永元中,义师起,东昏徵稷归,都督宫城诸军事,外围渐急,齐日造王珍国,阴与定计。计定,夜引珍国就稷。明旦,与稷、珍国即东昏于内殿,齐手刃焉。明年,高祖受禅,封齐安昌县侯。天监二年,迁天门太守。十四年,迁信武将军、巴西、梓潼二郡太守。是岁,葭萌人任令宗因众之患魏也,杀魏晋寿太守,以城归款。鄱阳王遣齐,迎令宗。十五年,大破魏军于葭萌。齐在益部累年,讨击蛮獠,身无宁岁。其居军中,能身亲劳辱,与士卒同其勤苦。自画顿舍城垒,皆委曲得其便,调给衣粮资用,人人无所困乏。普通四年,迁信武将军、新兴、永宁二郡太守。未发而卒,时年六十七。谥曰壮。

张惠绍

《梁书·张惠绍传》:惠绍,字德继,义阳人也。少有武干,补竟陵横桑戍主。永元初,母丧归葬乡里。闻义师起,驰归高祖,拔为中兵参军,使与军主朱思远游遏江中,断郢、鲁二城粮运。郢城水军主沈难当帅轻舸数十挑战,惠绍击破,斩难当,尽获其军器。高祖践祚,封石阳县侯。天监六年,魏军攻钟离,诏左卫将军曹景宗督众军为援,进据邵阳。惠绍与冯道根、裴邃等攻断魏连桥,短兵接战,魏军大溃,还为左骁骑将军。出为持节、都督司州诸军事、信威将军、领安陆太守。徵还为左卫将军。十八年,卒,时年六十三。谥曰忠。

张充

《梁书·张充传》:充,字延符,吴郡人。父绪,齐特进、金紫光禄大夫。充少时,不持操行,好逸游。绪尝请假还吴,始入西郭,值充出猎,左手臂鹰,右手牵狗,遇绪船至,便放绁脱韝,拜于水次。绪曰:一身两役,无乃劳乎。充跪对曰:充闻三十而立,今二十九矣,请至来岁而敬易之。绪曰:过而能改,颜氏子有焉。及明年,便修身改节。学不盈载,多所该览,尤明《老》《易》,能清言,与从叔稷俱有令誉。起家抚军行参军,迁太子舍人、尚书殿中郎、武陵王友。后为司徒咨议参军,与琅琊王思远、同郡陆慧晓等,并为司徒竟陵王宾客。入为中书侍郎,寻转给事黄门侍郎。明帝作相,以充为镇军长史。出为义兴太守,为政清静,民吏便之。寻以母忧去职,服阕,除太子中庶子,迁侍中。义师近次,东昏召百官入宫省,朝士虑祸,或往来酣宴,充独居侍中省,不出閤。城内既害东昏,百官集西钟下,召充不至。高祖霸府开,以充为大司马咨议参军,迁梁王国郎中令、祠部尚书、领屯骑校尉,转冠军将军、司徒左长史。天监初,除太常卿。寻迁吏部尚书,居选称为平允。俄为散骑常侍、云骑将军。寻除晋陵太守,秩中二千石。徵拜散骑常侍、国子祭酒。转左卫将军。入为尚书仆射,顷之,除云麾将军、吴郡太守。下车恤贫老,故旧莫不欢悦。以疾自陈,徵为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未及还朝,十三年,卒于吴,时年六十六。诏赠侍中、护军将军。谥穆子。子最嗣。

张率

《梁书·张率传》:率,字士简,吴郡人。祖永。父瑰。率年十二,能属文,常日限为诗一篇,稍进作赋颂,至年十六,向二千许首。齐始安王萧遥光为扬州,召迎主簿,不就。起家著作佐郎。建武三年,举秀才,除太子舍人。与同郡陆倕幼相友狎,常同载诣左卫将军沈约,适任昉在,约谓昉曰:此二子后进才秀,皆南金也。迁尚书殿中郎。出为西中郎南康王功曹史,以疾不就。久之,除太子洗马。高祖霸府建,引为相国主簿。天监初。为鄱阳王友,迁司徒谢朏掾,直文德待诏省。敕使抄乙部书,又使撰妇人事二十馀条,勒成百卷。使工书人缮写,以给后宫。率又为《待诏赋》奏之,甚见称赏。手敕答曰:省赋殊佳。相如工而不敏,枚皋速而不工,卿可谓兼二子于金马矣。其年,迁秘书丞,引见玉衡殿。高祖曰:秘书丞天下清官,东南冑望未有为之者,今以相处,足为卿誉。其恩遇如此。四年,父忧去职。服阕后,久之不仕。七年,敕召出,除中权建安王中记室参军,预长名问讯,不限日。俄有敕直寿光省,治丙丁部书抄。八年,晋安王戍石头,以率为云麾中记室。王迁南兖州,转宣毅咨议参军,并兼记室。王还都,率除中书侍郎。十三年,王为荆州,复以率为宣惠咨议,领江陵令。府迁江州,以咨议领记室,出监豫章、临川郡。率在府十年,恩礼甚笃,累迁招远将军、司徒右长史、扬州别驾。率虽历居职务,未尝留心簿领,及为别驾奏事,高祖览牒问之,并无对,但奉答云事在牒中。高祖不悦。俄迁太子家令,与中庶子陆倕、仆射刘孝绰对掌东宫管记,迁黄门侍郎。出为新安太守,秩满还都,未至,丁所生母忧。大通元年,服未阕,卒,时年五十三。子长公嗣。

张孝秀

《梁书·张孝秀传》:孝秀,字文逸,南阳宛人也。少仕州为治中从事史。遭母忧,服阕,为建安王别驾。顷之,遂去职归山,居于东林寺。有田数十顷,部曲数百人,率以力田,尽供山众,远近归慕,赴之如市。孝秀性通率,不好浮华,常冠谷皮巾,蹑蒲履,手执栟榈皮麈尾。服寒食散,盛冬能卧于石。博涉群书,专精释典。善谈论,工隶书,凡诸艺能,莫不明习。普通三年,卒,时年四十二,室中皆闻有非常香气。太宗闻,甚伤悼焉,与刘慧斐书,述其贞白云。

张景仁

《南史·张景仁传》:景仁,广平人也。父梁天监初为同县韦法所杀,景仁时年八岁。及长,志在复雠。普通七年,遇法于公田渚,手斩其首以祭父墓。事竟,诣郡自缚,乞依刑法。太守蔡天起上言于州。时简文在镇,乃下教褒美之,原其罪,下属长蠲其一户租调,以旌孝行。

张缅

《梁书·张缅传》:缅,字元长,车骑将军弘策子也。年数岁,外祖中山刘仲德异之,尝曰:此儿非常器,为张氏宝也。齐永元末,义师起,弘策从高祖入伐,留缅襄阳,年始十岁,每闻军有胜负,忧喜形于颜色。天监元年,弘策任卫尉卿,为妖贼所害,缅痛父之酷,丧过于礼,高祖遣戒喻之。服阕,袭洮阳县侯,召补国子生。起家秘书郎,出为淮南太守,时年十八。高祖疑其年少未闲吏事,乃遣主书封取郡曹文案,见其断决允惬,甚称赏之。还除太子舍人、云麾外兵参军。缅少勤学,自课读书,手不辍卷,尤明后汉及晋代众家。客有执卷质缅者,随问便对,略无遗失。殿中郎缺,高祖谓徐勉曰:此曹旧用文学,且居鹓行之首,宜详择其人。勉举缅充选。顷之,出为武陵太守,还拜太子洗马,中舍人。所得禄俸,并供其母赈赡亲属,私室常阒然如贫素者。累迁北中郎咨议参军、宁远长史。出为豫章内史。缅为政任恩惠,不设钩距,吏人化其德,亦不敢欺,故老咸云数十年未之有也。大通元年,徵为司徒左长史,以疾不拜,改为太子中庶子,领羽林监。俄迁御史中丞,坐收捕人与外国使斗,左降黄门郎,兼领先职,俄复为真。缅居宪司,推绳无所顾望,号为劲直。高祖乃遣画工图其形于台省,以励当官。中大通三年,迁侍中,未拜,卒,时年四十二。子傅嗣。

张缵〈从伯弘籍〉

《梁书·张缅传》:缵字伯绪,缅第三弟也,出后从伯弘籍。弘籍,高祖舅也,梁初赠廷尉卿。缵年十一,尚高祖第四女富阳公主,拜驸马都尉,封利亭侯,召补国子生。起家秘书郎,时年十七。身长七尺四寸,眉目朗,神彩爽发。高祖异之,尝曰:张壮武云后八叶有逮吾者,其此子乎。迁太子舍人,转洗马、中舍人,并掌管记。缵与琅邪王锡齐名。普通初,魏遣刘善明请和,求识缵。缵时年二十三,善明见而嗟服。累迁太尉咨议参军,尚书吏部郎,俄为长史兼侍中。大通元年,出为宁远华容公长史,行琅邪、彭城二郡国事。二年,仍迁华容公北中郎长史、南兰陵太守,加贞威将军,行府州事。三年,入为度支尚书,母忧去职。服阕,出为吴兴太守。大同三年,徵为吏部尚书。九年,迁宣惠将军、丹阳尹,未拜,改为使持节、都督湘、桂、东宁三州诸军事、湘州刺史。在政四年,州境大安。太清二年,徵为领军,俄改授使持节、都督雍、梁、北秦、东益、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诸军事、平北将军、宁蛮校尉。后岳阳王察执缵,害之,时年五十一。元帝承制。谥简宪公。缵著《鸿宝》一百卷,文集二十卷。

张绾

《梁书·张缅传》:绾字孝卿,缵第四弟也。初为国子生,射策高第。起家长兼秘书郎,迁太子舍人,洗马,中舍人,并掌管记。累迁中书郎,国子博士。出为北中郎长史、兰陵太守,还除员外散骑常侍。时丹阳尹西昌侯萧渊藻以久疾未拜,敕绾权知尹事,迁中军宣城王长史,俄徙御史中丞。大同四年元日,旧制仆射中丞坐位东西相当,时绾兄缵为仆射,及百司就列,兄弟导驺,分趋两陛,前代未有也,时人荣之。岁馀,出为豫章内史。绾在郡,述《制旨礼记正言》义,四姓衣冠士子听者常数百人。八年,安成人刘敬宫挟妖道,聚党攻郡,进寇豫章新淦县,绾修城隍,设战备,募召敢勇,得万馀人。刺史湘东王遣司马王僧辩帅兵讨贼,受绾节度,旬月间,贼党悉平。十年,复为御史中丞,加通直散骑常侍。绾再为宪司,弹纠无所回避,豪右弹之。太清二年,迁左卫将军。会侯景寇至,入守东掖门。三年,迁吏部尚书。宫城陷,绾出奔,外转至江陵。湘东王承制,授侍中、左卫将军、相国长史。出为持节、云麾将军、湘东内史。承圣二年,徵为尚书右仆射,寻加侍中。明年,江陵陷,朝士俘入关,绾以疾免,后卒于江陵,时年六十三。次子交,字少游,颇涉文学,选尚太宗第十一女安阳公主。承圣二年,官至太子洗马,秘书丞,掌东宫管记。

张嵊

《梁书·张嵊传》:嵊,字四山,镇北将军稷之子也。少方雅,有志操,能清言。父临青州,为土民所害,嵊感家祸,终身蔬食布衣,手不执刀刃。州举秀才。起家秘书郎,累迁太子舍人、洗马、司徒左西掾、中书郎。出为永阳内史,还除中军宣城王司马、散骑常侍。又出为镇南湘东王长史、寻阳太守。中大同元年,徵为太府卿,俄迁吴兴太守。太清二年,侯景围京城,嵊遣弟伊率兵数千人赴援。三年,宫城陷,御史中丞沈浚违难东归。嵊往见而谓曰:贼臣凭陵,社稷危耻,正是人臣效命之秋。今欲收集兵力,保据贵乡。若天道无灵,忠节不展,虽复及死,诚亦无恨。浚曰:鄙郡虽小,仗义拒逆,谁敢不从。固劝嵊举义。于是收集士卒,缮筑城垒。时邵陵王东奔至钱唐,闻之,遣板授嵊征东将军,加秩中二千石。嵊曰:朝廷危迫,天子蒙尘,今日何情,复受荣号。留板而已。贼行台刘神茂攻破义兴,嵊遣军主王雄等帅兵于鳢渎逆击之,破神茂。侯景闻神茂败,乃遣其中军侯子鉴帅精兵二万人,助神茂以击嵊。嵊遣军主范智朗出郡西拒战,为神茂所败,退归。贼骑乘胜焚栅,栅内众军皆土崩。嵊乃释戎服,坐于听事,贼临之以刃,终不为屈。乃执嵊以送景,景刑之于都市,子弟同遇害者十馀人,时年六十二。贼平,世祖追赠侍中、中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谥曰忠贞子。

张悌〈兄松 景〉

《南史·滕昙恭传》:建康人张悌,家贫,无以供养,以情告邻富人。富人不与,不胜忿,遂结四人作劫,所得衣物,三劫持去,实无一钱入己。县抵悌死罪。悌兄松诉称:与弟景是前母子,后母唯生悌,松长,不能教诲,乞代悌死。景又曰:松是嫡长,后母唯生悌。若从法,母亦不全。亦请死。母又云:悌应死,岂以弟罪枉及诸兄。悌亦引分,全两兄供养。县以上谳。帝以为孝义,特降死,后不得为例。

张澄

《梁书·张惠绍传》:惠绍子澄初为直阁将军,丁父忧,起为晋熙太守,随豫州刺史裴邃北伐,累有战功,与湛僧智、胡绍世、鱼弘文并当时之骁将。历官卫尉卿、太子左卫率。卒官,谥曰悯。
张希
《梁书·张缅传》:缅弟缵,缵子希,字子颜,早知名,选尚太宗第九女海盐公主。承圣初,官至黄门侍郎。

张彪

《南史·张彪传》:彪,不知何许人,自云家本襄阳,或云左卫将军、衡州刺史兰钦外弟也。少亡命在若邪山为盗,颇有部曲。临城公大连出牧东扬州,彪率所领客焉。始为防閤,后为中兵参军,礼遇甚厚。及侯景将宋子仙攻下东扬州,复为子仙所知。后去子仙,还入若邪义举,征子仙不捷,仍走向剡。赵伯超兄子棱,为侯景山阴令,去职从彪。后怀异心,伪就彪计,请酒为盟,引刀子披心出血自歃,彪信之,亦取刀刺血报之。刀始至心,棱便以手案之,望入彪心,刀斜伤得不深。棱重取刀刺彪,头面被伤顿绝。棱谓已死,因出外告彪诸将,言已杀讫,欲与求富贵。彪左右韩武入视,彪已苏,细声谓曰:我尚活,可与手。于是武遂诛棱。彪不死,复奉表元帝,帝甚嘉之。及侯景平,王僧辩遇之甚厚,引为爪牙,与杜龛相似,世谓之张、杜。贞阳侯践位,为东扬州刺史。陈文帝据震泽,将及会稽,彪保城。沈泰说陈文帝曰:彪部曲家口并在香岩寺,可往收取。遂往尽获之。彪将申进,密与泰相知,因又叛彪,彪败走,不敢还城。据城之西山楼子,及暗得与弟昆崙、妻杨氏去。犹左右数人追随,彪疑之皆发遣,唯常所养一犬名黄苍在彪前后,未曾舍离。乃还入若邪山中。沈泰说陈文帝遣章昭达领千兵重购之,并图其妻。彪眠未觉,黄苍惊吠劫来,便啮一人中喉即死。彪拔刀逐之,映火识之,曰:何忍举恶。卿须我者但可取头,誓不生见陈茜。劫曰:官不肯去,请就平地。彪知不免,便相随下岭到平处。谓劫曰:卿须我头,我身不去也。劫遂杀彪并弟,致二首于昭达。

张种

《陈书·张种传》:种,字士苗,吴郡人也。祖辩,宋司空右长史、广州刺史。父略,梁太子中庶子、临海太守。种少恬静,居处雅正,不妄交游,傍无造请,时人为之语曰:宋称敷、演,梁则卷、充。清虚学尚,种有其风。仕梁王府法曹,迁外兵参军,以父忧去职。侯景之乱,种奉其母东奔。母卒,种时年五十,而毁瘠过甚,又迫以凶荒,未获时葬,服制虽毕,而居处饮食,恒若在丧。及景平,司徒王僧辩以状奏闻,起为贞威将军、治中从事史,并为具葬礼,葬讫,种方即吉。僧辩又以种年老,傍无裔嗣,赠之以妾,及居处之具。高祖受禅,为太府卿。高宗即位,为都官尚书,领左骁骑将军,迁中书令。种沉深虚静,而识量宏博,时人皆以为宰相之器。太建五年卒,谥曰元子。

张棱

《陈书·张种传》:种弟棱,清静有识度,官至司徒左长史,太建十一年卒,时年七十,赠光禄大夫。

张讥

《陈书·张讥传》:讥,字直言,清河武城人也。祖僧宝,梁散骑侍郎、太子洗马。父仲悦,梁庐陵王府录事参军、尚书祠部郎中。讥幼聪俊,有思理,年十四,通《孝经》《论语》。笃好元言,受学于汝南周弘正,每有新意,为先辈推服。梁大同中,召补国子《正言》生。梁武帝尝于文德殿释《乾》《坤》文言,讥与陈郡袁宪等预焉,敕令论议,诸儒莫敢先出,讥乃整容而进,咨审循环,辞令温雅。梁武帝甚异之,赐裙襦绢等,仍云表卿稽古之力。讥幼丧母,有错綵经帕,即母之遗制,及有所识,家人具以告之,每岁时辄对帕哽噎,不能自胜。及丁父忧,居丧过礼。服阕,召补湘东王国左常侍,转田曹参军,迁士林馆学士。简文在东宫,每有讲集,必遣使召讥。及侯景寇逆,于围城之中,犹侍哀太子于武德后殿讲《老》《庄》。梁台陷,讥崎岖避难,卒不事景,景平,历临安令。高祖受禅,除太常丞,转始兴王府刑狱参军。天嘉中,迁国子助教。是时周弘正在国学。弘正尝谓人曰:吾每登座,见张讥在席,使人凛然。高宗世,历建安王府记室参军,兼东宫学士,转武陵王限内记室。后主在东宫,集官僚置宴,时造玉柄麈尾新成,后主亲执之,曰:当今虽复多士如林,至于堪捉此者,独张讥耳。即手授讥。后主嗣位,领南平王府咨议参军、东宫学士。寻迁国子博士。后主尝幸钟山开善寺,召从臣坐于寺西南松林下,敕召讥竖义。时索麈尾未至,后主敕取松枝,手以属讥,曰可代麈尾。顾谓群臣曰此即是张讥后事。祯明三年入隋,终于长安,时年七十六。

张正见

《陈书·张正见传》:正见,字见赜,清河东武城人也。祖盖之,魏散骑常侍、勃海长乐二郡太守。父修礼,魏散骑侍郎,归梁,仍拜本职,迁怀方太守。正见幼好学,有清才。梁简文在东宫,正见年十三,献颂,简文深赞赏之。简文雅尚学业,每自升座说经,正见尝预讲筵,请决疑义,吐纳和顺,进退详雅,四座咸属目焉。太清初,射策高第,除邵陵王国左常侍。梁元帝立,拜通直散骑侍郎,迁彭泽令。属梁季丧乱,避地于匡俗山。高祖受禅,诏正见还都,除镇东鄱阳王府墨曹行参军,兼衡阳王府长史。历宜都王限外记室、撰史著士,带寻阳郡丞。累迁尚书度支郎、通直散骑侍郎。太建中卒,时年四十九。有集十四卷,其五言诗尤善,大行于世。

张崖

《陈书·张崖传》:崖传《三礼》于同郡刘文绍,仕梁历王府中记室。天嘉元年,为尚书仪曹郎,广沈文阿《仪注》,撰五礼。出为丹阳令、王府咨议参军。御史中丞宗元饶表荐为国子博士。

张昭〈弟乾〉

《陈书·张昭传》:昭,字德明,吴郡吴人也。幼有孝性,色养甚谨,礼无违者。父熯,常患消渴,嗜鲜鱼,昭乃身自结网捕鱼,以供朝夕。弟乾,字元明,聪敏博学,亦有至性。及父卒,兄弟并不衣绵帛,不食盐醋,日唯食一升麦屑粥而已。每一感恸,必致呕血,邻里闻其哭声,皆为之涕泣。父服未终,母陆氏又亡,兄弟遂六年哀毁,形容骨立,亲友见者莫识焉。家贫,未得大葬,遂布衣蔬食,十有馀年,杜门不出,屏绝人事。时衡阳王伯信临郡,举乾孝廉,固辞不就。兄弟并因毁成疾,昭失一眼,乾亦中冷苦癖,年并未五十终于家,子嗣俱绝。

张冲之

《陈书·张种传》:种孙冲之。少孤介特立,仕为尚书金部郎中。迁右丞,建康令、太府卿、扬州别驾从事史,兼散骑常侍。使于周,还为司农、廷尉卿。所历并以清白称。

张孝则

《陈书·张讥传》:讥子孝则,官至始安王记室参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