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张姓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

 第二百三十九卷目录

 张姓部列传七
  唐二
  张廷圭      张悱
  张嘉贞      张嘉祐
  张说       张九龄
  张九皋〈九章〉  张敬忠
  张之辅      张守圭
  张琇〈父审素兄瑝〉张旭
  张承休      张从申
  张从师      张子容
  张翚       张若虚
  张宣明      张万顷
  张渐       张諲
  张果       张无梦
  张氲       张彖
  张介然      张兴
  张均       张垍
  张埱       张拯
  张晓       张巡
  张抃       张亚夫
  张镐       张称
  张志和      张献诚
  张献恭      张伯仪
  张万福      张滂
  张叔良      张叔卿
  张众甫      张登
  张季略      张潮
  张谓       张鼎
  张良璞      张继
  张惟俭      张莒
  张佐       张少博
  张昔       张延赏
  张去疾      张名振
  张濛       张献甫
  张孝忠      张齐丘
  张建封      张镒
  张荐       张愔
  张聿       张南史
  张署       张正一
  张正元      张嗣初
  张汇       张灿
  张碧       张俨

氏族典第二百三十九卷

张姓部列传七

唐二

张廷圭

《唐书·张廷圭传》:廷圭,河南济源人。慷慨有志尚。第进士,补白水尉。举制科异等。累迁监察御史,按劾平直。武后税天下浮屠钱,营佛祠于白司马坂,作大像,廷圭谏,以为:天下虚竭,苍生彫弊,谓宜先边境,实府库,养人力。后善之,因是罢役。神龙初,诏白司马坂复营佛祠,廷圭方奉诏抵河北,道出其所,见营筑劳亟,怀不能已,上书切争。帝不省。元宗开元初,大旱,关中饥,诏求直言。廷圭上疏。迁黄门侍郎,监察御史蒋挺坐法,诏决杖朝堂,廷圭执奏:御史有谴,当杀杀之,不可辱也。士大夫服其知体。王琚持节巡天兵诸军,方还,复诏行塞下,议者皆谓将袭回纥,廷圭陈五不可。又请复十道按察使,巡视州县,帝然纳之,因诏陆象先等分使十道。时遣使赍缯绵至石国市犬马,廷圭曰:不宜劳远人致异物,愿省无益之故,救必然之急,天下之幸。坐漏禁内语,出为沔州刺史。频徙苏、宋、魏三州。在官有威化。入为少府监,封范阳县男。以太子詹事致仕。卒,赠工部尚书,谥贞穆。廷圭伟姿仪,善八分书,与李邕友善,及邕踬于仕,屡表荐之,人尚其方介云。

张悱

《唐书·张公谨传》:公谨次子大安,大安子悱,仕元宗时为集贤院判官,诏以其家所著《魏书》《说林》入院,缀修所阙,累擢知图书、括访异书使,进国子司业,以累免官。

张嘉贞

《唐书·张嘉贞传》:嘉贞,本范阳旧姓,高祖子吒,仕隋终河东郡丞,遂家蒲州,为猗氏人。以五经举,补平乡尉,坐事免。长安中,御史张循宪使河东,事有未决,问吏曰:若颇知有嘉客乎。吏以嘉贞对。循宪召见。嘉贞条析理分,莫不洗然。循宪大惊;他日,请以官让。后曰:朕宁无一官自进贤耶。召拜监察御史。累迁兵部员外郎。时功状盈几,嘉贞为详处,不阅旬,廷无稽牒。进中书舍人。历梁秦二州都督、并州长史,政以严办,吏下畏之。奏事京师,元宗善其政,数慰劳。突厥九姓新内属,嘉贞请置天兵军绥护其众,即以为天兵使。明年入朝,或告其反,按无状,帝令坐告者。嘉贞辞曰:国之重兵利器皆在边,今告者一不当即罪之,臣恐塞言路。天子以为忠,且许以相。及宋璟等罢,帝欲果用嘉贞,而忘其名。夜诏中书侍郎韦抗曰:朕尝记其风操,而今为北方大将,张姓而复名,卿为我思之。抗曰:非张齐丘乎。帝即使作诏以为相。夜且半,因阅大臣表疏,得其名,即以为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迁中书令。居位二年,善傅奏,敏于裁遣。然强躁,论者恨其不裕。秘书监姜皎得罪,嘉贞希权幸意,请加诏杖,已而皎死。会广州都督裴胄先抵罪,帝问法如何,嘉贞复援皎比,张说曰:不然。士可杀不可辱。帝然之。嘉贞退,不悦。初,嘉贞在兵部,而说已为侍郎。及皆相,说位其下,议论无所让,故说不平。未几,出为豳州刺史,说代其处。踰年,为户部尚书。明年,王守一死,坐与厚善,贬台州刺史。俄拜工部尚书,为定州刺史,知北平军事,封河东侯。久之,以疾丐还东都。卒,谥曰恭肃。

张嘉祐

《唐书·张嘉贞传》:嘉祐,嘉贞弟,有干略。方嘉贞为相时,任右金吾卫将军,昆弟每上朝,轩盖驺导盈闾巷。时号所居坊曰鸣珂里。后贬浦阳府折冲。开元末,为相州刺史。三岁,入为左金吾将军。

张说

《唐书·张说传》:说,字道济,或字说之,其先自范阳徙河南,更为洛阳人。永昌中,武后策贤良方正,说所对第一,后署乙等,授太子校书郎,迁左补阙。擢凤阁舍人。张易之诬陷魏元忠也,援说为助。说廷对元忠无不顺言,忤后旨,流钦州。中宗立,召为兵部员外郎,累迁工部、兵部二侍郎,以母丧免。既期,诏起为黄门侍郎,固请终制。时礼俗衰薄,士以夺服为荣,而说独以礼终,天下高之。睿宗即位,擢中书侍郎兼雍州长史。踰年,进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景云二年,帝谓侍臣曰:术家言五日内有急兵入宫,为我备之。说进曰:此谗人谋动东宫耳。帝悟,下制如说言。明年,太子即位,太平公主引萧至忠、崔湜等为宰相,以说不附己,罢为东都留守。说知太平等怀逆,乃以佩刀献元宗,请先决策,帝纳之。至忠等已诛,召为中书令,封燕国公。素与姚元崇不平,罢为相州刺史、河北道按察使。坐累徙岳州,苏瑰陈说忠謇有勋,遂迁荆州长史。俄以右羽林将军检校幽州都督,入朝以戎服见。帝大喜,授检校并州长史。召拜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明年,诏为朔方节度大使。康愿子反。说进讨,至木槃山擒之。故时,边镇兵赢六十万,说以时平无所事,请罢二十万还农。卫兵贫弱,番休者亡命略尽,说建请一切募勇强士,分补诸卫。又倡封禅议,受诏与诸儒草仪,多所裁正。召为集贤殿学士。东封还,为尚书右丞相兼中书令。诏说撰《封禅坛颂》,刻之泰山,源乾曜宇文融恨之,乃与崔隐甫、李林甫共劾奏说,乃停说中书令。始为相时,帝欲事吐蕃,说密请讲和以休息鄣塞。王君㚟破土蕃于青海西,说策其且败,因上巂州斗羊于帝,以申讽谕。后瓜州失守,君㚟死。十七年,复为右丞相。十八年卒,年六十四,赠太师,谥曰文贞。说敦气节,立然许。为文属思精壮,长于碑志。既谪岳州,而诗益悽婉,人谓得江山助云。子均、垍、埱。

张九龄

《唐书·张九龄传》:九龄,字子寿,韶州曲江人。七岁知属文,十三以书干广州刺史王方庆,方庆叹曰:是必致远。会张说谪岭南,一见厚遇之。擢进士,始调校书郎,以道侔伊吕科策高第,为左拾遗。俄迁左补阙。改司勋员外郎。时张说为宰相,亲重之,与通谱系,常曰:后出词人之冠也。迁中书舍人内供奉,封曲江男,改太常少卿,出为冀州刺史。以母不肯去乡里,表换洪州都督。徙桂州。始说知集贤院,尝荐九龄可备顾问。说卒,天子思其言,召为秘书少监、集贤院学士,知院事。会赐渤海诏,而书命无足为者,乃召九龄为之。迁工部侍郎,知制诰。数乞归养,诏不许,以其弟九皋、九章为岭南刺史,岁时听给驿省家。迁中书侍郎,以母丧解,毁不胜哀,夺哀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明年,迁中书令。李林甫无学术,见九龄文雅,为帝知,内忌之。会帝欲以凉州都督牛仙客为尚书,九龄执:不可。帝不悦。翌日,林甫进曰:仙客,宰相材也。九龄文吏,拘古义,失大体。九龄既戾帝旨,固内惧,恐遂为林甫所危,因帝赐白羽扇,乃献赋自况。帝虽优答,然卒以尚书右丞相罢政事,而用仙客。尝荐周子谅,坐贬荆州长史。九龄以直道黜,不戚戚婴望,惟文史自娱,朝廷许其胜流。久之,封始兴县伯,请还展墓,病卒,年六十八,谥曰文献。九龄体弱,有酝藉。故事,公卿皆搢笏于带,而后乘马。九龄独常使人持之,因设笏囊。后帝每用人,必曰:风度能若九龄乎。开元后,天下称曰曲江公而不名云。

张九皋〈九章〉

《唐书·张九龄传》:九龄为工部侍郎,知制诰。数乞归养,诏不许,以其弟九皋、九章为岭南刺史,岁时听给驿省家。九皋,亦有名,终岭南节度使。

张敬忠

《唐书·张仁愿传》:仁愿在朔方奏用张敬忠,自监察御史累迁吏部郎中,开元七年拜平卢节度使。

张之辅

《唐书·张仁愿传》:仁愿子之辅,至赵州刺史。

张守圭

《唐书·张守圭传》:守圭,陕州河北人。姿干瑰壮,慷慨尚节义,善骑射。以平乐府别驾从郭虔瓘守北庭。开元初,突厥攻北庭,守圭奏事京师,因上书言利害。迁幽州良杜府果毅。时卢齐卿为刺史,器之。稍迁建康军使。王君㚟死,河西震惧,诏以守圭为瓜州刺史,督馀众完故城。版筑方立,突厥奄至。守圭置酒城上,会诸将作乐。突厥疑有备,不敢攻,引去,守圭纵兵击败之。有诏以瓜州为都督府,即诏守圭为都督。州地沙塉不可蓺,常潴雪水溉田。是时,渠堨毁,材木无所出。守圭密祷于神,一昔水暴至,大木数千章塞流下,因取之,修复堰防,州人神之,刻石纪事。迁鄯州刺史、陇右节度使。徙幽州长史、河北节度副大使。俄加采访处置等使。契丹、奚连年梗边,前长史不能制,守圭至,每战辄胜。契丹酋屈剌及突于恐惧,乃遣使诈降。守圭得其情,遣右卫骑曹王悔诣部计事,夜斩屈剌及突于,传首东都。二十三年,入见天子,会籍田毕,即酺燕为守圭饮至,帝赋诗宠之。加拜辅国大将军。久之,复讨契丹馀党于捺禄山,卤获不訾。会平卢军使乌知义斗,不胜,守圭匿其败。事泄,贬括州刺史,疽发背死。子献诚。

张琇〈父审素 兄瑝〉

《唐书·张琇传》:琇,河中解人。父审素,为巂州都督,有陈纂仁者,诬其冒战级、私庸兵。元宗疑之,诏监察御史杨汪即按。纂仁复告审素与总管董堂礼谋反。于是汪收审素系雅州狱,驰至巂州按反状。堂礼不胜忿,杀纂仁,以兵七百围汪,胁使露草雪审素罪。既而吏共斩堂礼,汪得出,遂当审素实反,斩之,没其家。琇与兄瑝尚幼,徙岭南。久之,逃还。汪更名万顷。瑝时年十三,琇少二岁。夜狙万顷于魏王池,瑝斫其马,万顷惊,不及斗,为琇所杀。条所以杀万顷状系于斧,奔江南,将杀构父罪者,然后诣有司。道泛水,吏捕以闻。中书令张九龄等皆称其孝烈,宜贷死,侍中裴耀卿等陈不可,帝亦谓九龄曰:孝子者,义不顾命。杀之可成其志,赦之则亏律。凡为子,孰不愿孝。转相雠杀,遂无已时。卒用耀卿议,议者以为冤。帝下诏申谕,乃杀之。临刑赐食,瑝不能进,琇色自如,曰:下见先人,复何恨。人莫不闵之,为诔揭于道,敛钱为葬北邙,尚恐仇人发之,作疑冢,使不知其处。

张旭

《唐书·李白传》:文宗时,诏以白歌诗、裴旻剑舞、张旭草书为三绝。旭,苏州吴人。嗜酒,每大醉,呼叫狂走,乃下笔,或以头濡墨而书,既醒自视,以为神,不可复得也,世呼张颠。初,仕为常熟尉,有老人陈牒求判,宿昔又来,旭怒其烦,责之。老人曰:观公笔奇妙,欲以藏家尔。旭因问所藏,尽出其父书,旭视之,天下奇笔也,自是尽其法。旭自言,始见公主担夫争道,又闻鼓吹,而得笔法意,观倡公孙舞《剑器》,得其神。后人论书,欧、虞、褚、陆皆有异论,至旭,无非短者。传其法,惟崔邈、颜真卿云。

张承休

《万姓统谱》:承休,昆山人。历朝议大夫、上柱国、恒州刺史。

张从申

《尚友录》:从申,吴人。善书,世称独步。擢第为秘书省正字,弟从师、从仪、从约皆工书,得右军风规,人谓之四绝。

张从师

《万姓统谱》:从师,苏州人。祖损之,隋侍御史、水部郎,父浤硕学丽藻,名动京师。从师仕终河南府法曹参军,子惟俭、惟静,弱岁皆精《左氏谷梁春秋》

张子容

《全唐诗小传》:子容,先天二年擢进士第,为乐城尉,与孟浩然友善。

张翚

《全唐诗小传》:翚,曲阿人。开元二十三年进士,为萧颖士同年生,官校书郎。

张若虚

《全唐诗小传》:若虚,扬州人。兖州兵曹,与贺知章、张旭、包融号吴中四士。

张宣明

《全唐诗小传》:宣明有胆气,富辞翰,为郭元振判官。

张万顷

《全唐诗小传》:万顷,开宝间进士。

张渐

《全唐诗小传》:渐,循之从子也。天宝中,杨国忠辟为幕佐官,至翰林学士,国忠败,坐诛。

张諲

《王维诗序》:故人张諲工诗善易卜,兼能丹青隶,顷以诗见赠,聊复酬之。

张果

《唐书·张果传》:果,晦乡里世系以自神,隐中条山,往来汾、晋间,世传数百岁人。武后时,遣使召之,即死,后人复见居恒州山中。开元二十一年,刺史韦济以闻。元宗令通事舍人裴晤往迎,见晤辄气绝仆,久乃苏。晤不敢逼,驰白状。帝更遣中书舍人徐峤赍玺书邀礼,乃至东都,舍集贤院,肩舆入宫。帝亲问治道神仙事,语秘不传。果善息气,能累日不食,数御美酒。尝云:我生尧丙子岁,位侍中。其貌实年六七十。时有邢和璞者,善知人夭寿。师夜光者,善视鬼。帝令和璞推果生死,懵然莫知其端。帝召果密坐,使夜光视之,不见果所在。帝谓高力士曰:吾闻饮堇无苦者,奇士也。因取以饮果,三进,颓然曰:非佳酒也。乃寝。顷视齿燋缩,取铁如意击堕之,更出药傅其龂,良久,齿已生,粲然骈絜。帝益神之。欲以玉真公主降果,果曰:谚谓娶妇得公主,平地生公府,可畏也。固不奉诏。有诏图形集贤院,恳辞还山,诏可。擢银青光禄大夫,号通元先生。至恒山蒲吾县,未几卒,或言尸解。帝为立栖霞观。

张无梦

《尚友录》:无梦,永嘉开元观羽士,元宗召对,讲《易谦卦》上问曰:独谦卦何也。无梦对曰:方大有时,宜守之。以谦复命讲《还元篇》,敷对详明,元宗大悦,宸翰特赐以诗宠其还山。

张氲

《尚友录》:氲晋州人,号洪崖子仙,书秘典无所不通,元宗召问曰:先生善长啸,可得闻乎。即应声而发,拜官不受,洪州大疫,有狂道士市药,服者立愈,即氲也。三召不至,天宝末忽大雾尸解而去。

张彖

《尚友录》:彖,华阴主簿,为守令所抑,叹曰:大丈夫有凌云盖世之志,而拘于下位如立身矮屋之下。使人抬头不得,遂弃官而去,时杨国忠专权,公卿以下莫不謟事,或劝彖谒之,曰:一见富贵可立图,彖曰:君辈倚杨右相如泰山,吾以为冰山耳,若皎日一出,君辈得无失所恃乎。遂隐嵩山。

张介然

《唐书·张介然传》:介然,猗氏人,本名六朗。性慎愿,长计画。始为河、陇支郡太守。王忠嗣、皇甫惟明、哥舒翰踵领节度,并署营田、度支等使。入奏称旨,赐与良渥。启:列戟故里。元宗许之。本乡得列戟,自介然始。翰荐为少府监,历卫尉卿。禄山反,授河南节度采访使,守陈留。陈留据水陆剧,居民孳夥,而太平久,不知战。介然到屯不三日,贼已度河。车骑蹂腾,烟尘漫数十里,日为夺色。士闻钲鼓声,皆褫气不能授甲。凡旬六日,城陷。初,有诏购贼首而暴诛庆宗状。禄山入陈留,见诏书,拊膺大哭曰:我何罪。吾子亦何罪,乃杀之。即大恚愤,杀陈留降者万人以逞,血流成川,斩介然于军门。以伪将李廷望为节度使,守陈留。

张兴

《唐书·张兴传》:兴,束鹿人。长七尺,一饭至斗米,肉十斤。悍趫而辩,为饶阳裨将。禄山反,攻饶阳。兴开张祸福,譬晓敌人,而婴城弥年,众心遂固。沧、赵已陷,史思明引众傅城,兴擐甲持陌刀重五十斤乘城。贼将入,兴一举刀,辄数人死,贼皆气慑。城破,思明缚之马前,好谓曰:将军壮士,能屈节,当受高爵。对曰:昔严颜一巴郡将,犹不降张飞。我大郡将,安能委身逆贼。今日幸得死,然愿以一言为诫。思明曰:云何。兴曰:天子遇禄山如父子,今乃反。大丈夫不能为国扫除,反为其下,何哉。思明曰:将军不观天道邪。吾上起兵二十万,直趣洛阳,天下大定。以偏师叩函谷,守将面缚,唐亡固矣。兴曰:桀、纣、秦、隋穷人力,举四海与为怨,故商、周、汉、唐因得代之而有神器。皇帝无违德,禄山非数帝贤,是苟延岁月,终即禽耳。思明怒,锯解之。且死,骂曰:吾能裒彊死兵败贼众。军中凛然为改容。

张均

《唐书·张说传》:说子均亦能文。自太子通事舍人累迁主爵郎中、中书舍人。后袭燕国公,迁兵部侍郎,以累贬饶、苏二州刺史。久之,复为兵部侍郎。自以己才当辅相,为李林甫所抑,林甫卒,倚陈希烈,冀得其处。既而杨国忠用事,希烈罢,而均为刑部尚书。禄山盗国,为伪中书令。肃宗反正,兄弟皆论死。房琯营解之,诏免死,流合浦。建中初,赠太子少傅。

张垍

《唐书·张说传》:说子垍尚宁亲公主。元宗眷垍厚,珍赐不可数。均供奉翰林,而垍以所赐夸均,均曰:此妇翁遗婿,非天子赐学士也。帝西狩至咸阳。谓力士曰:若计朝臣当孰至者。力士曰:张垍兄弟其当即来。房琯有宰相望,而陛下久不用,此不来矣。帝曰:未可知也。后琯至。帝抚劳,且问:均、垍安在。嗟怅,顾力士曰:今非若所料也。垍遂与希烈皆相禄山,死贼中。

张埱

《唐书·张说传》:说子埱,自给事中为宜春郡司马。

张拯

《唐书·张九龄传》:九龄子拯,居父丧,有节行,后为伊阙令。会禄山盗河、洛,陷焉。而终不受伪官。贼平,擢太子赞善大夫。

张晓

《唐书·张巡传》:巡兄晓位监察御史,名重一时。

张巡

《唐书·张巡传》:巡字巡,邓州南阳人。博通群书,晓战阵法。气志高迈,略细节,所交必大人长者,不与庸俗合,时人叵知也。开元末,擢进士第。繇太子通事舍人出为清河令,治绩最。秩满。调真源令。政简约,民甚宜之。安禄山反,天宝十五载正月。巡起兵讨贼,从者千馀。初,嗣吴王祗受诏合河南兵拒禄山,有单父尉贾贲者,率吏称吴王兵。进至雍丘,巡与之合。时雍丘令令狐潮附贼,巡屠其妻子,磔城上。潮怨,还攻雍丘,贲躏死。巡驰骑决战,身被创不顾,士乃奉巡主军,腾笺祗府,祗举兖以东委巡经略。潮以贼四万薄城,大将六人白巡以势不敌,不如降。巡责以大谊,斩之。士心益劝。围凡四月,贼常数万,而巡众才千馀,每战辄克。于是嗣虢王巨,假巡先锋。俄而巨引兵东走临淮。巡外失巨依,拔众。至睢阳,与太守许远、城父令姚訚等合。遣将战宁陵北,斩杀万馀人,投尸于汴,水为不流。诏拜巡主客郎中,副河南节度使。至德二年,禄山死,庆绪遣其下尹子琦,攻睢阳。巡励士固守,日中二十战,气不衰。远自以材不及巡,请禀军事而居其下。有诏拜巡御史中丞,睢阳食尽,士皆癯劣不能彀,救兵不至。贼知之,穿壕立栅以守。巡士多饿死,存者皆痍伤气乏。巡出爱妾。杀以大飨,坐者皆泣。贺兰进明,许叔冀,皆观望莫肯救。贼知外援绝,围益急。众议东奔,巡、远议以睢阳江、淮保障也,若弃之,贼乘胜鼓而南,江、淮必亡。且师饥众行,必不达。十月癸丑,贼攻城,士病不能战。城遂陷,与远俱执。子琦以刃胁降,巡不屈。乃遇害。年四十九。巡更潮及子琦,大小四百战,斩将三百、卒十馀万。议者咸谓:巡蔽遮江、淮,沮贼势,天下不亡,其功也。天子下诏,赠巡扬州大都督,宠其子孙。

张抃

《全唐诗小传》:抃,滑人。与张巡固守睢阳,城陷,死难者三十六人,抃其一也。

张亚夫

《唐书·张巡传》:巡子亚夫,拜金吾大将军。

张镐

《唐书·张镐传》:镐,字从周,博州人。仪状瑰伟,有大志。少事吴兢,兢器之。游京师,未知名,率嗜酒鼓琴自娱。人或邀之,杖策往,醉即返,不及世务。天宝末,杨国忠执政,求天下士为己重,闻镐才,荐之,拜左拾遗,历侍御史。元宗西狩,镐徒步扈从。俄遣诣肃宗所。数论事,擢谏议大夫,寻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时引内浮屠数百居禁中,号内道场,镐谏。帝然之。寻诏兼河南节度使。贼围宋州,张巡告急,镐倍道进,檄濠州刺史闾丘晓趋救。晓逗留不肯进,比镐至淮口,而巡已陷。镐怒,杖杀晓。帝还京师,封南阳郡公,诏以本军镇汴州。史思明提范阳献顺款,镐揣其伪,密奏:思明势穷而服,不宜以威权假之。又言:滑州防禦使许叔冀狡狯,临难必变。书入不省。时宦官络绎出镐境,未尝降情结纳。自范阳、滑州使还者,皆盛言思明、叔冀忠,而毁镐无经略才。帝以镐不切事机,遂罢宰相。思明、叔冀后果叛,如镐言。代宗初,起为抚州刺史,迁洪州观察使,更封平原郡公。改江南西道观察使,卒。

张称

《唐诗纪事》:称,天宝至德间人。

张志和

《唐书·张志和传》:志和,字子同,婺州金华人。始名龟龄。父游朝,通庄、列二子书,为《象罔》《白马證》诸篇佐其说。母梦枫生腹上而产志和。十六擢明经,以策干肃宗,特见赏重,命待诏翰林,授左金吾卫录事参军,因赐名。后坐事贬南浦尉,会赦还,以亲既丧,不复仕,居江湖,自称烟波钓徒。著《元真子》,亦以自号。兄鹤龄恐其遁世不还,为筑室越州东郭,茨以生草,椽栋不施斤斧。豹席棕屩,每垂钓不设饵,志不在鱼也。县令使浚渠,执畚无忤色。尝欲以大布制裘,嫂为躬绩织,及成,衣之,虽暑不解。观察使陈少游表其居曰元真坊。以门隘,为买地大其闳,号回轩巷。先是门阻流水,无梁,少游为构之,人号大夫桥。帝尝赐奴婢各一,志和配为夫妇,号渔童、樵青。善图山水,酒酣,或击鼓吹笛,舐笔辄成。尝撰《渔歌》,宪宗图真求其歌,不能致。李德裕称志和隐而有名,显而无事,不穷不达,严光之比云。

张献诚

《唐书·张守圭传》:守圭子献诚,天宝末,陷安禄山,授伪署。后事史思明,将兵数万守汴洲。东都平,史朝义走还汴,献诚不内,藉所统兵以州降,诏即拜汴州刺史,封南阳郡公。改宝应军左厢兵马使,更封邓国公。来朝,代宗礼赐尤渥。擢山南西道节度使。俄兼剑南东川节度。大历三年,以疾归京师。举其弟献恭自代。以检校户部尚书知省事,病甚,固乞辞位,卒。

张献恭

《唐书·张守圭传》:守圭子献诚。擢山南西道节度使。大历三年,以疾归京师。举其弟献恭自代。献恭,数有军功,以右羽林军代为节度使。大历末,破吐蕃于岷州。久之,拜东都留守,累迁检校吏部尚书。德宗欲徙卢杞为饶州刺史,给事中袁高苦争。献恭见帝曰:高所奏宜听。帝不答。复前曰:高乃陛下良臣,当优异之。上遂不徙杞。世咨其不挠。子煦,积阀亦至夏州节度使。

张伯仪

《唐书·张伯仪传》:伯仪,魏州人,以战功隶光弼军。浙贼袁晁反,使伯仪讨平之,功第一,擢睦州刺史。后为江陵节度使。朴厚不知书,然推诚遇人,军中畏肃,民亦便之。李希烈反,诏与贾耽、张献甫收安州。战不利。伯仪收散卒还。久之,除右龙武统军。卒,赠扬州大都督。既请谥,博士李吉甫以中兴三十年而兵未戢者,将帅养寇藩身也。若以亡败为戒,则总干戈者必图万全,而不决战。若伯仪虽败,而其忠可录。遂谥曰恭。

张万福

《唐书·张万福传》:万福,魏州元城人。三世明经,止县令、州佐。万福以业儒不显,乃学骑射,从王斛斯以别校征辽东,有功。李峘伐刘展,署为部将。累摄寿州刺史。节度崔圆忌之,改鸿胪卿,使将千人镇寿州。时许杲驻濠州,阴窥淮南。圆使万福摄濠州刺史。杲闻,即移戍当涂。大历三年,召见。代宗曰:欲一识卿面,且将以许杲累卿。万福辞谢,因前曰:陛下以一许杲召臣,如河北诸将叛,欲属何人。帝笑曰:姑为我了杲事,且当大用。乃拜和州刺史,督盗淮南,杲惧,徙屯上元,为其将康自劝所逐,自劝循淮钞而东,万福倍道追杀之,免者十三,尽还所剽于民。久之,诏以本镇兵千五百人防秋京西。李正己反,屯兵埇桥,江淮漕船积千馀不敢踰涡口。德宗乃以万福为濠州刺史,召谓曰:先帝改尔名正者,所以褒也。朕谓江淮草木亦知尔威名,若从所改,恐贼不晓是卿也。复赐旧名。万福因驰至涡口,驻马于岸,悉发漕船相衔进,贼兵倚岸熟视不敢动。改泗州刺史。为杜亚所忌,召拜右金吾将军。阳城等诣延英门论裴延龄事,伏阁不去,帝震怒,左右惧不测。万福大言曰:国有直臣,天下无虑矣。遍揖城等劳之,天下益重其名。以工部尚书致仕,卒,年九十。

张滂

《唐书·班宏传》:张滂先善于宏,荐为司农少卿。及窦参欲滂分掌江、淮盐铁,宏以滂疾恶,因曰:滂彊戾不可用。

张叔良

《全唐诗小传》:叔良,登广德二年进士第。

张叔卿

《全唐诗小传》:叔卿官御史。

张众甫

《全唐诗小传》:众甫,字子初,清河人。河南寿安县尉,罢秩,侨居云阳,后拜监察御史,为淮宁军从事。

张登

《全唐诗小传》:登,南阳人。江南士掾满岁计相表为殿中侍御史,董赋江南俄拜漳州刺史。

张季略

《全唐诗小传》:季略,大历进士第。

张潮

《全唐诗小传》:潮,曲阿人。大历中处士。

张谓

《全唐诗小传》:谓,字正言,河南人。天宝二年登进士第,乾元中为尚书郎,大历间官至礼部侍郎。

张鼎

《全唐诗小传》:鼎,司勋员外郎。

张良璞

《全唐诗小传》:良璞,长安尉。

张继

《全唐诗小传》:继,字懿孙,襄州人。登天宝进士第,大历末,检校祠部员外郎,分掌财赋于洪州,高仲武谓其累代词伯秀发,当时诗体清迥有道者风。

张惟俭

《全唐诗小传》:惟俭,宣城当涂人。大历六年进士第,官和州刺史。

张莒

《全唐诗小传》:莒,长山人。大历九年进士第,官吏部员外郎。

张佐

《全唐诗小传》:佐,大历中进士。

张少博

《全唐诗小传》:少博,大历中进士。

张昔

《全唐诗小传》:昔,大历进士第。

张延赏

《唐书·张嘉贞传》:嘉贞引万年主簿韩朝宗为御史,卒后十馀岁,朝宗以京兆尹见帝曰:陛下待宰相,进退皆以礼,身虽没,子孙咸在廷。张嘉贞晚一息宝符,独未官。帝惘然,召拜左司禦率府兵曹参军,赐名曰延赏。延赏虽蚤孤,而博涉经史,通吏治,苗晋卿尤器许,以女妻之。肃宗在凤翔,擢监察御史,迁刑部郎中。始,元载被用,以晋卿力,故厚遇延赏,荐为给事中、御史中丞。大历初,除河南尹。时罢河南、山南等副元帅,兵屯东都,诏延赏知留守,以兵属。居五年,治行第一,为淮南节度使。会母丧免,服除,累拜荆南、剑南西川节度使。德宗在奉天,贡献踵道。及次梁,倚剑蜀为根本。即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帝还,诏入秉政,李晟表陈宿憾,帝不得已,罢为尚书左仆射,以晟尝为韩滉识擢,命滉移书道意,使荐延赏,于是复拜平章事。先是,吐蕃尚结赞请和,晟奏吐蕃无信。滉亦请调军食峙边。帝疑将帅邀功生事,议未决。会滉卒,延赏揣帝意,遂罢晟兵,晟册拜三公,而延赏薄其礼。时议遣刘元佐复河、湟,延赏因建言:今官繁费广,宜并省其员。帝许之。元佐辞西讨,延赏更用李抱真。抱真怨延赏夺晟兵,不肯行。由是功臣解体。是年,除吏千五百员,当省者千馀。道路訾谤。而大臣马燧、白志贞、韦伦表言省官太甚,不可行。会延赏疾困,宰相李泌一切奏复。卒,年六十一,谥曰成肃。子弘靖。

张去疾

《唐书·张巡传》:巡遇害,天子宠其子孙。贞元中,复官巡他子去疾。

张名振

《唐书·张名振传》:名振,本事李怀光为都将。始,怀光已立功,德宗赐铁券,奉诏倨甚。名振到军门大言曰:太尉见贼不击,使到不迎,将反耶。且安、史、仆固等今皆族灭,公欲何为。是资忠义士立功耳。怀光召见,谕以贼彊,须蓄锐俟时,诱为不反。及引军入咸阳,又曰:公不反,来此何邪。不急攻泚收京城,欲以贼谁遗。怀光怒曰:病狂人也。使左右拉杀之。

张濛

《唐书·张说传》:说子均,均子濛,事德宗,为中书舍人。

张献甫

《唐书·张守圭传》:守圭子献诚,献诚从弟献甫,以军功试光禄卿、殿中监,从贾耽讨梁崇义,又从浑瑊讨朱泚,战多,累迁至金吾将军、检校工部尚书。贞元四年,代韩游瑰领邠宁节度使。断山浚堑,选岩要地筑烽堡。遣兵马使魏茪逐吐蕃,筑盐、夏二城,敌众畏,不敢入寇。卒,赠司空。

张孝忠

《唐书·张孝忠传》:孝忠,本奚种,世为乙失活酋长。父谧,开元中提众纳款,授鸿胪卿。孝忠始名阿劳,以勇闻,燕、赵间。天宝末,以善射供奉仗内。安禄山奏为偏将,破九姓突厥,以功擢漳源府折冲。禄山、史思明陷河、洛,常为贼前锋。朝义败,乃自归,授左领军将军,以兵属李宝臣,赐今名。宝臣晚节稍忌刻,杀大将李献诚等而,使其弟孝节召之。孝忠复命曰:吾惧祸,不敢往,亦不敢叛,犹公不觐天子也。孝节泣曰:即归,且僇死。孝忠曰:偕往则并命,吾留,无患也。果不敢杀。然宝臣素善孝忠,及病不能语,以手指北而死。子惟岳擅立,诏朱滔以幽州兵讨之。滔忌孝忠善战,使判官蔡雄往说曰:孺子弄兵,公安用助逆而不自求福。孝忠然之,遣易州录事参军事董稹入朝。德宗嘉之,擢孝忠检校工部尚书、成德军节度使,令与滔并力。孝忠子弟在恒州者皆死。孝忠重德滔,为子茂和聘其女,缔约益坚。败惟岳于束鹿。已而定州刺史杨政义以州降孝忠,遂有易、定。时三分成德地,诏定州置军,名义武,以孝忠为节度。后滔叛,复遣蔡雄说之,答曰:吾天性朴强,业已效忠,不复助恶矣。乃浚沟垒,修器械,乘城固守。滔悉兵攻之,帝诏李晟、窦文场率兵援孝忠,滔解去。天子出奉天,孝忠遣将杨荣国以锐卒六百佐晟赴难,收京师。兴元初,诏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贞元二年,河北蝗,民饥死如积,孝忠与其下同粗淡,人服其俭,推为贤将。明年,检校司空。诏其子茂宗尚义章公主。五年,为将佐所惑,以兵袭蔚州,削司空。六年,还其官。卒,年六十二,追封上谷郡王,谥曰贞武。子茂昭、茂宗、茂和。

张齐丘

《唐书·张后引传》:后引孙齐丘,历监察御史、朔方节度使,终东都留守,谥曰贞献。

张建封

《唐书·张建封传》:建封,字本立,邓州南阳人,客隐兖州。父玠,少任侠。安禄山反,使李廷伟胁徇山东。玠率豪杰段绛等集兵,斩以徇,而去之江南,不自言功。建封少喜文章,能辨论,慷慨尚气,自许以功名显。李光弼镇河南,盗起苏、常间。建封请前喻贼。开譬祸福,一日降数千人,纵还田里,由是知名。马燧为三城镇遏使,雅知之,表为判官,擢监察御史。燧伐李灵耀,军中事多所诹访,即表其能于朝,卢杞不喜,出为岳州刺史。李希烈跋扈不臣,寿州刺史崔昭与相闻,德宗召宰相选代昭者,杞即白用建封。希烈僭位。遣将赍伪赦,畀建封,建封缚致军中,会中人来,对之斩其首。希烈又署杜少诚为淮南节度使,约破寿州,以趋江都。建封拒之,贼不能东。迁团练使。进兼御史大夫、濠寿庐观察使。是时,四方多故,乃缮陴隍,益治兵,四鄙附悦。希烈使剽帅悍卒来战,建封皆沮衄之。贼平,进封阶。贞元四年,拜御史大夫、徐泗濠节度使。久之,检校尚书右仆射。十三年,来朝。帝眷遇异等。时宦者主宫市,建封为帝言之,帝颇顺听。还镇,帝赋诗以饯。又使左右以所持鞭赐之,曰:卿节谊岁寒弗渝,故用此为况。十六年,卒。年六十六,赠司徒。

张镒

《唐书·张镒传》:镒,字季权,一字公度,国子祭酒后引五世孙也。父齐丘,朔方节度使、东都留守。镒以荫授左卫兵曹参军,郭子仪表为元帅府判官,累迁殿中侍御史。乾元初,华原令卢枞以公事谯责邑人齐令诜。令诜,宦人也,衔之,构枞罪。镒理枞,枞得流,镒贬抚州司户参军。徙晋陵令。江西观察使张镐表为判官,迁屯田、右司二员外郎。居母丧,以孝闻。大历初,出为濠州刺史。李灵耀反于汴,镒团阅乡兵严守禦,擢侍御史,兼缘淮镇守使。以最迁寿州刺史。历江西、河中观察使。不阅旬,改汴滑节度使,以病固辞。建中二年,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郭子仪婿太仆卿赵纵为奴告,下御史劾治,而奴留内侍省。镒奏言:奴留禁中,独下纵狱,情所不厌。帝纳之,贬纵循州司马,杖奴死。镒召子仪家僮数百,暴示奴尸。卢杞忌镒刚直,欲去之。乃以中书侍郎为凤翔、陇右节度使。帝幸奉天,镒罄家赀将自献行在。而营将李楚琳者。夜率其党作乱,杀之。诏赠太子太傅。

张荐

《唐书·张荐传》:荐,字孝举,深州陆泽人。敏锐有文辞,能为《周官》《左氏春秋》。初,为颜真卿叹赏。大历中,浙西观察使李涵表荐才任史官,诏授左司禦率府兵曹参军,以母老辞不就。丧除,礼部侍郎于邵以闻,召充史馆修撰,兼阳翟尉。真卿为李希烈所拘,遣兄子岘及家仆奏事,五辈皆留内客省,不得出。荐上疏,卢杞持之,不报。朱泚反,诡姓名伏匿城中,著《史遁先生传》。京师平,擢左拾遗,论杞奸恶倾覆不当用,德宗纳之。贞元元年,帝亲郊,用荐为太常博士。关播送咸安公主于回纥,以荐为判官。还,迁工部员外郎。久之,擢谏议大夫,复为史馆修撰。改秘书少监,使回鹘。还为监。吐蕃赞普死,擢荐工部侍郎,为吊祭使。荐占对详辩,三使绝域,始兼侍御史、中丞,后迁大夫。次赤岭,被病卒,年六十一,吐蕃传其柩以归。顺宗立,问至,赠礼部尚书,谥曰宪。

张愔

《唐书·张建封传》:建封子愔,始以荫补虢州参军事。建封卒,府佐郑通诚者摄留事,畏其军乱,因浙西戍兵过徐,谋引以为援。举军怒,斧库取兵,环府大噪,杀通诚及大将数人,乃表于朝,请愔为留后,假旄节。帝不许,披濠、泗隶淮南,诏杜佑讨徐乱。泗州刺史张伾以兵攻埇桥,与徐军埇,伾大败。帝未有以制,乃授愔右骁卫将军、徐州刺史,知留后。以伾为泗州留后,杜兼为濠州留后。俄进愔武宁军节度使。元和初,以疾求代,召为工部尚书,以王绍节度武宁,还濠、泗隶徐。徐人喜,遂不敢乱,而愔得行。未踰境,卒。愔治徐七年,其政称治。赠尚书右仆射。

张聿

《全唐诗小传》:聿,建中进士。

张南史

《全唐诗小传》:南史,字季直,幽州人。好奕棋,其后折节读书,遂入诗境。以试参军避乱居扬州,再召,未赴而卒。

张署

《全唐诗小传》:署,河间人。贞元中监察御史,谪临武令,历刑部郎,虔、澧二州刺史,终河南令。

张正一

《全唐诗小传》:正一,德宗末左补阙,以上书召见王叔文之党,疑其言己阴事,令韦执谊谮之坐贬。

张正元

《全唐诗小传》:正元,登贞元五年进士第。

张嗣初

《全唐诗小传》:嗣初,贞元八年进士。

张汇

《全唐诗小传》:汇,贞元十年进士。

张灿

《全唐诗小传》:灿,贞元元和间进士。

张碧

《全唐诗小传》:碧,字太碧,贞元时人。

张俨

《全唐诗小传》:俨,贞元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