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张姓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明伦汇编氏族典

 第二百四十四卷目录

 张姓部列传十二
  宋三
  张唐英      张商英
  张悫       张确
  张彻       张觉民
  张肃       张枢
  张康国      张耒
  张阁       张庭坚
  张守       张叔夜
  张近       张根
  张朴       张克公
  张纲       张觉
  张夔       张建侯
  张大年      张邦昌
  张俊       张运
  张致远      张卲
  张嵲       张即之
  张觷       张阐
  张克戬      张焘
  张咸       张大中
  张忠辅      张楠
  张虚白      张煇
  张浚       张文之
  张孝基

氏族典第二百四十四卷

张姓部列传十二

宋三

张唐英

《宋史·张商英传》:商英兄唐英,字次功。少攻苦读书。及进士第。翰林学士孙抃荐试贤良方正,不就。调榖城令,擢殿中侍御史,以父忧去,未几卒。唐英有史材,尝著《仁宗政要》《宋名臣传》《蜀梼杌》,行于世。

张商英

《宋史·张商英传》:商英,字天觉,蜀州新津人。负气俶傥,豪视一世。辟知南川县,章惇荐诸王安石,因召对,以检正中书礼房擢监察御史。台狱失出劫盗,诏纠察司劾治,商英遂摭院吏徇私事,语侵枢臣。谪监荆南税。哲宗初,为开封府推官,屡诣执政求进,吕公著不悦。出提点河东刑狱。哲宗亲政,召为右正言、左司谏。商英积憾元祐大臣不用己,极力攻之。崇宁初,为翰林学士。蔡京拜相,商英雅与之善,适当制,过为褒美。寻拜尚书右丞,转左丞。复与京议政不合,数诋京。罢知亳州,入元祐党籍。大观四年,京逐,起知杭州。过阙赐对。留为资政殿学士。顷之,除中书侍郎,遂拜尚书右仆射。京久盗国柄,中外怨疾。见商英为政持平。大革弊事,论者称之。有郭天信者,以方技隶太史,徽宗潜邸时,尝言当履天位,自是稍眷宠之。商英因与往来,事觉。御史中丞张克公疏击之,贬崇信军节度副使,衡州安置。京遂复用。未几,太学诸生诵商英之冤,京惧,乃乞令自便。复还故官。宣和三年卒。绍兴中,赐谥文忠。

张悫

《宋史·张悫传》:悫,字诚伯,河间乐寿人。登元祐六年进士第。累迁龙图阁学士、计度都转运使,擢大名尹。悫初闻二帝北行,三上笺劝进。建炎改元,为户部尚书左丞,官至中书侍郎。悫善理财,论钱谷利害,犹指诸掌。在朝谔谔有大臣节。卒,谥忠穆。

张确

《宋史·张确传》:确,字子固,邠州宜禄人。元祐中,擢进士第,通判杭州,知坊、汾二州。宣和七年,徙解州,又徙隆德府。明年,金兵至,知城中无备,谕使降。确乘城拒守,或献谋欲自东城溃围出,且探确意。确怒叱曰:确守土臣,当以死报国,头可断,腰不可屈。乃战而死。

张彻

《万姓统谱》:彻,景陵人。元祐中,七持使节,八绾郡符,公清超迈,计口授俸,其遗表云:神虽去干,忠不忘君。兄徽,以诗名,所著有《沧浪集》,司马光、范纯仁皆与之友善。

张觉民

《尚友录》:觉民,文州人。游太学,元祐间第进士,后与马涓等上书,忤权贵,坐党锢。退居成都,与张正己等游,号草堂先生。所著有歌诗雅著百馀篇。

张肃

《尚友录》:肃,舒城人。以直谅称仕,为广东转运判官,后为江东提点刑狱,自司马光而下七十有四人分韵,作诗以赠其行,皆一时名流,其后三世登第。

张枢

《万姓统谱》:枢,字子发,零陵人。性豪爽,善属文。绍圣中以太学生上书,言孟后事,不报。侄子纡,字公饬,任高尚,游张子岩先生门,与张南轩为友。

张康国

《宋史·张康国传》:康国,字宾老,扬州人。第进士,知雍丘县。绍圣中,提举两浙常平,豪猾望风敛服。发仓救荒,活数万口。徙福建转运判官。崇宁元年,入为吏部、左司员外郎,起居郎。二年,为中书舍人。徽宗知其能词章。命迁翰林学士。三年,进承旨,拜尚书左丞,而以其兄康伯代为学士。寻知枢密院事。康国始因蔡京进。及得志,寖为崖异。帝恶京专愎,阴令沮其奸,暴得疾,卒,谥曰文简。康伯,仕终吏部尚书。

张耒

《宋史·张耒传》:耒,字文潜,楚州淮阴人。幼颖异,十三岁能为文,十七时作《函关赋》,已传人口。游学于陈,学官苏辙爱之,因得从轼游。弱冠第进士,历临淮主簿、寿安尉、咸平县丞。入为太学录,范纯仁以馆阁荐试,秘书省正字、著作佐郎、秘书丞、著作郎、史馆检讨。居三馆八年,顾义自守,泊如也。擢起居舍人。绍圣初,请郡,以直龙图阁知润州。坐党籍,谪监黄州酒税,徙复州。徽宗立,起为通判黄州,知兖州,召为太常少卿,复出知颍州、汝州。崇宁初,复坐党籍落职,主管明道宫。初,耒在颍,闻苏轼讣,为举哀行服,言者以为言,遂贬房州别驾,安置于黄。五年,得自便,居陈州。耒仪观甚伟,有雄材,笔力绝健,于骚词尤长。晚监南岳庙,主管崇福宫,卒,年六十一。

张阁

《宋史·张阁传》:阁,字台卿,河阳人。第进士。崇宁初,由卫尉主簿迁祠部员外郎。俄徙吏部,迁宗正少卿、起居舍人,属疾,改显谟阁待制、提举崇福宫。疾愈,拜给事中、殿中监,为翰林学士,以龙图阁学士知杭州,阁经理有叙,去恶少年之为人害者,州以理闻。召拜兵部尚书,复为学士,未几,卒,阁初出守杭,思所以固宠,辞日,乞自领花石纲事,应奉由是滋炽云。

张庭坚

《宋史·张庭坚传》:庭坚,字才叔,广安军人。进士高第,调成都观察推官,通判汉州。入为枢密院编修文字,坐折简别邹浩免。徽宗召对,除著作佐郎,擢右正言。荐苏轼、苏辙可用,颇忤旨,出为京东转运判官,改通判陈州。初,蔡京守蜀,庭坚在幕府与相好。及京还朝,欲引以为己用,先令乡人谕意,庭坚不肯往。京大恨,后遂列诸党籍,编管虢州,再徙鼎州。久之,复故官。卒。

张守

《宋史·张守传》:守,字子固,常州晋陵人。登崇宁元年进士,以宣德郎,擢为监察御史。丁内艰去。建炎元年,召还。三年。除起居郎。迁御史中丞。四年,除参知政事,守尝荐汪伯彦,沈与求劾其短,以资政殿学士提举洞霄宫。未几,知绍兴府,改知福州。累请去郡,召还。六年十二月,除参知政事。八年正月,上自建康将还临安,守言:建康自六朝为帝王都,江流险阔,气象雄伟,且据都会以经理中原。赵鼎持不可,守力求去,以资政殿大学士知洪州。后徙知绍兴府。会朝廷遣三使者括诸路财赋,所至以鞭挞立威。守既视事,即求入觐,为上言之。时秦桧当国,不悦,守亦不自安,复奉祠。建康数月薨。谥文靖。孙抑,户部侍郎。

张叔夜

《宋史·张叔夜传》:叔夜,字稽仲,侍中耆孙也。少喜言兵,以荫为兰州录事参军,知汉、海、秦三州。大观中,为库部员外郎、开封少尹,赐进士出身,迁右司员外郎。从弟克公弹蔡京,京迁怒叔夜,摭微过,贬监西安草场。久之,召为秘书少监,擢中书舍人、给事中。进礼部侍郎,又为京所忌,以徽猷阁待制再知海州,徙济南府。山东群盗猝至,叔夜击之,斩数千级。以功进龙图阁直学士、知青州。靖康改元,金人南下。叔夜徙邓州,南道都总管。金兵再至,钦宗手札趣入卫。即自将中军,子伯奋将前军,仲熊将后军,合三万人,至都,进资政殿学士,签书枢密院。连四日,与金人大战,斩其将二人,檄告诸道,然迄无赴者。城陷,叔夜父子力战。车驾再出郊,叔夜因起居叩马而谏,帝曰:朕为生灵之故,不得不亲往。叔夜号恸。金人议立异姓。叔夜移书二帅,请立太子。二帅怒,追赴军中,至则抗请如初,遂从以北。道中不食。次白沟,卒,谥忠文。

张近

《宋史·张近传》:近,字几仲,开封人。第进士,累迁大理正。提举河北东路常平、西路刑狱,入为刑部员外郎、大理少卿,以集贤殿修撰知瀛州。八年,累加显谟阁待制、直学士,徙知太原府,以疾,提举洞霄宫。先,承诏买马二千给牧户,近悉敛诸民而不予直,为御史所劾,失学士。二年而复之。卒。

张根

《宋史·张根传》:根,字知常,饶州德兴人,第进士。调临江司理参军。当改京秩,以四亲在堂,冀以父母之恩封大父母,而貤妻封及母,遂致仕,得通直郎,如其志。屏处十年,曾布及本道使者上其行义,徽宗召诣阙,以为亲贤宅教授。未几,通判杭州,提举江西常平。大观中,改淮南转运使。以花石纲拘占漕舟,官买一竹至费五十缗。因力陈其弊,忤权倖,乃摘根所书奏牍注切草略,为傲慢不恭,责监信州酒税,再贬濠州团练副使,安置邠州。寻以讨淮贼功,得自便。以朝散大夫终于家。根性孝,父病蛊戒盐,根为食淡。母嗜河豚及蟹,母终,根不复食。母方病,每至鸡鸣则少苏,后不忍闻鸡声。

张朴

《宋史·张根传》:根弟朴,字见素。第进士。历耀、淄、宿三州教授、太学录、升博士,改礼部员外郎,迁光禄、太常少卿,擢侍御史,改秘书少监。蔡攸引为道史检讨官,召试中书舍人,卒。

张克公

《宋史·石公弼传》:张克公,字介仲,颍昌阳翟人。起进士。大观中,为监察御史,迁殿中侍御史。蔡京再相,克公与中丞石公弼论其罪,京罢,克公徙起居舍人。踰月,进中书舍人,改右谏议大夫。由兵部侍郎拜御史中丞,京复召,衔克公弗置。徽宗知之,为徙吏部尚书。居吏部六年,卒。

张纲

《宋史·张纲传》:纲,字彦正,润州丹阳人。入太学,以上舍及第。释褐,徽宗知纲五中首选,特除太学正,迁博士,除校书郎。论事与蔡京不合,挤之去,主管玉局观。久之还故官。迁著作佐郎、屯田司勋郎。进起居舍人,改中书舍人。除给事中。侍御史魏矼劾纲,提举太平观。进徽猷阁待制,引年致仕。秦桧用事久,纲卧家二十年绝不与通问。桧死,召为吏部侍郎。除参知政事。告老,以资政殿学士知婺州,寻致仕,卒。谥文定,吏部尚书汪应辰论驳之,孙釜再请,特赐曰章简。釜,庆元间为谏官,力排道学诸贤,累官至签书枢密院事。

张觉

《宋史·赵良嗣传》:张觉,平州义丰人也。在辽国第进士,为辽兴军节度副使。镇民杀其节度使萧谛里,觉拊定乱者,州人推领州事。金人入燕,以为临海军节度使,任知平州,升平州为南京,加觉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左企弓、康公弼与曹勇义、虞仲文皆东迁。时燕民尽徙,流离道路。或诣觉诉:公弼、企弓等不能守燕,致吾民如是。能免我者,非公而谁。觉召僚属议。又访于翰林学士李石。乃杀企弓等,复称保大三年。悉遣徙民归。石更名安弼,偕故三司使高党往燕山说王安中,安中具奏于朝,令安弼、党诣京师。徽宗以手札付詹度。度数诱致之,讽令内附。宣和五年六月,觉遣掌书记张钧、参谋军事张敦固诣安抚司听命。金人闻觉叛,遣阇母国王将三千骑来讨,觉阇毋以兵少,不交锋而退。觉遂妄以大捷闻,朝廷建平州为泰宁军,拜觉为节度使。诏命至,觉喜,远出迎。金人谍知,举兵来,觉不得返,奔燕。金人既平三州,来索觉,王安中讳之。索愈急。安中不得已,引觉出,数其过,使行刑,觉语殊不逊,燕之降将及常胜军皆泣下。

张夔

《万姓统谱》:夔,海阳人。政和中进士,为茂名令。辨民冤狱,太守致疑,夔投告身去,太守勉留之。诸司列荐为南中清介,惟夔一人,高宗玺书勉之。后通判廉州,秋毫无取。其子昌裔亦通判容州,父子并以清节闻。

张建侯

《万姓统谱》:建侯为辰州守。政和间,黄安俊叛,围镇江塞,建侯与卢阳令王宪之率兵救之,众溃,俱被执,贼迫使谕塞中人出降,建侯阳诺至塞下,大呼曰:为人当识顺逆,我万无求全,汝等坚守,勿怀二心。贼怒,俱害之。郡人哀其忠,立祠祀焉。

张大年

《万姓统谱》:大年,浦城人。政和中第进士,知萍乡县。时金人入江浙,群盗猬起,萍乡为江湖要会,日阅民伍,教以兵法,声闻四境,盗不敢入。广西帅周因辟为经略司干官。会营道蛮獠恃险为逆,帅司以兵属大年,遂分据要害,持久以待之,贼果以饥溃。海寇陈韬等出没为两广患,帅司复奏,大年通判琼州,讨之,贼闻其威略,率众来降。加秩二等,卒道州。

张邦昌

《宋史·张邦昌传》:邦昌,字子能,永静军东光人也。举进士,累官大司成。政和末,由知洪州改礼部侍郎。宣和元年,除尚书左丞,迁中书侍郎。钦宗即位,拜少宰。进太宰,为河北路割地使。初,邦昌力主和议。时粘罕兵又来侵,上书者攻邦昌私敌,社稷之贼也。遂黜邦昌为观文殿大学士、中太一宫使,罢割地议。其冬,金人陷京师,帝再出郊,留青城。明年春,吴幵、莫俦自金营持文书来,令推异姓堪为人主者从军前备礼册命。留守孙傅等不奉命。金人怒,复遣幵、俦促之,劫傅等,计无所出。适尚书员外郎宋齐愈至自外,众问金人意所主,齐愈书张邦昌三字示之,遂定议,以邦昌治国事。金人奉册宝至,邦昌北向拜舞受册,即伪位,僭号大楚。二帝北迁。金师既还,邦昌降手书赦天下。吕好问谓邦昌曰:人情归公者,劫于金人之威耳,金人既去,能复有今日乎。康王居外久,众所归心,曷不推戴之。又谓曰:为今计,当迎元祐皇后,请康王早正大位,庶获保全。监察御史马伸亦请奉迎康王。邦昌从之,降手书请元祐皇后垂帘听政,以俟复辟。书既下,中外大悦。太后御内东门小殿,垂帘听政。邦昌以太宰退处内东门资善堂。王即皇帝位,相李纲,徙邦昌太保、奉国军节度使,封同安郡王。纲上书极论,邦昌责授昭化军节度使、潭州安置,赐死。

张俊

《宋史·张俊传》:俊,字伯英,凤翔府成纪县人。好骑射,负才气。起于诸盗,年十六,为三阳弓箭手。宣和初,授承信郎,进武德郎。靖康元年,以守东明县功,转武功大夫。金人围汴京,高宗时为兵马大元帅,俊勒兵从信德守臣梁扬祖勤王。高宗见俊英伟,擢元帅府后军统制,累功转荥州刺史。建炎元年。剧贼李昱据兖州,命俊为都统制讨之,贼遂歼。进桂州团练使。高宗以俊忠劳日积,迁拱卫大夫。既而汴京破,二帝北迁,俊恳辞劝进,高宗即位。二年,升秦凤路马步军副总管。进武宁军承宣使。帝如扬州,召诸将议恢复,俊曰:今敌势方张,宜且南渡。帝如临安,拜镇西军节度使、御前右军都统制,寻为浙东制置使,江浙群盗蜂起,授俊两浙西路、江南东路制置使,除检校少保、定江昭庆军节度使,浙西群盗悉平,改江南招讨使。绍兴元年,改江、淮路。拜太尉。四年,金人入侵。以俊为两浙西路、江南东路宣抚使。改淮西宣抚使。濒江相拒逾月,敌不得入。五年,刘麟入寇,俊与杨沂中合兵拒于泗州。六年,改崇信、奉宁军节度使。八年,金人请寝兵,许之。赐俊安民靖难功臣,拜少傅,进少师,封济国公。十一年。加太傅,封广国公,寻进益国公。十二年,以殿中侍御史江邈论之,罢为镇洮、宁武、奉宁军节度使,充醴泉观使。进封清河郡王。十六年,改镇静江、宁武、静海军。二十一年,拜太师。南渡后,俊握兵最早,屡立战功,与韩世忠、刘锜、岳飞并为名将,世称张、韩、刘、岳。然濠、寿之役,俊与锜有隙,独以杨沂中为腹心,故有濠梁之劫。岳飞冤狱,韩世忠救之,俊独助桧成其事,心术之殊也,远哉。二十四年六月薨。封循王。子五人:子琦、子厚、子颜、子正、子仁。

张运

《宋史·张运传》:运,字南仲,信之贵溪人,唐宰相文瓘之后。父贯,右通直郎,运登宣和三年进士,赐同上舍出身,调桂阳监监山县丞。绍兴五年,通判鼎州。丁母及父忧,服除,起知桂阳监。五月而境内称治。入对,除知达州。召为度支郎中,迁军器监。寻改大理少卿。明于治狱,狱为之空。拜刑部侍郎。会金人渝盟,特迁户部侍郎,以专馈饷。陈康伯议遣李宝自四明控制海道,众论纷纭,运直入赞决,金人果败走。孝宗受禅,运请老,以敷文阁待制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疾卒。

张致远

《宋史·张致远传》:致远,字子猷,南剑州沙县人。宣和三年,中进士第,擢枢密院计议官。谒告归。参知政事盖庾为福州宣抚使讨贼,韩世忠副之,辟致远为随军机宜文字。贼平,除两浙转运判官,改广东转运判官。绍兴四年,除殿中侍御史。五年,除户部侍郎,进吏部。除给事中。寻以老母丐外,以显谟阁待制知台州。朝廷以海寇郑广未平,改知福州。八年,再召为给事中。出知广州。寻以显谟阁待制致仕。十七年卒。致远鲠亮有学识,历台省、侍从,言论风旨皆卓然可观。

张卲

《宋史·张卲传》:卲,字才彦,乌江人。登宣和三年上舍第。建炎元年,为衢州司刑曹事。三年,金人南侵,诏求可至军前者,卲慨然请行,转五官,假礼部尚书,充通问使,见左监军挞揽,命卲拜,卲曰:监军与卲为南北从臣,无相拜礼。挞揽怒,送密州,囚于祚山砦。明年,又送卲于刘豫。卲见刘豫,长揖而已,又呼为殿院,豫怒,械置于狱,久之,复送于金,拘之燕山僧寺。后金大赦,许宋使者自便还乡。十三年。得升秘阁修撰,主管佑神观。左司谏詹大方论其奉使无成,改台州崇道观。十九年,以敷文阁待制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知池州,再奉祠卒。子孝览、孝曾、孝忠。孝曾后亦以出使殁于金。

张嵲

《宋史·张嵲传》:嵲,字巨山,襄阳人。宣和三年,上舍选中第。调唐州方城尉,改房州司刑曹。刘子羽荐于川、陜宣抚使张浚,辟利州路干办公事,以母病去官。绍兴五年,召除秘书省正字,再迁著作郎。既而以何抡刊改《神宗实录》得罪,语连嵲,出为福建路转运判官。九年,除司勋员外郎。十年,擢中书舍人,升实录院同修撰,右正言万俟卨论嵲为侍从日,荐引非才,以酬私恩,罢去。顷之,起知衢州,除敷文阁待制。为政颇尚严酷,岁满,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疽发背卒。子昌时。

张即之

《宋史·张即之传》:即之,字温夫,参知政事孝伯之子。以父恩授承务郎,铨中两浙转运司进士举,历监平江府粮料院。丁父忧,服除,监临安府楼店务。丁母忧,服除,监临安府龙山税、宁国府城下酒曲务,签书荆门军判官厅公事,乌程丞,特差签书江阴军判官厅公事,提领户部犒赏酒库所干办公事,添差两浙转运司主管文字,行在检点赡军激赏酒库所主管文字,监尚书六部门,淮南东路提举常平司主管文字,添差通判扬州,改镇江,又改嘉兴,将作监簿,军器监丞,司农寺丞,知嘉兴,未赴,以言者罢,丐祠,主管云台观,引年告老,特授直秘阁致仕。即之以能书闻天下,金人尤宝其翰墨。

张觷

《宋史·张觷传》:觷,字柔直,福州人。举进士。守南剑州,迁福建路转运判官。未行,会范汝为,遣叶彻拥众寇南剑。时统制官任士安驻军城西,不肯力战,觷独率州兵与之战。彻中流矢死,众败走。觷知士安惧无功,即函彻首与之。士安得之大喜,遂驰报诸司。未几,彻二子引众来攻。于是士安与州兵夹攻,大败之,城赖以全。以直龙图阁知处州,荡平馀寇,进秘阁修撰,卒。

张阐

《宋史·张阐传》:阐,字大猷,永嘉人。幼力学,博涉经史,善属文。未冠,由舍选贡京师。登宣和六年进士第,调严州兵曹掾。历鄂、台二州教授。绍兴十年,诏侍从各举所知,给事中林待聘以阐闻,召除秘书省正字。十三年,迁秘书郎。秦桧每荐台谏,必先谕以己意。阐谢曰:丞相见知,得老死秘书幸矣。竟罢,主管台州崇道观,历泉、衢二州通判。二十五年,起提举两浙路市舶,入为御史台检法官,升吏部员外郎,改祠部。迁将作监,进宗正少卿。隆兴元年,拜工部侍郎。顷之,除工部尚书。屡乞骸骨,帝不忍其去。二年,阐请益力,乃除显谟直学士、提举太平兴国宫。居家踰月卒,年七十四。

张克戬

《宋史·张克戬传》:克戬,字德祥,侍中耆曾孙也。第进士,历河间令,知吴县,召拜卫尉丞。初,克戬从弟克公为御史,劾蔡京。京再辅政,修怨于张氏,以微事黜克戬。踰年,起知祥符县,司开封户曹,提举京东常平,入辞,留为库部员外郎。宣和七年,知汾州,金兵犯河东,围太原。太原距汾二百里,遣将来攻,克戬毕力捍禦。数选劲卒挠敌营,出不意焚其栅,敌惧引去,论功加直秘阁。靖康元年六月,金兵复逼城。宣抚使李纲表其守城之劳,连进直龙图阁、右文殿修撰。十月朔,金益万骑来攻愈急。克戬度不得免,手草遗表,缒州兵持抵京师。明日,金兵从西北隅入,杀都监贾亶,克戬犹帅众巷战,金人募生致之。克戬归索朝服,焚香南向拜舞,自引决,一家死者八人。绍兴中,谥忠确。

张焘

《宋史·张焘传》:焘,字子公,饶之德兴人,秘阁修撰根之子也。宣和八年进士。绍兴二年,吕颐浩荐,除司勋员外郎,迁中书舍人,言者论之,以集英殿修撰提举江州太平观。明年,以兵部侍郎召。时金使至境,诏欲屈己就和。施廷臣力赞和议。焘上疏力诋,秦桧患之,焘自知得罪,托疾在告。和议成,范如圭请遣使朝八陵,遂命判大宗正士袅与焘偕行,焘归。上问诸陵寝如何。焘不对,唯言万世不可忘此贼。上黯然,以宝文阁学士知成都府。在蜀四年,戢贪吏,薄租赋;抚雅州藩部,西边不惊。二十五年冬,桧死,除知建康府。居二年,进端明殿学士。二十九年。除吏部尚书。屡以衰疾乞骸骨。三十年,以资政殿学士致仕,寻迁太中大夫。三十一年,复知建康府。孝宗受禅,除同知枢密院。隆兴元年,迁参知政事,以老病不拜。后二年卒,谥忠定。焘外和内刚,帅蜀有惠政,民祠之不忘。

张咸

《万姓统谱》:咸,绵竹人。唐宰相九龄弟九皋之后,父纮,举茂才异等,知雷州,有治声。咸举进士贤良两科,其对策之语有曰:臣宁言而死于斧钺,不能不言而负陛下。

张大中

《尚友录》:大中,通州人。群经百氏一览不忘,人目为黑漆书厨。宣和间举进士,授南浦令,时称为古廉吏,累官果州通判。

张忠辅

《宋史·张忠辅传》:忠辅,宣和末为将,同崔中、折可与守崞县。金人来攻,婴城固守。中度不可支,有二心。忠辅宣言于众曰:必欲降,请先杀我。中设伏绐约议事,忠辅见杀。

张楠

《万姓统谱》:楠,字材仲,敦之子。知遂安县,方腊寇严兵入,遂安县丞簿尉皆遇害,楠力战,刃中胁,拥入巢穴,楠谕以逆顺祸福,贼不敢害,出之。贼既授首,改知归安县,升临安府通判,历知泰、润、衡三州,皆以惠爱称,卒年七十八,终朝议大夫,赠正议大夫。

张虚白

《尚友录》:虚白,邓州南阳人。通太乙六壬术,留心丹灶,遇真人传秘诀。徽宗闻其名,召管太乙宫,恩赉无与比,虚白官太虚大夫、金门羽客,出入禁中,终日论道,无一言及时事,曰:朝廷事,宰相在,非予所知也。金人尤重之,以为神仙。忽一日曰某年月日吾当化去,至期果然。武陵崔婆尝饮以醇酒,后寄崔婆诗曰:武陵溪畔崔婆酒,天上应无地下有。南来道士饮一斗,醉卧白云深洞口。

张煇

《尚友录》:煇,字子充,永嘉城南人。天资谨饬,喜问学。自六经诸子书,历代史记,至百家之说皆通习,其辩析精微,旁引證据,论议亹亹,虽老师宿儒莫能屈也。游太学,屡先多士传诵为楷式。两以亲讣,哀毁骨立,几不胜衣,庐于墓者三年,作霜露堂以享,有甘露降于庭,人谓其孝感所致。

张浚

《宋史·张浚传》:浚,字德远,汉州绵竹人,唐宰相九龄弟九皋之后。父咸,举进士、贤良两科。浚四岁而孤。入太学,中进士第。靖康初,为太常簿。张邦昌僭立,逃入太学中。闻高宗即位,驰赴南京,除枢密院编修官,改虞部郎,擢殿中侍御史。建炎三年,金人南侵,车驾幸钱塘,留朱胜非于吴门捍禦,以浚同节制军马。会苗傅、刘正彦作乱,浚传檄中外,率韩世忠等,大破之,朱胜非以宿憾日毁短浚,诏浚,以本官提举洞霄宫。浚既去国,虑金人释川、陜之兵,必将并力窥东南,乃上疏极言其状。未几,刘豫之子麟果引金人入攻。高宗思浚前言,策免朱胜非,召浚知枢密院事。浚既受命,即日赴江上视师。绍兴五年,除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七年,以却敌功,制除特进,加金紫光禄大夫,郦琼叛。台谏交诋,浚落职,以秘书少监分司西京,居永州。九年,以赦复官。十一年,除检校少傅,充万寿观使。十二年,封和国公。十六年,彗星出西方,浚极论时事,秦桧大怒,令台谏论浚,提举太平兴国宫,居连州,徙永州。是时,秦桧怙宠固位,惧浚为正论以害己,必欲杀之,会桧死乃免。三十一年,复观文殿大学士、判建康府。孝宗即位,召浚入见。除少傅,进封魏国公。隆兴元年,除枢密使,都督建康、镇江府、江州、池州、江阴军军马,召入见,力陈和议之失。孝宗为止誓书。拜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汤思退与其党谋为陷浚计;令尹穑论罢督府参议官冯方;又论浚费国不赀,浚八章乞致仕,除少师、判福州。浚辞,改醴观使。行次馀干,得疾,卒,谥忠献。

张文之

《万姓统谱》:文之,字子经,乐平人,中书舍人显之子。初通判亳州,金兵至,守孔福谋夜逸,文之曰:果尔轻动奈一城何。自提兵出登横涧山与敌持十馀日,经二十馀战,无外援,力不能支,具袍笏东望拜,曰:彼众我寡,臣惟有一死。被执送燕山,欲授以官,义不屈,囚之土窟,且曰:吾世受宋恩,其忍负国。金人重之,稍宽桎梏。后王忭申和议,见文之羁苦状,为请于酋,得一家书附,忭还奏,当宁悼叹,月给恤其家,官其子孝忠。

张孝基

《尚友录》:孝基,娶同里富人女,富人只有一子,不肖,斥逐之,富人病且死,悉以家财付孝基与治后事,久之,其子丐于途,孝基恻然,谓曰:汝能灌园乎。答曰:如得灌园以就食,何幸。孝基使灌园,其子甚力。复谓曰:汝能管库乎。答曰:能之。孝基使管库,其子醇谨。孝基知其能,自新不复故态,遂以其父所委财产归之,其子治家励操,为乡闾善士。孝基卒,其友数辈游嵩山,忽视旌旗驺御满野如守土大臣,窃视专车者,乃孝基也。惊喜作揖,问其所以,孝基曰:吾以还财之事,上帝命主此山。言讫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