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花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花部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

 第十四卷目录

 花部纪事
 花部杂录
 花部外编

草木典第十四卷

花部纪事

古今注华盖黄帝所作也。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常有五色云气、金枝玉叶止于帝上,有花葩之象,故因而作华盖也。
《洞冥记》:武帝所幸宫人名丽娟,年十四,玉肤柔软,吹气胜兰,不欲衣缨拂之恐体痕也。每歌李延年和之,于芝生殿唱回风之曲,庭中花皆翻落。
《采兰杂志》:越巂国有吸花丝,凡花著之即不堕落,用以织锦汉时国人奉贡武帝赐丽娟二两命作舞衣春暮宴于花下舞,时故以袖拂落花满身,都著舞态愈媚,谓之百花之舞。
《独异志》:马融勤学,梦见一林花如锦绣,梦中摘此花食之,及寤见天下文词,无所不知,时人号为绣囊。《晋书·五行志》:王敦仪仗生华干宝,以为狂华。
《云仙杂记》:郭文在山间有石榴、杨梅等花,为樵牧所伤殆甚,卖簪沽酒以浇花树,人问之曰:为二子洗疮止痛。
宗测春游山谷,见奇花异草,则系于带上,归而图其形状名,聚芳图百花带,人多效之。
《宋书·五行志》:前废帝景和元年,邓琬在寻阳,种紫花皆白,白眚也。
《南史·范缜传》:竟陵王子良精信释教,而缜盛称无佛。子良问曰:君不信因果,何得有富贵贫贱。缜答曰:人生如树花同发,随风而堕,自有拂帘幌坠于茵席之上,自有关篱墙落于粪溷之中。坠茵席者,殿下是也;落粪溷者,下官是也。贵贱虽复殊途,因果竟在何处。子良不能屈。
异苑隋县永阳有山,壁立千仞,岩上有石室古名为神农窟窟前有百药丛,茂莫不毕备,又别有异物藤花形似菱菜,朝紫中绿晡黄暮青夜赤,五色迭耀。《颜氏家训》:席毗嘲刘逖云:君辈辞藻譬若荣华须臾之玩,非宏才也。岂比吾徒十丈松树,常有风霜不可凋悴矣。刘应曰:既有寒木,又发春华,何如也。席笑曰:可矣。
《水经注》:长杨溪侧生异花,路人欲摘者,皆当先请不得扳取。
《酉阳杂俎》:北朝妇人常以五月进五时,图五时花施帐之上。
《烟花记》:迎辇花外殷紫内素腻,菲芬粉蕊心深红,跗争两花枝干烘翠,类通草无剌,叶圆长薄其香气秾芬馥,或惹襟袖移日不散,嗅之令人不多睡,帝令宝儿持之,号曰司花女。
《大业杂记》:元年夏五月,筑西苑周二百里,其内造十六院,置四品夫人十六人,各主一院庭植名花,秋冬即剪杂綵,之为色渝则改,著新者,其池沼之内,冬月亦剪綵为芰荷。每院开西东南三门,门并临龙鳞渠上,跨飞桥过,桥百步即杨柳,修竹四面郁茂,名花美草隐映轩陛。
颜师古隋朝遗事载,洛阳献合蒂迎辇花,炀帝令袁宝儿持之,号司花女。时诏虞世南草征辽,指挥德音敕于帝侧,宝儿注视久之,帝曰:昔传飞燕可掌上舞,今得宝儿方昭,前事然多憨态,今注目于卿卿,才人可便嘲之。世南为绝句曰:学画鸦黄半未成,垂肩亸袖太憨生,缘憨却得君王惜,长把花枝傍辇行。《全唐诗话》:天授二年腊,卿相欲诈称花发,请幸上苑有所谋也。许之寻疑有异图,先遣使宣诏曰:明朝游上苑,火急报,春知花须连夜发,莫待晓风吹,于是凌晨名花布苑,群臣咸服其异,后托术以移唐祚。此皆妖妄不足信也。凡太后之诗文,皆元万顷崔融辈为之。
《景龙文馆记》:中宗景龙三年正月七日,上御清辉阁登高遇雪,因赐金人,綵胜令学士赋诗,是日甚欢。宗楚客诗云:窈窕神仙阁,参差云汉间,九重中禁启,七夕早春还。太液天为水,蓬莱雪作山,今朝上林树,无处不堪攀。正谓此也。正月八日立春,内出綵花赐近臣,武平一应制云:銮辂青旂下帝台,东郊上苑,望春来黄莺,未解林间啭红蕊,先从殿里开画阁,条风初变柳银塘,曲水半含苔欣,逢睿藻先韶律,更促霞觞畏景催,是日中宗手敕批云:平一年虽最少,文甚警新,悦红蕊之先开讶。黄莺之未啭循环,吟咀赏叹兼怀,今更赐花一枝,以彰其美,所赐学士花并令插在头上,后所赐者平一左右,交插因舞蹈拜谢时,崔日用乘酣饮欲夺平一所赐花,上于帘下见之,谓平一曰:日用何为夺卿。花平一跪奏曰:读书万卷,从日用满口,虚张赐花一枝,学平一终身不获。上及侍臣大笑,因更赐酒一杯,当时叹美。
珍珠船上官,昭容自制花子,以掩黥处。
《开元天宝遗事》:天宝初,宁王日侍好声乐,风流蕴藉,诸王弗如也。至春时于后园中,纫红丝为绳密缀金铃,系于花梢之上。每有鸟鹊翔集,则令园吏掣铃索以惊之,盖惜花之故也。诸宫皆效之。
长安侠少,每至春时,结朋联党,各置矮马饰以锦鞯金络,并辔于花树下往来,使仆从执酒皿而随之,遇好囿则驻马而饮。
《学士许》:慎选放旷不拘小节,多与亲友结宴于花圃中,未尝具帷幄设坐具,使童仆辈聚落花铺于坐下。慎选曰:吾自有花裀,何消坐具。
杨国忠子弟,每春至之时,求名花异木植于槛中,以板为底,以木为轮,使人牵之,自转所至之处,槛在目前而便,即欢赏目之为移春槛。
长安春时,盛于游赏园林树木,无閒地,故学士苏颋应制,云飞埃结红雾游,盖飘青云帝览之嘉赏焉。遂以御花亲插颋之巾上,时人荣之。
长安中士女春时斗花,戴插以奇花多者为胜,皆用千金市名花植于庭院中,以备春时之斗也。
长安士女游春野,步遇名花,则设席藉草以红裙递,相插挂以为宴幄,其奢逸如此也。
贵妃每宿,酒初消多苦肺,热尝凌晨独游,后苑傍花树以手攀枝,口吸花露藉其露液润于肺也。
《独异志》:元宗打羯鼓,天宝初春景甚煦,而卉物未拆,乃命鼓座于殿阶击之,满树花发,帝谓左右曰:一曲未终而花烂,然得不以我为圣耶。
《诚斋杂记》:长安士女游春野,步遇名花则藉草而坐,解裙四围遮绕如奕棋,谓之裙幄。
遵生八笺天宝中,长安士女,春时斗花以奇多者为胜,皆以千金市花植于中庭,为探春之燕。
事文类聚李白梦笔生华,自是才思日进。
《酉阳杂俎》:元和中,江淮术士王琼尝在段君秀家,令坐客取花含默,封于密器中,一夕开花。
《续博物志》:昔有一人好道,而不知求道之方,唯朝夕拜跪向一枯树,辄云:乞长生,如此二十八年不倦,枯木一旦忽然生花,花又有汁,甜如蜜有人教令食之。遂取此花及汁并食之,食讫即仙。
《云仙杂记》:穆宗每宫中花开,则以重顶帐蒙,蔽栏槛置惜春,御史掌之号曰括香。
曲江贵家游赏则剪百花装成狮子,相送遗狮子,有小连环欲送,则以蜀锦流酥牵之,唱曰:春光且莫去,留与醉人看。
杨恂遇花时,就花下取蕊粘缀于妇人衣上,微用蜜蜡兼挼花浸酒,以快一时之意。
翰林有龙口渠,通内苑大雨之后,必飘诸花蕊经由而出,有百种香色,名不可尽,春日尤妙。
虞松方春以谓握月担风,且留后日吞花卧酒不可过时。
珍珠船花墅湖在慈溪,唐刺史任同劝民修筑,中有小墅春花,明媚因以名之。
《五代史·四夷附录》:汤池淀,地气最温。其水泉清冷,草软如茸,可藉以寝。而多异花。
《清异录》:孟昶时,每腊日内官各献罗体圈金花树子。梁守珍献忘忧,花缕金于花上,曰独立仙。
李后主每春盛时,梁栋窗壁柱栱阶砌,并作隔筒密插杂花,榜曰锦洞天。
刘鋹在国春深,令宫人斗花,凌晨开后苑,各任采择,少顷,敕还宫锁花门,膳讫普集角胜,负于殿中宦士。抱关宫人出入皆搜怀袖,置楼罗历以验姓名,法制甚严时,号花禁负者,献耍金耍银买宴。
闽昶春馀宴后苑,飞红满空,昶曰:弥陀经云雨天曼陀罗华,此景近似今日,观化工之雨,天三昧宜召六宫,设三昧宴。
苏直善治花瘠者,腴之病者,安之时,人竞称为花太医。
《委巷丛谈》:吴越王妃,每岁归临安,王以书遗妃,云: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吴人用其语为歌,含思宛转听之凄,然苏子瞻为之易其词,盖清平调也。调云:陌上花开蝴蝶飞,江山犹是,昔人非遗民,几度垂垂,老游女长歌缓缓归,陌上山花无数开,路人争看翠軿来,若为留得堂堂去,且更从教缓缓回,生前富贵草头,露身后风流,陌上花已作迟迟君去鲁犹歌缓缓妾回家。
《宋史·礼志》:太宗太平兴国九年三月十五日,诏宰相、近臣赏花于后苑,帝曰:春气暄和,万物畅茂,四方无事。朕以天下之乐为乐,宜令侍从司臣各赋诗。雍熙二年四月二日,诏辅臣、三司使、翰林、枢密直学士、尚书省四品两省五品以上、三馆学士宴于后苑,赏花、钓鱼,张乐赐饮,命群臣赋诗习射。赏花曲宴自此始。
真宗咸平二年二月晦,赏花,宴于后苑,帝作《仲春赏花钓鱼诗》,儒臣皆赋。
三年十二月,翰林学士梁颢请以春秋大宴、小宴、赏花、行幸次为四图,颁下閤门遵守。从之。
仁宗庆历七年,御史言:凡预大宴并御筵,其所赐花,并须戴归私第,不得更令仆从持戴,违者纠举。《司马光传》:光仁宗宝元初,中进士甲科。年甫冠,性不喜华靡,闻喜宴独不戴花,同列语之曰:君赐不可违。乃簪一枝。
《黄震传》:震徙广东转运使。广南岁进异花数千本,至都下枯死者十八九,道路苦其烦扰,震奏罢之。珍珠船释仲殊。花品序,每岁禁烟,前后置酒馔以待来宾,赏花者不问亲疏,谓之看花局故里,云弹琴种花,陪酒陪歌。
东巴下岩院主僧水际得青磁,碗携归折花置佛像前,明日花满其中。
云溪友议夔州游,使君符邀客看花而不饮至今,荆襄花下斟茶者,吟此戏焉。卢子发诗曰:白帝城头二月时,忍教清醒看花枝,莫言世上无袁许,客子由来是相师。
《入蜀纪》:见浣花溪在华阳县西,一名百花潭,吴中复冀国夫人任氏,微时见一僧坠污渠,夫人为濯其衣,因而百花满潭故名。
云麓漫抄世目状元,第二人为榜眼,第三人为探花,《郎秦中岁时记》云:期集谢恩了,从此便著被袋箧子骡等,仍于曲江点检从物无得有阙,阙即罚钱,便于亭子小宴召小科头同至暮,而散,次即杏园初宴,谓之探花宴,便差定先辈二人,少俊者为两街探花,使若他人折得花卉,先开牡丹芍药来者即各有罚。《东坡志》:林寇元弼言去岁春,徐州通判李陶有子年十七八,素不善作诗,忽咏落花诗云:流水难穷目,斜阳易断肠,谁同砑光帽,一曲舞山香。父惊问之,若有物凭附者,自云是。谢中舍问砑光帽事,云:西王母宴群仙,有舞者带砑光帽,帽上簪花舞《山香》一曲,曲未终花皆落去。
《东坡诗》注:房州有异人,常戴三朵花,莫知其姓名,郡人因以三朵花名之。
《闻见近录》:故事,季春上池赐生花,而自上至从臣皆簪花而归,绍圣二年上,元幸集禧观始出宫,花赐从驾臣僚各数十枝,时人荣之。
《墨庄漫录》:徐遹久困场屋,崇宁三年为特奏名魁,时已老矣。赐宴琼林苑归骑过平康狭邪之所,同年所簪花多为群倡取求,惟遹花独存,因戏题一绝云:平康过尽无人问,留得宫花醒后看。
西京进花自李迪相国始。
平江自朱勔用事花木之奇异者,尽移供禁御下至墟墓间,珍木亦遭发,凿山林所馀唯合抱成围,或拥肿樗散者,乃保天年。
《鸡肋编》:严州通判厅下有花数种,而合为一树,云见于唐杜牧诗中宣和间欲移取,屡以盘根,卒不可徙而止,然其花中无能名者。
王龟龄《龙行记题名》云:永嘉王龟龄少,城周行可海陵查元章载酒来游,时冻雨初霁风日,清美山谷明秀照人道旁,杂花盛开篮舆徐行应接不暇,寺有荼𧃲罗络松上如积雪,崇兰数百本秀发岩石间,微风透香所至芬郁,东荣牡丹大丛雨前已开,道人植盖护持留以供客,饮罢纵步泉上瀹茗赋诗而归,乾道丙戌清明前四日。
《宋史·五行志》:淳熙中,兴化军仙游县九巫山古木生华。
《礼志》:淳熙二年,太上皇帝圣寿,文武百僚并簪花赴文德殿,从驾至德寿宫行庆寿礼。
《舆服志》:悫头簪花,谓之簪戴。中兴,郊祀、明堂礼毕回銮,臣僚及扈从并簪花,恭谢日亦如之。
《乾淳岁时记》:禁中赏花非一先期,后苑及修内司分任排办,凡诸苑亭榭花木妆点一新,锦帘销幕飞梭绣毬,以至茵褥设放器玩盆窠珍禽异物各务,奇丽又命小珰内司列肆关扑珠翠冠朵篦环绣段画领花扇,官窑定器孩儿戏,具闹竿龙船等物,及有买卖果木酒食饼饵蔬茹之类,莫不备具悉效西湖景物起,自梅堂赏梅芳春堂,赏杏花桃源观桃粲,锦堂金林檎照妆亭,海棠兰亭,修禊至于钟美堂大花为极盛,堂前三面皆以花石为台,三层各植名品标以象牌,覆以碧幕台,后分植玉绣毬数百株,俨如镂玉屏堂内左右各列三层,雕花彩槛护以彩色,牡丹画衣间列碾玉水晶金壶,及大食玻璃官窑等瓶,各簪奇品如姚魏御衣黄照殿红之类,几千朵别以银箔间,贴大斛分种数十百窠,分列四面,至于梁栋窗户间,亦以湘筒贮花,鳞次簇插何止万朵,堂中设牡丹,红锦地茵自中殿,妃嫔以至内官,各赐翠叶牡丹分枝铺翠,牡丹御书画扇龙涎金合之类,有差下至伶官乐部,应奉等人,亦沾恩赐谓之随花赏,或天颜悦怿谢恩赐予,多至数次,至春暮则稽古堂会瀛堂赏琼花静侣亭,紫笑净香亭采兰挑笋,则春事已在绿阴芳草间矣。大抵内宴赏初坐,再坐插金盘架者,谓之排当,否则但谓之进酒。
《笔记》:王㬇为屋四合,各植花石,随时之宜春海棠夏湖石秋芙蓉冬梅名四照亭,庆元中赵公艰会客问名亭,所自铜陵主簿姚行简,对曰:《山海经》云招摇之上,其花四照,华严经云,无量宝树,普庄严华燄成轮。《光四照》又云:光云四照。常圆满。今亭四面见花,故以此名,赵称赏赠遗甚厚。
《元氏掖庭记》:宫中饮宴不常名,色亦异碧,桃盛开举杯相赏,名曰:爱娇之宴,红梅初发,携尊对酌,名曰:浇红之宴,海棠谓之煖妆,瑞香谓之拨寒,牡丹谓之惜香,至于落花之饮,名为恋春催花之设,名为夺秀,其或缯楼幔阁,清暑回阳佩兰采莲,则随其所事而名之也。
《致虚阁杂》:俎薛瑶英于七月七日令诸婢共剪轻綵,作连理花千馀朵,以阳起石染之,当午散于庭中,随风而上,遍空中如五色,云霞久之方没,谓之渡河吉庆花,藉以乞巧。
《岩栖幽事》:余尝过一山,邻老而嗜花,红紫映户弄孙负日,使人不复知有城,居车马之闹,况京都滚滚尘邪,余赠以诗云:有个小门松下开,堂前名药绕畦栽。老翁抱孙不抱瓮,恰欲灌花山雨来。
《春明梦馀录》:玩芳亭元栗院使别墅亭,多花卉,一时文人骚客来游赏者,多有题咏,王士熙诗:每忆城南路曾来,好画亭阑花经雨,白野竹入云青波,影浮春砌山光扑,昼扃褰衣对萝薜,凉月照人醒。
《遂初堂元詹事》:张九思别业绕堂,花竹水石之胜,甲于都城。
今右安门外西南,泉源涌出为草桥河,接连运台为京师,养花之所元人廉左丞之万柳园,赵参谋之匏瓜亭,栗院使之玩芳亭,张九思之遂初堂皆在此。梁园在京城外之西南,废城边引凉水河入其中,亭榭花木,极一时之盛。
百花陀在京西王平口,四围皆山,中有平川,约数十亩,产杉漆药草,春夏之交,百花烂然。
《西湖志》:馀马塍艺花如艺粟,往往发非时之品,真足以侔造化通仙灵,凡花之早放者名曰唐花,其法以纸饰密室,凿地作坎绠竹置花,其上粪土以牛溲硫黄,尽培溉之法,然后置沸汤于坎中,少候汤气薰蒸则扇之,微风盎然融淑之气经宿,则花放矣。若牡丹梅花之类,无不然,独桂花则反是,盖桂必清凉而后放当置之石洞岩窦间,暑气不到处鼓以凉飔,养以清肃,竟日乃开,此虽揠而助长,然必适其寒温之性。而后可至于盘结松柏海桐之属,多仿画意斜科而偃蹇者,为马远法挺干而扶疏者,为郭熙法种,种精妙可为庭除清赏也。
《太原府志》:花果山在静乐县南一百二十里,春之后花果满山。
《灵丘县志》:花山县西北十二里多杂卉,每春时灿发五色,陆离望之,第见山如错绣故名。
《新郑县志》:御花园在大隗山畔,相传为黄帝种花处,《孟县志》:浇花井在古河阳城,晋潘岳浇花井也。今冶戍镇是。
《内乡县志》:花山在县西北三百里,其山多花木,春如列锦故名。
《上蔡县志》:玩花楼古北城上有高台,世传蔡侯玩花处。
《商州志》:小刘峪多花卉。

花部杂录

《易经》:说卦震为敷。〈疏〉取其春时,气至草木皆吐敷,布而生也。〈大全〉吴氏曰:敷字又作,与华通花蒂下,连而上分为花出也。
《诗经·小雅》:皇皇者华,于彼原隰。〈注〉皇皇犹煌煌也。华草木之华也。高平曰:原下湿曰隰。
《内经》:夫木之蚤华,先生叶者遇春霜烈风,则花落而叶萎。
中论夫名之系于实也。犹物之系于时也。物者,春也。吐华夏也。布叶秋也。凋零冬也。成实斯无为而成者也。若强为之,则伤其性矣。名亦如之。
夫信无过于四时而春,或不华夏或陨霜。
《洞天清录》:弹琴对花,惟岩桂江梅茉莉荼𧃲薝卜等,香清而色不艳者,方妙若妖红艳紫,非所宜也。《事文类聚》:凡醉有所宜,醉花宜昼袭其光也。醉雪宜夜清其思也。
《冷斋夜话》:东坡曰:世间无物不可比类,如蜡花似石榴花纸,花似罂粟花,通草花似梨花,罗绢花似海棠花。
《谈苑》:前辈作花诗,多比美女,如曰:若教解语应倾国,任是无情也。动人黄鲁直酴醾诗云:露湿何郎试饼汤口,烘荀令炷炉香,乃比美丈夫。渊材作海棠诗云:雨过温泉浴妃子,露浓汤饼试何郎。意尤工也。《游宦纪》:闻张约斋种花法,云:春分和气尽接不得,夏至阳气盛种不得,立春正月中旬宜接樱桃木樨徘徊黄蔷薇,正月下旬宜接桃梅李杏半丈红蜡梅梨枣栗柿杨柳紫薇,二月上旬可接紫笑绵橙匾橘已上种接,并于十二月间沃以粪壤两次,至春时花果自然结实,立秋后可接金林檎川海棠黄海棠寒毬转身红祝家棠梨叶海棠南海棠,以上接种法并要接时,将头与木身皮对皮,骨对骨,用麻皮紧缠上,用箬叶宽覆之,如萌茁稍长,即撤去,箬叶无有不成也。山家清事插花法,插梅每旦当刺以汤,插芙蓉当以沸汤闭以叶,少顷插莲当,先花而后水,插栀子当削枝而搥破,插牡丹芍药及蜀葵萱草之类,皆当烧枝,则尽开能,依此法则造化之不及者全矣。
《东坡志》:林荼𧃲花似通草,花桃花似蜡花杏花似绢花罂粟花似纸花,三月十一日,会王文甫宗众议评花如此。
吕稚卿言芍药不及牡丹者,以重耳。戴芍药一枝比牡丹三四花间,犹当著数品,盖有其地而无其花譬。如荔子之与温柑也耶。
《槁简赘笔》:宋景文平生数赋落花诗,晚守圃田又赋此题云:香归蜂蜜尽,红入燕泥乾,人谓景文与落花俱尽,未几果卒。
《蠡海集》:春之花至残而飘零得敷,畅之气焉。秋之花至残而萎损得收敛之气焉。
草木之花虽曰:五色然,独无黑色,黑为水色母道也。母但阴育于中,故不现也。
凡草木花果以水浇之,则活,以汤浇之则死,水生气也,汤死气也。
《庚溪诗话》:前人咏落花,世传二宋兄元宪公祁诗为工元宪诗云:汉皋佩冷临江失,金谷楼危倒地香,景文诗云:将飞更作回风舞,已落犹成半面妆,固佳矣。而余襄公靖诗亦工云:金谷已空新步障,马嵬徒见旧香囊。不减二宋也。而景文公又有五言残花诗:一联云香归蜂蜜尽,红入燕泥乾。虽不用事,亦自是佳句。
陈辅之诗话,唐人牡丹诗云:红开西子妆楼晓,翠揭麻姑水殿春,若改春作秋,全是莲花,诗林和靖梅花诗云: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近似野蔷薇也。
《扪虱新话》:南中花木有北地,所无者茉莉花,含笑花阇,提花渠那异花之类,以性皆畏寒,故茉莉唯六月六日种者尤盛,含笑有大小,小含笑香尤酷烈有四时花,惟夏中最盛,又有紫含笑,茉莉含笑皆以日西入稍,阴则花开,初开香尤扑鼻,予山居无事,每晚凉坐山亭中,忽闻香风一阵,满室郁然,知是含笑开矣。阇提花微似栀子,香而色雪白,渠那异花虽不香,然亦可爱。花开黄而市中,妇女喜簪茉莉,东坡所谓:暗麝著人者也。制龙涎香者,无素馨花多以茉莉代之。郑德素侍其父,漕广中能言广中事云:素馨唯蕃巷种者,尤香恐亦别有法耳。龙涎以得蕃巷,花为正云。近日浙中好事者,亦时有茉莉,皆闽商转移而至然。非土地所宜,终亦不盛。
癸辛杂识春花已半开者,用刀剪下,即插之萝卜上,却以花盆用土种之,时时浇溉,异时花过则根已生矣。既不伤生意,又可得种,亦奇法,梅雨中旋摘菊,丛嫩枝插地下,作一处以芦席作一棚,高尺四五覆之,遇雨则除去,以受露无不活者,且丛矮作花可观上盆尤佳。
凡折花枝搥碎,柄用盐筑令实柄下满足插花瓶中,不用水浸,自能开花,作叶不可晓也。
春渚纪闻酒成碧,后方堪饮,花到白来元自香,此赵丈德麟赋玉簪花诗也。历数花品白而香者,十花八九也。香至于菊,则花白者辄无香花之黄,八九无香至于菊,则黄者乃始有香,是亦所禀之异。未易以理推者也。
《辍耕录》:南方或谓折花曰拗花,唐元微之诗,试问酒旗歌板地,今朝谁是拗花人,又古乐府拗折杨柳枝,岩栖幽事瓶,花置案头,亦各有相宜者。梅芬傲雪偏绕吟魂,杏蕊娇春最怜妆镜,梨花带雨青闺断肠,荷气临风红颜露齿,海棠桃李争艳绮席,牡丹芍药乍迎歌扇,芳桂一枝足开笑语,幽兰盈把堪赠仳𠌯,以此引类连情,境趣多合。
闽有红茉莉,蜀有紫绣毬,楚有红梨花,燕有黄石榴,天台有黄海棠,白海棠,白紫碧桂花,白玫瑰,洛阳有黄芍药,昌州有香海棠。
《下黄私记》:洛中花极多,他必曰某花至牡丹直曰花,俚谚云花王耳。
书蕉俗以开花风为花鞲扇,润花雨为花沐浴,至花老风雨断送,盖花刑耳。
越中牡丹开多有轻阴微雨,谓之养花天。诗云野水短芜调马地,淡云微雨养花天。

花部外编

《列仙传》:赤将子舆者,黄帝时人不食五谷,而啖百草花。
溪父者,南郡鄘人也。居山间,有仙人常止其家,从买花。
《晋葛洪麻姑传》:汉孝桓帝时神仙王方平降于蔡,经家麻姑至坐定,召进行厨皆金盘玉杯,肴膳多是诸花果,而香气达于内外。
《神仙传》:凤纲者,渔阳人也。常采百草花,以水渍封泥之,自正月始尽,九月末止埋之,百日煎九火,卒死者。以药内口中,皆立活。纲常服此药,至数百岁不老。后入地肺山中仙去。
珍珠船魏夫人有弟子善种花,谓之花姑。
《酉阳杂俎续集》:天宝中处士崔元微洛东有宅,耽道饵朮及茯苓三十载,因药尽领童仆辈入嵩山采芝,一年方回宅中,无人蒿莱满院时春季,夜间风清月朗不睡,独处一院家人无故,辄不到三更后。有一青衣云:君在院中也,今欲与一两女伴过,至上东门表姨处,暂借此歇可乎。元微许之,须臾乃有十馀人,青衣引入有绿裳者,前曰:某姓杨氏。指一人曰:李氏。又一人曰陶氏,又指一绯衣小女曰:姓石名阿措。各有侍女,辈元微相见毕,乃坐于月下,问行出之由。对曰:欲到封十八姨。数日云欲来相看不得,今夕众往看之,坐未定,门外报封家姨来也。座皆惊喜出迎,杨氏云主人甚贤,只此从容不恶,诸处亦未胜于此也。元微又出见封氏,言词泠泠,有林下风气遂揖入座,色皆殊绝,满座芬芳馥馥袭人,命酒各歌以送之,元微志其一二焉。有红裳人与白衣送酒歌,曰:皎洁玉颜胜白雪。况乃青年对芳月沈吟不敢怨,春风自叹容华暗消歇,又白衣人送酒歌曰:绛衣披拂露盈盈,淡染胭脂一朵轻。自恨红颜留不住,莫怨春风道薄情。至十八姨持盏,性颇轻佻,翻酒污阿措衣,阿措作色曰:诸人即奉求,余不畏也。拂衣而起,十八姨曰:小女弄酒。皆起至门外别十八姨南去,诸人西入苑中而别元微,亦不之异。明夜又来欲往十八姨处,阿措怒曰:何用更去封妪舍,有事只求处士,不知可乎。诸女皆曰:可。阿措又言曰:诸女伴皆住苑中,每岁多被恶风所挠,居止不安,常求十八姨相庇,昨阿措不能依回应难取力,处士倘不阻见庇,亦有微报耳。元微曰:某有何力得及诸女。阿措曰:但求处士每岁岁日与作一朱幡上,图日月五星之文于苑东立之,则免难矣。今岁已过,但请至此月二十一日,平旦微有东风即立之庶可免也。元微许之,乃齐声谢曰:不敢忘德。各拜而去,元微于月中随而送之踰苑墙,乃入苑中,各失所在,乃依其言,至此日立幡。是日东风振地,自洛南折树飞沙,而苑中繁花不动。元微乃悟诸女曰:姓杨姓李及颜色衣服之异,皆众花之精也。绯衣名阿措,即安石榴也。封十八姨乃风神也,后数夜杨氏辈复至愧谢各裹桃李花数斗,劝崔生服之,可延年。却老愿长如此,住护卫某等亦可致长生。至元和初元微犹在,可称年三十许人。
续仙传韩湘昌黎从子少学道落魄他乡久而始归值昌黎生辰宴怒之,湘曰:无怒也。请效薄技以献,因为顷刻花,每瓣金书一联,云: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昌黎不悟遣之去。后果谪潮州至蓝关。湘来候昌黎乃悟,因吟三韵以补前诗竟别。
楞严经释迦在灵山会上,手拈一华示众,迦叶见之破颜微笑,遂付以正法眼藏。
维摩诘经天女以天花散诸菩萨,即皆堕落至大弟子,便著不堕天女曰:结习未尽,故花著身结习尽者,花不著身。
五灯会元法融禅师者,润州延陵人也。姓韦氏年十九,投师落发。后入牛头山,幽栖寺北岩之石,室有百鸟衔花之异。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博物汇编.草木典.花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