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宫殿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四十卷目录

 宫殿部汇考二
  后汉〈光武帝建武二则 明帝永平二则 顺帝阳嘉一则 桓帝延熹一则 灵帝中平二则〉
  魏〈文帝黄初一则 明帝太和一则 青龙一则〉
  吴〈大帝赤乌一则 孙亮太元一则 孙皓宝鼎一则〉
  晋〈成帝咸和二则 孝武帝太元三则〉
  宋〈文帝元嘉三则 孝武帝大明二则 废帝永光一则〉
  齐〈武帝永明一则 废帝永元一则〉
  梁〈武帝天监四则 大通一则 敬帝太平一则〉
  陈〈高祖永定一则 高宗太建三则 后主至德一则〉
  北魏〈太祖登国一则 天兴五则 天赐二则 太宗神瑞一则 泰常三则 世祖始光一则 神麚一则 延和一则 太平真君二则 高宗太安二则 显祖皇兴一则 高祖延兴一则 承明一则 太和九则 世宗景明一则 孝静帝兴和二则〉
  北齐〈文宣帝天保二则 后主天统一则 武平一则 幼主一则〉
  北周〈明帝武成一则 武帝保定二则 建德二则 宣政一则 宣帝大象二则〉
  隋〈高祖开皇二则 炀帝大业六则〉

考工典第四十卷

宫殿部汇考二

后汉

光武帝建武十四年,起南宫前殿。
《后汉书·光武本纪》:建武元年七月,围朱鲔于洛阳。九月,朱鲔举城降。十月癸丑,车驾入洛阳,幸南宫却非殿,遂定都焉。十四年正月,起南宫前殿。
〈注〉蔡质汉官典职云:南宫至北宫,中央作大屋,复道,三道行,天子从中道,从官夹道左右,十步一卫。两宫相去七里。又洛阳宫阁名有却非殿。

《括地志》:南宫在雒州雒阳县东北二十六里洛阳故城中
建武十九年冬十二月,修西京宫室。
《后汉书·光武本纪》云云。按《杜笃传》:笃以关中表里山河,先帝旧京,不宜改营洛邑,乃上论都赋曰:皇帝以建武十八年二月甲辰,升舆洛邑,巡于五岳。推天时,顺斗极,排阊阖,入函谷,观阸于殽、黾,图险于陇、蜀。其三月丁酉,行至长安。经营宫室,伤悯旧京。遂天旋云游,造舟于渭,北斻泾流。衍陈于岐、梁,东横乎大河。瘗后土,礼邠郊。明年,有诏复函谷关,作大驾宫。
明帝永平三年,起北宫。
《后汉书·明帝本纪》云云。
永平八年冬十月,北宫成。
《后汉书·明帝本纪》云云。按《钟离意传》:永平三年夏旱,而大起北宫,意诣阙上疏帝敕:大匠止作诸宫,减省不急。遂应时注雨。后德阳殿成,百官大会。帝思意言,谓公卿曰:钟离尚书在,此殿不立。
〈注〉汉宫殿名北宫中有德阳殿。

《礼仪志注·蔡质汉仪》曰:正月旦,天子幸德阳殿,临轩。公卿将大夫百官各陪朝贺。蛮貊胡羌朝贡毕见,属郡计吏皆陛觐,庭燎。宗室诸刘杂会,万人以上,大官赐食酒。御史四人执法殿下,虎贲、羽林弧弓撮矢,陛戟左右,戎头偪胫陪前向后,左右中郎将住东西,羽林、虎贲将东北,五官将中央,悉坐就赐。作九宾彻乐。钟磬并作乐毕,作鱼龙曼延。小黄门吹三通,谒者引公卿群臣以次拜,罢德阳殿周旋容万人。阶高一丈,皆文石作坛,激沼水于殿下,画屋朱梁,玉阶金柱刻镂。作宫掖之好,厕以青翡翠,一柱三带,韬以赤缇,天子正旦节会朝百僚于此。
顺帝阳嘉元年,修饰宫殿,立长秋宫。
《后汉书·顺帝本纪》:是岁,修饰宫殿。按《顺烈梁皇后纪》:阳嘉元年春,有司奏立长秋宫,以乘氏侯商先帝外戚,春秋之义,娶先大国,梁小贵人宜配天祚,正位坤极。帝从之,乃于寿安殿立贵人为皇后。
〈注〉寿安是德阳宫内殿名。
桓帝延熹二年,考濯龙宫。
《后汉书·桓帝本纪》不载。
《玉海》:延熹二年,饰芳林而考濯龙之宫。
〈注〉薛综注东京赋云:濯龙,殿名。芳林谓两旁树木兰也。考,成也。既成而祭之。左传曰考仲子之宫。
灵帝中平二年,造万金堂于西园。
《后汉书·灵帝本纪》云云。
中平三年,修玉堂殿。
《后汉书·灵帝本纪》:三年春二月,复修玉堂殿,铸铜人四,黄钟四,及天禄、虾蟆。
〈注〉天禄,兽也。时使掖庭令毕岚铸铜人,列于苍龙、元武阙外,钟悬于玉堂及云台殿前,天禄、虾蟆吐水于平门外。案:今邓州南阳县北有宗资碑,旁有两石兽,鑴其膊一曰天禄,一曰辟邪。据此,即天禄、辟邪并兽名也。汉有天禄阁,亦因兽以立名。

文帝黄初元年冬十二月,初营洛阳宫。
《魏志·文帝本纪》云云。
〈注〉臣松之案:诸书记是时帝居北宫,以建始殿朝群臣,门曰承明,陈思王植诗云谒帝承明庐是也。至明帝时,始于汉南宫崇德殿处起太极、昭阳诸殿。

《水经注》:孙盛魏《春秋》曰:黄初元年,文帝愈崇宫殿,雕饰观阁,取白石英及紫石英,及五色大石于太行,谷城之山,起景阳山于芳林、园树、松竹、草木、捕禽兽,以充其中于是百役繁,兴帝躬自掘土,率群臣三公已下莫不展力。山之东旧有九江,陆机《洛阳记》曰:九江直作员水,水中作员坛,三破之,夹水得相径。《通赋》曰:濯龙芳林、九谷、八溪、芙蓉、覆水、秋兰、被崖今也,山则块阜独立,江无复髣髴矣。渠水又东枝分南入华林园,历疏圃南,圃中有古井,井悉以珉玉为之,以磁石为口,工作精密,犹不变古璨,然如新。又瑶华宫南历景阳山,北山在都亭堂上,结方湖,湖中起御坐石也。御坐前建蓬莱山,曲池接筵,飞沼拂席,南面射侯夹席,武峙背山,堂上则石路崎岖,岩嶂峻崄,云台风观缨峦,带阜游观者升降霞阁出入虹陛,望之状凫没鸾举矣。其中引水飞睪倾澜瀑布,或枉渚声溜潺潺不断,竹柏荫于层石绣薄丛于泉侧,微飙暂拂则芳溢于六空,入为神居矣。其水东注天池,池中有魏文帝九花丛殿,基悉自洛中,故碑累之,今造钓台于其上,池南置魏文帝茅茨,堂前有茅茨碑,是黄初中所立也。其水自天渊池,东出华林园,径听讼观南,故平望观也。魏明帝常言狱天下之命也,每断大狱恒幸观听之,以太和三年更从今名。
明帝太和六年秋七月,治许昌宫,起景福、承光殿。
《魏志·明帝本纪》云云。
《水经注》:许昌城有景福殿基魏明帝太和中造
青龙三年春三月,大起洛阳宫殿。
《魏志·明帝本纪》:三年三月,大治洛阳宫,起昭阳、太极殿,筑总章观。百姓失农时,直臣杨阜、高堂隆等各数切谏,虽不能听,帝优容之。秋七月,洛阳崇华殿灾。八月丁巳,命有司复崇华,改名九龙殿。按《杨阜传》:明帝新作许昌宫,又营洛阳宫殿观阁。阜上疏曰:尧尚茅茨而万国安其居,禹卑宫室而天下乐其业;及至殷、周,或堂崇三尺,度以九筵耳。古之圣帝明王,未有极宫室之高丽以彫弊百姓之财力者也。桀作璇室、象廊,纣为倾宫、鹿台,以丧其社稷,楚灵以作章华而身受其祸;秦始皇作阿房而殃及其子,天下叛之,二世而灭。夫不度万民之力,以从耳目之欲,未有不亡者也。陛下当以尧、舜、禹、汤、文、武为法则,夏桀、殷纣、楚灵、秦皇为深诫。高高在上,实鉴后德。慎守天位,以承祖考,巍巍大业,犹恐失之。不夙夜敬止,允恭恤民,而乃自暇自逸,惟宫台是侈是饰,必有颠覆危亡之祸。《易》曰:丰其屋,蔀其家,窥其户,阒其无人。王者以天下为家,言丰屋之祸,至于家无人也。方今吴蜀合从,谋危宗庙,十万之军,东西奔赴,边境无一日之娱;农夫废业,民有饥色。陛下不以是为忧,而营作宫室,无有已时。恐皇祖烈考之祚,将坠于地也。奏御,天子感其忠言,手笔诏答。
《魏略》:是年起太极诸殿,筑总章观,高十馀丈,建翔凤于其上,又于芳林园中起陂池,楫棹越歌;又于列殿之北,立八坊,诸才人以次序处其中,贵人夫人以上,转南附焉,其秩石拟百官之数。帝常游宴在内,乃选女子知书可付信者六人,以为女尚书,使典省外奏事,处当画可,自贵人以下至尚保,及给掖庭洒扫,习伎歌者,各有千数。通引谷水过九龙前,为玉井绮栏,蟾蜍含受,神龙吐出。使博士马均作司南车,水转百戏。岁首建巨兽,鱼龙曼延,弄马倒骑,备如汉西京之制,筑阊阖诸门阙外罘罳。太子舍人张茂以吴、蜀数动,诸将出征,而帝盛兴宫室,留意于玩饰,赐与无度,帑藏空竭。乃上书切谏。
《水经注》:魏明帝上法太极于洛阳南宫,起太极殿于汉崇德殿,故处魏武封于邺为北宫,宫有文昌殿。按《洛阳宫殿簿》:魏有太极、九龙、芙蓉、九华、承光诸殿。

大帝赤乌十年春三月,改作太初宫。
《吴志·吴主传》云云。
〈注〉《江表传》载权诏曰:建业宫乃朕从京来所作将军府寺耳,材柱率细,皆以腐朽,常恐损坏。今未复西,可徙武昌宫材瓦,更缮治之。有司奏言曰:武昌宫已二十八岁,恐不堪用,宜下所在通更伐致。权曰:大禹以卑宫为美,今军事未已,所在多赋,若更通伐,妨损农桑。徙武昌材瓦,自可用也。

《建康宫殿簿》:太初宫中有神龙殿,去县三里左,《太冲吴都赋》云:抗神龙之华殿是也,赤乌殿在县东北五里,吴昭明宫内制度上应星宿。
孙亮建兴元年,天灾武昌端门,改作端门,又灾内殿。按《吴志·孙亮传》云云。〈注〉臣松之案:孙权赤乌十年,诏徒武昌宫材瓦,以
缮治建康宫,而此犹有端门内殿。《吴录》云:诸葛恪有迁都意,更起武昌宫。今所灾者恪所新作。
孙皓,宝鼎二年夏六月,起显明宫。冬十二月,皓移居之。
《吴志·孙皓传》云云。
〈注〉吴有太初宫,方三百丈,权所起也。昭明宫方五百丈,皓所起也。避晋讳,故曰显明。在太初之东。

成帝咸和五年九月,造新宫。
《晋书·成帝本纪》云云。
咸和八年春正月,以新宫成赦五岁刑以下。
《晋书·成帝本纪》:七年十二月庚戌,帝迁于新宫。八年春正月辛亥朔,诏曰:昔大贼纵暴,宫室焚荡,元恶虽剪,未暇营筑。有司屡陈朝会逼狭,遂作斯宫,子来之劳,不日而成。既获临御,大飨群后,九宾充庭,百官象物。知君子勤礼,小人尽力矣。思蠲密网,咸同斯会,其赦五岁刑以下。
孝武帝太元三年二月,作新宫。
《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注〉新宫内外殿宇大小三千五百间

《晋纪》:孝武宁康二年,尚书令王彪之等,改作新宫。太元三年二月,内外军六千人始营筑至七月而成太极高八丈长二十七丈尚书谢万监视赐爵关内侯大匠毛安之关内侯
《册府元龟》:孝武太元三年二月,作新宫,帝移居会稽王邸。七月,帝入新宫。
〈注〉先是谢安辅政宫室毁坏,安欲缮之。尚书令王彪之等以外寇为谏,安不从,竟独决之。宫室用成,皆仰模元象,合体辰极,两无劳怨。

太元十七年秋八月,新作东宫。
《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太元二十一年春正月,造清暑殿。夏四月,作永安宫。按《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洛阳宫殿》:名永安宫周回六百九十八丈故基在洛阳故城中

文帝元嘉十五年秋七月辛未,新作东宫。
《南史·宋文帝本纪》云云。
元嘉二十五年夏四月乙巳,新作阊阖、广莫二门,改先广莫门曰承明,开阳曰津阳。
《宋书·文帝本纪》云云。
元嘉三十年六月,初置殿门及上阁。
《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孝武帝大明七年,于博望梁山立双阙。
《宋书·孝武帝本纪》云云。
大明 年,起玉烛殿。
《宋书·武帝本纪》:孝武大明中,坏上所居阴室,于其处起玉烛殿,与群臣观之。床头有土鄣,壁上葛灯笼、麻绳拂。侍中袁顗盛称上俭素之德。
废帝永光元年八月,以石头城为长乐宫,东府城为未央宫。北邸为建章宫,南第为长杨宫。
《宋书·废帝本纪》云云。

武帝永明元年春正月甲子,筑青溪旧宫。
《南史·齐·武帝本纪》云云。
废帝永元三年,大起诸殿。
《南史·齐·废帝本纪》:三年,火烧璿仪、曜灵等十馀殿及柏寝,北至华林,西至秘阁,三千馀间皆尽。左右赵鬼能读《西京赋》,云柏梁既灾,建章是营。于是大起诸殿,芳乐、芳德、仙华、大兴、含德、清曜、安寿等殿,又别为潘妃起神仙、永寿、玉寿三殿,皆匝饰以金璧。其玉寿中作飞仙帐,四面绣绮,窗间尽画神仙。又作七贤,皆以美女侍侧。凿金银为书字,灵兽、神禽、风云、华炬,为之玩饰。椽桷之端,悉垂铃佩。江左旧物,有古玉数枚,悉裁以钿笛。庄严寺有玉九子铃,外国寺佛面有光相,禅灵寺塔诸宝珥,皆剥取以施潘妃殿饰。

武帝天监六年九月,改阅武堂为德阳堂,听讼堂为仪贤堂。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天监七年春正月戊戌,作神龙、仁虎阙于端门、大司马门外。
《梁书·武帝本纪》云云。
天监十年,初作宫城门三重楼及开二道。
《南史·梁武帝本纪》云云。
天监十二年春二月,新作太极殿。
《梁书·武帝本纪》:十二年春二月辛巳,新作太极殿,改为十三间。六月庚子,太极殿成。
大通元年春正月,开大通门。
《南史·梁武帝本纪》:初,帝创同泰寺,至是开大通门以对寺之南门,取反语以协同泰。自是晨夕讲义,多由此门。
敬帝太平元年十一月,起云龙、神武门。
《南史·梁敬帝本纪》云云。

高祖永定二年秋七月,诏起太极殿。冬十月甲寅,太极殿成。
《陈书·高祖本纪》:二年秋七月初,侯景之平也,火焚太极殿,承圣中议欲营之,独阙一柱,至是有樟木大十八围,长四丈五尺,流泊陶家后渚,监军邹子度以闻。诏中书令沈众兼起部尚书,少府卿蔡俦兼将作大匠,起太极殿。十二月丙寅,高祖于太极殿东堂宴群臣,设金石之乐,以路寝告成也。
高宗太建四年十二月丁卯,诏筑东宫。
《陈书·高宗本纪》:四年十二月丁卯,诏曰:梁氏之季,兵火荐臻,承华焚荡,顿无遗构。宝命惟新,迄将二纪,频事戎旅,未遑修缮。今工役差闲,椽楹有拟,来岁开肇,创筑东宫,可权置起部尚书、将作大匠,用主监作。太建七年六月己酉,改作云龙、神虎门。
《陈书·高宗本纪》云云。
太建九年十二月戊申,东宫成,皇太子移于新宫。按《陈书·高宗本纪》云云。
后主至德二年,建临春、结绮、望仙三阁。
《陈书·后主本纪》不载。按《皇后列传》:史臣侍中郑国公魏徵考览记书,参详故老,云:后主初即位,以始兴王叔陵之乱,被伤卧于承香阁下,时诸姬并不得进,唯张贵妃侍焉。而柳太后犹居柏梁殿,即皇后之正殿也。后主沈皇后素无宠,不得侍疾,别居求贤殿。至德二年,乃于光照殿前起临春、结绮、望仙三阁。阁高数丈,并数十间,其窗牖、壁带、悬楣、栏槛之类,并以沈檀香木为之,又饰以金玉,间以珠翠,外施珠帘,内有宝床、宝帐、其服玩之属,瑰奇珍丽,近古未有。每微风暂至,香闻数里,朝日初照,光映后庭。其下积石为山,引水为池,植以奇树,杂以花药。后主自居临春阁,张贵妃居结绮阁,龚、孔二贵嫔居望仙阁,并复道交相往来。

北魏

太祖登国六年,起河南宫。
《魏书·太祖本纪》云云。
天兴元年冬十月,起天文殿。
《魏书·太祖本纪》:元年秋七月,迁都平城,始营宫室,建宗庙,立社稷。冬十月,起天文殿。
《册府元龟》:天兴元年正月,帝至邺,巡登台榭,遍览宫城,将有定都之意。秋七月,迁都平城,始营宫室,建宗庙,立社稷。冬十月,起天文殿。
天兴二年秋七月,起天华殿。
《魏书·太祖本纪》:秋七月,起天华殿。冬十二月,天华殿成。
天兴三年秋七月,起中天殿及云母堂、金华室。按《魏书·太祖本纪》云云。
天兴四年夏五月,起紫极殿。
《魏书·太祖本纪》云云。
天兴六年冬十月,起西昭阳殿。
《魏书·太祖本纪》云云。
天赐元年冬十月,筑西宫。
《魏书·太祖本纪》云云。
天赐三年夏六月,筑灅南宫。
《魏书·太祖本纪》:三年六月,发八部五百里内男丁筑灅南宫,门阙高十馀丈;引沟穿池,广苑囿;规立外城,方二十里,分置市里,经途洞达。三十日罢。
太宗神瑞元年春二月,起丰宫于平城东北。
《魏书·太宗本纪》云云。
泰常三年冬十月戊辰,筑宫于西苑。
《魏书·太宗本纪》云云。
泰常四年春三月,筑宫于蓬台北。九月,筑宫于白登山。
《魏书·太宗本纪》云云。
泰常八年,广西宫。
《魏书·太宗本纪》:八年冬十月,广西宫,起外垣墙,周回二十里。
世祖始光二年,营万寿宫,起永安、安乐二殿。
《魏书·世祖本纪》:二年三月庚申,营故东宫为万寿宫,起永安、安乐二殿,临望观,九华堂。初造新宇千馀。九月,永安、安乐二殿成,丁卯,大飨以落之。
神麚四年秋七月,起承华宫。
《魏书·世祖本纪》云云。
延和三年秋,东宫成。
《魏书·世祖本纪》:三年秋七月辛巳,东宫成,备置屯卫,三分西宫之一。
太平真君三年,作广德殿。
《魏书·世祖本纪》:三年,刘义隆龙骧将军裴方明、梁州刺史刘康祖寇南秦,南秦王杨难当败,奔于上邽。六月丙戌,难当朝于行宫。先是,起殿于阴山之北,殿始成而难当至,因名曰广德焉。
太平真君十一年二月,大治宫室,太子居于北宫。按《魏书·世祖本纪》云云。
高宗太安三年,起辽西行宫。
《魏书·高宗本纪》:三年冬十月,将东巡,诏太宰常英起行宫于辽西黄山。
太安四年三月丙辰,起太华殿。九月辛亥,太华殿成。按《魏书·高宗本纪》云云。
显祖皇兴五年,名太上皇帝宫曰崇光。
《魏书·显祖本纪》:五年秋八月丁亥,车驾还宫。帝雅薄时务,常有遗世之心。丁未,诏:百官有司,祗奉嗣子,以答天休。于是群公奏:上尊号太上皇帝。乃从之。己酉,太上皇帝徙御崇光宫。
《册府元龟》:献文皇兴五年八月,传位于太子,帝称太上皇帝,徙御崇光宫,采椽不斲,土阶而已。初,帝于苑内立殿,敕中秘群官制名。仪曹郎公孙睿奏曰:臣闻至尊至贵,莫崇于帝王;天人挹损,莫大于谦光。伏惟陛下躬唐虞之德,存道颐神,逍遥物外,宫居之名,当协睿旨。臣愚以为宜曰崇光。奏可。
高祖延兴三年,改崇光宫为宁光宫。
《魏书·高祖本纪》云云。
承明元年十月,起七宝永安行殿。
《魏书·高祖本纪》云云。
太和元年,起太和、安昌二殿及永乐殿。
《魏书·高祖本纪》:元年春正月,起太和、安昌二殿。秋七月己酉,太和、安昌二殿成。九月庚子,起永乐游观殿于北苑,穿神渊池。
《册府元龟》:太和元年正月,起太和、安昌二殿。诏曰:昔轩皇诞御,垂栋宇之构;爰历三代,兴宫观之式。然茅茨土阶,昭德于上代;增台广厦,崇威于中叶。良繇文质异宜,华朴殊礼故也。是以周成继业,营明堂于东都;汉祖聿兴,建未央于咸镐。盖所以尊严皇威,崇重帝德,岂好奢恶俭,苟弊民力者哉。国家皇运统天,协纂乾历,锐意四方,靡遑建制,宫室之度,颇为未允。太祖初基,虽粗有经式,自兹厥后,复多营改。至于三元庆飨,万国充庭,观光之使,具瞻有阙。朕以寡德,猥承洪绪,时属休期,事钟昌运,宜遵远度,式兹宫宇。指训规模,事昭于平日;明堂、太庙,已成于昔年。又因往岁之丰资,藉民情之安逸,将以今春营改正殿。违犯时令,行之惕然。但朔土多寒,事殊南夏,自非裁度经春,兴役徂暑,则广制重基,莫繇克就。成功立事,非委贤莫可;改制规模,非任能莫济。尚书李冲器怀渊博,经度明远,可领将作大匠;司空、长宫乐穆亮,可与大匠共监兴缮。其去故从新之宜,修复太极之制,朕当别加指授。七月,二殿成。起朱明、思贤门。
太和三年春正月癸丑,坤德六合殿成。六月,作文石室、灵泉殿于方山。
《魏书·高祖本纪》云云。
太和四年春正月癸卯,乾象六合殿成。九月乙亥,思义殿成。壬午,东明观成。
《魏书·高祖本纪》云云。
太和七年冬十月,皇信堂成。
《魏书·高祖本纪》云云。
太和九年秋七月,新作诸门。
《魏书·高祖本纪》云云。
太和十二年秋九月丁酉,起宣文堂、经武殿。
《魏书·高祖本纪》云云。
太和十六年春,建太极殿。
《魏书·高祖本纪》:十六年春二月戊子,帝移御永乐宫。庚寅,坏太华殿,经始太极殿。冬十月庚戌,太极殿成,飨群臣。十一月乙卯,依古六寝,权制三室,以安昌殿为内寝,皇信堂为中寝,四下为外寝。按《穆崇传》:穆亮领太子太傅。时将建太极殿,引见群臣于太华殿,高祖曰:朕仰遵先意,将营殿宇,役夫既至,兴工有日。今欲徙居永乐,以避嚣埃。土木虽复无心,毁之能不悽怆。今故临对卿等,与之取别。此殿乃高宗所制,爰历显祖,逮朕冲年,受位于此。但事来夺情,将有改制,仰惟畴昔,惟深悲感。亮稽首对曰:臣闻稽之卜筮,载自典经,占以决疑,古今攸尚。兴建之功,事在不易,愿陛下讯之蓍龟,以定可否。又去岁役作,为功甚多,太庙明堂,一年便就。若仍岁频兴,恐民力凋弊。且材干新伐,为功不固,愿得逾年,小康百姓。高祖曰:若终不为,可如卿言。后必为之,逾年何益。朕远览前王,无不兴造。故有周创业,经建灵台;洪汉受终,未央是作。草创之初,犹尚若此,况朕承累圣之运,属太平之基。且今八表清晏,年谷又登,爰及此时,以就大功。人生定分,修短命也,蓍蔡虽智,其如之何。当委之大分,岂假卜筮。遂移御安乐宫。
《水经注》:太和十六年,破太华、安昌诸殿,造太极殿。东西堂及朝堂,夹建象魏乾先中阳端门、东、西二掖门。云龙神虎中,华诸门皆饰以观阁,东堂、东接太和殿,殿之东阶下有一碑,太和、中立是洛阳八风谷之石,缁石也。殿之东北,接紫宫寺,南对承贤门,门南即皇信堂,堂之四周,图古圣忠臣烈士之容,堂南对白台,台甚高广,台基四周列壁阁路,自内而升国之图,箓秘籍悉积其下,台西即朱明阁直侍之,官出入所由,其水夹御路南流径蓬台。西魏神瑞三年,又毁建白楼。楼甚高竦加观榭于其上,表里饰以石粉,皓曜建素赭白绮分,故世谓之白楼也。后置大鼓于其上,晨昏伐以千椎为城里诸门,启闭之候谓之戒晨鼓也。
太和十七年春三月,改作后宫。冬十月,邺宫成。按《魏书·高祖本纪》:十七年春三月戊辰,改作后宫。冬十月癸卯,幸邺城。初,帝南伐,起宫殿于邺西;十一月癸亥,宫成,徙御焉。
太和十九年,金墉宫成。
《魏书·高祖本纪》:十九年秋八月丁巳,金墉宫成。甲子,引群臣历宴殿堂。
世宗景明三年冬十二月,徙御新宫。
《魏书·世宗本纪》:三年冬十有一月己卯,诏:京洛兵芜,岁踰十纪。先皇定鼎旧都,维新魏历,剪扫榛荒,创兹云构,鸿功茂绩,规模长远。今庙社乃建,宫极斯崇,便当以来月中旬,蠲吉徙御。仰寻遗意,感庆交衷。既礼盛周宣《斯干》之制,事高汉祖壮丽之仪,可依典故,备兹考告,以称遐迩人臣之望。
孝静帝兴和元年冬十一月,新宫成。
《魏书·孝静帝本纪》:元年冬十有一月癸亥,以新宫成,大赦天下,改元。八十以上赐绫帽及杖,七十以上赐帛,及有疾废者赐粟帛。筑城之夫,给复一年。兴和二年春正月,徙御新宫。
《魏书·孝静帝本纪》:二年春正月丁丑,徙御新宫,大赦,内外百官普进一阶,营构主将别优一阶。

北齐

文宣帝天保二年七月己卯,改显阳殿为昭阳殿。十月戊申,起宣光、建始、嘉福、仁寿诸殿。
《北齐书·文宣帝本纪》云云。
天保七年夏四月丁亥,诏造金华殿。修广三台宫殿。按《北齐书·文宣帝本纪》云云。
天保九年,三台成。
《北齐书·文宣帝本纪》:九年八月甲戌,帝如晋阳。先是,发丁匠三十万营三台于邺下,因其旧基而高博之,大起宫室及游豫园。至是,三台成,改铜爵曰金凤,金兽曰圣应,冰井曰崇光。十一月甲午,帝至自晋阳,登三台,御乾象殿,朝宴群臣,并命赋诗。以宫成,丁酉,大赦,内外文武普进一大阶。
后主天统三年十一月甲午,大明殿成。
《北齐书·后主本纪》:三年十一月甲午,以晋阳大明殿成,大赦。
武平七年八月,诏营邯郸宫。
《北齐书·后主本纪》云云。
幼主 年,宫中起镜殿、宝殿、玳瑁殿。按《北齐书·幼主本纪》云云。北周
明帝武成二年,重阳阁成。
《周书·明帝本纪》:二年春正月癸丑朔,大会群臣于紫极殿,始用百戏焉。三月辛酉,重阳阁成,会群公列卿大夫及突厥使者于芳林园,赐钱帛各有差。
武帝保定三年秋八月,改作路寝。
《周书·武帝本纪》云云。
保定五年,作长春宫。
《周书·武帝本纪》不载。按《玉海》:长春宫在同州朝邑县保定五年宇文护筑隋开皇中修之
建德元年,焚上善殿。
《周书·武帝本纪》:元年冬十二月庚寅,幸道会苑,以上善殿壮丽,遂焚之。
建德六年夏五月,诏撤露寝、会义诸殿,及并、邺二所堂殿。
《周书·武帝本纪》:六年夏五月己丑,诏曰:朕钦承丕绪,寝兴寅畏,恶衣菲食,贵昭俭约。上栋下宇,土阶茅屋,犹恐居之者逸,作之者劳,讵可广厦高堂,肆其嗜欲。往者,冢臣专任,制度有违,正殿别寝,事穷壮丽。非直雕墙峻宇,深戒前王,而缔构弘敞,有踰清庙。不轨不物,何以示后。兼东夏初平。民未见德,率先海内,宜自朕始。其露寝、会义、崇信、含仁、云和、思齐诸殿等,农隙之时,悉可毁撤。雕斲之物,并赐贫民。缮造之宜,务从卑朴。癸巳,行幸云阳宫。戊戌,诏曰:京师宫殿,已从撤毁。并、邺二所,华侈过度,诚使作之非我,岂容因而弗革。诸堂殿壮丽,并宜除荡,甍宇杂物,分赐穷民。三农之隙,别渐营构,止蔽风雨,务在卑狭。
宣政元年春正月,置怀州宫。三月,置蒲州宫。
《周书·武帝本纪》:元年春正月辛卯,行幸怀州。癸巳,幸洛州。诏于怀州置宫。三月戊辰,于蒲州置宫。废同州及长春二宫。
宣帝大象元年,起洛阳宫。
《周书·宣帝本纪》:元年春二月,诏曰:河洛之地,世称朝市。上则于天,阴阳所会;下纪于地,职贡路均。圣人以万物阜安,乃建王国。时经五代,世历千祀,规模弘远,邑居壮丽。自魏氏失驭,城阙为墟,君子有恋旧之风,小人深怀土之思。我太祖受命酆镐,胥宇崤函,荡定四方,有怀光宅。高祖神功圣略,混一区宇,往巡东夏,省方观俗,布政此宫,遂移气序。朕以眇身,祗承宝祚,庶几聿修之志,敢忘燕翼之心。一昨驻跸金墉,备尝游览,百王制度,基址尚存。今若因修,为功易立。宜命邦事,修复旧都。奢俭取文质之间,功役依子来之义。北瞻河内,咫尺非遥。前谓经营,今宜停罢。于是发山东诸州兵,增一月功为四十五日役,起洛阳宫。常役四万人。并移相州六府于洛阳,称东京六府。按《隋书·食货志》:宣帝时,发山东诸州,增一月功为四十五日役,以起洛阳宫。并移相州六府于洛阳,称东京六府。
大象二年三月乙未,改同州宫为天成宫。
《周书·宣帝本纪》云云。

高祖开皇十三年,造仁寿宫。
《隋书·高祖本纪》云云。按《杨素传》:帝令素监营仁寿宫,素遂夷山堙谷,督役严急,作者多死。及宫成,上令高颎前视,奏称颇伤绮丽,大损人丁,高祖不悦。素忧惧,计无所出,即于北门启独孤皇后曰:帝王法有离宫别馆,今天下太平,造此一宫,何足损费。后以此理谕上,上意乃解。于是赐钱百万,缗绢三千段。开皇十八年,置行宫。
《隋书·高祖本纪》:十八年冬十二月,自京师至仁寿宫,置行宫十有二所。
炀帝大业元年,营显仁宫。
《隋书·炀帝本纪》:元年春二月,于皂涧营显仁宫,采海内奇禽异兽草木之类,以实园苑。徙天下富商大贾数万家于东京。
《大业杂记》:大业元年,敕有司于洛阳故,王城东营建东京,以越国公杨素为营东京大监,安德公宇文恺为副,废三崤旧道,令开葼栅道,时有术人章仇太翼表奏云:陛下是木命人,雍州是破木之冲,不可久住,开皇之初,有童谣云:修治洛阳还晋家,陛下曾封晋王,此其验也。帝览表怆然有迁都之意,即日车驾往洛阳,改洛州为豫州,自豫州至京师八百馀里,置一十四殿,有别宫,有正殿。发河南道诸州郡兵夫五十馀万,开通津渠,自河起荥泽入淮千馀里,又发淮南诸州郡兵夫十馀万,开邗沟自山阳淮至于扬子,入江三百馀里,水面阔四十步,造龙舟,两岸为大道,种榆柳,自东都至江都二千馀里,树荫相交,每两驿置一宫,为停顿之所,自京师至江都,离宫四十馀所。按《册府元龟》:大业元年,建东都于皂涧营头行宫,苑囿连接,北至新安,南及飞山,西至渑池,周围数百里。课天下诸州,各贡草木花果、奇禽异兽于其间。大业三年,营晋阳宫。
《隋书·炀帝本纪》:三年秋八月,次太原。诏营晋阳宫。大业四年,起汾阳宫。
《隋书·炀帝本纪》云云。
《大业杂记》:二年正月,帝御成象殿,大会设庭燎于江都,门朝诸侯成象殿,即江都正殿,殿南有成象门,门南即江都门。二月大驾出扬子,幸临江宫大会,赐百僚赤钱于凝晖殿,蒱戏为乐,四月,敕上工监丞任洪,则开东都漕渠,自宫城南承福门分洛水,东至偃师入洛,五月,敕江南诸州科上户,分房入东都,住名为部京户六千馀家,七月自江南还洛阳,敕于汾州西北四十里,临汾水起汾阳宫,即管涔山河源所出之处。当盛暑月,临河盥漱即凉风,凛然如八九月,四年二月,自京师还东都造天经,仙都二宫。
大业五年,造承乾殿。
《隋书·炀帝本纪》:五年二月己未,上御崇德殿之西院,愀然不悦,顾谓左右曰:此先帝之所居,实用增感,情所未安,宜于此院之西别营一殿。
《大业杂记》:三年,帝御崇德殿不怡,曰:先朝御此殿,宜于此馆之西,别为一殿,因乃造承乾殿,后改为毓德殿。〈在京师〉行次金城郡,党项羌首朝见,帝问曰:古者先零烧当等种落尔,是何者?之后对曰:相传猕猴。之后帝笑之,至浩川桥成乃行先,是造观风行殿三,间两厦丹柱素壁雕梁画栋,一日之内,嶷然峙立,夷人见此,莫不惊骇,以为神异。六月敕开永济渠引汾水入河,又自汾水东北开渠,合渠水至于涿郡二千馀里,通龙舟。
大业十二年,敕毗陵郡东南造离宫十六所。
《隋书·炀帝本纪》不载。按《大业杂记》:十二年春正月,又敕毗陵郡,通守路道德集十郡兵近数万人,于郡东南置宫苑,周十二里,其中有离宫十六所。其流觞、曲水、别有、凉殿四所,环以清流共四殿,一曰圆基,二曰结绮,三曰飞宇,〈一作雨〉四曰漏景。其十六宫亦以殿名。名宫右第一曰骊光宫,二曰流英宫,三曰紫芝宫,四曰凝华宫,五曰瑶景宫,六曰浮綵宫,七曰舒芳宫,八曰懿乐宫,左第一曰采璧宫,二曰椒房宫,〈一曰风宫〉三曰朝霞宫,〈一作清暑〉四曰珠明宫,五曰翼仙宫,六曰翠微宫,七曰层成宫,八曰千金宫,及江左叛燔烧遂尽,又欲于禹穴造宫未就,而天下大乱,十二月修丹阳宫,欲东巡会稽等郡,群臣皆不欲。
《潜确类书》:离宫在常州府城之东南,隋置苑有离宫十六仿,洛阳规制而奇丽过之,后废。
大业十三年,起丹阳宫。
《隋书·炀帝本纪》:十三年冬十一月,上起宫丹阳,将逊于江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