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宫殿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四十九卷目录

 宫殿部艺文四〈诗〉
  新成安乐宫       梁简文帝
  上巳侍宴林光殿曲水     同前
  侍林光殿曲水宴       沈约
  侍华光殿曲水宴      刘孝绰
  行幸甘泉宫歌       刘孝威
  长安道          庾肩吾
  新成安乐宫        陈阴铿
  帝王所居篇        张正见
  重阳殿成金石会竟上诗    前人
  咏双阙           江总
  侍宴临芳殿         前人
  侍宴瑶泉殿         前人
  从驾幸金墉城     北魏温子升
  过旧宫         北周明帝
  乾阳殿受朝        隋炀帝
  江都宫乐歌         同前
  乾阳殿受朝应诏       牛弘
  帝京篇          唐太宗
  奉和春日幸望春宫      张说
  奉和春日幸望春宫应制    苏颋
  奉和春日幸望春宫      崔湜
  奉和幸上阳宫侍宴应制   宗楚客
  麟趾殿侍宴应制      宋之问
  冬夜寓直麟阁        前人
  晚出左掖          杜甫
  春夜宿左省         前人
  宣政殿退朝晚出左掖     前人
  紫宸殿退朝         前人
  奉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    前人
  奉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    岑参
  西省即事          前人
  奉和太常王卿酬李舍人中书寓直春夜对月见寄            卢纶
  奉酬李舍人秋日寓直见寄  张南史
  宫中行乐词〈四首〉     李白
  早朝大明宫         贾至
  奉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    王维
  敕借岐王九成宫避暑应教   前人
  宫词〈二首〉        王建
  故行宫           前人
  上阳宫           前人
  华清宫           前人
  绮绣宫           前人
  华清宫           张籍
  隋宫〈二首〉        鲍溶
  过华清宫          李约
  萼岭四望         皇甫曾
  和李司勋过建昌宫      韩愈
  忆夜直金銮奉诏       李绅
  和胡将军寓直        前人
  奉和胡翰林丁侍郎禁署早春晴望
               刘得仁
  春宫曲          王昌龄
  汉宫曲           韩翃
  昭阳曲          刘长卿
  甘露殿侍宴应制       李峤
  望未央宫          刘沧
  宫词            顾况
  望禁门松雪         王涯
  上阳宫           窦庠
  九成宫          李商隐
  吴宫            前人
  长春宫          于武陵
  天津桥春望         雍陶
  过绣岭宫          崔涂
  华清宫〈二首〉       吴融
  绣岭宫词          李洞
  华清宫           杜常
  万安殿夜直       宋汪元量
  太平兴国宫         岳珂
  题渚宫〈二首〉       廖刚
  览含元殿基因想昔时朝会之盛且感其兴废 苏舜钦
  初秋宿直          晏殊
  过杭州故宫         谢翱
  宫中词          金章宗
  书龙德宫八景亭     密国公璹
  龙德宫          刘仲尹
  凤凰山故宋宫      元赵孟頫
  凤凰山故宋宫        蓝润
  凤凰山故宋宫       钱惟善
  宫词           萨都剌
  大明殿口占        朱德润
  题甘泉宫图         前人
  凤凰山故宋宫        黄溍
  宫词         葛逻禄乃贤
  凤凰山故宋宫       明刘基
  壬子秋过故宫〈十九首〉   宋讷
  赴朝阳门望禁中       蔡羽
  秋兴〈四首〉       田汝
  迎驾还宫          高启
  奉天殿早朝〈二首〉     杨基
  清虚殿          文徵明
  承光殿           前人
  登五凤楼         程文德
 宫殿部选句

考工典第四十九卷

宫殿部艺文四〈诗〉

《新成安乐宫》梁·简文帝

遥看云雾中,刻桷映丹红。珠帘通晓日,金华拂夜风。欲知歌管处,来过安乐宫。

《上巳侍宴林光殿曲水》同前

芳年留帝赏,应物动天襟。挟苑连金阵,分衢度羽林。帷宫对广掖,层殿迩高岑。风旗争曳影,亭皋共生阴。林花初堕蒂,池荷欲吐心。

《侍林光殿曲水宴》沈约

宴镐锵玉銮,游汾举仙軷,荣光泛彩旄,修风动芝盖,淑气婉登晨,天行耸云旆,帐殿临春籞,帷宫绕芳荟,渐席周羽觞,分墀引回濑,穆穆元化深,济济皇阶泰,将御遗风轸,远侍瑶台会。

《侍华光殿曲水宴》刘孝绰

薰祓三阳暮,濯禊元巳初。皇心眷乐饮,帐殿临春渠。豫游高夏谚,凯乐盛周居。复以焚林日,丰茸花树舒。羽觞环阶转,清澜傍席疏。妍歌已嘹亮,妙舞复纡馀。九成变丝竹,百戏起龙鱼。

《行幸甘泉宫歌》刘孝威

汉家迎夏毕,避暑甘泉宫,栈车鸣里鼓,驷马驾相风,校尉乌桓骑,待制楼烦弓,后旌犹五柞,前笳度九嵏,才人豹尾内,御酒属车中,辇回百子阁,扇动七轮风,鸣钟休卫士,披图召后宫,材官促校猎,凉秋戏射熊。

《长安道》庾肩吾

桂宫延复道,黄山开广路,远听平陵钟,遥识新丰树,合殿生光彩,离宫起烟雾,日落歌吹还,尘飞车马度。

《新成安乐宫》陈阴铿

新宫实壮哉,云里望楼台,迢递翔鶤仰,连翩贺燕来,重檐寒雾宿,丹井夏莲开,砌石披新锦,梁花画早梅,欲知安乐盛,歌管杂尘埃。

《帝王所居篇》张正见

崤函雄帝宅,宛雒壮皇居,紫微临复道,丹水亘通渠,沈沈飞雨殿,蔼蔼承明庐,两宫分概日,双阙并凌虚,休气充青琐,荣光入绮疏,霞明仁寿镜,日照凌云书,鸣鸾背鳷鹊,诏跸幸储胥,长杨飞玉辇,御宿徙金舆,柳叶飘缇骑,槐花影属车,薄暮归平乐,歌钟满玉除。

《重阳殿成金石会竟上诗》前人

周王兴路寝,汉后成甘泉,共知崇壮丽,迢遰与云连,抗殿疏龙首,峻陛激天泉,东西跨函谷,左右瞩伊瀍,百常飞观竦,三休复道悬,拱乌遥造日,攑虬远架烟,云栋疑飞雨,风窗似望仙,玉女临芳镜,金珰映彩椽,梅梁横发蕊,藻井倒披莲,云光开御宿,佳气属祈年,霜雁排空断,寒花映日鲜,负扆凭霄极,台司列象躔,登台諠大夏,御气响钧天,北斗承三献,南风入五弦,鸾歌鳷鹊右,兽舞射熊前,翔鶤仰不逮,燕雀徒联翩。

《咏双阙》江总

象阙连驰道,天宇照方疏。刻凤栖清汉,图龙入紫虚。屡逢膏露洒,几遇祥烟初。竞言百尺丽,宁方万丈馀。

《侍宴临芳殿》前人

钟箭自徘徊,皇堂荐羽杯。桥平疑水落,石迥见山开。林前暝色静,花处近香来。西嵫伤抚夕,北阁滥游陪。

《侍宴瑶泉殿》前人

水亭通枍诣,石路接堂皇。野花不识采,旅竹本无行。雀惊疑欲曙,蝉噪似含凉。何言金殿侧,亟奉瑶池觞。

《从驾幸金墉城》北魏·温子升

兹城实佳丽,飞甍自相并。胶葛拥行风,岧峣閟流景。御沟属清洛,驰道通丹屏。湛淡水成文,参差树交影。长门久已闭,离宫一何静。细草缘玉阶,高枝荫桐井。微微夕渚暗,肃肃暮风冷。神行扬翠旗,天临肃清警。伊臣从下列,逢恩信多幸。康衢虽已泰,弱力将安骋。
《过旧宫》明帝
玉烛调秋气,金舆历旧宫。还如过白水,更似入新丰。秋潭渍晚菊,寒井落疏桐。举杯延故老,今闻歌大风。

《乾阳殿受朝》隋炀帝

新邑建嵩岳,双阙临洛阳,圭景正八表,道路均四方。碧空霜华净,朱庭皎日光,缨佩既济济,钟鼓何锽锽。文戟翊高殿,彩旄分修廊。

《江都宫乐歌》同前

扬州旧处可淹留,台榭高明复好游。风亭芳树迎早夏,长皋麦陇送馀秋。渌潭桂楫浮青雀,果下金鞍跃紫骝。绿觞素蚁流霞饮,长袖清歌乐戏州。

《乾阳殿受朝应诏》牛弘

恭己临万宇,宸居御八埏,作贡菁茅集,来朝圭黻连。司仪三揖盛,掌礼九宾虔,重栏映如璧,复殿绕非烟。

《帝京篇》唐太宗

秦川雄帝宅,函谷壮皇居,绮殿千寻起,离宫百雉馀。连甍遥接汉,飞观迥凌虚,日月隐层阙,风烟出绮疏。

《奉和春日幸望春宫》张说

别馆芳菲上苑东,飞花淡荡御筵红,城临渭水天河静,阙对南山雨露通,绕殿流莺凡几树,当蹊乱蝶许多丛,春园既醉心和乐,共识皇恩造化同。

《奉和春日幸望春宫应制》苏颋

东望望春春可怜,更达晴日柳含烟,宫中下见南山尽,城上平临北斗悬,细草偏承回辇处,飞花故落舞觞前,宸游对此欢无极,鸟弄歌声杂管弦。

《奉和春日幸望春宫》崔湜

淡荡春光满晓空,逍遥御辇入离宫,山河降望云天外,台榭参差烟雾中,庭际花飞锦绣合枝,间鸟啭管弦同,即此欢娱齐镐宴,唯应率舞乐薰风。

《奉和幸上阳宫侍宴应制》宗楚客

紫庭金凤阙,丹禁玉鸡川,似立蓬瀛上,疑游昆阆前。鸟将歌合啭,花共锦争鲜,湛露飞尧酒,薰风入舜弦。水光摇落月,树色带晴烟,向夕回雕辇,佳气满岩泉。

《麟趾殿侍宴应制》宋之问

北阙层城峻,西宫复道悬。乘舆历万户,置酒望三川。花柳含丹日,山河入绮筵。欲知陪赏处,空外有飞烟。

《冬夜寓直麟阁》前人

直事披三省,重关秘七门,广庭怜雪净,深屋喜炉温,月幌光虚馥,风窗竹暗喧,东山白云意,兹夕寄琴樽。

《晚出左掖》杜甫

昼刻传呼浅,春旗簇仗齐。退朝花底散,归院柳边迷。楼雪融城湿,宫云去殿低。避人焚谏草,骑马欲鸡栖。
《春夜宴左省》前人
花隐掖垣暮,啾啾栖鸟过,星临万户动,月傍九霄多,不寐听金锁,因风想玉珂,明朝有封事,数问夜如何。

《宣政殿退朝晚出左掖》前人

天门日射黄金榜,春殿晴薰赤羽旗,宫草霏霏承委佩,炉烟细细驻游丝,云近蓬莱常五色,雪残鳷鹊亦多时,侍臣缓步归青琐,退食从容出每迟。

《紫宸殿退朝》前人

户外昭容紫袖垂,双瞻御座引朝仪,香飘合殿春风转,花覆千官淑景移,昼漏稀闻高阁报,天颜有喜近臣知,宫中每出归东省,会送夔龙集凤池。

《奉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前人

五夜漏声催晓箭,九重春色醉仙桃。旌旗日暖龙蛇动,宫殿风微燕雀高。朝罢香烟携满袖,诗成珠玉在挥毫。欲知世掌丝纶美,池上于今有凤毛。

《奉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岑参

鸡鸣紫陌曙光寒,莺啭皇州春色阑,金阙晓钟开万户,玉阶仙仗拥千官,花迎剑佩星初落,柳拂旌旗露未乾,独有凤凰池上客,阳春一曲和皆难。

《西省即事》前人

西掖重云开曙色,北山疏雨点朝衣,千门柳色连青琐,三殿花香入紫微,平明端笏陪鹓列,薄暮垂鞭信马归,官拙自悲头白尽,不如岩下掩荆扉。

《奉和太常王卿酬李舍人中书寓直春夜对月见寄》卢纶

露如轻雨月如霜,不见星河见雁行,虚晕入池波自泛,满轮当苑桂偏香,春台几望黄龙阙,云路宁分白玉廊,是夜巴歌应金石,岂殊萤影对清光。

《奉酬李舍人秋日寓直见寄》张南史

秋日金华直,遥知玉佩清,九重门更肃,五色诏初成。槐落宫中影,鸿高芳远声,翻从魏阙下,江海寄幽情。

《宫中行乐词四首》李白

柳色黄金嫩,梨花白雪香。玉楼巢翡翠,金殿锁鸳鸯。选妓随雕辇,徵歌出洞房。宫中谁第一,飞燕在昭阳。


卢橘为秦树,葡萄出汉宫,烟花宜落日,丝管醉春风。笛奏龙吟水,箫鸣凤下空,君王多乐事,还与万方同。


绣户香风煖,纱窗曙色新。宫花争笑日,池草暗生春。绿树闻歌鸟,青楼见舞人。昭阳桃李月,罗绮自相亲。

水绿南薰殿,花红北阙楼,莺歌闻太液,凤吹绕瀛洲。
素女鸣珠佩,天人弄綵毬,今朝风日好,宜入未央游。

《早朝大明宫》贾至

银烛朝天紫陌长,禁城春色晓苍苍,千条弱柳垂青琐,百啭流莺绕建章,剑佩声随玉墀步,衣冠身惹御炉香,共沐恩波凤池上,朝朝染翰侍君王。

《奉和贾舍人早朝大明宫》王维

绛帻鸡人报晓筹,尚衣方进翠云裘,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日色才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朝罢须裁五色诏,佩声归到凤池头。

《敕借岐王九成宫避暑应教》前人

帝子远辞丹凤阙,天书遥借翠微宫,隔窗云雾生衣上,卷幔山泉入镜中,林下水声喧笑语,岩间树色隐房栊,仙家未必能胜此,何处吹箫向碧空。

《宫词二首》王建

蓬莱正殿压金鳌,红日初生碧海涛,开著五门遥北望,柘黄新帕御床高。


金殿当头紫阁重,仙人掌上玉芙蓉,太平天子朝元日,五色云中驾六龙。

《故行宫》前人

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閒坐说元宗。

《上阳宫》前人

上阳花木不曾秋,洛水穿宫处处流。画阁红楼宫女笑,玉箫金管路人愁。幔城入涧橙花发,玉辇登山桂叶稠。曾读列仙王母传,九天未胜此中游。

《华清宫》前人

酒幔高楼一百家,宫前杨柳寺前花。内园分得温汤水,二月中旬已进瓜。

《绮绣宫》前人

玉楼倾侧粉墙空,重叠青山绕故宫,武帝去来红袖尽,野花黄蝶领春风。

《华清宫》张籍

温泉流入汉离宫,宫树行行浴殿空。武帝时人今欲尽,青山空闭御墙中。

《隋宫二首》鲍溶

御街行路客,行路悲春风,野老几代人,犹耕炀帝宫,零落池台势,高低禾黍中。


柳塘风起日西斜,竹浦风回雁弄沙,炀帝春游古城在,坏宫芳草满人家。

《过华清宫》李约

君王游乐万几轻,一曲霓裳四海兵,玉辇升天人巳尽,故宫唯有树长生。

《萼岭四望》皇甫曾

汉家宫殿在咸阳,洛水东流出建章,野老至今犹望幸,离宫秋树独苍苍。

《和李司勋过建昌宫》韩愈

夹道疏槐出老根,高甍巨桷压山原。宫前遗老来相问,今是开元几叶孙。

《忆夜直金銮奉诏》李绅

月当银汉玉绳低,深听箫韶碧落齐,门压紫垣高绮树,阙连青琐近丹梯,墨宣外渥催飞诏,草定新恩促换题,明月独归花路远,可怜人世隔云霓。

《和胡将军寓直》前人

宫鸦栖尽禁抢攒,楼殿深严月色寒,进状直穿金戟槊,探更先傍玉钩栏,漏传五点班初合,鼓动三声仗已端,遥见正南宣不坐,新栽松树唤人看。
《奉和朝翰林丁侍郎禁署早春晴望》刘得仁

御林闻有早莺声,玉槛春香九陌晴,寒著霁云归紫閤,暖浮佳气动皇城,宫池日到冰初解,辇路风吹草欲生,鸳侣此时皆赋咏,商山雪在思尤清。

《春宫曲》王昌龄

昨夜风开露井桃,未央前殿月轮高。平阳歌舞新承宠,帘外春寒赐锦袍。

《汉宫曲》韩翃

五柞宫中过腊看,万年枝上雪花残。绮窗夜闭玉堂静,素绠朝穿金井寒。

《昭阳曲》刘长卿

昨夜承恩宿未央,罗衣犹带御炉香,芙蓉帐小云屏暗,杨柳风多水殿凉。

《甘露殿侍宴应制》李峤

月宇临丹地,云窗网碧纱。御筵陈桂醑,天酒酌榴花。水向浮桥直,城连禁苑斜。承恩恣欢赏,归路满烟霞。

《望未央宫》刘沧

西上秦原见未央,山岚川色晓苍苍,云楼欲动入清渭,鸳瓦如飞出绿杨,舞席歌尘空岁月,宫花春草满池塘,香风吹落天人语,彩凤五云朝汉王。

《宫词》顾况

玉楼天半起,笙歌风送宫,嫔笑语和月,殿影开闻夜。漏水晶帘捲近秋河

《望禁门松雪》王涯

宿云开霁景,佳气此时浓,瑞雪凝清禁,祥烟羃小松。依稀鸳瓦出,隐映凤楼重,金阙晴光照,琼枝瑞色封。叶铺全类玉,柯偃乍疑龙,讵比寒山上,风霜老昔容。

《上阳宫》窦庠

愁云漠漠草离离,太乙勾陈处处疑,日暮毁垣春雨里,残花犹发万年枝。

《九成宫》李商隐

十二层台阆苑西,平时避暑拂虹霓,云随夏后双龙尾,风逐周王八骏蹄,吴岳晓光连翠巘,甘泉晚景上丹梯,荔枝卢橘沾恩泽,鸾鹊天书湿紫泥。

《吴宫》前人

龙槛沈沈水殿清,禁门深掩断人声。吴王宴罢满宫醉,日暮水漂花出城。

《长春宫》于武陵

莫问古宫名,古宫空古城,唯应东去水,不改旧时声。

《天津桥春望》雍陶

津桥春水浸红霞,烟柳风丝拂岸斜。翠辇不来金殿闭,宫莺衔出上阳花。

《过绣岭宫》崔涂

古殿春残绿野阴,上皇曾此驻泥金。三城帐属升平梦,一曲铃关怅望心。苑路暗迷香辇绝,缭垣秋断草烟深。前朝旧物东流在,犹为年年下翠岑。

《华清宫》吴融

中原无鹿海无波,凤辇鸾旗出幸多。今日故宫归寂寞,太平功业在山河。
其二

四郊飞雪暗云端,惟此宫中落便乾,绿树碧帘相掩映,无人知道外边寒。

《绣岭宫词》李洞

春日迟迟春草绿,野棠开尽飘香玉。绣岭宫前鹤发翁,犹唱开元太平曲。

《华清宫》杜常

行尽江南数十程,晓风残月入华清。朝元阁上西风急,都入长杨作雨声。

《万安殿夜直》宋·汪元量

凤衔紫诏下云端,千载明良际遇难,金阙晓明天表近,玉堂夜直月光寒,宫衣屡赐恩荣重,御宴时开礼数宽,却忆元都人去后,桃花零落倚栏干。

《太平兴国宫》岳珂

槐荫西清舞翠鸾,竹宫高接五云环,职陪温洛图书地,名在元封卜祝间,昼访未承龙阁问,晨香犹厕羽衣班,祠官到处无公事,且听松声老此山。

《题渚宫》廖刚

画桥红去卷蛾眉,台榭遗踪草树迷,独有天然无限意,一池春水浴凫鹥。
其二

蔓草春深绿更齐,玉鞭何处选芳菲。旧时锦绣丛中蝶,却傍疏篱野菜飞。

《览含元殿基因想昔时朝会之盛且感其兴废》苏舜钦


在昔朝元日,千门动地来,方隅正无事,辅相复多才。仗下簪缨肃,天中伞扇开,皇威瞻斗极,曙色辨崔嵬。赤案波光卷,鸣鞭电尾回,熊罴驱禁卫,雨露覆兰台。横赐倾中帑,穷奢役九垓,只知营国用,不畏屈民财。翠辇还移幸,旻天未悔灾,群心尊困兽,回首变寒灰。曾以安无虑,翻令世所哀,行人看碧瓦,独鸟下苍苔。谁念陵为谷,遥知祸有胎,青编遗迹在,此地亦悠哉。

《初秋宿直》晏殊

绛河星斗夜阑干,禁署沈沈闭九关,上帝册书群玉府,仙人宫阙巨鳌山,凉蟾影度秋阴薄,促漏声来夜唱閒,拥鼻吟多愁欲绝,严钟凄断树乌还。

《过杭州故宫》谢翱

禾黍何人为守阍,落花台殿暗销魂。朝元阁下归来燕,不见前头鹦鹉言。

《宫中词》金章宗

五云金碧拱朝霞,楼阁峥嵘帝子家。三十六宫帘尽捲,东风无处不杨花。

《书龙德宫八景亭》密国公璹

刻桷朱楹堕绀纱,裙腰草色趁阶斜。谁知剥落亭中石,曾听宣和玉树花。

《龙德宫》刘仲尹

碧栱朱甍面面开,翠云稠叠锁崔嵬,连昌庭槛浑栽竹,罨画溪山半是梅,藻井香销尘化网,铜栏秋涩雨留苔,只应千古华清月,狼藉春风愧露台。

《凤凰山故宋宫》元·赵孟頫

东南都会帝王州,三月莺花非旧游。故国金人泣辞汉,当年玉马去朝周。湖山靡靡今犹在,江水悠悠只自流。千古兴亡尽如此,春风麦秀使人愁。

《凤凰山故宋宫》蓝润

南渡山川王气销,西风松柏认前朝,紫宸无复千官
宴,沧海空馀半夜潮,龙去蓬莱曾驻辇凤,归寥廓不闻箫,上方楼阁依稀在,暮雨疏钟送寂寥。

《凤凰山故宋宫》钱惟善

登临休赋黍离章,千里江流接大荒,剑锁血华空楚舞,镜埋香骨出秦妆,薜萝山鬼啼萤苑,荆棘铜驼卧鹿场,寂寞万年枝上月,夜深犹照旧宫墙。

《宫词》萨都剌

清夜宫车出上阳,紫衣小队两三行,石栏干外银灯过,照见芙蓉叶上霜。

《大明殿口占》朱德润

丝竹声传鼓似雷,宝装驼象列三台。从官绯紫东华入,阿母旌幢兴圣来。绣凤铺裀氍叠煖,金龙缠柱扆屏开。大官献纳盐梅味,独有双成捧玉杯。

《题甘泉宫图》前人

汉郊五畤荅鸿禧,草木甘泉夜色移。昨日长安道傍过,故宫无奈黍离离。

《凤凰山故宋宫》黄溍

沧海桑田事渺茫,行逢遗老色荒凉,为言故国游麋鹿,谩指空山号凤凰,春尽绿莎迷辇道,雨多苍荠上宫墙,遥知汴水东流畔,更有平芜与夕阳。

《宫词》葛逻禄乃贤

广寒宫殿近瑶池,千树长杨绿影齐。报道夜来新雨过,御沟春水已平堤。

《凤凰山故宋宫》明·刘基

泽国繁华地,前朝旧此都,青山弥百粤,白水入三吴。艮岳销王气,坤灵肇帝图,两宫千里恨,九子一身孤。设险凭天堑,偷安负海隅,云霞行殿起,荆棘寝园芜。币帛敦和议,弓刀抑武夫,但闻当宁奏,不见立庭呼。鬼蜮昭华衮,忠良赐属镂,何劳问社稷,且自作欢娱。粳稻来吴会,鱼鼋出巨区,至尊巍北阙,多士乐西湖。鹢首驰文舫,龙鳞舞绣襦,暖沙摇襞积,凉月浸氍毹。紫桂秋风老,红莲晓露濡,巨螯擎拥剑,香饭漉雕胡。蜗角乾坤大,鳌头气势殊,秦庭迷指鹿,周室叹瞻乌。白马违京辇,铜驼掷路衢,含容天地广,养育羽毛俱。橘柚驰包贡,涂泥赋上腴,断犀埋越棘,照乘走隋珠。吊古江山在,怀今岁月逾,鲸鲵空渤澥,歌咏已唐虞。鸱革愁何极,羊裘钧不迂。征鸿暮南去,回首忆莼鲈。

《壬子秋过故宫》〈十九首〉宋讷

离宫别馆树森森,秋色荒寒上苑深,北塞君臣方驻足,中华将帅已离心,兴隆有管鸾笙歇,劈正无官玉斧沈,落日恁高望燕蓟,黄金台上棘如林。


技巧声淫误帝聪,万机谁为代天工,国中失鹿迷原草,城上啼乌落井桐,驼鼓声乾鸾路远,马駉筵罢革囊空,不知金宋为殷鉴,漫说东皇历数终。


禁路随人不忍行,临风立马倍伤情。千年王室山河壮,万里宫车社稷轻。金鼎夔龙兴圣殿,紫驼部落受降城。凭谁为问天魔女,唱得陈宫玉树声。


万国朝宗拜紫宸,于今谁望属车尘。名闻少室徵奇士,驿断高丽进美人。朝会宝灯沈转漏,授时玉历罢颁春。街头野服儒冠老,曾是花塼视草臣。


六宫春色一宵残,夷难何人策治安。去国登瀛唐学士,降城执戟汉材官。瑶宫有扇捐金雀,紫塞无旗捲角端。花柳亦知宫女散,妆红颦翠簇金銮。


土木穷奢过楚台,披香积翠满蓬莱。宫鸦惊月鸡人去,戎马腾云虎士来。侍从严徐冠盖散,燮调杨李栋梁摧。燕歌赵舞终朝夕,不觉嬉游是祸胎。


扶运匡时计已差,青山重叠故京遮。九华宫殿燕王府,百辟门庭戍卒家。文武衣冠更制度,绮罗巷陌失繁华。毡车尽载天魔去,唯有莺衔御苑花。


黄叶西风海子桥,桥头行客吊前朝,凤凰城改佳游歇,龙虎台荒王气消,十六天魔金屋贮,八千霜塞玉鞭摇,不知亡国卢沟水,依旧东风接海潮。


郁葱佳气散无踪,宫外行人认九重。一曲歌残羽衣舞,五更妆罢景阳钟。云间有阙摧双凤,天外无车驾六龙。欲访当时泛舟处,满池风雨脱芙蓉。


五云双阙俯人间,岁晏天王狩未还。鹦鹉认人宫漏断,水沈销篆御床閒。朝仪无复风云会,郊祀空遗日月颜。莫向边陲动戎马,汉兵已过铁门关。


滦京南下是中华,夜出居庸去路差。何处又栖王谢燕,故侯谁种邵平瓜。九重门辟人骑马,万岁山空树集鸦。独有天池秋水满,西风吹入钓鱼槎。


仙裳宫袖拥龙舟,一夕兵来罢盛游。万户千门银烛冷,六军百职布袍秋。御桥路坏盘龙石,金水河成饮马沟。日暮胡笳和羌笛,舞儿羞见锦缠头。


万年海岳作金汤,一望凄然感恨长。禾黍秋风周洛邑,山河残照汉咸阳。上林春去宫花落,金水霜来御柳黄。虎卫龙墀人不见,戍兵骑马出萧墙。


汉皇爱舞起龙船,锦缆香维御柳烟。侍女争开妆镜匣,后宫不理败弓弦。青油幕乏登坛将,金马门空待诏贤。惟有广寒西畔柏,不知争战翠参天。


清宁宫殿闭残花,尘世回头换物华。宝鼎百年归汉室,锦帆千古似隋家。后宫鸾镜投江渚,北狩龙旗没塞沙。想见扶苏城上月,照人清泪落胡笳。


瑶台琼室倚清虚,佳气潜消谏疏疏。帅阃有兵空虎卫,经筵无讲逐銮舆。侯封一代皇孙爵,帝纪千年太史书。斜日五云坊下路,老儒骑马重踌躇。


黼座簪裳列俊髦,禁闱环佩立仙曹,两京台阁公输巧,四海涂泥赤子劳,端本有书遗鹤禁宣,文无客进龙韬,拂郎天马空踰海,不驾朝元玉辂高。


事事伤心乱若丝,宫前重咏黍离诗。百年礼乐华夷主,一旦干戈丧乱师。凤诏用非麟阁老,雉门降是羽林儿。行人莫上城楼望,惟有山河似旧时。


云霄宫阙锦山川,不在穷庐毳幕前,萤烛夜游隋苑圃,羊车春醉晋婵娟,翠华去国三千里,玉玺传家四十年,今日消沈何处问,居庸关外草连天。

《赴朝阳门望禁中》蔡羽

镐京原是旧封疆,紫禁重重锁未央,画角常吹城上月,羽林犹宿殿前霜,陂塘潋滟天渠远观,阁玲珑苑树长,钟鼎馨香河海晏,元圭终古颂天王。

《秋兴四首》田汝

宫梧殒翠下承明,御水流寒绕帝京。北极天连鳷鹊观,西山云起凤凰城。露凝仙阙开金掌,月照千门锁玉衡。惟有伶俜梁苑客,旅魂零落不胜情。


山盘万岁倚妆楼,异代君王此地游,积翠中天通复道,隔湖倒影入寒流,月沈舞榭虚环佩,帘捲歌梁近斗牛,惟有翠云长不散,飞来飞去凤城头。


西山龙藏郁㠝岏,闻说先皇此驻銮,百道泉光飞宝地,万年松影静瑶坛,绮罗香寝天花落,剑佩声沈曙月寒,玉蕊琼枝长不老,空馀辇路石漫漫。


西苑迢迢隔绛河,遥瞻禁籞渺烟波,天临偏甸开仙仗,日下平芜散玉珂,宫漏漫从三殿报,炉烟别向九霄多,龙池会有承恩处,谁唱清平第一歌。

《迎驾还宫》高启

鸣跸声中晓仗回,锦装驯象踏红埃。半空云影看旗动,满道天香识驾来。汉酎祭馀清庙闭,舜衣垂处紫宫开。礼成海内人皆庆,献颂应惭自乏才。

《奉天殿早朝二首》杨基

双阙翚飞紫盖高,日华云影映松涛,万年青拥连枝橘,千叶红开并蒂桃,仗以玉龙御宝玦,佩将金兕错银刀,乍晴风日忻妍美,阖殿齐穿御赐袍。


锦裆绣帽列金挝,玉节龙旗拱翠华,甘露欺霜凝紫液,卿云如盖结丹霞,莺声近隔宫中柳,骏骑遥穿仗外花,圣主直教恩泽遍,香罗先到小臣家。

《清虚殿》文徵明

汉王游息有离宫,琐闼朱扉迤逦通,别殿春风巢紫凤,小山飞涧驾晴虹,团云芝盖翔林表,喷壑龙泉转地中,简朴由来尧舜事,故应梁苑不相同。

《承光殿》前人

小苑平临太液池,金铺约户锁盘螭,云中帝座飞华盖,城上钩陈绕翠旗,紫气曾回双凤阙,青松犹有万年枝,从来清跸深严处,开尽碧桃人未知。

《登五凤楼》程文德

六月六日天晶明,九重广内暴干旌,金锁朱扉开凤阁,禁籞偶随仙侣行,复道岧峣登且止,俯视恍入青冥里,金钟鼍鼓大十围,震击元来闻百里,紫电清霜森武库,高幢大纛纷无数,中有神祖手执戈,摩沙暗暗生云雾,赤缨玉勒间驼鞍,岁久神物何媻跚,传是文王渡江日,万斛载宝来长安,祖宗英谟久不灭,煇煌重器遗宫阙,千秋万代付神孙,张皇庙算恢先烈,平生浪说骑凤游,吾今直上凤凰楼,直须彤管纪胜事,天风吹骨寒于秋。

宫殿部选句

汉司马相如《上林赋》:高廊四注,重坐曲阁。华榱璧珰,辇道纚属。步檐周流,长途中宿。夷嵏筑堂,累台增成。岩窔洞房。俯杳眇而无见,仰攀橑而扪天。奔星更于闺闼,宛虹拖于輴轩。青龙蚴蟉于东厢。象舆婉僤于西清。灵圄燕于閒馆。偓佺之伦暴于南荣。
《长门赋》:正殿块以造天兮,郁并起而穹崇。间徙倚于东厢兮,观夫靡靡而无穷。挤玉户以撼金铺兮,声噌吰而似钟音。刻木兰以为榱兮,饰文杏以为梁。罗丰茸之游树兮,离楼梧而相撑。施瑰木之欂栌兮,委参差以槺梁。时髣髴以物类兮,象积石之将将。五色炫以相耀兮,焕烂煜而成光。致错石之瓴甓兮,象玳瑁之文章。张罗绮之幔帷兮,垂楚组之连纲。抚枉楣以从容兮,览曲台之央央。
班固《西都赋》:其宫室也,体象乎天地,经纬乎阴阳。据坤灵之正位,放太紫之圆方。树中天之华阙,丰冠山之朱堂。因瑰材而究奇,抗应龙之虹梁。列棼橑以布翼,荷栋桴而高骧。雕玉瑱以居楹,裁金璧以饰珰。发五色之渥彩,光爓朗以景彰。于是左墄右平,重轩三阶。闺房周通,门闼洞开。列钟簴于中庭,立金人于端闱。仍增崖而衡阈,临峻路而启扉。徇以离宫别寝,承以崇台閒馆。焕若列宿,紫宫是环。清凉宣温,神仙长年。金华玉堂,白虎麒麟。区宇若兹,不可殚论。增盘业蛾,登降照烂。殊形诡制,每各异观。乘茵步辇,唯所息宴。后宫则有掖庭椒房,后妃之室。合欢增城,安处常宁。𦶜若椒风,披香发越。兰林蕙草,鸳鸾飞翔之列。昭阳特盛,隆于孝成。屋不呈材,墙不露形。裛以藻绣,络以纶连。隋侯明月。错落其间。金缸衔璧,是为列钱。翡翠火齐,流耀含英。悬藜垂棘,夜光在焉。于是元墀扣砌,玉阶彤庭。碝磩綵致,琳珉青荧。珊瑚碧树,周阿而生。红罗飒纚,绮组缤纷。精曜华烛,俯仰如神。〈又〉周庐千列,徼道绮错。辇路经营,修涂飞阁。自未央而连桂宫,北弥明光而亘长乐。陵磴道而超西墉,掍建章而连外属。设璧门之凤阙,上觚棱而栖金爵。内则别风嶕峣,眇丽巧而耸擢。张千门而立万户,顺阴阳以开阖。尔乃正殿崔巍,层构厥高,临乎未央。经骀荡而出馺娑,洞枍诣以与天梁。上反宇以盖戴,激日景而纳光。神明郁其特起,遂偃蹇而上跻。轶云雨于大半,虹霓回带于棼楣。虽轻迅乎僄狡,犹愕眙而不能阶。攀井干而未半,目眩转而意迷。舍棂槛而却倚,若颠坠而复稽。魂恍恍以失度,巡回途而下低。既惩惧于登望,降周流以徬徨。步甬道以萦纡,又杳窱而不见阳。排飞闼而上出,若游目于天表,似无依而洋洋。张衡《西京赋》:尔乃览秦制,跨周法。狭百堵之侧陋,增九筵之迫胁。正紫宫于未央,表峣阙于阊阖。疏龙首以抗殿,状嵬峨以岌嶪。亘雄虹之长梁。结棼橑以相接。蒂倒茄于藻井,披红葩之狎猎。饰华榱与璧珰。流景耀之韡晔。彫楹玉磶。绣栭云楣。三阶重轩,镂槛文㮰。右平左墄。青琐丹墀。刊层平堂,设砌厓隒。坻崿鳞眴,栈齴巉崄。襄岸夷涂,修路峻险。重门袭固,奸宄是防。仰福帝居,阳曜阴藏。洪钟万钧,猛虡趪趪。负笋业而馀怒,乃奋翅而腾骧。朝堂承东,温调延北。西有玉台,联以昆德。嵯峨崨嶪。罔识所则。若夫长年神仙,宣室玉堂。麒麟朱鸟,龙兴含章。譬众星之环北极。叛赫戏以辉煌。正殿路寝,用朝群辟。大厦耽耽,九户开辟。嘉木树庭,芳草如积。高门有闶,列坐金狄。内有常侍谒者。奉命当御。外有兰台金马,递宿迭居。次有天禄石渠,校文之处。重以处威章沟,严更之署。徼道外周,千庐内附。卫尉八屯,警夜巡昼。植铩悬,用戒不虞。后宫则昭阳飞翔,增成合驩。兰林披香,凤凰鸳鸾。群窈窕之华丽,嗟内顾之所观。故其馆室次舍。采饰纤缛。裛以藻绣,文以朱绿。翡翠火齐,络以美玉。流悬黎之夜光,缀随珠以为烛。金戺玉阶,彤庭煇煇。珊瑚琳碧,瓀珉璘彬。珍物罗生,焕若昆崙。虽厥裁之不广,侈靡踰乎至尊。于是钩陈之外,阁道穹窿。属长乐与明光,径北通于桂宫。命般尔之巧匠。尽变态乎其中。于是后宫不移,乐不徙悬。门卫供帐,官以物办。恣意所幸,下辇成燕。穷年忘归,犹弗能遍。瑰异日新,殚所未见。惟帝王之神丽,惧尊卑之不殊。虽斯宇之既坦,心犹凭而未摅。思比象于紫微,恨阿房之不可庐。往昔之遗馆,获林光于秦馀。处甘泉而爽垲,乃隆崇而弘敷。既新作于迎风,增露寒与储胥。托乔基于山冈,直墆霓以高居。通天訬以竦峙。径百常而茎擢。上斑华以交纷,下刻峭其若削。翔鶤仰而弗逮,况青鸟与黄雀。伏棂槛而頫听,闻雷霆之相激。柏梁既灾,越巫陈方。建章是经,用厌火祥。营宇之制,事兼未央。圜阙竦以造天,若双碣之相望。凤鶱翥于甍标,咸愬风而欲翔。阊阖之内,别风嶕峣。何工巧之瑰玮,交绮豁以疏寮。干云雾而上达,状亭亭以岧岧。神明崛其特起,井干叠而百增。峙游极于浮柱,结重栾以相承。累层构而遂跻,望北辰而高兴。消雰埃于中宸,集重阳之清澄。瞰宛虹之长鬐,察云师之所凭。上飞闼而仰眺,正睹瑶光与玉绳。将乍往而未半,怵悼慄而耸兢。非都卢之轻趫,孰能超而究升。馺娑骀荡,焘奡桔桀。枍诣承光,睽罛庨豁。增桴重棼,锷锷列列。反宇业业,飞檐巘巘。流景内照,引曜日月。天梁之宫,实开高闱。旗不脱扃,结驷方蕲。栎辐轻骛,容于一扉。长廊广庑,连阁云蔓。闬庭诡异,门千户万。重闺幽闼,转相逾延。望䆗窱以径廷,眇不知其所返。既乃珍台蹇产以极壮,磴道逦倚以正东。似阆风之遐坂,横西洫而绝金墉。城尉不弛柝,而内外潜通。
《东京赋》:乃新崇德,遂作德阳。启南端之特闱,立应门之将将。昭仁惠于崇贤,抗义声于金商。飞云龙于春路,屯神虎于秋方。建象魏之两观,旌六典之旧章。其内则含德章台,天禄宣明。温饬迎春,寿安永宁。飞阁神行,莫我能形。濯龙芳林,九谷八溪。芙蓉覆水,秋兰被涯。渚戏跃鱼,渊游龟蠵。永安离宫,修竹冬青。阴池幽流,元泉洌清。鹎鶋秋栖,鹘雕春鸣。瞗鸠鹂黄,关关嘤嘤。于南则前殿灵台,和驩安福。謻门曲榭,邪阻城洫。奇树珍果,钩盾所职。西登少华,亭候修敕。九龙之门,实曰嘉德。西南其户,匪雕匪刻。我后好约,乃宴斯息。于东则洪池清籞,渌水澹澹。内阜川禽,外丰葭菼。献鳖蜃与龟鱼,供蜗螷与菱芡。其西则有平乐都场,示远之观。龙雀蟠蜿,天马半汉。瑰异谲诡,灿烂炳焕。奢未及侈,俭而不陋。规遵王度,动中得趣。于是观礼,礼举义具。经始勿亟,成之不日。犹谓为之者劳,居之者逸。慕唐虞之茅茨,思夏后之卑室。乃营三宫,布政颁常。复庙重屋,八达九房。规天矩地,授时顺乡。造舟清池,惟水泱泱。左制辟雍,右立灵台。因进距衰,表贤简能。冯相观祲,祈褫禳灾。
李尤平《乐观赋》:乃设平乐之显观,章秘玮之奇珍,习禁武以讲捷,厌不羁之遐邻,徒观平乐之制,郁崔嵬以离娄,赫岩岩其崟岭,纷电影以盘旴,弥平原之博敞,处金商之维陬,大厦累而鳞次,承岧峣之翠楼,过洞房之转闼,历金环之华铺,南切洛滨,北陵苍山,龟池泱漭,果林榛榛,天马沛艾,鬣尾布分,尔乃太和隆平,万国肃清,殊方重译,绝域造庭,四表交会,抱珍远并,杂遝归谊,集于春正,玩屈奇之神怪,显逸才之捷武,百僚于时,各命所主,方曲既设,秘戏连叙,逍遥俯仰,节以鼗鼓,戏车高橦,驰骋百马,连翩九仞,离合上下,或以驰骋,覆车颠倒,乌获扛鼎,千钧若羽,吞刀吐火,燕跃鸟跱,陵高履索,踊跃旋舞,飞丸跳剑,沸渭回扰,色渝隈一,踰肩相受,有仙驾雀,其形蚴虬,骑驴驰射,狐兔惊走,侏儒巨人,戏谑为耦,禽鹿六駮,白象朱首,鱼龙曼延,㟪山阜,龟螭蟾蜍,挈琴鼓缶。《东观赋》:敷华实于雍堂,集干质于东观,东观之萟,孽孽洋洋,上承重阁,下属周廊,步西蕃以徙倚,好绿树之成行,历东厓之敞坐,庇蔽芾之甘棠,前望云台,后匝德阳,道无隐而不显,书无阙而不陈,览三代而采宜,包郁郁之周文。
刘歆《甘泉宫赋》:轶陵阴之地室,过阳谷之秋城,回天门而凤举,蹑黄帝之明庭,冠高山而为居,乘昆崙而为宫,按轩辕之旧处,居北辰之闳中,背共工之幽都,向炎帝之祝融,封峦为之东序,缘石阙之天梯,桂木杂而成行,芳肸蚃之依依,翡翠孔雀,飞而翱翔兮,凤凰止而集栖,甘醴涌于中庭兮,激清流之沵沵,黄龙游而蜿蟺兮,神龟沈于玉泥,离宫特观,楼比相连,云起波骇,星布弥山,高峦峻阻,临眺旷衍,深林蒲苇,涌水清泉,芙蓉菡萏,菱荇蘋蘩,豫章杂木,楩松柞棫,女贞乌勃,桃李枣檍。
繁钦《建章凤阙赋》:筑双凤之崇阙,表大路以遐达,上规圜以穹隆,下矩折而绳直,长楹森以骈停,修桷揭以舒翼,象元圃之层楼,肖华盖之丽天,当蒸暑之暖赫,步北楹而周旋,鹪鹏振而不及,岂归雁之能翔,抗神凤以甄甍,似虞廷之锵锵,栌六翮以抚跱,俟高风之清凉,华钟金兽,列在南庭,嘉树蓊薆,奇鸟哀鸣,台榭临池,万种千名,周栏辇道,屈绕纡萦。
杨修《许昌宫赋》:于是仪北极以构橑,希形制乎太微,〈缺〉结云阁之崔嵬,植神木与灵草,纷蓊蔚以参差,尔乃置天台于辰角,列执法于西南,筑旧章之两观,缀长廊之步栏,重闺禁之窈窕,造华盖之幽深,俭则不陋,奢则不盈,黎民子来,不督自成,于是天子乃具法服,戒群僚,钟鼓隐而雷鸣,警跸嘈而响起,晻蔼低徊,天行地止,以入乎新宫,临南轩而向春方,负黼黻之屏风,凭玉几而按图书,想往昔之兴隆。
韦诞《景福殿赋》:瞻大厦之穹崇,结层构而高骧,修栋迪以虹指,飞甍竦而凤翔,榱桷骈逼以星罗,轩槛曼延而悠长,伏应龙于反宇,乘流苏以飘扬,于是周览升降,流目评观,丛楹负极,飞槛承栾,桁梧绮错,楶棁鳞攒,芙蓉倒植,藻井悬川,望舒凉室,羲和温房,元冬则煖,炎夏则凉,总寒暑于区宇,制天地之阴阳。又有外城金狄,诡貌殊姿,列于应门,肃有容威,若乃离殿别馆,粲若列星,安昌延休,清晏永宁,美百号之特居,嘉休祥之令名,步雕辇以逍遥,时容与于兰庭。又有教坊讲肆,才士布列,新诗变声,曲调殊别,吟清商之激哇,发角徵与白雪,音感灵以动物,超世俗以独绝,然后御龙舟翳翠盖,吴姬棹歌,越女鼓枻,咏采菱之清讴,奏渌水之繁会。
夏侯惠《景福殿赋》:周步堂宇,东西眷眄,彩色光明,灿烂流延,素壁皓瀁,赫奕倩练,尔乃察其奇巧,观其微形,嵚崟纡曲,盘牙攲倾,或夭矫而云起,或诘屈而环萦,众木附枝以连注,栾梧倚亚而相经,若乃仰观绮窗,周览芰荷,流彩的皪,微秀发华,纤茎葳蕤,顺风扬波,含光内耀,婀娜纷葩,曾栌外周,榱桷内附,或因势以连接,或邪诡以盘构,于是乎飞阁连延,驰道四周,高楼承云,列观若浮,挹朝露之华精,漱醴泉之清流。唐李白《明堂赋》:势拔五岳,形张四维。轧地轴以盘根,摩天倪而创规楼台。崛岉以奔附城阙,嵚崟而蔽亏,珍树翠草含华扬,蕤目瑶井之荧荧,拖玉绳之离离,㨖华盖以傥漭,仰太微之参差。拥以禁扃,横以武库,献房心以开凿,瞻少阳而举措,采殷制酌夏步,杂以代室,重屋之名括以辰次,火木之数壮不及,奢丽不及素层檐屹,其霞矫广厦郁以云布,掩日道遏风,路阳乌转影,而翻飞大鹏,横霄以侧,度近则万木森下千宫对出熠乎?碧光之堂炅乎?琼华之室,锦烂霞駮,星错波沏,飒萧寥以飕飗,窅阴郁以栉密含。佳气之青葱吐祥烟之郁嵂,九室窈窕,五闱联绵,飞楹磊砢,走栱夤缘,云楣立岌以横绮綵,桷攒峦而仰天,皓壁昼朗,朱甍晴鲜,赪栏各落,偃蹇霄汉,翠楹回合,蝉联汗漫沓,苍穹之绝垠,跨皇居之太半,远而望之,赫煌煌以辉辉,忽天旋而云昏,迫而察之,粲炳焕以照,烂倏山讹而晷换,跨蓬壶之海楼,吞岱宗之日,观猛虎失道,潜虬蟠梯径通天而直上,俯长河而下,低玉女攀星于网户,金娥纳月于璇题,藻井綵错以舒莲天窗赩翼而衔霓。
王仲敷《南都赋》:于是舍大梁之故土,卜睢阳之新都,傍漻城而连属,起复道以萦纡外。广池洫内经郭,郛陋九筵与百堵,法上国之规模,发小鼓以始倡,下节杵而和之,流乐府而度曲,岂馀音之独遗,于是乃作曜华之宫,儗阿房与林光郁正殿之。𡸖蔂巍然起乎?中央散彤彩而涆,复炜炜以煌煌,惊虬龙于金楹,乍矫首以腾骧,轩鸾翥于飞甍,欲乘风而下翔,历太阶之宝砌,骈璧英与玉当,光陆离而眩目,足几往而徜徉。旁有曲室,后连洞房,䆗窱窈窕仰不见阳,列方疏而散骑,玉女睨而悠飏。
宋周邦彦《汴都赋》:若夫帝居,安丽人所未闻,南有宣德,北有拱辰,延亘五里,百司云屯,两观门峙而竦立,罘罳遐望而相吞天河,群神之阙,紫微太一之宫,拟法象于穹昊,敞闾阎而居至尊,朴桷不斲素,题不枅上圆,下方制为明堂,告朔朝历颁,宣宪章谓之太庙,则其中可以叙昭穆谓之灵台,则其高可以观氛祥,后宫则无非员无录之女,佞倖滑稽之臣,陋甘泉与楚宫,缪延寿与阿房,信无益于治,道徒竭民而怠荒,故今上林仙籞不闻乎?鸣跸瓴甋岁久而苔苍,其西则有宝阁,灵沼巍峨泛滟缭以重垣,防以回堤云屋,连簃琼栏压墀。
陈张正见《煌煌京洛行》:千门俨西汉,万户擅东京,凌云霞上起,鳷鹊月中生。
顾野王长安,道凤楼临广,路仙掌入烟霞。
王瑳洛阳道,日照苍龙阙,烟绕凤凰台。
唐太宗登三台,言志扇天裁,户旧砌地,剪基新引月。擎宵桂飘云逼曙,鳞露除光炫玉霜,阙映雕银舞接花,梁燕歌迎鸟路尘,镜池波太液,庄苑丽宜春。骆宾王《帝京篇》:山河千里国城,阙九重门不睹,皇居壮安知天子,尊皇居帝里崤,函谷鹑野龙山侯甸服。五纬《连影集》:星躔八水分流,横地轴秦塞重关,一百二汉家离宫,三十六桂殿阴岑,对玉楼椒房窈窕,连金屋三条九陌,凤城隈万户千门,平旦开复道斜通鳷,鹊观交衢,直指凤凰台。
岑参西掖省即事,千门柳色连青琐,三殿花香入紫微。
杜甫《千秋节有感》:御气云楼敞含风,綵仗高
秋兴蓬莱,宫阙对南山,承露金茎霄汉间。
崔颢和许给事夜,直建章宵,漏急阊阖晓钟传。常衮《晚秋集》:贤院即事金铺,深内殿石甃净,寒渠花树台斜,倚空烟阁半虚。
钱起赠裴舍,人长乐钟声,花外尽龙池,柳色雨中新。长信怨,鳷鹊观前明月度,芙蓉阙下绛河流。
韦应物,夜直省中玉漏殊,杳杳云阙更苍苍。
长安道,汉家宫殿含云烟,两宫十里相连延,晨霞出没弄丹阙,春雨霏微似甘泉。
刘禹锡《早秋集》:贤院即事树含清,露晓阁倚碧天清。白居易《中书直堂》:缭绕宫墙围禁苑,半开阊阖晓沉沉,天晴更觉南山近,月出方知西掖深。
戴皓《煌煌京洛行》:铸铜门外马,刻石水中鲸,黑龙过饮渭,丹凤俯临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