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目录 当前:宫殿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经济汇编考工典

 第五十卷目录

 宫殿部纪事一

考工典第五十卷

宫殿部纪事一

帝王世纪纣宫九市车行酒马行炙
《左传》:昭公,八年,春,石言于晋魏榆,晋侯问于师旷曰:石何故言,对曰:作事不时,怨讟动于民,则有非言之物而言,今宫室崇侈,民力彫尽,怨讟并作,莫保其性,石言不亦宜乎,于是晋侯方筑祁之宫,叔向曰:子野之言君子哉。
《述异记》:阖闾构水精宫尤极珍怪,皆出自水府。吴王夫差崇饰土木,殚耗人力,宫妓数千人,立春宵宫为长夜之饮。又于宫中作海灵馆,馆娃阁铜沟玉槛宫之楹槛,皆珠玉饰之。
《鸿书》:齐宣王为室,大盖百亩,堂上三百户,以齐国之大,具之三年而未能成。群臣莫敢谏者,香居问宣王,曰:荆王释先王之礼乐,而为淫乐,敢问荆邦为有主乎?王曰:为无主。敢问荆邦为有臣乎?王曰:为无臣。居曰:今王为大室,三年不成,群臣莫敢谏者,敢问王为有臣乎?王曰:为无臣。香居曰:臣请避矣,趋而出。王曰:香子留何谏寡人之晚也。遽召尚书,曰:书之寡人不肖,好为大室,香子止寡人也。
《汉书·贾山传》:秦起咸阳而西至雍,离宫三百,钟鼓帷帐,不移而具。又为阿房之殿,殿高数十仞,东西五里,南北千步,从车罗骑,四马骛驰,旌旗不挠。为宫室之丽至于此,使其后世曾不得聚庐而托处焉。
《原始秘书》:秦始皇置离宫,延曼三百里,各宫皆有钟鼓帷幔,美人于其中而不移,有经年不识天子者,此离宫之始也。
《史记·高祖本纪》:九年,未央宫成。高祖大朝诸侯群臣,置酒未央前殿。高祖奉玉卮,起为太上皇寿,曰:始大人常以臣无赖,不能治产业,不如仲力。今某之业所就孰与仲多。殿上群臣皆呼万岁,大笑为乐。
《西京杂记》:赵王如意,年幼未能亲,外傅戚姬使旧赵王,内傅赵媪傅之,号其室,曰:养德宫,后改为鱼藻宫。《西京杂记》:梁孝王好营宫室苑囿之乐,作曜华之宫,筑兔园,园中有百灵山,山有肤寸石落猿岩栖龙岫。又有雁池,池间有鹤,洲凫渚其诸宫,观相连延亘数十里,奇果异树,瑰禽怪兽毕备。王日与宫人宾客弋钓其中。
《汉书·武帝本纪》:元封二年六月,诏曰:甘泉宫内中产芝,九茎连叶。上帝博临,不异下房,赐朕弘休。其赦天下,赐云阳都百户牛酒。作芝房之歌。
《东方朔传》:帝姑馆陶公主号窦太主,堂邑侯陈午尚之。午死,主寡居,年五十馀矣,近幸董偃。安陵爰叔者,爰盎兄子也,与偃善,谓偃曰:足下私侍汉主,挟不测之罪,将欲安处乎。偃惧曰:忧之久矣,不知所以。爰叔曰:顾城庙远无宿宫,又有萩竹籍田,足下何不白主献长门园。此上所欲也。如是,上知计出于足下也,则安枕而卧,长无惨怛之忧。久之不然,上且请之,于足下何如。偃顿首曰:敬奉教。入言之主,主立奏书献之。上大说,更名窦太主园为长门宫。
《原始秘书》:汉武帝于盩厔县,为离宫中有五柞树,因名五柞宫。
《西京杂记》:五柞宫有五柞树,皆连三抱,上枝荫覆数十亩,其宫西有青梧观,观中有三梧桐树,树下有石麒麟二枚,刊其胁为文字,是秦始皇骊山墓上物也。头高一丈三尺,东边者,前左脚折,折处有赤,如血。父老谓其有神,皆含血属筋焉。
《三辅黄图》:北宫在长安城中,近桂宫,俱在未央北。周回十里,高帝时,制度草创,孝武增修之,中有前殿,广五十步,珠帘玉户如桂宫。
《三辅旧事》:武帝于未央宫起高门武台殿。
《列仙传》:钩弋夫人姓赵氏,河间人,少好酒,病卧六年,右手钩卷饮食。少望气者,云东北有贵人推而得之,见召,姿色佳丽。武帝反其手得玉钩,而手展有宠。生昭帝,妊娠十四月,上曰:闻昔尧十四月而生,而钩弋亦然。乃命所生门曰尧母门。所居曰钩弋宫,自夫人加婕妤后得罪掖庭狱死,及殡香一月。昭帝即位,追尊为皇太后,更葬之,发六十二万人起阳陵,其棺榇但有彩履。
《云阳记》:钩弋夫人从至甘泉而卒,尸香闻十馀里,葬云阳。武帝思之,起通陵台于甘泉宫,有一青鸟集台上往来,至宣帝时乃不至。《洞冥记》:武帝起超仙台于明庭宫北,明庭者,甘泉别名,思赵婕,妤起通灵台于甘泉宫。
《三辅黄图》:万岁宫,武帝造。汾阴有万岁宫,宣帝元康四年,幸万岁宫,神爵翔集,以元康五年,为神爵纪元。《汉书外戚传》:赵皇后既立,后宠少衰,而弟绝,幸为昭仪,居昭阳舍。其中庭彤朱,而殿上髹漆切,皆铜沓冒黄金,涂白玉,阶壁带往,往为黄金釭函蓝田璧,明珠翠羽饰之,自后宫未尝有焉。
《西京杂记》:成帝设云帐、云幄、云幕于甘泉紫殿,世谓三云殿。汉掖庭有月影台,云光殿,九华殿,鸣鸾殿,开襟阁,临池观不在簿籍,皆繁华窈窕之所栖宿焉。赵飞燕女弟居昭阳殿,中庭彤朱,而殿上丹漆砌,皆铜沓黄金,涂白玉,阶壁带往往为黄金釭含蓝田璧,明珠翠羽饰之。上设九金龙,皆衔九子金铃,五色流苏,带以绿文,紫绶金银花镊,每好风日,幡旄光影,照耀一殿。铃镊之声惊动左右。中设木画屏风,文如蜘蛛丝,缕玉几玉床白象牙,簟绿熊席,席毛长二尺馀,人眠而拥毛,自蔽望之,不能见坐,则没膝。其中杂熏诸香一坐,此席馀香百日不歇,有四玉镇皆达照无瑕,缺窗扉多,是绿琉璃,亦皆达照,毛发不得藏焉。椽桷皆刻作龙蛇,萦绕其间,鳞甲分明,见者莫不兢慄,匠人丁缓、李菊巧为天下第一,缔构既成,向其姊子,樊延年说之,而外人稀知,莫能传者。
《拾遗记》:汉成帝好微行于太液池,傍起宵游宫,以漆为柱,铺黑绨之幕器服乘舆,皆尚黑色,既悦于暗行,憎灯烛之照,宫中美御,皆服皂衣,自班婕妤已下,咸带元绶簪佩虽如锦,绣更以木兰纱绡罩之,至宵游宫,乃秉烛宴,幸既罢,静鼓自舞而步不扬尘,好夕出游,造飞行殿,方一丈,如今之辇选羽林之士,负之以趋,帝于辇上觉其行,快疾,闻其中,若风雷之声,言其行疾也。名曰:云雷宫。所幸之宫,咸以毡绨藉地,恶车辙马迹之喧,虽惑于微行昵,宴在民无劳无怨,每乘舆返驾,以爱幸之,姬宝衣珍食舍于道傍,国人之穷,老者皆歌万岁,是以鸿嘉永始之间,国富家丰,兵戈长戢,故刘向谷永指言切谏,于是焚宵游宫,及飞行殿,罢宴逸之乐所谓从绳则正如转圜焉。
安帝好微行,于郊坰或露宿。起帷宫,皆用锦罽文绣论衡,光武以建平元年十二月甲子,生于济阳宫后殿,第二内中室内。自明是岁嘉禾生三本一茎九穗长于禾一二尺,元帝之初,有凤凰下济阳,故今济阳宫有凤凰庐,始与李文等俱起,遇贼兵,走济阳旧庐,见光若火,正赤,在旧庐道南光耀上属天。
《后汉书·耿弇传》:光武居邯郸宫,昼卧温明殿。弇入造床下请间。〈注〉赵王如意之殿也,故基在今洺州邯郸县内。
《东海恭王彊传》:初,鲁恭王好宫室,起灵光殿,甚壮丽,是时犹存,故诏彊都鲁。〈注〉恭王名馀,景帝之子。殿在兖州曲阜城中,其东西二十丈,南北十二丈,高丈馀。《钟离意传》:永平三年夏旱,而大起北宫,意上疏。帝策诏报曰:汤引六事,咎在一人。比上天降旱,密云数会,朕戚然惭惧,思获嘉应,故分布祷请,窥候风云,北祈明堂,南设雩场。今又敕大匠止作诸宫,减省不急。诏因谢公卿百僚,遂应时澍雨焉。
《琅邪孝王京传》:京都莒,好修宫室,穷极伎巧,殿馆壁带皆饰以金银。京国中有城阳景王祠,吏人奉祠。神数下言,宫中多不便利,京上书愿徙宫开阳,以华、盖、南武阳、厚丘、赣榆五县易东海之开阳、临沂,肃宗许之。
《皇后纪》:孝崇皇后宫曰永乐。置太仆、少府以下,皆如长乐宫故事。〈注〉汉官仪曰:帝祖母称长信宫,帝母称长乐宫,故有长信少府、长乐少府及职吏,皆宦者为之。
孝仁皇后,居南宫嘉德殿,宫称永乐。〈注〉嘉德殿在九龙门内。
《董卓传》:建安元年秋七月,帝还至洛阳,幸杨安殿。张杨以为已功,故因以杨名殿。〈注〉献帝起居注曰:旧时宫因悉坏,仓卒之际,摭拾故瓦材木,工匠无法度之制,所作并无足观也。
《吴志·孙皓传注·江表传》曰:皓营新宫,二千石以下皆自入山督摄伐木。又破坏诸茔,大开园囿。陆凯固谏,不从。
《晋书·张华传》:武帝尝问汉宫室制度,及建章千门,万户,华画地成图,左右属目。帝甚异之。
王隐《晋书》:高堂隆刻邺宫屋材云:后若干年,当有天子居此宫,惠帝止邺宫治屋者,土剥更泥始见刻字,计年正合。
《玉海》:元帝时,有司尝奏太极殿广室施绛帐,帝曰:汉文以皂囊为帷。遂令冬施青布,夏施綀帷帐。
《晋书·王献之传》:太元中,新起太极殿,谢安欲使献之题榜,以为万代宝,而难言,以魏韦仲将书凌云殿榜讽之。献之,曰:仲将,魏之大臣,宁有此事。〈注〉时建太极殿有梅木流以至为梁因画花于梁以表瑞
《玉海》:晋朝宴所,临东西二堂而已,孝武末年,清暑方建宋永初所居,唯称西殿,及孝武更造,正光玉烛,紫极诸殿,雕栾绮节珠窗网户。
张骏霸西河于姑臧,起谦光殿,画以五色,饰以金玉,穷尽珍巧。四面各起一殿,东方曰宜阳青殿;南方曰朱阳赤殿;西方曰政刑白殿;北方曰元武黑殿。《独异志》:石虎于太武殿前造楼,高四十丈,以珠为帘,五色玉为佩。每风至,即惊触似音乐在空。过者皆仰视,爱之。又屑诸异香入粉,撒楼上,风吹四散,谓之芳尘。
《南齐书·王俭传》:俭,转左仆射,领选如故。上坏宋明帝紫极殿,以材柱起宣阳门。俭与褚渊及叔父僧虔连名上表谏曰:臣闻德者身之基,俭者德之舆。春台将立,晋卿秉议;北宫肇构,汉臣尽规。彼二君者,或列国常侯,或守文中主,尚使谏诤在义即悦,况陛下圣哲应期,臣等职司隆重,敢藉前诰,窃乃有心。陛下登庸宰物,节省之教既昭;龙衮琁极,简约之训弥远。乾华外构,采椽不斲,紫极故材,为宣阳门,臣等未譬也。夫移心疾于股肱,非良医之美;畏影迹而驰骛,岂静处之方。且又三农在日,千畛咸事,辍望岁之勤,兴土木之役,非所以宣昭大猷,光示遐迩。若以门居宫南,重阳所属,年月稍久,渐就沦胥,自可随宜脩理而合度。改作之烦,于是乎息。所启谬合,请付外施行。上手诏酬纳。宋世外六门设竹篱,是年初,有发白虎樽者,言白门三重门,竹篱穿不完。上感其言,改立都墙。俭又谏,上答曰:吾欲令后世无以加也。
《南史·王昙首传》:昙首孙俭,为左仆射。初,宋明帝紫极殿珠帘绮柱,饰以金玉,江左所未有。高帝欲以其材起宣阳门,俭与褚彦回及叔父僧虔连名表谏,上手诏酬纳。
《齐废帝本纪》:文惠太子立楼馆于钟山下,号曰东田,太子屡游幸之。东田反语为颠童也。武帝又于青溪立宫,号曰:旧宫,反之穷厩也。《齐明帝本纪》:武帝掖庭中宫殿服御,一无所改。其俭约如此。
《南齐书·东昏本纪》:后宫遭火之后,更起仙华、神仙、玉寿诸殿,刻画雕綵,青金口带,麝香涂壁,锦幔珠帘,穷极绮丽。絷役工匠,自夜达晓,犹不副速,乃剔取诸寺佛刹殿藻井仙人骑兽以充足之。世祖兴光楼上施青漆,世谓之青楼。帝曰:武帝不巧,何不纯用琉璃。《南史·梁武帝本纪》:太清元年,幸同泰寺,设无遮大会。上释御服,服法衣,行清净大舍,名曰:羯磨。以五明殿为房,设素木床、葛帐、土瓦器,乘小舆,私人执役。乘舆服法,一皆屏除。
《陈后妃列传》:旧显阳、昭阳二殿,太后皇后所居也。永明中无太后皇后,羊贵嫔居昭阳殿西,范贵妃居昭阳殿东,宠姬荀昭华居凤华柏殿。宫内御所居寿昌画殿南阁,置白鹭鼓吹二部,乾光殿东西头,置钟磬两箱,皆宴乐处也。上数游幸诸苑囿,载宫人从〈一作后〉从车置。〈一作宫〉内深隐,不闻端门鼓漏声,置钟于景阳楼上,应五鼓及三鼓。宫人闻钟声,早起庄饰。
《南部烟花记》:陈后主为张贵妃丽华造桂宫,于光昭殿后作圆门,如月障。以水晶后庭设素粉,罘罳庭中空洞无他物,惟植一桂树,树下置药杵臼,使丽华恒驯一白兔,丽华被素褂裳梳,凌云髻插白通草,苏孕子靸玉,华飞头履时,独步于中,谓之月宫,帝每入宴,乐呼丽华为张嫦娥。
《魏书·公孙表传》:表子轨,轨子睿,字文叔,初为东宫吏,稍迁仪曹长,赐爵阳平公。时显祖于苑内立殿,敕中秘群官制名。睿曰:臣闻至尊至贵,莫崇于帝王;天人挹损,莫大于谦光。伏惟陛下躬唐虞之德,存道颐神,逍遥物外,宫居之名,当协睿旨。臣愚以为宜曰崇光。奏可。
《高祖本纪》:太和十七年,幸洛阳,周巡故宫基址。帝顾谓侍臣曰:晋德不修,早倾宗祀,荒毁至此,用伤朕怀。遂咏《黍离》之诗,为之流涕。
《玉海》:后魏孝文南征。还洛,引见王公侍臣于清徽堂。帝曰:此堂成来,未与王公行宴乐之礼,今与诸贤欲无高而不升,无小而不入。因之流化渠。洗烦池。帝曰:此池有嘉鱼。任城王澄曰:所谓鱼在在藻,有颁其首。帝曰:且言王在灵沼,于牣鱼跃。次之观德殿。帝曰:射以观德,故以命之。次之凝闲堂。帝曰:此堂取天子闲居之义。不可纵奢以忘俭,自安以忘危,故于堂后作茅茨堂。谓李冲曰:此东曰步元庑,西曰游凯庑。此座虽无尧舜之君,卿当无愧元、凯。又曰:光景垂落,朕同宗有载考之义,卿等将出,何得默尔,德音。即命黄门侍郎崔光、郭祚,通直郎邢峦、崔休等赋诗见。烛至,公卿辞退。冲再拜上千万岁寿。帝曰:卿等以烛至致辞,复献万寿,朕报卿以《南山》之诗。乃曰:烛至辞退,庶姓之礼;在夜载考,宗族之义。卿等且还,朕与诸王宗室,欲成此夜饮。又诏延四庙之子,下逮元孙之胄,申宗宴于皇信堂,令宗室赋诗,又会百寮于宣极堂,行饮至策勋之礼。
《伽蓝记》:建春门内御道南,有句盾、典农、籍田三署。籍田南有司农寺,御道北有空地,拟作东宫,晋中朝时太仓处也。太仓南有翟泉,周回三里,即春秋所谓王子虎晋狐偃盟于翟泉也。水犹澄清,洞底明静,鳞甲潜辨其鱼。鳖高祖于泉北置河南尹,晋中朝时步广里也。泉西有华林园,高祖以泉在园东,因名苍龙海。华林园中有大海,即汉天渊池。池中犹有文帝九华台,高祖于台上造清凉殿,世宗在海内作蓬莱山。山上有仙人馆,山有钓台殿,并作虹蜺阁,乘虚来往,至于三月禊日。季秋良辰,皇帝驾龙舟鹢首游于其山。海西有藏冰室,六月出冰,以给百官,海西南有景山殿,东有羲和岭。岭上有温风室。山西有姮娥峰,峰上有寒露馆,并飞阁相通,凌山跨谷山。北有元武池。山南有清暑殿,殿东有临涧亭殿,西有临危台,景阳观。山南有百果园,果列作林,林各有堂,有仙人枣长五寸,把之两头,俱出核,细如针霜降,乃熟食之甚美。俗传云:出昆崙山,一曰西王母枣,又有仙人桃,其色赤,表里照彻,得严霜乃熟。亦出昆崙山,一曰王母桃也。柰林南有石碑一所,魏明帝所立也。题曰:苗茨之碑。高祖于碑北作苗茨堂。永安中年,庄帝马射于华林园,百官皆来读碑,疑苗字误国子博士李同轨曰:魏明英才世,称三祖公干仲宣为其羽翼,但未知本意如何,不得言误也。衒之时为奉朝请因,即曰:以蒿覆之,故言苗茨何误之,有众咸称善,以为得其旨归。柰林西有都堂,有流觞池。堂东有扶桑海,凡此诸海皆有石窦流于地下,西通谷水,东连阳渠,亦与翟泉相连。若旱魃为害谷水注之不竭,离毕滂润阳谷泄之不盈,至于鳞甲异品羽毛殊类,濯波浮浪,如出自然也。
《水经注》:余以太和十八年,从高祖北巡,届于阴山之讲武台。台之东有高祖讲武碑,碑文是中书郎高聪之辞也。自台西出南上山,山无树木,惟童阜耳,即广德殿所在也。其殿四柱,两厦堂宇,绮栱图画奇禽异兽之象。殿之西北,便得焜煌堂,雕楹镂桷取状古之温室也。其时帝幸龙荒游鸾朔北,南秦王仇池,杨难当舍蕃委诚重译拜阙,陛见之所也。魏太平真君三年,刻石树碑,勒宣时,事碑颂云:肃清帝道振摄四荒,有蛮有戎,自彼氐羌无思不服,重译稽颡恂,恂南秦敛,敛推亡峨,峨广德奕,奕焜煌侍中司徒东郡公崔浩之辞也。碑阴题宣城公李孝伯,尚书卢遐等从臣姓名,若新镂焉。
《北齐书·冯子琮传》:世祖禅位后主。世祖御正殿,谓子琮曰:少君左右宜得正人,以卿心存正直,今以后事相委。除给事黄门侍郎,领主衣都统。世祖在晋阳,既居旧殿,少帝未有别所,诏子琮监造大明宫。宫成,世祖亲自巡幸,怪其不甚宏丽。子琮对曰:至尊幼年,纂承大业,欲令敦行节俭,以示万邦。兼此北连天阙,不宜过复崇峻。世祖称善。
《主本纪》主,宫掖婢皆封郡君,宫女宝衣玉食者五百馀人,一裙直万匹,镜台直千金,竞为变巧,朝衣夕敝。承武成之奢丽,以为帝王当然。乃更增益宫苑,造偃武修文台,其嫔嫱诸宫中起镜殿、宝殿、玳瑁殿,丹青彫刻,妙极当时。又于晋阳起十二院,壮丽逾于邺下。所爱不恒,数毁而又复。夜则以火照作,寒则以汤为泥,百工困穷,无时休息。
《周书·武帝本纪》:帝平邺,诏曰:伪齐叛涣,窃有漳滨,世纵淫风,事穷彫饰。或穿池运石,为山学海;或层台累构,概日凌云。以暴乱之心,极奢侈之事,有一于此,未或弗亡。朕菲食薄衣,以弘风教,追念生民之费,尚想力役之劳。方当易兹弊俗,率归节俭。其东山、南园及三台并可撤毁。瓦木诸物,凡入用者,尽赐下民。帝身衣布袍,寝布被,无金玉之饰,诸宫殿华绮者,皆撤毁之,改为土阶数尺,不施栌栱。其雕文刻镂,锦绣纂组,一皆禁断。
《宣帝本纪》:帝所居宫殿,帷帐皆饰以金玉珠宝,光华炫耀,极丽穷奢。及营洛阳宫,虽未成毕,其规模壮丽,踰于汉魏远矣。唯自尊崇,无所顾惮。国典朝仪,率情变改。后宫位号,莫能详录。每对臣下,自称为天。以五色土涂所御天德殿,各随方色。
《南部烟花记》:隋炀帝观文殿,前两厢为堂各十二间,堂中每间十二宝厨前设五方香,床缀贴金玉珠翠,每驾至则宫中,擎香炉在辇前行。
《隋书·宇文恺传》:上北巡。恺造观风行殿,上容侍卫者数百人,离合为之,下施轮轴,推移倏忽,若有神功。《大业杂记》:十年,总公东进,幸北平榆林宫,四月车驾幸汾阳宫,避暑宫地,即汾河之源。上有名山管涔,高可千仞,帝于江山造亭子十二所,其最上名翠微亭,次阆风、彩霞、临月、飞芳、积翠、合璧、含晖、凝碧、紫岩、澄景。最下名尚阳亭,亭子内皆纵广二丈,四边安剑阑,每亭铺六尺榻子各一,山下又有临汾殿,敕从官纵观。
《销夏隋》:秦王俊为水殿,香涂粉壁,玉砌金阶。梁柱楣栋之间,周以明镜,间以宝珠,极莹饰之美。每与宾客伎女弦歌于其上。
《唐书·苏世长传》:世长,拜谏议大夫。侍宴披香殿,酒酣,进曰:此炀帝作邪。何雕丽底此。帝曰:卿好谏似直,然诈也。岂不知此殿我所营,乃诡云炀帝邪。对曰:臣但见倾宫、鹿台,非受命圣人所为者。陛下武功旧第,才蔽风雨,时以为足。今天下厌隋之侈,以归有道,陛下宜刈奢淫,复朴素。今乃即其宫加雕饰焉,欲易其乱,得乎。帝咨重其言。
《张元素传》:元素,迁给事中。贞观四年,诏发卒治洛阳宫乾阳殿,且东幸。元素上书曰:臣惟秦始皇帝藉周之馀,夷六国,统壹尊,将贻之万世,及子而亡者,殚嗜奔欲,以逆天害人也。天下不可以力胜,唯当务俭约,薄赋敛,以身先之,乃能大安。今东都未有幸期,前事土木,戚王出藩,又当营构,科调繁仍,失疲人望,一不可也。陛下向平东都,曾观广殿,皆撤毁之,天下翕然,一口颂歌。岂有初恶侈靡而后好雕丽哉。二不可也。陛下每言巡幸者不急之务,徒焉虚费。今国储无兼年,又兴别都之役,以产怨讟,三不可也。百姓承乱离之后,财赋殚空,虽蒙更生,意未完定,柰何营未幸之都,重秏其力,四不可也。汉祖将都洛阳,娄敬一言,即日西驾。非不知地土中,道里所均,但形胜不及关内,弗敢康也。伏惟陛下化凋弊之俗,为日尚浅,讵可东巡以摇人心。五不可也。臣尝见隋家造殿,伐木于豫章,二千人挽一材,以铁为毂,行不数里,毂辄坏,别数百人赍毂自随,终日行不三十里。一材之费,已数十万工,揆其馀可知已。昔阿房成,秦人散;章华就,楚众离;乾阳毕功,隋人解体。今民力未及隋日,而役残创之人,袭亡国弊,臣恐陛下之过,甚于炀帝。帝曰:卿谓我不如炀帝,何如桀、纣。对曰:若此殿卒兴,同归于乱。臣闻东都始平,太上皇诏宫室过度者焚之,陛下谓瓦木可用,请赐贫人,事虽不从,天下称为盛德,今复度而宫之,是隋役又兴。不五六年间,一舍一取,天下谓何。帝顾房元龄曰:洛阳朝贡天下中,朕营之,意欲便四方百姓。今元素言如此,使后必往,虽露坐,庸何苦。即诏罢役,赐綵二百匹。魏徵名梗挺,闻元素言,叹曰:张公论事,有回天之力,可谓仁人之言哉。
《戴冑传》:帝将修复洛阳宫,胄上疏谏曰:比关中、河外置军团,彊夫富室悉为兵,九成之役又兴,司农、将作见丁无几。大乱之后,户口单破,一人就役,举室捐业。籍军者督戎仗,课役者责粮赍,竭赀经纪,犹不能济。七月以来,霖潦未止,滨河南北,田正洿下,年之有亡未可知。壮者尽行,赋调不给,则帑藏虚矣。今宫殿足庇风雨、容羽卫,数年后成,犹不谓晚,何惮而遽自生劳扰邪。帝览奏,罢役。
《魏徵传》:帝作飞山宫,徵上疏曰:隋有天下三十馀年,风行万里,威憺殊俗,一旦举而弃之。彼炀帝者,岂恶治安、喜灭亡哉。恃其富彊,不虞后患也。驱天下,役万物,以自奉养,子女玉帛是求,宫宇台榭是饰,徭役无时,干戈不休,外示威重,内行险忌,谗邪者进,忠正者退,上下相蒙,人不堪命,以致殒匹夫之手,为天下笑。圣哲乘机,拯其危溺。今宫观台榭,尽居之矣;奇珍异物,尽收之矣;姬姜淑媛,尽侍于侧矣;四海九州,尽为臣妾矣。若能鉴彼所以亡,念我所以得,焚宝衣,毁广殿,安处卑宫,德之上也。若成功不废,即仍其旧,除其不急,德之次也。不惟王业之艰难,谓天命可恃,因基增旧,甘心侈靡,使人不见德而劳役是闻,斯为下矣。以暴易暴,与乱同道。夫作事不法,后无以观。人怨神怒,则灾害生;灾害生,则祸乱作;祸乱作,而能以身名令终者鲜矣。
《韦弘机传》:帝尝言:两都,我东西宅,然因隋宫室日仆不完,朕将更作,柰财用何。弘机即言:臣任司农十年,省惜常费,积二十万缗,以治宫室,可不劳而成。帝大悦,诏兼将作、少府二官,督营缮。初作宿羽、高山等宫,徙洛中桥于长夏门,废利涉桥,人便之。天子乃登洛北绝岸,延眺良久,叹其美,诏即其地营宫,所谓上阳者。尚书左仆射刘仁轨谓侍御史狄仁杰曰:古天子陂池台榭皆深宫复禁,不欲百姓见之,恐伤其心。而今列岸謻廊亘王城外,岂爱君哉。弘机猥曰:天下有道,百官奉职,任辅弼者,则思献替事。我乃府藏臣,守官而已。仁杰非之。
《姚思廉传》:帝幸九成宫,思廉以为离宫游幸是秦皇、汉武事,非尧、舜、禹、汤所为。帝谕曰:朕尝苦气疾,热即顿剧,岂为游赏者乎。赐帛五十匹。
《玉海》:贞观六年四月己亥,太宗避暑九成宫,以杖刺地,有泉涌出,饮之可以愈疾,秘书监检校侍中魏證作醴泉铭碑在凤翔。《实录》:贞观十六年二月壬寅,帝谓侍臣曰:因览《刘聪传》,将起凰仪殿。陈元达谏朕于蓝田市,木将别为一殿,取制两仪,仍建重阁,远想聪事遂止。
太宗贞观二十年七月辛亥,宴五品已上于飞霜殿,丝竹递奏群臣上寿,赐绫锦殿。在元武门北,因地形高敞,层阁三成引水为洁渌池,以涤炎暑。
《建康实录》:贞观二十一年七月,帝游幸敕奉御王孝积于显道门,内起紫微殿十三间,文甓重基高厂宏壮,帝见之甚悦。
《剧谈录》:含元殿,国初建造。凿龙首冈以为基址,彤墀扣砌,高五十馀尺,左右立栖凤、翔鸾二阙,龙尾道出于阙前,倚栏下瞰前山,如在诸掌殿。去五门二里,每元朔朝,会禁军与御仗宿于殿庭,金甲葆戈,杂以绮绣,罗列文武缨佩,序立蕃夷酋长。仰观玉座,若在霄汉识者,以为自姬汉之代迄于亡,隋未有如斯之盛。《会要》:乾封五年,幸万年宫,上谓太尉无忌。曰:朕离此十年,屋宇无多损坏,作者不易,一椽一瓦便已可安,乃亲制万年宫铭。
《长安志》:大明宫,高宗命司农少卿梁孝仁制造。北据高原,南望爽垲,每天晴日朗,南望终南山,如指掌京城坊市街陌,俯视如在槛内。
《唐会要》:仪凤三年正月七日,于蓝田作凉宫,名万全宫。
《唐书·张说传》:久视中,后避暑三阳宫,汔秋未还。说疏:宫距洛城百六十里,有伊水之隔,崿坂之峻,过夏涉秋,水潦方积,道坏山险,不通转运,河广无梁,咫尺千里,扈从兵马,日费资饟。太仓、武库,并在都邑,红粟、利器,蕴若山丘,奈何去宗庙之上都,安山谷之僻处。是犹倒持剑戟,示人鐏柄,臣窃为陛下不取。夫祸变之生,在人所忽,故曰:安乐必戒,无行所悔。不可一也。告成褊小,万方辐辏,填郛溢郭,并锸无所。排斥居人,蓬宿草次,风雨暴至,不知庇托,孤茕老病,流转衢巷。陛下作人父母,将若之何。不可二也。池亭奇巧,荡诱上心。削峦起观,堨流涨海,俯贯地脉,仰出云路,易山川之气,夺农桑之土。延木石,运斧斤,山谷连声,春夏不辍。劝陛下作此者,岂正人邪。《诗》云:人亦劳止,迄可小康。不可三也。御苑东西二十里,外无墙垣扃禁,内有榛丛溪谷,猛毅所伏,暴慝所凭。陛下往往轻行,警跸不肃,历蒙密,乘险巇,卒有逸兽狂夫,惊犯左右,岂不殆哉。《易》曰:思患豫防。愿为万姓持重。不可四也。今北有胡寇觑边,南有夷獠骚徼,关西小旱,耕稼是忧,安东近平,输漕方始。臣愿及时旋轸,深居上京,息人以展农,脩德以来远,罢不急之役,省无用之费。澄心澹怀,惟亿万年,苍苍群生,莫不幸甚。臣度刍议,十不从一,何者。沮盘游之娱,间林沚之玩,规远图,替近适,要后利,弃前欢,未沃明主之心,已捩贵臣之意。然不爱死者,惧言责不职耳。后不省。
《景龙文馆记》:中宗令诸学士入甘露殿,其北壁列书架,架前有银砚、碧镂、牙管、银函、盛纸。
《唐书·杜暹传》:开元中,帝幸东都,以暹为京留守。暹率当番卫士缮三宫城,浚池,督役不少懈。帝闻嘉之,数赐书劳褒。
《玉海》:兴庆宫,本明皇旧第也。开元二年七月,宋王成器请献兴庆坊宅,为离宫,二十九日甲寅,制许之,故作兴庆宫。
开元十六年五月六日,唐昌公主出降,有司进仪,注紫宸殿。行五礼,右补阙施敬本拾遗张烜,右拾遗李锐等,连名上疏。曰:紫宸殿者,汉之前殿,周之路寝,陛下所以负黼扆正黄屋飨,万国朝诸侯人臣致敬之所,犹元极可见不可得而升也。上纳其言,移于光顺门外,设次行礼。
《唐书·房琯传》:琯,天宝五载,试给事中,封漳南县男。时元宗有逸志,数巡幸,广温泉为华清宫,环宫所置百司区署。以琯资机算,诏总经度骊山,疏岩剔薮,为天子游观。
《泊宅编》:唐含元殿前龙尾道,凡诘曲七转,由丹凤门北望,宛然龙尾下垂于地。
《长安志》:天宝六载,改温泉为华清宫殿。曰九龙,以待上浴。曰飞霜,以奉御寝。曰长生,以备斋祀。
《会要》:贞元十二年九月,德宗谓裴延龄曰:所居浴堂殿,一栋将压,念易之,未能也。延龄请以本分钱,治殿数十犹不乏,况一栋哉。
《旧唐书·顺宗本纪》:顺宗为太子。尝侍宴鱼藻宫,张水戏綵舰,宫人为棹歌,众乐间发,德宗欢甚,顾太子曰:今日何如。太子诵《诗》好乐无荒以对。
《会要》:宝历二年五月,神策军于苑内古长安城中修汉未央宫,获白玉床,长六尺。
《清异录》:穆宗喜华丽,所建殿阁以纸膏胶水调粉饰墙,名雪花泥。又一等鳔清和丹砂,末谓之长庆,赤广府,刘龑僭大号,晚年亦事奢靡,作南薰殿,柱皆通透,刻镂础石,各置炉燃香,故有气无形,上谓左右,隋帝论车烧沈水却成粗疏争,似我二十四个,藏用仙人,纵不及尧舜禹,汤不失作风流天子。
《五代史·罗绍威传》:太祖自长芦归,过魏,疾作,卧府中,诸将莫得见,绍威惧太祖终袭己,乃乘间入见曰:今四方称兵,为梁患者,以唐在故也;唐家天命已去,不如早自取之。太祖大喜,乃急归。太祖即位,将都洛阳,绍威取魏良材为五凤楼、朝元前殿,浮河而上,立之京师。太祖叹曰:吾闻萧何守关中,为汉起未央宫,岂若绍威越千里而为此,若神化然,功过萧何远矣。赐以宝带名马。
《楚世家》:马希范作会春园、嘉宴堂,其费钜万,始加赋于国中,拓拔常切谏以为不可。希范又作九龙殿,以八龙绕柱,自言身一龙也。
《通鉴》:楚王希范作九龙殿,刻沈香,为八龙,饰以金宝,长十馀尺,抱柱相向,希范居中,自为一龙,其幞头展角长丈馀,以象龙角。
《清异录》:屏宫孟蜀,高祖晚年作。以画屏七十张,百纽而斗之,用为寝所。
《辽史·地理志》:祖州,西北隅有内城。殿曰两明,奉安祖考御容;曰二仪,以白金铸太祖像;曰黑龙,曰清秘,各有太祖微时兵仗器物,及服御皮毳之类,存之以示后嗣,使勿忘本。
《营卫志》:四时各有行在之所,谓之捺钵。冬捺钵:南有省方殿,北有寿宁殿,皆木柱竹榱,以毡为盖,彩绘韬柱,锦为壁衣,加绯绣额。又以黄布绣龙为地障、窗、槅皆以毡为之,傅以黄油绢。
《太宗本纪》:天显五年八月丁酉,以大圣皇帝、皇后宴寝之所号日月宫,因建《日月碑》
《圣宗本纪》:开泰七年秋七月甲子,诏翰林待诏陈升写《南征得胜图》于上京五鸾殿。
《后妃列传》:圣宗仁德皇后萧氏,小字菩萨哥,睿智皇后弟隗因之女。年十二,美而才,选入掖庭。统和十九年,册为齐天皇后。尝以草莛为殿式,密付有司,令造清风、天祥、八方三殿。既成,益宠异。
《玉海》:乾德元年增修宫阙,凡规为制度,并上指授。既成,坐寝殿中,令洞开诸门,皆端直通豁,谓左右曰:此如我心,少有邪曲,人皆见之,直史馆梁周翰为五凤楼赋以进。
《闻见前录》:东京唐汴州,梁太祖因宣武府置,建昌宫晋改曰大宁宫,周世宗虽加营缮,犹未如王者之制。太祖皇帝受天命之初,即遣使图西京大内,按以改作,既成,帝坐万岁殿,洞开诸门端,直如引绳,则叹曰:此如吾心,小有邪曲,人皆见矣。帝一日登明德门,指其榜问赵普,曰:明德之门安用之字?普曰:语助。帝曰:之乎者也,助得甚事。普无言。
《续闻见近录》:禁中殿,梁当易而材无适中者,三司奏有大枋,可截用之。太祖皇帝批其状,曰:截你爷头,截你娘头。其爱物如此。
《洓水记》:闻太祖尝见小黄门损画殿壁者,怒之。曰:竖子可斩。曰:此乃天子廨舍,汝岂得画之邪。
《癸辛杂识》:京师有八卦殿,八门各有树木山石,无一相类,石皆嵌空石,座亦穿空,与石窍相通。上欲有所往,与所幸美人,自一门出宫,人仙衣壮士扶轮一声,水壁历〈壁历二字恐觱篥之讹〉则仙乐竞奏,云霄间石窍门脑麝,烟起如雾。大门省玉虚馆阶前,以玉石甃之。殿上椽柱一色,皆金也。炫耀夺目,每上元,上必先于此馆三官殿烧香。禁中锦庄前有射垛,太祖始受禅,即暂坐于此,有茅茨不剪之风,南渡,后一夕失火,尽焚。惟锦庄如故。又库前有苇林,初受禅时,用苇为火,把弃掷成林,后大内焚苇,虽烧尽,复繁茂云。
《玉海》:太宗于禁中建清心殿,藏图,籍以资游览视,朝之暇日,读太平御览三卷,有苍鹳飞止,殿之䲭尾逮掩卷而去。翌日,语侍臣宰相宋琪曰:好学所感也。《宋史·真宗本纪》:大中祥符元年春正月乙丑,有黄帛曳左承天门南鸱尾上,守门卒涂荣告,有司以闻。上召群臣拜迎于朝元殿启封,号称天书。丁卯,紫云见,如龙凤覆宫殿。戊辰,大赦,改元,群臣加恩,赐京师酺。《玉海》:祥符六年八月丙寅,继照堂芝草生,上作歌赐近臣。
祥符九年二月二十七日,诏近臣观翔鸾阁,御书移幸流杯殿。《泛觞志》云:建流杯殿于后苑。
《玉堂逢辰录》:大中祥符九年正月二十八日,先于阁门赐食,久之召宰臣、亲王、丞郎,给谏入玉宸殿,赐宴。其日,初入苑,东门至西南行至一门百馀步,有小亭,上坐亭中,见讫穿假山中,南行至大荼蘼架下,赐坐。皆石床,上面南,侍臣两分列,架下有水分流,渡于坐石之侧,赐酒三行。又南登小山,又有小亭,前上山直至一阁,其上藏太宗御书,及史籍,并御制文字,命侍臣更读之,乃南通小楼。东有阁道,上设缯细书五臣论等,皆列于壁,自阁道下瞰,皆是梨花夹路,如玉标枝排于阑槛间,又北行皆在山上,山径中设茶具御坐。北即有御制,自诫箴《紫牡丹歌》《风琴诗》《千叶牡丹诗》等,绘甚细,却南行至翔鸾阁,小宴,赋诗毕,便至流杯亭下,藉以方褥流水,周绕御杯,载之以龙首。小舟泛泛而至,其次每一杯皆舟中,一仙人执之而来。又有水嬉千百,其状龙鱼,皆相随流,泛其馔,亦用小舟,一仙人捧盘来,来遍乃止酒数行,乃登象瀛山,峰峦峻拔,其上珍木异花聚萃相映。山北丘有响石,上制响铭,在乌山下,亭中有石水台,水中朱书诫酒铭,又诸石笋,石壁之上皆朱书御诗,至此遍观赐茶,而出憩于屋,次少顷,又召入复穿一石桥,跨小池之上,覆以荼蘼架此处。又有大桥交荫,花卉千品,遂上玉宸殿。遍观东一室,中有碑文,又东有石纪,未暇读,乃宣侍坐,命酒于殿内,七杯而罢。其日惟黄门小乐二十馀人,行酒者皆中使也。阁门使教坊并不预焉,盖深严之地,非人间矣。乃出侍臣皆醉焉。
《老学庵笔记》:汪廷俊从梁才甫辟为大名,机幕专委以修北京宫阙,凡五年乃成。岁一再奏功辄躐迁数官,五年间,自宣教郎转至中奉大夫,其滥赏如此。《宋史·章献明肃刘皇后传》:真宗崩,遗诏尊后为皇太后,军国重事,权取处分。谓等请太后御别殿,太后遣张景宗、雷允恭谕曰:皇帝视事,当朝夕在侧,何须别御一殿。于是请帝与太后五日一御承明殿,帝位左,太后位右,垂帘决事。
《注辇传》:明道二年十月,其王尸离啰茶印陁啰注啰遣使蒲押陁离等以泥金表进真珠衫帽及真珠一百五两、象牙百株,西染院副使、閤门通使舍人苻惟坚假鸿胪少卿押伴。蒲押陁离自言数朝贡,而海风破船不达,愿将上等珠就龙床脚撒殿,顶戴瞻礼,以申向慕之心。乃奉银盘升殿,跪撒珠于御榻下而退。《通鉴纲目》:仁宗皇祐元年,御宝岐殿观刈麦,谓辅臣曰:朕作此殿,不欲植花卉,而岁以种麦,庶知稼穑之不易也。
嘉祐中,将修东华门,太史言太岁在东不可犯,仁宗批其奏。曰:东家之西,乃西家之东,西家之东,乃东家之西,太岁果何在其,令兴工勿忌。
《宋史·宣仁圣烈高皇后传》:哲宗嗣位。廷试举人,有司请循天圣故事,帝后皆御殿,后止之。又请受册宝于文德殿,后曰:母后当阳,非国家美事,况天子正衙,岂所当御。就崇政足矣。
《钦圣宪肃向皇后传》:哲宗立,尊为皇太后。宣仁命葺庆寿故宫以居后,后辞曰:安有姑居西而妇处东,渎上下之分。不敢徙,遂以庆寿后殿为隆祐宫居之。《蔡京传》:京为相。欲广宫室求上宠媚,召童贯辈五人,风以禁中偪侧之状。贯俱听命,各视力所致,争以侈丽高广相夸尚,而延福宫、景龙江之役起,浸淫及于艮岳矣。
《枫窗小牍》:寿山艮岳在国之艮,位岳之正门,名阳华,亦号阳华宫。
《太清楼侍宴记》:会春阁下有殿,曰玉华殿。玉华之侧有御书殿,榜曰三洞琼文之殿。
《宋史·地理志注》:政和元年十一月,重修大内,至六年九月毕工。朱胜非言:政和间,议朝谒诸陵,敕有司预为西幸之备,以蔡攸妻兄朱升为京西都督,修治西京大内,合屋数千间,尽以真漆为饰,工役甚大,为费不赀。而漆饰之法,须骨灰为地,科买督迫,灰价日增,一斤至数千。于是四郊冢墓,悉被发掘,取人骨为灰矣。
《燕翼贻谋录》:太祖征李重进,还以御营,建寺所,御之榻存焉。后僧徒共建一殿,申严崇奉名彰武殿,且请降御容,使民庶瞻仰。真宗皇帝命翰林画工图写严卫而往,仍赐供具。景德二年八月癸巳,命中使前往奉安,遇朔望州郡率官僚朝礼,六飞南渡,荡为煨烬,后虽建殿不复,奏请御容姑存遗迹而已。
《癸辛杂识》:汴梁宋时宫殿,凡楼观栋宇窗户,往往题燕用二字,意必当时人匠姓名耳,及金海陵修燕都,择汴宫,窗户刻镂,工巧以往,始知兴废,皆定数,此即先兆也。
《鸡肋编》:车马驻跸临安,以府廨为行宫绍兴。四年大享明堂,更修射殿,以为享所其基,即钱氏时握发殿,吴人语讹,乃云恶发殿。谓钱王怒,即乘此座也。时殿柱大者,每条二百四十千足,总木价六万五千馀贯,则壮丽可见言者,屡及而不能止。
《玉海》:乾道三年正月丙寅,洪迈对选德殿,论古今治乱,及祖宗,以仁守天下纪纲法度,后世有以持循者,且谓迈曰:此殿朕即位后所作也。命名之,旨虽取选射观德之义,然退朝之馀,严号施令,图事揆策,无不在是取,尚书通鉴,孜孜读之法,其兴戒,其坏口诵心,维未尝,一日去手,近侍外臣昼接夕访大庭,廉陛之仪,一切略去,细绎政理,从容问答,颇有汉宣室唐浴殿遗意,至于驺虞时,会抗志决拾以弛张文武之道,特其一事耳,因命迈为之记。《退朝录》:迩英阁讲讽之所也,阁后有隆儒殿,在丛竹中,制度特小,王原叔久在讲筵,而身品短,同列戏之。曰:宜为隆儒殿学士。
《老学庵笔记》:德寿宫、德寿殿二额皆寿皇御书,旁署臣某恭书四字。今重华宫、重华殿二额,亦用此故事,今上御书。
《癸辛杂识》:德寿宫有桥,乃中秋赏月之所。桥用吴璘所进阶石甃之,莹彻如玉,以金钉铰桥,下皆千叶白莲花御几御榻,至于瓶炉酒器,皆用水精为之,水南岸皆宫女,童奏清乐。水北岸皆教坊乐,工吹笛者至二百人。
《宋史·理宗本纪》:端平元年,郑清之等进奏选德殿柱有金书六字曰:毋不敬,思无邪。上曰:此座右铭也。《儒林传》:真德秀,字景元。理宗即位,召为中书舍人,寻擢礼部侍郎、直学士院。上初御清暑殿,德秀因经筵侍上,进曰:此高、孝二祖储神燕閒之地,仰瞻楹桷,当如二祖实临其上。陛下所居处密迩东朝,未敢遽当人主之奉。今宫閤之仪浸备,以一心而受众攻,未有不浸淫而蠹蚀者,惟学可以明此心,惟敬可以存此心,惟亲君子可以维持此心。因极陈古者居丧之法与先帝视朝之勤。
《卫肤敏传》:肤敏,拜右谏议大夫兼侍读,言:行在颇兴木土之役,非所以示四方,乞罢筑承庆院、升阳宫。《遂昌杂录》:宋巨珰李太尉者,宋亡为道士,号梅溪。元祐童时,尝侍其游,故内指点,历历如在独记,其过葫芦井,挥涕曰:是盖宋时先朝位,上钉金字,大牌曰:皇帝过此,罚金百两,宋家法之严如此,他则童騃不能记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