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段玉裁

相关作品:共 15 首,按在诗中位置分列如下:
正文 (11) 题目 (3) 注释 (2)
相关人物:共 10 位
共 15 首 第 1 页 下一页
文卫罗新圹(文卫:仪仗警卫。圹:《说文·土部》:“圹,堑穴也。”段玉裁注:“谓堑地为穴也,墓穴也。”),仙娥掩暝山。
雪云埋陇合,箫鼓望城还。
寒树风难静,霜郊夜更闲。
哀荣深孝嗣,仪表在河间
⑴ “仪表”句:谓恭王之母可为宗室诸女性之榜样。河间,指河间王孝恭。《新唐书·宗室传赞》(卷七八):“至河间之功,江夏之略,可谓宗室标的者也。”
桐花 中唐 · 元稹
胧月上山馆,紫桐垂好阴
可惜(一作怜)暗澹色,无人知此心。
舜没苍梧野,凤归丹穴岑
遗落在人世,光华那复深。
年年怨春意,不竞桃杏林。
唯占清明后,牡丹还复侵。
况此空馆闭,云谁恣幽寻。
徒烦鸟噪集,不语山嵚岑
满院青苔地,一树莲花簪。
自开还自落,暗芳终暗沈。
尔生不得所,我愿裁为琴
安置君王侧,调和元首音。
安问宫徵角,先辨(一作辩)雅郑淫
宫弦春以君,君若春日临。
商弦廉以臣,臣作旱天霖。
人安角声畅,人困斗不任。
羽以类万物,祆(一作祅)物神不歆。
徵以节百事,奉事罔不钦
五者苟不乱,天命乃可忱。
君若问孝理,弹作梁山吟
君若事宗庙,拊以和球琳
君若不好谏,愿献触疏箴。
君若不罢猎,请听荒于禽。
君若侈台殿,雍门可沾襟
君若傲贤隽,鹿鸣有食芩
君闻祈招什,车马勿骎骎
君若欲败度,中有式如金
君闻薰风操,志气在愔愔
中有阜财,勿受来献琛
北里当绝听,祸莫大于淫。
南风苟不竞,无往遗之擒(21)
奸声不入耳,巧言宁孔壬(22)
枭音亦云革,安得沴与祲。
天子既穆穆,群材亦森森。
剑士农野丝人织纴
丹凤巢阿阁(23),文鱼游碧浔(文鱼:有斑彩之鱼。《山海经·中山经》:“荆山之首曰景山……雎水出焉,东南流注于江,其中多丹粟,多文鱼。”郭璞注:“有斑彩也。”浔:水边。《说文·水部》:“浔,旁深也。”段玉裁注:“今人用此字,取义于‘旁’而已。”)
和气浃寰海,易若溉蹄涔(24)
改张乃可鼓,此语无古今。
非琴独能尔,事有谕因针(25)
感尔桐花意,闲怨杳难禁。
待我持斤斧,置君为大琛(26)
⑴ 紫桐:桐树之一种。《本草·桐》集解:“颂曰:‘有紫桐,花如百合,实堪糖煮以啖。’”
⑵ “舜没”句:《山海经·海内经》:“南方苍梧之丘,苍梧之渊,其中有九疑山,舜之所葬,在长沙零陵界中。”郭璞注:“其山九溪皆相似,故云‘九疑’。”
⑶ “凤归”句:《山海经·南山经》:“丹穴之山……有鸟焉,其状如鸡,五采而文,名曰凤凰。”凤凰非梧桐不栖,非炼食不食,故言梧桐而及凤凰。
⑷ 嵚岑:高峻貌。《楚辞·淮南小山〈招隐士〉》:“嵚岑埼礒兮,硱磳磈硊。”洪兴祖补注:“嵚岑,山高险也。”
⑸ “我愿”句:梧桐为制琴之良材。晋郭璞《梧桐赞》:“桐实嘉木,凤凰所栖。爰伐琴瑟,八音克谐。歌以永言,噰噰喈喈。”
⑹ 宫徵角:古代五音中之三个音,此泛指五音。
⑺ 雅郑:古代儒家以郑声为淫邪之音,以雅声为雅正之声。语本汉扬雄《法言·吾子》:“或问:‘交五声十二律也,或雅或郑,何也?’曰:‘中正则雅,多哇则郑。”
⑻ “宫弦”以下十句:《礼记·乐记》:“宫为君,商为臣,角为民,徵为事,羽为物。五者不乱,则无怗懑之音矣。”又,《史记·田敬仲完世家》:驺忌子见齐威王鼓琴,曰:“夫大弦浊以春温者君也,小弦廉折以清者相也。”祅,通妖。《资治通鉴·汉昭帝元平元年》:“王怒,谓胜为祅言,缚以属吏。”胡三省注:“祅,与妖同。”歆,保祐。
⑼ 《梁山吟》:古乐曲名,传说曾子雪天思亲,乃作《梁山吟》以寄意焉。
⑽ 拊:轻轻敲击。《尚书·益稷》:“予击石拊石。”蔡沈传:“重击曰击,轻击曰拊。”和:以声相应。球琳:皆美玉名,此泛指美玉。《尚书·禹贡》:“(雍州)厥贡惟球琳琅玕。”孔传:“球琳,皆玉名。”
⑾ “雍门”:汉刘向《说苑·善说》:战国齐人雍门子周善鼓琴,以悲声耸动人听。访孟尝君,先以言词,后“徐动宫徵,微挥羽角,切终而曲成。孟尝君涕浪污增欷而就之,曰:‘先生之鼓琴,令文立若破国亡邑之人也!’”
⑿ “《鹿鸣》”句:《诗·小雅》篇名,为君主宴群臣之什,有“呦呦鹿鸣,食野之蘋。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⒀ “君闻”二句:《左传·昭公十二年》:“昔穆王欲肆其心,周行天下……祭公谋父作《祈招》之诗,以止王心。”《诗·逸诗·祈招》今仅存六句,馀已亡佚。骎骎,马疾驰貌。《诗·小雅·四牡》:“驾彼四骆,载骤骎骎。”毛传:“骎骎,骤也。”
⒁ 败度:败坏法度。《尚书·太甲中》:“予小子不明于德,自底不类,欲败度,纵败礼,以速戾于厥躬。”孔传:“言己放纵情欲,毁败礼仪、法度,以召罪于其身。”
⒂ 式:准则,指言行所依据之法则。《诗·大雅·下武》:“成王之孚,下土之式。”毛传:“式,法也。”
⒃ 《薰风操》:相传舜唱《南风歌》,有“南风之薰兮”,因以“薰风”指《南风歌》。见《孔子家语·辨乐》。
⒄ 愔愔:和悦安舒貌。《左传·昭公十二年》:“祈招之愔愔,式招德音。”杜预注:“愔愔,安和貌。”
⒅ “中有”句:《南风歌》之歌辞有“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之语。阜财,积聚财物。
⒆ 琛:通琛,珍宝。《集韵·侵韵》:“琛,《尔雅》:‘宝也。’或从贝。”
⒇ 北里:古乐舞名。《史记·殷本纪》:“帝纣……好酒淫乐,嬖于妇人。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于是使师涓作新淫声,北里之舞,靡靡之乐。”
(21) “南风”二句:《左传·襄公十八年》:“晋人闻有楚师,师旷曰:‘不害,吾骤歌北风,又歌南风,南风不竞,多死声,楚必无功。’”杜预注:“歌者吹律以咏八风,南风音微,故曰不竞。师旷唯歌北风者,听晋、楚之强弱。”
(22) 孔壬:大奸佞。《后汉书·郅恽传》:“昔虞舜辅尧,四罪咸服,谗言弗庸,孔壬不行,故能作股肱,帝用有歌。”李贤注:“孔,甚也;壬,佞也。”
(23) “丹凤”句:阿阁,四面均有檐溜之楼阁。《文选·〈西北有高楼〉》:“阿阁三重阶”,李善注:“《尚书中候》曰:‘昔黄帝轩辕,凤凰巢阿阁。’《周书》曰:‘明堂咸有四阿。’然则阁有四阿,谓之阿阁。郑玄《周礼》注:‘四阿,若今四注者也。’”
(24) 蹄涔:《淮南子·汜论训》:“夫牛蹄之涔,不能生鳣鲔。”高诱注:“涔,雨水也。满牛蹄迹中,言其小也。”
(25) 谕因针:汉刘向《说苑》卷一一:“孟尝君寄客于齐王,三年而不见用,故客反谓孟尝君曰:‘君之寄臣也,三年而不见用,不知臣之罪也,君之过也?’孟尝君曰:‘寡人闻之,缕因针而入,不因针而急;嫁女因媒而成,不因媒而亲。夫子之材必薄矣,尚何怨乎寡人哉?”
(26) 琛:珍宝。《尔雅·释言》:“琛,宝也。”邢炳疏:“谓珍宝也。”。
竞舟 中唐 · 元稹
楚俗不爱力,费力为竞舟。
买舟俟一竞,竞敛贫者赇(赇:载质,带着礼物去求人。《说文·贝部》:“赇,载质也。”段玉裁注:“谓载质而往求之称贷也。质,谓以物相赘。”)
年年四五月,茧实麦小秋
积水堰堤坏,拔秧蒲稗稠。
此时集丁壮,习竞南亩头。
朝饮村社酒(村社:犹村落,意谓公家。),暮椎邻舍
祭船如祭祖,习竞如习雠
连延数十日,作业不复忧。
君侯馔良吉会客陈膳羞。
画鹢四来合,大竞长江流。
建标明取舍,胜负死生求。
一时欢呼罢,三月农事休。
岳阳贤刺史,念此为俗疣。
习俗难尽去,聊用去其尤。
百船不留一,一竞不滞留。
自为里中戏,我亦不寓游。
吾闻管仲教,沐树惩堕游
节此淫竞俗,得为良政不。
我来歌此事,非独歌此州。
此事数州有,亦欲闻数州。
⑴ 小秋:即将成熟。秋,庄稼成熟。《说文·禾部》:“秋,禾谷孰也。”汉蔡邕《月令章句》:“百谷各以其初生为春,熟为秋,故麦以孟夏为秋。”
⑵ 椎:用槌击打。见卷1《赛神》注。
⑶ 习雠:谓如雠人相见,无丝毫妥协退让。
⑷ 君侯:古代称列侯,唐时称州郡长官等尊贵者。馔:安排食物。《说文·食部》:“籑(即馔),具食也。”良吉:良辰吉日。
⑸ 画鹢:船之别称。《淮南子·本经训》:“龙舟鹢首,浮吹以娱。”高诱注:“鹢,大鸟也,画其像著船头,故曰鹢首。”
⑹ 建标:树立标识。《文选·孙绰〈游天台山赋〉》:“赤城霞起而建标,瀑布飞流以界道。”李善注:“建标,立物以为之表识也。”
⑺ (“岳阳”句:疑为窦庠。庠永贞元年前后权知岳州刺史事)。(岳阳贤刺史:见本卷《竞舟》注)
⑻ 里:见卷2《阳城驿》注。戏:原作“献”,据蜀本、杨本、全诗、董本改。
⑼ “吾闻“二句:管仲字夷吾,春秋齐国大臣,曾辅佐桓公成就霸业。《管子·轻重戊》:“桓公问管子曰:‘民饥而无食,寒而无衣,应声之正,无以给上。室屋漏而不居,墙垣坏而不筑,为之奈何?’管子对曰:‘沐涂树之枝也。’桓公曰:‘诺。’令谓左右伯沐涂树之枝。左右伯受沐涂树之枝,阔其年,民被白布,清中而浊,应声之正,有以给上。室屋漏者得居,墙垣坏者得筑。”沐树,砍除树枝,使无树荫,以使民无游憩之所,各归本业。
后湖 中唐 · 元稹
荆有泥泞水,在荆之邑郛
郛前水在后,谓之为后湖。
环湖十馀里,岁积潢与污。
臭腐鱼鳖死,不植菰与蒲。
郑公理三载(严司空绶),其理用喣愉。
岁稔民四至,隘廛亦隘衢。
公乃署其地,为民先矢谟
人人傥自为,我亦不庀徒
下里得闻之,各各相俞俞
提携翁及孙,捧戴妇与姑
壮者负砾石,老亦捽茅刍。
斤磨片片雪(斤:古代斫木之工具,与斧似,但形小而刃横。《说文·斤部》:“斤,斫木也。”段玉裁注:“凡用砍物者皆曰斧,砍木之斧,则谓之斤。”徐灏笺:“斧斤同物,斤小于斧。”王筠句读:“斤之刃横,斧之刃纵,其用与钁相似,不与刀锯相似。”),椎隐连连珠
朝餐布庭落,夜宿完户枢
邻里近相告,亲戚远相呼。
鬻者自为鬻,酤者自为酤
鸡犬丰中市,人民岐下都
百年废滞所,一旦奥浩区
我实司水土,得为官事无。
人言贱事贵,贵直不贵谀。
此实公所小,安用歌裤襦(歌裤襦:见本卷《茅舍》注。)
答云潭及广,以至鄂与吴
万里尽泽国,居人皆垫濡
富者不容盖,贫者不庇躯。
得不歌此事,以我为楷模。
⑴ 荆:蜀本、卢本作“问”,卢校“问,疑是闻”,似是。泥:蜀本、卢本作“涽”。
⑵ 邑郛:犹城郭。郛,外城。《说文·邑部》:“郛,郭也。”
⑶ “公乃”二句:谓严绶把办公地点搬到后湖施工现场,为百姓先行谋划。矢谟:施布计画。
⑷ 傥:原作“谠”,据蜀本、杨本、董本、全诗改。
⑸ 庀徒:雇用工匠、役夫。参前篇《茅舍》注。
⑹ 里:蜀本、杨本、董本、马本、类苑、胡本、季本作“俚”,似是。
⑺ 俞俞:和乐愉悦貌。俞,通愉。《庄子·天道》:“无为则俞俞,俞俞者忧患不能处,年寿长矣。”成玄英疏:“俞俞,从容和乐之貌也。”
⑻ 姑:婆婆。宋赵彦卫《云麓漫钞》卷五:“妇谓夫之父曰舅,夫之母曰姑。”
⑼ 椎:捶击之器具。椎,通槌。《集韵·脂韵》:“椎,通作槌。”隐:筑。《集韵·焮韵》:“隐,筑也。”
⑽ 鬻:卖。《玉篇· 部》:“鬻,鬻卖也。”此泛指买卖。
⑾ 酤:卖酒。《说文·酉部》:“酤,卖酒也。”此泛指买卖。
⑿ 丰:周国都名,在今陕西省西安市西南。《尚书·武成》:“王来自商,至于丰。”孔颖达疏:“丰……文王旧都也。”市:交易。《尔雅·释言》:“贸、贾,市也。”邢炳疏:“谓市,买卖物也。”
⒀ 岐:岐山,在今陕西省岐山县境,周代曾建都于此。岐与上文丰皆借指江陵。都:汇聚,聚集。《尔雅·释诂三》:“都,聚也。”
⒁ 奥浩:大片可定居之地。奥通墺,可定居之所。《汉书·地理志上》:“九州逌同,四奥既宅。”颜师古注:“奥,读曰墺,谓土之可居也。”
⒂ “我实”句:《唐六典》卷三○:“士曹、司士参军掌津梁、舟车、舍宅、百工众艺之事。”
⒃ 潭及广:潭州与广州,均在江陵之南,此泛指江陵以南地区。
⒄ 鄂与吴:鄂州与苏州,均在江陵之东,此泛指江陵以东地区。
⒅ 盖:本指盖屋之茅苫,此借指房屋。
良马无世无之,然而终不得与八骏并名,何也?吾闻八骏日行三万里,夫车行三万里而无毁轮毁辕之患(毁辕:蜀本、杨本、董本、马本、全诗作“坏辕”,似是。),盖神车也(也:类苑作“者”。卢校:“宋本脱也字,有一者字。文弨案:下云三神,而各本止有神车、神人二神而已。详序与诗,并是三神,当有御者一段,而宋本亦脱去,今窃为补之云:御者日行三万里,而无绝靷委辔之患,盖神御也。乘者日行三万里,而无丧精褫魄之患,亦神人也。共增二十一字,去一之字。”)。行三万里而无丧精褫魄之患(褫魄:丧失胆魄。褫,《字汇·衣部》:“褫,夺也,解也,脱也。”),亦神之人也。无是三神而得是八马,乃破车掣御踬人之乘也(踬:跌倒。《六书故·人九》:“踬,行有罥戾失足也。”),世焉用之?今夫画古者,画马而不画车驭,不画所以乘马者,是不知夫古者也,予因作诗以辩之(辩:通“辨”,分别。清朱骏声《说文通训定声·坤部》:“辩,叚借为辨。”)
引用典故:王良
穆满志空阔,将行九州野。
神驭四来归,天与八骏马。
龙种无凡性,龙行无暂舍。
朝辞扶桑底(扶桑:见卷2《谕宝二首》注。),暮宿昆崙下(昆崙:见本卷《竞渡》注。)
鼻息吼春雷,蹄声裂寒瓦。
尾掉沧波黑,汗染白(一作浮)云赭
华辀本修密,翠盖尚妍冶(翠盖:饰以翠鸟羽毛之车盖。)
御者挽不移(挽:原作“腕”,据蜀本、卢本改。清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车部》:“挽,引车曰挽,引申之凡引皆曰挽……俗作挽。”),乘者寐不假。
车无轮扁斲,辔无王良
虽有万骏来,谁是敢骑者。
⑴ 穆满:即周穆王,姬姓名满,周昭王之子。
⑵ 龙种:骏马。《魏书·吐谷浑传》:“青海周回千馀里,海内有小山,每冬冰合后,以良马置此山,至来春收之,马皆有孕,所生得驹,号为龙种。”
⑶ “汗染”句:《汉书·武帝纪》:“四年春,贰师将军广利斩大宛王首,获汗血马来。”颜师古注引应劭曰:“大宛旧有天马种,蹋石汗血,汗从前肩膊出,如血,号一日千里。”赭,赤褐色。宋王谠《唐语林·补遗一》:“赭,黄色之多赤者。”
⑷ 华辀:刻画华彩之车辕,此借指车乘。
⑸ 轮扁:名扁,春秋时齐国著名造车工匠。《庄子·天道》:“桓公读书于堂上,轮扁斫轮于堂下。”
⑹ 王良:春秋时著名善驾车之人。《淮南子·览冥训》:“昔者王良造父之御也,上车摄辔,马为整齐而敛谐,投足调匀,劳逸若一,心怡气和,体便轻毕,安劳乐进,驰骛若灭。”高诱注:“王良,晋大夫邮无恤子良也,所谓御良也。一名孙无政,为赵简子御,死而托精于天驷星。天文有王良星是也。”
不识吴生面,久知吴生道。
迹虽染世名,心本奉天老
雌一守命门,回九填血脑
委气荣卫和,咽津颜色好
传闻共甲子,衰隤尽枯槁。
独有冰雪容纤华鲜缟
问人何能尔,吴实旷怀抱。
弁冕徒挂身,身外非所宝。
伊予固童昧,希真亦云早(希真:向往得道或成仙。真,道家谓得道或成仙之人。《说文·匕部》:“真,仙人变形而登天也。”段玉裁注:“此真之本义也。”)
石坛玉晨尊,昼夜长自埽。
密印视丹田,游神梦三岛
万过黄庭经,一食青精稻
冥搜方朔桃,结念安期枣
绿发幸未改,丹诚自能保。
行当摆尘缨,吴门事探讨。
君为先此词,终期搴瑶草
⑴ 天老:传为黄帝辅佐之臣,著《杂子阴道》二十五卷,为道家祖师之一。《后汉书·张衡传》:“方将师天老而友地典,与之乎高睨而大谈。”李贤注:“《帝王纪》曰:‘黄帝以风后配上台,天老配中台,五圣配下台,谓之三公。”
⑵ 雌一:处阴柔之势而心专一守。命门:指右肾,以其精神所舍,元气所系,男子藏精,妇人系胞,故名。《杂经·三十六难》:“左者为肾,右者为命门。”
⑶ 回九:古代一种吸纳阳气的修炼方法。九,《说文·九部》:“九,阳之变也。”《黄庭内景经》:“转降适斗藏初九,知雄守雌可无老。”
⑷ 荣卫:中医学名词,荣指血之回圈,卫指气之周流。荣气行于脉中,属阴;卫气行于脉外,属阳。荣卫二气散布全身,内外相贯,运行不已,对人体起著滋养与保卫作用。
⑸ “咽津”句:参卷5《韦氏馆与周隐客杜归和泛舟》注。
⑹ 共甲子:即同龄人。甲为天干之首位,子为地支之首位,以天干、地支递次相配,如甲子、乙丑、丙寅之类,统称甲子。从甲子起至癸亥止,共六十个。此借指年岁、年龄。
⑺ 冰雪容:形容肌肤光滑洁白。《庄子·逍遥游》:“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
⑻ 玉晨尊:玉晨之塑像。玉晨,仙人之号。南朝梁陶弘景《真灵位业图》:“第二中位,上清高圣太上玉晨玄皇大道君,为万道之主。”
⑼ 密印:佛教认为,诸佛菩萨各有本誓,为标志此本誓,以两手十指结种种之相,是为印象印契,故云“印”;其理趣深奥秘密,故云“密”。密宗多修密印法门,以身、口、意三密相应,手结印,心观想,口持咒,以求證佛果。此借指道教修炼之秘诀。丹田:道教认为,人体有三丹田,即两眉之间者为上丹田,心下者为中丹田,脐下者为下丹田。见葛洪《抱朴子·地真》。
⑽ 三岛:指神话传说中之三神山蓬莱、方丈、瀛洲。此泛指仙境。
⑾ 《黄庭经》:道教经典著作之一,宣讲养生修炼之道,认为脾为中央黄庭,于五脏中特重脾土,故名。
⑿ 青精稻:即青精饭,立夏所吃之乌米饭。相传首为太极真人所制,服之可延年益寿。宋林洪《山家清供》卷上:“青精饭,首以此重谷也。按《本草》:南烛木(米),今名黑饭草,又名旱莲草,即青精也。采枝叶,捣叶,浸上白好粳米,不拘多少,候一二时,蒸饭。曝乾,坚而碧色,收贮。如用时,先用滚水,量以米数,煮一滚,即成饭矣……久服,延年益颜。”
⒀ 方朔桃:《汉武故事》:“东郡献短人,呼东方朔至,短人因指朔谓上曰:‘西王母种桃,三千岁为一子,此而(儿)不良也,已三过偷之也。’”
⒁ 安期枣:传说中之仙果名。《史记·封禅书》:“臣尝游海上,见安期生,安期生食巨枣,大如瓜。”安期生,秦汉间齐人,传说他曾从河上丈人习黄帝、老子之说,卖药东海边。秦始皇东游,与语三日夜,赐金璧数千万,皆置之阜乡亭而去,留书及赤玉舄一双为报。后始皇遣使入海求之,未至蓬莱山,遇风波而返。事详旧题汉刘向《列仙传》等。
⒂ 绿发:年少貌,指乌黑而有光泽之头发。黑色而有光泽似浓绿,故云。
⒃ 瑶草:传说中之香草。瑶通 。《文选·江淹〈别赋〉》:“君结绶兮千里,惜瑶草之徒芳。”李善注:“《山海经》曰:‘姑瑶之山,帝女死焉,名曰女尸,化为 (瑶)草。其叶胥成,其花黄,其色如兔丝,服者媚于人。”
引用典故:参商
昔在京城心,今在吴楚末
千山道路险,万里音尘阔。
天上参与商,地上胡与越
终天升沈异,满地网罗设(网罗:蜀本、卢本作“罗网”。)
心有无朕环(无朕环:没有缝隙或截面之环。朕,原作“眹”,据蜀本、类苑及文意改。清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舟部》:“本训舟缝,引申为凡缝之属。”),肠有无绳结。
有结解不开,有环寻不歇。
山岳移可尽,江海塞可绝。
离恨若空虚,穷年思不彻。
生莫强相同,相同会相别。
⑴ 吴楚末:指江州与通州。江州在春秋战国时吴楚之东部,通州在西部,故云。
⑵ 参与商:参星与商星。参星在西,商星在东,此出彼没,永不相见。此处比喻朋友隔绝。
⑶ 胡与越:胡地在北方,越地在南方,比喻道途遥远隔绝。《淮南子·俶真训》:“六合之内,一举而千万里,是故自其异者视之,肝胆胡越;自其同者视之,万物一圈也。”
东山三万户,仅止一儒者。
童年耽竹素,暇复讨苍疋。
说文五百部,寝食不暂舍。
蝇头排细字,时把心得写。
茅檐两三层,住乃近橘社。
家贫长物少,书反盈两厦。
扁舟偶相访,坐久烛屡灺。
口陈六书失,如水向盆泻。
维时四座客,耳口若聋哑。
二徐生唐末,不甚晓通假。
谐声兼会意,一一多苟且。
强编新附字,合者盖已寡。
惟生纠厥失,證以毛郑马。
隋音庶刘曹,唐疏陋孔贾。
陵夷南北宋,弃置若土苴。
长编侈称引,又出张郭下。
方今富儒术,小学亦媕雅。
王钱暨孙段,见尔手定把。
倚柂赠一篇,飘风忽飞瓦。
神仙同上李膺舟,为我登临屏八驺。
积雨中閒晴一日,平湖宽处坐层楼。
汉唐绝业千秋定,吴越才人四座收。
旷代知音数巡酒,临岐争忍不淹留。
钮生士而贾,游历齐鲁閒。
手持江子书,访我逾数年。
我时往河浒,备兵曹濮边(时督兵防曹单交界)
发书意想望,会合非徒然。
朅来吴东门,把臂开心颜。
赠我中都志,祖德在旧编(仆家本凤阳)
遇我于里门,醉我客舫䏈。
出观所著书,指斥新附篇。
说经何硁硁,腹笥殊便便。
二徐赵宧光,茫如隔雾烟。
我先穷篆籀,同志段与钱段懋堂玉裁钱献之坫)
思作石经稿,追仿三代前。
秦邈徒隶书,附正体变迁
少温笔虽工,六义多乖愆。
何以饷后儒,鸿都写千言。
勤拳钮生意,箴砭俗识偏。
说文非僻书,大哉帝命宣
下士有贾心,挟册思夤缘。
赀郎皆贾人,贿赂通上官。
谁能贡奇士,撰述朝章传。
长揖莫釐峰,焚却范蠡船。
⑴ 仆尝作石经稿列篆隶正三体古俗互证必求依据
⑵ 时有请禁说文不宜用之制义者上因有说文非僻书之谕
共 15 首 第 1 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