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选项

位置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诗文库当代魏元旷(共 105 首) 105 作品不分行

人物简介

人物简介
魏元旷,1856-1935,原名焕章,号潜园,又号斯逸、逸叟,南昌县人。光绪二十一年己未进士,历任刑部主事,民政部署高等审判厅推事。辛亥后归故里,应胡思敬约,校勘《豫章丛书》。潜心著述,曾任《南昌县志》总纂,此书与胡思敬《盐乘》并称近代江西两部名志。编纂《西山志》6卷。有《潜园全集》。
共105,分6页显示   2  3  4  5 下一页
荷叶杯 即事 清末至现当代 · 魏元旷
百尺空楼凉贮,挥麈招客坐弹棋。
小窗明对绿荷池。
风静暗香吹。
半卷桃笙初展,眠浅浓转柳阴斜。
醒来閒泼雨前茶。
晚色上莲槎。

浪淘沙 废苑 清末至现当代 · 魏元旷
门巷噪啼鸦。
墙角烟斜。
春来还发刺桐花。
俊侣年时都散尽,云水天涯。

小阁闹蜂衙。
尘满窗纱。
频来斗草小儿哗。
拾得宝钿金瑟瑟,换去谁家。

洞仙歌 送别 清末至现当代 · 魏元旷
年年送别,别时秋已老。
偏是今年别来早。
向斜阳影里,解缆空江,分散处、落叶较人犹少。

流年谁管取,断续残蝉,柳外长亭自昏晓。
比似此赋,骊驹去去还来,有几许、魂销难了。
甚作郡、天涯送人多,祗归去、人人已堪愁倒。

永遇乐 题泛槎图 清末至现当代 · 魏元旷
浪迹江湖,锦囊一束,雄剑双股。
解绁长风,来携鸥鹭,去逐蛟鼍住。
殷勤道我,涛惊浪险,难着一枝柔橹。
听浮沈、枯枒槁木,中流拍浮容与。

迢迢银汉,客星曾见,直逼东头河鼓。
卖卜君平,成都市上,欲叩无寻处。
功名博望,于今安在,又况时非汉武。
待延访、成连海上,怒潮奔謼。

玉漏迟 秋花 清末至现当代 · 魏元旷
傍凉生露砌。
嫣红点点,天然娇媚。
闇淡秋光,赖破一庭愁思。
开遍墙阴几处,却不是、当年啼泪。
刚引我、幽襟冷抱,浅吟相对。
看他两两三三,向蟋蟀声中,轻摇银穗。
雨里痕消,转又弄痕烟里。
境僻无人到得,有寒蝶、伶俜曾识。
应领取、此花十分疏意。

祝英台近 绿萼梅 清末至现当代 · 魏元旷
镂冰魂,裁翠袖,映水动寒色。
篱角风尖,香冷入瑶席。
怪他梦醒罗浮,琐窗深掩,却忘了、相逢今夕。

有姑射。
伴伊袜素亭亭,危立冻蛟脊。
解佩邀来,题诗玉阶侧。
祗愁别后羊权,指环空剩,更难觅、蓬山鸾支。

汉宫春 素梅 清末至现当代 · 魏元旷
缟袂天寒,祗亭亭玉立,自警芳心。
瑶台梦回月落,锦字都沈。
铅华净洗,料尘中、谁是知音。
惊岁晚、缡褷雪羽,旧时孤鹤相寻。

试谱青禽三弄,听弦流太素,元气愔愔。
冰花暗催冻解,律转春深。
山空境僻,待春回、曾锢凝阴。
休谩道、何郎辞笔,冷香恰对幽襟。

冻雪天将曙。
过朝来、风声更紧,密云浓布。
玉粒冰珠敲瓦碎,作势杨花欲舞。
添几阵、疏疏凉雨。
征笥重裘还未授,算今番、寒历参差误。
刚十月,小阳序。

笔床砚匣排吟具。
向窗间、几回缩手,客心难赋。
绝塞穷途谁落寞,广厦毡庭谁住。
漫较量、僧寮荒墅。
剩有汉书能下酒,且呼僮、沽取城西路。
归计晚,岁云暮。

信兴亡过眼,恁寂寞、前朝遗迹。
十传帝基,殷墟何处觅。
苒苒禾麦,社饭曾难盼、子孙龙种,守一抔陵宅。
千金独剩山人墨。
黯淡精神,模糊姓字,畴分真赝争惜。
想当年泪血,都蘸痕湿。
铜驼金狄。
是何人听国。
此社原宜屋,江莫划、金陵曲舞方急。
且狂歌漉酒,倒尊濡笔。
悲来候、不辞狼籍。
君试看、几处荒凉花鸟,故宫秋色。
凭检付、断零残册。
可叹他、宝箓南都字,无由抵得。

红楼回首堪惆怅。凭肩曾拂销金帐。
银烛夜深时。殷勤前致辞。

低鬟迎翠羽。款款心头语。
薄命怨儿家。一枝墙外花。

春风怕说流年好。镜中肯惜朱颜老。
无语奈何天。绿杨相对眠。

芦沟桥畔月。何似江南雪。
衣锦祝还乡。违心私断肠。

迟迟钟鼓催平乐。缁尘重染秋衫薄。
扶梦过红桥。酒帘云外招。

猩屏开六曲。怕向罗浮宿。
珍重碧桃枝。阮郎何日归。

重来定许佳期好。风鬟未及徐娘老。
晴日白沙堤。不愁前路迷。

杯交鹦鹉绿。娇向温泉浴。
添个谢元晖。青琴含笑知。

图开百子,是玉川佳兆,欢然认取。
旧愿悬弧原各有,私幸锦绷先举。
忆试啼声,雏年转盼,解学人前语。
抓梨觅枣,高堂欣慰迟暮。

归去翠阁春浓,石麟准信,天阙亲携与。
吉梦分明鸳枕暖,证我南窗题句。
待点梅胎,弄璋新什,补写催银楮。
兼程帆挂,莫教汤饼期误。

买陂塘 维扬客感 清末至现当代 · 魏元旷
怅销沈、二分明月,有谁骑鹤来此。
平山堂上笙歌怨,呜咽不堪提起。
应祗是。
赌一瞬韶华,夜入红镫市。
箫声断矣。
问不出司勋,江湖落魄,载酒旧游地。
江南岸,隐隐青山无际。
天边归棹仍舣。
孤吟细剪寒窗穗,漫遣翠蛾频倚。
啼蜡泪。
便滴滴铜盘,难与离人替。
珠帘十里。
剩问禊桥头,几家破屋,向夕阳闭。

柳淑三篙,莲漪十里,琉璃软浪偏娇。
如玉人人,宵深载上兰桡。
年华急取笙歌送,怕西沈、冷月随潮。
倚金樽、一样心情,付与红箫。

楸枰小劫风流尽,剩沙鸥宿处,剪剪芦苗。
石址零星,当年水榭虹桥。
画船好在文窗掩,尽空閒、暮暮朝朝。
道王孙、梦醒青楼,可有魂销。

台城路 本意 清末至现当代 · 魏元旷
西风暗里流年换,朱颜镜中如许。
江上孤帆,楼头落日,无计商量去住。
尊前自语。
便住也云何,去将安去。
楚尾吴头,荒寒认取秣陵树。

重经谪仙到处。
正波空牛渚,月冷秋浦。
我亦归来,清都梦醒,倦听太常钟鼓。
羽衣休赌。
且放棹行歌,激昂烟雨。
惊起潜蛟,向人深夜舞。

满江红 江楼 清末至现当代 · 魏元旷
尘梦劳人,愁来候、如何遣得。
君不见、秦淮歌吹,台城风月。
烟火万家城四畔,荒凉偏霸空陈迹。
且等閒、啜茗上楼来,江之侧。

波滚滚,雄心棘。
云杳杳,吟身支。
叹浮沈鸥鸟,海天空碧。
底事低徊迟不去,好山深款能留客。
看来船、逐逐榜声喧,帆如织。

清都缥缈。
道玉人骨相,应住瑶岛。
恶业无端,旋转风轮,黑云横断天杪。
兰心激楚春难透,尽劫火、寒蛾飞抱。
莫更寻、幻影凄迷,去矣支鸾音杳。

谁料。
梁园病客,向桃叶渡口,新整归棹。
旧事重提,省识孤坟,冷落霜经枫饱。
春山一度瞻眉妩,顿引得、情丝萦绕。
合倩谁、唱比红儿,谱出销魂词稿。

相见欢 无题 清末至现当代 · 魏元旷
春来好梦重重。
莫匆匆。
便遣微云遮断楚王宫。

欢娱事。
成追忆。
总朦胧。
祗恐醒时不及睡时浓。


共105,分6页显示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