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范围
 
位置
句 第 更多分类

作者
朝代

体裁
韵部
诗文库袁克文(共 204 首) 1977 作品不分行

人物简介

词学图录
袁克文(1891-1931) 字豹岑,一字抱存,号寒云、龟庵。河南项城人。袁世凯次子。好研究金石古钱,工书,能诗词,昆曲名票。好藏书、古玩,精于鉴赏,曾与傅增湘、徐森玉、周叔韬等交往,研究版本、文物。对所收藏宋巾箱本《周易》《尚书》《论语》《孟子》等八种尤为喜爱,辟"八经室"贮之。民国时与张学良、张伯驹、傅侗称"四大公子"。父死后久旅上海,变卖所藏为生。有《寒云手写所藏宋本提要廿九种》、《古钱随笔》、《圭塘唱和诗》、《围炉倡和诗》、《寒云诗集》、《寒云词集》。所写掌故、笔记如《辛丙秘苑》、《洰土私乘》等颇多独特之资料。

其它

寒云词·张序
余与寒云为中表戚,方其盛时未尝见也,己巳岁始与过从,共相唱酬为乐,乃恨相见之晚焉。无何,寒云化去,余旋作过江之行。丙子春,北归与方大地山访寒云故庐,索其词稿,谋付之梓,其夫人及方大之女公子手写畀余,即今所刊稿也。寒云词跌宕风流,自发天籁,如太原公子不修边幅而自豪,洛川神女不假铅华而自丽。呜呼!霸图衰歇,文采犹存,亦足以传寒云矣。刊词既竣,方大亦逝,已碎汉水之琴,复哀山阳之笛,沽上桃花,墓前宿草,怆怀故旧,何忍卒读邪!
戊寅秋愚表弟张伯驹序

题寒云词后
一刹成尘土。忍回头、红毹白雪,同场歌舞。明月不堪思故国,满眼风花无主。听哀笛、声声悽楚。铜雀春深销霸气,算空余入洛陈王赋。忆举酒,对眉妩。
江山依旧无今古。看当日、君家厮养,尽成龙虎。歌哭王孙寻常事,芳草天涯歧路。漫托意、过船商贾。何逊扬州飘零久,问韩陵片石谁堪语?争禁得,泪如雨。

挽寒云联
天涯飘泊,故国荒凉,有酒且高歌,谁怜旧日王孙、新亭涕泪;
芳草凄迷,斜阳黯淡,逢春复伤逝,忍对无边风月、如此江山。
寒云词·夏序
凡学可以人力致,惟词则得于天事者为多。好鸟鸣春,幽蛩响夕,微风振松篁,寒泉咽危石,孰为之节奏?自赴其欢娱哀戚之旨,皆天也,词人之词亦犹是而已。是故古来作者,太白、飞卿为之,有其天也;杜陵、昌黎无其天,弗强作也。惟天故真,惟真故不为境所限,若南唐二主、若张功父、若纳兰容若,或偏霸江介,或贵公子,宜无弗得于志矣,然其为词郁伊善感,含情绵漠,有过于劳人思妇者,岂人力所能致耶?袁子寒云生长华膴,耽好儒素,当时誉者拟诸陈思,兹非仆之所敢知,第得见其所为词,则固功父、容若之流亚也。中岁湛隐放废、饮醇近妇如信陵,时时为词以寄意,多恻艳琐碎、燕私儿女之语,或乃病之然,此实词家本色也。颇闻近代主词坛者。悬所谓拙重大之旨为揭橥,以饰门面、召来学,而世之学为词者亦群焉奉为圭臬,然此特相率而为伪耳!寒云之词独能任天而动,交交若鸟,凄凄若蛩,谡谡若松风,泠泠若泉石,兹非其天事之胜欤?寒云初意亦有志于考律,与赵逸叟诸人游,相与讨论,然其为效粗能度曲而已,今存稿中四声亦不能尽合于律,然此亦不足病也。宫调之失传久矣,今之教人为词者颇以四声并和为尽能事,梏桎性灵,伤词害义,其弊已不胜言。矧古今之音异,南北之音异,一声而阴阳异,乃至一名家词而数本互异,又孰从而正是之?寒云之词自鸣其天,不欲扶篱倚壁,趋于窘涩之途,亦不肯描头画角,失其咏叹之旨,殆为有其天而能自全者欤。寒云病中恒手自定稿,命其闺人录之,凡得词如千首,自署曰《洹上词》。既殁,家人以属其中表张伯驹,伯驹将为梓之,问序于余,余病夫无其天而强为之者之多,而号称能为词者又日以涂饰摹拟相矜尚,词之天寖失而词学益以微,乃信寒云之词为必可传。若夫哀鸟遗音,时于恻恻微吟中寓其家国难言之隐,则尤足慨念云。
枝巢夏仁虎序
共204,分11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
踏莎行 清末民国初 · 袁克文
如我昏沈,匪伊朝夕,寸心终古无人识。
灵犀一点有时通,除非马角乌头白。

长夜漫漫,空房寂寂,香篝前度烧安息。
罗帏直入月无猜,瓶花开落谁怜惜?
浪淘沙 清末民国初 · 袁克文
临去转秋波。
蹙损眉蛾。
屏风六曲软烟罗。
便是回头人已远,好在情多。

夜半复经过。
意态阿那。
笑看白发醉颜酡。
说与梅花同不睡,睡又如何?
无赖春痕惹梦思,尊前曾记唱新词,心期但有月明知。

渐许离情通宛转,休凭旧事怨差池,相逢鬓已又添丝。
衔声托影淩天度,香霞入握云吹步。
凤羽化琼肤,五灵呈旧符。

紫华铺玉座,月颤星流堕。
丹诠泥人归,霓裳摇麝帏。
菩萨蛮 清末民国初 · 袁克文
重楼悄悄灯明灭,登临好趁新秋节。
一晌月惊窥,隔帘人未知。

春遥莺语歇,转听琵琶切。
漫与说相思,夜来归又迟。
虞美人 清末民国初 · 袁克文
落花微语江南路,涕泪君归去。
一年欢梦已成休,只有月明犹到旧妆楼。

将离未忍重相见,怕更添愁怨。
人生知是别时多,可奈尊前日日总蹉跎。
不如归去,好收拾、今日南朝人物。
江上青山,依旧是、刘宋萧梁半壁。
长线扁舟,书生卖国,旧耻终须雪。
黄河如带,此间犹有枭杰。

因念强虏辽金,媾和盟未已,番兵旋发。
坐失燕云,陈家谷、骁将全军灰灭。
十二金牌,莫须有冤狱,竖人毛发。
北笑南啼,稗官谁记年月。
临江仙 清末民国初 · 袁克文
巷外轻车帘外雨,繁灯依旧楼台。
兽炉香动画屏开。
几家弦管,犹趁断风来。

庭院萧寥人乍寂,檐声滴碎閒阶。
渐深凉夜尚徘徊。
眉间心上,只是费疑猜。
忆旧游 清末民国初 · 袁克文
念当时月色,不掩云屏,却照人归。
乱叶惊凉梦,正钗横玉枕,钩褪珠帏。
夜阑小院深闭,花落燕空飞。
算负了春宵,看残烛泪,省得腰围。

依依。
又相见,便劫换楼台,犹认斜晖。
凭数前游处,恁烟迷草迥,冷遍閒扉。
海天欢语如昨,憔悴十年违。
道几度逢迎,重来渐觉尘梦非。
水龙吟 清末民国初 · 袁克文
更谁从说风情,眼中人物都非旧。
南天梦杳,西楼燕去,前欢已负。
此际何堪?
等閒过了,少年时候。
万千愁似水,萦回不断,又轻被、风吹皱。

忍向杜鹃啼处,念伊人、可曾消瘦?
酒痕掩泪,歌声缄怨,几番吹逗。
还说相思,莫教重误,隔江红豆。
便匆匆白发,催人直怎,撇双鸾袖。
薄倖 清末民国初 · 袁克文
十年尘梦。
甚一觉、歌鸾泣凤。
似记得、尊前稠叠,酒付泪珠催送。
算江南、花月停匀,何时了得春愁重。
念翠袖朝笼,红妆宵罢,今也凭谁与共。

但一自、思量后,曾几顾、锦鞍雕鞚。
怕言寻芳去,销魂前路,当筵忍听梅花弄。
又荒鸡动。
便柔情不减,教谁红豆殷勤种。
天涯倦矣,还醉葡萄旧瓮。
探春慢 清末民国初 · 袁克文
小院春流,曲房香转,十二银屏如昼。
旧恨眉消,新愁梦结,又到看花时候。
听绕帘莺语,尽抵得、笙歌吹奏。
也应记取宵寒,东风摧换清漏。

堪忆去年人瘦,但玉镜成非,画阑依旧。
觅语回肠,迎姿送目,欢恨够人消受。
暗识情如水,正不断、欲平还皱。
薄幸谁知?
啼痕空染襟袖。
桂枝香 清末民国初 · 袁克文
江南且住,又邃市凄寒,灯酒何处?
东去江流不绝,此情如故。
轻车宛转霜风里,怅天涯、一年重暮。
者时红袖,殷勤乍暖,还怯人妒。

向邻里、寻歌泥舞。
便帘隔疏香,犹认眉妩。
看似寻巢燕子,绕梁谁主?
临妆索笑寻常见,几黄昏、门外凝觑。
树摇微梦,寒侵瑶席,等教春护。
踏莎行 清末民国初 · 袁克文
依旧楼台,无边酒泪,几回到此都成醉。
昔年春已逐花飞,而今花又随春至。

玉枕停娇,云屏掩翠,殷勤欢意休教坠。
尊前梦后百思量,多应解惜人憔悴。
踏莎行 清末民国初 · 袁克文
一瞬秋波,十分春色,飙轮载恨知谁识?
斜阳尽是送轻尘,渐行渐远愁无迹。
去梦空寻,坠欢难拾,匆匆车马催人急。
凭窗未许致殷勤,但教相望长相忆。
乍暖还寒,才醒又醉,去来不绝情如水。
一回梦断一思量,更残烬落人无寐。

昨夜温存,今宵涕泪,旧欢新恨都须记。
未应重与问佳期,佳期已自成迢递。
蝶恋花 清末民国初 · 袁克文
绕市繁灯寒欲坠。
夜未三更,遍是凄凉意。
依约旧时歌舞地,何当重识金银气。

又到秋风愁梦里。
白酒黄花,拚却今宵醉。
何处楼高容小睡,閒枝挂眼都憔悴。
蝶恋花 清末民国初 · 袁克文
十二红楼成小住。
尽夜东风,消得愁无数。
花自纵横莺自语,当时末辨人何处。

香暖灯昏轻与诉。
纵隔银屏,还怕春流露。
莫问閒情深几许,乱红飞尽桃千树。
蝶恋花 清末民国初 · 袁克文
休说閒情无处觅。
烛影频摇,蜡泪层层滴。
拚到更残寒漏急,眉间犹自寻消息。

展转思量愁更切。
滋味谁知?
酸又回如蜜。
只是相逢头已白,而今不够人怜惜。
蝶恋花 清末民国初 · 袁克文
把酒征歌拌醉倒。
便许相思,莫被相思恼。
每到寻欢欢更少,何如自遣归车早。

纵是风花无限好。
已近黄昏,零落天涯道。
回首江南人渐老,心情我亦同秋草。

共204,分11页显示   1  2  3  4  5 下一页